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蒋流苏晚上回到多米家的时候,把这件事和她说了,但是久久没有得到回应。

不耐烦的抬头准备追问的时候就见多米诧异的看着自己。

“你干嘛这么看我?”

蒋流苏皱眉,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多米啧啧两声,然后伸出细长的食指抵了抵蒋流苏的额头,恨铁不成钢道:“你是不是脑子有包?”

蒋流苏怒目圆睁:“说什么呢!我这不都是被章瀚伦那个臭小子逼的!”

多米冷哼一声:“我倒是觉得你跟在那个沈欣姌身边还不如跟在章瀚伦身边呢,沈欣姌是什么人,她可是章瀚伦的未婚妻!”

蒋流苏笑笑:“她要不是章瀚伦的未婚妻我还不找她呢,影响他们夫妻和谐生活多好啊。”

多米撇嘴:“我是怕你把自己搭进去,章瀚伦是什么人?沈欣姌又是什么人?你呢?在他们两个人面前,你算什么?”

这话说的有些重,但是是事实,多米就是一个实事求是,认清事实的人。

蒋流苏眼神有一瞬间的暗淡,但是很快又被不甘填满:“那又怎样?他们身份的确比我高,资产雄厚,但是凭什么就把我当玩具?章瀚伦那么作弄我,我一定要报仇!哼!”

说着就直接拿着睡衣去了浴室,进去前还扭头看着多米,恶狠狠道:“你不要劝我,我意已决!”

多米耸肩,不怎么在意道:“随你便咯,你自己不怕死,我该说的都说了。”

说完拿起桌上的指甲油涂了起来,艳红的眼色在指尖绽放,多米悠闲的吹了吹。

“碰——”

回应她的是蒋流苏的摔门声,多米挑眉,涂完晾干直接回床上。

“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盛鼎。

蒋流苏穿上从多米那里借来的黑色职业套装,得体的剪裁把身体勾勒的玲珑有致。

蒋流苏已经离开了章氏,不用再在脸上抹那些恶心的劣质化妆品了。

毕竟她现在来盛鼎是做沈欣姌的助理,而不是章氏章瀚伦身边的保姆加垃圾收集器。

站在盛鼎楼下,蒋流苏有一瞬间的失神。

“我可真是个傻子,为什么不早点想到来这里呢?与其当章瀚伦的玩物,不如来这里当个堂堂正正的员工多好。”

蒋流苏喃喃两句,看着盛鼎发呆。

“喂!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蒋流苏转身就看见穿着一身时尚套装的沈欣姌。

这个女人的品味是真的好啊。

虽然对沈欣姌看男人的眼光保持怀疑,但是蒋流苏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穿衣品味还是不错的。

想到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蒋流苏识趣的扬起笑脸:“沈总监好。”

看着蒋流苏清丽的面容,扬起的笑脸犹如百合初放,沈欣姌心中升起一点点的嫉妒。

这样美好的笑容,她都忍不住有些心动,更不用说男人了。

看来要好好把人困在身边,坚决不能让她和章哥哥见面。

不过在这期间,她总要好好让她见识一下她和自己的差距。

最好直接知难而退,免得她某天春心荡漾和自己抢章哥哥。

至于她说的那什么是章哥哥强迫她,在沈欣姌看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就她当初那种打扮,她见了都反胃,一定是她想勾-引章哥哥,被章哥哥看出她居心叵测,然后把她赶出来了。

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想来她这里吃白饭,那也不能让她吃的舒坦了!

“你来的倒是挺早。”

沈欣姌扬起下巴看了她一眼,说出的话略带嘲讽,仿佛像是蒋流苏上赶着来盛鼎一样。

虽然这是事实。

蒋流苏心中升起火气,但是面上依旧微笑:“还要多谢沈总监收留我。”

见她识趣,沈欣姌心情颇好,红唇勾起:“知道感恩就好,跟我来吧,上去了别东张西望的一副土包子的样子,少给我丢脸。”

沈欣姌说着就趾高气昂的走在前面,蒋流苏见状伸出拳头在她背后比划比划,做了个鬼脸。

得意什么啊!章瀚伦还不是不想看你!

两人一直乘坐电梯上了23楼,蒋流苏一路跟着沈欣姌走,这一层一进去就是巨大的办公区,蒋流苏跟着沈欣姌进去,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沈总监早!”

