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一卷胶带怎样玩哭自己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你好像不太欢迎我。”莫君夜语气平静如水。

“毕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世子爷是觉得,单凭第一次见面,就能定下终身的契约么?虽然听着挺浪漫,不过我觉得挺随便。”

这里没有别人,尹素婳说话也会比较直接。

这几天,尹素婳经常会说一些让莫君夜听着都没有办法不认同的观点,不得不说,跟那些传统的大家闺秀相比,她太有自己的思想。

知道自己被冲喜,不哭不闹,被拦在府门之外,不急不躁,见到自己这个相公,也不卑不亢。

“你说话,也挺随便。”莫君夜评论了一句。

他好看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别整天端着了,你这样不累么?世子爷,我觉得你的生活,需要一点色彩,总是这样板着脸,很容易面瘫。”

尹素婳也是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她知道,从莫君夜吃下她递过去的那一粒续命丸开始,他已经在试着信任自己。

莫君夜果然愣住了,面瘫?

“就是想要做表情的时候,已经做不出来了。”

“我过来,并不是跟你讨论这个。”

尹素婳当然知道,她大大咧咧的说着:“好了,过来吧,脱衣服。”

即便是莫君夜再怎么淡定,此时也慌了一下。

刚刚她不是说,短时间的见面,确定关系,很随便?

“不用误会,我是帮你扎几针,你的身体,调养了这么多年,不死算是万幸了。”

按照这个时代的医术,连破伤风都没有办法治疗,续骨膏都要大惊小鬼,确实有些落后了。

莫君夜有些尴尬,还好他从来都是一个表情,所以看不出来。

“怎么,世子是不敢在我面前脱衣服么?我都不怕,不知道世子在顾虑什么。”

在医者眼里,只有病患,没有男女。

“需要我帮忙么?”尹素婳又提醒了一句。

莫君夜慢慢走过去,然后坐在床上,看着尹素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尹素婳只能自己动手:“看来世子爷,是不知道应该脱到什么程度,还是我自己动手吧。”

说完,她毫不顾忌的去解莫君夜的衣服带子。

莫君夜本能的想要抵挡一下,却被尹素婳一个眼神震了一下。

这个女人,还敢跟自己瞪眼睛?

顺利的把莫君夜的上衣脱下,尹素婳不禁感慨,这个皮肤,还真的不错。

而且身材保持的很好,虽然这些年,他长期被病痛折磨,不过看情况,还真的是坚持锻炼。

眼看着尹素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套银针,莫君夜眨了眨眼睛。

每次都没有注意,她这些东西,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用紧张,完全放松就行了。”尹素婳态度又改变了,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莫君夜都不知道,尹素婳到底有多少副面孔了。

第一针落下,莫君夜都没有什么感觉。

尹素婳针法很高超,从来没有扎错过一针。

不管是力道,还是位置,都分毫不差。

莫君夜还在犹豫,这种熟练度,即便是那些常年为自己诊病的太医,也未必能望其项背。

很是迅速的在必要的位置都扎上银针之后,尹素婳又开始捻针。

此时,莫君夜终于有了一点感觉。

五脏六腑,好像都在微微发热,尤其是之前经常隐隐作痛的心口,现在有一种闷胀之感。

这种感觉,不知道是好是坏。

稍微过了一会,尹素婳就起针了。

她还仔细的看了看每根银针上面的颜色。

“还好,有救。”

她不经意的一句话,让莫君夜表情又是一变。

越是接触,他越是觉得尹素婳说话靠谱。

看到她赶紧利落的处理那些人,治疗病患,没有足够的经验,很难掌握那个分寸,还有那个熟练的气质。

这位世子妃,身上的秘密,看来还真的不少。

“这句话你之前说过了。”

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再说一遍,让你加深印象,同时也让你更有信心。”

这些年,莫君夜已经听有很多名义说过,还有救,不过都很委婉,其实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希望奇迹能出现。

而这个奇迹,从来不在他们手里。

看来,尹素婳或许就是那个奇迹。

“这个过程,不会很短,毕竟你这个病情,已经拖了这么多年。好的太快,也会要你的命。”

凡事,总要有个循序渐进。

“能多活这些年,在别人看来,已经算是万幸了。”

“其实跟他们的医术倒是没有多大关系,主要是那些名贵药材救了你。毕竟你是皇族子弟,如果你只是个普通人,恐怕早就殒命了。”尹素婳不无感慨。

“如果我是普通人,未必会有这样的遭遇。”莫君夜在这件事情上,更加清醒。

别人看到的,都是他光鲜的面。

今时今日,他所受的这些罪,也是这个身份附加的。

“是啊,如果我不是占了丞相府嫡女的位置,只是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农户也好,商户也好,或许我娘都不会死的那么早。”

