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 诱子偷伦初尝云雨孽欲天堂

这位朔王殿下不似奢希睿和奢棱奕喜欢出来露脸,人也是冷冰冰的,做事也不正常汝敏茹只当他是路见不平了,也没有多想转身就上车带着汝慕言回到王府。

走到王府门口的时候,汝慕言就睁开了眼睛,瞧着睁开眼睛汝慕言,姐妹四个人才露出了笑容。

“我只是睡了一觉,姐姐们放心吧!回家之后爹娘要是问起这件事,你们就说我闹着玩的。”在进丞相府之前,汝慕言是这么交代几个人的,瞧着汝慕言的样子到也不像是有事,今天一觉是二十八了,再过两天就过年了。

她们也不想多生事端,毕竟汝家和太子本来就不和,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等到汝晖和云涟漪问这事的时候,几个人也就推搡了过去,这件事在汝府没有引起多大的波动,在坊间流传的可是千奇百怪的。

不过终归到一点上就是,汝府六小姐汝慕言被成王殿下逼的跳楼表忠心,恰好被经过的朔王殿下英雄救美,最后却没有成为一段佳话。

“小姐,这样传你还满意吗?”站在一边瞧着手里握着书本的汝慕言,忆竹很是乖巧的问着。

“差轻人意吧!”前面的意思到是都对,后面的话,似乎有点多余,什么英雄救美,是她聪慧早有准备,自己砸下去的好不,按照奢青龙的那性子才不会接住她呢!肯定会任由她自生自灭,摔死拉倒。

“小姐,成王殿下来了。”屋子两人在正在聊着放出去的消息呢!想不到这个曹操就来了,汝慕言挑眉。

“他来做什么?”

“成王殿下拿来了一堆礼品,说是要给小姐补身子,可我看那样子,多半是想要老爷套关系。”

忆兰放下手中的点心,想了想那些礼物,什么人参,灵芝啦这些药品之后,还有一些珍贵的古董和摆件,这些东西不能说是慰问了吧!

听着话汝慕言微微挑眉,真是贼心不死,“上门是客,我们也去看看!”

“那小姐你要快点,我瞧着成王爷放下了东西正准备这离开呢!”这是想着放下东西就走不给爹回绝的机会啊!

汝慕言笑了,“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去相府门口,也刚好让外面的人都看看,这位成王爷送来的东西都是什么!”

说话的时候汝慕言已经起身,没办法她也担心奢希睿走的太快,要是这样的话,那她还有什么机会唱戏啊!

“爹,女儿听说成王殿下来了。”走到门口就见到汝晖正让身后的人,把奢希睿送来的东西往外面半。

“沐儿,你怎么出来了,这身子还没有好?”见汝慕言出来云涟漪蹙眉迎了上去。

“娘你放心吧!女儿的身子好多了。”说话的时候汝慕言背对着外面的人,跟云涟漪眨了眨眼,看的云涟漪差点笑出来,不过有外人在肯定不能真的笑了。

“六小姐!”看到汝慕言出来,奢希睿露出温和的笑容,既然汝晖不好说话,说不准可以从汝慕言身上下手。

“王爷那日是小女子不懂规矩,还劳王爷亲子到府上来,真让小女子过意不去!”往前走了几步,汝慕言站到汝晖身边对着奢希睿行礼。

“也是本王一时着急,才会惊到了小姐,听说小姐病了,本王特意带这些礼物来拜访,也是给小姐道歉,听说小姐的身子不好,本王特意寻到了紫乌丹来给小姐补身子。”说话的时候奢希睿示意跟在身后的人,拿出一个棕色的雕花木盒子递到汝慕言的跟前。

紫乌丹这东西汝慕言清楚,之前她也制作过,是调理血气用的好东西,一刻值千金,当初她靠着还赚了不小一笔,看来这次奢希睿是真的下本钱了。

“紫乌丹,这个东西小女子只是听过,却未曾见过,王爷有心了。”汝慕言露出一副惊讶又天真的表情,上前接过棕木盒子,眼底都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瞧着汝晖皱眉,奢希睿眼底的笑意却加深,瞧着汝慕言的样子心底微微一动,原本还曾觉得,此刻瞧着汝慕言这容貌到也是上乘的。

