1. 首页 > 节日祝福 >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99久久无码一区人妻

尹素婳的语气,淡定又显得有些阴险。

这样的罪名,不管安在什么人身上,都是挑拨宁王府两位公子兄弟感情的大事。

杨侍卫心中无比激赏,这个世子妃,跟他们的世子果然很登对。

不过也有些遗憾,他们的世子,还有一年不到的寿命,希望到时候,这位世子妃,能够有个好结果。

眼看自己说不过尹素婳,柳琳琅赶紧服软了。

“表嫂,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尹素婳却冷笑了一声:“说不过了,就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了,这样的招数,给那些傻男人看还行,在我跟前,有必要么?大家都是女人,这些手段,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柳琳琅终于知道,世子妃不好惹。

“表嫂,我知错了……”

“知错?那我想想,应该怎么惩罚你……”

尹素婳不慌不忙的在她身边踱了几步,看着她那个惊恐的样子。

周围的人也都很吃惊,世子妃这么彪悍,对下人动手就算了,就连柳琳琅都不放过?

到时候王妃问起来,只怕她不好解释。

尹素婳没有理会旁人,直接拿出一根银针,在柳琳琅跟前晃了晃。

“认识这个么?”

柳琳琅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她从尹素婳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那个卑微的样子。

“针……”

“如果这支针,扎在你的哑穴上,你就没有办法说话了,当然,还有另外的穴道,可以让你失去味觉,就在你耳朵后面,要不要试试?”

尹素婳的声音,还带着一点蛊惑人心的味道。

柳琳琅吓坏了,直接推开尹素婳,跑了出去。

她的婢女,愣在原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尹素婳看着柳琳琅离开的方向,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

之后,她轻轻歪头,对那个愣神的婢女说着:“还不滚,等着喂狗么?”

婢女“嗷”一嗓子,把侍卫都吓了一跳,然后就窜出去了。

杨侍卫赶紧走过来,对尹素婳说着:“世子妃,你真是太厉害了。”

“少拍马屁,我记得那天我进门的时候,你就站在最前面。”

杨侍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那个时候,不是因为狮子有令么……早知道世子妃这样优秀,我们直接就开道了……”

尹素婳也不是真的要跟他计较:“我是逗你的,怎么真话和假话都听不出来,吩咐下去,好好照顾黑风,给它吃点下火药,按照小孩的剂量就行了。”

说完之后,她潇洒转身,带着明蕊离开了。

明蕊在路上还在问着:“世子妃,你不怕狗了?”

“最可怕的是人,跟人相比,狗有什么可怕的……”

明蕊愣住了,这句话,在她听来很心酸。

丞相府那些豺狼虎豹,硬生生把世子妃逼成这样。

如果她的亲娘还活着,相信她也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

怎么会让尹天德和尹妙雪欺负了这么多年?

“世子妃,我在想,如果夫人还活着,那就好了。”

尹素婳却苦笑着摇了摇头:“她活着,估计会更加生气,有个宠妾灭妻的相公,对她那样的人来说,应该是个致命的打击。”

明蕊跟不上尹素婳的似乎,想法倒是挺发散。

“所以,那天进门之前,世子妃才会要求世子不许纳妾?”

“我跟我娘不一样,如果他敢纳妾,我自然不会留下。”

尹素婳的自信,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她不依附于任何男人。

“你想去哪?”

他们刚刚踏入院子,就听到莫君夜的声音。

此时,他正坐在庭院之中,月色下清冷的面庞,像是俊美的雕塑一样。

明蕊看到他,吐了吐舌头,识相的告退了。

尹素婳并没有因为刚刚被他听到自己的话而难为情,毕竟自己说的是实话。

她不想将就,什么男尊女卑的思想,在她这里,不管用。

“去哪里都好,总之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跟其他的女人争的头破血流,那样不是我的风格。要争,也是几个男人争我。”

尹素婳说出这句话,让莫君夜的表情都变了。

“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没事,我只是过过嘴瘾,反正你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尹素婳并没有放在心上。

两人相对无言,只有清风拂过,却不会显得尴尬。

尹素婳的裙摆被轻轻吹动,而莫君夜的发丝,也撩动了尹素婳的心弦。

除了脸臭点,还真的是个美男子,而且不娘不造作,充满英气。

莫君夜也静静欣赏着,尹素婳安静下来的样子,真的像是月宫仙娥误入凡间。

好好一个美女,可惜长了一张嘴。

“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对她动手。”果然,尹素婳打破了这份美好。

莫君夜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无所谓,反正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你可真是心大,我连银针都掏出来了。”

“最终不是没有扎在她身上么?”莫君夜还是很平静。

尹素婳转了一圈,朝着周围看着。

“是不是杨侍卫回来告诉你的?他叫什么名字?”尹素婳突然问着。

莫君夜眉峰轻轻耸动了一下:“这种事,还需要他告诉我么?”

