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美女公安局长全文免费阅读 用胡萝卜弄到高c

不过这事也不能急,还得等到二姐姐身子稳定一点在去才行,就这么这汝慕言在将军府里住到了年尾。

调养了小半个月,汝语茹的身子已经完全好了,行走自如,以前还要健康,之前还有点畏冷之类的,可最近这段时间,手脚都暖暖的,这事可都是汝慕言的功劳。

商顾和汝语茹对她更是宠上了几分,汝慕言倒也是好说话的,就是把将军府的兵器库里,选了一两样小兵器,当做防身的来用。

这么一点小事商顾当然不会在意,随着她去了,瞧着手里的匕首,忆竹和忆兰对望一眼。“小姐,您不让我们跟着,我们不放心!”

把匕首塞到袖子里,汝慕言瞧了瞧镜子里这张脸,很是满意,顶着神医汝小沐的名号进皇宫去探药肯定比用汝慕言那张脸安全。

“有什么可不放心的,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家小姐就用三十六计最为管用的哪一计,走为上计,带上你们两个人,我想要跑都不成了。”

“……”

忆竹与忆兰都承认,自家小姐别的不行,就是轻功好,在江湖上对那些高手都没有几个人能追的上她,可是其它的功夫就是三脚猫了。

“你放心吧!如果我真走不了,我还不能用毒吗?”要是有人抓到了她,那也只能说那些人倒霉,距离远她可以跑,要是距离近了那些人就只能死了。

“……”

又是一阵沉默,忆竹和忆兰无语了,这么一说两个人是不是该同情一下那些人,按照小姐的做法,要是抛出去两颗霹雳弹,整个皇宫都能夷为平地,这么一想到也不用在担心了。

等到夜深人静狗都睡觉的时候,将军府的后门稍微打开,一抹黑影鬼鬼祟祟地钻了出去,可谁知黑影刚走,就从将军府的屋顶上有钻出去一抹黑影,跟着那个人一路狂奔而去。

“小姐!”望着远去的两个人,贴在门口的两个娇小的影子缩回了脖子。

“小声点,你赶紧回去吧!老规矩,不用担心我!”说完汝慕言的身子一晃,比东风飘散的落叶还要轻柔,悄无声息的越过院墙,奔向富丽堂皇,勾梁画栋,廊檐轩榭的皇宫而去。

皇宫不似外面,到了晚上哪里都是一片黑漆漆的,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皇上的家肯定是有气场的,好在汝慕言早就做了准备,翻找着手里的地图,晚上的时候她大致的看过一会,在温习一遍之后。

飞身上了楼顶,眯了眯眼睛瞧着不远处人迹稀少的宫墙内,三五不时有几行大内侍卫来回巡逻,岔开他们行走的时间钻到皇宫的内殿之中。

站到门口瞧了一眼大门上写的太医院,汝慕言一翻身就进到里面了,晚上太医院里只会留下两名御医和五个打杂的奴才,十几个医女预防宫里的那个主子需要。

瞧着里面的人,汝慕言从腰里拿出一个黑色的雕花木管。又从腰间的荷包里抠出一粒红色的药丸,在手里按压一下装到了手里的木管子里。

手指在管子稍微一动,就有青烟徐徐冒出,随着外面的冷风一路吹进了屋内,屋内原本还在看医书的御医。

以及手里拿着药草的医女,和旁边收拾东西的小太监,迷迷糊糊的就放下手中的东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屋里的人全都去会周公了,汝慕言收起手中的东西,钻进了太医院,她要找的药品领取记录,既然是南诏进攻的东西,就算是皇后娘娘要领取,也要在上面留下痕迹,果然做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自然有权利把好东西都往自己的手里搂了。

汝慕言早就想到了这件事是皇后做的,皇后是奢希睿的养母,又是当朝的皇后没有理由不帮着奢希睿。

奢棱奕是汝倾亲生的骨肉,而奢青龙又是她养大的,皇上不过就这么三个儿子成年了,皇上要是立太子的话,汝倾的胜算可是比皇后大了一半。

这么多年皇后没少给汝倾使绊子,不过汝倾的家族势力太强了,汝晖贵为丞相,而柳覃延又是汝家的姑爷,这就是姻亲关系,商顾和汝语茹立了战功回来,明摆着汝倾这边的实力又在大涨了。

可是她那边呢!奢希睿在朝中本来就没有什么人可以用,也不过一个安宁候做为皇后的娘家,手里握着五万护城军给她做靠山,现在商顾手里也有了兵权,你说皇后能不急吗?

