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姐姐韩国电影免费观看 电视剧 娇妻被黑人杂交下呻吟

但是,顶着一张赵星儿的脸的她,做着陆家代孕工具的她,又怎么可能有资格去拒绝陆庭琛。

赵又薇的双腿直接被陆庭琛分开,在床上任由着陆庭琛的摆布,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挣扎,去反抗,剩下的只有那一下又一下被身体深处激起的叫声。

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时间,赵又薇只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的漫长,陆庭琛终于从赵她的身上下来。

陆庭琛穿上浴袍,看了眼赵又薇,像今晚那样,满脸是泪水,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之前不是没有跟赵星儿在床上交流过,但是能让他愧疚的,好像只有这一次,之前赵星儿,从来没有哭过的。

赵幼薇的头发湿漉漉的,已经将床单浸湿了,陆庭琛走进于是,拿了一条毛巾出来,轻轻盖在了赵幼薇的头上,便直接离去了。

陆庭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两人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每一次在那个房间交流完之后,他都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歇息。

过了一会儿,陆管家便拿着药过来,“少爷,您的安眠药。”

“放下吧。”陆庭琛看着那盒子里的药片,未做过多地考虑,拿起来就这水,便吞了进去。

离开了安眠药,陆庭琛真不知自己的漫漫长夜能做些什么了。

“去给夫人那一杯热牛奶。”陆庭琛下意识就说出来了,仿佛这就是他硬挨要做的事情一样。

陆管家有些惊讶,夫人进这陆家已经三个多月了,完事之后,得到少爷的关心,这应该还是第一次吧?

他早就觉得夫人上个月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从陆庭琛对待她的态度看来,果真是改变了许多。

“知道了,少爷你早些休息。”说完,陆管家便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赵又薇在陆庭琛走了之后,又在床上躺了许久,才缓缓起身,走进卫生间,又洗了一个澡。

对自己的身体,狠狠地洗了一个澡,只是再怎么洗,也洗不掉刚才陆庭琛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也洗不掉赵星儿独有的胎记。

她明明是赵又薇,为什么要去做赵星儿,为什么身上要有赵星儿的胎记。

一瞬间,赵又薇就崩溃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热水打在她身上,打在地上,掩盖住了她的哭声,但是掩盖不了她悲伤的心情。

赵又薇哭得像一个受了巨大委屈的小孩,只是,任她哭得再怎么凶,也不会有人过来安慰她,因为这个秘密,这辈子,注定只能烂在心里了。

一个顶着赵星儿的脸,一个身上有赵星儿专属胎记的人,没有人会相信她是赵又薇,一个尸体已经石沉大海的赵又薇。

哭了好一会儿,赵又薇才站起身来,将水关了,赤身裸体的站在镜子面前,轻轻地触摸着镜子中的脸。

这是赵星儿的脸,不是赵又薇的脸。

是什么样的整容医生,才能将一张人脸这么完美地复刻在自己的身上呢?

她又转身,看了着镜子上在赵又薇背后腰间的“胎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将这个胎记,也做得这么逼真?

身形相仿,身量相当。

原来自己与赵星儿,居然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所以自己以后 的人生就只能已赵星儿的身份活着了是吧?

赵又薇已经死了是吧?

活在这世上的是赵星儿是吧?

所以……自己就是赵星儿是吧?

原来自欺欺人是这样的感觉,原来当真相被揭破的那一瞬间是这样的。

赵星儿的脸上又留下了许多泪,赵又薇看着镜子里的赵星儿,根本就不相信这是自己在哭,那明明是赵星儿在哭,但是伤心的为什么是自己?

尽管心里很难受,尽管心里很不愿意,但她还是说出了那一句,“你好,赵星儿。我,我就是赵星儿。”

“我是,赵星儿。”

说完这句话,赵星儿心中松下了一口气。这句话仿佛就是一种仪式,让她成为赵星儿,让她承认自己就是赵星儿的一种仪式。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像是已经跟自己约定好了一样,让赵幼薇这个角色彻底从自己心里死去,活下来的之后赵星儿,自己被迫成为的赵星儿。

可是这又能怎么样,无论是成为谁,只要她能报仇,只要她能精彩地活下去,身份是谁,这一切好像就已经不太重要了。

只要她是自己,是赵星儿还是赵又薇又有社么所谓呢?

