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边啃奶头边躁狠狠躁 滚烫 灌尿 宫交高h

两个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真被他们发现了,必然会杀人灭口。

赵又薇僵着身子,紧紧屏住呼吸。

脚步声在她不远处响起,心跳也随之加速。

“你疑 神疑鬼什么?”赵之雅似乎不满的说着。

陆伟站定脚步,似乎发现没人,眼底的阴鸷散开了些。

“你帮我解决赵星儿,我会助力你拿到公司。”

丢下这一句话,陆伟扭头离开。

赵之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咬咬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也跟上了陆伟的步伐。

赵又薇生怕他们去而复返,在原地待了几分钟。

直到确定他们不会再回来,她才从花丛里面跳出来。她将手机放好,顺手拍了拍身上的灰。

想着有了录音,陆庭琛应该是愿意相信自己的,脸上的笑容不觉多了几分。

经过老宅的水廊时,忽然听到有人叫住了自己。

赵又薇一回头,发现林锡正笑盈盈的走上来。

她的笑虽然有些虚假,但方才她可没对自己笑过。赵又薇心头冒出疑惑,试探性的问:“大伯母?”

微风徐过,吹起赵又薇额前的碎发,凌乱的美感为那张白净绝美的脸添了几分生动灵性。

想到自己年纪大了,林锡心里有些不快,但面上仍旧是维持着笑容。

“方才是大伯母不对,给你道个歉。”说话的同时,林锡已经站在了赵又薇面前。

“哎呀!”林锡惊呼道,“薇薇你身上怎么了?”

赵又薇因为蹲在花丛里,身上仍旧有不少灰尘。

林锡话音刚落,她自己伸出手,掸了掸她衣服上的灰尘,这让赵又薇不禁瞪目结舌。

正在她疑惑之际,林锡整个身子忽然撞了上来。

“哎呀,不好意思薇薇,我刚刚没站稳。”

林锡扶正身子,眼底的笑意倒是真了几分,但对赵又薇的态度也开始随意起来,“你先回去吧。”

赵又薇抿抿唇,转身离开。

在大厅跟陆老爷子告别后,赵又薇准备回去。

她刚刚走到大门口,一道响亮的“站住”瞬间在大厅响起,引人侧目。

林锡踩着高跟鞋走过来,脸上是初次见面的傲慢,目光扫了一眼赵又薇,“你这么着急走做什么?”

赵又薇回头,淡然迎着她的目光:“大伯母还有事?”

陆老爷子看出了她们的剑拔弩张,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小锡,薇薇很忙,你别耽误人家。”

言外之意,就是维护赵又薇。

林锡心底的酸楚和埋怨瞬间交杂扩大,下巴抬的更是高,哼了一声道:“爸,唯生送我的定情礼物不见了,有人看见是这丫头进了我的房间里面。”

说话间,她大步走上来,扯了扯赵又薇的手臂,从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条千禧切割的钻石项链。

“爸,你看,真是这样丫头!”林锡松开赵又薇,把项链放在陆老爷子的面前,洋洋得意道:“偷人偷东西,还真是哪样都没落下。”

“胡闹!”

陆老爷子脸顿时拉下来,“嘭”的一下把茶杯掷在了茶几上。

林锡鲜少有看到他生气,吓的一抖,而后极为不满的撇嘴:“爸,她偷东西应该按照家规了处理了吧?”

赵又薇挪步到沙发前,看起来并不慌张。

柔声哄了陆老爷子几句,她面向林锡,淡淡道:“大伯母,既然是定情信物,您应该放在一个很稳妥的地方吧。”

林锡冷笑一声,似乎是想看她还能辩出什么。

“那又怎么样?”

赵又薇走至她面前,不慌不忙道:“您说我偷东西,可我进入您房间的东西以及出来的时间,少说也要二十分钟。况且我偷这么有纪念且容易发现的东西,我戴不了也卖不出去,我为什么要偷这个呢?”

