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体验过大的还能接受小的吗 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

出了楼梯,蒋流苏拎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背着包没走两步,身后忽然响起了车鸣声,一回头透过迈巴赫的车窗入眼的就是那张不可一世的俊脸。

“去哪,我载你。”章瀚伦淡漠的开口,那语气像是施舍一个路人。

“不用,不需要!”蒋流苏最讨厌他的态度,被这恶魔老板压榨了这么久后,终于敢说不字,这种感觉让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不识好歹!章瀚伦顿时火冒三丈,这女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还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

昨天的事这女人不但没有办好,还和他发火,他不过就吓唬吓唬她,谁知道她真的自残。

章瀚伦开始怀疑以前是不是对她太好了,这女人开始飘了。

地上都是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两个行李箱有些不听话的来回晃动,忽然一声脆响,蒋流苏忽然感觉右手的行李箱分量轻了许多,一回头才发现行李箱没有扣好,里面的衣服散落一地。

蒋流苏气的不行,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一抬头就对上章瀚伦那副看好戏的眼神,他的目光落在蒋流苏地上的内衣上,然后又落在她的胸前,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加厚的,还以为你真那么大呢。”

蒋流苏气的脸色通红,她双手掐腰,正想破口大骂。

豪车里的男人露出一个黑暗笑容,脚踩油门,直接从她的衣服上碾了过去!

蒋流苏愣在原地三秒,在那辆迈巴赫消失在小区门口后仰天长啸:“你大爷的!”

出了小区,站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提着行李箱的蒋流苏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她迟疑了一下,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嗯……宝贝……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奇怪,蒋流苏愣了愣,才道:“我现在无家可归,能不能去你那暂住几天,等我找到房子我就搬走。”

听了蒋流苏的话,多米一脚踹开身上的男人:“好,你在哪,我去接你!”

“什么,你辞职了?”

半个小时后,多米提着蒋流苏的行李箱进门,听了蒋流苏的话,脸上满是震惊。

蒋流苏点头:“我想过人的生活。”

她在章瀚伦的眼里就不是个人,是机器!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现在的生活还不如你呢。”

多米是演艺圈的三线演员,演艺圈里的潜规则她早就见怪不怪了,不知有多少次被那些有特别爱好的导演和投资人在床上弄的死去活来,没办法,她吃的就是这碗饭,这是她的悲哀。

多米的话让蒋流苏有些低落,她有些后悔自己意气用事,她应该找好工作再辞职的。

“我有做秘书的经验,找工作应该不是问题,大公司去不了的话小公司也行。”

多米不想打击蒋流苏,她摸了摸蒋流苏清丽的脸蛋:“没关系,工作慢慢找,大不了我养你。”

蒋流苏嗤笑一声:“我可不用你养,你的钱还是留着养那些小白脸吧。”

这一天,章瀚伦在公司里发了很大的火气,看哪哪不顺眼,蒋流苏不在,他不但不能消气反而怒火攻心,嘴唇都开始起皮。

“你们能不能干,不能干滚蛋,老子不养你们这些吃闲饭的人!”

总裁办里,合同、文件和打印纸满天飞,几个高管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也不知道蒋秘书去哪了,以前只要有蒋流苏在,章瀚伦的火都是冲她一个人发的,今天他们是要倒大霉了。

此时的蒋流苏正在次卧整理东西,电话声忽然响起。

“江湖救急,章总火山爆发,蒋秘书你快来灭火!”

是部门经理陈珂的电话。

握着电话的蒋流苏难得会心一笑:“不好意思,陈经理,我已经辞职了。”

以前公司里的人都瞧不起蒋流苏,说蒋流苏没自尊,脸皮厚,现在看来蒋流苏才是公司里最重要的那一个。

第二天,蒋流苏就开始找工作,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她跑遍了城里的大小公司,没有一个人用她,说她资历不够。

有一个好心人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暗地里悄悄问蒋流苏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蒋流苏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恶魔做的手脚!

蒋流苏有些不甘心,她不相信这个城市这么大,他章瀚伦还一手遮天了不成?