一路上不少人都在和沈欣姌打招呼,沈欣姌点头,然后高声道。

“这个是小蒋,以后是我助理,她什么都不会,也是高中毕业,平时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们不用客气,有什么端茶倒水,换水买东西的活都可以让她做。”

沈欣姌一番话说完,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看来这人和总监没什么关系。

“扑哧——”

一个笑声从旁边传来,蒋流苏皮笑肉不笑的看过去,发现是一个化着大浓妆,穿着深V的巨乳姐姐正面带嘲讽的看着自己。

她也看见蒋流苏看她了,大红唇一勾,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才高中毕业啊,我们这里的扫地阿姨都最少大学毕业了,沈总监啊,这人您哪儿找来的啊?”

沈欣姌对她的嘲讽很是满意,笑笑道:“娜娜,她才高中毕业,所以找不到活儿,我也是看她可怜带回来的,大家以后好好‘照顾照顾’她。”

沈欣姌故意咬重照顾几个字,蒋流苏和在座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大家面上都带着跃跃欲试。

沈欣姌说完就带着蒋流苏进办公室了,蒋流苏进了办公室笑道:“沈总,这是给我的见面礼吗?”

刚来就是一个下马威,蒋流苏突然觉得自己面子挺大的。

沈欣姌坐在办公椅上,抱着手,看着蒋流苏的眼神毫不掩饰的鄙夷。

“你以为呢?以你的学历,能进盛鼎就该偷笑了,我不养吃白饭的,我说的那些应该也都是你目前能做的而已。”

蒋流苏笑笑,看了眼沈欣姌的办公桌,上前将她的咖啡杯端起来道:“那沈总监,我去帮你泡杯咖啡。”

沈欣姌冷哼:“我只喝现磨的,水温要在六十度,奶占百分之二十,糖占百分之十。”

蒋流苏捏着咖啡杯的手柄用了用劲,然后笑道:“没问题。”

果然和章瀚伦是一路货色!

难伺候!

蒋流苏忍不住腹诽,此时正准备打开门出去,但是沈欣姌显然不想让她好过。

“我要南非的一种叫W的咖啡豆,但是茶水间好像没有了,你去给我买来,放心,知道你有多穷,买回来公司报销,不要想着糊弄我,我的舌头和你这种喝劣质速溶咖啡的可不一样。”

蒋流苏这下自然听出来沈欣姌是在嘲讽自己的身份,转身看着她:“当然,您和章先生果真都是一丘之貉,品味也是一样。”

沈欣姌皱眉:“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暴露你的无知和粗鄙是在丢我的脸!还有,以后不准你提起章总的名字!”

蒋流苏挑眉:“是。”

说完出去就把门给关上了,蒋流苏转头看着紧闭的门,撇了撇嘴。

第一局,算是平手吧。

果然是一门心思都在章瀚伦身上,一提起他的名字就暴走。

“喂!”

身后传来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蒋流苏扭头看见那个大波妹娜娜正在用打量物品的眼神看着自己。

然后伸出食指指着自己,上面涂着姨妈红的指甲油,看的蒋流苏一阵阵脑瓜子疼。

“那边,去换水。”

娜娜指着角落里的桶装水,意思就是让蒋流苏换上饮水机。

蒋流苏看了她一眼道:“公司又不是没男人,这种事,不应该叫我来吧?”

“对对对!我来我来!”

蒋流苏的话刚说完,一个男人就从看热闹的人群中出来。

蒋流苏看过去,发现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长的倒是很清秀,隐隐带着几分稚气。

蒋流苏倒是对他挺有好感的,但是娜娜可就不这么想了,就在蒋流苏准备出言道谢的时候,娜娜直接抢先一步道。

“许恒!你别忘了你自己还是个实习生呢,你是不是嫌自己工作还少啊?蒋流苏是高中毕业,在这里她只能做这些,你少多管闲事!”

“我……”

许恒明显有些嘴笨,被娜娜一堵就哑口无言了,但是眼神还是有些不服气。

蒋流苏可不希望自己还别人难做,主动开口:“没事,我来吧,娜娜是吧?你说的对,咱们各司其职,不过你又不是人事部的人,也不是主管,你教训和你一样的员工,难免是越俎代庖,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你!”

“我去换水了!大家努力工作吧!加油!”

蒋流苏在娜娜气的七窍生烟的时候,笑容灿烂的溜了。

不就是换水吗?

想当初为了混一个角色,巴结剧组的工作人员,端茶倒水,帮忙搬器材、买咖啡又不是没做过。

蒋流苏面不改色的把办公区的几个饮水机的水都换上了,然后就脸不红心不跳的拿着包包出去买咖啡豆了。

就在她一走,办公区就热闹了。

几个围在娜娜身边的女人看着蒋流苏离开的门语气鄙夷:“娜娜,别和这种粗鄙的人置气,什么女人啊这是?真是粗俗!”

