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语文课代表哭着说不能再深了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车

以贺澜心的能力,掌管公司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顾闻晟是有名的新贵,不会将贺家的财产放在眼里。

贺澜心一个人开车走了,留下顾闻晟站在原地。

“贺澜心,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顾闻晟露出不似平常温柔的笑,反倒让人觉得是地狱的撒旦。

贺澜心开着跑车绕着厦城好几圈,脑袋里依旧是顾闻晟在她最狼狈害怕时出现给予温暖。

又被一道温柔的声音打破了一切。

“不管怎么样,给你三天的时间查出顾闻晟旁边的女人是谁,名字里有一个寻字!”贺澜心拨打了一通电话,贺海生是首长,手下自然有查消息的人,而这些人由贺澜心支配。

三天后,关于那个女人的资料如约送到了贺澜心桌前。

“鹿寻……顾闻晟的青梅竹马,哥哥鹿鸣为军政处少蔚。”贺澜心越看越心惊,终于知道顾闻晟的目的了。

鹿鸣被抓,想要救出来必须靠贺家的力量,哪怕顾闻晟势力滔天,在军事这方面还是得仰仗贺家才行!

一切都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鹿寻……”

贺澜心承认,是个温柔的女子,让人一眼看了就心生欢喜想要保护。

整个厦城的人都知道,贺澜心从十四岁开始混迹酒吧夜不归宿,更是有许多男子,早就不干不净,脾气暴躁我行我素,名声实在够臭。

正如顾闻晟所说的那样:名声够臭!

贺澜心一向不喜欢解释什么,第一次对以前做得事情感到懊悔。

刚刚萌芽的爱恋就这么被贺澜心毫无防备的藏了起来,不愿意将它示人。

从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贺澜心就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情绪。

贺澜心将所有的资料尽数烧毁,婚礼如期而至。

“贺家大小姐和顾家强强结合,再创新高!”之类的报纸出现在版面上,无疑是在宣告这一场世纪婚礼。

贺澜心呆愣的坐在镜子前,眼前的人穿着洁白婚纱,美到了极致。

“澜心真漂亮,妈妈都舍不得让你嫁人了。”

“以后姐姐一定要亲自送你出嫁。”

“爸爸会一直陪着你的。”

……

多么美好的场景啊,贺澜心伸手拂去眼角的泪水。

“澜心。”顾闻晟一袭白色燕尾服,棱角分明的脸带着温和的笑容,修长的双腿踩着皮鞋,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宽阔的肩膀。

贺澜心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今天是我们的婚礼,高兴一些。这是我给你带的糖,吃了一生都会甜甜蜜蜜,这些本该由爸来做。”

顾闻晟担心贺澜心会触景生情,直接打破了规矩,从婚礼上拿了喜糖过来。

贺澜心盯着顾闻晟手里的喜糖接过,放在嘴里。

真的很甜。

“谢谢。”

顾闻晟在贺澜心额头落下一吻:“等会见。”

温润的唇冰冰凉凉的贴在额头,贺澜心颤抖了一下,脸色瞬间红了,又很快降了下去。

“等会见。”

顾闻晟离开,旁边化妆的人打趣道:“顾太太真幸福,顾先生太温柔了吧!”

“确实是个好丈夫。”贺澜心说道。

厦城热闹非凡,迈巴赫劳斯莱斯等名贵车辆足足一百辆围着整个厦城,顾闻晟无疑是在向所有人宣布贺澜心是他的女人。

哪怕贺家当事人已经去世,但贺家不会因此而没落!有他顾家在身后。

真是将所有的一切全都考虑齐全了。

贺海生牵着贺澜心的手,一步步走向花台,对面的男人始终挂着一抹微笑,仿佛等待的是此生最爱的人。

贺澜心心微微一颤,强挂着笑容,如果不知道真相该多好,还能装作顾闻晟是真的对她好,而不是为了贺家背后的关系。

“还真是一对神仙眷女,让我这旁人看了都羡慕不已啊,顾先生,此时向你走来的正是以后你要陪伴一生的妻子,你愿意对着所有的亲朋好友许下诺言吗?”

司仪很会活跃气氛,整个会场都冒着粉色泡泡,唯美至极。

“我愿用一生爱她,守护她,成为澜心最忠实的信徒。”顾闻晟声音低沉,带着缠缠的眷念。

贺海生将贺澜心的手托付到顾闻晟手中。

“澜心身边唯一的亲人也就只有我一个糟老头子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爷爷请放心。”顾闻晟拉过贺澜心的手,一用力贺澜心就到了顾闻晟的怀抱。

清冽的薄荷香席卷贺澜心的鼻尖。

“哇!太帅了!”