她突如其来的伶牙利嘴,让林锡找不到语言应对。

手里的项链稍稍捏紧,林锡哼了一声:“谁知道呢,反正东西在你身上,就是你偷的。”

“我方才去了花园,也有人能证明。据我所知,花园离大伯母的房间远的很吧。”

她有理有据,反倒让人觉得林锡的话苍白无力。

“好了!”陆老爷子已经彻底看明白了,凉凉的看了一眼林锡,“闹够了就回去。”

林锡狠狠的剜了一眼赵又薇,将项链摔在地毯上,幸而是地毯足够柔软,项链没有损伤。

“爸,你怎么就不信我!”

看她耍起了泼,陆老爷子有些头疼,朝赵又薇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

赵又薇微微颔首,朝外走去。

她想推开门,门却从外面被拉开。光线疯狂涌了进来,她抬头一看,是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两个人视线对上的时候,只见陆庭琛的脸一沉,眼底骤然凝聚成冰,格外骇人。

陆庭琛忽然抬起手,带起了一阵风。

以为他是要打自己,赵又薇吓了一大跳。

她朝后一躲,却被陆庭琛用另外一只手拦住了腰,而他最先抬起的手停在自己的耳畔。

赵又薇心脏忍不住猛烈的跳动,侧头一看,他手里抓着的居然是一条项链。

心头一松,赵又薇回头看了看。

林锡方才捡起了地上的项链,朝赵又薇砸去。但没想到,陆庭琛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陆庭琛松开赵又薇,阔步来到大厅中央。

先是跟陆老爷子问了一声好,而后看向林锡,眼底的冷意能把人冰冻在原地。

“大伯母公然的欺负小辈,撒泼打滚不顾及陆家的颜面,看来是这些日子太舒坦了,让你忘了陆家的家规。”

林锡脸色一白,“你想干什么?”

陆庭琛语气中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从今天起,大伯母每天都有抄写一份家规。何时抄完,何时才能走出房间。”

“你!”

如今的陆家,陆庭琛的话就是不可违抗的命令。

林锡纵然心有怨毒,却也无能为力。

陆庭琛将项链放在茶几上,脚下的皮鞋转了个方向,朝门口走过去。经过赵又薇身边时,眼尾扫了一眼:“回去。”

赵又薇亦步亦趋的跟上他,方才陆庭琛的举措让她有些惊讶。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想了想仍旧说:“刚刚谢谢你了。”

陆庭琛愣了一下,脚步有些顿挫,似是不大习惯于听见别人对他说谢谢。

赵又薇见状,下意识便问道,“怎么了?”

他侧过头,手往后一览,将人带到自己身边,低声说道,“我可不是每次都能正巧回来,你要实自己解决不了,就不要回来了。”

陆庭琛的语气很差,赵又薇听着,不由得嗤笑道,“你不来,我照样能解决,只不过你过来了解决的速度快了些而已。”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陆家老宅外头,赵又薇自己走开,主动与陆庭琛保持了些距离,“但刚才那句谢谢是真心的。”

陆庭琛看着自己突然一空的右侧,不禁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那看来你以后是不再需要我的帮忙了。”陆庭琛也不想再跟这女人多说些什么,阔步直接走到自己刚才匆忙停下的车前,拉开车门便几个急倒车开出了陆家老宅。

赵又薇明显感觉到陆庭琛是生气的,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此时,陆家司机将她的车开了过来,她便上了车,回到陆家。

今日过来陆家老宅虽说目的没有达到,但是赵又薇却无意中收集到了更加有用的消息,那段录音,她得好好利用,起码得让陆庭琛对她放点权。

想着,赵又薇紧紧揣了下自己的手机,这可是她将下一步棋进行下去的希望了。

陆庭琛回公司的一路上,开车开得尤其暴躁,刚才赵又薇的故意疏离,明显让他很不满意。

这女人,一听说她回了陆家老宅,怕她受欺负,二话不说就抛下一切就回去找他,结果她居然还不领情!

这女人,以后绝对不会再回去帮她了。想着,下意识便扯了下领口的领带。

陆庭琛拿起刚才被仍在副驾驶上的手机,迅速拨通了电话,“十分钟之内回到会议室,会议继续。”话毕,又迅速将电话挂掉。

陆庭琛的秘书彭弈被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吓了一跳,刚才总裁开着会突然离开也就算了,现在怎么突然又说要继续会议?

