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口述 后妈的春天

言晚急匆匆的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脸颊仍旧火辣辣的烫着。

她得快点把设计稿做出来,不然这样待在霍黎辰的办公室,还不知道做出多少丢人的事情来。

设计部的人差不多都下班走了,言晚回去设计部拿包,却意外的看见了沐子亦还在。

沐子亦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位置上打游戏。

言晚走过去,“你怎么还没走?”

为了工作留在这里就算了,留在这里打游戏就有点想不通了。

沐子亦立即收了手机,“等你啊。”

看言晚惊讶,他调侃的笑道:“你不会是忘了要请我吃饭吧?”

在霍黎辰办公室过的太惊心动魄,言晚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忘,没有忘。走吧,你想吃什么?”

沐子亦问,“随便我选?”

“当然,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吃。”

“那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餐厅。”

言晚和沐子亦边走边说,一路说说笑笑的从公司走了出来。

两人到了门口,就随便招了一辆出租车,一起去了沐子亦说的餐厅。

出租车刚刚开走,一辆兰博基尼也就随后在公司门口停了下来。

坐在驾驶座的卫七脸色有些紧张,不安的从后视镜看了看霍黎辰。

他家先生这时候才走,还特地开车绕到公司门口来,不就是为了接言晚下班。

可是他刚刚来,却看见言晚有说有笑的跟着一个男人走了。

他忐忑的开口,“先生,言小姐走了,我们去哪?”

坐在后车座的男人抿着薄唇,那张极为英俊的脸色透着一抹冷。

语气冷硬,“回家。”

卫七紧了紧方向盘,感到了车厢里极为低沉的气场,先生好像是生气了……

沐子亦带着言晚来的是一家位置偏僻的餐厅,里面的客人很少,稀稀疏疏的几个,但也因此很安静。

而且这里的环境,特别的好。

有着小资的轻奢、雅致,也有着小清新的清爽、舒服。

言晚几乎是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沐子亦带着言晚在窗边的位置坐下,“以后你需要安静找灵感的时候,就可以来这里。”

言晚忍不住感叹,“这个地方真好,你怎么找到的?”

“以前画画的时候,就喜欢安静雅致的环境,就到处乱逛,发现了这个地方。”

沐子亦嘴角抿着笑,眼底却不着痕迹的划过一抹痛楚、一丝怀念。

曾经他是这里的常客……

言晚欣赏着景色,没有注意到沐子亦的神色变化,闲聊似的问道:

“对了,你后来为什么没有再画画了呢?”

那时候的入学考试,沐子亦可是当时的第一名。

但是他还没有正式入学,就做了交换生,去了欧洲学了别的专业,直到三个月前才回国。

这也是言晚那之后没有再见过他的原因之一。

沐子亦的表情僵了下,语气里有几分无奈。

“有些人,没办法选择他的人生。”

言晚疑惑,感觉到沐子亦明朗的笑容下面,却藏着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

她心里好奇,却没打算去追问别人的隐私。

“你想吃什么?”

言晚就要将菜单递给沐子亦,这时,楼道口想起了女人惊喜的声音。

“子亦,我终于找到你了。”

沐子亦嘴角的笑容陡然僵住,那张俊脸上的表情,在刹那之间有些龟裂。

女人长得很漂亮,有着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穿着LY高定的红色紧身裙,看起来艳丽而又气质,是个时尚的都市女人。

她踩着高跟鞋,快步的走了过来。

她看着沐子亦,眼中闪烁着泪花,声音哽咽。

“我知道你回国了,就立刻飞了回来,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这里,没想到真的在这里找到了你!子亦,这是我们相遇的地方,你还在怀念,你还在乎我的是不是?”

沐子亦笔直的坐着,高大的身躯显得有几分僵硬。

好几秒之后,他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眼神一片冷漠。

“汪宁微,现在的你对我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吃饭。”

沐子亦的态度似在意料之中,汪宁微咬着红唇,在他的身旁坐了下来。

她靠近他,声音温柔而又坚定。

“子亦,可是我放不下你,我爱你。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都不会放弃的,这次换我来追你、补偿你,我会让你对我回心转意的。”

听到这里,言晚也明白了过来,这女人是沐子亦的前女友。

而且看样子,他们的纠葛还不浅。

这种情况,她这个外人处在这里也不太合适,想着,言晚就站起来,打算给他们腾出二人空间。

可她刚要走,手腕就被沐子亦抓住。

沐子亦用的力气很大,紧紧地拽着她,似有着艰难而又强烈的决心。

随后,他站起身来,将言晚拉到怀里,距离亲密的似情侣一般。

“汪宁微,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言晚陡然僵住,嘴角微抽。

她这是……被当做挡箭牌了?

