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思想开放的妈妈 好硬啊进得太深了A片

陆庭琛点点头,“你做得没错,就是应该这样做的,之前的设计总监也是这样做的。有什么不懂的或者拿捏不准的就上来找我。”

“好的,我知道了。对了,我有权利去换人吗?”赵星儿始终觉得,那游杨建就是一毒瘤。

“人员变动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就好,但是你才刚上任,去做人员调动不大合适,还是晚一点再说吧。”

陆庭琛知道赵星儿说的是谁,那人早就想赶走了,只是奈何他工作从不出错,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同时他也不像赵星儿卷入这种办公室的斗争当中,毕竟他看中的是赵星儿的才能。只不过,按照最近发生的事情看来,赵星儿还是有能力自己去处理那些事情的。

“如果找到错处就能让他离职对吧?”赵星儿问道。

“如果你有那个能力的话。”上一任设计总监,弄了这么久,愣是没弄走,这一次就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赵星儿听见陆庭琛所说的,心中的大石头沉了下来,总算是有办法去解决那毒瘤了,不就是犯错误,太容易了。

尽管在美术上他是不会出错,但是,管理上可就不一定了。美术部部长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几乎是在一瞬间,赵星儿已经想到了怎么去让美术部部长犯错误了。

“关于会议,你还有什么想听的吗?”赵星儿问道。

“那得看你还想跟我说些什么了。你若是觉得昨天会议的内容已经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陆庭琛只是借口而已,会议他也是跟着一起开的。

赵星儿再认真翻阅了好几遍苏诗钰写的会议记录,记录详细,只是赘婿过多,还是要再精炼一些。

“半年后的设计理念,将会完全向暖色调靠拢,暂定下来的主题是少女心……”赵星儿继续说着。

陆庭琛虽然是听着,但是他并没有一直认真听,只是觉得听着她的声音工作,貌似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过了许久,赵星儿才说,“这就是昨天的会议记录内容,请问陆总裁还有什么疑问吗?”

陆庭琛是愣了一会儿的,只不过可能时间太短了,赵星儿没有发现。

他抬起头,推了推眼镜,“说完就下去吧,我知道了。”

赵星儿愣了一愣,找自己上来就是为了听一下而已?居然一点意见都没有?

“嗯……陆总裁,你有没有,什么意见或者疑惑的地方?”赵星儿忍不住问道,她不想失职。

陆庭琛低下头,明显是不大想继续搭理赵星儿,“我已经说了没有,你可以下去了。”

赵星儿见状,也不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他这种态度,是对自己昨天开的那场会议表示满意,还是完全不同意?

这真的是摸不着头脑啊。

只不过在心中,赵星儿是真的希望陆庭琛会提出一些建议,让自己知道,是可以还是有待改善。

他这样一声不吭就让人走的,实在是让人,有点不知所措。

“那好,陆总裁,我先下去了。”赵星儿站起身,转身便离开。

陆庭琛看着赵星儿起身离开的样子,心中有一句要说的话,却始终说不出来。

你的创意很好,我很喜欢。

你这会议主持得很成功,很不错,再接再厉。

始终是没有说出来,就这样让人,走出了办公室。

赵星儿出来时,苏诗钰看见,一箭步就走了过去,上一次行政部的部长来汇报会议可是被陆庭琛骂了回来,要求会议重新开的。

这一次赵星儿在里边待了这么久,会不会也是被骂了?

但是见着赵星儿出来时,那略微轻松的表情,苏诗钰下意识就松了一口气,看来陆总裁没有骂得很严重。

赵星儿出来时,依旧是微笑点头,然后便走向电梯,下去二十三楼。

“赵总监,”苏诗钰向赵星儿汇报这一个小时来的事情,“美术部部长让我问你今晚能否一起出去吃顿饭。”

这个美术部部长,巴结得这么快啊……

想着,赵星儿灵光一闪,将刚才在脑海中初步形成的方案更加完善了,“你先拒绝,你就说我晚上是要跟陆总裁一块走的。”