“沐儿!”汝倾瞧着汝慕言打开盒子,忍不住蹙眉。

听到汝倾叫自己,汝慕言一脸欣喜地转头看向汝晖。“爹,我只吃一颗,剩下的……”

“哇!”话孩没有说完就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手里的紫乌丹也握的不太稳定,好在跟在她身后忆竹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紫乌丹。

“沐儿!”站在汝慕言身边的家人惊呼,汝慕言的身子象征性地晃荡一下,最后倒在了汝晖和云涟漪的怀里。

“爹,这个紫乌丹上有毒!”唇瓣和衣服上满是鲜血的汝慕言看向站在门口的奢希睿,眼底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一瞬不瞬地望着奢希睿。

“这绝对不可能的,丞相大人我身边就是太医,不不妨让太医给你六小姐把脉看看!”都到这个时候了,汝倾瞧着汝慕言也顾不得那么多,当下就让御医来把脉。

“王爷,丞相大人六小姐的确是中毒了。”这御医是奢希睿带来了,一直是他的心腹,听到御医这么说奢希睿蹙眉。

“六小姐中的是什么毒?”奢希睿强作镇定,毕竟这个毒不是自己下的,怎么好端端的就中毒了呢。

“回王爷是蛇红液!”好了这句话一出,就确定了这个毒肯定和奢希睿有关,因为这个药只有皇家才有,紫乌丹又是奢希睿送来的,就算他有白口也说不清楚了。

“王爷小女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您,要遭受王爷的暗害!”望着一脸惊讶的奢希睿,汝慕言的心底舒坦了,想不到顺手从宫里带出来的东西,还有这种功效不错。

“不过爹,您是为臣子的,你一直教育我要忠君爱民,都怪女儿一时贪心才会吃了这个。”说话的时候还咳嗽了两声,越来越苍白的脸更显得较弱了。

“我可怜我沐儿!”瞧着汝慕言云涟漪和身后的几个人姐姐都哭了出来。

“御医小女的毒可还有解!”最为镇定的汝倾蹙眉,瞧了一眼汝慕言点了点头,黑着脸问御医。

“回丞相,小姐最多能活一个月!”这话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砸在了身边人的脑袋上。

奢希睿这次来本想着就算不能拉拢汝倾也能缓和一下关系,不至于他太早的动手,毕竟自己的根基不稳,谁曾想却弄成这样。

“爹娘不要怪成王殿下,是女儿命苦,让成王殿下走吧!”说话的时候汝慕言虚弱地拉着汝倾和云涟漪的手。

“好,沐儿爹这就送客,成王殿下请吧!小女病重恕老夫不能远送。”说完汝倾把奢希睿和他带来的人都关到了门外,然后相府的大门就彻底为奢希睿关上了。

站在外面的奢希睿一阵凌乱,心底还在猜怎么汝慕言就中毒了,而相府大门内的情况他已经无从探测了,等在见到汝慕言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天之后,正月十五的宴会了。

初二那天汝慕言回到家里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她是为了赶走奢希睿才会出此下策,也是为了断掉奢希睿拉拢汝倾的念头,奢希睿接二连三的对自己下手,就不相信他还有脸来拉拢汝倾。

听了这话汝倾和云涟漪都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笑容,可是家里的人到底是担心汝慕言的身子,让她在家休养了几日,到了十五的时候才正式出门。