汪宁微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不可置信的看着言晚,似乎很不敢相信。

她最笃定的筹码,就是沐子亦身边的女人从来只有她……

看着汪宁微备受打击的模样,沐子亦眼底掠过一抹暗光,他拽着言晚的手更用力了些,似乎在极力的克制着什么。

言晚吃痛,微微皱眉,咬牙忍着。

她心里一阵阵的疑惑,他们两人这是怎么回事?看起来,沐子亦还是爱着她的。

沐子亦看着汪宁微,表情冷漠,声音更是冷硬。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说完,他拉着言晚就走。

汪宁微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身体绷的笔直,悲伤之中,更多的是不甘。

不管怎样,她绝对不会放弃沐子亦的。

那个女人……

她看着言晚的目光渐渐地变得无比阴毒。

走出餐厅,沐子亦便放开了言晚,英俊的脸上有着一抹疲惫。

“不好意思,刚才说你是我女朋友。”

“没事,我理解的。”

言晚看着沐子亦,敏感的发现了他眼底几乎藏不住的悲伤。

他对这个女人,并不是没有感情的。

言晚疑惑的开口,“相爱的人,为什么要分手?”

“相爱么?她从来没有真的爱过我。”

沐子亦扯了扯嘴角,身上透着一抹落寞、嘲讽。

“当初和她在这里相遇,就是她精心策划的,从始至终,她都是刻意在接近我。直到三个月前,我们订婚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

言晚诧异极了,“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她看起来不像这样的人。”

“当初我也是被她骗了,骗的彻彻底底,像个傻子一样。”

沐子亦浑身透着一股颓废感,“今天很不好意思,让你碰到这样尴尬的事,我就不送你了,抱歉。”

“你也别想那么多,好好回去休息吧。”

言晚担忧的看着沐子亦,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安慰他。

这种事情,外人都插不上手。

第二天。

言晚到了公司之后,先去了设计部,把这一年自己的工作资料,还有学生时代的作品都归纳整理了起来。

她现在缺的就是资历的,但是实力是有的。

这次公司参加奥维服装设计师的三个资格,她得想办法让霍黎辰答应,让她得到一个才行。

言晚抱着资料,一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对霍黎辰开口说这件事。

可是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她却意外的看见总裁办公室已经有不少人了,全都笔直的像是标枪一样的站着,各个神情紧张、忐忑。

而办公桌后的男人,英俊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表情,但周身却充斥着若有似无的戾气。

他随手将一个文件夹一扔,语气淡漠的发冷。

“去财务部结算工资。”

一个中年男人顿时脸色惨白,声音都在颤抖。

“总裁,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这个策划案做到最好的。”

“出去。”

霍黎辰眼也没抬,语气不耐,散发着让人心颤的强大威压。

中年男人还想求情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眼,他沮丧的捡起文件夹,狼狈的朝着外面走。

一早上就开人?

言晚有些意外,也感觉到了办公室里压制紧张的气氛。

她抱紧了自己怀里的资料,没敢说话,小声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

霍黎辰眼角的余光不着痕迹的扫过言晚,见到她规规矩矩的坐在位置上,心情莫名的更不好了点。

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和他却总是敬而远之。

“重做。”

好几个文件又扔了出去。

几个人连忙走出来,手忙脚乱的将文件捡起来,纷纷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一整个上午,办公室都笼罩着压抑、恐怖的气氛。

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讨到好,所有的策划全都被打回,更有好些人被直接开除。

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仿佛游走在悬崖边上,分分钟就会掉下去。

在这样的气氛下,言晚也呆的压抑,到了中午的时候,见办公室里还有好些人要训,她像是来的时候一样,悄悄地又走了出去。

见到那抹娇小的身影走出去,霍黎辰的脸色更不好了。

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又压低了好几个度,还站在这里的每个人,只觉得小腿都在发软。

言晚去了公司食堂吃饭。

她打好饭在位置上坐下,对面就又紧跟着坐了一个人。

沐子亦看着她,那张帅气的脸上挂着笑容。

“不介意一起吃吧?”

“当然。”

见他情绪似乎又恢复了正常,言晚不由得放心了些。

即使只是食堂餐食,沐子亦却像是贵公子,吃的很优雅,赏心悦目。

他边吃,边说道:“怎么样,拿到参加奥维设计大赛的名额了吗?”

