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祁醉×于炀液体塞东西 一扣满手都是水

贺澜心离开后,原本熟睡的男人悄然睁开了眼睛,揉了揉头,眉心微痛。

“贺澜心……”顾闻晟低喃道,打开被子的一瞬间居然看到了一抹红。

居然是第一次?

传言里贺家大小姐不知检点,十四岁就失了贞洁,看来传言未必是真。

顾闻晟望着那抹红,陷入了深思,最后才离开。

出了房门,贺澜心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婚前还信誓旦旦的让他别碰自己,结果结婚第一次就主动勾引!

这也太丢人了。

“贺澜心啊贺澜心,你怎么就喝醉了呢,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贺澜心一个人颓废的趴在桌子上,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可见有多懊悔了,望着卧室的方向不知所措。

等会他醒来该说什么?难道说昨晚月亮正好,所以喝了小酒睡了帅哥?

但很显然不切实际,贺澜心一脸颓然,等待裁决,我行我素惯了,遇到这样的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过多久,顾闻晟就出来了。

贺澜心脸色微红,今日随意搭配了一件连袖长衣,因为害羞的缘故和以前跋扈的样子完全不同,甚至还有些可爱。

“顾闻晟……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权当没发生好了,我…”贺澜心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整个脸憋得通红。

顾闻晟好笑般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斜靠在卧室门前,一套灰色的睡衣显得更加亲和。

“哎呀就是……就是!喝醉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吃酒后乱性很正常对不对?”

贺澜心眼神希翼,为自己找到完美理由而高兴。

“我们是夫妻。”顾闻晟叹气,两人本来就是夫妻,贺澜心这么一说两人倒真成为朋友似的。

贺澜心一怔,没了言语。

“反正只是互相利用,以后会离婚的。”贺澜心不在意的说道,握紧的双手却出卖了她。

“不会离婚。”顾闻晟是个很负责人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很少人能挽回,从一而终。

“看你表现,昨日婚礼上的事情今天肯定报纸满天飞,可能还会导致公司股票下跌,还真是一个十足的坏消息。”贺澜心转移话题,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定,顾好当下才是真。

或许她的心里自动屏蔽了想法,选择逃避,不愿面对事情的真心。

“不会,消息我已经全部封锁,厦城不会有报纸报道这件事情,而那些多话想要讨论此事的人……就要看看对方能不能承受得起顾贺两家的怒火了。”

提到正事,顾闻晟宛如变了一个人。

贺澜心:“希望如此,昨天闹事的人找到了?”

“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好巧不巧,很快就有短信进来了。

“少主,闹事的人自杀了。”是助理发来的消息。

顾闻晟握紧手机,神色微冷:“人已经死了。”

贺澜心中一颤:“死了!?还有没有其他的消息,幕后人居然这么心狠……”

贺澜心狠狠一拳打在桌子上,怒火中烧,右手毫不例外的红了。

“牺牲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保全自己,总比被我们抓到好,一旦被抓到,只有一个下场。”

顾闻晟默默去一旁拿了医药箱,还真是不知道爱护自己。

“哼!死了就继续查,我就不相信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交给我。”贺澜心没了刚才的娇羞,又恢复了初见时分模样。

直到顾闻晟将医药箱拿来,贺澜心这才后知后觉,手居然受伤了。

“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就不相信以我们贺家的能力还查不出来!”

昨天那婚纱照虽然被移走了,但她还说看到了,新婚出现大凶之兆,是谁这么狠毒?

并未阻止,只是破坏。

贺澜心看了顾闻晟一眼,问道:“你可有怀疑的人?”

突然,手被一双大手握住。

“你干什么!”贺澜心冷呵,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威慑力。

“以后再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新房布置的无疑是最昂贵的,这坚硬的材质一拳下去也是累得够呛。

顾闻晟拿出碘酒药膏,贺澜心生得娇贵不过这一会儿就肿得不成样子。

“知道了。”确实挺疼的,刚才怎么就没有发觉呢?还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怀疑的人暂时没有。”

就连他也想不通究竟是谁想要诅咒这场婚礼,而小寻那边也亲自去过了,没有任何的异常。

“这件事情我不想让爷爷知道。”贺澜心小声道,此时伤口已经处理完了。

当顾闻晟放开手的那一刹那,贺澜心莫名有些舍不得,还真是活见鬼了。

“我会安排,我得回容城一趟。”顾闻晟是在报备行程。

贺澜心听他提起过,顾家的总部在容城,只是她从未去过。

“你回去就回去,和我报备什么?”