苏诗钰自然不知道赵星儿心中打折什么样的如意算盘,只是赵星儿吩咐下来了,她照做便是了。

赵星儿看着自己手上的会议记录,想起来里边的问题,“诗钰,这会议记录,还是要在精炼一些,,否则看着,容易找不到重点。但是没关系,还是可以进步的。”

“知道了。我会改的。”她知道自己不可以玻璃心,她要努力上进,做错了就要改。

赵星儿越发喜欢这个小秘助理,勤奋上进的人,运气都不会差,心思单纯的人,品行也不会差。

“好好加油,你一定会更加出色的。”赵星儿,打心里的,想要夸赞她,鼓励她。

“谢谢赵总监!”苏诗钰忍不住,笑了出来。

赵星儿看见那笑,也忍不住跟着笑。

出二十三楼电梯时,两人都是带着笑颜的,众人看着,都以为是在陆总裁的办公室上边得到的嘉奖,一瞬间,就更多的人对这个新来的设计总监崇拜了。

本来一早上画画的事情已经让设计部的人够震惊的了,现在还能笑着从总裁办公室走下来,这足以震惊整个集团了。

只不过总裁夫人笑着从总裁办公室走下来,也似乎不是有什么大问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陆庭琛有多铁面无私,做错了事情绝对是严格惩罚的。

赵星儿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众人提前了几分钟下班,让大家去午休,这样一来,众人就更加高兴了。

一个小小的举动,便再次获得的设计部所有人的支持。

赵星儿吩咐完,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画了一早上的设计图,还在陆庭琛那里待了那么久,办公室早就堆下了许多文件没有处理了。

赵星儿回办公室,苏诗钰自然也是跟着的。她知道赵星儿今天又要在办公室度过这个中午了,就主动询问赵星儿要吃些什么。

与此同时,也做好了一起陪她在办公室的准备。

“不用了,中午你该干嘛干嘛,该休息休息,不用陪着我。”赵星儿猜到苏诗钰的想法,主动拒绝了她的请求。

“我知道这是一个助理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在我这里不需要,我要是需要你,就会主动开口跟你说需要你去做什么,在平时,你在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加班是自己的事情,提前到也是自己的的事情,没有必要要自己的助理一直陪着自己。

“你去给我买好午饭就行了。”赵星儿最后吩咐道。

这么一来,苏诗钰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个秘书,好像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她看着赵星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认真工作,而自己却开始无所事事起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但是事到如今,她也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只能先去帮赵星儿买好午饭。

午休时间,苏诗钰跑上了陆氏集团的天台,接受着太阳的暴晒,她也许应该要到办公室,只是她实在是不想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赵星儿不停地忙碌,而自己无所事事。

没想到地是,彭奕居然也上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据我所知,赵总监应该在加班。”彭奕见着苏诗钰在此处待着,不免得有些奇怪,于是乎多问了两句。

“我知道,只是赵总监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她没有留下一点让我工作的机会。”苏诗钰说着,忍不住变得更加虚弱。

“那是因为你的上司还不够信任你,不信任你的人,不信任你的能力。”彭奕毫不犹豫将真相说出来。

苏诗钰大概已经猜到赵星儿是不信任自己,毕竟从一开始她就特别的照顾她这个秘书,吩咐她做东西,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工作。

“唉。”苏诗钰叹了口气,“那该怎么办呢。”

“继续努力。”彭奕回道,“她没有给你工作,那就自己找工作,先从制定行程表开始,然后慢慢的去看文件……”

彭奕说了许多,给了苏诗钰许多的建议,还说了很多的办法。

苏诗钰听着,只觉得热血沸腾,她甚至从来不知道,作为一个秘书,是要做这些东西的。

看文件,她是从来不好想,但是没想到,一些简单的文件居然是自己来处理的。

“那你是不是已经处理了许多陆氏集团大大小小的文件?”苏诗钰不由得越发好奇。

“你可以这么理解,你看完一个文件,觉得没有问题,就可以直接找你的上司签名,若是有问题,就用标签标注好,方便他查阅解决。”彭奕倒是有耐心,一直解决赵星儿各种各样的问题。

