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节日祝福 >

被罚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 后妈的春天

黎景芝随后,心中没有缘由的一慌,但是觉得有一些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小姐,你的手。”一边的丫鬟一看到了黎景芝的手上的血迹,马上就开始大喊地叫到,这一喊,倒是把黎景芝的心慌给弄没了。

“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要大惊小怪的。”黎景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一点点小小的伤口和前世的事情闭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

毕竟,更加的凄惨的事情,她都是经历过的,难不成还会怕?

黎景芝美眸中上过一丝隐晦的目光。

伤口马上就被几个丫鬟就弄好的,但是让黎景芝没有任何办法忽视的是,则是刚刚的心悸,她老是觉得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回头一想,现在确实还算是没有事情发生的阶段。

难不成她回来了之后,还改变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情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了吗,那么自己的家人,会不会还会重新的回到原点。

这么一想,黎景芝简直就要惊出来了一身的了汗,那么他的弟弟还是会死,那么她的哥哥呢?最后自己还是会惨死吗,那么自己重来一回又有什么用处呢。

“小姐?”丫鬟在一边看到了黎景芝有些眼神空洞的样子,不由地推了推了她。

“我没事。”黎景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

“小姐,二皇子来了。”这个时候,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了一个丫鬟,喘着气说道。

黎景芝,“……”

这个傅子墨怎么又来了,是不是他的空闲实在是太多了?

还没有等到黎景芝喘一口气,外面就进来了一个俊美的男子,他手拿着一把白玉扇子,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但是看在了黎景芝的眼睛里面,确实无语的很。

“今天你那么好心情啊?”

傅子墨走进了她,因为凑的有一些进了,所以他很准确地闻到了黎景芝身上的花香味。

“果然是后花园,可真的是香啊。”傅子墨挑了挑眉毛,薄唇微微吐出几个字来,显得很是暧昧。

黎景芝真的拿这个男人没有注意了,她知道他的前世,但是她明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难不成她重来一回,还改变了一个不成?

黎景芝不说话,傅子墨不悦了,抬手就对着她手上的花篮拿了过来,低头一看,里面却是月季花最多。

这个不禁让他惊讶了一些。

月季花,没有牡丹那样的高贵,但是确实高雅的象征,没有想到黎景芝这个女人会是喜欢这样的花朵,实在是没有想到。

黎景芝不满,默默地摩擦了一下受伤的手指,马上就传来了一丝疼痛,但是脸上确实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要是喜欢月季花,我就让别人给你看移多一点过来。”傅子墨说道。

黎景芝对于傅子墨的示好根本就是不感冒,但是还是想到了他的身份,微微地一笑,笑的明艳动人,“那就多谢二皇子了。”

黎景芝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一笑,直接就把傅子墨笑到了心坎里面去了。

“甚好。”傅子墨抬了抬手,让别人马上就去办了。

黎景芝,“……”

“要是二皇子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那么……”

“那么,我们就去玩耍一番吧。”傅子墨接着黎景芝的话说道。

黎景芝无语地哽咽,这个事情不对劲啊,她的态度不是已经说明白了一切了吗,为什么他还是不懂得自己的意思。

傅子墨单独过来了也就算了,而且最重要的,现在就只有自己和他,被别人看到了,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啊?

傅子墨是一个悠闲的人,所以对于他想要出去玩耍一番,简直太正常了。

“恕我不能奉陪了,要是皇子你想要找夫妻或者是哥哥的话,那么就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说完,黎景芝就想要离开这里。

还没有等到了傅子墨说道,黎景芝就已经离开了,这个速度简直就是快啊。

傅子墨只好站在了原地,不过旁边等我小斯则是一脸的憋笑。

傅子墨扭头刚刚好看到了。

“笑什么,好笑吗?”傅子墨顿时没有了好心情,“你的命是不想要了是吧,还笑?”

