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傲娇校霸开荤以后(高H) 奶头捏得涨大玩弄公交上

顾闻晟赶到的时候,贺澜心抱着膝盖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面。

柔顺乌黑的长发从耳侧散了下来,清秀的模样十分出尘,那双明亮灵动的眸子里,覆着一层水雾。

听到声音,贺澜心忽而抬起头,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怜惜:“我,我没有想过杀她的……”

就算在恨她,也没有想到旭子会真的去死啊。

顾闻晟淡淡‘嗯’了一声,将她拥在了怀里,试图想要平静她的情绪:“助理已经在查了。”

“如果她死了……”那她不是变成了跟贺中哲一样的人?

不要,她不要!

不出五分钟,助理给顾闻晟的手机发来一张图片,上面是旭子的照片。

她根本就没死!

是旭子旁边一个孕妇出了车祸而已。

顾闻晟把手机递给了贺澜心:“别太紧张,人没事。”

她仔仔细细的看着旭子的照片,泪水顺着眼梢就流了出来。

猛地闯入了顾闻晟的怀里:“没死就好,放了张末吧。我不要报仇了,不要了……”

“真的不要了……”

贺澜心越念叨着哭的越大声,当年姐姐死时的样子在她心底记忆太深了。

她受不了生死离别,也从来没想过去害别人……

“嗯,听你的。”顾闻晟低沉好听的音色,冰冰凉凉。

当着贺澜心的面给助理打电话,撤销了一切关于张末贪污的事情。

他对眼前的女人越发的好奇,为什么她可以变得很坏,却转瞬又很好?

全厦城的人都知道,贺澜心十三岁的时候失明过,从此性格大变,浪荡不堪,徘徊在各大商贾人士之间,是厦城出了名的交际花。

可为什么他刚刚跟她接触几天,就发现了她的另外一面?

似乎,她并没有传闻中那么不堪。

贺澜心哭够了,迅速的用衣袖擦掉自己的眼泪,用手指指着顾闻晟警告他:“今天的事情,你要是让第二个人知道,我一定要你好看。”

顾闻晟:“……”

他挑眉:“哪件事?”

“我哭的事情!”贺澜心连忙移开了视线,照着镜子简单梳理了一下自己:“你走吧,下次记得不要随随便便闯入女人的闺房!”

“这算是来自未婚妻的警告吗?”顾闻晟笑眯着眼,他怎么那么想逗逗她?

“不算,张末的事情既然闹成了这样,我们的婚约取消了!”

“这就过河拆桥了?贺小姐失去我可是一大笔损失。”

“要钱我有,要势我也有,我损失什么?”

“是,但是你缺个老公。”

不得不说,顾闻晟说的没错。

贺澜心就算把这门亲事搅合黄了,可父亲一定还会给她介绍别人。

似看出了她的松动,顾闻晟漆黑的眸掠过薄薄的笑意:“还有一天,在考虑考虑给我答复。”

贺澜心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

他微微一笑,礼貌而又恭敬的离开了她的房间。

哪怕真是一个背影,都给人一种似有强大无形的气场笼罩在他周边,让人不敢小觑。

脑海里回荡他的话,莫名诧异。

顾公子人帅、有势力,为什么会这么缺女人?

更何况,能让他父亲如此对待的男人,他是头一个,于她,更谈不上什么利用了。

他靠近自己到底想干什么?

周末一早,塑料姐妹团成员——小九童鞋,拎着皮箱直接进到了贺澜心的房间。

‘叮咣’的声音吵醒了贺澜心。她慵懒的睁开了一只眼睛,打探一下眼前的情况:“这是干什么?大早上的就拆房子啊!”

“呜呜……呜呜呜!”小九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就抱着抽纸开始哭。

贺澜心叹了一口气,都不用问,她就知道,小九又失恋了!

每次恋爱,她就失踪好久好久,只有失恋了才会出现。

她都习惯这种循环模式了。

抬手拿了一个抱枕直接朝她仍了过去:“闭嘴,让我在睡一会。”

小九接过抱枕,一把搂在怀里:“你能明白被一个GAY骗钱骗色的感受吗?澜心,我的心好痛,为什么每次都是遇人不淑呢?”

“说吧,又要借多少!”贺澜心把眼罩向下一拉,根本就没有起来的打算。

“啊,澜心,你让我重新相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亲情的存在,不多不多,一百万!”

贺澜心摸索着枕边的手机,睁开一只眼正打算给她转钱,却突然间接到了贺中哲打来的电话。

她一顿,也在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贺澜心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不等她开口,那边便传来了一道男声:“您好,是贺澜心女士吗?您的父亲突发心脏病住院了,麻烦您过来一趟。”

“什么?”贺澜心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爸向来体格那么好,怎么会有心脏病?