原本这些事和汝慕言是没有关系,但是皇后千不该万不该把主意打到了她二姐姐的头上,她以为这毒下的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有人知道了也可以推卸个干净,哪好今晚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想着汝慕言飞身从太医院里翻了出去,脑子里勾画着皇后宫殿的地图,然儿这皇宫实在是太相似了,还不等她找到皇后宫里的位置,就听到不远处的宫殿里传来禁卫军吆喝着‘抓刺客’‘有刺客’

望着院子里晃动的火龙,汝慕言心底有丝崩溃,虽说高风险高回收,可是这刺客的活还是不怎么好当的吧!

尤其是跑到皇宫来行刺,来就来了,偏偏要和她选择同一天来,这不是诚心要搅了她的局吗?心理这么想着,脚下可不敢停,转身就想往宫外跑,当初是谁说过,出门要查黄历,不然你哭都来不及。

“大哥,我们虽然是同行,但是不同路,现在也同为天涯沦落人,就一起逃吧!”站在屋顶上,手臂垂在腰间,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像是一个木偶一样钉在了屋顶的汝慕言,眼睛都含着泪花了。

可怜兮兮地和身后的人打着商量,听到汝慕言的话,站在她身后的人微微地眯起眼睛,手指一动,好了,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身子却被人给扛了起来,几个起落两人就钻入到一个宫殿之中,瞧着身手绝对比自己专业,估计是惯犯了。

早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汝慕言想她也可以和他联手啊!偷出的东西都分给他,只要他告诉自己皇后在哪里就行了。

“这里是瑶光殿,你敢进去啊!”吵吵闹闹的人群,在外面嘟嘟囔囔的,自小就耳力极佳的汝慕言自然是听到外面在说什么。

瑶光殿那不是瑶妃住的地方吗?据说皇上对瑶妃特别的宠爱,可最后却不知为何有亲手赐死了瑶妃,这件事一直是皇宫里大忌,知道内情的人都被皇上给赐死了,至于外面听到的版本,也就变了样。

当年发生了什么也只有当今的皇上,和参与其中的皇后,以及奢青龙知道吧!

“走吧!反正也没发生什么事,还是到别处去找找吧!”说话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远,贴在门上的汝慕言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还没有松到低,就想起来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呢!

整个人都不能动了,汝慕言眨了眨眼睛,大家都是习武之人估计视力都不会差,汝慕言希望身后的大哥能明白自己没有和他争夺东西的意思。

“汝小沐!”身后人贴在她的耳边,低低地呢喃了三个字,似乎是担心外面的禁卫军在回来,可两人这样的位置是不是有点过于暧昧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身后的人竟然知道自己是谁,汝慕言又眨了眨眼睛,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身子被人转了一个方向,借助屋子里的月光,这个位置巧合能看清楚彼此,还不等她回过神思考这人想要做什么。

脸上的黑色面巾就被对面人给撤掉了,露出那张清丽脱俗却又不咋引人注目的小脸,汝慕言眨了眨眼睛,反正他都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估计也是认识自己的人,看到了自己的容貌倒也没有啥可担心的。

“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低沉中透着冷漠,冷漠里又带着性感的声音,不用他揭开自己的面巾,汝慕言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自己是汝小沐还是和奢青龙关系不太好的汝小沐,所以可以不用给他好脸色了吧!反正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解开自己的穴道。

“这里是皇宫,你要是不想活了,尽管大声嚷嚷。”对面前这个丫头的性子太了解了,在替她解开穴道之前,奢青龙先叮嘱一句,然后拉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巾,才看向汝小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况她也不想死,干嘛去找死啊!心底哪怕再不开心也得按照奢青龙的要求去做,汝慕言又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奢青龙瞧着眼前的人,向来冰冷阴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轻柔的笑意,不过他刚刚移动了身子,这个位置他可以借助月光瞧清楚汝慕言脸上的表情,可汝慕言却看不到他的神色。

见汝慕言乖巧的样子,奢青龙才抬手在汝慕言的身上点了两下,汝慕言就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晃动了一下身子。“唉!你黑天半夜的跑出来吓人,有病啊!”