小厮立马闭嘴,不敢露出一丝的笑意。

在黎景芝面前吃了一个闭门羹,傅子墨转头就找上了黎景琛要回来了。

黎景琛喝了一口酒,自己刚刚从军中回来,就已经被傅子墨给盯上了,家都还没有回去,就被他拉着到了酒家中喝酒。

黎景琛看着傅子墨面无表情的模样,思索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的不悦。

本来傅子墨平常可没有什么情绪,毕竟在皇家之中,有几个是不会隐藏的,不过今天,黎景琛还是第一次看到傅子墨这个模样。

“这次让微臣过来,不知道是所为何事?”黎景琛开口说道。

“也没有什么事情,你近日在军中可还好?”傅子墨回答的滴水不漏的。

“还好啊,我家妹还想着让我带着他去看看呢,不过那都是大老爷们的地方,她一个娇滴滴的,我怎么可能带着他去那种地方呢。”黎景琛眼睛转了转马上说道。

很快就想到了傅子墨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了,他也是男人,当然能感觉到其中的信息的,但是不确定的就是傅子墨现在的不悦确实是来自于自己的妹子吗?

“军中,那可不信。”傅子墨想也不想都拒绝说道,一双眼睛闪的幽深。

军中全部是光着膀子的男人,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去那种的地方,而且,那些男人看到女的,还不是如狼似虎的吗,估计要把黎景芝吃了都有份了。

就算那些军中训练的不错,纪律严明,丹水坑他一想到了那些男人看着黎景芝的目光,她就心里一阵的不舒服。

黎景芝要被这些男人给包围了吧,这怎么可以,想都不要想。

“咳咳,我当然是拒绝等我,我才不会那个样子。”黎景琛咳嗽了几下说道。

黎景芝可是自己的亲妹子,他才不会那么傻,就算自己答应了,家里那个也不会答应,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皮可不都要扒下来了么。

“那就继续喝酒吧。”傅子墨上前又给了黎景琛倒了一杯酒,眼中全部都是笑意,“最近父皇可是经常提起你,我今日来看看,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啊。”

一番话说下来,直接就把黎景琛后背给说的凉搜搜的,说实在是,要是被皇家这些人盯上了之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再说了,最难猜的就是皇家的人,要是被惦记上了,皮都没有。

“皇上说笑了,为国家效力是应该的。”黎景琛虽然心里慌慌的,表面上确实异常的平静,回答的镇定无比。

可惜了,要是在别人面前,估计黎景琛回答的却是无懈可击,但是现在面对的则是傅子墨,那么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傅子墨看着黎景琛一脸不自然的样子,不由地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又有人推波助澜一样,冥冥之中感觉有人操控者。

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背后的人估计没有任何的恶意。

“那是当然,最近听说不久就是花灯节了,黎将军估计还没有好好看过吧 那么本皇子就好好地陪陪你,如何。”

这话说的,是一个傻子都听的明白了。

什么你没有看过啊,要你陪啊之类的,无疑就是扯淡,他黎景琛在这里长大的,能没有见过这些是什么样子的吗,所以说傅子墨说的一手的好淡。

“呵呵呵,说的极好的。”除了答应,还能怎么样。

“那到时候,就把你的妹妹叫出来吧,毕竟大家一起玩才会开心。”傅子墨这个时候又说了。

其实他的内心早就已经开心成了一团了。

黎景琛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敢情说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件事情啊,还扯上了皇上,这个傅子墨过分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样子,这个人,贼的很,而且也不像其他的皇子一般,在皇家也算是一个另类的。

“知道了。”先在还不知道傅子墨的心思,那么他这个将军府的大公子也就别做了,傅子墨的动作早就已经很明显了,无非就是出自在了妹妹那里。

两个人还在东拉西扯了一些东西,出了聊黎景芝的事情之外,就没有聊别的东西了。

或许来说,除了黎景芝,傅子墨对其他的东西就开始不感兴趣了。

等到了黎景琛回到了家里面,就看到了黎景芝在后花园中乘凉,好不惬意。

但是看似黎景芝在悠哉悠哉,但是心里想的只是刚才的那一些心悸,还有没来由的慌神。

她拼命地想了想,这段时期难不成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么,一切都在自己等我掌握中,就是为了挽救这些人的生命。

那么是不是自己改变了太多了,所以还想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就在黎景芝咱们也想不明白的事后,黎景琛早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黎景芝感觉面前一片阴影,还想着是一个小丫鬟,谁知道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哥哥。