在一点上,他们又找到了共同话题。

“明日,跟我进宫。”

莫君夜突然说了一句,表情很是放松。

反正对他来说,进宫就像是回家一样,皇上对他的宠爱,不亚于宁王。

“进宫?为什么?”尹素婳对于皇宫,并没有什么向往。

不管见到什么人,都要弯腰行礼,各种客套,而且规矩还那么多,她不适应。

“当然是皇上要见你。”

“皇上要见的,是你的世子妃而已,那个人碰巧是我。”尹素婳还是分得清楚,这期中的差别。

莫君夜知道她通透,这些事情,没有必要解释。

“世子是在这睡,还是回去睡?”

这个问题,很深奥。

“就这吧,如果突然发病,也有人发现。”

莫君夜给出来的理由,也很有信服力。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毕竟世子留宿,对我这个世子妃的地位,也算是一种肯定。”

尹素婳没有矫情,冲着外面喊了一声:“明蕊,帮我打盆水进来。”

莫君夜满脸疑惑看着她,估计是有话说。

“怎么了?”

莫君夜几乎无奈的问着:“你确定不帮我把衣服穿上?”

尹素婳笑了,这个问题,自己竟然忘了。

“你可以先把被子盖上,反正一会还要脱。”

听到尹素婳这样不负责任的话,莫君夜脸上竟然有些发热。

看来,她是真的不在乎跟自己之间的男女有别。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尹素婳看他不动,就问了一句。

还没等莫君夜回答,门口响起了明蕊的声音:“世子,世子妃,我进去了。”

“你还有时间穿衣服么?”尹素婳笑了。

莫君夜几乎是做梦一样,就被尹素婳安排的明明白白,直接躺下去,然后任由尹素婳把被子盖好。

“明蕊,进来吧。”

尹素婳忍着笑,对外面说着。

明蕊端着水盆进来的时候,看到莫君夜竟然躺在床上,这个情景让她有些窃喜。

果然,世子妃魅力无双,还是把世子拿下了。

她这个小脑袋瓜子里,装的是什么,也不清楚。

“世子妃,外面有人想要见世子……”

明蕊小声说着,眼神都没有敢朝着床的方向看。

尹素婳倒是有些疑惑:“什么人?”

“是柳小姐。”

这个时间,她一个大家闺秀,竟然来他们的新房,要见新郎官?

看来抚远伯府的家教,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世子爷,要出去看看么?”尹素婳并没有说,让她进来。

毕竟自己的房间,不太欢迎这样的小茶。

“这样的人,你不是可以应付么?”莫君夜的话,已经很明显了。

那日在花园还有王妃跟前发生的事,他都清楚。

尹素婳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知道他在府中有足够的眼线。

“如果把她弄哭了,我可不负责任,毕竟我下手没轻没重的。”

上次在王妃跟前,她吃的亏,还真是不够。

莫君夜不想理会,他知道尹素婳是个有分寸的人。

想要在这个府里生存,光有那点医术,一定不够。

“明蕊,去告诉她,我马上过来。”

“是。”

明蕊真是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生怕一会莫君夜会迁怒到她头上。

这两天,她也从侍卫那里打听了一下,世子爷的为人。

之前他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对于不听话的下人,也不会有丁点的客气。

他们对于明蕊,倒还算是照顾。

毕竟尹素婳救了楚侍卫,是他们的恩人,他们自然会对尹素婳身边的明蕊,也另眼相看。

“世子爷,我先去处理一下你那位自以为是的表妹。”

尹素婳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走到院子门口,她听到柳琳琅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刻薄。

“我要见我表哥,谁要见世子妃?她不过刚刚嫁过来,很多事情还都不了解,我跟她说有什么用?”

明蕊只能说着:“世子爷已经休息了,世子妃马上就来。”

“休息了?这才什么时辰?是不是你们那位狐媚的世子妃,给我表哥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警告你,我表哥身体不好,如果你们把外面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带进王府,让他身体受损,就是让整个丞相府陪葬,都是小事。”

“那你这样在我们院门口大呼小叫,我直接把你毒哑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尹素婳及时出现,给为难的明蕊解了围。

看到她的身影,柳琳琅上下打量了一下。

外貌方面,自己确实比不过她。

不过家世,她比不过自己。

她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丞相嫡女,而且现在还跟丞相府断绝联系,将来莫君夜去世,世子之位,自然属于姨母的亲生儿子,那个时候,她这个没有名分的世子妃,还想跟自己拽?

