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慢慢深入 车上乱肉合集乱500小说

“嗯!我明明没有吃什么特殊的东西!”吃过药身子已经基本稳定的汝语茹,蹙起眉头,今晚上的晚宴,商顾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着,按照常理来说,她吃的东西和商顾都是一样的,为何这毒偏偏会在她身上发作呢?

“男人和女人的体质本就不同,加上你现在还有孕在身,这伽罗与紫丁混合着甘草,在寻常人身体里并不会与大碍,可是对于吃了补药的孕妇来说,就是能要命的剧毒。”在这毒药里面还掺杂了一些,只有皇家才有的红香扣。

这种毒药本是从南诏小国进攻而来,若是掺杂在胭脂水粉中涂抹,少量的可以提人的气色,让人皮肤光泽,可要是食用就会变成毒药,尤其是对怀孕的人来说,这样的药材,简直比鹤顶红和砒霜还要毒上百倍。

“二姐姐你身上的毒,我无法给你用药来调理,只能用针灸的方式给你逼出来。”从背包里拿出银针袋子,汝慕言把针在床上打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汝慕言,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忍,却也不得不这么做。

“嗯,你放心吧!战场上什么样的伤没有经历过,又怎么会怕这么几根银针呢!更何况你的医术二姐姐自是信的过的。”

汝语茹望着汝慕言露出轻柔的笑容,眼底满是信任与放心。

汝慕言伸手握了握汝语茹的手。“二姐姐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差个水落石出!”既然已经知道毒药来自何处,那线索也不会难找,只是此刻二姐姐的身子要紧,汝慕言不想去想那么多。

“忆竹你去跟二姐夫说,让他安排厨房烧水,过会二姐姐需要沐浴!”孕妇施诊绝对不能求急,只能慢慢的来,这个毒也只能通过汗液排出了。

“是小姐!”忆竹福了福身子应了一声,出门去准备。

“忆兰拿两条干净的手帕来。”抬手瞧了瞧自己手中的银针。

站在一边守候着忆兰赶紧应了一声,“是!”,转身就到自己带着的包裹里翻找出帕子来,站在一边候着。

“二姐姐放心,有我在,您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安慰完汝语茹,汝慕言就开始施针了,施针的时候担心汝语茹肚子里的孩子,汝慕言是格外的小心。

若是换作平成这样的毒在她的手里,就是小菜一碟,根本就无需这般谨慎,可是面对这一个孕妇,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她心底难免会有些许的不安,每一针都下的格外小心,不过36针,她却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下完。

站在她身边的忆兰手里拿着帕子按照汝慕言的指示擦掉汝语茹身上的汗水,在拿干净的帕子给汝慕言擦着手上和额头上的汗水。

一炷香之中,汝慕言拔掉汝语茹身上的针,才输出一口气。“告诉忆竹,半盏茶之后端着洗澡进来,你先看着二姐姐,我去配药。”

瞧着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汝语茹,汝慕言轻声的嘱咐完忆兰,抬手拿起旁边的包裹,从来没倒出各种药材来,调配成合适的比列,等着给汝语茹泡澡。

半盏茶的时间不到,躺在床上的汝语茹先醒了过来,瞧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汝慕言,对着她伸出手。“小沐,这次二姐姐多亏你了。”

“几位姐姐从小就是疼我的,小沐自然也是不能家里的姐姐受到伤害。”回握住汝语茹的手,汝慕言温和的说道。

“二姐姐你身子现在一定疲乏的很,我带你去泡个澡,过会在好好的休息。”说话的时候汝慕言伸手拿过旁边的衣服。

站在一边的忆兰赶紧接手,帮着汝慕言给汝语茹穿好衣服,外套,两人扶着她到了屏风后的浴桶边上,忆竹已经把草药放好,小心翼翼地试了水温,又帮助忆兰扶着汝语茹到水里。

等汝语茹浑身都浸泡到水中之后,汝慕言坐在忆竹搬来的凳子上,继续给汝语茹按压后背的穴道。

就在汝慕言按压到她后背,脊柱骨的时候,汝语茹觉得胸口翻滚似乎有一团火在烧,眉头皱起,见她这个样子,坐在她身侧的汝慕言看向旁边的忆兰。“拿痰盂过来!”

