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自我安抚小技巧图片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这句话无疑给贺澜心充足了面子。

小九噘着嘴,满脸的妒忌:“啊!天理不容啊,长得帅还实力宠妻。”

简直是羡慕死她了。

贺澜心一项强势惯了,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为她说话的男人,恍然间激起了她心底的涟漪……

一种奇怪的感觉,致使她的眼神不自觉的朝他看了一眼。

却在下一秒移了别处。

两个人刚刚定完结婚的各种东西,一条新闻头条就在刹那间,席卷了厦、北两城。

没有人能将一个刁蛮跋扈,一个温润如玉的人联想在一起。

坊间的人都不懂,为什么唐唐顾闻晟,会娶一个像贺澜心那样的女人。

起初,贺澜心也不懂。

之后懂了,代价却是心痛。

顾闻晟因为有个会议要开,就先走了。

小九陪着贺澜心去试婚纱,两个人兜兜转转几乎把厦城所有豪华店铺的门坎儿都踩碎了。

可贺澜心都没有什么喜欢的。

“既然是假结婚,随便穿一下不就行了吗?反正你穿哪件都那么好看。”小九实在不想走了,坐在了试衣间的凳子上,就开始耍无赖。

“本来就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婚纱还让我穿不喜欢的吗?”那她的生活是不是太悲惨了点?

“澜心啊,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想想别人啊,你这明显是典型的运气爆棚好不好?生在一个有钱的人家,嫁了这么帅一个老公,人生知足吧!”

“那是你奢望的人生,不是我。我喜欢的人生可不是这样的。”贺澜心挑了一件婚纱,摆在了自己身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现在,似乎有种不认识自己的错觉。

容貌没变,身材没变,具体是哪变了?

自己也说不清。

微微簇眉间,小九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我休息好了,走,继续逛!”

贺澜心点了点头,两个人从店铺刚刚走出来。

就见路口停靠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下来了三四个人,就把贺澜心给抓了进去!

“你们是谁!放开我!”贺澜心拼命的挣扎,却没有一点办法。

小九站在街角完全被只会发生在电视里的场面吓懵了。

“澜,澜,澜心!”

贺澜心被浑身发臭的男人死死捂住了嘴巴,脑海上也跟着被套上了一个黑色的麻袋!

她警觉不好,用力瞪着腿,却被突然而来的一拳狠狠打在了肚子上。

“给我老实点,我们就是拿钱办事,可别给我们逼急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谁!”贺澜心仇家太多,不过谁看不上她都只能忍着,敢这么对她动手的,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不就是军长的孙女吗?别跟我们来这一套,哥们都是为了钱不要命的选手,怕你恐吓?”

贺澜心被他一拳接着一拳怼的疼的不行,也就没在说话了。

她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小九身上!

车子几乎行驶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

贺澜心被毫无怜惜的扔到了地面上,白皙的肌肤与地面泥土摩擦而出了血。

“嘶——。”真疼。

“贺澜心,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这女人竟然是旭子!

下一秒,贺澜心头上的头套就被摘了下来。

她的下颚被别人硬生生的抬起,强迫她与旭子对视。

贺澜心想不通,她都已经放过她跟张末了,旭子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绑了她?

知不知道绑她的后果是什么?

“你现在放了我,我会当做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贺澜心冷睨着她,说道。

“没发生?哈哈!”旭子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那张脸狰狞的可怕:“你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一生,你还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可能吗?贺澜心!”

“毁你一生?”贺澜心笑了:“你的一生还用毁吗?”

“就是你,一定是你!买通了医生,告诉张末我有艾滋病!对不对!”旭子激动的拿着一把水果刀。

贺澜心惊讶了一下!

旭子竟然有艾滋病?