很快她又重新振作起来,早上的时候精心打扮了一番,继续寻找工作。

她这次应聘的是一家小公司,面试的时候是公司的老板亲自上阵。

老板姓何,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有些臃肿,头上已经开始秃顶。

“你这简历倒是不错,但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上家公司辞职。”何总靠在椅子上,目光在蒋流苏的身上打量了许久。

蒋流苏顿了顿:“良禽择木而栖,我想有更好的发展,所以才辞职的。”

这话说的她有些心虚,这么小的公司,和章氏集团相比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分量,能有什么发展,她现在就想有一个容身之所。

何总听了很满意,眼睛转了转,算计了一番才开口:“好,今晚在燕都酒店,我把公司的员工都介绍给你认识。”

蒋流苏听了松了一口气,终于有公司可以用她,虽然是小了些,但是她可以慢慢来,等风头过了,章瀚伦忘了她,她再重新做打算。

晚上,蒋流苏如约到了燕都酒店,可是她等了很久,何总才到。

“何总,咱们公司的员工呢?”蒋流苏看着何总空空如也的身后疑惑的问。

“他们加班,我来也是一样,把公司的事情和你做个交代。”何总眼里闪过什么,看着蒋流苏笑着开口。

蒋流苏没有怀疑何总的话,两个人一边等菜一边闲聊了几句,何总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蒋流苏身上瞟。

“何总,一会还有别人来吗?”

蒋流苏看着满桌子的菜,有些疑惑。

“没有,就咱们两个。”何总的眼里闪过一抹暧昧的神色。

蒋流苏皱眉,感觉事情有些蹊跷:“那您点这么多的菜不是浪费?”

何总笑着起身,从蒋流苏的对面坐到蒋流苏的身边,并且向蒋流苏身边挪了挪椅子:“没关系,咱们慢慢吃,浪费怕什么,我有的是钱。”

蒋流苏不动声色的向一旁挪了挪,尴尬的笑了笑:“那何总,您把公司的情况和我说一下吧,我好有个了解。”

何总笑着,一只手就落在了蒋流苏的大腿上:“着什么急,咱们慢慢来,先吃饭。”

说着,何总的咸猪手开始往蒋流苏的大腿根挪。

幸好蒋流苏今天穿的是长裙。

为了躲避何总的咸猪手,蒋流苏假装起身,给何总倒了一杯红酒。

何总的目光落在蒋流苏的胸口,然后色迷迷的一笑:“来,咱们喝一个。”

老板给女下属敬酒,这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蒋流苏有些发怵,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何总,我还有些事情,不如今天就散了,我明天上班再向您请教公司的事情。”

她开始后悔,看样子这何总应该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自己现在不走一会儿该不好脱身了。

听蒋流苏这么说,何总有些不悦:“我今天可是特意为了你才点这么多菜,你也不能不给我面子吧。”

蒋流苏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大不了这工作她不要了,清白最重要。

“何总,我还有事,告辞了。”

蒋流苏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谁知道何总忽然一把抓住蒋流苏的胳膊,将她拉到了怀里。

感受着何总一身的肥肉还有身上浓重的尼古丁味道,蒋流苏吓得六神无主,拼命的挣扎:“何总,您干什么,放开我!”

何总的手摸到蒋流苏的胸前:“装什么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章总那辞职,还不是因为你勾.引章总被开除了,我和章总比不过就是年纪大了些,老子一样有钱,只要你做了我的情人,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豪车别墅都不在话下!”

蒋流苏听了恶心极了,就何总的小公司还抵不上章瀚伦一辆迈巴赫的钱,他这是有多大的勇气竟然和章瀚伦比。

“何总你误会了,我在章总那辞职不是因为这个!”蒋流苏拼命的挣扎,可是无论怎样也摆脱不了何总,他的手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自己的身上。

“别骗我了,章总的人都跟我说了,说你作风不好,水性杨花,不过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

何总说着,吧唧一下就在蒋流苏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蒋流苏恶心完了。

她心一横,手摸向了一旁的红酒瓶,可是何总眼尖,一把就把蒋流苏的胳膊钳制住了。

蒋流苏没办法,只能求救:“来人,救命,救救我......”

何总老奸巨猾的一笑:“告诉你,这家酒店隔音特别好,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未必有人听见,聪明的人从来不多管闲事!”

说完,何总腾出一只手,将杯子里的酒含在嘴里,一张油腻的大唇朝着蒋流苏的唇凑了过来。

蒋流苏屛住呼吸惊讶的睁大眼睛,一瞬间胃里翻江倒海,真特么恶心!

这时,包厢的大门忽然被踹开,男人一进门就看见了眼前的情景。

他一张俊脸阴沉的犹如地狱而来的魔王,大步上前抓起一旁的红酒瓶就拍在何总的脑袋上。

事出突然,何总被自己嘴里的红酒呛得半死。

鲜血和着红酒从何总的脑袋上流下来,蒋流苏吓得尖叫出声。

“来人,把这老东西弄出去!”