“好吧,那就是我善良公正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了,我也没有办法,谁让我就是这么优秀呢。”

莫君夜很好奇,一个女人,竟然这么大言不惭的夸奖自己,她跟传统教条下生长起来的那些女人,简直就是野蛮生长。

不过越是这样,他反而越能欣赏到她浑身上下都在流露出来的洒脱和自由。

“世子,太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你不睡么?”

尹素婳拍着嘴巴,越过莫君夜回屋了。

莫君夜又在庭院之中坐了一会,眼神深邃。

“少荣。”

杨侍卫很快出现在莫君夜跟前:“世子爷,有什么吩咐?”

“以后你少在世子妃跟前出现。”

莫君夜说完,也没有理会瞪大了眼睛还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杨少荣,径自回房了。

杨少荣愣在原地,刚刚发生了什么,世子让自己离世子妃远点?

莫君夜醒来的时候,尹素婳的腿,又搭在他的腿上了,这次更加过分的是,她的胳膊也横在自己身上。

不得不说,这个睡姿,有些豪放,不过这是尹素婳,好像有很合理。

不知道怎么的,他的心情竟然不错,觉得这样的世子妃,也很好。

生动明亮,性格灵动,完全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充满期待。

见到她还没有醒,他想着,看在他给自己治疗的份上,就让她占点便宜吧。

反正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纵容尹素婳的借口,其他的并不重要。

尹素婳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莫君夜还闭着眼睛。

“真能睡……”

她还抱怨了一句,殊不知莫君夜是看到她醒来,赶紧闭眼装睡而已。

尹素婳起身,然后迷迷糊糊的翻过床边的莫君夜想要下床。

结果因为没有足够清醒,又倒了下去,直接砸在莫君夜身上。

这次莫君夜没有办法装了,他只能睁开了眼睛。

而尹素婳的眼睛,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

“再不起来,我就把你踢下去了。”

“你昨晚吃了多少东西,这么重……”

直男,这个死直男。

尹素婳心里吐槽着,还是乖乖起身。

其实这样的近距离接触,也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世子爷既然起来了,那就洗漱吧。”

说完,她就对外面喊着:“明蕊,你起来了么?”

“世子妃,我这就端水进来。”

明蕊当然明白,尹素婳要做什么。

看到尹素婳穿衣出去,莫君夜摸了摸自己的身上。

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应该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个女人,跟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吧。

奇怪的是,他完全没有讨厌,反而有些期待。

尹素婳往外走的时候,脸上其实也有点红。

她还在埋怨自己,尹素婳啊尹素婳,之前不是标榜自己,不相信一见钟情,也不接受包办婚姻么,刚刚趴在莫君夜身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心动是怎么回事?

她草草的洗了把脸,反正有颜任性。

“世子妃,外面已经有人在等着了。”

明蕊提醒了一句,其实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些。

尹素婳还有些蒙:“这么早,干什么?”

她还以为,是王妃派来的人,因为昨晚柳琳琅的事情,要跟自己算账。

“好像是说要给世子妃梳妆,今日进宫,不能失了体统。”

尹素婳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有莫君夜在,他们不会为难自己的。

如果没有地位,即便是化的像是仙女本仙,别人也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花瓶。

“谁派来的?”

“王妃,她说世子妃这是第一次进宫,怕你会紧张,不知道应该怎么穿戴和打扮,所以一早就差了人过来。”

尹素婳心中想着,昨晚柳琳琅回去,一定告状了。

这个王妃,也真是有涵养。

这样都没有生气,还让人一大早为了她进宫的事情忙来忙去。

如果她不领情,反而是在打王妃的脸了。

“让他们到偏厅等着,我马上就去。”

“是。”

明蕊出去之后,莫君夜才从里面出来。

“看来,我们今日不用吃早饭了,去宫里吃吧,世子应该有这个面子吧?”尹素婳很直接。

莫君夜看了她一眼:“宫里的规矩多,你不害怕么?”