知道这里不是大吵大闹的地方,可刚刚的确被身后的人吓的半死,汝慕言黑着脸瞪了奢青龙一眼。

“嗯!神医夜晚来皇宫,也是生病了,能医不自医,难道你是来找药的。”向来冷漠寡言的奢青龙,被汝小沐这般的咒骂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和她逗起闷子来。

“我是来找解药的,商将军的夫人被人下毒,我才跑到皇宫里来的,不然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了。”

这话可不是假的,所以汝慕言说的理直气壮,眼睛的余光却在打量着瑶光殿,琢磨着怎么出去。

“你和商家是什么关系?”前几日才到将军府去找过人,奢青龙当然会相信汝慕言的话,只是汝小沐的脾气他了解。

做事向来是随心所欲,一直不怎么喜欢达官贵人,为何这次会这么巧的救了汝语茹,如果说他和商家人没有关系,奢青龙是怎么都不能相信的。

“哼!人家商将军和他的夫人,可是驱逐西遇的忠国将军,你说我为什么去!”斜睨一眼奢青龙,汝慕言往前走了几步。

“人家可不像你们这些皇孙公子,整日好吃懒做,没事还当强盗娱乐!”不亏是皇帝宠妃住过的地方,瞧瞧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这地方还是这么富丽堂皇的,宫里的人果真会享受。

“那我是娱乐到你了?”就知道这张嘴巴毒的很,要是换做别人在他跟前这边嚣张跋扈的,早就被奢青龙拎出去给劈了,然儿眼前这个人他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我可没有这福气,人都走了,你还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啊!”瞧瞧外面的天色,也该回去了,要是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那可就麻烦了。

“我是来拿东西的。”说着奢青龙往内室走去,原本是没什么兴趣的,不过奢青龙这厮可不是什么贪财的人,怎么会跑到宫里来拿东西呢!

往前走了几步就见奢青龙走到殿内的首饰盒里,打开棕色的紫檀木雕花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玉珏,放到袖子知道汝慕言跟着自己,转身回头看向她。

“我们可以走了吗?”瑶妃就是奢青龙的娘,汝慕言猜是奢青龙想瑶妃了,才会跑回来拿东西,不过他明明可以大摇大摆的进来拿,非要像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拿,难道真是他的个人情趣。

奢青龙瞧了汝慕言一眼,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汝慕言以为奢青龙会和自己说点什么,等了半天。

“走吧!”就等来这么两个字,奢青龙的性格汝慕言清楚的很,也没有想过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没有理会他,尾随在他的身后跟着他往外走,有了奢青龙带路,出宫的时间倒是省掉了不少。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到了外面的巷子里,一辆马车从巷口驶了过来,奢青龙带着汝慕言坐到马车上。

汝慕言心底感叹这奢青龙果然是有备而来,瞧瞧连马车都有,不像自己一路只能跑过来。

“我住的地方暂时不方便告诉你,不过距离京城是很远的,就不劳烦您送我回去了。”眨了眨眼睛,要是让奢青龙送她回去,身份可就暴露了,她怎么能让奢青龙送自己回去呢!

“不过你的马车可以借给我吧!据说你的王府距离这里很近的。”说话的时候汝慕言的眼底流露出一抹讨好的笑容。

“主子!”就在奢青龙思考的时候,外面的晟白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奢青龙没有理睬汝慕言,淡声问着晟白。

“有尾巴!”

得!就说这样的刺客太张扬吧!还要马车,现在汝慕言又在庆幸自己没有傻的驾车过来,不过就算她没有驾车来,现在也被人给盯上了。

“唉!是你的马车引来的人,你是不是要负责把人给引开。”秉承着个人造孽各人承担的原则,汝慕言对着奢青龙眨了眨眼,建议着。

“主子还是我去吧!”后面有人的确需要引开,但是这样的工作向来是晟白做的,更何况主子好不容易见到沐姑娘了,怎么也要让两人多呆片刻。

“晟白那些都是大内高手,你还是算了。”晟白的武功是不错,可要从晟白的手里逃走可比奢青龙轻松多了。

“你再不去天可就要亮了!”要是让人看到他堂堂一个皇子跑到宫里去偷东西,先不说皇上会不会借题发挥,这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晟白,送小沐回去!”顺着车缝看去处,身后的动静的确不小,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却不想车子里的人出事。

“主子!”话音刚落,车子里的人就钻了出去,晟白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就不见奢青龙的踪影了。

“送她回去!”这是在奢青龙影子消失时留下的话。

晟白皱眉知道奢青龙的功夫了得,这些大内侍卫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可问题是自己也不是车子里人的对手啊!