值得庆幸的是,好在她从未跟张末做过。

“我的孩子没有了,张末也要离开了我了。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我今天要让你跟着我一起下地狱!贺澜心,你那么坏,好多人都希望你死!就当我为了厦城民众做一件好事吧!”旭子拿着刀,忍着痛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个口子。

那鲜血顺着刀刃滴落到了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贺澜心被旭子这么变态的行为吓到了,她不停后退,可是身子却被身后的男人固定的死死的。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旭子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

“拉着你下地狱!”

旭子刚刚走到她的面前,一辆银色的迈巴赫一个漂移,停在了几个人面前。

身后,一辆接着一辆的车,也持续停下。

那些人见状,觉得对方不好惹,迅速的跑了!

只有旭子被仇恨压的太重,已经不够死活了,追逐着贺澜心刺去!

那把染血艾滋病血液的刀每每挥舞一下,都如同张着爪牙的死神。

“哐。”的一脚。

顾闻晟把旭子踢在了地上,很快,旭子就被几个人控制了住。

阳光倾泻而下,强烈的光晕在贺澜心的眼前勾勒出顾闻晟的身影。

他宛若踏光而来,那么的英俊如斯,犹如神抵。

帮她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后,低沉的嗓音如同让人心安的药剂:“别怕,我在。”

他的手,如同裹了一层光晕,就这么横在了贺澜心的面前。

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却在下一秒,因为强烈的阳光险些跌倒。

顾闻晟手臂一伸,一个力道就把她揽在了怀里,打横的将她抱了起来。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贺澜心伸出颤抖不已的手勾着他的脖颈。

近距离之下,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似带着一层蛊惑力,那么的令人着迷。

贺澜心伸出手,眼眸里的情绪不停的变化,她用极小的声音说:“以后,就这么在一起吧。”

顾闻晟只是抱着她,并没有回答。

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故意逃避了这个话题。

安全的把贺澜心带到家里后,顾闻晟接了一个电话。

对面,是一个声音温婉的女人:“亲爱的,她怎么样?”

贺澜心距离他太近了,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电话里面的内容。

那个女人是谁?

可能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不自觉将勾着他脖颈的手收了回来。

顾闻晟似察觉到了什么,眸光在她身上打量片刻,嗓音温沉的回:“她没事。”

贺澜心闻言,微微一怔,但很快收敛了神色。

亲爱的好不亲密,这个女人是谁?

“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会处理完事情就来看你。”

电话那边的女人似乎在撒娇,顾闻晟这才无可奈何的说道:“乖。”

推开顾闻晟,贺澜心神色自若的回到房间。

爸爸姐姐走了,爷爷年事已高,以为顾闻晟会成为她余生里唯一的依靠,还傻傻的说出我们一直就这样在一起吧。

结果刚才那一切无疑是给了自己狠狠的一巴掌,彻底将贺澜心给打醒!

“澜心……”顾闻晟挂了电话,刚才站在这里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微微蹙眉并没放在心上。

至于有些事情是时候该解决了。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顾闻晟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原来是去洗澡了,站在门口说道。

贺澜心没有回答,任由着冷水往自己身上洒,好清醒清醒。

“澜心?”顾闻晟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并未回应。

依旧是柔和的声音,有着十足的安全感:“今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旭子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不必担心。”

远远淡淡的,贺澜心这才应答。

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贺澜心这才围了浴巾出来。

她是贺家大小姐,这本来就是逢场作戏,你情我愿,一场交易而已,她在意什么?

贺澜心很快收敛了神色,又恢复了浪荡不羁的笑容,将所有的感情如同刺猬一样封闭了起来。

顾闻晟电话里的那个女人是谁?贺澜心打开一瓶红酒,拿着酒杯到了天台。

穿着单薄的睡衣,就这么有一塔没一塔的喝着。

夜风徐徐,贺澜心拨打了的顾闻晟的电话。

不过片刻,电话很快接起:“喂,澜心,旭子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故意伤害罪三年有期徒刑。”

速度真快,不过才几个小时而已。

“顾闻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贺澜心一个人思考了很久还是没明白其中的原因。

一个人站在天台上,看着外面霓虹灯闪烁,车水马龙。

整个世界唯独剩她一个人被寂寞所包围着。

对方一阵沉默:“就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各取所需。你将是我的妻子,这是我身为丈夫的义务。”

“我知道了。”贺澜心挂断了电话,不过才认识几天的男人,何必这么在意?