“跟着世子爷,规矩是什么东西?反正我丢人,也是丢你的人,你不怕,我就不怕。”

莫君夜没有反驳,这样的性格,真的挺好。

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尹素婳就去了偏厅,让王妃派来的那些女使们,帮自己梳妆打扮。

她本来长的就好看,装扮上之后,就更加明艳动人。

尹素婳之所以会这么放心让他们折腾,是因为她知道王妃不会这么快对她动手。

之前因为柳琳琅,他们算是间接接触了一下,王妃表现的很有涵养。

很明显,她要维持自己贤妻良母的形象,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让自己出丑。

而且在皇上跟前,让自己出丑,对她这个王妃,没有任何好处。

打扮好的尹素婳出现在莫君夜跟前的时候,他眼前也是一亮。

大红色的锦缎制成的长裙,显得庄重不失活泼灵动,对襟上是别致的银扣,还有领子上一直绵延到下面的飞云纹样,腰间过度的恰到好处,没有这样的身材,还真是没有办法穿出来这样的效果。

因为是新婚,所以在着装上,他们还有些讲究。

这次又是进宫,还是要优秀规矩,让皇上也沾沾他们的喜气。

莫君夜这边,也有人给他准备了相应的吉服,比大婚当日的自然简单很多。

不过,他放在一边,还没有穿上。

想到大婚当日,他并没有迎亲,也没有拜堂,即便是晚上假扮刺客闯入洞房,也是一身夜行衣,尹素婳说着:“世子若是觉得这身衣服不合身,那就穿的随便一点吧,我也去换一身平日的衣服,免得让人看着像是花孔雀一样。”

莫君夜知道,她这是在跟自己置气。

能这样直接的表示愤怒的女子,他之前会不耐烦,现在却很欣赏。

“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穿起来什么效果,如果不好看,我就没有必要穿了。既然你想被人围观,我倒是不介意。”

侍卫们都蒙了,大婚都没有换吉服的世子爷,要穿大红,跟世子妃搭配?

出门的时候,外面已经备好了马车,很是豪华。

“明蕊,今日你就不用跟着了,在家里照顾周嬷嬷,任何人都不能随便接近那个房间。”

尹素婳还是放心不下周嬷嬷,她年龄大了,刚刚来到这个府里,腿脚不方便,口不能言,如果有人欺负她,恰逢自己不在,该怎么是好?

“世子妃,奴婢知道了,你放心吧。如果有事情,我就去请杨侍卫他们帮忙。”

说起杨侍卫,尹素婳看了看随行的侍卫们,随便问了一句:“怎么今天没有见到杨侍卫,是去照顾楚侍卫了么?”

莫君夜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个想法,要不要把杨少荣调出去一段时间?

马车行驶在帝都宽敞的街道上,尹素婳坐在马车里,打量着对方闭目养神的莫君夜。

“还挺像模像样的,勉强算是一表人才。”

能够得到她这样的夸奖,其实已经说明,这个颜值,她可以。

莫君夜睁开眼睛,看着尹素婳。

“你好像完全不紧张。”

“不是不紧张,是知道紧张没用。”

尹素婳这是第一次进宫,很多东西,不太懂,只知道里面规矩很大,不过有莫君夜这个护身符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莫君夜没有再说话,又闭上了眼睛。

“今天天气真好。”尹素婳挑开车帘,向外面看着。

“每天都是这样,不用大惊小怪。”莫君夜闭着眼睛说着。

“世子只是太久不出来了,所以觉得都一样,阴晴不定的天气,变幻莫测,才更有意思,不是么?没有阴雨绵绵,怎么会珍惜晴空万里?”

尹素婳说完这些,莫君夜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次他是被尹素婳说的东西震撼了,她竟然有这样的见识?

而且,刚刚那番话,措辞极佳。

“你读过不少书?”

“未必比你少,说不定文化水平比你高,我若是个男子,说不定可以考个状元。”

尹素婳并没有谦虚,她的学问,都在脑子里装着。

虽然她是学医的,不过她感兴趣的东西,从来没有忘记。

莫君夜眼睛都没有错开,一直盯着尹素婳,似乎是在判断,她有没有撒谎。

尹素婳不但没有害怕,还凑上前去,主动让他看的更加清楚。

“世子,你是在寻找,我哪个角度更加好看么?”

