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妹妹你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av

她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哽咽哭腔。

乔苍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他寒着脸,一言不发地脱下外套,裹住她。

而后转身,一步一步逼近被踹飞出几米开外,吐血倒地的云慕祁。

他周身骇人的戾气和浓烈的杀意,仿佛下一刻就能把地上的男人撕碎。

云慕祁挣扎着想爬起来。

“她刚刚说,让你滚开,听不懂人话?”

乔苍面无表情地一脚,狠狠踹在他肚子上,甚至能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

“啊!!”云慕祁惨叫了一声。

宁展颜从震惊中回过神。

猛地意识到,依照乔苍一贯心狠手辣的作风……他真的会杀了云慕祁!

“不要!”眼看乔苍已经摸出了腰后的枪,宁展颜冲了上去,仓皇地搂住了他的腰,“别杀他……乔苍,不要!”

云慕祁刚才的行为,的确让她恶心透顶,可她并不想他死。

六年的情谊,她没有撒谎,她真的把云慕祁当亲大哥,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乔苍手里。

乔苍背脊微僵,深眸猩红,低喝道:“放手!”

“别杀他……求求你!”

宁展颜搂得更紧,头埋进男人宽阔的后背,哑声在求他。

有温热的液体透过衬衣单薄的布料,烫进他的皮肤里,仿佛也浇灭了他满身浓烈嗜血的杀意。

乔苍到底没有扣下扳机,他放下枪,拨开宁展颜的手,回过身看见她脸上的泪痕,微微皱眉,伸手揩去。

月色下,男人眉眼孤寂清冷,动作却很轻柔,然后,他说:“乖,站远一点。”

宁展颜茫然地后退了两步,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一秒,却只见乔苍转过身,揪着云慕祁的衣领把人,又快又狠地两拳照着他脸砸了下去。

乔苍甩开手,冷声道:“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滚!”

云慕祁被打得满脸是血,狼狈不堪地爬起来,临走前,他深深地看了宁展颜一眼,那眼神陌生极了。

宁展颜喉头发苦。

她知道,今晚以后,她和云慕祁再也回不去了……

乔苍已经走了过来,淡声讥讽道:“看什么?还舍不得?”

看似散漫的口吻,眼底却嫌弃猩浓的杀意。

她要敢说个“是”字,他现在就废了云慕祁!

“……”

这男人就是不会好好说话。

可刚刚到底是他救了自己,宁展颜也没法儿发火,她目光落在乔苍手上,微微一紧:“你受伤了!”

乔苍垂眸扫了眼,骨节上沾着血,不用想也知道是云慕祁的。

可他捕捉到了宁展颜眼底那一丝不忍。

像一片柔软的羽毛,从他心尖上拂过。

乔苍唇角几不可见地翘了翘,到嘴边的‘没事’咽了回去,他点头道:“嗯,很疼。”

脸不红心不跳地。

宁展颜也不是傻的。

信他就有鬼了。

这至多也只是皮外伤。

乔苍当年连子弹都挨过,哼都没哼一声。

宁展颜从兜里摸出一张百元钞票,塞给他当医药费了。

“出去左拐,有家药店,你赶紧去处理一下吧。”

乔苍被气笑了,一把将给了钱转身想走的小女人拽了回来。

“宁展颜,你逗我呢?”

他是头一次为女人打架,结果她居然塞给他一百块钱?

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你放手!”宁展颜不想把动静闹太大,压低了声音挣扎,同时心有余悸的朝身后看了眼。

阮欣兰有饭后散步的习惯,要是她这时候下楼撞见就麻烦了……

乔苍一眼就看穿了她的顾忌,微微勾起唇角,不疾不徐地低声诱哄道:“我车上有医药箱,去替我处理一下。否则,我们就在这儿耗着。”

“……”宁展颜气结,“乔苍,你能要点脸吗?”

男人深眸微眯,似笑非笑:“还是你想,去你家处理?”

宁展颜狠狠瞪乔苍一眼,到底还是妥协了。

“快点!”

乔苍那辆黑色迈巴赫就停在附近。

宽敞得如同小型会议室般的车后座里备着医药箱,里面碘酒纱布药膏……一应俱全。

车内亮着明黄的暖光,静得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宁展颜只想快点替他处理完伤口,就马上回去!

辰辰就在楼上,而乔苍在楼下,万一有什么意外……宁展颜手抖了一下。

“在想什么?”几乎是同时,乔苍低沉微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宁展颜没有抬头,也能感觉到男人那犀利到能把人灵魂看穿的目光,就停留在她头顶。

她压下心慌,手上用力,把药膏按在他淤青的骨节上,没好气地道:“骗我很好玩是不是?你根本就没流血!”

乔苍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慵懒哂笑道:“宝贝儿,我只说我疼,没说我流血了。”

这一声磁性的‘宝贝儿’,让宁展颜耳根都烧起来,羞恼不已。

她抬头看着乔苍,冷笑道:“乔先生,请自重,我已经结婚了!还是说调戏已婚妇女是你的新癖好?”

“已婚妇女?”

乔苍不以为意地低头笑了笑,倾身凑近。

宁展颜被他逼得贴到车门上,退无可退,想去开车门,却发现已经锁死了。

“阿宁,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乔苍微凉的指尖摩挲着她细腻的下巴,强迫她跟自己对视,黑眸如暗夜幽沉的湖面,倒映出她苍白不安的小脸。他沉声道,“我已经查过了,你在B国六年,根本没有结婚!”

宁展颜倏地僵住,浑身发冷。

她万万没想到,乔苍在看见她有孩子以后,还不肯放过她!