所以,她对于尹素婳,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轻视。

即便那日,在王妃面前,是尹素婳占了上风。

“原来是表嫂,我想见见我表哥,这个贱婢却一直阻拦,不让我进去,这样是不是不懂规矩?”

“这些都是谁你的规矩?你的母亲么?怎么,王爷和王妃睡觉的时候,你母亲也曾经硬闯进去过?”尹素婳的话,怼的十分过瘾,很是让人下不来台。

“你说什么?你们丞相府的人,就这么没有教养?”柳琳琅蒙了。

这样的污糟话,竟然出自一个大家闺秀,堂堂世子妃之口。

如果让人听到,成何体统?

“怎么,你刚刚不就是在做这件事么?还有脸跟我谈家教,那我只能想到,这是你们抚远伯府家学渊源,不然王妃怎么会纵容你在府里这样放肆。”

尹素婳从来不是吃素的,在她面前摆谱,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他们附近,自然有侍卫把守,听到尹素婳说这些,也都惊呆了。

世子妃说话,也太粗鲁了。

不过,是真的有劲。

这位表小姐,确实不受待见。

每次过来,世子根本就不搭理她。

尹素婳这个还不算是火力全开,毕竟她真正的本事,不是毒舌,而是医毒杀双绝。

她慢慢在袖子里掏着,很快就拿出一颗药丸。

在月光下,药丸表面的光泽,清晰可见。

“要不要尝尝?”她笑容无比神秘,又很蛊惑。

柳琳琅想起来王妃身边那位王妈妈,好像就是被尹素婳喂下了什么响声丸,三天不能开口。

现在三天之期都没有过,她还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意思。

她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巴,都想直接掉头跑掉了。

尹素婳看她害怕了,直接把药丸塞进自己的嘴里。

一边咀嚼,还一边说着:“这只是普通的养荣丸而已,看看你吓的那个样子。这点胆量,也敢闯我的新房,惊扰世子爷?”

她的冷笑,不用任何缓冲,可以毫无保留的送给柳琳琅。

柳琳琅镇定了一下,她想到自己的身份,毕竟不是个下人,而是正经的氏族千金。

“看来,表嫂是铁了心,要管管这件闲事了?”

“既然是闲事,大晚上的来找世子爷做什么,你既然是王府的客人,就应该遵守客人的本分,这样横冲直撞,为了一点闲事,就来惊扰主人休息,传出去会让人讨厌的。身为亲戚,我好心提醒你,你这个性格,怕是以后不好找人家。”

柳琳琅已经要被气疯了,她的口才全方位落败。

想要在尹素婳跟前争什么脸面,怕是不行了。

“如果还不说到底来做什么,不如我们到王妃面前问问,你这样的客人,到底是仗着谁的势力,敢在主人跟前这样耀武扬威。”

尹素婳煞有介事,表情无比认真。

柳琳琅知道,一旦闹到姨母跟前,万一让宁王爷知道了,怕是姨母也自身难保。

她只能改变了态度:“表嫂,方才琳琅也是一时着急,而且也是为了你担心。”

“担心?担心我嫁过来就能顺利怀孕么?”

尹素婳绝对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什么,只要莫君夜一死,这个世子的位置,会传到谁的手里,大家心知肚明。

如果她能生下莫君夜的孩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凭借宁王爷对莫君夜的宠爱,只要她诞下男丁,他会趁着莫君夜还没有死,就把王位传下来,这样她的孩子,就名正言顺是世子,没有王妃的儿子什么事了。

这些地位,她不想考虑。

毕竟,莫君夜在她的调理下,根本就死不了。

“当然不是,表嫂说笑了,整个宁王府,都很希望表嫂能够怀上金孙呢。”

柳琳琅虽然这样说着,不过表情却非常不自然。

“行了,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到底什么事,直接说,不说我就回去睡觉了,世子还在等着我呢,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进宫。”

听到这个,柳琳琅就更加郁闷了。

这个女人,这是一步登天了,嫁给莫君夜,从丞相府的阴暗角落,竟然可以到御前了。

她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克制着自己的语气。

“表嫂,前几日二表哥送大表哥的那条黑风犬,突然不吃不喝,方才下人过去查看,它竟然在呕吐。如果出事,恐怕大表哥怪罪,下人们又不敢在这个时候惊扰表哥,所以只能我自告奋勇过来了。不成想,大表哥今日竟然歇息的这么早。”

尹素婳看着柳琳琅那个样子,妥妥的一只小绿茶。

二表哥,不就是王妃的亲生儿子吧。

送条狗,生病了,要让世子亲自去看?