“顾先生对贺先生肯定是真爱!”

下面一片赞美声,家室身份相当,这场婚礼又要有多少人羡慕了。

贺澜心全程挂着淡淡的微笑,不免还紧张了一些。

“顾闻晟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贺澜心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顾闻晟深情的看向贺澜心。

真是一个不错的演员。

“贺澜心小姐,你是否愿意嫁顾闻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贺澜心犹豫了,手中的花渐渐握紧。

顾闻晟投来询问的目光。

贺澜心这才笑道:“我愿意。”

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贺澜心你太失败了,早日将这没有必要发展的感情掐掉!

随即全场掌声鼓动。

突然,不知道是谁大叫一声。

“啊!!有……有血……”

贺澜心皱眉,往声源望去。

贺澜心和顾闻晟的婚纱照居然被人泼了黑色的血!写着:“去死”两个大字。

在大喜的日子出现这样的事情可不算是好事情。

顾闻晟脸色顿时变了:“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贺澜心点头,目光看向爷爷,走了过去:“爷爷你先下去休息,这里的事情先交给我。”

贺海生能做到这个位置岂是简单人物!看这情况不对,立刻呵声道:“这件事情你想瞒着我?为什么你的婚礼会有人来捣乱?”

随即起身,现在来得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为了面子还算是淡定。

这可是贺家和顾家的婚礼,整个厦城也找不出一个敢这么做的人!

微眯着双眼,首长气场尽显。

“爷爷……我也不知道是谁,但不想让你糟心。江叔叔,先送爷爷下去休息。”

贺澜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终归不是好事,爷爷年事已高,受不得刺激,看向贺海生旁边的管家,意思很明显。

等会发生的事情万一刺激到了贺海生就不好了,听动静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老首长,小姐需要锻炼,正好也可以考察你孙女婿处理事情的能力,小姐现在正是需要历练的时候。”

不愧是江管家,不过两三句话就将老首长给劝走了。

“澜心,注意安全,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贺澜心知道爷爷的意思,深吸一口气:“放心,谁敢在我贺家大小姐的婚礼上闹事,我定让他有去无回!”

事关贺顾两家的声誉。

看到爷爷离开,贺澜心这才往事发地点走去,脚步沉重,但愿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样。

顾闻晟已经在处理了,周围的宾客差不多也散尽了,这好戏可是要在贵族圈津津乐道好几天。

“出了什么事?”贺澜心语气清冷,身为新娘子,婚礼被破坏,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无碍,应该是有人搞得恶作剧,周围有监控,一看就知道了。”顾闻晟却被贺澜心拦了下来。

两个对立,一个人穿着新娘服,一个人穿着新郎服,对立而站不免一场视觉盛宴。

顾闻晟看向贺澜心,叹气道:“怪我事先没有处理好,让人钻了漏洞。”

俊美的脸上略显疲惫。

“如果这件事情和你有关,那你最好给我一个交代!”贺澜心眼神凌厉,摄人心魂。

张末和旭子已经入狱,她也没什么仇人,就算是嫉妒讨厌自己的人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下做这样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出在顾闻晟这。

她的确是度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又怎么样,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好,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凡是破坏我们婚礼之人,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顾闻晟并不辩解,甚至好脾气的安慰贺澜心。

“但愿你能说到做到。”贺澜心冷哼,提着裙子高傲的离开,眼角撇到他们的婚纱照。

被红色的血侵染,早已经面目全非。

顾闻晟目送贺澜心离开,温和的模样转眼即逝。

“少主。”很快,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金丝框眼镜手提公文包的人来到顾闻晟面前。

“这里的事情交给你处理。”

“是。”

顾闻晟踱步离开,清冷高贵。

她高傲的离开,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她的狼狈。一个女人一生最重要最美好的场景莫过于婚礼,而梦幻般的婚礼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被破坏。

红色的血侵染了整个婚纱照。

贺澜心独自一个人回到婚房,至于爷爷那里已经发信息给江叔叔交代清楚了。

一天的忙碌流程也将贺澜心累得够呛,手机里已经被亲戚朋友炸开锅。

贺澜心简单看了几眼,挑选了几个重要的人回复。

小九:澜心,今天婚礼上为什么会出现红色的血,还写了那样的字!看到消息速回!