如此一想,倒是释怀了。

赵星儿将头发吹干,换上舒适的睡衣,不管今晚自己能不能睡着,她都得养好精神,从明天开始,她要为自己精彩的人生奋斗了。

此时,突然有人敲门,赵星儿以为又是陆庭琛,连忙上床,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住,才敢出声,“进来吧。”

站在外边的佣人等了好一会儿,听见赵星儿的允许才敢开门进来,“夫人,少爷让我给您准备一杯热牛奶。”

佣人将热牛奶放在床头柜,便起身准备离开。

听见有人提起陆庭琛,感刚刚的那些事情,一下子就全部往赵星儿的脑海中涌进来,羞耻、绝望,还有那她不愿意承认的快感,都让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现在还不知该怎么去面对陆庭琛,尽管她知道自己一点地位都没有,但她还是想去找陆庭琛,做一些谈判,万一,能有那么一点点的作用呢?

见佣人已经要推门出去了,赵星儿才连忙将人叫住,“陆……嗯……庭琛,他睡了吗?”

“少爷在一个小时前就吃了安眠药,现在应该已经入睡了,如果夫人您有什么事的话,还是明早再睡吧,你也知道,少爷有失眠症,吵不得。”佣人并没有发现赵星儿的反常。

“失……失眠证?”赵星儿有些惊讶,想不到这陆庭琛居然还会失眠。

“夫人您不知道吗?”佣人以下间倒是有些疑惑了,夫人是知道的啊?现在怎么会这么惊讶?

赵星儿一下便反应过来,“不,我就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而已,既然庭琛已经睡了,那我就明天再去找他吧。”

佣人并没有多想,直接就出去了。

原来陆庭琛也并不像外面所说的那样光鲜亮丽,原来那高高在上的人也会得一些凡人才会得得病啊。

赵星儿想着,望向放在床头柜的热牛奶,只要想到那是陆庭琛让人送来的,她就一点要喝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只是她不知,明天早上佣人来收杯子的时候,又该怎么解释?

倒掉的话……自己才刚穿好睡衣,就有敲门了,赵星儿不相信什么巧合,这房间里面,一定有着监控她的镜头。

她将牛奶拿起来,强忍着恶心,大口大口地喝完,随后立马关了灯,将自己蒙进被子里头。

如果是有监控镜头的话,那是什么时候装上的呢?是一进陆家就装上的了吗?那在陆家老宅的房间里,会不会也有镜头监控着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可以尝试着去将监控视频调出来,那就是最直接的,自证清白的方式。

想到这里,赵星儿激动地坐了起来,只要成功了,她就能在陆家站稳跟脚,也不用再怕传媒报社的流言蜚语了。

真没想到,这个让自己厌恶的监视,居然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在这一次自证清白成功了之后,她一定要再跟陆庭琛谈条件,让他将这些监控都去掉。

不管自己是不是代孕工具,但只要她嫁进了陆家,她就是陆家的夫人。

而且,她现在还是陆氏集团的设计总监,只要她能在陆氏集团,在设计界有所作为,她就能跟陆庭琛谈条件。

赵星儿是在后半夜才能勉强入睡,虽然今晚上陆庭琛已经将她身上的所有体力都透支了,但是她是要一闭眼,就都是那个她不愿意想起的场景。

因为无论是赵又薇还是赵星儿,跟一个自己不爱甚至是有些厌恶的男人去床笫之欢,是怎么样都不会高兴起来的。

找对于赵星儿来说,今晚不过是开始,为了避免,她一定要更加努力,一定要去爬上那个顶峰,与陆庭琛谈条件。

赵星儿是在自己约定的时间里醒来的,比往常的早,从今天开始,她要做第一个到办公室的,而且这样就可以跟陆庭琛的时间错开了。

收拾好之后,她就往楼下走,却发现陆庭琛已经在楼下慢悠悠地看着报纸吃早饭了,怎么比自己起得还早啊……

“早。”赵星儿危险点头,主动先去问一声好。

陆庭琛抬起眼,看了一眼赵星儿,“不错,比我想象的早,看来能一起去集团了。”说完,又低头看报纸。

赵星儿早起的目的就是要错开时间,结果没想到,原来陆庭琛平常也是这么早起去公司的,真是失算了,在这陆家待了一个月了,竟然也没有发现。

她走到陆庭琛对面,佣人适时地将椅子拉开,让她坐了进去。

赵星儿下意识就跟佣人说了句谢谢,陆庭琛听见,一下便再次抬起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赵星儿并没有发现陆庭琛那奇怪的眼光,心思全部放在了跟佣人说吃什么的东西上。说完之后,又到了声谢谢。

