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极品偷香村医全文免费阅读

“简佳。”沈岩欣喜地扶着撞到他身上的简佳,按捺不住激动情绪。

简佳也微惊讶:“沈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不久,你没事吧?看来还这么莽撞。”沈岩言语里有些宠溺。

以前她就经常这么莽莽撞撞、没心没肺。

简佳明白他的话,苦涩一笑:“没事。”

简佳笑容里的苦涩,沈岩全看在眼里。

沈岩知道简佳过得并不好,以前想着,即便她过得不好,那也是她愿意,他便不能插足她和陆景庭的家庭,可现在,他听说陆景庭竟完全不把简佳放在眼里,公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便再也不能忍,于是回来了。

陆景庭不珍惜她,他珍惜。

他不自觉地抬手,为简佳抚了下微乱的头发,她这样子,真让人心疼。

沈岩的动作过于亲密,简佳目光微闪烁了下,避让不及,便装作没事似的,顺手也捋了下头发。

走廊尽头,陆景庭像一尊冰雕,晦暗而立,将一切全看在眼底。

一道声音凌厉地飘向简佳:“你现在还是我陆家的人,就在我眼皮底下跟人眉来眼去?”

简佳和沈岩的脸色瞬间都变得不大好看。

沈岩替简佳出头:“陆总这是什么意思?我跟老同学见面也惹怒陆总了吗?陆家的人?我怎么听说陆总在外面出双入对的女伴,根本不是简佳?弄得我还以为简佳现在是自由身。”

沈岩言语里尽是赤祼祼的讽刺,简佳没想到沈岩会如此尖锐,他一向不与人争。

陆景庭发怒了:“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了,沈岩,我告诉你,别打什么歪主意。”

沈岩嗤笑一声:“陆总这是警告我吗?想不到一个对简佳不管不顾的人,还能说出这种话,真是难得。”

简佳在一旁也不搭腔,随他们说,虽然沈岩的话太过尖锐,但不得不说,他这样说真让她觉得解气。

之后,沈岩跟陆景庭矛盾归矛盾,两人还是为了各自集团的利益,坐到了一张谈判桌上。

而简佳则独自离开。

回去后,简佳便关了手机。

陆景庭拒不签字,在外面一连几天没回家。

一周后回家,家里竟然没人,连保姆都不在。

陆景庭找半天,找到保姆的电话,保姆说,简佳带臻臻去旅游,让她回老家休假。

旅游是幌子,陆景庭明白,简佳带着臻臻离开了,他顿时勃然大怒,这个女人真是胆子越来越大,居然还敢擅自离家!

她这是铁了心要跟他离婚?

陆景庭不愿意,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不愿意,他明明很讨厌、很痛恨这个女人,还有她的孩子,可是为什么……

他走到客厅那堆玩具旁,坐了下来。

以往每次回来,那个小家伙都睡了,他会看到客厅散落着的玩具,对小孩的那些小玩意,他感觉陌生又新奇。

以往无论多晚回来,简佳都会在厨房留盏灯和一碗汤,他一个月难得回去两三次,可她似乎每天都这么做,刚开始他觉得她做作,害保姆折腾,可后来,他也渐渐习惯,每次回去都会进厨房转一圈,有时会喝汤,有时不喝。

而此刻,厨房的灯是黑的,也没有热汤可以喝,他走过去,打开了灯。

灯光通亮,他却感觉周围更加空荡荡。

他回过神,打电话给手下,让他们赶紧找简佳和臻臻。

陆景庭在这个城市威望中天,势力庞大到让人不敢想象,他找人,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

可没想到,他手下找了三天,居然还没找到人,陆景庭怒了,对手下大发雷霆。

他想着简佳可能有人帮忙,不然没这么容易逃出他的手掌心。

他去找沈岩。

沈岩很惊讶:“我不知道简佳在哪,打她电话一直打不通,还以为你把她藏起来了,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害得她离家出走!”

陆景庭指着沈岩道:“如果你让我发现,你知道简佳和臻臻在哪,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我真不知道他们在哪!而且,就算知道,我也的确不会告诉你。”沈岩瞪着陆景庭,直接怼他。

陆景庭愤而离去。

简佳和臻臻真就如凭空消失了一般,陆景庭找了他们一个月,仍是毫无踪迹。

这天,陆景庭正躺在家里沙发上发呆,门铃突然响了。

是简佳和臻臻回来了吗?!

陆景庭一个挺身,立马站起来,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却是陆萧。

“你怎么回了?”

陆景庭有些失望,也有些意外,怎么这时候,沈岩和陆萧都回来了?简佳到底跟谁有关系?