“只是现在文件一到,赵总监就拿走了,我都没有看的机会。”苏诗钰忍不住说出自己心中的苦恼。

“这就是要看你自己了,赵总监若是信任你,便不会这么快将文件拿走的。”彭奕实话实说,尽管这实话是真的很伤人,这话说完,彭奕不由得有些后悔。

苏诗钰听着,心里是真的难受,一开始以为是赵星儿人好,但现在看来,原来是不信任自己的工作能力。

“只不过没关系,”意识到自己说话重的彭奕连忙安慰,“我说了,你入职匆忙,没有经历过集团系统的培训,这些东西你不知道很正常,而且,我看好你,你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文件可以自己找去找一些来看,而赵总监在办公室画设计图时,就是你学习怎么看文件最好的时候。”彭奕知道赵星儿今早就在美术部画了一张设计图。

这设计图已经传遍了陆氏集团,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了陆氏集团上上下下所有人,她赵星儿不是花瓶。

“你想想赵总监是怎么在陆氏集团上上下下面前证明自己的,你就要在赵总监面前怎么证明自己。”彭奕继续说道。

“你要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通过努力得来的,如果得不到,那只能证明,你不适合去做那件你为之奋斗的事情。”

苏诗钰听着彭奕说的话,心中的难受也缓解了不少。

赵总监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证明了自己,那自己也就只是在赵总监一人面前证明而已,她不可能做不到,她一定要做到的。

“谢谢彭奕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苏诗钰被开解,被教导完了之后,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一瞬间,便决定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苏诗钰终于觉得自己这个秘书生活,要开始充实起来了。

“不用客气,都是集团的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最后我想再给你提个醒,你能进来看中的肯定也是你心思单纯,愿意努力的优点,保持下去,永远不要参与任何办公室的斗争,自己拧得清一些,不要被别人拖进水也不知道。”

彭奕说完,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腕表,“差不多了,我该下去了。”

苏诗钰点点头,说了声拜拜,看着他走下了楼梯。

之前的话,她多少都懂一点,只是彭奕最后的一番警告,倒是让苏诗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她这几天跟办公室里的人相处得很好,她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只不过彭奕已经提醒了,那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吧。

已经准备好去努力的苏诗钰,直接在天台,跟自己说了几句加油,便迅速走到了办公室,去做彭奕跟她说,一个秘书应该要做的事情。

去学习新的东西的同事,苏诗钰还有一件更加紧急的事情要做,就是要尽快找房子,不然按明天还是只能比赵星儿晚到。

今晚只能暂时住在附近的酒店,必须要在三天内找到房子!

努力的方式有很多种,苏诗钰知道自己天赋不足,只能用最愚蠢的方式,去努力,去进步。

回到办公室,先是给赵星儿泡上茶,送进办公室,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彭弈所说的,最简单的文件开始看起。

办公室与外边的工作区域还是一定的距离的,两人就这样基本上算是不打扰的过了一下午。

唯一的闹剧就是,游杨建又一次过来,准备盛情邀请吃晚饭,但是直接被苏诗钰拦住,连赵星儿的面都没见上。

“他要是再来一次,你就让他进来,我来跟他说就好了,我若是不当面拒绝,他肯定还回来打扰你。”

苏诗钰知道,赵星儿说这样的话,是在给她分担压力,但同时,也是一种对她工作不信任的表现。

“赵总监,其实有些事情,我能替你做好,处理好的,所以,你可以不这么照顾我的。”苏诗钰终于将自己心中的话说出来。

赵星儿听见苏诗钰所说,不由得愣了一下,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苏诗钰,忍不住笑了一下,“我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就是觉得,有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做好,就不需要去麻烦你。”

“但是,赵总监,我是的秘书兼助理,很多事情都应该是我去做,而不是你自己亲自去做。就像你现在看的这些文件,都是应该由我过滤了在给你看的,而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在看。”苏诗钰说道。

“我请回来是为了给你分担工作的,但是现在,我不觉得自己在给你分担工作,而是在无所事事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天,但自己的确空闲得很,在赵星儿来之前,她做的工作都比现在更多。