陆庭琛在赵星儿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吃完早饭了,准备要走了,只不过看见她下来了,鬼使神差般,就是想等着她,一起去集团。

赵星儿很快地将早饭吃完,她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事实了,只能不让陆庭琛等太久。

这人的脾气阴晴不定,万一等久了对自己发脾气,又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她才不能让这个机会发生。

十分钟后,佣人将赵星儿吩咐要的衣服收拾下来,赵星儿接过,便示意陆庭琛自己已经好了,随时可以走。

陆庭琛将报纸叠好,放下,起身便离开,赵星儿连忙跟在了身后。

陆庭琛自顾自地走上了自己的车,赵星儿在后头,小跑着用自己踩高跟鞋的最快速度走上了副驾驶。

想起昨晚上陆庭琛开车的狠劲,马上以自己的最快速度去摸到安全带。

然而,还是敌不过陆庭琛的开车速度还有大黄蜂的启动速度。赵星儿正在全心全意地系安全带的时候,直直地被甩了了下。

“真笨。”陆庭琛斜眼看了要副驾驶上坐着的人一眼,忍不住突出了这句话,但是脚下对油门却温柔了不上。

要不是赵星儿现在是寄人篱下的话,肯定就要反击了。算了算了,忍一忍忍一忍,这不过是一个开车有点狂躁的司机而已。

陆庭琛开车的确暴躁,从陆家到陆氏集团,陆家的司机要开半个小时的车程,陆庭琛一路超速,加上幸运的绿灯带,直接缩短了十分钟。

赵星儿幸好不晕车,加之这是敞篷车了她还不至于被甩得太难受,只是在陆氏集团地下车库下车时,她还是踉跄了一下,她发誓,以后绝不轻易坐陆庭琛的车。

两人走进电梯,直接在23楼分道扬镳。

“五点下来接你,不要加班。”又是一次电梯门关上前,陆庭琛留下的话。

我才不要你接呢。赵星儿在心中暗自排腹,她知道跟陆庭琛一起回去,将要面对的,肯定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依旧是不愿意去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发生那种关系。

现在还不能去反抗,她还要再努力一些,才能去摆脱这样的生活。

上班时间是9点,现在还没有到8点,设计部的办公室空无一人。

赵星儿先是回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到了美术部,自己腾出了一个地方,在画板上挂起画纸,自顾自地画了起来。

画画的时候总是能让时间过得飞快,赵星儿依旧入神,甚至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身后已经站着美术部B组的组长陈麟了。

在以往陈麟都是设计部最早到的人,被设计部的人称为开门人。今日陈麟过来时,发现设计部的灯已经亮了,走进来一看,原来是新来的设计总监正在美术部画设计图。

陈麟看着赵星儿画的设计图,才发现这个陆家夫人的确是有实力来当这个设计总监。

她的画工不比美术部里的人差,再练习练习,说不定会比部长的画工更好。

“原来赵总监还是有实力的。”陈麟虽然不忍心打扰赵星儿作画,但是再过十分钟,人就该过来了,自己在这里站了进二十分钟了,她都没能发现,不担保等下更多人进来她会不会发现。

思前想后,还是要去打断她,不能再让她这么入神了。

赵星儿明显被吓了一跳,看了一眼腕表,不过八点三十分,怎么这么早就有人过来了?

她转过头,有些疑惑看着身后的人,一瞬间就想起来人,“陈部长,怎么也来这么早?”