“事情还在查证。”简单明了,贺澜心发完直接将手机关机蒙头就睡,却又睡意全无。

下床打开酒柜,看着满目琳琅的红酒随意抽出一瓶缓缓倒上。

等着顾闻晟回来。

顾闻晟离开后开车去了厦城的一处海景公寓,一路上沉默不言。

“小寻。”顾闻晟站在门外,低声喊道。

不过片刻,门开了。

“顾大哥!”鹿寻飞奔在顾闻晟怀里,小鸟依人。

鹿寻一身粉色连衣裙,胸前小巧精致的蝴蝶结,配上白色筒袜,脸色柔和眉眼带笑,声音更多干净澄澈。

只是那张精致的小脸左脸有块狰狞的伤疤,更让人觉得是堕落到天使一般的美感。

顾闻晟并没有推开怀里的人,觉得自己想多了,这么一个干净的姑娘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小寻,这几天病情还严重吗?”

“已经好多了,见到顾大哥小寻什么病都好了。”

“好好休息。”

“顾大哥你又要走了吗?小寻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鹿寻紧紧抓住顾闻晟的手,不愿放开。

眼眶盈满了泪水。

“乖,今天不能陪你。”顾闻晟颇有些无奈,对鹿寻可是用尽了耐心和温柔。

“可……你是不是要去陪你的新婚妻子,顾大哥,你说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你穿新浪服的样子真好看,可惜不是小寻的新郎。”鹿寻豆大的泪珠滴在顾闻晟身上。

抬头,左边的伤疤赫然呈现在顾闻晟眼中。

拒绝话在嘴里怎么也说不出来,面对那道伤疤,怎么也无法拒绝鹿寻的任何请求。

“小寻,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已经结婚了,我先留下来陪你一会。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但是婚姻,抱歉。”

鹿寻紧紧抓住顾闻晟的衣袖,这才说道:“我知道,我会听话。”

顾闻晟横手公主抱,鹿寻在顾闻晟的臂弯莞尔一笑,贺澜心吗?就算你和顾大哥结婚了,在新婚婚礼出现大凶之兆,肯定不好受吧!

至于顾太太的位置……鹿寻抬头看着顾闻晟坚毅的面庞,手缓缓触碰。

顾闻晟没有在意,只微微蹙眉。

抬脚进门发现茶几上摆着很多零零碎碎的药物。

“你还没吃药?”顾闻晟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我不想吃,太苦了,以前哥哥在的时候……”鹿寻越说越委屈。

不过才一个十八岁的孩子。

“对不起,是我让你受苦了。”顾闻晟主动拿起桌上的药丸,亲自看着她吃。

“能为顾大哥做事,是小寻的荣幸。”正是因为这样,顾闻晟才会待她如此好。

牺牲了半张脸换来顾闻晟的宠爱,很值。

喂药整个过程无微不至,甚至还贴心的为鹿寻准备糖果。

顾闻晟越是这样,鹿寻就越想得到他!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只能属于自己。

“你先好好休息,今天婚礼出了问题还没来得及处理,有时间我就会来看你,到时候请一个护工也要有个照顾。”

此时鹿寻躺在床上,整个房间完完全全呈现了公主房特色。

“顾大哥……我心口好疼,好难受…不要走好不好?”鹿寻抓住顾闻晟的手。

“我不想要保姆,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鹿寻声音越说越小,应该是药效起了作用。

“听话。”

鹿寻知道,顾闻晟要生气了。

“嗯。”鹿寻只能乖乖答应

顾闻晟也有底线,一味的强求反倒会耗尽他的耐心,得一步步来,她有的是时间。

“小寻,希望今天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让我失望。”顾闻晟在鹿寻耳边轻语道。

鹿寻浑身一怔,手抓紧床单面色如常。

“咚!”

顾闻晟走了。

原本安静睡在床上的鹿寻忽然睁开眼睛,眼瞳深邃左脸的伤疤更是映衬着可怕。

“顾大哥……这是你逼我的!”

如果不是你执意要娶贺澜心,执意不听我的劝阻,我又怎会去破坏你的婚礼?

那一场婚礼还真是唯美,可这一切应该都是她鹿寻一个人的!