“免得第二天报纸报道顾家大少爷离奇失踪,新娘子在家日日以泪洗面?”顾闻晟轻笑,将医药箱已经全部收拾好了。

“怎么可能……”

顾闻晟这么正经的一个人也会开这样的玩笑还真是看不出来。

顾闻晟看了手表,不得不说说女人害羞的样子还挺好看。

“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先走了。”

贺澜心有些怅然失落,未表现出来。“好,我还是那句话,如果真让我查出了什么,我绝对不会手软!”

“任你处置。”

……

贺澜心开始安排专业人士去探查,自然是贺海生手低下那群精英,早在她成年时,爷爷那边的势力一大半都转接到了贺澜心手上。

而贺中哲的公司贺澜心是一点儿也没有参与,两个人关系从未缓和过,直到贺中哲走了,她才知道什么是后悔。

可能天生的贺家血脉,让贺澜心对军政方面特别敏感,就连学得也比别人聪明,而她在某个位置上担任秘密职务就连贺中哲也不知道。

而她的姐姐则是天才,对经商格外喜欢,却……

回想过去的一切,还真是活得一塌糊涂。

“大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仔细调察昨天婚礼所出现的事,这件事不宜宣扬,暗地调查,也要瞒着老首长。”

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犹豫,几秒之后才开口:“瞒着老首长?”

“是!”贺澜心的话不容拒绝。

“遵命。”以前是老首长的部下,但现在所有小队全部听从贺大小姐调遣,自然不敢有疑问。

婚事已经昭告,而公司的事情该去解决了。

贺澜心换上职业装,给贺中哲生前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会在公司等着她。

贺中哲的广告公司因他本身就有经商头脑,贺家在背后支持,所以蒸蒸日上,到现在的规模已经算是厦城数一数二的公司。

当贺澜心站在这贺氏大楼下不免一阵感概,原来不懂爸爸为什么早出晚归,但看到规模这么大的公司一下子全明白了。

果真是不易。

贺澜心第一次来公司,但是她的这一张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一进去便看到了自己找的人。

“汪叔叔。”贺澜心提着准备的资料进去,也是顾闻晟帮自己整理的。

“大小姐,幸苦你了。”汪洋也是红了眼眶,也是看着贺澜心长大的,从小都没经历过这些的大小姐突然上任,过多的是心疼。

“江叔叔可别这么说,这本就是我身为爸爸女儿该做的事情,具体的我们先上去再说。”贺澜心微微点头,走进了公司。

一路上很多公司员工投来目光,更有知情人猜测这就是贺家大小姐。

在众人面前,贺澜心未露出半分胆怯,仰着高傲的头颅,做这一切给大家看。

汪洋满意的点头,这才是贺家大小姐的风范。

到了专属董事长的办公室,贺澜心来过几次,简易的布置,沙发却唯独是红色的,和这个呈现暗灰色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小姐,这沙发当初还是你亲自挑选的,董事长一直舍不得换,时常坐在这里发呆……”汪洋解释道。

对于这红木沙发贺澜心有些映象,那时候姐姐还没走,他们一家人出去逛街,她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沙发赖着不走,没想到最后被爸爸买了下来。

她的心一下子被戳中了,疼得滴血。

“江叔叔,现在公司目前的状况是什么样的?”

眼下要解决的还是公司问题,为爸爸守护他的心血,这是她能做的最后一点事情。

汪洋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拿出准备好的资料摆放在茶几上。

“现在公司还算稳定,原本因为董事长去世导致股票下跌,因为你和姑爷的婚事股票目前还算是十分稳定,但公司内部已经开始蠢蠢欲动,那些不满董事长手里持有股份的也是越来越猖狂。”

汪洋一提到就痛心,这些股东哪一个不是董事长亲手提携起来的,若是没有董事长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人的今天。

“还真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贺澜心俺蹙眉,这事恐怕不好办了。

“将董事的资料全部整理一份给我,包括站队!公司现在有哪几个大项目分别是谁在接洽,合作公司又是哪家,全部整理一份资料给我,今天就先露面,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让那些董事先慌去。”