“是,小姐!”忆兰转身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过平时漱口吐水用的痰盂,放到汝语茹的跟前,痰盂刚刚到她的下颚,汝语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一口鲜血,哇的一声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紫黑色的血液在金色的痰盂里,应着淡黄色的烛光,瞧着都让人觉得慎的慌,那怕是自小就跟在汝慕言身边,见惯了鲜血的忆竹,和忆兰都要忍不住蹙眉。

“小姐!”忆竹捧着手里的痰盂站到汝慕言身边,汝慕言一手扶着汝语茹,旁边的忆竹正拿着帕子给汝语茹擦汗。

“拿去让二姐夫埋掉,不要让别人看到!”早就猜到是什么毒药了,瞧着汝语茹吐出的这一口鲜血,汝慕言脸色又冷了几分,淡淡地吩咐完,又让汝语茹漱了口,泡了半个时辰的澡。

汝慕言觉得差不多了才把人给扶了出来,穿好衣服包裹好身子把人放到了床上,收拾好屋里的一切才让忆竹去找商顾,告诉他可以进来了,二姐姐的身子已经稳定住了。

听到自己可以进去了,商顾像是一阵风似地跑到屋里,站到床边瞧着床上面色虽然有点苍白,却不似刚刚那般惨白的汝语茹才喘出一口气来。

想要握着汝语茹的手,又想到自己刚刚从外面进来,手肯定是冷的,商顾也只能到旁边去把手烤热。

“二姐夫可以放心了,二姐姐的毒已经被我逼出来了,我刚刚给二姐姐把过脉,身子里一点残毒都没有,只是这怀着孕的身子,比不得常人,需要好好调理便是。”

在忆兰的服侍下,汝慕言洗净了手,擦干净后才走到床边,望着坐在床边手握着汝语茹的商顾,心底也是替二姐姐高兴的,都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看看二姐夫红了的眼眶,汝慕言露出一抹轻柔的笑容,忍不住开口安慰着商顾。

“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语茹!”握着已经回温的小手,商顾皱着眉自责。

“歹人太多防不胜防,二姐夫也不用太自责了,二姐姐无事,就是咱们最大的幸事!”伸手摸了摸汝语茹的额头,汝慕言悠悠地叹息一声。

“小沐你可知语茹中的什么毒,宫里的菜都是有太监试毒的。”今晚上两人进宫用的晚宴,回来之后,语茹连一杯茶都没有碰过,这毒肯定和宫里的人脱不掉关系。

可若是宫里的人所为,自己和语茹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怎么自己没有事,偏偏是语茹有事呢?

“功高盖主,鸟尽弓藏!这是自古帝王就喜欢玩的把戏!”汝慕言冷淡一笑,能在皇帝眼皮子地下下手,还是对一位刚刚立下战功的将军,说皇上不知道谁都不会信。

“你怀疑是?”商顾皱眉,汝慕言自小就是聪明的,在加上她这些年和无锡老人在一起,自然是学的一身本来,说她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一点都不为过,平时他惹的语茹不开心了,只要找汝慕言一切都不是事了。

商顾对于汝慕言一直都是很信任的,只要是她说出来的话商顾都会考虑一下。

“就算不是他,他心底也该是有数的,其实这件事想要查一点都不难。”已经坐到椅子上的汝慕言望着床上呼吸恢复正常的汝语茹,艳红的樱唇缓缓上扬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淡笑。

“语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这个做夫君的一定要给她讨回公道来才行!”望着汝慕言的神色,商顾发狠地说道。