“就是,看她一脸清汤挂面的,我猜啊,肯定是买不起化妆品。”

“对对,一点品味都没有,土包子!”

娜娜闻言冷哼:“一个土包子也敢惹我,我看她能留几天!”

就在众人都以为蒋流苏这个空有力气,没有脑子的女人留不了几天就得滚蛋的时候,蒋流苏却让她们大跌眼镜。

“蒋流苏!过来帮我装一杯开水!”

“好的!”

“蒋流苏!过来把这份文件复印二十份!”

“马上就好!”

“蒋流苏,午饭时间到了!给我们定外卖!”

“行!要吃什么?”

“蒋流苏!”

“蒋流苏!”

就这三天时间,策划部门喊的最多的就是蒋流苏的名字,这一来二去居然还给蒋流苏喊出了名声。

其他部门都知道了策划部来了一个勤快的小蜜蜂,任劳任怨,脾气好的部门保姆。

蒋流苏帮整个部门的人跑腿打下属,累是累点,但是蒋流苏却是真的好脾气的没有和大家发火。

当然,除了娜娜的那个党派,整天故意挑刺,蒋流苏也没和她们客气,照怼不误,正好让部门其他人看看,她也不是好惹的。

但是大部份情况,她对其他人还是笑脸相迎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初来乍到,要是不和大部分人搞好关系,哪怕只是表面上的。

她得想办法在这里好好生存下去,索性她脸皮够厚,这一来二去,大家也渐渐接受她了。

甚至第一天那个许恒也和她成了朋友。

“流苏,你还真是厉害,大家现在对你都刮目相看了。”

食堂里,蒋流苏和许恒相对而坐,许恒毫不吝啬的夸奖她。

蒋流苏笑道,有些得意:“那是。”

她连章瀚伦那个奇葩都能搞定,这些人?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蒋流苏!沈总监找你!”

一个同事走到蒋流苏桌边,说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蒋流苏的饭盒,蒋流苏不吃食堂,都是自己做的饭。

那人看上的是她的菜了,蒋流苏大方的把还没动几口的红烧肉推到那人面前。

“想吃?那就给你了,我减肥!”

那人就是爱吃,闻言还有些不好意思:“你真不吃啦?”

蒋流苏却是耸耸肩,把饭盒留下扬长而去,目睹一切的许恒却是习惯了,这是蒋流苏收买人心的一贯套路。

蒋流苏走到沈欣姌办公室门口敲了敲,沈欣姌带着些许高傲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进!”

蒋流苏进去后,沈欣姌抬头看她,似是鄙夷道:“我倒是小看你了,挺会收买人心的,还说你没勾-引章总?”

蒋流苏懒得和她争论这个神逻辑,反正她现在已经慢慢走上正轨,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为了避免日子难过,蒋流苏还是出言提醒。

“沈总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们当初的约定你可别忘了,我在这里工作就见不到章总了,可是你要是逼的我走投无路,我就只好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这么说着,蒋流苏笑了,沈欣姌则是变了脸色。

看着蒋流苏带着得意的笑容,沈欣姌心中有些火气,但是蒋流苏偏偏说中了她的心事。

她也真没想着把人逼走,只是她咽不下这口气,一想到这个狐媚子背着自己在暗地里不知道怎么勾-引过章哥哥,她就恨不得收拾她一顿。

但是现在自己也收拾够了,见好就收她也知道这个道理。

于是收敛了自己脸上的怒火,悠闲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在这里工作好了,只要你别把心思放在放在不该有的地方,我不会亏待你就是。”

蒋流苏就想听这话,但是通过她这些天的观察,沈欣姌看起来心胸并不宽广,难保她不会变卦。

不过到时候再说吧,要是真容不下她,她就不信了,她还真找不到工作了。

而且,等那个时候,章瀚伦那个混蛋差不多也该忘了她吧。

只要他不出手干涉自己找工作,想必有盛鼎的工作经验,自己找工作也不会很难。

想清楚了这点后,蒋流苏就笑道:“沈总监放心好了,我虽然学位没你们高,没你们有钱,但是信誉这个东西,我从小到大就没丢过。”

沈欣姌对此嗤之以鼻,在她看来,蒋流苏这种穷女人,连自尊都没有,更谈何信誉。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和章哥哥结了婚,看她怎么收拾这个狐狸精。

