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日微语 >

她的湿软含着他的硕大,啊…嗯啊好深BL肉肉

“行,都依你,扶稳了,别三两下就趴窝。”

李富贵嘿嘿贱笑,点了支烟,一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淑琴婶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样纠缠忙活。

“真TMD浪啊,会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点小纠结,说实话,这样偷看别人办事儿挺刺激的,很带劲,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婶子这贱货被狠狠折腾,可转眼一想,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骚样,快活着呢!

咋办?找个石头扔过去?就跟砸开公狗母狗那样?

我瞅了一眼四周,哪有石头啊!

 

而且,我现在也直不起腰来,下面那反应太难受了。

“裙子给我买了吧?就上回跟你说的那碎花样式。”

淑琴婶子猛然并拢两腿,让他动弹不得。

“明个就给你买,急啥?咱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还怕我提上裤子不认账?”李富贵一本正经地说道。

“哼,要是不给我买,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上回还答应我啥了?”

“还有啥?没了吧?”

李富贵有些不耐烦了,用力拍了下她的屁股,示意正事要紧。

“真忘了?这样啊……”

淑琴婶子扭回头,朝他吐出舌头做出一副奇怪的动作。

“洗澡了,干净着呢,不脏。”

她见李富贵仍不明白,便指了指下面。

“呃……下……下回吧,下回你打上香皂好好洗洗,里里外外的,要不然我咋下嘴?有味……”李富贵慌忙搪塞。

“擦,我滴个乖乖,啥意思?那地方也能用嘴?喝粥那样舔?还是啃骨头那样……”我顿时就震惊了,简直是发现了新大陆啊。

难道玩亲亲不是那么简单?还有新花样?

我越想越激动,忍不住动作猛了点,嘴里不自觉地哼唧出声。

“谁?!”

李富贵吓得打了个哆嗦,恶狠狠地朝我这边看来。

暴露了,咋办?

“痒……”

我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就那么短裤挂在腿弯上挪蹭出草丛,没办法,塞不进去啊!

“傻简儿,你TMD猫哪里干啥?拉屎?”

李富贵没好气地骂道。

他一瞅到是我,顿时就松了口气,傻子懂个屁啊!好不好糊弄?于是,他干脆就没收械入库,就那么象征性地往上提了下裤子,还连着呢!

“嗨,我当是谁呢,简啊,还没找着七七毛(小蓟)?哎呀,你这肿的……”淑琴婶子扯了扯上身衣服遮羞,冲我关切地喊道,扭头又朝李富贵眨眨眼,“那啥,简儿让蚂蚁咬着那地方了,这不肿了嘛,折腾着找七七毛消肿呢。”

“滚滚滚,一边找去!晚上借鸟不知道忙闲…….”李富贵厌烦地摆手呵斥。

“你坏!”

我朝他啐了口吐沫,叉腰吼道。

“我咋就坏了?”李富贵好奇地问道。

我指了指淑琴婶子,怒声说:“你就是坏!刚才我都看见了,你打她呢,摁到石头上打!这会又打她屁股!”

“噗嗤……”淑琴婶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富贵也乐了,咧嘴贱笑说:“对对对,我不该打你婶子,傻简儿啊,你看错了,这是闹着玩呢,你婶子自个愿意的。”

“真这样?不骗我?可我咋听着婶子叫唤得好惨呢?怪可怜的。”我一本正经瞪眼问道。

“不是,真闹着玩呢,婶子怕痒,被你富贵叔挠着地方了,我那是笑呢!”淑琴婶子笑道。

“喔,那我找七七毛去了,真难找……”

我茫然地点点头,掉头把提着短裤走开。

“吓我一跳,幸亏是傻简儿,别愣着了,麻利点,等会被人看到……”

“啥怕?别人看见又能咋滴?谁敢胡咧咧,我抽烂他的嘴!咱村我怕过谁?”

“行了吧,不吹牛逼能死啊?你使点劲啊,没用的玩意,刚才瞅见了没?傻简儿那活儿比你这……”

“个大顶个屁用!这是技术活懂不?再说你这宽敞地,换头驴也晃荡。”

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这对狗男女斗嘴,我回头一看,擦,李富贵居然把淑琴婶子的腿抗到了肩上,又换新架势了?

“麻蛋,不能让你舒坦了!”