“晟白我们出城!”伸手挑开车帘子,家里有忆竹和忆兰顶着一时半会是不会出差子,可奢青龙的心思及其缜密,一着不慎就可能把自己给赔进去,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先出去在绕回吧!

“是!”原本在想着怎么不被汝慕言赶下车呢!听到汝慕言这话晟白到是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出来的早,等他们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刚刚打开,趁着后面的追兵没有赶到两个人急忙出了城。

谁知马车还没有走出半里路,身后就有追兵赶了过来,瞧着那架势大有追不到人不罢休的意思。

“沐姑娘你自己小心,我去引开他们!”瞧着身后的追兵,驾车的晟白回望了一眼,露出一副忠心护主,大义凌人的神情。

“你傻呀!这是白天,要是让人见到你,别说你会没命,你们家王爷也会有麻烦。”皇后和奢希睿一直在找奢青龙和奢棱奕的把柄,要是让他们逮到晟白,不用逮到就是看到他的样子,也能倒一杯脏水到奢青龙的脑袋上,让他臭名昭著。

“那我们要怎么办?”以前觉得自己是挺有脑子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遇到这沐小姐,晟白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

“往小月山上走!”眯着眼睛想了想,自己还要赶回去,不然家里会出乱子,想了一下距离城门最近的山,汝慕言语气平静地吩咐道。

“小月山!”哪里可就一条路能下山,而且四周都是悬崖峭壁的,到时候怎么躲啊!心理这么想着,晟白的车子却听话的往小月上山走。

“走!”到了半路汝慕言突然拉着晟白跳下了车,滚落到一边不是很深的沟壑里,两个人刚刚在草堆里藏好,身后的马蹄声就跟着过来了。

晟白抬起头瞧着不断往悬崖边上奔跑的马车,脸颊抽出一下,终于明白汝慕言的意思了。“行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瞧着跌落到悬崖下面的马车,汝慕言露出一抹遗憾的目光,好好的一匹骏马可惜了,抬头看一眼时间,也是该回去了。

“沐姑娘,你要是这么走了,主子他……”

“你放心吧!我在马车上依旧留下我的几号了,等到他们把马车弄上来,自然知道是我的,不会牵连到你主子的,也顺便帮你们家主子洗脱了罪名,就当做他送我出城的路费了。”

听着自己说的话,汝慕言都觉得自己品格高尚,比奢青龙那个妖孽要好太多了。

“沐姑娘!”什么车费不车费的,主子在意的又不是车费,而是要留着她这个人,这沐姑娘怎么就不懂呢!

“晟白,你要是担心你们家主子罚你,我也可以在帮你一次。”瞧着晟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汝慕言毫不犹豫地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三根银针,直接甩到晟白的身上。

“你放心,这麻醉药半个时辰后就会消退,到时候你自己回去就好!”说着几个起落,汝慕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月山上。

小月山距离京城不远,可害怕将军府里人发现自己不在,在听到沐神医跌落悬崖的事情着急,出什么意外,汝慕言紧赶慢赶的跑到家里,恰好赶上汝敏茹,汝辛茹,汝紫茹一起来找她。

守在院子里的忆竹见汝慕言回来,差点哭了出来。“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我就顶不住了。”

“放心吧!你家小姐我说话向来算数,你来给我梳妆,说说外面到底是怎么了。”坐到梳妆台前,汝慕言打了一个哈欠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怎么也要应付完外面的人才行。

“是!”忆竹应了一声赶紧帮汝慕言梳妆,顺便说说相府的三位小姐来这里是今天公主奢染月在仙雅阁设宴,邀请众位小姐去参加。

得知汝慕言回城,送帖子的时候,特意多送了一张,这不三位小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奢染月是皇后的皇长女,自小就是娇生惯养着,性格也是跋扈的很,处处都是要拔尖的,汝慕言估摸着皇后是见汝语茹身子没事,现在打算从其她身上下手,算计一下汝家,才会把她这个宝贝公主给派了出来。

不过汝慕言是谁啊!天下最爱找麻烦的人,与其等着被人找麻烦,还不如直接去找别人麻烦来的好,打定了这个主意,汝慕言心底对今天的事情也就有了几分期待的意思。

仙雅阁自太祖开朝后就有,向来是是风流雅士,文人墨客写诗作赋的好地方,经过几百年的演变,这仙雅阁从最初的三层小楼变成了雅韵天成,楼台画角处都透着文人笔墨的地方,不仅如此,在仙雅阁的三楼还设立的红袖楼。