听了这话汝慕言却摇了摇头。“二姐姐毕竟不是子在宫里出的问题,要追究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皇宫里的人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主,现在汝语茹又没有真的如何,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住了,人也没什么大事,要是这么闹到皇上哪里去,最多也就是赏赐点东西,在派点御医和医女过来照顾着。

可这派来的人还不知道是安了什么样的心思,家里还需要放着,倒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了。

“你的意思是?”知道汝慕言说的没错,可就这么放过下毒的人,商顾实在是不甘心,瞧着汝慕言的样子,又不打算让自己去查,商顾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躁动起来。

“二姐夫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您好好照顾二姐姐,这段时间切莫出了什么岔子!还有这些日子我就留在二姐夫这里,方便照顾二姐姐。”

喝了一口忆竹递来的参茶,汝慕言的脑子里已经在盘算着,等到汝语茹好起来之后,她一定要进宫一趟,去看看自己猜的是不是对的。

红香扣这样价值不菲的东西,肯定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只是宫里面她实在是没有人可以依靠。

汝倾虽然是自己的姑姑,可是这些年她都在外面,总不能遇事的时候才去找人。

“你想做什么,要告诉我才行,你知道你二姐姐的脾气,若是因为这件事,你遇到了什么危险,以后我都不用进房了。”说道最后商顾的语气里已经透着几分笑意,不过这倒也不是说笑的。

汝家的人对这个幼女都偏爱的很,上到自己那个不苟言笑,在外面很是严肃的岳父,下到汝辛茹,汝紫茹对待这位小妹妹可都是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要真因为这件事让汝慕言遇到一丝危险,别说汝家人,就是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只要放出风声去,就说今日救二姐姐的人是神医汝小沫,让京城百姓和皇宫里人都听到这个消息就够了。”这是第一步,汝慕言想要探查这件事,就绝对不能把汝家的人给拖累进去,必须从外人的角度来查才行,这个时候汝小沐这个身份就派上大用途。

“好,明日一早我就让家里的家丁和仆人都出说昨晚是汝小沐救了语茹。”虽然不知道汝慕言想要做什么,但是商顾还是点头答应了。

“外传的时候千万不要说二姐姐是中毒,只说二姐姐是因为舟车劳顿,在外吃了许多的苦,到了京城精神放松之后,才有胎位不稳的现象出现。”

这样一来就让汝语茹的赤胆忠心,保家卫民的英雄形象在百姓心底扎根,若是那一天皇宫里的那些小人,在想动二姐姐或是二姐姐肚子里的孩子,那她们就要掂量一下,能不能应付的万民的吐沫星子,臭鸡蛋和菜叶子了。

“嗯!我都按照你说的去做!还有别的我能帮忙的吗?”能够在战场叱咤风云的人,自然不会是傻子,不然也不能让汝语茹看重。

汝慕言几句话商顾就理解了她的意思,点头一一应了之后,脸色也不在像刚刚那么难看了。

“最后你安排府里的马车,现在就走,从后门出去,到时候就说汝神医已经从后门走了。”这是现在立刻要解决的事情,据说奢青龙也在皇城中,她可不想无事生非,要是让那个妖孽知道自己在这里。

指不定他能折腾出什么来呢!说不准会直接带着他那些手下到这将军府里来抓人,二姐姐身子还不稳。

汝慕言觉得还是消停点比较好,毕竟上次两人相见他都开始怀疑了,好在自己够机灵,才没让他抓到蛛丝马迹,没有露馅。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商顾瞧了一眼床上的人,轻柔的放开汝语茹的手,“语茹还需要你照顾片刻,我稍后就回来。”

汝慕言瞧着商顾对汝语茹难分难舍的模样,俏皮一笑,眼底流漏出狡黠的光芒。“二姐夫请放心,我还要在这将军府里逍遥几日,怎么能不好好的照顾二姐姐呢!”说话的时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二姐夫是不是刚刚得到皇上的许多赏赐?”这话问的明摆是来敲竹杠,商顾哪里会听不出来。