往年云涟漪因这皇后之间的嫌隙,是没有办法参加元宵宴会的,今年因为汝语茹和商顾刚刚打了胜仗回来,连汝语茹都是诰命夫人了,没有理由云涟漪不能参宴会。

不过就算是来了,汝家的人还是被皇后故意刁难了好几次,在车上的时候汝辛茹也跟汝慕言说了一些关于皇后和云涟漪的事情。

汝慕言只是沉默的听着,这些事在她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到了宫里汝家的众多女眷先去拜了皇后,晚宴还不曾开始就由着皇后带着宫里的嫔妃摆了小小的家宴,接待各家的女眷,这样的宴会并不是什么大事,也就少了礼仪和拘束。

只不过汝晖是当朝的丞相,汝家人总要距离皇后和后宫的妃嫔们近一点,对皇后汝慕言到时不大感兴趣,见到她之后也会想着下次下毒要找对门。

到时多看了自己的姑姑汝倾两眼,这是汝慕言第一次见到自己传说中的姑姑,她出声的时候汝倾已经进宫了,后来她有被送到澄灵庵,在澄灵庵的时候又被无锡老人给接到了暮夏谷,这些年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几位姐姐之外,京城里的人她几乎是没有见过的。

瞧着神色淡然雍容华贵的汝倾,汝慕言心底还是佩服她的,能在皇后那么泼辣的人身边安安稳稳的待了这么多年,还保住了自己的皇子,可见自己的姑姑不一般。

“六小姐刚刚回京,本宫也没什么好赏赐的,这些点心是我小厨房做的,六小姐尝尝好不好吃。”端坐在上位的皇后,扫了一眼下面的人,心底不快到也没有在脸上露出来。

说话的时候皇后身边的宫女已经把糕点端到汝慕言的眼前了。

汝慕言瞧了一眼盘子里的点心。“多谢娘娘,臣女最近刚好觉得有点上火,这黄连刚好可以给臣女去火。”

说话的时候捏起了一块点心就放到嘴里,面上的神色也是一派平静,淡然的很。

点心里面放黄连,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不过欺负人的是皇后,下面的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瞧着这汝家六小姐吃东西的样子,都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原本以为汝慕言一个刚刚回到京城的丫头片子很好对付,没有想到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到皇后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

“娘娘,咱们花园里的梅花开的正好,前几日你还说这样好的花,要和众家小姐同赏的。”站在皇后身边的丫头看到皇后的脸色,很是贴心地上前提醒到。

“嗯,六小姐喜欢就多吃点吧!咱们也到花园去看看!”冷哼一声,皇后起身拖着华丽的长袍就往花园走。

“你们几个去招待一下其她的人。”离开之前又瞧了一眼旁边的汝倾和其她嫔妃,众人应了,也就会有人起身随着皇后走了。

“小沐!”等到皇后走了,云涟漪和汝紫茹她们都围了过来。

“无妨,娘你们先去吧!我过会就过去!”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汝慕言露出轻柔的笑容。

知道皇后想要抓汝家的把柄,云涟漪点了点头,在汝紫茹、汝辛茹的搀扶下往花园走去。

瞧着远去的人汝慕言露出嘲弄的笑容,独自一个人寻了一个清净的地方继续吃东西,远远看着这里的汝语茹打发掉围绕在身边的人,才来找汝慕言。

刚才宴会上她也在,只不过因为不喜欢热闹,所以坐在了离她们比较远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件事的具体情况,但她听丫头说是和汝家六小姐有关的,于是抽空过来看看。

“刚才皇后娘娘为难你了?”

汝语茹关心地问,汝慕言无所谓地笑笑,把手里的糕点给她递过去几块。

“皇后哪里能为难得到我呀?不过就是在我的菜里放了些黄莲,也就这点出息了。”

汝语茹看着她摇头失笑,要是换了别人被皇后这样刁难,早就已经哭哭啼啼地跑去请罪了。

偏偏她家六妹妹不是别人,知道皇后有意为难,不寻思着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怪人家下手不够重。

不过皇后如此为难她,必然是有原因的,难道是因为奢希睿?

还是说是当初的那些事?

“沐儿,皇后和娘亲之间的关系,你……”

汝慕言知道她二姐姐是想告诉她,不要去掺和紫玉晴和云涟漪之间的过往纠葛。

“这些事四姐姐已经和我说过了,不过二姐姐,你真的觉得我就算不知道这件事,皇后会放过我吗?”