“平常我都是来最早的一个,没想到赵总监来了之后,但是成了总监最早,成为新的开门人了。我也不是有意要打扰你创作,只是再过一会儿,员工就要进来了,你这么入神,我觉得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为好。”陈麟开着玩笑说道。

“没事。”赵星儿笑着说,“我自己在家也经常这样,佣人进来送水也察觉不到。没想到我这么早来,居然不小心抢了陈部长的称号啊。”赵星儿也跟着他的话打趣道。

“本就是一个无趣的称号而已。”陈麟拿起旁边的铅笔,在赵星儿的设计图上添上几笔,“如果这里加上一些东西,就更加完美了。”

赵星儿的视线紧跟着陈麟的笔尖,忍不住点点头,同时心中也有了些自己心中的考量,“的确。”

“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很少用画板画纸设计了,通常都是用软件来直接作画,画画不过是用作草稿。”陈麟看似无心提起,却是在明确的告诉她。

“我知道,只是那些软件我都不会用,当时学的时候基本就是用画纸设计,之后也没有机会接触软件了。”赵星儿也毫不掩饰,毕竟这是她自己的短板,她得去学习。

陈麟恍然大悟,怪不得这陆家夫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任何作品,看来是没有再深造了。息画多年,还能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没事,只要有头脑,会不会都无妨,你用画纸画出来,美术部的人都能帮你用软件在电脑上呈现出来。”陈麟安慰道,“只不过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你的处境你自己也知道。”

在昨天的会议上,陈麟对这个赵总监心中还是极其地怀疑,甚至跟其他人一样看着她出丑,只是今天得知了她的早到,看见了她的画功设计的才能,天赋,才知陆总裁并没有随意让自己家夫人当设计总监。

赵星儿并没有打算去隐瞒这件事情,所以才会毫不掩饰地将自己不会软件的事情告诉陈麟,只不过经陈麟这么一提醒,突然觉得也不无道理,还是自己暗自学习吧。

“谢谢提醒了,我会注意的,在我学会软件之前,还是要请你多担待了。”赵星儿拜托道。

赵星儿这么客气,倒是让陈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用这么客气,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我还得谢谢你这么相信我呢。”

“人要来了,我先回办公室了。”赵星儿说完,就起身,陈麟见状,连忙帮她收画架。

赵星儿见着,连忙阻止,“不用收,我等一下还要来。”说完,便自己走回办公室。

苏诗钰此时正好回到办公室,成为设计部第三个到达的人,看见自己的上司比自己还要早到,作为秘书的她,不由得有些惭愧,同时也害怕责罚。

赵星儿看出来了了小女生的心思,笑着道,“不用紧张,我没让你提前回来,你就不用提前回来,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也不用害怕我会责罚你。”

“总监你是几点到的,我明天一定更早,这本就是我该做的。”话虽如此,但苏诗钰知道她肯定不能真的每天比自己的上司晚到。

赵星儿笑道,“真的不用,我是比你想象不到的早到,我知道你家住哪里,就不要特意陪我了。对了,帮我把陈麟的资料找来我看看。”

有了新的任务,苏诗钰也不好再纠缠下去,只能先去将赵星儿吩咐的事情做好,将打电话给人事部,将陈麟的资料拿了上来。

苏诗钰知道自己的工作来之不易,她不想在任何地方有任何的小失误,唯一能做的就是知道赵星儿是什么时候到,然后自己比她还要早到。

虽然赵星儿已经明确说了不用自己提前到,但是天知道自己的上司是不是口是心非。

突然想起昨天彭弈留下名片,未做过多的考虑,便打通了电话。

苏诗钰在自己的座位上,双手紧紧握着电话,听着里头的嘟嘟声,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苏诗钰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喂,你好。我是陆总裁的助手彭弈。”彭弈的话,像是机械音一样,毫无感情的说了出来。

苏诗钰不禁感叹道,这要经过多级逇训练,才能这般毫无感情的将话说出来?

“喂?你好?”彭弈再次询问了一遍。

苏诗钰回过神来,“喂,彭弈哥,我是赵总监的秘书苏诗钰……”

“直接说吧,什么事。”彭弈直接打断苏诗钰的话。

“嗯……我想问一下你知道赵总监早上是什么时候回集团的吗?的吗?”苏诗钰的声音忍不住的,有些颤抖。

彭弈也不含糊,直截了当地说:“你若是想比她早到,你得搬到集团附近住,若是搬不到你就妄想了,赵总监与总裁都是上午七点三十左右就回来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苏诗钰摇摇头,“没有了。谢谢彭弈哥。”

“不用客气,下次再打电话的话,直接说正题,不要含糊。”

话说完,彭弈甚至没有给苏诗钰说句谢谢、再见的机会,就将电话挂断了。

苏诗钰依旧双手紧握电话想了好一会儿,就是这一瞬间,苏诗钰觉得自己被这样的工作激情给征服了,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这个助手兼秘书,做得实在是很不称职。