怎么,世子是兽医?

而且为了一条狗,在这耍了这么大的威风,这是在提醒自己,她这个所谓的世子妃,还不如王府的一条狗?

她并没有马上发作,而是很善解人意的说着:“原来如此,既然是别人所赠之物,确实应该珍惜,而且事关兄弟感情,应该谨慎处理,不过世子是真的乏了,已经脱衣躺下了,你总不能要求他这样身子弱的人,再折腾起来吧?我相信即便是二弟知道了,也会于心不忍,你说呢?”

侍卫们都想给世子妃鼓掌了,这样一番话,让柳琳琅完全没有了落脚点。

柳琳琅张着嘴,半天没有说话。

这个确实是她没有想到的说辞,这个尹素婳,确实厉害。

“不如我随你一道过去看看吧,总归我和世子已经是夫妻,他的爱犬,以后我自然要接触。”

柳琳琅愣住了,尹素婳这个反应,怎么跟想的不一样?

她不是女人么,怎么不怕狗?

“明蕊,你也跟着一起来吧。你们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世子。”尹素婳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明蕊,这才意识到尹素婳在叫她,赶紧跟在身后。

侍卫领命待在原地,只有那个姓杨的侍卫,跟了过来。

如果世子妃出事,他没有办法跟世子交代。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另外一个小院,角落处,单独有个狗窝。

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围着,看样子是真的有情况。

尹素婳他们到了跟前,看见一条通体黑色的很漂亮的狗子有气无力的半跪在地上,还不时的干呕两下,嘴角都是白沫。

杨侍卫心中疑惑,其实世子从没有想过养这些东西,毕竟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如果产生感情,他却撒手而去,对这些东西,也不公平。

前几日,二公子特意把这条狗送来,说是让世子没事牵着狗出去散散心,也当做锻炼。

世子没有推辞,就把狗安顿在角落,让下人照看。

这才几天,竟然出现情况,怎么这么巧?

“怎么回事?”

此时莫君夜不在,尹素婳自然要过问。

她却不慌不忙,往前走了几步。

下人还有些蒙,世子妃竟然不怕这种大狗。

杨侍卫也很好奇,世子妃确实跟一般的女子不同。

“世子妃!”明蕊担心的喊了一声。

尹素婳小时候,曾经被尹妙雪捉弄,找了一条烈性狗追了她很久,还在她腿上咬了一口,从那之后,尹素婳对狗就有阴影。

想到当时那个血肉模糊的场景,明蕊就心慌。想不到,现在的尹素婳,竟然可以安然的靠近。

尹素婳没有理会明蕊,慢慢蹲下身,看着黑风有些痛苦的伸着舌头,然后轻轻在它头上摸了两下,表情充满爱心。

柳琳琅傻眼了,她真的不害怕?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尹素婳又特意到狗窝附近伸手朝里面探了探。

她的表情变了,而报信的柳琳琅,却有些心虚了。

尹素婳站起身,看着柳琳琅。

“柳小姐,黑风没事,只是被人关在窝里太久,憋闷潮湿,肠胃虚火,让它这样吹吹风,别让它着凉就行,明日便好了。”

杨侍卫的眼神变了,刚刚世子妃的重点,已经很明显了,有人故意关着黑风,就是为了让它生病。

从柳琳琅的表现来看,她显然也知道。

“柳小姐,为了这样的事,惊扰了我和世子的好梦,是有人指使?”

她突如其来的提问,让柳琳琅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自然不是……”

她还在嘴硬,连一声表嫂都懒得称呼了。

尹素婳慢慢走到她身前,眼神变得更加严肃。

“那就是你自做主张,对王爷和圣上都认可的婚事不满,故意让黑风生病,然后找借口不让世子跟我同房?你是担心我和世子真的有后么?”

这顶帽子扣下来柳琳琅心中的轻视,变成了惊吓。

这个尹素婳,竟然这么牙尖嘴利。

她要流汗了,这样的罪名,她实在担当不起。

“琳琅只是觉得,这黑风是二表哥送的,如果出事……”

“所以你是想说,是二公子故意送了一条病狗,在我和世子新婚的时候,找世子爷的晦气,反而不是你故意制造黑风染恙的责任,你可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