汝慕言说的也是实话,当初她们那样算计奢希睿,汝家又是奢棱奕的外族。

就算没有当初那些事,紫玉晴也不会放过她们汝家的任何人。

想通了这一层,汝语茹就知道自己应该分外小心,虽然不说能给汝慕言帮上什么忙,但也不至于拖后腿。

“六妹妹切记要小心,若是皇后邀你去宫里小聚,就找理由推了就是。”

汝语茹的声音很小,但是汝慕言还是眼疾手快地伸出一根手指刚在她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二姐姐现在是两个人,才应该更小心才对,不能因为沐儿的事牵连到了姐姐腹中未出世的孩子。”

汝语茹摇摇头,慢慢地站起身来。

“说什么牵连不牵连的,妍卿宫里的主子是我们的姑母,不管怎么样汝家都是皇后的眼中钉,还需要六妹妹多多帮衬才是!”

汝慕言也站起身来,陪在她身边,听到不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她扶着汝语茹走到刚才坐的位置上。

“沐儿一定会尽力保全汝家,二姐姐的胎已经快要五个月了。”

“过阵子肚子更大些的时候,出门千万要让丫头陪着,这世道可不是很太平呢!”

汝语茹点点头,久征沙场的她也听到了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果不其然,领头的还是紫玉晴,带着一众官家夫人和小姐往这边走。

云涟漪倒是慢慢地走到了后面,还有汝敏茹她们陪着,忆竹也早就告诉她们汝慕言的去向。

所以见到汝慕言和汝语茹在一起,并不是很意外。

但紫玉晴就不一定了,她记得走的时候汝慕言是跟在她后面的,怎么一眨眼就坐在这里了。

“汝六小姐还真是娇贵,咱们娘娘都能带着众夫人去赏花,你倒好居然坐在这里等着。”

“未免也太不识规矩了吧!”

紫玉晴还没有开口,她身边的宫女就先数落起汝慕言来。

汝慕言听到这话,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了一个损招,然而汝语茹却先她一步。

“臣妇身子重不宜走动,就让六妹妹在这里陪陪我,还望皇后娘娘多担待。”

汝语茹给紫玉晴行了礼,把汝慕言留下的原因和她说明。

就算紫玉晴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人家怀着身子是事实,想让妹妹作陪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她就是想要挑刺也挑不出什么来呀。

“不过说到规矩,皇后娘娘还没有开口呢,你一个小宫女就越俎代庖,把正经主子数落了一遍,还真的是懂规矩啊!”

汝慕言看着那个挑拨离间的宫女,语气冷淡字字珠玑。

紫玉晴原本就对那宫女有些意见,正愁找不到理由处罚她,刚好汝语茹的话又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怒火。

紫玉晴脾气一来,哪里还管什么大庭广众,照着那宫女的脸就是一巴掌。

“贱婢,谁给你的胆子敢教训汝家六小姐。”

“来人啊,带下去重则三十大板。”

紫玉晴一发话,立刻就有人把那宫女带了下去。

本来被紫玉晴扇了那一巴掌,那宫女就有点茫然,现在要被拖去打板子。

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朝着紫玉晴所在的方向大喊大叫起来。

“娘娘,奴婢冤枉啊,这些事都是您指使奴婢做的啊。”

“娘娘,求您绕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那宫女一看就是没有什么经验的,被吓得口不择言,把紫玉晴要她做的事都说了出来。

紫玉晴气上加气,她怎么就养了个这么蠢的宫女在身边。

“把她的嘴给我堵上,要是再听见半句诋毁本宫的话,你们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紫玉晴气得大喊,吩咐侍卫直接把那宫女乱棍打死,用不着回来复命了。

“娘娘息怒,不过是一个恩将仇报不懂规矩的贱婢罢了,平日里娘娘也待她不薄,不曾想她竟诋毁娘娘。”

紫玉晴身边的贴身宫女,在安抚她的同时还不忘把刚才的事情澄清。

在看不到那个宫女的身影之后,紫玉晴也慢慢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个宫女把她做的那些事都说了出来。

而她的反应,太过于激烈了!

