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古代深山公憩高H

尴尬的陪着桑梓嫣和薛立人聊了几句,姜未泱借口跟林欣许久没见面了,找了机会拉了林欣出去说话。

林欣偷偷的看了姜振涛一眼,脑海里面还回荡着来之前姜振涛跟她说过的话。

“林欣,你要对自己有点自知之明,你一没背景二没人脉的,根本就给不了女儿任何的帮助,留在她的身边也只能够是连累了她,她还要分心来照顾你,你觉得薛家知道她这样的情况,这样的身世,真的容得下她吗?”

“这些年女儿已经为了你,学业学业耽误了,小小年纪就背负了那么多,你总要为了她好好的着想,她只有回到姜家来认祖归宗,才是最好的。”

“娘家如果背景不够,没娘家人护着,她在薛家那样的家庭里面,只会受尽了欺负,泱泱她需要的是可以给她出头的娘家人,而不是一个没有任何本事只会拖累她的妈。”

“到时候你记得跟泱泱好好的说说,告诉她,姜家才是最好的归宿。”

想到这些,林欣不由得红了眼眶,看着面前瘦得厉害的姜未泱,心疼的很。

她是没本事,一直只会拖累姜未泱,如果不是为了她的病,姜未泱也未必会嫁给薛司律。

看薛司律刚刚对姜未泱那么好,她心里其实是高兴的,但是想到姜振涛的那些话,她也深知,自己留在这里,给不了姜未泱任何的帮助。

姜振涛是对的。

“妈,你在想什么?”姜未泱一连说了好几句话了,也没见林欣回应,她忍不住的伸手摇了摇林欣的手臂。

林希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姜未泱,满脸的悲恸。

“没事,妈什么都没想,看到泱泱你现在那么幸福,妈就满足了,泱泱,他对你好吗?”

林欣抓着姜未泱的手,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姜未泱总觉得林欣怪怪的,像极了当初发现自己有病,又不敢告诉自己的样子。

姜未泱寻思着改天要再带林欣去医院好好的做个检查,确认一下她的身体到底有没有别的问题,同时也敷衍的回答了林欣的问题:“他对我挺好的。”

“他对你好就行,妈妈没本事,你要是在薛家受了委屈,那就去找你爸爸去,他到底是你爸爸,你以后不要总是跟他置气,他心里其实还是疼你的,不然的话,也不会给你安排这么好的婚事。”林欣还不清楚外界关于薛司律的传言。

不过看薛家是大户人家,而且薛司律长得也好看,对姜未泱看得出来还是不错的,确认女儿在薛家过的好,她也就放心了。

姜未泱不想在林欣的面前说姜振涛的不是,知道林欣心里一直都是记挂着姜振涛的,于是转移了话题:“妈,我在薛家一个人待着有点不太习惯,你要不留下陪陪我好不好?我想你了。”

姜未泱小的时候也经常这样撒娇,林欣看着她有些恍惚,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但是想到姜振涛的警告,她摇了摇头,柔声的说道:“算了,你现在毕竟是嫁到了薛家,是薛家的人了,我住在你这里看着像什么样子?你要是想我了,就到姜家看我,我就住在姜家。”

“妈……”姜未泱有些无奈,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林欣打断。

“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但是这一次,你听妈的,女孩子总是要有个强势的娘家当靠山的,姜家给你当靠山足够了,妈我没本事,帮不了你什么,你回到姜家,以后日子会越过越好。妈妈能够看到你嫁人,就已经很满足了。”

姜未泱委屈的看着林欣,没说话。

林欣永远都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也不会理解她的难处。

或许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但是,她没有问过姜未泱到底需不需要。

姜未泱情绪低落,林欣又跟她说了好一会儿话,无外乎都是劝她跟姜振涛搞好关系,对赵娇的态度好一点的,姜未泱一句都没听进去,心里莫名的烦躁。

“姐姐,我们姐妹也很久没见面了,你陪我出去走走,顺便跟我聊聊天怎么样?”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姜珍珍突然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姜未泱开口。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姜未泱抬眼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回答。

“别那么着急拒绝我,我觉得你应该很有兴趣跟我聊天的。”

姜未泱皱眉,正要开口,就听到姜珍珍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道:“我知道你的秘密,老老实实别耍花招,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哭的很难看的,你最好相信我有这个本事。”