赵星儿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层面的东西,“诗钰,你做得很好,我也谢谢你会跟我说你心中的想法。”

“若不是你刚刚说的话,我甚至不知道文件是要经过秘书过滤的,的确,是我太缺乏工作经验了,我应该放权的。”

“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当这种领导性质的职位,经验不足。从明天开始,所有的文件你都先过滤一遍,之后再给我。”

苏诗钰再次受宠若惊,“不,不是的赵总监,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做秘书,很多东西都不会,可能文件也过滤得不仔细,还是要请赵总监多多指教了。”

赵星儿一笑,“那好,以后我们一起相互指教,共同进步吧。”

终于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两人也解释清楚了不应该有的误会,一下间关系也明朗起来。

尽管从头到尾,都只是苏诗钰一人在尴尬。

晚上五点一道,办公室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二十三楼只剩下总监办公室的灯依旧是亮着的。

在三十三楼的陆庭琛满心想着要跟赵星儿回陆家吃饭,同样的也是到了五点,就下楼,去找赵星儿。

转换了性格的赵星儿,对陆庭琛总是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他下意识的就做出了一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的事情。

就像今天,他拼命赶工作,推掉晚上的宴席,只是想与她吃一顿晚饭。

“你今天不用守在办公室了,自己回去吧,我去二十三楼。”陆庭琛与彭弈一同走进电梯。

做总裁助理的好处就是,可以乘坐总裁电梯。

彭弈默默看着陆庭琛一进电梯就按下二十三楼,默默不作声,只得答应道,“好的我知道了,陆总裁,祝您晚餐愉快。”

彭弈在下班之后,总是能跟陆庭琛开一两句这样的玩笑。

电梯在二十三楼停下,陆庭琛一箭步就走了出去,没有给彭弈任何的回应,准确来说,是因为他觉得回复彭弈太耗费时间了,还是不回复的好。

彭弈看着那身影,只是默默叹了口气,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己默默下了底层。

苏诗钰看见有人走过来,下意识就站起身,只是陆庭琛还没有给她打招呼的机会,就直接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的卡,刷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禁,走了进去。

下一瞬间,苏诗钰收到了彭弈发来的短信: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可以走了。

苏诗钰看了眼短信,又看了眼正在办公室接吻的两人,毫不犹豫,立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以最快速度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就忘了自己的上司的另一身份?哎呀,真是木头脑袋。

真的幸好彭弈给自己发短信了,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这种情况,这样的时候,只该走还是不该走啊。

她下到了大堂,点开自己手机的酒店信息,准备步行到自己的酒店。

陆氏集团是是市中心,附近的酒店都很贵,住上几天,苏诗钰的小金库没有到交新房子房租之前就要被耗尽了,但是她还是得住,要早到,只能这样做。

彭弈一直在楼下等着苏诗钰,生怕这个傻孩子会不下来,看见她身影的一瞬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苏诗钰看见彭弈,便快步走过去,“彭弈哥你怎么还没走?”

“怕你不懂事,还在上面待着。”彭弈一直就是这样的毫不掩饰,净说大实话。

苏诗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若不是你给我发短信,我现在肯定实在上边, 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没事的,你记住,如果是因为工作的事情的话,一定是陆夫人上去找陆总裁的,私事的话,一定是陆总裁下去,所以以后下班时间陆夫人的工作要是被陆总裁打断的话,你就乐意直接走了。”这也是彭弈在两天之内总结出来的道理。

“知道了,谢谢提醒。”苏诗钰说道。

“你家在哪里?我顺路的话可以送你回去。”彭弈作为一个绅士主动问道。

“哦,不用了。”苏诗钰连忙拒绝,“我在这附近定了酒店,今晚应该是要在酒店睡,然后我等一下吃完饭就去找房子了,你不是说了吗?要比赵总监早到,还是得在这附近租房子。”

彭弈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快,“没想到动作会这么迅速。”

“这本就是我应该要做的事情。再说了,搬近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尽管房租贵了一些,但是我现在的工资还是挺高的。”苏诗钰笑道。