看到众人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她,紫玉晴只能强汝欢笑。

“刚才那贱婢一定是心里不满本宫,所以才这样说的,还望沐茹你不要放在心上。”

“本宫和云姐姐情同姐妹,又怎么会让人诬陷你呢?”

紫玉晴侧过身去想要拉着云涟漪的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不曾想云涟漪并不在她的身边,一时间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汝慕言心里清楚不能让紫玉晴太过难堪,狗急了都还会跳墙,更何况紫玉晴还是后宫之主。

现在不给她面子,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报复她呢?

“皇后娘娘说笑了,不过是一个宫女的话,臣女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一席话看起来是为紫玉晴解了围,但是说话的语气客套而疏远,绝口不提她所说的姐妹之情。

无疑又是在无形之间给了紫玉晴一个巴掌。

很明显是借着宫宴,给紫玉晴一个台阶下。

而紫玉晴也就着这个台阶,装模作样地扶了扶额头。

“看本宫一时大意,竟把这件重要的事给忘了。”

然后愧疚地看向在场的众人,提高了音量道。

“先请各位小姐夫人移步齐涯宫吧,本宫还要回去安排一些事宜,就暂且失陪了。”

紫玉晴说要走,大家都只能笑脸相送,虽然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是你又不能拿人家皇后怎么样?

更何况都是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主,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管别人闹成什么样子呢?

“臣妇臣女恭送皇后娘娘!”

众人又是声势浩大地伏在地上,送走吃了暗亏的紫玉晴。

等到紫玉晴走出老远,她们才陆陆续续起来,三三两两地往齐涯宫走去。

汝慕言她们也不例外,只不过她们可不爱凑那个热闹,就跟着云涟漪一起走在最后。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巧和你二姐姐碰上了?要不是你二姐姐替你解围,只怕你就要受罚了。”

云涟漪看着汝慕言瘦弱的小身板感叹道,她虽然知道这件事是紫玉晴找茬,但是却帮不上什么忙。

汝辛茹却帮着汝慕言打抱不平。

“我觉得六妹妹,一定想到了办法让皇后娘娘当众下不来台的。”

“四姐姐可别乱说话,这是在皇宫里呢!”

汝紫茹虽然也是这样觉得的,但是她还是知道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的。

“六妹妹坐下来歇歇,并没有违反哪一条宫规,就算是皇后娘娘有心为难,也无从说起。”

汝语茹把情势分析了一下,本来宫里就没有明确规定,凡大型宴会一定要按照流程来什么的。

云涟漪点点头,但还是给几个孩子讲了讲宫里最不能触犯的几条规矩。

“你们切记,一会儿的才艺展示,能够躲开就躲开,千万不要上台。”

四人点点头,汝辛茹和汝紫茹并没有什么大事,倒是汝慕言觉得这个才艺表演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去往齐涯宫的路上,云涟漪一个劲地给她们灌输礼节,大家都是乖乖听着,只有汝慕言心里想得不一样。

听说云涟漪从她被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席过宫中宴会,到现在刚刚好十四年。

虽然云涟漪称病不来参加,可是汝家姐妹会来呀,所以说今日就她这么一个面生的。

看来想要不出彩都难啊!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汝慕言的字典里可没有怕这个字。

更何况还有汝家人在呢,多多少少会给她帮衬些。

等汝慕言想好这些问题,就已经到了齐涯宫门口,几个机灵的宫女跑过来给她们指路。

因为汝家姐妹来过多次,云涟漪之前也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宴会,所以就拒绝了让宫女带路,她们自己转转。

不得不说齐涯宫是真的很大,属于那种半露天半封闭式的。

众位大臣所坐的地方由四十八根大柱子围城一个圆形,中间是一个敞天的大空地。

有舞台,有书桌,还有一个小小的射练场。

看样子比的不仅仅是琴棋书画啊?

