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春闺密事完整版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众人猜测纷纷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人群外响起,一群人赶紧让开,围在人群中的蒋流苏和章瀚伦就这么暴露出来。

沈欣姌本来挂着微笑,但是却渐渐凝固在脸上,眼中倒影的内容实在是让她高兴不起来。

她看见自己在的章哥哥正和蒋流苏抱在一起。

“蒋流苏!”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欣姌直接喊了出来,蒋流苏被吓到了,这才反应过来她和章瀚伦的姿势有多惹人遐想。

一把推开章瀚伦,然后成功发现章瀚伦眼中的得逞。

她中计了!章瀚伦是故意的!

蒋流苏立刻反应过来,脑子飞速运转起来。

她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被盛鼎开除啊!她的工资!白花花的银子!最重要的是不想输给章瀚伦!

章瀚伦看着蒋流苏变幻莫测的脸,心中高兴,嘴角勾起,这下她不回去也得回去了吧。

蒋流苏看着章瀚伦的笑脸,眼睛转了转,余光看见沈欣姌正朝这边走来,突然灵光一闪。

“蒋流苏,到底怎么回事!”

沈欣姌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蒋流苏见她走近,赶紧躲在沈欣姌的身后。

声音带着哭腔,“沈总监!您可要管管您的男朋友啊!他居然背着您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可是个清白的姑娘,我以后还要找男朋友,还要嫁人的呢!”

蒋流苏突如其来的控诉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娜娜见状则是觉得蒋流苏是在故意推脱。

现在明显是沈欣姌在吃醋生气,她怎么能让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呢?

娜娜这个时候直接站出来,一脸正义道,“沈总监,这件事不是蒋流苏说的那样,是她勾-引章总呢,我看的清清楚楚。”

蒋流苏闻言内心翻了个白眼,这个娜娜是想报复她想疯了吧,智商呢?这么多人看见了好不好。

沈欣姌被两人的话弄的有些懵,“到底怎么回事?”

蒋流苏瞪了娜娜一眼,然后拉着沈欣姌道,“沈总监,您可是我的恩人!我怎么可能勾-引你的男朋友,正好这里这么多人!刚刚可是都看见了,是章总过来拉我的!还对我动手动脚,我挣扎,他都不放开我!我还骂他了呢!你问问是不是。”

沈欣姌闻言看着周围人一圈,个个欲言又止,但是看神情都能证明蒋流苏没撒谎,芳芳看了眼众人,然后站出来道,“沈总监,刚刚确实是章总去拉的蒋流苏,我们都看见了。”

“对对对,是这样的。”

“刚刚章总突然过来就拽住蒋流苏,不是娜娜说的勾-引。”

……

这种事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其他的人就敢站出来主持正义了。

沈欣姌眼中的火气稍微降下去一点,瞪了娜娜一眼,娜娜脸色不自然的退回人群。

章瀚伦显然也没想到蒋流苏会突然这么说,一时间也有些别扭,但是很快调整好自己。

沈欣姌看了蒋流苏一眼,蒋流苏小声道,“沈总监,给我主持公道啊。”

沈欣姌咬牙看着章瀚伦,眼神有些委屈,“章总,您到我们公司来做什么?难道您还真看上小蒋了?”

沈欣姌这么一问完,蒋流苏的心里就戈登一下,万一章瀚伦为了报复她点头承认了,沈欣姌会让她继续待在盛鼎吗?

“当然不是,我怎么看得上一个打杂的,就是刚才看错人了。”

章瀚伦脱口而出,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沈欣姌闻言脸色好了不少,蒋流苏则是咬牙切齿。

章瀚伦接着道,“沈总监,我今天来是来找你的。”

沈欣姌闻言有些害羞,然后就上前抱着章瀚伦的胳膊,“既然如此,章总,我们进办公室聊吧。”

两人走进办公司,从背影看就是一对璧人,蒋流苏被一众同情视线环绕,娜娜则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啧啧啧,怎么样,你还真以为你能飞上枝头当凤凰啊,听见了吗?打杂的,说你呢!”

蒋流苏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娜娜,“你有空说我,不如想办法去把你刚刚败光的人品补一补,那么低级的一眼看穿的谎言你也能说出口,智商也该冲点硅胶了,不然光胸大有什么用啊,做事呀,要带脑子,高材生!”

“你!”