但心中的疑惑再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组织好会议。

才离开会议室不久不到一个小时,又被召集回会议室,众人心中虽有怨言,但是自己就是一下属,是不能多说的。

只不过众人也是迷惑,陆总裁突然结束会议,又突然召集会议,这还是第一次。联想到最近陆总裁被带绿帽一事,众人不禁联想到陆总裁是否去抓奸了。

会议室里的人坐下不久,陆庭琛手拿着西装外套,衬衣袖子被挽了起来,领带依旧是被扯开的状态。

陆庭琛走到会议室中间,样子莫名有些狼狈,“刚才到哪里了,现在继续。”

说出话的声音,都有些哑,但其实只是陆庭琛没有清嗓子说话而已。

下边的人看着陆庭琛的状态,还有那极其像哭过的声音,莫名的开始同情站在上边的陆总裁。

这么想着,本想含糊而过的会议,一下子因为众人的同情,变得认真起来。

赵又薇回到陆家之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去将陆家里的内鬼找出来。

陆家虽说没有陆家老宅那般大,但是好歹也是陆庭琛的住处,自然也小不到哪里去。

为了维持陆家的日常卫生清洁以及保养花园的各种昂贵植物,陆家的佣人少说也有上百号人。

赵又薇在这陆家里边,并没有任何自己可以信任的势力,想不打草惊蛇地将人查出来,她得像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

那被陆伟安插的眼线知道她已经来世查小梅了,就证明那眼线必定是安插在了自己的身边,上一次她所问过的人,都有嫌疑。

赵又薇便吩咐人,让人找管家,让管家给她拿一碗银耳汤过来。

这管家,是她在这陆家中唯一能信任的人。

尽管她这样做要冒着被陆庭琛知道的风险,被他知道只是迟早的事情,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在陆庭琛的监视之下了,不然今天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出现在了回了老宅。

赵又薇将与管家见面的地方选在了花园,陆家的花园不同于老宅的繁茂,空旷得很,在那里与管家见面,就免了被别人偷听的风险。

至于被人看见……

她现在可是赵星儿的脸,是这陆家的女主人,见管家一面,能有什么好疑义的地方。

管家进来陆家之后便改姓陆,陆管家听见赵又薇要见自己,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但赵又薇的身份就摆在那儿,便去见了。

陆管家隐约听说过赵星儿在死里逃生之后,性情大变,不再懦弱胆小,而是变得颇有才智,他知道这女主人的召见,并非这么简单。

赵又薇早早就在花园等着了,陆管家端着刚才厨房熬出来的银耳汤,便走了过去。

陆管家毕恭毕敬,向赵又薇问了声好。

“不用这么客气,陆管家,我知道你是庭琛信任的人,所以我也信任你,你能否将这陆家的佣人名单给我一份?”赵又薇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地说。

赵又薇的声音极小,只有两人能听见,说话时嘴唇的运动的幅度也不大,远处看着就跟没说话那般。

陆管家自是惊讶,但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将银耳汤放到花园小桌上,低着头说道,“知道了夫人,我这就将名单发到您的邮箱上。”

与赵又薇那般,声音只有两人能听见,利用了一些角度,让人看不出来,他们两人之间竟是在对话。

赵又薇拿起桌上的银耳汤,喝了一口,“还是陆家厨房做的银耳汤好喝,医院的哪里能跟陆家厨房做出来的比。”

陆管家也顺着赵又薇的话,“早知道夫人喜爱喝银耳汤,厨房每天都会熬着,夫人什么时候想喝了,吩咐人过去拿便是。”

赵又薇听着,笑着回道,“那就麻烦陆管家与厨房里的人了。”

陆管家并没有再接话,直接下去了。

发邮件之前,陆管家给彭弈打了一通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他。

片刻,彭弈便给了陆管家回复,告知陆管家可以将名单发过去给赵又薇。

陆庭琛深夜才回到陆家,此时,赵又薇正在对着那一百五十多人的名单思来想去。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赵又薇凭借着赵星儿的记忆,以及自己这段时间来在这陆家的生活所得的观察,已经将近百人彻底排除了。

她坐在今日佣人才收拾出来的书房里边,陷入了沉思,连陆庭琛进来了也没有发觉。

陆庭琛走到赵又薇身旁,看着手提电脑前她那涂涂画画的纸,心中也是一惊,那次死里逃生,真的能让她转变如此之大?

