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白洁和么公l的第三次 万欲妙体无删减全文下载

觉察到尹素婳的不满,齐伯衡也有些不好意思。

“希望世子妃能够理解,毕竟满帝都甚至整个大雍的名医,都已经为君夜看诊过了,具体情况,相信你也有所了解。我有这个疑问,只是出于关心。”

“你自己也是郎中,直接切脉不是比问我更好么?”

尹素婳并没有选择理解,这要是放在自己那个时候,就是典型的不相信自己,又希望自己治好病人的家属。

既然自我矛盾还没有调整好,就把嘴闭上。

齐伯衡还想解释什么,尹素婳却直接离开了。

此时的丞相府。

“老爷,我们就这么算了?”沈玉湖满脸写着不甘心。

从她手底下没有一天好日子长起来的尹素婳,竟然在丞相府撒野,仗着莫君夜这个将死之人抖搂起来了,这个事情对她来说,绝对不能忍。

“不然你想怎么样?现在去宁王府跟他们讲理么?”尹厚岩也很心烦。

不过莫君夜的性格,还有宁王这些年对他的纵容,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别说是上门砍了他们家婢女一只手,就算是直接要了她的命,又能怎么样?

而且这件事情说出去,怎么都是他们不占理。

苛待先夫人的老奴,他这个丞相,立于朝堂之上,都容易被人笑死。

“即便这样,也不能便宜了他们。”沈玉湖心里没有办法服气。

今天让尹素婳一顿抢白,她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了。

“忍一忍吧,最多一年,到时候莫君夜一死,宁王府难道会保全她?”

尹厚岩早就把后面的事情,想的很通透。

这个尹素婳,这些都是最后的疯狂。

“好,我听你的……”沈玉湖只能作罢。

“木青竹那些陪嫁,我知道你舍不得,之后我还会想办法帮你弄回来。”尹厚岩知道,那些东西,沈玉湖都很珍惜。

“他把我正头夫人的名头抢走了,这些年,我一直被人看不起,这些都是那个贱人造成的,她的陪嫁,不过是给我的补偿。”

沈玉湖说起这个,眼神很是凶狠。

尹厚岩没有接话,直接轻轻把她搂在怀里。

“老爷,我们要不要把宁王府之前送来那些聘礼都送回去?毕竟这个传出去,也会让人看不起。反正我们不缺这些东西,既然木青竹的陪嫁都拿回去了,这些东西留着又能怎么样?”

沈玉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尹厚岩之前已经考虑过了:“这样不妥当,我们这个时候送回去,不是显得心虚?而且也会让人知道,我们并不是真心诚意的把聘礼送回去给女儿当嫁妆,反而让人笑话。”

“那就悄悄的送回去,只让宁王府知道就行了。”

“那样更加不妥当,没有不透风的墙,传出去我们更加丢人。”

沈玉湖点点头,这些东西,确实不太好办。

之前他们只是觉得,尹素婳嫁过去之后,如果聘礼没有带回去,她只会更加被人轻视。

没有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竟然站稳了脚跟,可以让莫君夜为她出头。

那些聘礼,反而成为了烫手山芋。

“老爷,这次是我考虑不周,让你费心了。”

沈玉湖这些年深得尹厚岩宠爱,就是因为该示弱的时候,绝对不会逞强,让他觉得自己的男儿本性,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没事,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逆女之前都是装的,眼下她既然下定决心,要跟我们划清界限,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一年之后,莫君夜宾天,她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尹厚岩对于这个女儿,确实可以做到完全舍弃。

在他心里,这个嫡女,本来就是空占了一个身份。

如果她死了,沈玉湖的儿女,自然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嫡子女。

沈玉湖心里也在冷笑,她要的就是这个答案。

现在的尹素婳虽然风光,不过是一时,他们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尹素婳回到自己的院子,直接就让明蕊带着自己去了安排周妈妈的地方。

周妈妈见到尹素婳,还是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激动。

这才是他们的小姐,是他门正头夫人生下的嫡女。

只可惜,这么多年,在丞相府,她明珠蒙尘,如果不是这次大婚,帝都很多人,竟然还不知道丞相府有尹素婳这号人存在。

看到周妈妈那个激动的样子,尹素婳心里感慨万千。

她一定是把对娘亲的感情,一并加在自己身上。

“周嬷嬷,以后我就这样称呼你,毕竟你是当年跟我母亲一同到了丞相府,这些年,也在默默守护着我,都怪我,之前并不知道,还有你在背后看着我,我出嫁那天,就应该把你带上的。”

尹素婳在那些小人跟前,可以很霸气。

不过在她心疼的人跟前,会有足够的温柔。

周嬷嬷满心感动,再次落泪。

明蕊跟在一边,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从丞相府出来的人,估计只有他们三个相依为命了。

“周嬷嬷,你别动,我帮你检查一下,看看你的舌头,还有腿,还有没有复原的可能。”

这个才是尹素婳过来的主要目的。

她想要让周嬷嬷开口,关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她想听。

周嬷嬷眼神变了,复原?