姜未泱不知道姜珍珍又想要玩什么把戏,不过在薛家,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她没拒绝,起身跟着姜珍珍出去。

薛司律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出了门,桑梓嫣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反应过来。

桑梓嫣转过身,笑着跟薛立人取笑道:“你还说你儿子不懂疼老婆,你看看他,老婆就走开一会儿都舍不得,看样子,小两口的感情好得很,我们都白担心了。”

薛立人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眼里有些疑惑。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出了大门,姜未泱也懒得跟姜珍珍继续演什么姊妹情深了。

姜珍珍冷哼一声:“倒是有点本事了,真的以为自己是薛家少奶奶了,可以目中无人了吗?”

“你就是想要跟我说这个?”姜未泱顿时失去了耐性。

“急什么?急着去投胎吗?”姜珍珍瞪了她一眼,拉着她走远了一点。

“有什么话就说,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姜未泱满脸的不耐烦,她跟姜珍珍向来不和,她故意找自己出来,肯定没好事。

“上个月二十九号,皇庭酒店,8108。”姜珍珍也不多说,只是说了个时间地点,姜未泱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她居然知道!

“你想要什么?”姜未泱很了解姜珍珍,她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找到了自己,那么肯定是有所图的。

“很简单,我要薛司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这个男人。”

“噗。”

姜未泱原本还以为姜珍珍有什么要求,没想到她居然是想要薛司律?

“你觉得薛司律是我的什么东西?我的玩具还是我的所有物,是我想要给你就可以给你的吗?姜珍珍,你是不是脑子出来的时候被门夹了?换一个条件,这个我没有办法答应你。”

姜未泱看着姜珍珍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真的很想笑。

姜珍珍脸色一沉,咬牙威胁:“你不要忘记了,你自己做过什么!姜未泱,你觉得我要是把你的事情捅出去的话,薛家还会要你吗?”

“姜大小姐的名声本来就差,那么差的名声薛家都愿意娶进门,可见是不在乎的。既然你想要薛司律,当初为什么不自己亲自答应跟他的婚事?怎么?现在后悔了,又想要拿回去了?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姜未泱被姜珍珍的样子逗乐,同时又觉得可笑。

姜家的人一如既往的无耻。

姜珍珍当初害怕薛司律克妻,不想嫁给他,就逼着自己来替嫁,现在发现薛司律没克死自己了,又后悔了想要抢回去。

什么好处都被姜家占了,但是他们凭什么呢?

如果不是林欣如今还在姜振涛的手里,她受制于人没有办法的话,她肯定要故意得罪薛司律,让他狠狠的打击姜家,让姜家早日破产!

“你就不想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是谁了?”姜珍珍被姜未泱的样子气得直咬牙,冷眼看着她,丢出了自己自以为最大的筹码。

谁知道她说完了,姜未泱却只是冷冷的笑了笑:“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当然知道,张子扬为了上位,把我送给了他的上司,浪涛文化的老板徐涛。”

姜珍珍原本听姜未泱说她知道那晚的人是谁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丝的紧张,结果等姜未泱说完,她顿时又暗喜。

姜未泱果然不知道那晚的男人就是薛司律!她居然还以为是那个徐涛!

徐涛她见过,老男人一个,又胖又丑,还秃顶,不过有钱是真的,搞了个文化公司,手里拿着不少的IP,在盛京这个地方,也算是资源不错的人了。

“没想到你居然都知道了,没意思,算了,我不求你了,我就不信了,凭我姜珍珍的魅力,我还搞不定一个薛司律,只要你不给我捣乱,我一定手到擒来。”姜珍珍得意的勾唇,一甩长发,转身又要回屋里去。

姜未泱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到了林欣的事情,忍不住的喊了她一声:“等一下。”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姜珍珍心情还算不错,难得的态度可以。

“我可以帮你制造机会跟薛司律相处,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姜未泱狠了狠心,一咬牙,还是开口了。

林欣那性子太软,耳根子也软,尤其的在面对姜振涛的时候,总是毫无原则和底线,她怕这段日子姜振涛给她洗脑了,到时候谁知道她会不会做出什么蠢事来?

刚刚看林欣的状态就很不对,姜未泱实在是担心她会做傻事。

姜珍珍有些意外,不解的看着姜未泱:“你不喜欢薛司律?”