她知道彭弈一定是在陆总裁到之前就到了的,也知道,他一定经历过许多的磨练,才能到达这个地步。

苏诗钰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就确立的自己的 目标,她要想彭弈看齐,她想做到彭弈那样的顶级助理,让上司完全满意的助理。

彭弈可以,她也肯定可以的。

也许在外人看来,目标就是做一个别人的手下似乎是很没出息,但是能做到完全能让上司满意的秘书,一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坚定了信念之后,自己的未来也好像明朗了不少,好像一切都有了要追逐的东西。

九点未到,美术部的办公室已有不小的骚动。

几乎所有人都围着画架上的画在探讨、讨论,但几乎没有人问这画是谁画的,因为所有人都默认了这画就是陈麟画的,只有他会那么早到办公室。

美术部部长游杨建看了这画一眼便爱不释手了,一心等着陈麟回来。

不一会儿,众人讨论的主角陈麟回来,一下间,所有人都围了上去。

“麟哥,没想到你的画功进步得这么快啊,不过是一个月见不到你的手稿,竟然进步得这么快!”底下有一小职员说道。

小职员说完,有不少的小员工也随着附和。

游杨建也走了上来,“陈麟啊,你那副画画得简直太好了,创意也很不错!”

陈麟一回办公室,就被人群包围了,还说什么画,他一下间也是懵得不行,直到看见了人群中心的那一幅画,他才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我画的。”陈麟连忙解释,“那是我们新来的赵总监画的,我不过是添了几笔而已。”

陈麟连忙将真相说出来,那不是他的画,他可不能邀功。

在场的人都没有相信这是赵星儿的画,在他们心中,赵星儿就是花瓶一样的存在,现在承认的话,那不打脸打得太快了?

陈麟见众人一副我不相信的模样,不由得好笑,“这的确就是赵总监的画,是她今早一早回来画的,她比我还要早到。”

“呵,说不定是把别人的画拿回来挂上而已。”游杨建不屑道,让她相信赵星儿会画画?打死他都不相信。

“是她画的,我看着她画的,就站在这里。”陈麟说着,还带着众人到他站立的地方,此时才有那么几个人相信了,“好了,大家都回去自己的工作岗位吧。”

此时,人群才慢慢散开。

陈麟将游杨建叫住,“游部长,赵总监还是有些实力的,那画你也看见了,还请你,对她少点偏见吧。”这话,陈麟说得还是很诚恳的。

游杨建依旧是不屑,“你这么帮她,是不是和她有一腿啊?听说她可是一水性杨花的女人啊。”外边的流言,早就将赵星儿说得特别不堪,让人不相信都难。

对于游杨建说的话,陈麟只能笑笑而不去多作反驳,这个游部长虽说画画功底很不错,但是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在这公司待长久的。

虽然设计部里的人都深知这样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人去提醒他,今天陈麟所说的,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众人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之后,赵星儿又走了出来,完美的错过了刚才的热闹,只是她也不在乎。

她出来,便直接往自己的位置上去,在众人一样的目光下,坐在了画板前,拿起画笔,自顾自地开始画起画来。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别人会如此惊讶,毕竟,她要所有人的刻板印象通通打破。

美术部里的人都停下了工作,看着自己昨日嘲笑的设计总监拿起了画笔,在画纸上创作出如此完美的设计图,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昨天是真的完全被打脸了。

赵星儿这一次并没有完全入神去画画,这里好歹是公众场合,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她不能太入神了。

只是他们也还在看着,赵星儿始终觉得浑身有些不舒服,只得开口提醒,“快回去工作,我坐在这里不是给你们当猴看的。”

话说出来,美术部的人才缓缓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但实现依旧是不停往赵星儿身上飘。

最气的肯定就是游杨建了,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大神,而这个大神竟然还是自己老板的老婆。

真的是后悔莫及啊,谁知道这赵星儿居然还会真的有两把刷子,为今之计,只能先道歉,能挽救多少就挽救多少。

想着游杨建自己就走到了赵星儿旁边,“赵总监……”

赵星儿自然能猜得到他是来干嘛的,若不是这个游杨建画功还真的不错,她昨天就将人请离开了,只不过,现在她发现了另一个能代替他的人,心中也有底了。

“游部长,怎么这么有空闲逛?A组的初稿画完了?”赵星儿直接将他的话打断,也将他的讨好打断。

游杨建心中虽有不快,只是在自己上司面前也不敢表露出来,“好的,赵总监,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督促他们工作。”

