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

蒋流苏的话让沈欣姌越发觉得自己觉得自己想的没错了,这点加班费都要贪,还说不喜欢章哥哥?

蒋流苏看着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停止在鄙夷的神色上的沈欣姌,嘴角有些抽搐。

至于吗!

她不就是提了一下加班费的事情吗?

这种看站街失足少女的眼神是认真的吗?

“沈总监?”

蒋流苏忍不住开口,沈欣姌这才反应过来,但是看着蒋流苏的眼神更加不屑:“有,不就是加班费吗?你以为我还会差你那点加班费?出去吧,到时候叫你。”

说完就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蒋流苏皱了皱眉,但是很快平复心情:“行,那我出去了。”

说完拿着文件出去了。

沈欣姌见状撇撇嘴:“我就不信我还比不上你这个肤浅的女人,今天我就要让章哥哥看清楚,我才是能配得上他的女人!”

晚上七点。

蒋流苏还在公司,其他人都走了,和她同样沦为加班的只有几个实习生,许恒就在其中。

蒋流苏在其他人下班后就没工作了,于是就趴在芳芳的办公桌上睡觉。

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了,看见来电显示,揉揉眼睛撇嘴接了。

然后挂了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回来就和许恒打了一个招呼。

“阿恒,我先走了啊。”

许恒点头:“好的。”

蒋流苏下楼的时候,看见一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停在公司门外,里面坐着盛装打扮的沈欣姌。

蒋流苏忍不住腹诽,这是准备给她普及一下她们这些上流人士多有钱吗?

这辆车她见过,在一本汽车杂志上,全球限量,有钱都不一定能搞到,看来这个沈欣姌还不是一般的白富美。

至少是富三代啊,暴发户的女儿可没这种修养。

“愣着干什么?上车。”

沈欣姌说完看着她,蒋流苏翻了个白眼坐上去,沈欣姌把着方向盘,直视前方发动车子。

“知道这辆车多少钱吗?”

蒋流苏撇撇嘴,这是准备开始了吗?

蒋流苏也没想着和她在这个车子的价格上纠缠,反正她买不起,而且也不感兴趣。

于是老实道:“不知道。”

对于她的回答,沈欣姌倒是有些诧异,居然没恼羞成怒:“既然这样,我就好心告诉你,这辆车……”

“哎,等等,你不用特意告诉我,真要炫富的话,你把这辆车直接送我多好,那才显的你有钱又大方,送辆法拉利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说是吧?”

蒋流苏说着一边笑着看着沈欣姌。

这在沈欣姌看来,更加觉得蒋流苏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偏偏还装什么清高。

她现在都懒得和她多说什么,她居然把这种女人当对手,简直就是在侮辱自己。

看着沈欣姌眼中闪烁的毫不掩饰的鄙视,蒋流苏也不介意,只是笑笑,沈欣姌最好不要太把她当回事,这样她才能有好日子过。

免得她也像章瀚伦那个死家伙,吃饱了撑的故意找她一个小人物的麻烦。

还专门放话干扰她找工作,只要沈欣姌不拿她当回事,她安安心心赚点钱存点积蓄再走还是不错的。

想到这里,蒋流苏突然有些自嘲。

还真是混口饭吃。

一路沈欣姌没有再找蒋流苏说话,她觉得说多了都是在掉身价。

车子很快停在一个高级餐厅门口。

沈欣姌下车,一身定制小礼服,发型妆容都是定制过的,加上一身的气质,清汤挂面的蒋流苏站在她身边就是一个现实版的丑小鸭。

“走吧,进去吧。”

沈欣姌斜睨了蒋流苏一眼,然后先一步进去,蒋流苏挑眉跟上,这个组合在这里难免有些怪异。

因为这是一家情侣餐厅。

蒋流苏一进来就发现了,这时她转头打量起明显精心打扮过的沈欣姌。

她今天打扮的这么隆重,还来这里吃饭。

约客户?

鬼信!

蒋流苏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沈欣姌绝对没有和自己说实话,她来这里绝对不止是请客户那么简单。

情侣餐厅……情侣……

两人跟着侍者的指引来的预定的位置,蒋流苏识趣的和沈欣姌坐在同一侧。

刚刚落座,蒋流苏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名字。

章瀚伦!

是了!沈欣姌约的九成就是章瀚伦那个家伙。

别人不知道,她跟在章瀚伦身边那么久,即便是之前没有见过沈欣姌,她也知道沈欣姌对章瀚伦有多黏糊。

几乎已经是非他不嫁的地步,那就不可能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和别的男人约会,所以这个约的人只能是章瀚伦!