“那就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出去吧。”

蒋流苏也不想再这个女人眼皮子底下待着了,转身就走。

通过那天的谈话,蒋流苏发现沈欣姌的确收敛了很多,至少没有继续找她的麻烦了。

虽然娜娜等人一直以各种理由看她不顺眼找她麻烦,但是在她苦心经营下的办公室好人缘下,一些同事还是会时不时帮她解围说两句话。

特别是其中一个经常蹭她便当的吃货担当,芳芳。

一来二去的,也成了蒋流苏攻克的第二个堡垒,成了她第二个朋友。

日子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去了,虽然日常还是干些打杂跑腿或者换水的体力活,但是没有人魔音骚扰,蒋流苏还是挺满足的。

她也趁机从芳芳和许恒那里学了不少专业上的知识,对她来说,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看着蒋流苏逍遥,沈欣姌却郁闷起来,她实在不相信蒋流苏会对章哥哥没想法,章哥哥那是多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看了不动心?

抱着这个疑惑,沈欣姌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章氏集团。

章瀚伦这些天很暴躁。

因为他的宠物没了。

“可恶!”

章瀚伦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脸色很是阴沉,长的帅也经不住黑脸之后的恐怖啊。

张助理见状心中发颤:“总裁,这份文件您看……”

“拿出去,重做!不是说过了吗!一定要做到完美无缺!不然不准拿来!那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助理心中泪流满面,面上还是硬着头皮道:“可是您还没看呢……”

说到后面几个字,张助理的声音有些虚,因为总裁的眼神实在是太吓人了。

“滚出去!”

办公室传来一阵咆哮,引起外面人的侧目,然后就见张助理灰头土脸的出来,门内跟着砸出来一份文件。

等门关好,张助理回头看见对他报以同情眼神的同事们,面上有些挂不住。

“看什么看?”

张助理一秒变脸,周围人一哄而散,部门经理陈珂却是上前拉着张助理走到一旁。

“小张啊,蒋流苏什么时候回来啊?”

张助理摇头,苦着脸:“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要是她在,总裁也不会这么喜怒无常啊,她这不声不响的一走,受苦的就是我们了。”

属下的抱怨章瀚伦是不知道,但是他此时正在接一个电话,语气有些不耐烦。

这是家里给他安排的未婚妻,他又不得不耐着性子接。

“有事?”

语气冷冰冰硬邦邦,但是这已经是他能拿出是最好的耐心了。

沈欣姌闻言有些受伤,但是还是体贴的问:“章哥哥,你是不是在工作啊?我打扰你了吗?”

章瀚伦听着那头的温声细语,突然又想到蒋流苏那个死女人,脑门青筋直突突,别的女人对他温声细语。

她蒋流苏算哪根葱,居然也敢对他大小声?还敢打他?简直不知死活!

对面的沈欣姌听不到回应心中有些忐忑,于是直接提出邀请:“章哥哥,我们好久都没见面了,今天我们见一面吧,一起吃个饭,我,我想你了。”

沈欣姌撒了个娇,一时间有些脸红,听这手机里面的软糯的女声,章瀚伦心里颇有成就感。

这才对,哪个女人见到他章瀚伦不得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偏偏蒋流苏那个死丫头,非要和他作对!

哼!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

想到这里,章瀚伦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沈欣姌的邀请:“行啊,没问题,什么时候?就今晚?”

沈欣姌没想到章瀚伦居然答应的这么痛快,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好好,就今天,那就今晚八点吧,章哥哥你到时候来接……”

“行,那就先这样了,你找个地方,我忙完了就直接过去。”

章瀚伦不等沈欣姌说完直接挂了电话,沈欣姌本来是想让章瀚伦来接自己,但是没想到他挂的这么快。

一时有些委屈起来,但是门外有动静,沈欣姌赶紧收敛表情,恢复到平时的高傲模样。

门一开,进来的是蒋流苏。

蒋流苏微笑着,将一份文件放在沈欣姌面前:“沈总监,这是文文刚刚做好的报表,请您过目,要是没问题我再带出去。”

沈欣姌看了那份报表一眼,拿起来翻了翻,但是思维却是一下子跑偏了,她突然抬头打量起蒋流苏来。

蒋流苏大大方方的任由她打量,沈欣姌见状皱了皱眉,最后将视线定格在蒋流苏的脸上,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然后一把将报表扔在桌上,抱着手看着她道:“报表就这样,拿出去吧,今晚陪我参加一个饭局。”

蒋流苏挑眉拿回报表笑笑:“算加班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