“你在想谢什么呢?”黎景琛笑眯眯地说到了,脸上微微严肃的线条都是软盒了不少。

一边的丫鬟瞪大了眼睛,因为黎景琛在军中,染上了不少的杀气,这些都是常人很难接受的,或者直接说的就是他们确实很害怕眼前的大公子。

“没什么啊,就是想一些最近的事情而已。”一看到自己的大哥,黎景芝也微微泛出来了一丝笑意。

就在这一刻,黎景芝似乎已经看开了。

只要亲人在身边那么一切他都可以接受,毕竟以后的路还是很长的,最重要的就是,现在一切都是还来得及,弟弟还没有死去。

“最近你就没有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黎景琛眼中有着一丝的想要探究。

“不对劲?”黎景芝有一些疑惑了,看着黎景琛有一些严肃的的表情,不禁仔细地想了想,觉得最后还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咳咳,比如,皇家中的人。”黎景琛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回头一想,这个对于女孩子来说确实是不太好,以后闺阁的女人讨论男人,这个就不太好了。

要是传了出去,名声可能就不好了。

皇家?黎景芝茫然了,什么皇家,难不成皇家又要开始计划了吗,难不成他们想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了么。

两个人不知道的事,他们都不是想到了一起,一个是想要问清楚黎景芝和傅子墨的事情,还要帮着自己的妹子好好地想想这个还怎么办。

一个则是想的是家人的事情,或者说最后面的发展,自己该怎么攻破。

“皇上是让你离开京城了吗,那么我就不能常常看到哥哥了。”黎景芝试探地问道,语气重有一些伤感,看似平常的一句话,黎景芝在心里直接就是想要探究消息。

但是奈何黎景琛他不上当啊,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女孩子该是少理会朝廷上的事情。

“没有的事,我以后多陪陪你。”一想到了自己的妹子就快到了合适的年龄了,黎景琛表示很伤感。

实在是不舍。

而且还不用说,傅子墨就是一匹隐藏的狼,自己的妹子会不会被他啃的骨头都没有啊。这还是一个难题。

“少爷,小姐,将军回来了。”这个时候,一个小厮走进来说道。

“父亲回来了?”

黎景芝惊喜地站了起来,提着裙子马上就跑了过去。

黎景琛在风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跟在了黎景芝的后面走了过去。

“你就慢一点。”看到了前面的一点都不淑女的黎景芝,黎景琛看着她就快要跌倒的模样,不禁有些着急地说道。

黎景芝摆了摆小手,表示没有事情,然后继续提着裙边,小步小步地跑了起来。

正厅上,黎振和黎景夕说这话,表情有些恼怒。

谁知道,黎景芝就跑了进来,一下子把两个的目光给拉了过来。

黎景芝一过来就觉得气氛不对,她微微皱了眉头,却还是盈盈的给黎振行了个礼。

黎振微微点头,看着黎景芝的眼神中间满满的全都是欲言又止。黎景芝这才确信,的确是出了什么差错。

她看向旁边站着的黎景夕,眼神算不上友好。

黎景夕倒是也不惧,转过头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黎景芝。

黎景芝长相随去世的徐氏,娇小可人。跟黎景夕一比起来却是是挨了半分的个头。可是黎景芝活了两世,单单是眉眼中的锋利,就是黎景夕不能比的。

对视了一会儿,黎景夕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为了掩饰,她冷笑一声道:

“呵,姐姐这会儿回来了?”

此话一出,黎景芝便已经猜到了方才黎景夕和黎振的争吵由头,当下又是哀叹这黎景夕的脑子怎么就生的这样缺陷。

“景睿那边的功课辅导完了,我自然就回来了。”

黎景芝笑了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说。如果不是黎景夕亲耳听见黎景琛吩咐管家,她倒是真的上了当了!

“姐姐你就不要隐藏了,私自出府本就不对,更何况你跟二皇子有婚约在身。你可曾想过,你这般不检点,如若传到宫中,我们整个将军府可都是要跟着你遭殃的!”

没有注意到黎振有些阴沉的脸色,黎景夕接着说。

“我先前只是觉得姐姐的生母不在身边,还不愿让母亲教养你,所以有些事情做的粗鲁了一些。可我却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出这般恬不知耻的事情!”