想通了这点,蒋流苏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的侍者和沈欣姌都看着她。

沈欣姌皱眉:“你干什么?坐下。”

蒋流苏笑笑:“不好意思啊,未免等会失礼,沈总监,我先去趟洗手间。”

沈欣姌挑眉:“去吧。”

蒋流苏点头,叫住侍者:“你带我去。”

看着蒋流苏和侍者走远,沈欣姌的眼中流露出一丝鄙夷。

侍者将蒋流苏引到洗手间门口,蒋流苏就让她走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一分钟就是八点了。

蒋流苏抿唇:“我还是别见那个臭男人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吃饱了撑的,到时候好不容易在盛鼎稳定下来,他又给我搞破坏,毕竟跟在沈欣姌身边工资可不低。”

“蒋流苏?”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声,蒋流苏吓了一跳,同时反应过来,这个声音很是耳熟啊。

真是冤家路窄!

蒋流苏头也没回就准备往女厕冲,但是胳膊被人拽住,然后她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拽进了男厕……

一世英名眼见就要毁于一旦,蒋流苏立刻挣扎起来。

“章瀚伦!你放开我!”

章瀚伦听见她叫自己名字,冷笑一声,俊脸带着得意:“我倒要看看你准备装到什么时候,怎么,不装了?”

蒋流苏使劲挣扎起来:“关你什么事!放开我!”

蒋流苏挣扎的力气不小,章瀚伦见她这么抗拒自己,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你给我停下来!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不是说了,你要是没地方去,我允许你回章氏。”

章瀚伦说完,本来以为蒋流苏会感动的痛哭流涕,但是结果是蒋流苏朝他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作势要咬他,章瀚伦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有些惊惶道,“你属狗的你!居然咬人!”

蒋流苏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着章瀚伦的眼神并不友善,带了些许戏谑,“章总,我既然离开了章氏就不会再回去,你以为我当时说的话是开玩笑的吗?”

一边说着,蒋流苏就要出去,但是被章瀚伦拦住,蒋流苏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胳膊,突然抬头道。

“章总,你用手段不想让我找到工作,但是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一份挺体面的工作,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见一见我上司?”

蒋流苏看着章瀚伦的眼神带着些许挑衅,章瀚伦冷哼一声,“是吗,我也想看看,哪家公司敢要你。”

蒋流苏看了眼眼前的胳膊,“有本事就跟我来,你放心,我又打不过你,不可能在你眼皮子底下逃跑。”

蒋流苏的语气都带着淡淡的嘲讽,章瀚伦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也是,算你有自知之明!”

蒋流苏从章瀚伦面前出去,章瀚伦理了理衣襟跟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在餐厅的过道上行走,章瀚伦个头挺拔,脸蛋帅气,而且明显气度不凡,引起了周围几桌的讨论。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沈欣姌的注意,但是她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她的章哥哥。

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偏偏,蒋流苏走在章瀚伦的前面,沈欣姌的眼神变化了几分。

蒋流苏很快走到沈欣姌身边,沈欣姌微笑但是眼睛一直看着章瀚伦,但是却低声询问蒋流苏。

“你怎么会和章总在一起?”

蒋流苏则是小声道,“不知道,在厕所遇见的。”

沈欣姌没有多说什么,招呼章瀚伦坐,“章哥哥,快来坐!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蒋流苏则是站在沈欣姌身边,眼观鼻鼻观心,等沈欣姌落座才跟着坐下。

期间章瀚伦的视线一直放在蒋流苏身上,以至于蒋流苏都感觉身边沈欣姌的眼神快要化作实质的刀。

“她是谁?”

章瀚伦视线没有离开蒋流苏,但是开口的话却是问的沈欣姌。

沈欣姌笑着介绍,“章哥哥,这是我最近招的助理,叫小蒋。”

沈欣姌故意不说蒋流苏的名字,而是故意叫她‘小蒋’,一种非常普通的代称。

蒋流苏也抬头看着章瀚伦,“你好章总,我是沈欣姌小姐的助理。”

章瀚伦捏着红酒杯的手突然晃动起来,酒杯里的红色液体在杯壁上游荡。

“沈总监,你们盛鼎的选人制度好像一向严格吧?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在哪里读的书,居然可可以当你的助理?”

沈欣姌不确定章瀚伦的意思,但是既然有这么一种好机会,她自然能不会放弃损蒋流苏。

“章总,小蒋是高中毕业,当时突然找到我,求着我想进盛鼎,我看她可怜才招她进的盛鼎。”

章瀚伦闻言挑眉,脸上似笑非笑,“哦?”

