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小姪女下面粉嫩水多很爽小雪

言晚脚步顿了顿,很想当做没听见,继续走人。

身旁顾梓菲却拉住了她,笑的一脸暧昧,“那人好像是在叫你,他走过来了。”

这耽误的一两秒时间,秦楚已经迈着大长腿走到了言晚的面前。

他笑着说道:“小嫂子,好巧,你也来名爵玩啊。”

“恩,好巧。”言晚尴尬的点了点头。

“我和黎辰也在这,既然遇到了,就过去坐坐吧?”

“不……”

言晚正想拒绝,顾梓菲就打断了她的话。

顾梓菲笑着对秦楚说道:“好啊,人多才好玩嘛。”

言晚:“……”这闺蜜是奸细么?

已经答应了,言晚也只好跟着秦楚走了过去,一眼她就看到了静默的坐在那里,但却存在感十足的男人。

四周的卡座有不少的女人朝着他偷看,暗送秋波。

“小嫂子你愣着干什么?快坐啊。”

秦楚把言晚推到霍黎辰坐的沙发旁,示意她坐在这里。

除了订婚现场,言晚还没有在公开场合和霍黎辰近距离接触过。

看着面前英俊的让人窒息的男人,她的心不由的紧了紧。

迟疑了下,言晚才在霍黎辰的身边坐下,两人之间拘谨的隔着一小段的距离。

即使是这样,立即也有不少尖锐、敌视的目光朝着言晚刺来。

她们被叫来的时候,哪个不都想陪着霍黎辰坐?可是他高冷的不近人情,一个女人都不点,她们只得陪他的兄弟。

有个长相漂亮的女人阴阳怪气的开口,“秦少,她不是你带过来的朋友么?坐在霍先生身边,不太合适吧。”

听到这话,言晚更拘谨的坐直了。

她和霍黎辰虽然订婚了,但出来玩的,想来霍黎辰也不想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言晚低声开口,“霍先生,我去其他地方坐。”

说着,她就要站起来,可她还没来得及走,一只大手就拉着她又坐了回去。

而这次坐下的位置,几乎是紧挨着霍黎辰的。

言晚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雅致而又矜贵,让人不由自主的心颤。

他的语气理所当然,“你是我的未婚妻,还想坐哪里去?”

言晚心头一颤,没想到霍黎辰在这种场合,也会公开她的身份。

在场的这些人各个气质卓越、贵气,应该都是他的朋友,但却都没有出现在订婚现场,显然是因为霍黎辰不在意和她的订婚,才会没有朋友来参加。

可现在……

他们诧异的看着两人,还从来没见霍黎辰主动接近过一个女人。

看来,果真如秦楚说的,霍黎辰对她很不一样。

“嫂子,我是顾昂。你和黎辰订婚时我在国外,没来得及回来参加,今天正好补上,来,我敬你一杯。”

顾昂走过来,礼貌的将一杯酒递给言晚。

言晚不确定的看了看霍黎辰,只见他抿着薄唇,英俊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让她看不出喜怒来。

她只好把酒杯接过来,微笑着和顾昂碰杯。

这杯喝完之后,立即又有另一个男人上前来,给言晚敬酒。

“嫂子,我是严文楠。这杯是我敬你的,你和黎辰结婚的时候,我肯定第一个到场。”

结婚怕是没可能了,但现在这酒,还是得喝。

言晚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就要再喝,酒杯却突然被人夺了过去。

霍黎辰拿着酒杯,随意的晃了晃。

看着那几个男人的视线有些危险,“你们打算一个个上,把她灌醉?”

似心思被戳穿了,这几个男人的眼神有些飘。

严文楠咳嗽了下,说的一本正经。

“第一次见嫂子,敬酒是应该的,我们一人就敬一杯,不会灌她。”

这里光是男人,就坐了五六个,这一轮下来,言晚不醉也差不多了。

而言晚的酒量还不怎么好。

霍黎辰眸光暗了暗,扬手,“叮”的一声,和严文楠碰杯。

“我替她喝。”

说着,利落的将一杯酒喝尽。

严文楠错愕的看着霍黎辰,感到震惊极了。

他只以为霍黎辰对着这个未婚妻与众不同,可没想到,向来漠视一切的霍黎辰,竟然对她这么维护。

连喝杯酒都舍不得。

看着身旁的男人一杯杯的替她把酒喝了,言晚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这种被人庇护着,让她有一种被宠着的错觉。

秦楚倒是没有来敬酒,反而拿了一个圆盘出来。

他摆在桌上,说道:“光喝酒多没意思?正好人多,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就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这个主意好,嫂子一起来吧。”

严文楠几乎是秒懂了秦楚的意思,笑着邀请言晚。

平时,不管是什么游戏,霍黎辰都不会参加,但真心话大冒险这种游戏,只要言晚参加了,霍黎辰就算不参加,也有办法把他扯进来。

和这群不太熟的男人玩游戏,言晚有些犹豫。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严文楠就把摇的骰子放到了言晚的面前。

“嫂子,开盘第一局,你来扔。”

见其他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言晚也不好意思再推脱,反正就是个小游戏而已。

她随手一摇,就摇到了秦楚。

“看来我今晚的手气不错,当门红啊。”

秦楚开玩笑的调侃,爽快的就转了转圆盘。

指针停下,指着一行字:选在场的一名同性,壁咚他/她,深情表白一分钟

秦楚瞬间脸都黑了,不满的吐槽:“有没有搞错,壁咚同性?”