早上沐子亦帮言晚整理资料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言晚苦恼的咬筷子,“还没呢,总裁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公司的好多人都遭了秧。”

她这时候去说,怕是要被霍黎辰顺手给拍死。

“我也听说了,办公室的气氛很惨烈。可是,我也听说,今天下午参加奥维服装设计的名单就会出来了。”

“今天下午?那我不是没希望了。”

言晚顿时半点食欲都没了。

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参加奥维服装设计,在这个舞台上展现自己的作品,成为知名设计师,完成从小到大的梦想。

可是这个设计三年才举办一次,这次错过,她就要再等下一个三年,继续默默无闻的熬着。

“要不,你先想办法让总裁心情好点?”沐子亦建议道。

那不就是讨好霍黎辰?

言晚愣了下,接着眼睛就亮了起来。

霍黎辰对她还不错,或许她讨好一下,还是有希望的。

“子亦,谢谢你啊,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言晚说着就站起来,去食堂买了最贵的几个菜,打包了带去总裁办公室。

她走的时候看见还有好多人在,霍黎辰现在肯定也还没吃饭,她这么贴心的送饭过去,应该能得到点好印象。

此时,总裁办公室里。

卫七推着一个餐车走了进来,上面放着好几个精致美味的菜,全是特级厨师专门做出来的。

他将餐车推到办公室的餐桌旁,随后走到了霍黎辰的身旁。

“先生,先吃午餐吧。”

站着的一群人听到这话,就像是看到了生的希望,满是期盼霍黎辰赶紧去吃饭了。

他们也好喘口气。

“不用。”

霍黎辰坐着没动,丝毫不为所动。

他冷着脸继续翻看着这些文件,才开始只是例行检查一下工作进度,可是却发现这些人做的实在是太垃圾。

不整治不行。

一群人顿时又怂了,愁眉苦脸的继续呆着。

卫七同情的看了眼这些人,可能并不是他们的策划太垃圾,更可能是总裁心情不好,看啥都不顺眼了。

他心里默默的为他们点上一排蜡烛,就准备去推着餐车离开。

这时,闭着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

言晚提着食盒走进来,一眼就看见办公室里仍旧兢兢业业的站着的一群人,还有连姿势都没变的坐在办公桌后的霍黎辰。

他肯定还没吃饭。

言晚心里一喜,绕过人群走到了霍黎辰的办公桌后面,站在他身旁不远的位置。

霍黎辰翻看资料的手稍微顿了顿。

在这么多人面前,言晚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但为了她的名额,她还是鼓起勇气,笑着开口。

“先生,我给你打包了午饭,要不你先吃饭?工作等会处理也可以,别饿着了。”

霍黎辰神情微动,对言晚的行为感到很意外。

他这才抬眼,看向她,“你在关心我?”

这么直白又值得探究的问题,让言晚感到一阵不自在。

这么多人在看着,她要怎么回答?

犹豫了下,言晚勉强的笑着,扯着一抹标准化的答案。

“作为公司的员工,我当然和大家一样,时刻关心着总裁你的身体健康。”

站着的一群人都神色各异的看着言晚,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个什么,但送饭的行为显然是要落空了。

总裁贴身助理卫七送的大厨美食,都没被瞧上一眼,更何况言晚送的食堂小盒饭了。

霍黎辰直直的看着言晚,对她的说法显然不满意,但心情却好了不少。

他合上手里的资料,对面前的一群人说道:

“你们可以出去了。”

众人一脸的震惊,觉得特别不敢相信。

总裁真的就这样放他们走了?他真的要吃言晚送来的盒饭么?

心里全都是震惊和疑惑,但他们却不敢多呆,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办公室。

言晚也是个聪明的,连忙提着盒饭走到餐桌旁,将盒饭打开整整齐齐的放好。

顺便,还将椅子给拉开。

“先生,你请坐。”

霍黎辰看着言晚的目光满是探究,还是迈着长腿,走过去坐下。

言晚站在一旁,满是期盼的看着他,“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味道都很不错,你尝尝喜不喜欢?”

霍黎辰看着面前的这几个盒饭装着的饭菜,眸光深了深,她喜欢的?

随后,他拿起筷子夹菜。

即使摆放的是几个盒饭,可是霍黎辰高贵的气质,仍旧吃出了高档餐的优雅。

卫七像是木头似的站在一旁,脸上的震惊藏都藏不住。

先生吃饭向来挑剔,非指定大厨的不吃,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大锅炒出来的劣质盒饭了?