这红袖与下面的文雅楼,墨画楼不同,不是留给文人墨客的,而是留给京城中小姐们切磋斗舞的地方,若是哪家小姐想出了新的舞蹈都可以到这红袖楼上来一场斗舞。

今天奢染月到这里来就是要炫耀一下自己新得的古舞谱子,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打压一下丞相府里的气焰,而且为了办好这场宴会,奢染月特意让奢希睿帮忙,寻了京城里最后的乐器班子来。

汝家的四姐妹到了这里之后,一直坐在后面的角落里,几个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心底都明白,奢染月今日就是冲着她们四个来的,从四个人一上楼话里就是捏算带刺的,尤其是见到汝慕言之后。

瞧着汝慕言的目光露出几分不屑的神情。“汝六小姐是从澄灵庵回来的人,常读佛经拜佛的人,心也不似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般,不知道六小姐对这个舞蹈有什么见解吗?”

这话说的像是在赞美汝慕言从佛寺归来心灵通透,又带着关怀的意味,可是仔细想就能觉察出这话里满是讽刺的味道,嘲讽汝慕言自山野小庙而来,不懂这里的规矩。

“咱们这些人自是比不得公主的眼光。”坐在汝慕言身侧的汝敏茹是四个人中最大的,既然家里的长辈都不再,她自然要拿出做姐姐的样子来护着身后的三个妹妹才行。

“谁都知道汝三小姐琴技绝佳,想不到这嘴皮子也是溜得很,怎么这汝六小姐就这么金贵,连句话都不能说了吗?”听了汝敏茹的话,奢染月冷笑一声,端起旁边的茶杯故作优雅地啜了一口里面的茶。

“不是说今天到这里设宴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点子吗?怎么又这么大的脾气呢?”奢染月的话音刚落,就从楼下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汝慕言不常在京城自然不知道是谁。

可在京城里长大的小姐们,听到这个声音都站了起来,汝敏茹也起身顺便把汝慕言给拉了起来。“给成王殿下请安!”

汝慕言只是跟着众人站起来,就听到身边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奢希睿来了,汝慕言微微地抬头,这个人她不陌生,在江湖上见过,不过那个时候她用的是汝小沐的脸,估摸着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二哥,你来的正好,妹妹刚说道汝六小姐自澄灵庵中长大,整个人都透着沉静的气息,若是六小姐能舞一曲,必定与我们这些人不同,可是妹妹的面子不够大,这六小姐总是不肯呢?”

这话说的就有点没皮没脸了,刚刚只是问她的意思,现在好了,竟然说自己不给公主面子,这要是传出去,那岂不是对皇家人的侮辱,到时候这对兄妹回宫,到皇后跟前吹吹风,来一道藐视皇权的圣旨。

别说汝慕言没有好日子过,丞相府也会被人压制一头,虽说不是什么大事,可万一皇后和奢希睿接着这个理由,无限扩大这个责任,比如自己藐视皇权,完全是因为爹娘教导所为,以自己波及到全家,让皇上一位是丞相不把他放在眼里。

加上二姐姐和二姐夫刚刚打了胜仗回来,更有机会被小人反咬一口,要是皇上脑子一抽风,冒出什么功高震主威胁到他江山社稷的论调来,那还了得。

“皇妹这话就不对,汝丞相忠心为国,六小姐是汝丞相的女儿,怎么会有不尊重皇家的意思呢?”果然汝慕言的脑子里还没有闹不完这对兄妹接下来的阴招,对方就开始了。

“若不是藐视皇权,六小姐何故不肯舞一曲呢?”斜睨一眼汝慕言,奢染月心底是百分百觉得,汝慕言这种寺庙里长大的人,肯定不通歌舞,当然对国家大事也不会懂,才会弄了这么一场宴会来压汝家的威风。

“公主高看我,慕言一个民女哪里敢藐视皇权,如二皇子所说,家父自小就教导我们姐妹要忠君爱国,只是慕言实在不善舞蹈,还请公主殿下见谅。”原本要出头的汝敏茹和汝辛茹都被汝慕言的小手悄悄地拉了回来。

汝慕言往前走了一步,不就是玩嘛!来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哪怕这公主不惹事她还要借故挑事呢!既然这公主给她找了借口,她干嘛要浪费。