黎景夕这段话说的实在是有水平,一边将黎景芝骂了个狗血喷头,一边又将没教养的责任推卸了一个干干净净,也是难为她那个榆木脑袋能想出这么周全的话。

可正当她自以为胜利的时候,却看见黎景芝眉眼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黎景夕没来由的心中一慌,这才想起回头去看自家父亲的脸色。

“你倒是能说会道,跟刘姨娘倒是一个模样。”

黎振冷哼一声,说出的话却是将黎景夕吓了一跳。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是哪里做错了,本来是给黎景芝设的必死的局面,如今却把自己给框了进去。

微微皱眉,黎景夕还想要补救,却听到黎振接着说:

“景芝的生母是将军府的大夫人,就算是故去多年也是你们要尊敬的。往后在府中,如果让我再听到有人对她有半点微词,我绝不放过!”

黎振是将军出身,说话做事都有一种大将军杀伐果决的气度。

黎景夕看着黎景芝那一张笑眯眯的脸,心中有万千的委屈。可是偏偏就没有胆量去反驳黎振的话。更没有底气去挑战黎振的底线。

这边黎景芝看到黎景夕那一张因为憋屈而变得通红的小脸,顿觉快意非常。她开始还是有些心慌的,毕竟这件事是瞒着黎振,如若黎振真追究下来,纵然不动她黎景芝,黎景琛自然也要受罚。

可是让黎景芝惊喜的是,黎景夕这一个猪脑子居然还敢提起她的生母徐氏!

要知道黎振和徐氏情比金坚,哪怕徐氏故去多年,黎振依旧心心念念无法忘怀。如若不是刘姨娘用了肮脏的手段,爬了黎振的床,如今可能黎振还是孤身一人。

而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让他人指责自己的心爱之人!

许是看出了黎景芝眼中没有隐藏的嗤笑,黎景夕眼眶都憋红了。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同样是女儿,她又只比黎景芝小了两个年头,为何黎振对黎景芝宠爱非常,就连着这回犯了这么大的错处,都没有责罚。

而反观她……

不要说平日里的无视,就说今日只是说错了一句话,就被如此中伤。

黎景夕一想到这,眼泪便再也憋不住了。她委屈的看着黎振,心中都快要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女儿了!

黎景夕不知道的是,黎振原本是对她也宠爱非常,可却是因为黎景夕每每这般咄咄逼人,才惹得黎振厌烦。

况且黎景芝最大的筹码就是黎振对徐氏的念念不忘,还没想要用,就被黎景夕这般提了出来。如若不然,这会儿顾及她已经挨骂了。

这边有黎景夕神助攻,黎景芝自然也会顺杆子往上爬。

“父亲,我想着定然是有小人在中间挑拨,散播谣言了。”

“你说谁!”黎景夕被反咬一口,顿时气了。连着平日里的淑女形象都不要了,扯着嗓子就喊。

黎景芝却还是那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得黎景夕直想咬人。

“妹妹想来也是被有心人利用,爹爹不要怪她才是。”

这般却是将自己推脱个干干净净了。

黎景夕险些被气的吐血,然而碍于黎振的表情,再不敢说什么。方才好歹黎景芝也给了个台阶下,纵然心中有气,却还是不能不识好歹的。

黎景夕私下里狠狠的挖了黎景芝一眼,以解心头之恨。黎景芝却依旧是那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让人想要挑毛病都难。

黎振眼看着黎景夕这般模样,心中不喜,便让她先行离去,将黎景芝留下来单说话。

待到黎景夕走后,景芝微微低垂了眉眼,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父亲。”

黎振点了点头,眼中满满的都是慈爱之色。

“景夕脾气不好,你不要与她计较。”

黎景芝笑了笑:“景夕是妹妹,我往常定然是要让着的。”心中想的却是上一试的种种,定然是不会放过这一对蛇蝎心肠的母女的!

黎振不知道黎景芝心中所想,欣慰的点了点头。要说这些个儿女,他最为宠爱的就是黎景芝。别的不说,就跟徐氏有八九分相像的一双眼睛,就能让他的心都软化了。

“如今皇上指婚与你和二皇子,不出意外两年之后你便是皇子妃了。皇家的规矩多,不比我们将军府。你定然要谨言慎行,万不可再让他人有机可乘。”

黎景芝点了点头,心中知道黎振是为了她担心。微微一笑,甜甜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