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宁展颜硬起心肠没有回头,决然地拉开了房门……

空气里一片阒然,房门开合的响动清晰可闻。

呵……

躺在地上的乔苍闭了闭眼睛,唇角溢出一丝苦涩嘲弄的笑意。

他本来想去拿胃药,却在剧痛里栽倒在地。

他在奢望什么?

奢望她会可怜他……

奢望她会回头……留下来吗?

‘嗒、嗒、嗒——’脚步声停在了他面前。

乔苍微微一僵。

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直到宁展颜的声音,真切无比的响起,带着无奈的意味:“胃疼?”

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他鼻腔里溢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怎么,担心我?”

“……”宁展颜被气笑了。

这男人怎么就变得这么自恋,还没皮没脸了?

她是想过不管他。

可地下室的监控她看过,暖暖是自己爬到乔苍的车上,跟着他回来的,这怨不得他……乔苍到底善待了她的小宝贝儿。

考虑到这一点,宁展颜最终没有狠下心直接离开。

不理会乔苍的戏谑,宁展颜伸手把他搀回沙发上。

“药在哪里?”她问。

乔苍随手指了下床头柜的方向。

宁展颜走过去拉开抽屉,不止发现了他常服用的治疗胃疼的药,还有好几个瓶瓶罐罐,从外包装到说明书都是英文。

宁展颜扫了个大概,这些药都是治疗失眠的。

她记得他以前失眠没这么严重……

宁展颜回头看了眼卧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不知是不是错觉,乔苍修长挺括的身形陷在灯火阑珊处,笼罩一层淡却入骨的孤独……

这个念头冒出来,宁展颜自己都觉得可笑。

这些年,乔苍有娇妻在侧,权势滔天。

人人都畏他惧他臣服于他,却也都想和他沾上关系。

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孤独?

宁展颜散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顺手倒了杯水,把药和水杯一块儿递到乔苍面前。

“吃药吧。”

他不接,只抬了下眼皮,黢黑的深眸望着她,平日的锋芒锐利敛去,竟透出几分莫名的柔软。

宁展颜被看得有点不自在。

正打算收回手,突然,掌心擦过一片柔软,过电般的酥麻席卷全身。

“……”

宁展颜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个不要脸的狗男人居然趁她不防备,直接就着她的手把药吞了。

她立马放下水杯,警惕地后退了两步:“你先休息。我帮你叫徐熠进来。”

乔苍没搭腔,像是没听似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房间里冷气开得低,乔苍穿得分外随意,烟灰衬衣领口微微敞开……这么躺着,会着凉。

徐熠进来了,也未必敢劝他。

宁展颜好人做到底,顺便拿起旁边的薄毯,替乔苍盖上,正欲后退的时候,乔苍突然抓住了她的手,他手掌很凉,寒意似乎也入侵了她的皮肤。

宁展颜皱了下眉。

“放手!”

乔苍却抓得更紧。

掌下的肌肤细腻如绸,女孩身上的馨香清雅如尘,瞬间勾起了乔苍对那淫靡一夜的记忆。

女孩青涩地蜷缩在他身下,明明很害怕,却依旧颤抖着迎合他……

那份气息,总带着一抹熟悉,让他放任药性一次又一次地宣泄着。

那是他眷恋的味道……

乔苍忽然睁开眼。

他紧紧盯着眼前的女孩,漆黑的眸色渐渐转深:“阿宁,你告诉我,六年前那晚……”

他话没说完,扔在一旁的手机先响了。

宁展颜下意识地看过去,屏幕上来电显示“云笙”——

乔苍微微蹙眉。

她敢打过来,多半是为了老太太的事。

迟疑了片刻,伸手去接。

“九爷,奶奶已经没事了……”房间里极安静,宁展颜自然也听见了电话那头女人娇媚的嗓音。

她无比肯定,这就是白念之的声音!!

想起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想起她曾经对自己做过的那些歹毒的事,宁展颜就禁不住浑身发抖,心底恨意滔天。

可白念之为什么会改名叫云笙?

宁展颜没精力去想。

无论她叫什么,她现在都应该已经是乔太太了!

呵,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

宁展颜想离开,可乔苍偏偏抓着她不放。

他跟白念之打个电话,还要她留下来听他们秀恩爱吗?!

宁展颜羞恼到了极点,抓起乔苍的手,一口咬狠狠地咬了下去。

乔苍没有防备,一时吃痛,宁展颜趁机甩开他的手,逃似地冲了出去。

掌心空的瞬间,仿佛心脏都跟着被抽空。

乔苍厉声喊道:“阿宁!”

可宁展颜连头都没回。

但这一声,电话那头的云笙却听见了。

她如遭雷劈,一颗心跌倒了谷底。

乔苍已经见到宁展颜了!

“九爷,你……”云笙还想说点什么,乔苍已经直接挂了电话。

耳边冰冷的忙音无比刺耳。

九爷竟然找到了那个小贱人!那他会不会知道那晚的真相?

不行,九爷是她的!谁都不能抢走九爷!