先不着急出手,了解情况更容易对症下药,而现在公司的风吹草动早就被那些股东给盯上了,任由他们慌乱,倒给了自己时间去突破。

“好的大小姐。”这件事情说难也不难,但是整理需要的资料确实多,还需要时间。

“以后称呼贺总,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大小姐了。”从爸爸去世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是大小姐了。

“贺总。”汪洋也是惋惜,董事长走得太早了,也是苦了大小姐。

一整天贺澜心待在公司看资料哪里也没有去,忙得昏天黑地,就连饭都来不及吃。

汪洋看着心疼,已经连续好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况且还是贺澜心。

“贺总,事情不急于一时,还是先休息一会……”汪洋着急。

“没事,这资料我马上就看完了。”

“贺总,你一个小时前也是这么说的,让老首长知道还不得心疼死,董事长在天之灵知道你为了公司不顾身体可能宁愿不要这个公司。”

汪洋的话戳中了贺澜心的心,这才放下手中的资料。

“随随便便吃点,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汪洋能够争取到半个小时已经很激动了,连忙下去安排。

贺澜心这才抬头望窗外看去,原来已经傍晚了,就连晚霞都出来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真快

顾闻晟应该已经到了容城。

几个小时不见竟然还有一丝想念,真是活见鬼。

而此时的顾闻晟刚刚到了顾家。

“少主,老爷已经等您很久了。”很快有人上前来,赫然就是上次婚礼出现的人。

“嗯。”顾闻晟没太大的情绪,抬脚走了进去。

一进去,顾泽言正坐在主位上,眉眼和顾闻晟有五分相似。

“父亲。”

“已经娶了贺大小姐?”顾泽言开门见山,对于这个亲儿子没半分关心话。

“已经按照家族的吩咐迎娶贺澜心,但我也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干涉我的事情!”

两个父子两,一个沉稳一个温和,但顾闻晟的气势却压了老子一头。

“哼,我自然说话算话!你身边的莺莺燕燕最好是给我处理干净了,好好和贺澜心过日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干了什么,既然结婚就要对婚姻……”

顾泽言话还没说话,就被顾闻晟打断:“呵,父亲,婚姻忠诚?!那你有没有做到过?”

“放肆!”顾泽言怒火中烧,直接站了起来,脸色黑如锅底。

“我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批判,这是我遵从你的最后一件事情。”顾闻晟冷声:“也希望父亲能够尽快将顾家交给我,而不是给那个私生子。”

“你!我说过顾家只是你一个人的,不会给别人。”顾泽言面对自己的大儿子,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但愿父亲说到做到。”顾闻晟语气温和了一些,毕竟是父子。

“我先去看母亲了。”

“去吧,她很好。”顾泽言眼神温柔,似乎透过顾闻晟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顾家老宅二楼

洁白的窗纱轻轻晃动,月光隐约照了进来,灰灰杨样洒在一个平静安和的脸上。

女人紧闭着双眼,旁边仪器滴滴答答的响着。

“母亲。”

顾闻晟低声喊道,半跪下身,握住女人的一只手。

就这么凝视着,不说话。

良久顾闻晟才站起身,默默离开了,全程不过五分钟时间。

下楼时顾泽言似乎早就料到了,一直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报纸。

“你母亲的身体渐渐开始好转,让你娶贺澜心其实是你母亲的意思。”对于这个倔强的儿子,父子两个已经冷战好几年。

顾闻晟本和以前一样照常离开,听到这句话才停了下来。

“母亲的意思?”

他并未发现贺澜心有什么特殊都,甚至在没有了解过之前贺澜心的名声有多差,有目共睹。

母亲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娶那样的女人?