娜娜被蒋流苏的话气的变了脸色,但是蒋流苏说完就昂着头离开了,刚刚的话蒋流苏也说的并不小声。

此时娜娜周围都是在用戏谑的视线打量她胸前的波涛汹涌。

娜娜咬牙跺脚,“看什么看!本小姐这是真的!哼!”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沈欣姌虽然明里暗里放纵娜娜对付蒋流苏,但是她自己却并没有动手。

既然章瀚伦自己都说蒋流苏是个打杂的了,她也就没这么担心了。

因为在她看来,即便二人好上过,那也就是玩玩,章瀚伦怎么可能对蒋流苏这种女人认真,真是笑话。

这天,沈欣姌叫来了蒋流苏,蒋流苏站在沈欣姌办公桌前,等着她下指示。

“明天有一个英国的客户要过来洽谈,你去安排酒店和明天的行程,绝对不能怠慢了。”

蒋流苏接过沈欣姌递给她的资料,沈欣姌接过翻了翻,发现是那个英国客商的基本资料。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安排。”

蒋流苏说完就要离开,刚刚转身就听见沈欣姌来了一句。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蒋流苏的脚步顿住,最角撇了撇,转身看着沈欣姌道,“总监这是在夸我吗?”

沈欣姌放下笔,手掌交握微微撑着下巴道,“可以这么理解,你自己应该清楚你和章总之间的差距,不管你之前是为什么找上我,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工作的也还不错,只要你别把心思乱放,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蒋流苏抿唇,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随即笑道,“那就多谢沈总监提醒了!”

沈欣姌点头,神情高傲,“行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蒋流苏踩着高跟鞋出去了,门外站定,看着忙碌的人群,眼中带着浓浓的屈辱。

章氏。

助理进来,将文件给章瀚伦看了之后就一直杵在那里不动,神色有些犹豫和挣扎。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章瀚伦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皱眉有些不悦的问,助理这才咬牙问出口。

“总裁,我给您出想的那个法子……有用吗?蒋流苏还回来吗?”

助理问完,突然感觉脖子凉飕飕的,抬眼一看就发现总裁正眼神可怕的看着自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总裁,我还是不打扰您了,我先出去了。”

助理脚底抹油溜了,而章瀚伦的脸色则是更臭了几分。

“嗡嗡——”

手机响了起来,章瀚伦黑着脸接了起来,“喂!”

语气十分恶劣,对面好像有些诧异,接着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传出,荡漾着爽朗的笑声。

“呵呵呵,这又是谁招惹我们章大少爷了?怎么语气这么冷?”

章瀚伦冷哼,但是明显脸上的表情已经收敛了几分,“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对面的男声也正经起来,但是和章瀚伦谈话都是十分亲密友好的感觉。

“好久没见了,一起出来聚一聚吧。”

章瀚伦起身,右手拿着手机,左手随意插兜,然后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随口答应,“行,找个时间和地点吧。”

章瀚伦说完,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被落地窗底部位置的一个小盆栽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盆嫩黄的小葵花,记得还是蒋流苏那个死丫头买的,当时买这盆花的时候,章瀚伦的脸还臭臭的。

但是蒋流苏却说,“章总,您看您整天板着一张脸,这样不利于身心健康,而且你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在办公室活动活动,不担伤眼睛,也伤身体啊,你有空没空的时候,就跟着这朵小葵花迎着光晒晒太阳,晒晒霉。”

……

章瀚伦突然伸手抚摸花瓣的手突然愣住,然后像是受惊一样,把手从小葵花的花瓣上收回来。

“瀚伦?瀚伦?”

手机里的男声催促起来,章瀚伦也被唤醒,然后看了那朵小葵花一眼后果断转身,背着光。

“嗯。”

“你刚刚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章瀚伦撇撇嘴,“没什么,我还有个会,先不聊了。”

说着章瀚伦也不等对方回话,直接挂了。

“记得要多晒太阳哦!”

“滚!”

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欢快的女声,章瀚伦下意识的说了一个字,等他回过神来,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竟显的有些空旷。

这还是章瀚伦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都是那个可恶的臭丫头!”

章瀚伦想了想,把一切都归结在蒋流苏那个敢背叛他,敢骂他打他的女人身上。

对,都是她的错!

盛鼎。

“怎么样?你好了没有?”

沈欣姌在卫生间外等的有些不耐烦,蒋流苏的声音却是从卫生间里传出。

“好了好了,马上!”

沈欣姌穿着一套时尚而不失干练的职业套装,此时正在卫生间外等着,抱着胸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让你跟我一起去做造型你不肯去,今天我们要见的约翰可是一位有品味的英国绅士,要是因为你的原因搞砸了,你就等着扣工资。”

蒋流苏在里面听这话撇嘴,正因为她知道对方是一个有品味的人,不然她才不会专门找多米借一套套装呢。

至于沈欣姌说的什么和她一起去做造型,不好意思,她蒋流苏也没那么没脸没皮,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施舍,更何况是沈欣姌的施舍。

“好了好了!”