云笙打了个电话:“帮我订最近的航班,去B国首府!”

宁展颜一口气冲出酒店,跑到路边拦了辆计程车回家。

她脑子里还回荡着白念之的声音。

‘九爷,奶奶已经没事了……’

宁展颜想起她偷听到乔苍和徐熠之前的对话,两相联系,就想明白了。

乔家老太太生病,乔苍人在国外,自然就由乔太太去照顾……

呵……两人还真伉俪情深!

很快,车开到了小区门口。

“阿宁!”

宁展颜一下车,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

回头一看,一道温润贵气的身影笑着朝她走来。

“云大哥,你怎么来啦!”宁展颜开心地迎上去。

云慕祁,云家的继承人,也是当初救了她的恩人。

忽然想到什么,宁展颜的笑容滞了滞……

注意到她变化的脸色,云慕祁关心地问,“怎么了阿宁?”

宁展颜不愿意撒谎,也不想粉饰太平,直截了当地问:“云大哥,你找回来的那个妹妹,是不是叫云笙?她和白念之,是一个人对不对?”

云慕祁脸上的笑意僵住:“你……都知道了?”

云家的千金,小时候就走丢了。

几年前,云慕祁曾经无意中跟她提过,说是云笙找回来了。

宁展颜当时特别为云慕祁高兴,可现在想想,那时候云慕祁的反应很奇怪。

她想看看云笙的照片,云慕祁都三番两次地敷衍推托过去了。

原来,他找回来的妹妹就是白念之!

“阿宁,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云慕祁焦急地去握她的手,解释道,“我也没想到白念之会是笙笙……我怕告诉你,你对我会心存芥蒂!”

他不敢告诉宁展颜真相,除了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他还有私心。

当年那场车祸和大火,是云笙一手策划的!

要是宁展颜知道的话,她不会放过云笙,更有可能,因此给乔苍机会……

这六年相处下来,云慕祁早就爱上了宁展颜,而云笙始终痴恋着乔苍……为了他和妹妹的幸福,他也必须延续这个谎言!

宁展颜缄默了几秒,缓缓将手从他掌心抽出:“云大哥,你还有别的事瞒着我吗?”

手心落空的感觉,让云慕祁一瞬间错觉心里也跟着空了。

又听见宁展颜的怀疑,云慕祁当时心虚了一瞬,面上却苦笑着,看上去委屈又无奈:“阿宁,你不会再信任我了是不是?”

他这样子,让宁展颜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六年,她能带着孩子死里逃生,在B国定居,都靠云慕祁的帮忙。

母亲阮欣兰的病,也是多亏了云慕祁请专家会诊,忙前忙后,才让阮欣兰在三年前奇迹般醒来,慢慢康复。

如今他们一家四口能平静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宁展颜是打心底里感激云慕祁。

她把他当亲人看待。

“云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直都信任你!把你当成我的亲哥哥!”

云慕祁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一点。

他目光幽深炙热地凝视着她:“可我不是你的亲哥哥……”

宁展颜隐隐预感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心里有点慌乱,低头避开他热烈直白的眼神。

“阿宁!”云慕祁突然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那双一贯温柔的桃花眼,此刻深得令她有些心慌。

“哥!”宁展颜想挣扎,但是男人的力道出奇的大,无法撼动分毫。

“阿宁,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从来也不只想当你大哥!”

今天这趟来,云慕祁本意就是想跟宁展颜表白。

家里那边已经开始催他结婚了,如果他不能把心仪的女人带回去,就要接受家里的安排,去相亲联姻。

宁展颜没想到云慕祁会突然表白,这些年云慕祁对她的好,她不是不知道。

她感激他,也极力在避嫌,不做一丝一毫可能会让云慕祁误会的事。

但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尴尬的局面。

“可在我眼里,你始终是我大哥!是我的亲人!”

“你还是忘不了乔苍对不对?六年了阿宁!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你忘了吗,他是怎么对你的?他恨不得烧死你和两个宝宝,还害得你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想到六年前的一切,宁展颜浑身轻颤。

当年乔苍想烧死她和两个孩子……如今又想抢走她的孩子!

爱他?

呵,怎么可能!

她现在恨不得他死,恨不得他永远滚出她的世界!

“和乔苍没关系,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可能再对他动心!”宁展颜挣脱云慕祁的手,深吸了一口气,跟他把话说清楚,“云大哥,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我可以为你赴汤蹈火,甚至我这条命,都可以给你。唯独爱情,我给不了。抱歉……”

楼道口,本想下楼迎接妈咪的宁熙辰,意外听到了他们的话,转身跑上楼。

回到房间,打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他黑进了数据库,查找“乔苍”这号人物。

终于,在精端机密分区,找到了一张乔苍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黑眸妖冶,俊美无俦,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力。

而照片下面,只有简单六个字:乔苍,乔家家主。

此外其它信息一概找不到。

宁熙辰抬起头,看向桌上的小镜子,里面倒映出自己的小脸……五官轮廓,活脱脱就是个缩小版的乔苍!

所以,乔苍真的是自己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