顾泽言叹气,放下报纸:“我知道你到现在还在怨我。”

顾闻晟没说话。

“算了,早点将澜心带回来看看,长老们也很想认识,至于你母亲,我会好好照顾的。”

顾泽言欲言又止,终究是没说什么。

眼角深沉的眷念,掩饰了下去。

“那我就先走了。”顾闻晟没有丝毫犹豫,坚毅的身姿更是映衬他的孤独。

顾闻晟是孤独的,除了几个发小没有人能够走进他的心里,包括他的亲生父亲。

顾闻晟走后,顾泽言一个人去了二楼轻轻推开那扇门。

放下了所谓的骄傲和矜持,如同深爱妻子的丈夫走到床前。

“若水,儿子很好,按照你的意愿已经让他娶了澜心,相信他知道了也会开心吧。”顾泽言无助的握着病床上的女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

“还有多久……你才能醒来看看我,让我当着你的面说声对不起呢?若水……”

……

“嚓。”顾泽言拿出一根烟,不一会烟雾缭绕,整个人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母亲你这么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贺澜心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就因为她曾经是你故友之子吗?还真是越看越看不透了。

一天不见,不知道那个小女人怎么样了,应该已经去公司了吧。

抬头望月,今天正好是月圆之夜。

同样,一直工作从未休息的贺澜心突然抬头,放下手中的笔站在落地窗前。.

外面霓虹灯依旧在闪烁,变幻莫停,将整个城市点缀。

贺澜心随心拍了一张,发了微博。

“月亮很圆,思念的人在远方,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贺澜心也算是知名的小博主,经常发些所谓短句的心灵鸡汤,安慰了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不过才一分钟,微博很快就好几千的转发量,此情此景,也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在思念着某个人。

甚至还有些粉丝评论,问大大在思念谁。

贺澜心一条条翻看着,选了几句不错的回答。

番茄炒蛋:“大大!你思念的人是谁,你要抛弃我们这些小可爱了吗?”

相思:“大大一定只移情别恋,这么久才更新……”

原地爆炸:“只有我觉得大大今晚特别伤感吗?”

评论区彻底炸开了,都在猜测。

贺澜心只是一笑,放下了手机。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这是贺澜心最喜欢的一首诗没有之一,很能触动心弦。

不过才几个小时没见,一旦放下工作总会想起他,在她最狼狈时如天神一般出现给予温暖,又在婚前打破了她一切都幻想。

贺澜心苦笑摇头,对着空气说道:“你可真是没出息啊。”

没出息到了极致!

突然,电话一阵铃响,一看地址居然是容城那边的。

“喂,是顾太太吗!这里是容城第一医院,顾先生出了车祸此时正在急救。”

里面传来护士急促的声音。

贺澜心大脑一片空白,护士还在那边不停的喂。

来不及多想挂了电话就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立刻马上来公司,送我去容城!”贺澜心几乎是吼的,哪怕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冷静,但手指依旧在打颤。

助理收到消息不敢怠慢,载着贺澜心飞速赶往容城第一医院。

贺澜心嫌弃太慢,直接让助理将车速提到了坐最高。

等贺澜心离开后,助理才知道做这个助理有多么不容易,幸好当年也算是赛车手,速度过硬,不然还没没办法完成小姐的要求。

贺澜心到了医院,门口就有护士在等着了,手里拿着手机团团转,看到贺澜心第一眼变飞快过去。

“请问你是顾太太吗?”

护士问道。

“对,顾闻晟他现在在哪里!?”一时冲动之下贺澜心竟没有发现其中的不对。

“顾先生正在急救……顾太太先别着急,跟我来。”

贺澜心点头,给顾闻晟打了一个电话。

虽然知道顾闻晟肯定不会接,但就是在此时此刻,无比想要听见他的声音。

但电话响起没过多久就接通了。

声音依旧好听得让人怀孕:“喂?澜心。”

贺澜心突然顿住了脚步,顾闻晟的语气根本就和没事人一样,怎么可能会出了车祸。

而护士也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

“怎么了?顾太太,顾先生现在肯定很需要你。”护士还没发现自己暴露,依旧在演戏。

而在电话的那头,顾闻晟也听到了。

这个贺澜心到底在干什么?

“说!这是去哪里都路,为什么将我大费周章的引过来。”贺澜咬牙切齿的说道,居然被一个电话乱了心神!

这个护士又怎么知晓自己就是顾太太,而且能够第一眼就将她认出来。

“顾太太这是在说什么?”

“说!是谁让你将我骗到这容城第一医院!”

贺澜心握住手机,此时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果然把自己往其他的方向带,如果不是发现得早……

手机那头的顾闻晟已经挂了电话。

“呵呵,没想到你还真聪明,贺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都不记得了吗?”远处,突然噔噔噔过来一个人,踩着恨天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