壁咚异性他都还好接受一点。

严文楠不客气的笑出声来,“秦楚,你也有今天啊,兄弟们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准备录像了,见证秦少弯了的历史性时刻。”

“你们拍了,我以后还怎么泡妞?”

秦楚痛心疾首的看着这群已经把手机拿出来了的“兄弟”,想了想,求助的看向霍黎辰。

“黎辰,他们不敢给你录像的,你让我壁咚一分钟行么?”

“不行。”

霍黎辰拒绝的毫不犹豫。

秦楚无可奈何,狠狠地看着幸灾乐祸的严文楠,突然就朝着他走去。

严文楠连忙出声:“我拒绝被你壁咚。”

秦楚直接将他按在沙发上,一脸的坏笑。

“那我就强咚了。”

看着两个帅哥在沙发上拧到了一起,言晚眼睛微亮,忍不住也想拿手机录个相。

这时,一只宽大的手掌却覆在她的眼睛上。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少儿不宜。”

霍黎辰的手臂绕过她的肩膀蒙在眼睛上,就似把她抱在怀里一般,近的让人心颤。

言晚浑身都僵了,脸颊一阵阵的发烫。

一分钟后,严文楠气急败坏的将秦楚给推开,黑着脸将骰子扔给他。

“下一局,快摇。”

拖了严文楠下水,秦楚心情不错,愉快的摇了摇骰子。

这次,摇中的人是言晚。

言晚愣了下,便干脆的去转动转盘。

这个转盘上惩罚的名目挺多的,好玩搞笑的居多,容易应付也玩的开心。

可转盘停下的时候,她看着指针指的字,却整个人都傻了。

她运气怎么这么差?这惩罚也太……

“这惩罚好,跟福利一样。小嫂子,你选谁热吻两分钟啊?”

秦楚看热闹不嫌事大,暧昧的视线在言晚和霍黎辰之间来来回回的转。

言晚一张小脸红的滴血,尴尬的不知所措。

与在场一名异性热吻两分钟,难道她要吻霍黎辰?

光是想想,言晚就觉得压力山大,这个男人高不可攀的像是一尊神,秦楚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也不帮忙,更别说她……

还是法式热吻。

言晚纠结了下,红着脸说道:

“这个尺度太大了,还是换一个吧。”

“那可不行,刚才我可豁出名声,把男人都壁咚了。”

秦楚干脆的否决了言晚的话。

“可……”

言晚还想再说什么,却见秦楚狐疑打量着她。

“小嫂子,你这么害羞,难道说之前你和黎辰,都没有吻过?”

言晚噎了噎,心虚的没了声音。

她现在是霍黎辰名义上的未婚妻,要配合他演好关系,这样可能会造成人揣度他们关系不和的话,她还不敢乱回答。

言晚心慌意乱的,扭头看向霍黎辰,小声求助。

“霍先生,帮帮我。”

霍黎辰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眸光暗了暗。

“好。”他的嗓音很低。

随后,他宽大的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便吻了下去。

“唔!”

言晚呆住,感觉到唇间微凉的柔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放大了数倍的俊脸。

她只是让他帮忙换个惩罚,他、他竟然吻了她?

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心跳快的几乎要冲出胸腔了,言晚慌乱的就想推开他,可男人扣着她后脑勺的手掌极有力量,让她根本挣脱不了。

他的吻,越发深入、缠绵。

言晚脑子一阵阵的眩晕,耳边的喧闹声也不太听得清了,只觉得浑身无力的发软。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放开了她。

言晚脸颊一片通红,低着头,羞耻的谁也不敢看。

秦楚在一旁捂着心脏,起哄,“太浪漫了,都要羡慕死我们这群单身狗了。”

言晚更窘迫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霍黎辰抬眼,淡定的说道:

“废话那么多,还要不要玩?”