“我为什么要喜欢他?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对他没有兴趣,我只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姜未泱回答的干脆利落,半点都不带犹豫的。

姜珍珍想了想,没着急答应姜未泱的要求,而是先问道:“你先说你有什么条件。”

“让你爸放过我妈,我要她留在薛家。”

这个条件倒是不难,姜珍珍稍作思考就点头答应下来了:“可以,成交。”

两人愉快的达成了协议,姜珍珍无心跟姜未泱在这里浪费时间,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儿进屋去了。

姜未泱松了一口气,心里头的大石算是落下了。

“我还不知道,原来我在薛太太的眼里居然那么廉价,用我只换你一个懦弱无能的妈留在薛家,会不会太亏了?”

姜未泱正想着在花园再待一会儿透透气,一道揶揄中带着愤怒的声音,很突然的在一旁响了起来。

姜未泱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抬头就看到路灯下,站着那长身玉立的男人,可不就是薛司律吗?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刚刚自己和姜珍珍的对话,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姜未泱被吓到了,脸色有些不好,瞪了薛司律一眼,才没好气的回道:“薛大少居然还有爱偷听人说话的兴趣吗?”

“这里是薛家。”薛司律冷冷的看着姜未泱,只一句话,就直接怼了回去。

对了,这里是薛家,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属于他薛司律的,他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而自己跟姜珍珍在他的地盘上商量怎么卖了他,确实是有点过分。

不过姜未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和薛司律之间本来就是交易,没有任何感情,姜珍珍喜欢薛司律,两人家世也算般配,她不过是促成好事而已。

“薛大少应该知道,刚刚那位才是名副其实的姜家大小姐,才是你原本要娶的女人,我不过是帮你们拨乱反正,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所以说,我还应该感谢你了?”薛司律的眼神越发的冰冷,此时他真的恨不得要掐死姜未泱。

姜未泱没察觉到薛司律语气里面的愤怒,很客气的回道:“倒也不必,不过希望薛大少真的认真考虑一下,你跟姜珍珍……”

“姜未泱!在你眼里,我就是可以随便拿来做交易的货物吗?就算你不在乎薛太太的身份,那你有没有问过我,要不要接受你所谓的好心安排?”薛司律终于彻底的失控,红着眼,愤怒的瞪视着姜未泱,双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肩膀,那力度大的,几乎要捏碎姜未泱的肩膀。

她可以从他的眼里感受到愤怒,还有一丝她看不懂的情绪。

“薛太太以后不要再自作聪明,很容易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薛司律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许久才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将人推开,转身走进了黑暗里。

姜未泱觉得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刚才薛司律离开时的眼神,让她莫名的觉得难受。

晚宴的时候薛司律没出现,姜未泱知道他应该是还在生气。

姜珍珍不止一次的抬眼去瞪她,显然十分的不满。

薛司律不出现,那么她跟姜珍珍之间的协议,自然也不能作数了。

姜未泱味如嚼蜡的吃了几口饭,实在是没有胃口。

姜振涛和薛立人时不时的聊上几句,说的都是当今的局势和盛京的经济发展形势,姜未泱心不在焉,也没听进去。

到吃饱喝足,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姜振涛提出告辞。

“妈,你真的不留下陪陪我吗?就几天好不好?我真的很想你。”看着姜振涛要带着林欣离开了,姜未泱心里着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去拉着林欣的手,满脸祈求。

林欣面上闪过一抹挣扎,却在关键时候看了姜振涛一眼。

姜振涛眉头皱了皱,林欣可是他威胁姜未泱的唯一筹码,要是林欣留下来了,姜未泱怎么可能还会听自己的话?说不定要故意破坏自己跟薛氏集团的合作,他当然不能答应。

于是他脸色一沉,不冷不热的开口:“泱泱,你太不懂事了,你妈刚刚做了手术,身体还十分的虚弱,你怎么能够让她留下来照顾你呢?她自己还是个病人,需要好好休息。”

“妈……”姜未泱没理会姜振涛,只是看着林欣。

林欣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带了些无奈,不过却是明白的拒绝了姜未泱的要求:“泱泱,你长大了,也嫁人了,以后是薛家的人,迟早要习惯这里的生活,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照顾不了你多少,你想要吃什么,就跟家里的佣人说,让他们给你做,实在是吃不习惯的话,就回家里来,妈给你做。”