她几乎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套上了衣服,连脸都没有洗,憔悴的跑去了医院。

小九跟在身后,“澜心,你怎么了?我着急借钱急用啊!”

到达医院后。

贺澜心一眼就见到爷爷拄着深红色的拐杖,坐姿挺拔的在走廊上的座位上。

周遭的保镖见到她来了,齐声道:“小姐好!”

贺澜心跑到了爷爷的身边,望着手术室的灯光,眼泪唰的一下就出来了。

“爷爷……我爸他什么时候病的?”

贺海生见到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哎,我也是才知道的。”

两个人都不敢看彼此的目光,深怕控制不住的哭出来。

贺海生那张被岁月侵蚀的脸颊上,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却能清楚感觉他被一层绝望笼罩着。

贺澜心握着爷爷的手,一起在走廊熬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

说来也是冤家路窄,贺澜心下去给爷爷灌热水间,却碰见了张末跟旭子。

她亲眼看着两个人进到了化验室,才收回目光走了回去。

贺中哲在经过三个小时的手术,还是离开了……

那些打她骂她怨她的种种,都在一瞬间成了过去。

她蓦地跪在了地上,任由泪水不断的滑落。

贺海生没有哭出来一声,身体抖动的频率却快了许多。

爷俩拥在了一起,送走了贺中哲。

一时间,父亲所有的财产跟名下的公司,全部都转到了她的名下。

这么多年来,她都是靠着父亲养,哪里会经营什么公司?

“叮当。”

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贺中哲不是死于心脏病,是人为。”

人为?

贺澜心把泪水揉搓了回去,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他的竞争伙伴!或者公司那些想要上位的老股东。

她虽然不会经营公司,但是有一个人会啊!

她拨通顾闻晟的电话,情绪低落,一字一句哽咽道:“我同意嫁给你。”

顾闻晟一瞬就听出她的不对劲,眯起了眸问:“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沉默了几秒,平静的挂断了电话。

她跟爷爷一起帮父亲举办了葬礼,整整三天,她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是静静的跪在父亲的面前,不停的烧纸。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了太多的遗憾,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当年她逼迫姐姐嫁给别人,导致姐姐在追爱人的路途中出车祸的事情,她其实早就不恨他了……可他就这么走了。

他十年前抛弃了姐姐,现在又抛弃了她。

究竟是多么不称职啊!

来来往往的上流社会的中流砥柱,全部都来给父亲上香。

贺澜心仔细认真的看着他们每一个人,像在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

爷爷年岁大了,往后的贺家,可都要靠她了!

两天后,一车接着一车的珍贵物品,从北城一直运到了厦城。

小九啃着苹果陪伴在贺澜心的身边:“澜心,你以后就要接管你父亲的公司了。可是你会吗?”

“不会,可以学!”

“支持你,我去给你当助理吧!这样我还可以陪着你。”小九眨着眼睛说道。

“你不适合,你只适合玩手机、泡美男,逛逛街。”贺澜心抱着商业管理的书,聚精会神的看。

她的这份认真,让小九都有些不适应了。

她继续咬着苹果,不敢去打扰她。

五分钟后,顾闻晟来了。

他把所有提亲的东西都命人搬到了贺家。

贺澜心见到他,放下了手中的书,走上了前去。“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心里都有数。”

“贺家是厦城的名门望族,怎么能让你丢了这份面子。”顾闻晟迈开长腿,走了进去。

她家的事,他都听说了。

心里还是有些心疼贺澜心的。

这么大的家变,她一定受不了吧。

“我跟你结婚,只有一个条件!希望顾先生满足我。”贺澜心收敛了以往的性子,那轮明月看起来那么的认真。

“你说。”

“在我学会企业管理之前,我父亲的广告公司,我希望你帮我打理。”

“好,可以。”顾闻晟几乎没有迟疑,就同意了下来。

“谢谢。”贺澜心弯腰,唇角扯出一抹生硬的笑,随后问道:“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需要,平常发挥就好。”

两个人朝着客厅走去,小九在看见顾闻晟之后,那双眼睛都在冒光!

她迅速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花痴的问:“澜心,他是?”

“顾闻晟,我即将要结婚的男人。”贺澜心不咸不淡的甩了一句话,便坐了下来。

“结婚?”小九惊讶极了“我怎么不知道你结婚啊,那张末呢?他怎么办?”

贺澜心听到这个名字,恶心至极:“小九,这个名字以后不要在出现了,好吗?也麻烦您没事多关心关心你朋友,维护维护我们之间的友谊。”

“哦。那你甩的他,还是他甩的你?”小九好奇的问。

贺澜心的眼神晦暗了下来,“小九!”

小九才想笑话她被人甩了,就听见微凉低沉的嗓音响彻在耳边:“澜心身边站着的男人是我,你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