“把酒店退了吧,我家还有一个房间,没有人住过,平常都是空着的,我不介意你借宿一晚。”

苏诗钰再次连忙拒绝,“不用了……”

“别拒绝了,你才刚出来工作几年?在这里住上几天,你的积蓄差不多就花光了。”彭弈说完,就将人带走。

这样一来,苏诗钰完全就没办法去拒绝了,真的想不到,这个平时看起来这么高冷的一个人,私底下居然是这么热心的啊。

“那谢谢你了。”苏诗钰坐上车,侧过头认真对他说道。

“不用客气,都是同事,帮这些小忙,不存在的,而且你一个女孩子晚上去看房子,很不安全,还是要小心些为好,趁着这几天总裁的工作还没有很忙,我跟你一起去看吧,在你没有找到合适的之前,都可以一直住在我家。”

彭弈说话间就将车启动了。

“那真的是很感谢你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请你吃饭好好答谢你。”

“好啊,那我要去B大的小吃街,从头吃到尾。”彭弈下意识的就要去估计苏诗钰的钱包。

听到B大,苏诗钰直接忽视了彭弈的其他原因,“你也是B大毕业的吗?”

虽说两家学校挨在一起,但是教育水平却是天差地别。

“是B大隔壁的职校……”

苏诗钰听着彭弈这么说,不由得有些尴尬,“哎呀,但是现在出来,你比很多B大的人混得好太多了。在哪里读大学又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将来能成为一个多厉害的人。”

“对,只要努力,在哪里都能很好。”彭弈接着苏诗钰的话说道,当年,他就是这么安慰自己过来的。

学历的不足,让他刚出来社会的时候,完全让他抬不起头,所幸,他的努力让他度过了所有的不开心的时刻。

陆庭琛进入赵星儿的办公室,便朝着他走去,依旧是好不犹豫,不给机会的强吻,只是这一次,赵星儿明显配合多了。

赵星儿不再想昨天那样,不知不觉就哭出来了,尽管还是不愿意,但是她已经慢慢接受这样的,不可反抗的事实了。

她的慢慢回应,让陆庭琛有些惊讶,随之更加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女人,最近的表现真实越来越让人满意了。

一长吻结束之后,陆庭琛便表示想要赵星儿停下工作,回陆家。

赵星儿不能反抗,只能默默将未完成的工作装好,准备带回去继续,陆庭琛看着,虽然是有些不愿意,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今天并没有自己开车回去,而是乘坐陆家司机的车。

赵星儿一上车,就打开了自己手中的文件,开始看起来,陆庭琛在旁边看着,依旧是怒不可言。

赵星儿看了一路,陆庭琛就生了一路的气,知道回到了陆家,在吃饭的时候,赵星儿依旧是看着文件,边看边吃。

陆管家在一旁看着两人,不准确来说是陆庭琛那不对的气场,想要跟赵星儿说些什么,但是实在寻不着机会。

陆庭琛那直直盯着的眼神,都要将人吞下去了。

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神经病,为什么要赶了一天的工作,推掉该去的宴席,陪这个严重完全没有自己的女人工作?

真是一个疯子。

赵星儿沉迷工作无法自拔,完全不知道陆庭琛目前的状态。

知道陆庭琛将筷子丢下,走到赵星儿身边,将人横抱起来。

“啊!”双脚悬空瞬间,赵星儿下意识就是尖叫,看着陆庭琛的侧脸,仿佛就是在一个神经病。

“庭琛,我还没有吃完晚饭了。”她在怀中,瑟瑟发抖地说道。

“我吃完了,但是没吃饱。”陆庭琛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欲望。

楼上的佣人听到消息,已经提前将门打开,陆庭琛大步走进去,佣人在身后赶紧将门关上。

将人丢在床上之后,欺身而上,又开始撕扯衣服。

虽说自己也是从小就在富裕家庭里长大,但是看着自己的衣服被一天撕一身,还是有些心疼,连忙阻止陆庭琛,“我,我自己脱就好,不要撕了。”