不过这么大个地方,这么奢华的建筑,也只有皇宫才能看见吧!

就是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资源,才能建起这么一个地方?

“商顾见过母亲和几位妹妹。”

她们前脚刚迈进齐涯宫,后脚就看见商顾冲她们迎面走来。

给云涟漪拱手请安之后,就往汝语茹身边靠拢,主动扶着她的手。

“刚才丫鬟说一眨眼就不见你人了,我就猜到你去找六妹妹了。”

商顾一边说一边把目光转向汝慕言,看得她往云涟漪身边一缩。

再抬头时一脸委屈,差点就没有哭出来。

“二姐姐你看,二姐夫这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剐的样子,以后沐儿都不敢去找二姐姐玩了。”

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惹得几人忍俊不禁,商顾摇头叹道。

“你少给我挑拨离间,要是你二姐姐罚我了我就在你身上讨回来。”

商顾故作威胁汝慕言的样子,谁料她反倒抬起头,一脸骄傲地说。

“就怕到时候二姐姐不理你了,你又来找我们给你支招。”

还不等商顾发作,汝慕言就先一步开溜,往柳若轩那边走去。

汝语茹和商顾对视一笑,看汝慕言那么喜欢小若轩的样子,以后不会在将军府长住吧?

然而汝慕言还没有靠近柳若轩的时候,柳若轩就一眼认出了她,兴致勃勃地冲她跑过来。

“小姨,轩儿想死你了!”

汝慕言还没有准备好,柳若轩就给了她一个熊抱,稚嫩欢喜的语气引得不少人看过来。

汝慕言哄了他两句,就先给汝雅茹等人见礼。

“大姐姐,大姐夫!”

她的目光又看到汝语茹身边还有一个妇人,她上次在左相府见过,柳覃延的母亲。

“沐儿见过柳夫人。”

徐氏一眼就认出汝慕言,见她行礼上去扶了一把。

“六小姐客气了,我们俩家既是姻亲,你就叫我一声伯母吧。”

汝慕言知道徐氏这并不只是客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言语,也就顺着她的意思叫了一声伯母。

“伯母要是不介意,和大姐姐一样叫我沐儿就好了。”

徐氏点点头,刚想同汝慕言说两句话又被身边的贵妇拉走了。

柳若轩轻扯着汝慕言的衣袖,悄悄问她。

“小姨,你今日有没有带糕点在身上?轩儿好饿。”

汝慕言刮刮他粉嫩的鼻子,和汝雅茹讲了一声就把她带到云涟漪那边。

她从袖子里掏出小食盒,让柳若轩拿了两块糕点,刚才人多眼杂,只有在自己人这边她才能放心。

汝辛茹一见柳若轩那副小馋猫样,就忍不住捏着他的脸打趣。

“你看看你这馋样,你爹带你来吃宫宴还没吃饱啊?”

柳若轩没搭理汝辛茹,风卷残云地把两块糕点咽下去,喝了一口忆兰端过来的茶,才缓缓道。

“我爹忙着和别人谈论国事,自然就顾不上轩儿,再说那菜做得还没有我家厨娘的手艺好呢,和小姨的糕点更是没法比。”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汝辛茹也是无可奈何了,谁让柳汝两家就这么一个小霸王呢?

“四姨,你要什么时候能做出比小姨的糕点更好吃的东西,轩儿就破例夸夸你。”

汝辛茹气得要去打他,他就往云涟漪怀里躲,撅着嘴冲云涟漪撒娇。

太府?那不是古蘭最高等的皇家私塾吗?