她这个样子,也没有多长时间。

有人不想让她说话,毕竟她说出来的东西,会让丞相府颜面尽失。

至于她的腿,是最近才受伤的。

她很是配合的坐在那里,任由尹素婳轻轻把她的腿伸直。

尹素婳把她的裤子搂起来,然后轻轻的按压了几下。

看到支棱出来的那条腿骨,尹素婳的眼泪,差点又下来了。

明蕊也是第一次看到周嬷嬷的伤势,这样的场景,太过于残忍。

尹素婳开始后悔,当时在丞相府,为什么只是砍断了其中一个婢女的手,应该把他们的腿都打折才对。

忍着心里的悲伤,她冷静的在周嬷嬷的腿上又摸了几下。

周嬷嬷的表情已经说明,她现在还能感觉到疼痛。

见到这个情况,加上刚刚自己掌握的,尹素婳反而放心了。

“周嬷嬷,张开嘴,我看看你的舌头。”

周嬷嬷很是顺从,把嘴巴张开了。

尹素婳仔细的看了一下她的舌头,还有喉咙的位置。

果然,现在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喉头那里,有些细小的伤口。

这些人,还真是想的出做的到。

明蕊在一边看的出神,不知道尹素婳想要干什么。

“世子妃,这是怎么了?”

“没事,去帮我端个火盆过来,然后守着门口,不能让任何人进来。”

“是。”

明蕊虽然不懂,还是照做了。

尹素婳利落的从小药方中拿出了一颗药丸,递给了周嬷嬷。

“这个吃下去。”

周嬷嬷没有任何犹豫,她相信世子妃不会害她。

结果药丸,她有些费力的吃下去,又看着尹素婳,不知道她想要让自己做什么。

尹素婳动作非常利落,已经从小药房中把自己那套银针拿出来了。

“周嬷嬷,把衣服脱了,然后坐好就行了。”

周嬷嬷这次有些不解,脱衣服?

世子妃的举动,也太奇怪了。

尹素婳却没有浪费时间,把火盆放在周嬷嬷不远的地方,然后帮她把衣服脱下来。

其实这个季节,已经不冷了,尹素婳是担心老人家的身体,万一风邪入体,会有其他的症状。

深吸了一口气,尹素婳看着周嬷嬷身上那些纵横的伤痕。

这些年,为了自己,她真的吃了太多苦。

如果不是为了守着自己,或许她早就可以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忍着心里的愤怒,她准确的把第一针扎在周嬷嬷身上。

周嬷嬷心里惊讶极了,小姐的女儿,竟然会这些东西?

尹素婳动作非常熟练,连续在周嬷嬷身上好几个穴位下针。

周嬷嬷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好像是有一股力量在顶着,闷胀感和压迫感都有。

心里的惊奇还没有来得及释放,尹素婳已经起针了。

“好了,周嬷嬷,过会我会帮你正骨,不过这个过程,应该会很疼,加上你这个腿伤,已经有很多天了,有些组织已经黏连甚至开始错位生长,面临的痛苦,会比别人更强烈,你要忍住。”

周嬷嬷听到尹素婳说这些,觉得云里雾里,正骨?

“啊……啊啊……”

她很努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可是舌头和嗓子,都不太支持。

“没事,不用着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刚刚帮你看了,你的腿,还有救。”

周嬷嬷眼神变得无比惊奇,她的腿不是已经断了么,竟然还能接上?