“当然要玩。”

生怕霍黎辰直接拉着言晚走了,秦楚连忙将骰子塞给言晚。

还对着言晚挤眉弄眼,“小嫂子,再接再厉哦。”

再来一次,言晚怕是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

她纠结的拿着骰子,有点心里阴影,不敢随意摇了。

似看出了她的心思,霍黎辰稍稍低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

“放心玩,有我。”

他的嗓音很低,低的暧昧蛊惑,让言晚的心脏突的漏跳了一拍。

虽然脸颊更加滚烫了,她的心里却莫名的安心了些。

凌晨两点。

一群人玩的累的,喝的也醉醺醺的,终于要散场了。

言晚刚拿着包站起来,秦楚就凑到了她的面前。

“小嫂子,黎辰喝了酒,不方便开车,你把他送回去吧。我们哥几个也都喝了酒,也都不方便。”

“我?”

言晚愣了下,看了眼身旁仍旧坐着的男人,他今晚确实喝了不少酒,她玩游戏被罚的酒也都是他喝的。

他似乎有些不太舒服,正靠着沙发,闭目养神。

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惭愧,言晚迟疑了下,说道:“卫七呢?卫七不是一直都给霍黎辰开车。”

“卫七下班了啊,这都几点了。”

秦楚说的理所当然。

言晚想想也是,扭头看向了顾梓菲。

她小脸通红,喝的醉醺醺的,见言晚朝她看来,立刻扯着嘴笑了笑。

“我爸派司机来接我了,不用担心我,你就安心送霍先生回去吧。”

这下言晚也没了顾虑,扭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轻声的喊他,“霍先生,该走了,我送你回去吧。”

暗彩色的灯光下,霍黎辰脸部的轮廓看起来更加深邃、英俊。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秦楚一眼。

似有些心虚,秦楚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霍黎辰没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便朝着酒吧外走去。

脚步沉稳,高大的身躯依旧挺拔的让人仰望。

看起来,他也没有醉,这样只是送他回家而已,倒是也方便。

言晚拿着包包,赶紧追了上去。

见霍黎辰走远,秦楚才懒懒散散的坐回了沙发,嘴角抿着一抹得逞的笑。

顾梓菲扭头看着他,揭穿道:“我刚听你给卫七打电话,让他自己回去。”

秦楚微惊,感到有些意外。

随后,他对着顾梓菲暧昧的笑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家司机也没来。”

“彼此彼此,我走了,再见。”

顾梓菲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走,身形微微有些晃。

秦楚拿起外套,追了上去,“我送你。”

开着霍黎辰的车,言晚将他送到了塞纳国际的别墅。

下了车,却好一会儿也没见霍黎辰下来,她只好走到副驾驶外,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头晕了?”

“恩,头晕。”

霍黎辰看着言晚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

言晚犹豫了下,试探性的问道:“要不要我扶你?”

“好。”

言晚愣住:“……”

她只是礼貌的问了一句,他怎么就答应的那么爽快了?可能是真的很难受吧。

没再多想,言晚拉开了车门,小心翼翼的将霍黎辰扶了下来。

他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整个身体的重心都压在她的身上,但重量却是言晚刚好能承受的程度。

看起来,更像是他亲密的抱着她。

言晚脸颊微微发热,有些不自在,心里安慰自己只当做是扶了一个喝醉的人。

走到门口,她看着电子锁,开口道:

“霍先生,麻烦开一下门。”

霍黎辰抬起手,在指纹仪上过了一下,门锁就开了。

言晚正要推开门,小手却被霍黎辰一把抓住,拉着按在了指纹仪上。

指纹仪上响起机械化的声音:指纹录入成功。

“你录我的指纹做什么?”

言晚诧异极了。

霍黎辰语气很淡,很理所当然,“你以后方便。”

方便?方便什么,除非她常来这里……

想到这里,言晚的心脏顿时漏跳一拍,心思一片慌乱。

她不敢多想,连忙将门推开,就放开了霍黎辰。

“霍先生,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她客气的说完,转身就走。

霍黎辰目光微暗,伸手,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

他看着她,目光极其深邃。

“言晚,以后你不用刻意疏远我。”

言晚陡然愣住,他、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的目光有幽深的仿佛要将她卷进去,言晚心跳一下快过一下,慌成了一片。

她局促的开口,“没,我没疏远你。”

“是么?”

霍黎辰极具侵略性的盯着她,显然不信。

他高大的身躯往前倾,那张极为英俊的脸,就朝着她逼近。

醉人的酒香,随着扑面而来。

他靠的太近,言晚紧张的绷直了身体,脸颊不受控制的发红发烫。

“霍先生,你醉了。”

“你知道我没醉,记住我说的话。”

他的嗓音暗哑,每一个字都显得极为认真。

言晚心脏狠狠地颤了下,不敢去深想他话里的意思。

毕竟,他是霍黎辰,第一次见面就和她约好将来退婚的未婚夫,更是知道她那晚不堪的事情。

看着言晚紧绷着的小脸,霍黎辰也不再逼她,拉着她的手就要朝着门里走。

言晚僵住,慌慌张张的就把手往回抽。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她可不敢再去他家里作客。

她转身就走,却看见外面正飘着雨,还有着越来越大的趋势。

整个别墅区里面是打不到车的,她就算叫车,也要去到别墅区大门外面,走起来还是有不短的距离。

她犹豫了下,看着霍黎辰有点不太好意思。

“霍先生,能借我一把伞么?”