柳若轩要是去那里上学,对他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教育方式。

汝慕言一边答应着会去看他,一边把他抱给汝雅茹,然后匆匆往自己位置那边赶。

所有的大臣和家眷都已经入座,少数的几个空位置都是还没有到的。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汝妃娘娘,淑妃娘娘,陈妃娘娘,林婕妤到。”

汝慕言刚刚在自己位置上坐下,奢弘南身边的贴身太监高勤就站在齐涯宫门口传唤。

所有人都起身双膝跪地,那动作齐刷刷地把汝慕言都震惊了,这得经过多少次训练啊?

“臣等拜见皇上,皇后,诸位娘娘,皇上万岁,娘娘千岁。”

一袭明黄色龙袍加身的奢弘南,没有了上次汝慕言见时的忧伤,一国之君的威严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紫玉晴还是和刚刚宴会上那样,十二金钗大红色锦袍,只不过跟在奢弘南身后,看起来多了那么一抹肃杀之意。

汝倾一支金步摇斜簪,上午看见她时还抹了宫妆,现在未施粉黛的脸白白净净,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淑妃和陈妃一看就是精心打扮才出门的,六色金丝串珠钗,绣好了金线的青色锦丝衫,明摆着就着奢弘南的喜好来的。

林婕妤倒是穿得稍微素朴了些,眉眼间就着了淡淡的妆,身上穿着蓝色的彩蝶戏花落英裙,一颦一笑都透着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姿态。

奢弘南等人都是从中间穿过去,所以汝慕言混在人群里还能时不时抬头偷瞄几眼。

看到跟在奢弘南身后的紫玉晴等人,汝慕言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哪怕这些女子身居妃位,可每日里都要等待奢弘南的临幸,有些人一等就是一生。

哪怕身份尊贵到接受万人朝拜,她们也永远没有办法与自己的丈夫并肩同行,只能跟在他们身后。

这就是这个时代,身为女子的悲哀。

当然也是有例外的,就像云涟漪和汝晖,还有她的两个姐姐。

每次看到汝雅茹回来,都是由柳覃延陪同着,而且还是一起进的府门。

这也就是汝慕言觉得汝家的家风,比起其他家族来好得多的原因。

“众爱卿平身,今日元夕佳节普天同庆,你们也就不要这么多繁文缛节,随性而为就好!”

就在汝慕言感叹的时候,奢弘南就已经走到了主位上,还让跪着的大臣以及家眷都起来。

汝慕言被忆兰扶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恍惚,她还以为要跪很久呢?

不错,看到当今天子,自然是要行跪拜礼的。

对此汝慕言简直是深有感触,方才在御花园的时候,紫玉晴走的那段路程可比这个短得多。

结果紫玉晴用了一刻钟,而奢弘南才短短四五分钟,这么一对比,她就觉得紫玉晴是不是故意为难她们。

虽然奢弘南说了随性而为,但那不过就是一句客套话,也没哪个大臣敢当真。

所以一个个都端端正正坐在自己座位上,等着奢弘南安排下一步。

奢弘南看了看空缺的四个位置,侧过头小声问身边的高勤。

“睿儿他们去哪了?你真的派人去催过吗?”

高勤为了掩饰尴尬,一边喊着乐师准备歌舞,一边回奢弘南。

“奴才已经让人去催过了,殿下和公主说要给皇上准备元夕礼物,大概会晚来那么一两刻钟。”

奢弘南点点头,面不改色地看着眼前刚开始的歌舞,心里头却有些微微的想法。

奢希睿是去给他准备礼物了,那奢棱奕俩兄弟呢?

虽然奢青龙每次都会来得晚,但他习惯了奢青龙的离经叛道,也就随他去了。

但是奢棱奕不同,他素来都是跟着汝倾一起,今天也没看见半个人影。

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奢弘南现在也不好彻查这几个人的去向,也只好先行作罢,等宴会结束再跟他们好好说说。

就在他打算再去看歌舞时,宫殿内的灯光突然就暗了下来,所有的舞女也不知何时换上了白衣。

舞台中央是一个戴着面纱的妙龄少女,一袭红色的水袖流仙裙,长发就那么披在肩后,发上戴着一个用红梅织成的花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