看着晕死过去的何总,章瀚伦的语气冰冷,一把扯过椅子上丢了魂的女人。

蒋流苏踉跄了一下,直接扑到了章瀚伦的怀里,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想死的心都有。

“怎么,投怀送抱啊,现在是不是有些晚了?”

章瀚伦的大手捏起怀里女人的下巴,嘴角上扬到一个邪魅的弧度,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老老实实做他的秘书不好吗,这是作死!

一想起何总之前说的话,蒋流苏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她一把推开章瀚伦,用袖子抹了把眼泪:“你为什么和别人说我勾.引你!”

卑鄙!无耻!下流!这是蒋流苏对章瀚伦的评价,要不是他瞎说,何总也不会对她这样。

章瀚伦有些无奈,他只是让小张放出风去说蒋流苏人品不好,这样就没人敢用她,蒋流苏最后就会乖乖的回来任由他收拾,谁知会有这样的传言。

不过,他当然是不会承认的。

“是你自己想勾.引他吧,和我有什么关系?”

章瀚伦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身体后倾,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二郎腿,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蒋流苏紧咬下唇,控制住想要爆发的冲动。

她锐利的目光落在章瀚伦高档的蓝色西装和那张英俊到极致的脸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看着蒋流苏的粉色唇瓣,章瀚伦邪虐一笑,修长的手指落在自己的棱唇上,然后指向蒋流苏的唇:“味道怎么样?”

他说的是何总强吻蒋流苏的事情,即使何总口中的酒没有喂进蒋流苏嘴里,但是蒋流苏还是感觉恶心极了,一时间胃里又开始翻涌。

哼,还不是因为他,不然她的工作也不会这么难找,更不会被那个何总占了便宜。

看着章瀚伦一脸的奸诈,蒋流苏一咬牙直接扑过去,揪着章瀚伦打理的一丝不苟的短发就吻了上去。

整个包厢的气愤瞬间凝固,女人柔软的唇瓣贴在自己的唇上,章瀚伦深邃的眸子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味道怎么样,好不好!”

蒋流苏得逞之后立马和章瀚伦保持距离,一脸嫌弃的抹了一把唇,话里带着哭腔。

章瀚伦怒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对自己,他忽然起身,一把将蒋流苏丢到沙发上,语气冷凝:“反了你了!”

蒋流苏对上章瀚伦的目光,心里害怕极了:“谁叫你欺负我......”

她的语气软了下来,和这恶魔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是她冲昏了头才会对章瀚伦那样,这可是她的初吻,竟然被那么一头猪给占了,她不疯就很不错了!

看着一脸委屈的蒋流苏,章瀚伦扯了扯嘴角,低头狠狠地吻上蒋流苏的唇。

蒋流苏没想到章瀚伦竟然这样对她,一时间她竟然有些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章瀚伦的吻霸道而粗鲁,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蒋流苏浑身的血液都开始凝结。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推开章瀚伦。

章瀚伦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的女人,然后不要脸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味道还可以。”

蒋流苏气的抓起一旁的抱枕就丢向了章瀚伦,却被章瀚伦一拳打开了。

“玩够了就回去上班。”章瀚伦依旧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我不,我死也不会回去!”

她再也不会任由这恶魔压榨了!

“哼,别自讨苦吃,今天我来得早,要是来得晚你早就被人给睡了。”

“我愿意!”蒋流苏行沙发上坐起来,死鸭子嘴硬的开口。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章瀚伦,现在他装什么好人,她就不信离开他她就成了一无是处的废物了!

“好,我等着看你的好戏!”看着女人斗鸡一样,章瀚伦冷笑着说完,摔门而去。

看着那抹修长的身形消失在门口,蒋流苏趴在沙发上放声大哭。

蒋流苏双手握拳,她发誓她一定会找到工作,她一定不能让那个家伙瞧不起!

这一天,蒋流苏正坐在人民广场的椅子上啃着面包,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打开微信,是恶魔老板发过来的信息:“回来的时候给老子带杯咖啡,记住不要糖,不要咖啡豆。”

蒋流苏有些炸毛,想喝水就直说啊!再说了他怎么就肯定自己会回去?

蒋流苏直接打了:“等着吧。”三个字,然后就把他拉进了黑名单。

既然章瀚伦给她下绊子让她找不到工作,那她也毫不客气的还他一招!