他的话说的大声,让在场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喜感,但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也是全美术部的人对他的鄙视。

赵星儿忍不住冷笑了一下,“那好,那你还不快去?”说话的语气尽是老师对小孩的叮嘱。

众人听着,更加忍不住直接笑出声来。

游杨建见着自己又一次出糗,不由得有些愤怒,但也只能默默人在心里不能说。

赵星儿又画了两个多小时,将设计图画好,此时,苏诗钰正好有事直接过来找她。

“赵总监,陆总裁有事要找你,说是要与你商讨下一季度的新品发布会的事情。”苏诗钰走到赵星儿身旁,低声说道。

赵星儿点点头,才想起昨天自己开完部门会议之后还没有跟陆庭琛汇报那些会议内容。

“昨天的会议内容总结做好了?”赵星儿问道。

苏诗钰点头,“已经做好了,就在您的办公桌上。”

“好。”赵星儿接下围裙,“我现在回去拿,你在电梯口等我。”

说完便直接往办公室奔去,先是换下了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换上正常的工作装,连忙拿起苏诗钰总结好的会议内容看了一眼,确保没有问题,便往电梯口跑去。

苏诗钰已经准备好电梯,就等着赵星儿过来,一进来,便往最高的三十三楼奔去。

此时,彭弈已经在三十三楼电梯口等候多时,电梯门一打开,赵星儿便打走了出去,顺便给彭弈点头微笑。

彭弈也快步跟上,将赵星儿领到陆庭琛的办公室。

印象中,赵星儿自己也是第一次来陆庭琛的办公室,他自己独占了三十三楼顶层,办公室也比赵星儿想象的要大很多。

三十三楼主要就是两个区域,一是陆庭琛的办公室,另一部分是用来见重要客户的会议室。

赵星儿真是不明白要那么大的办公室有什么用,办公室最重要的就是要自己用得舒服,大了反而就空旷了。

彭弈领着人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先是在秘书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彭弈才拿门禁卡开门让赵星儿进去。

赵星儿对此也是无语,想不到自己作为陆庭琛的妻子,进来也要这般严密。

进去的时候,陆庭琛脸上的镜框还没有取下来,只是感觉到来人了,便抬起了头,两人就这样远远的对视了一眼。

赵星儿承认,陆庭琛真的很帅,无论他是不是带了眼镜,他都好看,没有戴眼镜的陆庭琛是那种痞痞 的帅,带上了眼镜的陆庭琛,就是那种奶油小生的好看。

真是没有想到,戴不戴眼镜,居然可以相差这么大。

“陆总裁。”先开口的还是赵星儿,在集团,她就是一个被动方,一个下属,先打招呼也是应该要做的事情。

“过来坐吧,说说你昨天开会说了些什么。”陆庭琛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继续看着桌上的文件。

虽然昨天自己是一直看着会议监控,知道会议的内容,但是他还是想要赵星儿亲自上来给自己讲一遍。

而且,赵星儿进了陆家大门这么久,居然还没有来过自己的办公室,若不是想起要叫她,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这事。

赵星儿径直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两人隔着一办公桌,依旧觉得无比尴尬。

在这里只是一个下属,只是一个下属,不要想太多了,别想太多了。赵星儿一直给以自己某些心理暗示,让自己不至于这么尴尬难受。

“说吧,什么内容,不要觉得不自在,我就是你的顶头上司而已。”陆庭琛头也没有抬,就知道赵星儿现在的心情。

“我没有不自在。”赵星儿下意识的就是否认,她将手中的文件夹打开,看着,将当中的重点挑出来说,“陆氏集团下一季度,我想打破以往的常规,拒绝一切冷色调,全部以暖色调为主题。”

“时间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现在改还来得及吗?要不行就放到下一季度上面去做。”陆庭琛虽然还在翻阅文件,但是他还是能听着赵星儿说话。

“来得及,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过了。主流的设计产品不变,只是整体色调的改变,最后做出来的结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冷暖色调的相互映衬。这一点,我在开会上没有说出来。”赵星儿如是回答,“会议上鱼龙混杂,万一有人泄露的话,下一季度陆氏集团就不是唯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