他俯下身,一手撑在椅背上,另一手撑在桌子上,“你是怎么想到的?”

赵又薇明显是被吓了一跳,一下便将笔丢到了一旁,“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陆庭琛侧过头,垂哞看着坐在桌前的人。

“倒是你,门也不关,想东西想得入神,有人进来了也不知道。”这么蠢的女人,竟然还想靠自己自证清白。

赵又薇不否认他说的话,“是我大意了,我的确不应该太入神。”

她有些不适应陆庭琛所带来的压迫感,侧过头,与他对视的那一瞬,才发现,原来自己与他的距离,是这么近的。

赵又薇下意识便低下头,躲开了陆庭琛的视线。

“可以起来一下吗?”

“你躲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与此同时,两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也就在这一瞬间,陆庭琛想起今早赵又薇注定拉开距离的那一幕。

“抬起头,看着我。”

不容拒绝的语气。

赵又薇知道自己不能拒绝,陆庭琛是她唯一能依靠的大腿,她不能得罪。

她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侧过头,看着陆庭琛,这样近的距离,她甚至可以数得出陆庭琛的眼睫毛。

陆庭琛不否认,眼前的赵星儿,是一不折不扣的美人儿,从一开始,他就这么觉得,只不过,在她死里逃生之后,他从她的眼中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而那种东西,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吸引。

两人不是没有更加近距离的接触过,但是唯有这一次,让陆庭琛产生了一丝紧张感。

“为什么调查陆家里的佣人?”他努力压下心中的那一丝紧张。

“你不应该已经知道了吗?”赵又薇觉得陆庭琛这一问,真是多此一举。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在老宅,知道了些什么?”

陆庭琛自然是知道她是在排查陆家的眼线,他也早知道这里头有陆伟的眼线,只是他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将人找出来,现在赵又薇倒是帮他做了一件好事。

只不过她会突然间开始排查陆家的眼线,必然事出有因,她是怎么知道这陆家有眼线的,陆庭琛还真不知道。

赵又薇一下知道,陆庭琛,他不知道自己手上那段录音的事情。

也对,自己藏得这么隐秘,他知道的确有些难度。

赵又薇一笑,眼中带有了一些算计,“告诉你,可是有代价的。”

陆庭琛也是一笑,拿起撑在桌上上的手,掐着赵又薇的下巴,抬起她的头,“你认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赵又薇吃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我要是没有资格的话,我今日就不会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

她废了不少的劲,才将这句话说出来,她感觉,陆庭琛肯定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来掐她的。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陆庭琛将人放开,站起身,走到一旁,“说吧,你有什么吸引我的东西,让我答应你的条件?”

赵又薇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而这录音,陆庭琛不可能不想得到。

“陆伟勾结外边的人害我的录音,你要还是不要?”

单单是陆伟这个人,就足够吸引陆庭琛了。

陆庭琛看着赵又薇眼中那慢慢的自信,的确,她手上的这段录音,是可以支撑起她在这件事情上的自信。

“说吧,你想要什么?”陆庭琛颔首答应。

赵又薇就知道,手上的这段录音,可以让她在陆庭琛面前提条件。

“相信你也知道,我大学期间,学得也是家居设计,而陆氏集团的主业便是家居产业以及房地产,我要进入陆氏集团,继续自己喜欢的事情。”

陆庭琛还以为赵星儿会提一些什么自己办不到的要求,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我答应你,但是进去之后,你只能从最基本的做起,先熟悉集团设计部的运作,再看你的表现斟酌升职。”

虽说要求并不难,但是陆庭琛还是要防一手,毕竟眼前的这女人,他依旧是信不过。

赵又薇有怎么肯屈居于基层的位置,若是做基层了,她在集团是能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那这段录音,我毁了也不会让你得到。我可以用一周的时间在基层熟悉集团运作,但是一周之后,我必须要做到设计总监。”

赵又薇所说的,同样是不能拒绝。

陆庭琛不禁冷笑了一下,“设计总监?你这个女人也敢想?”