尹素婳走出门口,让明蕊去找下人,要几块结实点的细木板,马上要用。

明蕊也没有问什么,赶紧过去了。

“世子妃,木板来了。”

明蕊满头大汗跑回来,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既然她要用,一定是有正事。

尹素婳打量了一下,这几块木板,确实不错,结实,而且长短好厚度都合适。

“好了,去门口守着吧。”

“来,帮我的忙。”尹素婳吩咐着。

明蕊赶紧跟着尹素婳进去,一点都没有迟疑。

“帮我扶着周嬷嬷,不要让她乱动。”

尹素婳表情无比严肃。

接骨,这个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周嬷嬷乱动,不但会增加她的痛苦,也没有办法让骨头正位。

明蕊手忙脚乱,扶着周嬷嬷,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周嬷嬷的表情,却充满信任。

为了木青竹和尹素婳这对母女,要她这条老命都可以。

担心她会咬到自己的舌头,尹素婳还特意递过去一根小木板,让她叼在嘴里。

周嬷嬷年纪大了,这个过程,必然会遭罪。

不过为了让她重新站起来,尹素婳只能告诉自己,长痛不如短痛。

她轻轻揉了几下周嬷嬷的断腿,看着她紧张的神情。

“不要看我,看另外一边。”尹素婳还引导周嬷嬷分散注意力,不然这个滋味,会更加难受。

当周嬷嬷听话的把脸歪到一边的时候,尹素婳手上迅速用力。

“咔嚓”一声,周嬷嬷那条断腿的骨头,再次被尹素婳拉动了。

周嬷嬷疼的当时冷汗就下来了,嘴里牢牢的咬着木板。

同时,嗓子也发出喑哑的声音。

那种压抑的痛苦,没人可以代替。

明蕊光是看着,都觉得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按住她,不要动。”

尹素婳突然命令了一句,这句话,比之前的任何一句话,都要严厉。

这不是开玩笑和温柔的时候,明蕊心神马上紧张起来,用力按着因为疼痛,想要挣扎的周嬷嬷。

周嬷嬷年岁是真的大了,这样的痛感,一波一波的袭来,终于昏迷了过去。

“世子妃,周嬷嬷是不是不行了?”

明蕊吓了一跳,刚才周嬷嬷那个状态,确实很吓人。

“害她的人还没有死,她怎么会不行,昏过去正好,免得乱动。”尹素婳也觉得轻松多了。

掀开周嬷嬷的裤腿,尹素婳又把自己准备好的膏药,全数贴在她的腿上。

用纱布缠好之后,又绑上了木板,用来固定。

做完这一切,她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对明蕊说着:“行了,可以松开了。”

明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是习惯性的按在周嬷嬷身上。

“世子妃,我们刚刚是在干什么?”

尹素婳还没有回答,门被人推开了。

“本世子也想知道,世子妃把人救回来,又这样折磨,到底为了什么?”

莫君夜跟齐伯衡,出现在门口。

尹素婳看着他们那个表情,真是少见多怪。

“世子爷,你想让我解释什么?”尹素婳问着。

“难不成这位嬷嬷,是你的仇人?”

“当然不是,世子不用胡思乱想,我刚刚是在帮她接骨。她的腿刚刚被人打断没有几天,还有救。虽然过程痛苦了一点,总比下半辈子都当一个瘸子的好。”

尹素婳可不想延续这个误会,有什么就直接说出来,没有必要兜圈子,让大家都心累。

莫君夜表情又变了,这个解释,他完全没有想到。

他身后的齐伯衡,表情更是惊涛骇浪一样。

“你竟然还会接骨?”

“这个很难么?”尹素婳若无其事的反问。

齐伯衡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尹素婳那个认真的表情,又看着因为疼痛昏死过去的周嬷嬷。

“你是说,她的腿,还有救?”

尹素婳这两天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本事,足够让他颠覆之前所学。

破伤风发病了可以治好,这样年纪的老人,腿断了多日之后,也能接回去,甚至所有名医齐齐断定活不过一年的莫君夜,吃了她一颗药丸,脉象就有了变化,还有什么是眼前这位世子妃做不到的?

“当然有救,不然我让周嬷嬷受这个罪干什么,她又不像是王妃是那边那些看不清眉眼高低的人。她是我母亲当年的陪嫁,对我来说,也是很亲近的人。”

尹素婳绝对有理由,尽自己的能力,让周嬷嬷复原。

莫君夜看着尹素婳那个坚定的样子,越发欣赏。

也许这次冲喜,真的是件好事。

“世子爷,这里是下人的房间,你在这里不合适,还是出去说话吧。”

尹素婳提醒了一句,表情很淡定。

已经不是在丞相府了,她也不需要莫君夜配合自己什么,所以表情也没有任何亲密。

这个变化,莫君夜感受的到,真是个收放自如的小骗子,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齐伯衡临走的时候,还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同样身为行医之人,他对这样的疑难杂症竟然有救,实在是过于好奇。

尹素婳却铁了心不想让他见识,也没有打算给他解释。

既然质疑自己,没有道歉,自己不会主动放下。

到了后院的一处凉亭,尹素婳主动提出,在这里休息一下。

之后,也没有跟他们客气,直接自己先坐下了。

她这个完全不做作的样子,让齐伯衡都觉得惊讶。

这样的女子,他实在是平生都没有见过第二个。

“世子妃,我可否讨教一下,方才你给周嬷嬷接骨之后,是不是又用了什么药物?”