“小神医客气了,只要您想要,这将军府你搬空了也没问题!”瞧着汝慕言露出这般俏皮的模样,商顾也就跟着放下心来。

汝家的几个人姑娘平日里感情甚好,汝慕言能这般轻松也证明语茹的身子真的无碍了,这么想着商顾也跟着送了一口气。

“将军客气了,我还没那么贪心,您赶紧去吧!明天娘亲她们肯定会过来,我的睡上片刻,不然可没有办法招架家里那些人。”

自小到大,这相府里的六小姐都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面疼的,加上她自小在尼姑庵里长大,家里人总觉得哪是个清贫的地方,让这个小丫头吃了不少的苦,总会忍不住多疼上几分。

“行,您现在是家里的活神仙,您一句话什么都行。”汝慕言和汝语茹相差将近十岁,家里的人都拿她当孩子在宠着,商顾好笑的瞧了她一眼没在多说什么,转身去安排了。

“忆竹收拾一下东西,最近要多留意一点京城里的动静。”既然有人的手这么长,都伸到二姐姐这里来,相信汝家那边也不会太消停了。

“是小姐。”懂的汝慕言的心思,忆竹乖巧的应着。

汝慕言的目光落到床上的汝语茹面上,心底暗暗琢磨这,现在家里也只有父亲,母亲和三位姐姐在,等明天她们过来的时候,自己还是要给她们提个醒,免得重了那些人的圈套。

她这一日从澄灵庵赶到京城,刚刚给汝语茹疗毒的时候又耗费了不少的精神和体力,的确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商顾安排好外面的事情回到内室后,汝慕言又给床上的汝语茹把了脉,确定她没有大碍。

恰好这个时候忆兰也看着人把药给熬好了端了回来,汝慕言帮着商顾给汝语茹喝了药,就回到商顾给她安排的房间休息,因为太累了,这一夜到也是好眠,等到第二天,天一亮汝慕言就被忆竹和忆兰喊了起来。

进屋后两人一个收拾屋子,一个帮汝慕言梳妆,嘴里念叨着夫人带着三小姐,四小姐,五小姐过来了,现在正在汝语茹的房间里,看二小姐呢!

“夫人说小姐您昨晚上才回来,今天一定是累了,让您多休息会!”坐在梳妆台前。

瞧着忆兰给自己梳起来发髻,换上的绫罗绸缎,汝慕言心底叹息,她就知道娘会这么说,不过说实话这身衣服,她穿着是有点别扭的。

这么长的裙子,走个路都要防备着被裙子绊倒,哪里适合翻墙,上房啊!回到家就像是钻进了笼子一样。“行了,差不多就得了,我们是去见娘和姐姐,不用涂这些东西了。”

眼见着忆兰要往自己的脸上抹胭脂水粉,汝慕言赶紧抬手握住忆兰的手腕,自己可是学医的,都说天然的才是最美的,弄这么多的东西涂抹到脸上,总让她忍不住想起背着无锡老人,逛青楼时看那些老鸨子的样子,现在想想都觉得好笑。

“哦!”瞧了一眼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忆兰心底是有些失望的,虽然小姐这张脸,不用涂抹也很美的,可是作为小姐的贴身丫鬟,总觉得自己该把小姐打扮的漂亮点,自己也有面子。

“小姐,您先把早餐吃了!”见这边洗漱完了,收拾好屋子的忆竹叫了外面的丫头进来,端着早餐摆放到桌子上。

汝慕言回头瞧了一眼桌子上的早餐,才想起来昨晚上她走的太急了似乎连晚餐都忘记吃了,过会去见家里人,肯定会被她们拉着问东,问西,问长问短的,也没有时间吃东西了,是的趁着这个时候垫一下肚子。

“你们两也一起吃吧!”在外面的时候,三个人已经习惯了一起吃东西,可现在是到家了,两人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这里又没有外人,吃完饭你们还有事情要去做呢!”听汝慕言这么一说,两个人倒也不在犹豫,跟着坐下三人用过早饭,就到汝语茹的院子里去了。