整个集团最重要的就是设计部门,她想做设计总监,真是狮子大开口。

“你出题,一周时间,我若是能设计出你满意的家居,设计总监必须我做,录音给你,若不能,我心甘情愿,将录音交给你。”

陆氏集团的情况赵又薇了解,同时,她对自己的专业也是很自信,设计总监的位置,她绝对坐得起。

陆庭琛看着眼前的赵又薇,这女人,真是让自己越来越惊喜啊。

“一周太久了,三天,你若是能做到,陆氏集团的设计总监就是你的,录音,是我的。”

赵又薇立马答应,“好,三天时间,你出题吧。”

陆庭琛扫视了一眼这房间,垂眸看见桌上那极具设计感的杯子,口里缓缓吐出两字,“杯子。”

话毕,便离开了书房。

赵又薇依旧是瘫在了椅子上,嘴里默念道,“杯子……杯子……”

口里念叨着,同时也看见了桌上的杯子,她拿了起来,灯光透过玻璃,印在她的脸上,她突然笑了一下,又念叨了一句杯子。

口里念叨着,同时也看见了桌上的杯子,赵又薇拿了起来,灯光透过玻璃,印在她的脸上,她突然笑了一下,又念叨了一句杯子。

“我知道了。”不过片刻,赵又薇便想到该设计什么东西了。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名单,看来只能先告一段落了,等这三天将设计图画出来,才能继续调查陆家的眼线了。

赵又薇将桌上的纸张收起来,整齐摆放好,深知这书房并不安全,便随身拿着,带回了房间。

离开书房,赵又薇吩咐陆管家,让他准备好画板与画纸,她要重新拾起画笔,做自己之前一直喜欢的事情了。

想到这样,赵又薇脸上不禁流露出喜悦的笑容,自己苦读了好几年的设计,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陆氏集团这两日因为要忙着给附属的一家公司做上市,陆庭琛忙得不可开交,直接没有回来陆家,赵又薇也乐得清净,正好可以安心创作。

况且,赵又薇是代替赵星儿进来给陆家做代孕的,她可不是真正的赵星儿,有怎么会愿意真的给陆家做代孕。

只不过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幸好这几日陆庭琛这几日都没有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又是一深夜,赵又薇在画板前伸了一懒腰,轻轻将画笔放下。

她已经快一年没有画画了,手上的技能都生疏了不少,两天时间过去了,她才找回了感觉。

当初就不应该那么轻易答应陆庭琛三天之内完成的,现在就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

但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将这杯子画出来,她要进入陆氏集团,获得自己的势力。

赵又薇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旁边佣人一直备着的红茶,喝了一口,提了提神,执起画笔,换上另一纸张,继续画。

好不容易找到画画的感觉了,她得把握住这种感觉,不能让这种感觉消失了。

陆庭琛给的题目是杯子,自然不是想让她设计一杯子,肯定是想让赵又薇另有深意的东西。

只是不知为何,当她拿起桌上的那杯子的时候,她总觉得那杯子缺了写什么,她想把那缺失的东西,补上。

又是一个通宵,赵又薇才将一稿画出来,她看着眼前这并不完美的设计图,还是欣慰地笑了下,毕竟这是自己放下画笔一年后的首创啊。

她重新将画夹回到画板上,走回房间,调好闹钟,打算休息两个小时,起来继续画。

赵又薇沾床就睡,恰好错过了陆庭琛回来的时间。

陆庭琛已经两天没有回来,却觉得已经过了好几天,本想着回来跟着女人吃一早饭,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这女人还在睡。

一下间怒气大作,还说要进陆氏集团做设计总监,那个设计总监会在这个点睡觉?