姜未泱心里一阵的失望。

林欣到底还是选择了姜振涛,放弃了自己。

她或许没有想过自己留在姜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但是她还是选择这样做了。

姜振涛的洗脑很成功,林欣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就低着头走出门了。

姜珍珍看了姜未泱一眼,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要是我有那么个妈,我就让她死了算了,省得一天天的拖后腿,姜未泱,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滚!”姜未泱有些失控的对着姜珍珍吼了一声,伸手一把将身边的人推开。

那一下力气是不小,但是姜珍珍完全是可以避开的,她却没有避开,任由姜未泱将她推了出去,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柜子上,柜子上放着的名贵花瓶被撞的砸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姜珍珍的头上。

这一幕谁都没想到,哪怕是姜未泱自己也是愣在了原地,看着姜珍珍被砸的头破血流。

桑梓嫣和薛立人对视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

姜未泱今天一天的表现都让桑梓嫣和薛立人不是太过喜欢,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动手伤人,他们心里越发的不喜了。这个儿媳妇本来就不是出身名门,是个私生女,品行不端,又有暴力倾向,哪怕薛司律有一万个不好,姜未泱也实在是配不上他们的儿子。

桑梓嫣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吩咐人过去将姜珍珍扶了起来,又找了家庭医生过来给她看看伤势。

这样一耽误,姜振涛也被迫留下,林欣自然也走不了了。

姜未泱知道自己是被姜珍珍算计了,不过她并没有去解释。

桑梓嫣看她的眼神她感受得到,是分明不喜欢的。

“伯母,我没事,姐姐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没站稳。”姜珍珍幽幽的转醒,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帮姜未泱解释。

姜未泱站在一旁一张脸冷冰冰的,闻言不屑的轻笑一声,没开口。

桑梓嫣雅皱眉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姜珍珍:“既然是我们薛家的人让你受伤了,那受伤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薛家吧。”

姜珍珍小心翼翼的看了姜未泱一眼,唯唯诺诺的开口:“伯母,这样不太好吧?我,姐姐……”

她委委屈屈的看着姜未泱,显然是害怕姜未泱不同意。

姜未泱看着她这演技都忍不住的佩服,姜珍珍没去娱乐圈发展真的是太可惜了。

“妹妹如果喜欢的话,那就留下吧。爸妈,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了。”姜未泱冷冷的开口,打断了姜珍珍。

桑梓嫣他们要留姜珍珍住在薛家,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她又不住在这里。

姜未泱的态度让姜珍珍身体不由得瑟缩了一下,显然是怕这个姐姐的。

桑梓嫣眼神深了深,没说什么。

姜珍珍被安排在了二楼的房间,姜未泱下楼,就看到一脸不安的在楼下来回踱步的林欣。

林欣看姜未泱下来了,连忙过去抓着姜未泱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小心的问道:“泱泱,你没事吧?”

“妈还会关心我有事没事吗?我以为妈的眼里就只有姜振涛那个男人了。”姜未泱冷冷的看了林欣一眼,因为失望愤怒各种情绪交加,她对林欣的态度不如过去那么温和。

林欣叹了一口气,拉着姜未泱走到一旁,小声的跟她解释:“泱泱你不要这样说,他再怎么样都是你爸爸,这些年虽然没有管过我们,但是要不是他,你也不可能嫁到薛家来,我看那薛家少爷对你还是不错的……”

“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他,也不想嫁到薛家来!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够为我想想?”姜未泱委屈的红了眼眶,甩开了林欣的手,语气哽咽了起来。

林欣张了张嘴,抬手擦了擦泛红的眼眶,才耐着性子给女儿解释:“泱泱,你不要任性,我什么都没有,给不了你任何的帮助,但是你爸爸他还有姜氏集团,至少能够给你依靠,而且你赵姨家的条件也好,以后你在薛家受了欺负,他们还能够为你出头,你……”

“你真的觉得他们能为我出头吗?你到现在还是看不清楚现实是不是?姜振涛只是利用我从薛家拿好处,一旦我失去了利用价值,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我!他骗了你那么多年,你到现在还相信他的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清醒一下?就当我求你了可以吗?你离开姜振涛,你去哪里都好,不要再留在他的身边了!妈,你不要让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