蒋流苏把衣领整理了一下,然后就出来了,沈欣姌看了眼蒋流苏的打扮还有些诧异。

蒋流苏选的是一套米色套装,羊毛质地,看起来很有质感,头发简单扎了一个发髻,还化了淡妆。

平时清汤挂面的就有几分清水芙蓉的感觉,现在化了淡妆倒是更显得几分精致了。

沈欣姌打量的完毕,然后才昂头挺胸上前,蒋流苏则是跟在后面,上了车,沈欣姌吩咐。

“总归没丢我的脸,待会记得和约翰聊天的时候机灵点,这个单子很重要。”

蒋流苏点头,“我知道了。”

她根据沈欣姌给的一些资料加上她自己搜集的一些关于约翰的爱好,早就把约翰了解的七七八八。

这次不管合同谈不谈得拢,把客人招待周到蒋流苏还是有信心的。

两人到了一家中餐馆,在外面等了一会,就有一辆黑色宾利缓缓驶来,一个高大英俊的英国男人下车,看年纪应该不超过四十岁。

“约翰先生您好,我是盛鼎的策划总监沈欣姌。”

沈欣姌上去招呼,蒋流苏则是微笑的跟在后面。

约翰睁大眼睛,“你好沈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居然让这么美丽的两位小姐等我。”

秉承英国人的绅士和幽默,约翰说话还是很中听的。

沈欣姌捂嘴笑道,“约翰先生客气了,这是我们中国的待客之道,约翰先生是客人,我们是主人,自然要招待好约翰先生。”

说完转身看着蒋流苏,“小蒋,带路吧。”

蒋流苏微笑看着约翰,“约翰先生,里面请,我们已经备好了佳肴。”

约翰很平和,微笑道,“好的,谢谢。”

几人进去餐厅,然后就有服务员上来引路了,几人进入包间,蒋流苏先直接客气的将菜单递给约翰。

约翰摆手,看着蒋流苏道,“今天就请两位小姐给我推荐一些菜色吧。”

沈欣姌点头,然后看了蒋流苏一眼,蒋流苏就直接做主了。

菜肴一道道被送了上来,蒋流苏则是对着约翰做起了介绍。

“约翰先生,这道菜叫做麻婆豆腐,入口鲜嫩顺滑,味道也很是不错。这道菜叫做辣子鸡丁……”

蒋流苏介绍完,沈欣姌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蒋流苏有些生气,小声道,“你怎么点的全是辣菜,约翰先生是英国人!”

蒋流苏摇头,“总监,约翰先生最喜欢的就是中国的辣菜,而且他很了解中国文化的。”

沈欣姌闻言有些狐疑。

蒋流苏则是指了指那几道不辣的菜,“总监,那几道都是特意给你点的,都是不辣的,专门放你面前了。”

沈欣姌却是并不领情,而是转身看着旁边的约翰,“约翰先生,不知道这些菜合不合您的胃口……”

沈欣姌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对方已经双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菜了,听见沈欣姌的话这才回神。

“当然满意,这些就是我喜欢的,这位小姐……”

约翰很高心的问起了蒋流苏的名字,蒋流苏笑着回答,“约翰先生,我叫蒋流苏,您叫我小蒋就行,您尝尝这些菜吧。”

约翰于是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整个过程十分融洽顺利。

还真如蒋流苏所说,约翰虽然是英国人,但是对中国文化,特别是中国美食很感兴趣,所以也是有些研究的。

蒋流苏查到这些,才想着点这些菜,饭桌上蒋流苏很是尽职尽责的陪着约翰聊天,内容大部分都是中国的美食。

倒是沈欣姌,一时居然也插不进嘴,只能在偶尔的时候跟着说两句。

最后顺利签下合同,两人送吃的开心的约翰出去,然后目送他的司机开车送他离开。

沈欣姌这才收回视线,看着蒋流苏,表情有些似笑非笑,“看不出来嘛,你倒是懂的挺多。”

蒋流苏面对反常的沈欣姌笑笑,“沈总监,刚刚光陪客人了,我们要不进去休息一下再走?”

沈欣姌没有意见,蒋流苏则是在回去的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正回来的路上,转过一个拐角,正要经过一个包间的时候。

没想到门突然打开,蒋流苏一时没刹住车,直接撞那人身上了。

笔尖萦绕的是淡雅清新的气息,蒋流苏慌忙的从那人身上站稳,“对不起先生。”

“你没事吧?”