和汝慕言想的一样,三个人刚到屋子里,还不等汝慕言开口,坐在床边和汝语茹说话的云涟漪眼眶就开始泛红了。

“沐儿赶紧过来,娘都一年没有见过你了!”这么说这声音就开始哽咽了,眼中的泪水稀里哗啦地落了下来。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家里的人也是见怪不怪了。

“娘!”瞧着自己娘哭的这般伤心,汝慕言心底也是难过的,可这情绪是有感染性的,总不能自己也跟着哭吧!

“娘,是我不孝不能常伴在您的膝下,每次回来都惹的你伤心落泪。”汝慕言紧走几步站到云涟漪跟前。

伸手帮云涟漪擦着眼泪,可这女人都是水做的,不管是上了年纪的,还是年轻的都一样,只要一落泪就忍不住。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这些年是娘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在那种地方受苦了。”

这些话不用说汝慕言就是站在她身后的忆竹和忆兰都快会背了,也成为云涟漪和汝慕言见面的开场白了,站在身后的几个人无奈得叹息一声。

“娘,您可不要在哭了,要是让爹知道了,我每次回来都要惹你哭,他肯定会心疼,万一爹一个不开心,不让女儿回家了,我岂不是要长期打扰二姐姐了。”瞧着越说越愧疚的云涟漪,汝慕言只能半是玩笑,半是安慰着说道。

“你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胡说。”话是这么说这,可云涟漪的眼角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声音也不在像刚刚那般满是愧疚了。

“你要留在这里我是求之不得,只是岳母和岳父那么宝贝你,哪里舍得!”商顾和汝语茹刚刚回朝,皇帝允商顾在家休息半个月在上早朝的,现在汝语茹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商顾直接给皇上上书,准备在家里休息一个月,方便照顾汝语茹。

“我到觉得会是二姐夫先嫌弃我霸占住二姐姐,说不准相出什么招数来送我回家呢!”见商顾进来,汝慕言扬起下颚,眼底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娇俏调皮的模样,就是在伤心的人瞧着也要忍不住笑出来。

“你可不要冤枉我!我现在恨不得你天天能留在这里,免得语茹身子有什么不舒服,找不到人,让她难受。”说话的时候商顾已经走到屋里,怜惜的目光落到汝语茹的脸上,那浓情蜜意的样子,到是让云涟漪放心了。

“我就知道,我也就是这么劳累的命了,娘您也听到了,二姐夫留我在这里,就是想着多一个义务劳动者,帮他照顾二姐姐!”

听了商顾这么说,汝慕言心底到时高兴,可脸上还是露出了些许委屈来,那小模样直接把云涟漪给逗笑了。

“您可别冤枉我。”知道汝慕言是在说笑,商顾也露出无奈的神色,自顾自的喊冤。

“你呀!就是一个鬼灵精!”瞧着对着身后商顾吐舌头做鬼脸的汝慕言,云涟漪宠溺地伸出手指,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娇嗔地说着,没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我到觉得小沐更像是娘的开心果,只要小沐在,娘总是能喜笑颜开的。”眼瞧着云涟漪脸上的乌云散开了,站在云涟漪身后的汝辛茹笑着和几个人打趣道。

“既然是这样,娘我已经年满十六岁了,这次回来也不用再回去了,以后我就陪在你身边可好!”终于把云涟漪给哄开心了,汝慕言心底也松了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搂着云涟漪撒娇道。

“娘,早就盼着您能回来这一天呢!终于是到了,你也是大姑娘了。”云涟漪伸手摸了摸汝慕言的头发,眼底流露出一丝怅然的意味,话里也透漏着些许欣慰。

汝慕言自小就是聪明的,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爹娘和几位姐姐宠着自己是因为自己小。