陆庭琛听着,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下意识的笑了一下,坐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赵星儿,“脱吧,我看着。”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啊。赵星儿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但无奈这是自己设下的坑,只能自己往下跳了。

赵星儿有些尴尬,这一尴尬,手中的动作就更加的慢了,她的动作越慢,对于陆庭琛来说,就是语出更好看的好戏。

“动作快点,宝贝。”

赵星儿根本就不相信这样魅惑的话会从陆庭琛的口中说出来,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她不得不承认,陆庭琛真的很适合去说这样的话啊。

慢悠悠地,赵星儿才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陆庭琛看着,早就忍不住了,再次欺身而上,“你下次要快点,不要让我等太久。”

同样的声音,让赵星儿再次忍不住,打了一寒颤。

从头至尾,陆庭琛根本就不打算给她自己动手的机会,再次将她的衣服掀开,只不过手中的动作,温柔了不少。

陆庭琛发现,自己是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了。

赵星儿渐渐的放弃反抗,反而开始享受起来。

结束之后,陆庭琛跟往常一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赵星儿躺了一会儿,去洗了个澡。命佣人将自己的文件送到书房,自己去了书房,换了一个地方加班。

陆庭琛从公司回来得早,还将今日的工作做完了,太过于空闲的自己,实在是太无聊了,下意识的,又想去找赵星儿。

挨着的房间,一出门就看见赵星儿在书房,依旧孜孜不倦地看着文件,处理着公务。

陆庭琛真是奇怪,一个新上任的设计总监,哪里来的这么多文件看呢?

他快步走进去,赵星儿听见声音,变抬起头,看着怒气冲冲的陆庭琛,下意识的以为,他再次兽性大发了。

赵星儿不由自主地往自己的椅子上缩了缩,这个动作,被陆庭琛收入眼中。

“你,你干什么?”赵星儿颤抖着说,“我还要工作呢。”

“没干什么,想来看看你。”陆庭琛走到赵星儿身边,拿过她手上的文件,翻阅起来,“这么简单的东西,你怎么就看着这么久呢?”

赵星儿有些不满陆庭琛的那满是嘲讽意味的话,将文件抢回来,“又不是谁都能像你那样,能很迅速的将一些事情处理好。”

她也是第一次做设计总监,还有很多事情要学习。画画她赵星儿是在行,管理她不是不行,只是,她还是没有陆庭琛厉害,依旧在一个学习的阶段。

“你有一天的时间,怎么连部门一半的事情都没能处理好?”陆庭琛大概知道这人的速度,但是不至于这么慢。

赵星儿听着陆庭琛说的话,继续看着抢回来的文件,“没有一天的时间,我早上有三个个小时在美术部画设计图,还有两个小时在你的办公室汇报会议记录。”

一心二用不是赵星儿的强项,因此说话的时候,看东西的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许多。

陆庭琛坐在赵星儿对面,下意识的就拿起她桌上的文件,帮忙看起来。

赵星儿以为陆庭琛只是看看,也没有去阻止,况且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他也没什么看不得的,不要阻碍到自己就行了。

“你是一个设计总监,为什么要跑到美术部画设计图。”陆庭琛问道。

赵星儿尽管已经很不想答话了,但是她又没有那个勇气,“不去美术部当着他们的面画设计图,又怎么能让人信服?设计部的人不信服我这个设计总监,下一季度又怎么能推出优秀的产品?”

“我不是天赋型的人,只能自己更加的努力,他们不相信自己,那就证明给他们看就是了。”

赵星儿说完这些话,陆庭琛不由得抬起头,看着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只觉得她身上的光芒,越来越耀眼。

“文件不是你这么个看法的,我来教你。”陆庭琛将自己现在所做的椅子搬到赵星儿的旁边,拿起自己手上的文件,就开始说起来。

赵星儿有些惊讶看着旁边的人,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低下头,看文件,不然我要怎么教。”陆庭琛也不侧过头,只是默默握起笔,提醒赵星儿。

“别想太多,我只是不想你把我的设计部弄砸了而已。”依旧的毒舌。

“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不会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