霍黎辰站着没动,语气有几分不容置疑,“就在这里睡。”

啥?

言晚呆了下,连忙拒绝。

“不行,这不太好。”

“你是我未婚妻,有什么不好?”

霍黎辰说的理所当然,“更何况,这么大雨还让你自己回去,别人看见了会怎么想?”

“可是……”

言晚纠结,听起来是这个道理,但她根本没想过要在霍黎辰家里留宿啊。

霍黎辰直直的看着她,“怎么,怕我吃了你?”

言晚心虚,“没……”

“那就进来。”

霍黎辰干脆的替她做了决定,转身就朝着门内走去。

言晚尴尬的站着,心里一阵懊恼,这下她也没法再说回去了。

迟疑了下,她还是走了进去。

见她进来,霍黎辰薄唇不着痕迹的抿着一抹弧度。

他朝着二楼走去,“跟我来。”

“好。”

言晚跟着走上去,见到霍黎辰带她来的房间,正是那晚她生病了住的房间。

稍微有点熟悉的环境,让她的局促感少了一些。

霍黎辰手里正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递给言晚。

“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你洗了澡,先穿这个。”

“谢谢。”

言晚接过来,摸着衬衣舒服的面料,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红。

这是他的衣服,也不知道穿过没有……

“咳,那个,我先去洗澡了,你也早点休息。”

连忙打住思绪,言晚不自在的抱着衣服,扭头就跑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后。

言晚洗了澡,不太自在的穿着霍黎辰的白衬衣,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以为房间里肯定没有人了,却错愕的看见单人椅上坐着的男人。

他怎么还没走?

霍黎辰听到声音,扭头朝着言晚看来,目光不由自主的暗了暗。

她刚洗了澡,小脸被热气熏的红扑扑的,看起来如刚剥了壳的鸡蛋般,娇嫩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而那衬衣遮到了她的膝盖,露出两条白嫩的小腿,让她显得更加娇小,惹人怜惜。

见霍黎辰看着自己的视线越来越危险,言晚这才意识到什么,瞬间红透了脸。

都说女人穿着男人的衬衣,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

她急忙走到床边,拉起被子将自己盖住。

“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

霍黎辰自然而然的收回目光,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淡定的站起身来。

他走过去打开更衣室,从里面拿出一套睡衣。

随后,迈开腿就朝着浴室走去。

言晚看着他的动作,惊讶的开口,“你要在这里洗澡?”

霍黎辰似笑非笑,“不然呢?这是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

言晚惊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她以为这只是一间客房。

可看着霍黎辰手中的睡衣,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的更衣室都在这里,当然是他的卧室。

想着刚才在他的私人浴室里洗澡,还躺了他的床,言晚窘迫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尴尬极了,“我、我去其他客房睡。”

“我这里没有客房。”

霍黎辰眸光幽幽的看着言晚,又补充了句,“也只有一张床。”

言晚:“……”这么大的别墅,那么多房间,都是摆设么?

她想了想,说道:“那我睡客厅沙发吧。”

“我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今晚大雨,很冷,睡沙发会感冒。”

“没事,我体质好……”

言晚的话还没有说完,霍黎辰突然就转了方向,朝着她一步步的走来。

他直直的看着她,声音低的有几分危险。

“我要对你做什么,你睡沙发也一样。”

言晚陡然一僵,脸红了个彻底。

看着男人危险的视线,她不敢再说什么,又退回床上,靠着床的边缘躺下了。

两米多的床,她顶多占了十分之一的位置。

霍黎辰眉头微微皱了皱,第一次觉得这床有点太大了。

和一个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言晚以为她肯定紧张的一夜都睡不着,可感觉着霍黎辰就在不远处的气息,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听着身旁逐渐均匀的呼吸声,黑暗中,霍黎辰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他轻轻地侧身,目光复杂的看着背对着他睡的小女人。

近在咫尺,但却又似乎隔着不远的距离。

“轰——”

窗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

言晚似受到了惊讶,娇小的身子颤了下,突然翻身就滚到了他的怀里。

像是找到了依靠,她双手将他抱着,这才又安稳的睡了。

霍黎辰僵住,错愕的看着怀里的女人。

她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像是猫儿一样窝在他的怀里。

她身上清甜的香味更是肆无忌惮的渗入他的感官之中,让他身体里的一团火,不受控制的烧了起来。

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