可这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爹娘对自己的宠的有点过了,这可是她有自孽的倾向,完全是一种直觉,至于为何她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可就是存在的,比如现在听着云涟漪的话,望着云涟漪那慈祥的目光,她就会觉得心里面怪怪的。

“娘,您先坐着休息一会,我先给二姐姐把把脉。”云涟漪安抚好,汝慕言看向躺在床上的汝语茹,昨晚是把毒给清理掉了,怀孕的身子还是要多注意些才行。

“嗯,你去吧!今早过来听了商顾的话,娘是真的担心,多亏了你。”原本已经喜笑颜开的云涟漪,在瞧到床上的汝语茹之后,眉头又忍不住皱了起来。

“娘您放心吧!二姐姐是吉人自有天相,肚子里的宝宝没事的。”说话的时候汝慕言已经坐到了床边,伸手给床上的汝语茹把了把脉确定她是没有什么大碍了,随后又让忆兰去给汝语茹熬了药。

一家子人好不容见到,就开始叙家常快到中午的时候,下了早朝的柳覃延才陪着汝雅茹带着两人的宝贝柳若轩一起到将军府里来看人汝雅茹来看汝慕言和汝语茹。

“小姨!轩儿想你了!”三人刚进屋子,原本安安稳稳地被汝雅茹和柳覃延牵在手里的柳若轩就挣开了父母的双手,直奔着汝慕言就去了。

见柳若轩像蝴蝶一样奔过来,汝慕言蹲下身子接住小人,眉梢眼睛都是笑意。“你是想小姨,还是想小姨做的吃的呀!”这小鬼可是徐家和汝家的宝贝,自然是受宠的,汝慕言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和其她几个阿姨比起来柳若轩更喜欢和汝慕言在一起啦!加上汝慕言做的东西也的确好吃,“当然是都想了!”

柳若轩抱着汝慕言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一看他的样子汝慕言就知道这小家伙是馋了。“看你这个小馋样!”不等汝慕言开口,见汝雅茹进来才起身的汝紫茹忍不住笑道。

“我还在长个子,就要多吃一点才行,对不对小姨。”最后还要在拉上汝慕言,就是盼着能有好吃的。

“小姨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大姐和大姐夫先坐,我帮你们带一会轩儿。”起身汝慕言看向已经被商顾引进屋,正捧着茶喝的柳覃延,和两个人打招呼。

“嗯,有你看着他我就省心不少了。”瞧着拉着汝慕言手不放的柳若轩,汝雅茹露出温和的笑容。

柳若轩这个年纪正是最好动的,在家的时候也不会老实,好不容易能清净一会,汝雅茹自然是开心的。

坐在汝雅茹旁边的柳覃延伸手握住汝雅茹的手,眼底满是疼惜的道了一声。“带着轩儿,也辛苦你了。”

大家都习惯了,反正家里成亲的这两个没事就撒狗粮,要是在没有点抵抗力,估摸着早就心碎而死了。

“走了,我们不看这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汝慕言的话音刚落,就见府里的管家匆匆的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拜帖。

“将军,朔王殿下送来了拜帖,现在人已经在大厅里了。”商顾和汝语茹打了胜仗立下军功,班师回朝又得到了皇上的奖赏,京城里的人都是攀高踩地,见风使舵的主,这一两天来拜访的人到也是不少。

可这朔王爷可不是别人,先不说这个人性格冷淡,轻易不和人结交,就是结交了那高深莫测的性格,也让人觉得害怕,就算他是汝倾养大的孩子,与汝家人的关系也是不亲近的,怎么今日竟然跑到商府来拜访了。

众人虽然是不解,可人来了,总不能挡在外面不见,哪怕是皇上不待见的皇子,也是一个王爷,绝对不能把人给阻拦在大门之外。

“我去看看,岳母您们稍坐!”不管奢青龙是来做什么的,作为一家之主的上商顾都要去接待,至于其她人,尤其是女子,还是没有出阁的女子,就省事多了。

“我和你一起去吧!”但是男人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客人,可是柳覃延却不能像她们一样,躲在后院里清闲说笑,自己又在朝为官,肯定是要出去接待一下才行。