第二天一大早,蒋流苏就画了一个美美的淡妆,找多米借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去盛鼎国际应聘了。

盛鼎国际可是市里最大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职员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就连保洁阿姨都是大学毕业,像蒋流苏这样的小人物,给他们提鞋还差不多。

更重要的是,这家国际公司根本不招员工。

但是蒋流苏有办法做这家公司的总监助理,因为这家公司的总监是章瀚伦的未婚妻。

“喂,沈总监吗,我是章总的秘书蒋流苏,我有些关于章总的事情想和你谈一谈。”

蒋流苏安然的坐在盛鼎国际对面的咖啡馆给沈欣姌打了一个电话,沈欣姌一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说立刻就到。

果然,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一个气质非凡身穿米色职业装的女人推开了咖啡馆的玻璃门。

沈欣姌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锐利的目光落在蒋流苏的身上。

只是她有些疑惑,这女人是有些神似章瀚伦身边的蒋流苏,但是比蒋流苏好看十几倍。

沈欣姌有些不确定的停顿在原地,蒋流苏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你是蒋流苏?”沈欣姌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蒋流苏面前,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她,一脸的不可置信。

蒋流苏笑了笑拢了拢耳边的卷发点头红唇轻启:“沈总监请坐。”

沈欣姌看着面前妆容精致干净漂亮的蒋流苏眼里顿时闪过一抹敌意,这女人原来长的这么好看,不知道章瀚伦有没有对她动心呢?

“你找我什么事?”

“我辞职了,暂时找不到工作,想到您身边做助理。”

蒋流苏动作优雅的抬手将一旁的蓝山咖啡往沈欣姌面前推了推,话说的很直白。

沈欣姌看着蒋流苏白皙漂亮的手意味深长的一笑:“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盛鼎的员工哪一个不是资历深能力强的,你来做什么,我们公司可不缺倒咖啡的。”

蒋流苏听了有些为难:“可是.....”

沈欣姌有些不耐烦的打断蒋流苏的话“你不是说有关瀚伦的事情找我?”

“我和您说的就是章总的事情。”蒋流苏一脸的为难,声音也压低了几分。

“你的工作和瀚伦有什么关系?”

“章总对我性-骚扰,所以我才辞职的,可是我找不到工作,章总说我可以回去继续做他的秘书,只要满足他的需求.......”

蒋流苏说着就红了眼睛,她咬了咬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蒋流苏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在套路沈欣姌。

章瀚伦在沈欣姌心里的分量估计是和她的性命对等的,只要蒋流苏说章瀚伦对自己有意思,以沈欣姌的脾气一定会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这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蒋流苏留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的盯着。

这样蒋流苏不但找到了工作,还能用沈欣姌做护身符。

“你撒谎,一定是你勾-引瀚伦!”沈欣姌脸色很难看。

沈欣姌是相信蒋流苏的话的,但是却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要搁以前蒋流苏老土的妆容打扮章瀚伦肯定看不上,可是现在的蒋流苏不但漂亮,身材也好,章瀚伦看上她也不是不可能。

“沈小姐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之所以把一切告诉您就是不忍心看您受到伤害。”蒋流苏眨眨眼有意无意的挺了挺胸,继续往章瀚伦身上抹黑,谁叫他对自己下黑手的。

沈欣姌的目光在蒋流苏拼命挤出来的半裸的雪白酥胸前停顿了三秒,脸色顿时惨白,她那么爱章瀚伦,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着沈欣姌幽怨的目光,蒋流苏硬挤出两滴眼泪:“沈总监,如果我真的勾-引章总我就不会辞职,您应该相信我对您的诚意。不过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真的只能回到章总身边,答应他的条件......”

“你敢!”

情急之下,沈欣姌破口而出。

她声音太大,不少人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蒋流苏神色中满是纠结:“我也不想,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就露宿街头了,章总答应我,只要我满足他他可以把我升为部门经理。”

沈欣姌一听,想也不想的道:“你可以到我的身边做助理。”

沈欣姌认为只要把蒋流苏留在身边,章瀚伦不会这么容易接近她,况且她也有机会慢慢收拾这个女人!

“当然好了,可是如果我在您身边做不好,还是可能被章总叫回去的。”

蒋流苏自然知道沈欣姌对自己的敌意,所以她也需要提点沈欣姌,如果沈欣姌针对自己,自己不顺心,那一样能回到章瀚伦身边。

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既然蒋流苏这样变相的警告,沈欣姌听了也不得不许下承诺:“放心,在我身边我会照顾你的,但是你也要保证,和我的未婚夫保持距离,如果你骗我,我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