“既是如此,那六小姐舞一段好了。”奢染月不屑地冷哼一声,站在身子望着靠在窗口的汝慕言。

“六小姐的话严重了,汝丞相为国事操劳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不过今日也没有别人,六小姐又何必如此谦虚呢!”奢希睿安抚地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奢染月,轻柔的语气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眼底还透着丝丝淡笑,可话却说的尖酸刻薄,什么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也就是说汝慕言刚刚都是在耍嘴皮子,心底并不用是忠臣与帝王的。

汝慕言暗暗撇唇,微微地抬头却瞧见楼下有一抹熟悉的身影正在靠近,瞧着那个人心底笑了。

“公主和王爷大可不必如此明褒暗贬,慕言刚刚回京,的确有许多规矩不懂,今日王爷如此逼迫小女,我到是记得,父亲教过我,若有一日被人污蔑,他会以死来示清名。”

这话说出来汝慕言自己心底都觉得太小题大做了,不过不管理由为何,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

“小沐!”听她这么说站在汝慕言最近的汝紫茹忍不住蹙眉,小沐这话说的听在她的耳朵里怎么怪怪的。

“几位姐姐,请回去告诉爹娘,慕言不孝不能侍奉父母终老,今日只有以死来明君了。”说完提着裙子就跳了出去,不要说奢染月和奢希睿没有想到,就是站在她身边的三个人都搞不懂。

不就是一曲舞,至于小沐这么拼命吗?又不是什么大事,这岂不是小题大做,不过想归想,今日小沐这么一闹,的确是表示了汝家对皇上的中心,奢染月和奢希睿也没有借口留下几个人羞辱,陷害了。

“小沐!”这里可是三层楼啊!家里人除了汝语茹和商顾,汝晖和云涟漪之外,都只知道小沐懂点医术,根本就不知道她会别的。

见汝慕言跳了下去,楼下的众人纷纷惊呼,就在三个人爬到窗口的时候,就见到一身白衣长裙的汝慕言从楼上跳下去后,恰好被路过的,一身黑衣站在人群众玉树临风,五官俊美不似凡人的奢青龙抱到怀里。

“你在干什么?”原本只是路过的奢青龙一抬头就瞧见从窗口飘下来的汝慕言,原本是打算躲到一边去的,可在瞧清楚这个人是汝慕言之后,奢青龙微微地眯起眸子。

就算不为了上次汝慕言救她的事情,他心底总是带着疑惑,觉得汝慕言和汝小沐之间有这某种关系,才会在她砸下来的时候伸手抱住了她,没让她直接掉在地上。

“看到你,忍住和你打个招呼,担心你听不到,我就直接跳下来了!”瞧着奢青龙,汝慕言的脸上露出一抹诡秘的淡笑,话就从嘴里秃噜出来了,说完她才想起来,自己是汝慕言,不是汝小沐。

汝慕言和奢青龙还没有那么熟呢!“多谢朔王殿下的救命之恩,也请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话说完瞧着奢青龙哪一张冰块脸,汝慕言对着他挑眉一笑,然后也不给奢青龙多说话的机会,直接脑袋一歪人就晕过去了。

“朔王殿下,多谢朔王殿下出手相救,汝家感激不尽。”急匆匆跑下楼的汝敏茹、汝辛茹、汝紫茹看到被奢青龙抱在怀里的汝慕言才算送了一口气,而后汝敏茹和汝辛茹上前从奢青龙怀里扶着已经昏迷的汝慕言。

汝辛茹把家里马车给找来,扶着已经昏迷的汝慕言上了车,放好汝慕言,汝敏茹作为代表走到奢希睿和奢染月身边,对这两人一礼。“小妹自小身子就若,今日又遭受王爷如惊吓,实在不适合留在这里,我们姐妹几人就护送小妹回去,改日一定让家父到成王府上拜访。”

汝家的人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哪怕对方是皇子,也该给丞相个面子,所以这个拜访就有了两重意思,一来可以说拜访,二来也可以说是汝家人到成王府里去要说法。

“三小姐客气了,本王不知六小姐性子如此,”说到此奢希睿的声音顿住,不能说如此白痴,不然一定会引起民愤,看在他眼里这汝慕言就是无理取闹。

“如此的单纯,等过了年本王一定会到王府里去探望六小姐!”说话的时候奢希睿的目光若有意似无意地瞧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奢青龙。

“不打扰王爷和公主了。”至于奢希睿说拜访的事情,汝敏茹就当做没有听到一样,转身想要给奢青龙道谢的时候,发现奢青龙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