就在他正准备闯入房间,将人叫醒,但是一进门,看见那人正熟睡的模样,心中竟然有些不忍。

那人喜欢侧身睡,手放在了自己的脸前,嘴巴微微张开,一呼一吸的,这个样子,陆庭琛竟然没有见过。

不管是之前胆小懦弱的赵星儿,还是现在敢于反抗的赵星儿,他都没有见过。

陆庭琛轻轻给赵星儿拉上被子,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鬼使神差般,他走到了赵又薇的书房,看见了画板上的画,不禁笑了下。

这女人,居然还真是有些设计天赋的。

他给的题目是杯子,他还真就设计了一套杯子,而且,这杯子正好可以和那天桌上的杯子凑成一套。

那天桌上的杯子是陆庭琛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创作的,当时他就想将那杯子设计成一套,但无奈回国了之后,被太多事情牵绊了,他便没有时间再去做这件事情,久而久之,便遗忘了。

那杯子是陆庭琛当年在美国黄石公园看见了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所设计出来的,那杯子正好就是那石头的形状。

当年陆庭琛的这一设计,还在国外获得了设计界的一个大奖,后来尽管有无数人投资想要将这杯子批量生产出来,他都没有答应,只是自己找了一小作坊,做了几个出来。

毕竟,那杯子是他的惊鸿一瞥所得来的灵感,他不想与太多的人分享。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看懂了他那一瞬间的灵感,将他多年的遗憾补了回来。

尽管这设计图上的缺陷很多,但依旧不妨碍当中的美感。

陆庭琛坐在画板前,换上一张新的纸,执起旁边的画笔,重新画了一幅设计图,他也是很久没有执起画笔画画了。

这种创作的感觉,让陆庭琛,找到了自己。

闹钟还没响,赵又薇便醒来了,肯定是创作的感觉将她唤醒了。

她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便往书房走,想赶紧将终稿定下来,这是最后一天了,她一定要设计出陆庭琛满意的作品。

还没有走到书房,赵又薇便听见了些细细碎碎的声音,这声音她熟悉得很,是画笔与画纸交汇时发出的声音。

她快步往前走,生怕有人破坏她的设计图,刚走到书房,她便看见,陆庭琛坐在画板前,安静地画画。

清晨的阳光正好照在画板前,陆庭琛修长的手正握着画笔,在画板前画着杯子的阴影。

这样的陆庭琛,好看得,让赵又薇感到了窒息。

这样的陆庭琛,赵又薇没见过。

这样的陆庭琛,赵又薇发现自己,好像是有些喜欢了。

她静静站在门前,看着陆庭琛画画,她竟然有些不想打扰这样安静的他。

陆庭琛似是感觉到了一目光正洒在他的身上,他抬起头,看见衣服松散,头发微乱的赵星儿站在门前,以一种他也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他。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握着画笔的手在画板前定住了,呼吸也慢慢缓了下来。

正好有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吹起了窗前白色的窗帘,吹起了赵又薇脸前的发丝。

“早上好。”赵又薇微微点头,嘴唇微动,缓缓问了声好。

陆庭琛轻轻点头,回了句,“早上好。”

赵又薇理了理头发,走到陆庭琛身旁,看了眼他所画的,一瞬间,莫名地对自己身旁的人崇拜起来。

“真好。”赵又薇几乎是下意识,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没想到自己昨晚思来想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下间便被陆庭琛解决了,她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身旁的人,是这么的优秀。

陆庭琛听见了赵又薇的夸奖,心情明显有些不错,他将画笔放下,“继续画下去,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我,我给你两天的修整时间,下周一,我要在陆氏集团设计部看见你。”

“什么?”赵又薇没有想到,陆庭琛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她都还没有画完这设计图呢。

陆庭琛有些挑衅地看着她,“怎么了?不愿意?那我就只好收回刚才那句话了啊”

赵又薇连忙点头,“不不不,我愿意,愿意。”说着,便露出了笑容。

看来这陆庭琛也不像传闻中,那么的难搞嘛。

赵又薇一想到只不过自己的设计被他肯定了,心情便越发地好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设计稿完善到完美的!”说话间,赵又薇严重又流露出那令人挪不开眼的自信。

这是陆庭琛第一次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改变地竟如此之大,他开始欣赏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能做到再说,不要在这里给我夸下海口。”话毕,陆庭琛便站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书房门口时,陆庭琛说了句,“先去吃早饭吧,我先回公司了。”