齐伯衡对于这个话题,总是最感兴趣。

“是。”

尹素婳简单回答,而且没有展开的意思。

旁边的莫君夜,看着都想笑了,齐伯衡真正想问的,应该是她到底用了那些药材。

很显然,尹素婳不太喜欢这位齐公子。

这个大概是跟自己之前吃的那个药丸有关系,齐伯衡坚持,自己不能随便吃没有经过他和齐老太医允许的药物。

可是他不但吃了,效果还不错。

齐伯衡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也想打听一下,那些药物的成分……”

“都是有益于骨头生长的,你身为医者,自然应该懂得,只是各种药材的比例多少而已。这是我私人的方子,应该没有必要跟齐公子探讨。”

尹素婳的语气,明显还在因为齐伯衡之前的质疑生气。

齐伯衡也感觉到了,看着莫君夜。

莫君夜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自己的世子妃怼人,他这个世子怎么会拆台?

“我只是担心,那位嬷嬷年龄大了,承受不住这样的痛楚,而且胡乱用药,对于她的断骨,未必有帮助……”

尹素婳直接起身:“世子爷,你陪着齐公子小坐,我方才耗费了不少力气,先失陪了。”

说完之后,都没有跟齐伯衡说什么,就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莫君夜嘴角果然出现一抹笑容。

侍卫们面面相觑,自从世子妃进门,世子爷的笑容,好像变多了。

齐伯衡也注意到了,从来不苟言笑的莫君夜,刚刚那是在欣慰?

“君夜,你不会觉得这件事情很好笑吧?”

“你不觉得,我这位世子妃很有趣么?”

莫君夜的视线,还在追随者远去的尹素婳。

齐伯衡很是郁闷,又问了一句:“你不会真的相信,她能治好你吧?”

“难道你能?”莫君夜的话,简单明了。

既然没有希望,再错一次又能怎么样。

就像是在马车上,尹素婳跟自己说的,赌输了,结果也不会更坏,只是跟之前一样,多浪费了一次机会而已。

齐伯衡早就习惯了莫君夜的直接,而且他说的也是实话。

祖父对莫君夜的病情,都束手无策。

自己还不如祖父,这些年也只是在安慰他而已。

其实这些,莫君夜比谁都清楚。

“世子妃,周嬷嬷真的可以好起来么?”明蕊其实也很担心。

“腿是没事,就不知道嗓子会怎么样了,她的声带明显也受伤了,这个不是光靠针灸就能治好的,要用药,而且要看她声带的破坏程度。”

这些术语,明蕊听不懂。

什么声带?

“世子妃,难道哑巴你也可以治?”

“先天的一定不能治,因为那个是基因或者自身缺陷造成的,后天的就要看情况,像是周嬷嬷这种,我可以试试,把握有多少,就不好说了。”

明蕊还挺激动:“如果周嬷嬷可以开口说话,就可以告诉世子妃,当年的事情了。”

“你知道周嬷嬷的时候,她应该还没事吧?”尹素婳想要确定这件事。

“嗯,那个时候,我还在被二小姐的丫鬟欺负,正好周嬷嬷也跟我一样,被人追着打,是她认出我,问我是不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然后告诉了我,她的身份。”

尹素婳点了点头,又问着:“关于过去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周嬷嬷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当年夫人身边的人,都不在了,有的死了,有的被现在的夫人发卖出去了,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府里。”

针对沈玉湖的为人,尹素婳很清楚,这完全是她能干出来的事。

“这几天,好好照顾周嬷嬷,不要让别人随便接近那个院子。现在世子爷身边的侍卫,对我应该还算是感激,你请他们帮忙的话,他们不会拒绝。”

尹素婳不想让周嬷嬷再受到任何伤害,之前跟着娘亲,周嬷嬷没有享福,现在守着自己,她更加艰难。

她这一生,都在为了他们母女受苦受累,也该让自己为她做点什么了。

晚上,尹素婳在房间里发呆。

想到周嬷嬷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自己那个热切的眼神。

“啊……啊啊……”

她的舌根,还是不够柔软。

尹素婳示意她不用着急,现在就是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交给自己就行了。

她明白,周嬷嬷有很多话想要跟自己说。

莫君夜推门而入,尹素婳还有些意外。

“世子爷,你怎么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