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进了一个头算做过了吗 艳骨小说

可青城那么大,上哪儿去找?

不行,今天一定要从陆萧这得到简佳的下落,林婉儿想。

她在房间来回踱步,然后翻出包里用剩的安眠药,紧握在手里。

她去了大厅,阿姨还在厨房打扫,酒柜上有瓶已经开封、喝得只剩一半的红酒,她把酒瓶打开,把安眠药倒进去。

然后,她给陆萧打电话,说到他家蹭饭,没见他人。

陆萧吩附阿姨做点好吃的,林婉儿也跟他一样,家人都在国外,请她吃饭也是应该。

饭桌上,林婉儿很是感动:“陆萧,还是你对我好,真是个暖男,以后跟着你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

这时候的陆萧,已经被林婉儿灌了两杯放有安眠药的酒,有些飘飘然了。

他自嘲一笑:“暖男?幸福?别人未必这么觉得。”

林婉儿眼眸一亮:“其实……我是说如果,如果简佳当初选择了你或者沈岩,也许结局都比现在好。”

陆萧好似突然酒醒了:“简佳?她是我哥的妻子,你别拿她跟我放一块,倒是你,这么快回来,不会是想抢回陆景庭吧?”

“如果我真想这么做,那萧大侠会不会帮我呢?”林婉儿顺着他的话,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我不是大侠,帮不了你,也劝你别太冲动,陆景庭是有家室的人,再不会像以前那样随便被你俘虏,你以为你自导自演的那出美女救英雄的好戏,就那么容易瞒天过海?”

林婉儿的脸色瞬间大变:“你说什么?陆萧,你喝醉了吧。”

“我没喝醉,就是醉了,我说的也是真话,绑架陆景庭的人,本来就是你派去的,然后你又跑去救他,哭哭啼啼地使了一出苦肉计,让陆景庭心疼感恩,我是看在你还算真心对陆景庭的份上,才没有戳破你,没想到,你对他的感情也只有那么真啊,他一破产,你就跑了。”

“你胡说什么?我跟景庭的事你不知情,不要乱说。你也没那么高尚,你没有告诉陆景庭,不过是为了简佳,为了你能有机会和她在一起!你喜欢简佳,别人不知道,我可一直知道,那时候你来我们学校打球,就是来看她的,对吧?”

林婉儿气争败坏地开始攻击陆萧。

陆萧瞪着她:“林婉儿,你终于承认你做的事了。”

“就算承认了又怎么样,你敢说出去?陆景庭和简佳一定都会恨你,恨你之前怎么不说,不然他们这几年的生活不会是这个样子。简佳不会理你,陆景庭更是可能会气得把你赶出陆氏,你将一无所有。”

林婉儿挑衅地看着陆萧。

“你瞎说,瞎说……”陆萧的神色越来越怒,眼皮却不受控制地直往下耷,酒精和安眠药的作用让他快不行了,慢慢趴下。

林婉灌了陆萧一晚上的酒,自己却没喝什么,她推了陆萧几下,没反应,于是便抓着他的手,解锁了放在桌上的手机。

打开微信,果然有陆萧和简佳的近期聊天记录,陆萧为简佳租房的地址也在里面。

林婉儿全部拍下来,然后把陆萧扶到沙发上,迅速离开。

林婉儿连夜去了青城。

按照陆萧手机里的地址,她很快找到了简佳。

简佳开门看到林婉儿的时候,自然是惊讶得说不出话。

林婉儿没多说一句废话,一进门就说明来意。

“你不用这么惊讶,我不会把你在这的消息告诉陆景庭,相反,我希望你离他越远越好,你跟他签字离婚吧,然后永远地离开,再也别回来,这应该也是你希望的吧?”

简佳当然明白,林婉儿来,只可能是为了陆景庭,只是没想到她能找到这来。

“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离家出走,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给陆景庭了,你去找他,别来找我。”

这下轮到林婉儿惊讶了,简佳居然给了陆景庭离婚协议书,而陆景庭居然还在找她,他不想离婚?!林婉儿顿时气得脸色很难看。

“既然这样,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再给他寄一份离婚协议书吧,之前的那份估计都没影了,陆景庭之所以还要找你,只是想把你困在身边,继续报复你折磨你,你在外面有男人的事,我都听说了。”

林婉儿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到简佳面前。

“林婉儿,看来你知道的事还不少,别告诉我那些事跟你有关!”简佳瞪着她,她忽然有种直觉,也许那些事就是林婉儿干的,即便她在国外,但她有钱,那些事也不是不能做到。

“你傻了吗?当然是景庭告诉我的啊,一说起你,他就来气,你还是快签字吧。”