陆萧是陆家远亲,因受陆景庭父亲赏识,召他进陆氏集团,三年前,陆萧主动提出要去美国的分公司工作。

陆萧出国前,在陆家看到陆家佣人怠慢简佳,陆萧竟训了那下人几句,替简佳出头,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管。

陆景庭当时便怀疑陆萧对简佳不一般,他像是想在离开前帮简佳一把,让陆家下人不敢欺负她,再想到陆萧平时待臻臻不错,陆景庭更是怀疑。

只不过,陆萧这三年很少回来,他便没再理会那么多。

“我听说简佳和臻臻失踪了?”

陆萧的话让陆景庭回过神:“不是失踪,是出去了。”

陆景庭眼神晦暗又坚定,他拒绝用失踪来描述简佳和臻臻的离开。

“大哥,你怎么能把简佳逼到离家出走的地步?她对你那么好……”

陆萧的话,让陆景庭很是不悦,一向性情温和、说话得体的陆萧,竟然也跟沈岩一样对他咄咄逼人。

“陆萧,你这是在责怪我吗?没想到简佳一走,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她。”

陆景庭话里带话。

陆萧知道自己太过着急,说的话有点过,便解释道:“我是担心你们。我来,是还有件事想跟你说,婉儿也回来了,明天到,我没空,你去接她吧。”

婉儿?她怎么也回来了?陆景庭微惊,这是怎么了,简佳走了,他们一个个倒都回了……

婉儿曾是陆景庭的未婚妻,陆景庭曾以为他这辈子都会和林婉儿在一起,可没想到,后来陆家破产潦倒,婉儿的父亲竟逼得婉儿离开他。

后来,婉儿出国,不辞而别,留下陆景庭面对一地残局,心凉透顶。

也就是在这时候,简佳出现了,陆景庭父母都很喜欢她。

不到半年,陆家局势竟奇迹般地扭转过来,陆家父母一高兴,作主让陆景庭和简佳结婚。

陆景庭刚开始不接受,婉儿的离开还让他心伤,但简佳这么长时间以来对他不离不弃,温柔相待,加之对婉儿的怨气,一赌气,他也就同意了,跟谁结婚不是结!

简佳脸上总挂着浅浅的笑,婚后生活也还算安稳,陆景庭有时想,跟简佳这样善良诚实的女人结婚,也许才是归宿,什么爱情,让它见鬼去。

可谁曾想,结婚仅仅三个月,他就收到一封匿名信,里面是简佳和别人在一起的床照!真是讽刺!他原以为的现世安稳,没想到竟也是如此不堪。

陆景庭悲愤至极,更让他痛心的是,简佳这时已怀孕两月,而照片显示的时间,正是两个月前!

简佳这个大骗子!这个恶心的女人!他陆景庭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傻子,一次次地被女人欺骗!陆景庭气得要崩溃。

他当时就想打掉简佳肚子里的孩子,可又害怕这个孩子是他的,他总不能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儿子。

于是,他等着她生下来,再做亲子鉴定。

但从那以后,他很少回家,甚至连简佳生产,他都没进产房陪她。

简佳生下孩子后,陆景庭派人去给孩子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他和孩子没有血缘关系,他不是他的儿子!

陆景庭彻底崩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愤而离去,很长时间都没回家。

陆景庭想过离婚,他要把她赶出陆家,把那个野种赶出陆家,可他咽不可这口气,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个男人和简佳,他就要让他们没办法在一起,就要把她困在家里,让她独守空房!

半个月后,陆景庭才愿意回去跟简佳谈这件事。

“景庭,一定是哪里出错了,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呀!我从来没有别的男人。”简佳哭得撕心裂肺,这么荒唐的事,她怎能忍受。

“事到如今,什么证据都在,你还想撒谎狡辩?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有男人为什么要嫁给我?图财吗?你跟我离婚,你可是一分钱也拿不到!”

“是啊!我为什么要和你结婚?明知道你不爱我也和你结婚!你就是仗着我爱你不会离开你,就肆无忌惮地欺负我!你有没有一瞬间爱过我?从来没有,对不对?不然不会这么不信任我,不会这么轻易相信别人。”

“别跟我提‘爱’,你不配!恶心!”

……

两人大吵一架。

陆景庭走了,从那以后,三个月没再回家。

后来他偶尔回去,跟简佳之间,也是冷语相向,以及折磨惩罚,折腾她泄欲。

几年来,他们就是这种虐与被虐的关系,从身体到心理,支离破碎。

如今,陆景庭忽觉一丝不安,他对简佳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陆景庭点燃了一根烟,以缓解内心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