乔苍原本以为暖暖是云慕祁的孩子,云家不肯点头让她进门,所以她这些年才带着孩子在外生活。

可从今晚发生的事情来看,云慕祁已经出局了。

他笃定地道:“暖暖不是云慕祁的孩子。”

宁展颜瞳孔猛然收紧,垂在身侧的手不安地揪紧了衣角,可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暖暖和辰辰不一样,她跟乔苍长得不像,而且从身形上看,也只有两三岁……乔苍不可能猜到暖暖就是他的孩子!

“我从来没说过,暖暖是云慕祁的孩子。”宁展颜打掉乔苍的手,笑得明媚晃眼,偏偏半点温度都没给他,“我在B国,遇见了我此生挚爱的男人,跟他生下了暖暖。我们彼此相爱,有没有那一纸证书有什么要紧的?乔先生未免管得也太宽了!”

她的每一句话,无疑都是在火上浇油。

乔苍表情越来越冷,阴沉得可怕。

她总有本事,轻易勾起他的怒火让他失控……

“呵…”

乔苍眉眼间浮起的笑意冰冷刺骨,大手如铁钳般攥紧女人纤细的腕骨。

“阿宁,我说过……”男人墨染般的寒眸冷岑岑地逼进她眼底,口吻偏执又霸道,一字一顿地道,“跟了我就不能后悔。你没有第二条路了!”

他的确没办法接受宁展颜和另一个男人生过孩子的事实,可比起这个,他更不能接受,在失而复得以后,又得而复失!

人人都道,皇城乔家深不可测,高不可攀……这样的家族,薄情冷血,是刻在骨子里的。

作为最年轻,也手段最狠最有能力的一任家主,乔苍无意更寡情淡薄。

当年收养宁展颜,不过是一时兴起的举动。

他自己都没料到。

那个小丫头竟会走进他心里,融入他血肉里,成了他不可剜去的一块!

六年已经够难熬了。

乔苍根本不敢去想,若往后余生,他的生命里都没有宁展颜,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这一次,她休想逃开!

宁展颜却只觉得冷,寒意从心脏钻出来,爬满四肢百骸。

在她眼里,乔苍就是从地狱出来的魔鬼!

六年前那场大火里,她早就把什么都还干净了,他还不肯放过她!

宁展颜气得浑身发抖:“乔苍,你他妈……唔!”

乔苍眉色一沉,低头狠狠稳住了那张爆粗口的小嘴。

没有温情,只有极致的侵略性和不容抗拒的霸道,像是某种惩罚。

宁展颜惊恐地瞪大眼睛,拼命挣扎,在他身上却激不起一点水花。宁展颜最后一发狠,用力咬破了他的下唇。

乔苍却好似感觉不到疼,把血液一块渡进她的嘴里,血腥味在两人唇齿间弥漫开来。

这个疯子!

宁展颜被窒息感憋得通红。

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在这方面生涩得一如既往,居然连换气都不会。

这倒是让乔苍意外,黑眸深处漾起淡淡笑意。

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她,额头轻抵着她的,蕴藏着几分警告的意味:“再爆一句粗口试试。”

宁展颜狠狠推开他,用力擦着被吻到泛起水光的唇,羞恼到了极点。

“我就当被狗咬了!开门,放我下去!”

骂他是狗?

还真是学不乖。

乔苍倾身凑近,宁展颜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缩,捂住了嘴。

“……”乔苍看了她一眼,伸长手臂,绕到她身后,解开了门锁。

宁展颜立马推门下车,逃似的冲进了公寓,连头都没回一下。

真是养了只小白眼狼。

乔苍脸色微微发白,抬手按住了隐隐作疼的胃……过了几分钟,他推门下车,走进了公寓大门。

谁也没察觉,七楼一扇小窗旁,有个小小的身影已经站了很久。

“哥哥,你在看什么呢?”暖暖拿着小木勺舀着冰激凌,蹦到了宁熙辰旁边。

“嘘!”宁熙辰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反手把窗帘拉紧,“大坏蛋要来了,哥哥要藏起来!”

说着,他从柜子里翻出了口罩戴上。

外面宁展颜才进门,去倒了杯水喝了两口压惊。

“颜颜,你怎么去了那么久?”阮欣兰走过来,看见女儿脸色奇差,顿时紧张起来,“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儿。”宁展颜挤出个笑容,“就是刚刚倒垃圾的时候,有只大老鼠突然蹿出来,把我吓了一跳。”

听她这么说,阮欣兰这才放下心。

那边莫清已经提上包,准备回家了。

“伯母,展颜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还要上班。”

她住的地方离她公司近,阮欣兰也不好留她。

“路上小心点啊,下次再来吃饭!伯母给你做好吃的!”

“好嘞!”莫清自然是满口答应。

宁展颜喊两个宝贝儿出来送客:“辰辰,暖暖,干妈要走了!”

就在这时候,门铃声突兀地响起。

这个时候,有谁会来?

莫清离门最近,透过猫眼往外一看,当时就跟见了鬼一样,表情要多惊恐有多惊恐,她回头看向宁展颜,舌头差点打结。

“是……是大魔王!”

宁展颜表情凝固了。

……大魔王是莫清给乔苍起的外号。

“怎么了?”阮欣兰不明所以,要去开门,“既然是认识的人,怎么不让人家进来?”

“妈!”

宁展颜慌忙想去拦,却迟了一步,阮欣兰已经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却是个男人,一袭深色休闲西服,衬得那张俊美到极点的脸愈发苍白,像暗夜的吸血鬼,危险至极。

阮欣兰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