章瀚伦的这个表情看的蒋流苏想打人,蒋流苏眯了眯眼睛,突然站起来。

“总监,章总,我先走了,不当电灯炮,我就不打扰二位用餐了吧。”

“等等!”

蒋流苏刚刚拉开椅子想走人,她怕再继续下去会忍不住对章瀚伦动手。

但是没想到刚有动作就被章瀚伦叫住,沈欣姌一言不发,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许多,然后自顾自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她倒要看看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

章瀚伦抬头看了眼蒋流苏,然后将视线放在沈欣姌身上,“沈总监,可否割爱,把这个助理让给我?”

沈欣姌笑了笑道,“真是不好意思,章总,小蒋工作很努力,也做的很好,我想章氏要什么样的人没有,所以,小蒋不能让给你。”

说着突然抬头看了眼蒋流苏,然后伸手捏住蒋流苏的手掌,蒋流苏看了眼被沈欣姌捏住的手,眉头微微皱了皱。

沈欣姌笑道,“小蒋,今天就先辛苦你了,先回去吧,明早尽快上班?”

蒋流苏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章瀚伦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

于是章瀚伦就只能看着蒋流苏离开,眼底有些阴沉,沈欣姌则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举起红酒杯,笑着已有所指。

“章总,你看这个红酒,就是要装在红酒杯里才能体现它的价值,这人也是,什么人该和什么样的人站在一起,也是注定好的。”

章氏。

章瀚伦笑着送走两个重要客户,然后回到办公室深深陷进办公椅,起身手肘倚在桌面上,揉了揉太阳穴。

“扣扣——”

“进来!”

章瀚伦冷着脸道,助理从外面进来,看着章瀚伦板脸的模样有些心慌,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文件奉上。

“总裁,企划部拟定的和程氏合作的策划草案,请您过目。”

章瀚伦拿起来翻了翻,但是心思却不经意的跑远了,视线不知不觉的移到桌上的咖啡杯上。

定住了……

“这个咖啡是谁泡的?”

助理一时间没跟上章瀚伦的思维,等他被赏了一记眼刀子这才反应过来,“哦,这个是秘书小姐跑的啊。”

闻言章瀚伦皱了皱眉,“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动我的杯子!”

助理闻言迟疑了一下赶紧道,“好,我等会就出去说。”

“蒋流苏去了盛鼎。”

章瀚伦突然说了一句,这下助理很快就给了反应,“什么!”

章瀚伦看着助理惊讶的样子皱眉,“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助理收敛一些解释道,“没有,不是,只是在想我们章氏的人怎么说走就走呢,还去了盛鼎,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待遇不好呢。”

观察着总裁的脸色,助理小声道,章瀚伦闻言翻阅的动作顿住,然后看着助理道。

“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把人找回来?”

当然!不然谁受得了你这个暴君!

助理内心狂吼,但是面上还得克制住心中的狂喜。

看着助理的表情章瀚伦表情微变,然后看着助理道,“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助理压住心中的喜悦,斟酌试探道,“要不,我们把蒋流苏蒋助理重新招回来?”

章瀚伦微微昂头,“怎么做?”

助理眼珠子转了转道,“总裁,您看,盛鼎的沈总监不是喜欢您吗,要不,您直接找她要回来不就行了。”

助理说完,章瀚伦的眼神明显的愣了下来,助理见状心中一突,他没说错话吧。

章瀚伦瞥了助理一眼,“沈欣姌不同意,我已经找她要过了。”

助理闻言皱眉道,“怎么可能呢,她不是对您……”

助理疑惑一会,说话间突然一顿,然后看着章瀚伦道,“总裁,您能不能把您和沈总监见面的具体情形说一下?我帮您分析分析?”

章瀚伦喝水的动作一停,若有所思的看了助理一眼,“可以。”

半晌,办公室只剩下章瀚伦一个人,他坐在办公椅上把玩着手机,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样吗?”

下班回到多米家,蒋流苏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

多米上午才回来,被客厅里的动静吵醒,从卧室出来就看见蒋流苏这一副颓废样。

“你这是怎么了?”

扒拉了一下鸡窝头,多米坐在蒋流苏旁边,拿起桌上的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

蒋流苏长叹一口气道,“沈欣姌抽风呗,上次不是她自己要带我去见章瀚伦的吗?回来就指使我干这个干那个,公报私仇!”