那人突然开口,蒋流苏只觉心脏猛的收缩了一下,抬头一看,就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郑林可?”

郑林可有些惊讶,俊美的脸上眉头皱着,有些疑惑的盯着蒋流苏的眼睛,“你认识我?”

蒋流苏很快反应过来,摆手,但是有些语无伦次,“我……不是……”

蒋流苏着急解释,脸颊泛红,郑林可看着蒋流苏慢慢泛红的脸,笑了,笑容阳光明媚,犹如夏日暖阳。

蒋流苏一下子就看呆了。

“表哥?”

沈欣姌的声音突然传来,郑林可回头就看见了沈欣姌,一时也有些诧异。

“欣姌,你怎么在这?”

沈欣姌笑道,一边上来挽住郑林可的胳膊,“妹妹我来谈生意啊,刚刚谈拢一个英国客商哦。”

“是嘛,欣姌真棒!”

郑林可毫不吝啬的夸奖,沈欣姌则是注意到了蒋流苏,发现蒋流苏低着头,脸上还有些可疑的泛红,皱眉,“蒋流苏,你去个洗手间也太久了吧,还要我来找你。”

蒋流苏也不管沈欣姌是不是在故意刁难自己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沈总监,我现在就要回去了,不过你既然有认识的人,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蒋流苏就要跑路了,被那个人盯着,她脑子都有些晕晕乎乎了。

沈欣姌却是一把拽住一反常态的蒋流苏,然后看着郑林可道,“哥哥,你刚刚是在和蒋流苏说话吧?”

郑林可看了蒋流苏一眼,这小人儿害羞的样子还真惹人怜爱。

于是解围道,“是啊,之前好像见过一面。”

说完继续道,“你生意谈完没有,谈完了的话,章瀚伦也在里面哦。”

说完不动声色的把沈欣姌拽着蒋流苏的手给巴拉下来,蒋流苏脸更红了,心里对郑林可也多了几分感激。

他果然还是没变,依旧风度翩翩。

沈欣姌的注意力全被章瀚伦吸引住了,她有些激动,“哥,章瀚伦真的在里面啊?”

郑林可点头,“对,我今天叫他出来和朋友们一起聚聚,就在里面呢。”

沈欣姌笑笑就要进去,但是没想到包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出来的正是章瀚伦。

章瀚伦英挺的鼻梁在走廊暖光灯的打射下显的有几分邪魅,他看着郑林可,“你怎么回事,还不进去?”

沈欣姌则是赶紧打招呼,“章总,好久不见。”

章瀚伦看见沈欣姌有些吃惊,但是很快就视线游移起来,下意识的寻找着某人的身影。

沈欣姌看见章瀚伦的视线放在蒋流苏身上,眼中闪过一抹醋意,但是等她将视线放在蒋流苏身上时,却发现蒋流苏的视线则是放在她表哥郑林可身上。

微微跳了眉,意味深长的笑了,她看着郑林可道,“表哥,最近难得见一面,我带着我助理进去和你们喝一杯,不介意吧?”

“不行!”

郑林可还没说话,章瀚伦就先一步否定了,他看着蒋流苏毫不掩饰的看着郑林可的眼神就心里不舒服。

那种含羞带且,还夹杂着一些崇拜和爱慕的眼神,蒋流苏都没这么看过他!

沈欣姌见章瀚伦反对,心里更加确信几分,郑林可推了推章瀚伦进去。

“好了,瀚伦,别这样,进去吧。”

然后他就转身招呼沈欣姌和蒋流苏,蒋流苏本来想走,但是看见郑林可那双多情的桃花眼盯着自己,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进去了。

里面的人主动让位置,今天他们这一桌,就章瀚伦和郑林可是主位,其他都是来烘托气氛的。

沈欣姌故意让蒋流苏坐在郑林可旁边,她自己就坐在章瀚伦旁边,章瀚伦和郑林可又挨在一起。

蒋流苏全程都没说一句话,但是在郑林可身边坐定后,就是不是抿一口果汁,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打量郑林可。

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将流苏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和郑林可再次相遇。

章瀚伦的眼神则是一直没有从蒋流苏身上拿下来过,看着蒋流苏的眼睛都快要黏在郑林可身上了,心里就格外的赌。

直接在桌上倒了两杯白酒,然后给郑林可一杯,沉声道,“陪我喝一杯!”

蒋流苏见那个杯子不小,想到郑林可印象中好像不怎么能喝酒,当初喝一杯就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