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就这么睡了过去,酒瓶洒落在地。

“爸爸……姐姐……澜心好想你们……”贺澜心做梦了,那个时候姐姐还在,爸爸妈妈没走,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可是梦一醒,就什么都没有了。

旭子入狱,张末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距离顾闻晟宣布的婚讯越来越近,贺澜心对此事没有之前上心,只是交给了婚庆公司。

贺海生知道贺澜心和顾闻晟的婚事,将贺澜心叫去了老宅。

儿子的去世让这位贺老首长仿佛苍老了许多,也没以前精神。

“澜心,你回来了。”贺海生一个人躺在藤椅上,说话比以前轻了许多。

白发人送黑发人,其中的疼,贺澜心再清楚不过。

“爷爷…”贺澜心红了眼睛,哽咽的喊道。

“爷爷知道你最近的压力有多大,你爸总得太突然,你姐姐也……一切都堆在你一个人身上,幸苦你了。"

贺澜心本该无忧无虑做着她的公主,贺海生也在担忧她一个女孩子能否承受得住。

“爷爷,别这么说,不幸苦。”贺澜心握着贺海生枯骨的手,将头埋在他怀里。

贺海生拍着贺澜心的脑袋,以前那么小小的一个人跟在后面喊爷爷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

“听说你和顾闻晟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

“嗯。”

“既然决定嫁人也该收收心了,做个好妻子,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来找爷爷,爷爷替你做主。”

“嗯。”她扮演好妻子,顾闻晟扮演好丈夫,逢场作戏一般的婚姻。

她多想就这么一直躺在爷爷怀里,但心里知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解决。

但令贺澜心没想到的是,顾闻晟居然亲自来了老宅。

“爷爷,我来接澜心回家。”顾闻晟一身灰色大衣,声音低沉温润,挂着淡淡的笑容。

贺海生对于这个孙女婿很是满意,连连点头:“澜心性子娇惯,是我们贺家的公主,闻晟,以后我的孙女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爷爷。”顾闻晟主动上前牵过贺澜心的手。

贺澜心暗皱眉,想要挣开,奈何顾闻晟握得紧紧的。

“你们两个好好的就好,中哲在天之灵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

“来了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再走。”贺海生的提议,贺澜心自然是不敢拒绝。

整个过程顾闻晟无微不至,对贺澜心处处关爱,看得贺海生高兴得合不拢嘴。

两个人出了老宅,贺澜心一个人走在最前面,顾闻晟两步三跨的上前,抓住贺澜心的手。

“你不高兴?”

贺澜心停下脚步,僵硬的回道:“我没有。”

“昨天晚上开始你心情一直不好,旭子的……”顾闻晟还认为她一直生气是为了旭子和张末。

就连贺澜心自己也不清楚在生气什么,那温柔的女声一直在耳边回响,惹人心烦。

贺澜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出息了?你可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大小姐。

“不是,大姨妈来了,婚礼的事宜我交给司仪打理了,婚礼那天我会到。”贺澜心深吸一口气。

大姨妈来了……果真是贺大小姐的作风。

一道电话铃声打破了两个人的坚持。

“小寻。”

贺澜心微微一怔,身子僵硬。

“嗯,事情一切都很顺利。”顾闻晟也没有瞒着贺澜心的意思。

贺澜心摆脱了顾闻晟的手,一个人向前走着。

没过多久顾闻晟就追了上来。

“顾先生,无论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你都不能碰我。”

直接称呼顾先生了,顾闻晟略微有些不快。

但并没有拒绝:“好。”

“希望顾先生能记住今天答应我的,我们只是各取所需!你需要一个妻子,我恰巧需要一个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