赵又薇抬起头,显然是惊讶于陆庭琛对自己的关心,原来这个木头,也是会关心别人的啊。

想着,赵又薇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再抬头时,陆庭琛已经离开了。

赵又薇拿起画板上陆庭琛刚画的设计图,比自己画的简直不要好太多了,尽管与自己一样很久没有接触到画笔了,但是他的上手速度,比自己快太多了。

原来这就是天才啊。

赵又薇小心翼翼地将画收起来,一定要将这画裱起来,用来激励自己,总有一天一定要超越他。

没有了三天的期限,赵又薇空闲了不少,她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一顿饭,睡一觉了。

陆庭琛走之前便吩咐了陆管家给赵又薇准备早饭,赵又薇下楼到餐厅时,正好可以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

“少爷让我们准备的,还让我转告你,吃完早饭先去睡一觉,他说再回来是不想看见一个眼圈比熊猫还要黑的人在陆家晃悠。”陆管家说道。

“什么?”赵又薇几乎是一瞬间就打开了手机前置相机,看了自己一眼,嗯……黑眼圈好像是真的有点重了。

赵又薇不否认,陆管家刚刚转达的话,让赵又薇对陆庭琛稍微好转的形象,重新打回原形。

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句话影响了赵又薇这一天的好心情。

虽说如此,但赵又薇还是在吃完早饭之后乖乖回房间睡了一觉。她大病初愈,身体还在休养生息的阶段,她不想自己刚到陆氏集团就倒下了。

三天后,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在报道刚给陆庭琛带了绿帽子的赵星儿当上了陆氏集团设计总监一事,当然,里面的报道,贬比褒多。

尽管前段时间报社已经发了声明并公开道歉,承认自己污蔑赵星儿一事,但是依旧有许多人坐实了赵星儿在外边偷人一事。

只是赵又薇并不介意,她会做出自己的成绩,让世人承认自己的才能,况且偷人一事,自会有时间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她也会找到更有利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陆氏集团在前一晚就发了通告,因此有不少记者早就在陆氏集团的大门口蹲守,想要第一时间获取最新的消息。

周一一早,陆庭琛是与赵又薇一同出现在陆氏集团。

陆庭琛先下车,走到车的另一边,将赵又薇接下车,两人在保镖的护送下,一同挽手走进陆氏集团的大门。

“陆先生,请问你是不是真的被带上了绿帽子?”

“陆先生,请问你为什么在被带上绿帽子时候还将设计总监的位置给陆夫人坐?”

“陆先生据我们所知陆夫人在设计界上并无作为,为何要将委任她如此重要的职位?”

“陆先生,陆夫人的设计总监的位置是否只是空有其名?”

记者一拥而上,问了许多的问题,只是两人未做回答,一直挽手并进,脸上尽是甜蜜幸福的笑容。

赵又薇第一次理解演员的高薪,自己在这里假笑一会儿都这么累,他们可是随时随地要假笑呢。

两人走到陆氏集团的大门前停下,准备接受两个记者的提问。

只不过,赵又薇就没有想到这些记者能提问出什么好的问题。

刚停下,倒是陆庭琛先说话,“星儿是一个很好的设计师,我看过她的作品,她能胜任陆氏集团设计总监的这个位置。”

赵又薇没想到,陆庭琛会在记者面前维护自己。

“陆先生,但陆夫人在大学期间并未发表过任何的作品,连他的导师都说她没有任何的设计天赋。她的设计总监之位是否只是用来为何你们在公众前的形象?”记者再次犀利提问。

赵又薇看过赵星儿之前所画的设计图,的确是没有什么好的作品,但是现在站在眼前的可不是赵星儿,是赵又薇啊。

“这位记者,我已经从大学毕业了有三年的时间了,这三年时间可以改变许多的呢。”赵又薇微笑着回答,不卑不亢的。

“三年时间能让一个设计白痴变成设计天才吗?”记者再次犀利提问。

“时间会证明一切,陆氏集团三个月后的新品发布将会星儿为自己证明的最好机会,到时候,一切自有定数。”陆庭琛在赵又薇还没来得急出口反驳前,已经提赵又薇将话说完了。

“我不会留一个废人在集团,星儿能进来,绝对是对集团有益的。”说完,陆庭琛拉着赵又薇的手,转身便往陆氏集团里边走。

不知为何,赵又薇心里头暖暖的,这个人,好像又一次帮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