这样跳脱的问题,直接让莫君夜无语了。

马车里两个人有来有往,这样互动着,马车外面,骑着马护送的侍卫们,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这位世子妃,或许真的是适合世子的那个人。

皇宫外面,他们的马车没有办法进去了,只能在指定位置等待。

他们带的侍卫,也不能一直跟着。

早已经有内官出来迎接,给他们带路。

虽然是一大早,不过皇上早就已经等着他们了。

这是他最喜欢的侄儿,不亚于自己那几个皇子。

尹素婳一直在东张西望,看看这边,再看看那边,她在对比,这座宫殿,跟自己之前去过的四大古都的都城,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里的人,都在忙碌着,每个人都按部就班,丝毫没有觉得凌乱。

亭台楼阁,也都是精美绝伦。

不管是假山还是人工湖,都出现在恰当好处的位置,让这座皇城更加有活力。

莫君夜并没有组织她到处乱看,反而有些纵容。

不过尹素婳一个不小心,直接撞在了突然停下来的莫君夜身上。

内官回过头,看到这样一幕,很是善意的笑了笑。

这才是小两口应该有的样子,看来世子这次是真的娶对了人。

一会皇上看到了,也会觉得欣慰。

而且世子妃的相貌,即便是整个帝都,也没有人能与之相比了。

他们终于到了皇上所在的宫室,今日为了等他们,皇上特意颁布诏令,免了今日的早朝。

这个可是莫大的荣誉,即便是皇子成婚,带着皇子妃来拜见的时候,也未必有这份殊荣。

皇上的年龄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脸上一团和气,眉眼之间,跟宁王有着说不出来的相似,果然是亲兄弟,完全不用鉴定。

在他旁边坐着的,是当今皇后,刘太师之女。

刘皇后生有大皇子,还有五公主,进宫多年,母仪天下,雍容华贵,笑容端庄。

他们下手两边,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林贵妃,一个是苏珍妃,他们也是后宫之中,极为得脸的人,是以才有机会跟皇上一起接待他最宠爱的侄子。

“参见皇伯父,皇伯母,两位娘娘。”

莫君夜很是随意,并没有说太多。

而且简短的称呼,还把皇上和皇后当成自家人。

尹素婳明白,这些应该都是皇上平时要求的。

她跟莫君夜不同,总不能这样没有规矩,她跪在地上,坚持把自己要说的都说完了。

“臣妾宁王府世子妃尹素婳,拜见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珍妃娘娘,祝皇上和几位娘娘万福金安。”

皇上笑呵呵的让他们赶紧起来,一直打量着尹素婳。

“皇后,怎么样,夜儿这个世子妃,品貌都不错吧?”

刘皇后笑了笑:“是啊皇上,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绝配。”

林贵妃和苏珍妃都知道,这种时候不能出风头,所以只是陪着笑,没有做声。

“多谢皇上和娘娘夸奖……”尹素婳这句话,就算是应承下来这些话。

皇上听了之后,更是哈哈大笑。

这个世子妃,也太有趣了。

这样的人,跟自己那个无趣的侄子在一起,应该不会闷了。

他慈爱的看着莫君夜:“夜儿,你已经是成亲的人了,不可再任性妄为,以后行事,也需要有男儿的担当。”

莫君夜挑了挑眉:“皇伯父教训的是……”

这个语气,明显就是不服气。

皇后却不介意,还在一边说着:“皇上,这还不是你和宁王纵容出来的?即便夜儿性格有些顽劣,品行总是好的,这样已然很好了。”

皇上笑呵呵的应了一句:“很是,很是。”

他们又说了一会,尹素婳的肚子忽然叫了。

皇上也听到了,场面当时就有些尴尬。

莫君夜没有偏过头看尹素婳,这种时候看她,只会让她下不来台。

没想到,他多虑了。

尹素婳完全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她很是自然的说着:“皇上,几位娘娘,我们一早上就从家里出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了,臣妾饿了……”

皇上和皇后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林贵妃和苏珍妃也是相视一笑,这个世子妃,还挺有意思。

“皇后,看来是怪我们了,御膳房的东西准备好了吧,赶紧传饭,莫要饿坏了我们这位世子妃,哈哈哈……”

皇上笑的很爽朗,尹素婳还在想着,性格这么好的皇上,怎么会让尹厚岩这样的伪君子,立于朝堂之上,而且是文官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