我心里骂着,掉头又走了回去。

“傻简儿!你咋又回来了?我……我这是帮你婶子揉揉腿,嗯,她抽着筋了。”

李富贵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把淑琴婶子的大腿放下,两眼喷火地瞅着我。

“婶子,你咋光着屁股呢?”我瞪眼问道

“呃……裤子太紧巴,你叔揉不着穴位,不是,我一抬腿把腰带崩开了,嗯,裤子自己掉的……”淑琴婶子故作镇定地搪塞。

“不该你事,一边玩去,别耽误我给你婶子揉腿。”李富贵愤懑地吼道。

他能不恼火么?低头一瞅那玩意,早已经悲催地蔫了,严重缩水,再一瞅我这边昂首挺胸的架势,羡慕嫉妒恨啊,不窝火才怪呢!

“婶子,这会有尿了没?我找不着七七毛……婶子你借我点……”

我哭丧脸说着,继续往跟他俩前凑。

“简儿啊,婶子还没憋着啊,要不待会我再找你?你先回家等着。”

淑琴婶子彻底慌了神。

呵,自己挖坑自己跳,活该!

你不是告诉我女人尿能消肿么?我找你借点用没毛病吧?

“站住!好赖话不听是不?欠揍?不开眼的傻X……”

李富贵怒火中烧,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

“不借就不借,干嘛骂我啊,再说又没跟你借。”我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滚!再叨叨,我大嘴巴子抽你!忘了你爹当年是咋抽你的了?把你吊到树上,鞋底啪啪的抽,呵,把你嘴抽得跟棉裤腰似的。”

李富贵狞笑着,佯装要上前揍我。

“别打我,要不我拿刀砍你!”我傻笑道。

傻了吧唧笑着,我却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我当然记得当年的样子,死也忘不了。

“招惹他干嘛?少说两句,”淑琴婶子一再给李富贵使眼色,扭头又朝我挤出一副笑脸,说:“简儿啊,不骗你,回去等着吧,待会婶子就去找你。”

我楞了片刻,不满地嘟囔道:“行吧,拉钩,谁骗人生个孩子没屁眼。”

“行行行,没屁眼。”

淑琴婶子摆手催促。

我磨磨蹭蹭离开,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

呵,李富贵还在那忙活折腾呢那活儿呢,看样子一时半会是没法用了。

其实,他真不敢惹恼我。

就去年,他踹了我一脚,结果被我拿着把砍柴刀满村子追着砍,吓得他都尿裤子了。

我不怕!因为我是傻子,砍他也不犯法!

后来他拿着个猪头去求我爷爷,这事就这么了了。

回家睡了个晌觉,一睁眼已经傍黑天了。

这一觉睡的,做了好几个梦,我梦到桂枝嫂子又去洗澡,就我跟她俩人,她喊我帮她搓澡……

还梦到了冬梅姐,我被人打了,瘫在炕上,她来看我,我说冷,她给我暖了被窝。

“哎,要是能娶个桂枝嫂子那样的媳妇就带劲了,冬梅姐那样的也行……”

我摇头苦笑。

梦终究是梦,不充饥,更当不了那事儿。

今天快过去了,还有二十九天,我就不用装傻子了,或许那会就有媒人给我说媳妇了吧?

听说冬梅姐已经定亲了?日子定的是半个月后?

好女人都将成为别人的老婆,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简儿,在家不?”

真实禁不住念叨,冬梅的声音传了过来,脚步声已经到了院子里。

“在呢。”

我慌忙一骨碌跳下炕,连鞋都没穿就迎了出去。

“刚睡醒?你爷爷呢?”

冬梅姐弯腰捂着小腹,脸色白得厉害。

“爷爷出远门了,得好些天才回来,你咋了?肚子疼?”我关切地问道。

其实,不用问,我已经知道她是咋回事。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一打眼就知道她是月经不调引起的腹痛。

“啊……痛得厉害,简儿,帮我抓副药,还记得住吧?就是女人每月那事……不太调理,你爷爷前几天还没邻村那谁治过……”冬梅姐痛得蹲到地上,额头已冒出冷汗。

“记着呢!可是……”我欲言又止。

“可是啥啊?快说啊!啊……痛死我了……”

“爷爷说药得小火慢熬,估摸着得个把小时。”

“啊?这可咋办?受不了……”

冬梅姐急得快哭了,脸色更加惨白。

“爷爷说按摩也管用呢,就这样按……”

我佯装不紧不慢地说着,两手比划着揉搓自个小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