“我和他的事,用不着你来插手。”简佳愤怒道,她凭什么听她摆布。

“我不帮你,这婚你是离不成的,陆景庭还想继续报复你,如果你不想继续被折磨的话,看看这条吧。“

林婉儿翻开协议书给简佳看。

简佳瞬间怔住。

协议书上写着:男方须归还女方在婚前借给陆家的周转资金800万,另加利息一百万,悉数付还女方。

“你要干什么?”简佳忍无可忍,嘲林婉儿吼道。

“帮你彻底摆脱陆景庭啊,我比你了解他,只有这么做,才会触怒他,他才会同意跟你离婚。“

简佳想,陆景庭要是看到这话,可能会气得当场撕碎吧,这样欺骗他,这样伤他自尊,他断然接受不了。

他也许还会认为,她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一开始就是靠钱换来婚姻,现在离婚,又“原形毕现”,所有的钱,连本带息都要还,多厉害的女人!

多厉害的林婉儿!这么损的招也只有她做的出。

不过,既然决意要离开,就要断彻底!这么做也未尝不可。

简佳想,反正跟陆景庭的新仇旧怨早已扯不清,也不差这最后一击,陆景庭让她承受了那么多冤枉屈辱,她刺激他一回,也不为过。

只是看不惯林婉儿这副嘴脸,便宜她了,算了,跟她争了这口气也没意思。

简佳心一横,在协议书上签了字,林婉儿瞬时喜形于色。

为了防止陆景庭查到简佳的住址,林婉儿特意很有心机地坐飞机去了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然后在那里联系好快递员,让他一周后寄件。

她自己则飞回了陆景庭身边。

她知道陆景庭看到协议书后会暴怒,但不能百分百肯定他会不会签字,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亲近陆景庭,然后适时在他身边推一把,让他签字。

回去后,林婉儿想尽办法唤醒陆景庭和她之间曾经的记忆,她央着他带她去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陪他在夜色里兜风看霓虹,又学着煲汤送给他喝。

陆景庭知道对一个从小到大有保姆照顾的大小姐来说,亲手煲汤意味着有多真诚。

一连几天,林婉儿都在陆景庭面前展现着她温良美好的品质。

林婉儿来送鸡汤的第五天,陆景庭办公室突然响起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助理正站在门边瑟瑟发抖,想进又不敢进,林婉儿说:“我去看看吧。”

推门一看,满地的玻璃碎片,陆景庭震怒的脸,即便早预知一切,林婉儿还是惊呆了,她想象过陆景庭会发火,但没想到是如此动怒的场面。

“怎么了?景庭。”她佯装不知地问了句,语气里略带惊慌。

“你先出去。”陆景庭冷冷地说道,赶她走。

林婉儿当然不会走,她把鸡汤往他茶几上一放,然后就开始收拾地上那一片狼藉,默默收拾了两下,又起身去收拾桌子。

“你要离婚?”林婉儿盯着桌上那份离婚协议书不眨眼,陆景庭迅速收起协议书,往抽屉里一塞。

林婉儿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陆景庭:“是真的吗?景庭,你……已经离婚了?”

陆景庭沉默,点燃了根烟。

陆景庭没回答她,她不好再问,但她感觉他应该是还没签字。

“景庭,我知道有些话在这时候说不合适,但我还是想说,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隐隐期待着有这一天……我也不怕别人笑话。我妈说我痴傻固执,可我宁愿这么固执下去,只是不知道,我的执着在你眼里是什么?“

林婉儿期待又惶恐地望着陆景庭,等着那双低垂的眼眸看向她,那会有多深情?

几秒后,陆景庭终于望向她,可是,他的眼里没有波澜,没有耀眼光芒的星星。

没有爱。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记着,但你不必这样,该往前走。“他拒绝她。

他不爱她了?真的不爱了?他不愿离婚?即使离婚,也不要她了?!林婉儿心碎一地,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

可她仍不想放弃,不管怎样,只要逼陆景庭离婚了,她就还有希望,她相信景庭只是还没原谅她。

林婉儿开始哭泣:“我知道,你始终没有原谅我,景庭,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可以重新接受我,这么多年我心里都在等你,现在总算快等到了,可你,不要我……我好失败,我的人生就是场笑话。你不要我,我爸妈也骂我痴傻,恨我没用,我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我……宁愿死了算了……“

林婉儿突然哭着拿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去割手上的脉,陆景庭赶紧过去阻止,两人一拉扯,林婉儿手上的鲜血汩汩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