鹿寻拿出枕头手下的手机,编辑一条简讯。

“速度解决,别再让我看到后续。”

……

顾闻晟回到新房已经是晚上了,四处都是静悄悄的。

烦躁的扯拉扯领带,打开灯的一瞬间,整个打红色的房间瞬间被照亮。

脖子被一双手缠住,是贺澜心。

“澜心?”

“顾闻晟,你回来了…”

此时的贺澜心显然是一副喝醉的模样,脸色微红,就连平时高傲的眉眼也没了,只有柔情蜜意。

顾闻晟微微一怔,将对方的手拿开,沉吟道:“你喝醉了。”

“我才没醉!”贺澜心打了一个酒嗝,手中的红酒杯犹如妖艳的妖精,让人迷醉。

“乖。”这还没醉?而且还是醉得不轻。

抬头一望,新房完全和狗窝没什么区别。

红酒瓶还在酒柜上横躺着,一看下去好几瓶。

“这是喝了多少?”顾闻晟眉眼微疼,还真是不让人省心,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来,干杯!祝我们……新婚快乐!”贺澜心醉醺醺的走到酒柜前给顾闻晟倒了一杯酒。

“喝交杯酒……嗝~”贺澜心眼神微闪,将酒递到顾闻晟面前。

此时的贺澜心真像一个妖精,迷醉的眼睛让人沉醉。

捏着贺澜心的下巴,顾闻晟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她的眼睛。

贺澜心心一颤,两只手酒杯里的酒,倒映着这对佳人。

顾闻晟接过酒杯,喝了交杯酒。

“礼成!”高兴像个孩子,眉眼弯弯,挽着顾闻晟的肩膀。

“来,继续喝。”

“你喝醉了。”顾闻晟无奈,夺过她的酒杯,公主抱般抱起她。

贺澜心不乐意了:“我不要!我还要喝酒!好喝,我要高歌一曲……”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幸福哪里找……”

前一刻还像一个出嫁的新娘,现在却委屈的像个孩子。

“幸福哪里找……”贺澜心慢慢唱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刚失去父亲,又想到离开的姐姐和母亲,贺澜心里肯定不好受。

“幸福一直在,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吗?以后我会照顾你的,你依旧还是那个小公主。”顾闻晟没来由心里一疼,天高地厚的贺大小姐也有这样脆弱的一面,当真是让人意外。

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你和我想象中还真的不一样。”多了一份在意,多了一份上心,顾闻晟发现贺澜心并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堪,反倒内心相当脆弱,让人想要护在怀里,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缓缓的将贺澜心放在新床上,大红色的床单映衬着贺澜心雪白的肌肤,倒是一场视觉盛宴。

才一杯酒顾闻晟就有些昏沉沉了,酒量真是越看越差了。

准备离开,腰身却被环住。

“别走……”贺澜心此刻十分脆弱,又很没安全感,行动完全是按照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去做。

顾闻晟刚刚转身,薄唇一软。

他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扑倒了!

酒的香醇在两人之间围绕,贺澜心急切的环住顾闻晟的脖子,深情的吻着。

“澜心……”顾闻晟眼睛一暗。

“顾闻晟……顾闻晟…”贺澜心的声音沙哑魅惑,是最毒的毒药。

让人沉迷,无法自拔,甘愿深陷。

女孩话音一落,世界天旋地转,两个人双双转换了位置倒在大床上。

下一秒,男人被动便主动,狠狠擒住女孩柔软的唇舌,席卷她每一寸甘美。

大红色的床幔落下,床头妖冶的玫瑰晃动着。

……

“唔……”贺澜心渐渐转醒,昨晚的记忆也只有一星半点,毫无意外,她又喝醉了!

睁开眼的一瞬间便看到一张魅惑众生的脸。.

“顾闻晟……”贺澜心惊呼出声,此时的她正被顾闻晟抱在怀里,两个人姿势十分亲密。

床上的凌乱一眼就能看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贺澜心狠狠的拍了一下脑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等了顾闻晟好久好久,他都没回来。

后面的记忆一点点浮现,贺澜心直接闹了一个大红脸!

“别闹……”顾闻晟将准备离开的贺澜心再次抱住,眉头微皱。

没想到顾闻晟还有起床气,贺澜心被顾闻晟的面庞所吸引,果然美色误人!

被禁锢着,动弹不得,怕吵醒了顾闻晟。

毕竟昨天晚上可是她主动的,亏在结婚之前还说那样的话,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吗?

“顾闻晟……”贺澜心小心翼翼说道,见对方并未醒,直接慢慢推开她,逃跑似的离开了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