多米挑眉道,“那你辞职别干了呗。”

蒋流苏看了她一眼,“我不干了你养我啊!”

多米皮笑肉不笑,伸手掐了蒋流苏的脸蛋一下道,“我可养不起你,我自己都巴不得来一个长期饭票保养我呢,不过说真的,凭你这张小脸蛋,想找个愿意包.养你的人也不是不可能啊,你偏偏跟自己较劲。”

打开多米的手,蒋流苏翻了个白眼,“不想屈居人下不行啊,我有手有脚的,不乐意看人脸色。”

多米撇嘴,“看的脸色还不多啊,说的好像之前在章氏做牛做马还看的不够少似的。”

蒋流苏闻言心中一痛,也是她眼瞎,正好被章瀚伦救了,还把他当恩人呢,不然她怎么可能去给他当保姆加受气包。

但是好在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现在她也算是翻身农奴自己做主,他不让自己好过,她蒋流苏还就非要活出一个人样出来!

“嗡嗡——”

手机突然响了,蒋流苏拿出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章瀚伦,多米无意间看了一眼戏谑道,“嘴上说不要,但是现在还把人家的号码存着,小心思暴露了。”

蒋流苏不理她,自己起身到窗边接电话去了。

“喂,章总有事吗?”

蒋流苏用皮笑肉不笑的客气疏离的语气说话。

“我是,小蒋啊,出来见个面吧。”

章瀚伦的声音从对面出来,一如既往的欠扁,蒋流苏的眼睛眯了眯道,“不好意思,章总,我们不熟。”

说完蒋流苏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把章瀚伦拉入黑名单。

“真是吃饱了撑的,每天不管章氏就来烦我了是吧。”

章瀚伦被挂了电话也不恼,此时他正站在落地窗边,单手插兜,看着被挂断的通讯笑道,“敬酒不吃,你等着。”

盛鼎。

蒋流苏一大清早很是好心情的到了盛鼎,虽然每天比较辛苦,但是看着不菲的工资的份上,蒋流苏还是很满足的。

但是今天的气氛好像有些怪啊,蒋流苏刚刚进自己的办公区就发现气氛十分奇怪。

一群人堵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正好许恒朝自己过来问好。

“流苏你来了,早。”

蒋流苏一把拉住他道,“他们这是怎么了,凑在一起看什么呢?”

许恒笑笑,“看帅哥呢。”

蒋流苏挑眉,原来如此,她这才注意到围观的都是办公区的女性,而男员工们则是有些愤愤不平的凑在另一边。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蒋流苏也跟着站在人群后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极品帅哥。

但是一看过去就正好对上一潭幽湖的眼睛,关键是这双眼睛此时带着戏谑!关键是这双眼睛的主人是章!瀚!伦!

蒋流苏瞪大眼睛就要赶紧撤,但是刚刚转身,背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蒋流苏!你跑什么呀?”

众雌性的视线一下子顺着章瀚伦的目光聚集在蒋流苏的身上,眼神各种羡慕嫉妒恨。

娜娜没想到蒋流苏居然认识这样的人物,眼中显露出不甘心,就想着让蒋流苏出丑。

“章总,你怎么会认识我们沈总监的助理啊,呵呵,是不是也是看她可怜才问候一下的?小蒋是高中毕业的,进我们盛鼎都是沈总监废了好大的力气带进来打杂的,你们可真善良。”

说完勾唇笑了笑,一通马屁夹杂着对蒋流苏的贬损,蒋流苏气的翻了个白眼。

这个死奶牛一天不怼她她就皮痒痒。

章瀚伦听见这番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教训这个小野猫了,要教训也只能是他章瀚伦!

看见蒋流苏想跑,章瀚伦几个大步上前,一把将人拽住。

“苏苏,你跑什么?生什么气呢?你看你现在,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欺负,你都不回去找我,真生气了?嗯?”

章瀚伦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回荡,蒋流苏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诧异的看了章瀚伦一眼,余光却发现周围一众视线各种羡慕嫉妒恨的黏在自己身上。

“你有病啊!”

蒋流苏小声怒斥着章瀚伦,眼睛瞪的滚圆,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章瀚伦顿时心觉有趣。

两人局里非常近,而且像是打情骂俏,非常暧昧。

看的周围一众人的视线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同时更多的是猜测起两人的身份。

其中娜娜则是又羞又气,这个蒋流苏到底是什么人?章氏的总裁居然为了她这样说她?

章瀚伦不是他们沈总监的总裁吗?今天来盛鼎难道不是为了沈总监?

“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