“好!你们去吧!”云涟漪出生在西南云家,本就是大家族又嫁给汝晖这么多年了,朝廷上的规矩礼仪自然是懂的很多,对着两个人女婿颔首。

“是!”商顾和柳覃延起身站在云涟漪跟前对着云涟漪拱手行礼后才转身出去。

原本已经打算拉着柳若轩到厨房的汝慕言瞧了一眼出去的两个人,暗暗撇唇,这京城果然是不大的,奢青龙肯定是知道了汝小沐到将军府里来给汝语茹看病了。

才会这么急切地跑到这里来拜访,不过明着说拜访,暗地里估摸是来抓她,上次两人分开的时候,汝小沐还在他的茶里下了点巴豆粉,就为了这么点事,奢青龙可是追了她好久,想想都觉得这个男人小气。

“小姐!”瞧了一眼站在门口,眼睛滴流滴流转的汝慕言,忆兰轻轻地叫了她一声,被汝慕言拉在手里的柳若轩疑惑地仰着小脑袋,瞧着汝慕言。“小姨!”

“没事,咱们去做吃的就好!”昨晚上已经交代过二姐夫了,而且二姐夫也不是个傻子,肯定知道怎么应付奢青龙,有这么多人罩着自己,汝慕言心理有底,带着柳若轩跑到厨房,欢欢喜喜地做了一堆点心。

随后一大一小两个馋猫就抱着点心往院子里走,准备端着这些点心给后院的几个人尝尝的时候,就见到一抹黑影从屋顶飘过。

汝慕言顿住脚步瞧了一眼那抹影子微微地蹙眉,这里可是将军府,能够在这么多护卫面前来去自如,可见这个人的武功绝对不一般。

“小姨你在看什么?”嘴里叼着点心的柳若轩好奇的仰着小脑袋,瞧着有点怪异的汝慕言。

“今天天气很好,你看艳阳高照!”为了表示真实性,说话的时候汝慕言还伸手指了指头上被一片薄薄的云彩遮住的太阳,想要证明自己说的没有错。

“哦!”仰着脖子看了一眼,柳若轩觉得小姨说的也没错,等到云彩散了,就是晴天了。

“走吧!把点心分给你外婆和姨娘们去吃!”说着汝慕言拉着柳若轩,一大一小像是两个小孩子一样蹦蹦跶跶地去了后院。

两人回去的时候,商顾和柳覃延已经回去了,汝慕言猜测的没错,奢青龙会来就是听说汝小沐昨晚来这里给汝语茹看病,今天才来打探消息的。

说着商顾的目光落到旁边神色淡然,和柳若轩开开心心吃点心的汝慕言身上,好似汝小沐是谁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瞧着她这个样子商顾还能多说什么,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至于汝小沐的事情,也就不打算继续了。

到了晚上汝晖才得空到将军府来,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女儿,吃过晚饭众人要走的时候,柳若轩却拉着汝慕言不放手。

没有办法谁让柳若轩是家里的宝贝金孙,汝慕言也只能陪着这位金疙瘩到了丞相府,原本汝雅茹是让汝慕言住在丞相府的,但是家里的汝语茹身子还不是很稳定,汝慕言也不敢留在这里,到了丞相府和老夫人见了个面,稍微坐了片刻,汝慕言就回将军府去了。

“小姐,我们派人去了,可是宫里的东西实在是难找的很。”回到将军府汝慕言又给汝语茹看了看身子,安排她喝了药,给她做了推拿之后就回房了。

进门后忆兰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表情,汝慕言抬手摸了摸自己鬓边的头发,漆黑的眸子转动一圈之后看向忆兰。

“可不是,皇宫那么大,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找的到的。”嘴上这么安慰忆竹,心底却在考虑着,这件事可能需要自己亲亲自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