见霍黎辰每个菜都吃过,言晚有些小小的紧张,问道:

“怎么样?”

“不错。”

霍黎辰没有吝啬的评价。

同时,他也注意到言晚因此笑开了的小脸。

听到这话,卫七备受打击,他们的那些全国数一数二的特级大厨师,可是一次都没有得到过先生不错的评价。

果然吃饭也是要看人的么?

卫七心疼的看了看餐车上的美食,然后沉默的走过去,将餐车用白布盖上,往外推去。

霍黎辰吃饭,言晚就像是个小服务生一样站在旁边,见他吃完了,立即装了一杯水给递上去。

“先生,喝水。”

看着言晚殷勤的模样,霍黎辰眼底掠过一抹清浅的笑意。

他拿着水杯,语气平淡的开口,“你想要什么,说吧。”

言晚尴尬了下,霍黎辰果然睿智,一眼就看出了她心里的小九九。

她也不再扭捏,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拿过来,递给霍黎辰。

“这是我这些年的作品,都没有机会发表,但是我相信我的设计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顿了顿,她鼓起勇气说道:“所以,我想请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参加这次的奥维服装设计大赛。”

霍黎辰倒是没有意外,仿佛早就知道她的目的了。

他抬手接过她的资料,翻开看了看,眼底不着痕迹的掠过一抹惊艳。

这些设计,显然只是她以前随笔画的,并不正规,但是却难以掩饰画作里面的逼人的灵气,甚至,有好几副完全可以做畅销品大卖。

她是个设计天才,只差一个机会,将会惊艳所有人。

言晚紧张的拽着拳头,忐忑不安的看着霍黎辰,想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来,可是他惯然的面无表情,看起来只有高深莫测。

见他久久没有说话,言晚犹豫了下,试探的问道:

“先生,可以吗?”

霍黎辰合上资料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想走后门?”

言晚噎住,就算是,他能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么。

她纠结了下,决定先把节操给收起来。

“你就看在我们的关系上,给我个机会吧,我绝对会得到最好的成绩,给咱们公司争光的。”

“我们的什么关系?”

霍黎辰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什么关系?细想了一下,她和霍黎辰之间也没什么实际关系,压根就不到走后门的程度。

言晚犹豫了会,决定高攀一下,“认识这么久,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吧。”

霍黎辰显然不满意,“我可没兴趣做你的朋友。”

言晚:“……”果然很高不可攀。

她沮丧极了,破罐子破摔,“那你看在我是你未婚妻的份上呗?给我个机会嘛。”

未婚妻,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承认这个身份。

霍黎辰的薄唇抿着一抹浅浅的弧度,开口道:

“好。”

言晚惊讶的愣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答应了?

见她惊呆了的样子,霍黎辰心情似乎很不错。

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机会总是要留给自己人的,你说是不是,未婚妻。”

自己人?言晚的心脏不受控制的漏跳了一拍。

她咬了咬嘴唇,说道:

“谢谢你。”

“嘴上道谢就完了?”

想着确实不够诚意,言晚又说了一句,“我请你吃饭。”

又是请吃饭,上次他大半夜把她从卫生间救出来,她说的也是请他吃饭。

霍黎辰语气有两分不信,“你还欠我一顿。”

言晚不自在的红了脸,认真的保证。

“这次一定请,你什么时候方便?”

“今晚。”

言晚愣了一下,还真是赶早不如赶的巧?

下了班,言晚和霍黎辰一起从办公室出来,坐着总裁专属电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他们还没有走到车边,就看见秦楚穿着一身得体正规的西装,却姿势随意的坐在兰博基尼的车头上。

看到霍黎辰和言晚一起,他意外了下,接着就狐狸似的笑了。

“原来你们在一起啊,那感情好,正好可以一起去玩。”

言晚疑惑,看向霍黎辰问道:“你有约?”

“没有。”

霍黎辰面无表情的回答,直接无视秦楚朝着车门走去,“不用理他。”

秦楚一听,顿时急了,两步走到车门前将霍黎辰给挡住。

“黎辰,你可一定要帮我啊,今晚的宴会说什么你都要去参加。”

“没空。”

霍黎辰冷硬的拒绝。

秦楚头疼,霍黎辰决定的事情,他还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主意。

可是今晚的情况,要是霍黎辰不去,他可就惨了。

犹豫了下,秦楚火辣辣的目光就落在了言晚身上,立即朝着言晚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