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干呕了几下,姜未泱难受的厉害,胃里火烧似得疼,她压下难受,想起来姜振涛的威胁,再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浪费。

至于肚子里面这个孩子的事情,她需要再认真的考虑清楚,因为这个孩子来的太过突然了,突然到她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去面对。

尤其是如今她的身份,他嫁给了薛司律,外人只知道她是薛司律的妻子,要是她怀孕了,那么肚子里面这个孩子,就会跟薛司律扯上关系,薛司律会怎么看她?

带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要他帮忙养孩子?

姜未泱想到这些就觉得头更疼了。

心里忧心着林欣的安危,她扯掉了手上的针头,掀开被子下床。

刚下床,去而复返的护士推门进来,看她下来了,顿时一脸着急的过去扶住她:“你怎么下来了?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胎儿也不稳定,不能下来随便乱跑的。”

不稳定那就对了,她根本就不想留下这个孩子。

姜未泱心一横,推开了面前挡路的人,冷冷的开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等我做完了再回来,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让孩子有事的。”

护士还想要说话,姜未泱已经开门出去了。

姜未泱从医院出来,因为穿着病号服看着实在是太扎眼了,引得不少人频频回头看她。

她也不在乎,打了车,直接去了薛氏集团。

前台和保安都见过这位疑似总裁夫人了,所以没人阻拦,姜未泱轻轻松松的上了顶层总裁办公室。

刚出电梯,就跟准备出去的薛司律和韩峰撞了个正着。

薛司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冷冷的看着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姜未泱,语气不善:“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情。”

姜未泱下巴微微抬起,与薛司律对视。

薛司律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胸口一阵的发闷,就在韩峰以为自家老板会毫不犹豫的将面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丢出去薛氏集团大楼的时候,却听到他家老板不冷不淡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去跟唐总说,约下次再谈。”

说完转身走回了办公室。

韩峰一脸呆滞的看着姜未泱,又回头看了看自家老板,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家老板对这位夫人到底是什么个态度。

姜未泱却没心思管这些,抬脚就追了上去。

进了门,姜未泱顺手把门关上,才走向了薛司律。

薛司律坐在老板椅上,冷眼的看着面前的姜未泱,这个女人实在是碍眼的紧,他明明是想要让韩峰把人扔出去的,但是想到她有可能会在楼下站一天等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居然会关心一个女人?

不过很快薛司律就自我安慰,他是怕薛氏集团丢人现眼,绝对不是因为关心姜未泱!

“薛司律,我嫁给你没有任何祈求,不过现在我想求你一件事情。”姜未泱一开口,原本还理直气壮的态度瞬间就软了下来。

到底是有求于人,而且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要求实在是过分,很难理直气壮的开口去要求薛司律配合。

薛司律淡淡挑眉,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唇角噙着一抹嘲弄的笑:“求我?说说看。”

“希望薛先生不要取消跟姜家的合作。”姜未泱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一句话说出口。

“据我了解,你跟姜家的关系应该不怎么样。”薛司律脸色倏地一变,锐利的目光扫向了姜未泱。

姜未泱扯了扯嘴角,笑得很难看:“他始终是我爸,而我,怎么说也是姜家的女儿。”

“如果我拒绝呢?”薛司律目光死死的锁定面前的女人。

姜未泱一愣,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自己,想了想,她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如果薛先生拒绝我的话,那么我会自己公开自己薛太太的身份,并且也会公开我是姜家大小姐的身份,我想到时候,哪怕不能让薛先生改变心意重新跟姜氏集团合作,但是至少会让姜氏集团在盛京发展的路走的更顺利一些。”

“姜未泱!你可真的是好样的!”

薛司律不得不承认,姜未泱赢了。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他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看走眼了,居然答应了她的要求,还一时冲动,就带着她去把结婚证领了,给了这个该死的女人有恃无恐的资本!

“你的要求我可以答应,合作可以继续,但是,姜未泱你要清楚,合作是合作,我跟姜氏集团,那是签了协议的,如果他们的行为有任何违背合同和协议的话,那么,我会按照法律程序来办,到时候姜氏集团或许还不如现在。”薛司律咬牙切齿的威胁。

姜未泱却是满不在乎。

她只要顺利度过今天这一关,找到林欣,将她从姜振涛的手里救回来,那么以后姜氏集团是好是坏,跟她毫无关系,反正她也不继承姜氏集团。

“可以。”姜未泱点了点头,似乎对薛司律的作法很是满意。

薛司律被她的态度气的不知道说什么,黑着脸,脸色难看。

姜未泱想了想,又提了一个要求:“按理说原本我们结婚三天就该回门的,不过薛先生工作繁忙,肯定没时间陪我,而且我们两家似乎也没坐在一起好好的聊过,要不薛先生帮个忙,约我爸妈还有你爸妈一起出来,我们吃个饭?”

姜未泱说完,就看到薛司律的脸上写着“你别痴心妄想”几个字,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薛先生,我好歹也算是嫁给你了,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吧?”姜未泱看到薛司律的表情,心不由得一沉,只是除了这样,她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可以让姜振涛主动的带林欣出来了。

薛司律冷冷的看着姜未泱,看着她眼底的焦急,到嘴边要拒绝的话突然一转,却变成了:“好,不过,姜未泱,你别想利用我为姜家谋取任何的利益,这样的事情,仅此一次,再有下一次,我要姜家和你都在盛京彻底的消失!”

看着薛司律那狠戾的表情,姜未泱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原本打算跟他坦白孩子的事情,现在看来,是不能说了。

姜未泱被薛司律突如其来的愤怒吓了一跳,没敢继续提孩子的事情,来找薛司律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她没再逗留,起身谢过了薛司律以后,离开了办公室。

姜未泱前脚才刚走,薛司律就气得砸了手边的杯子。

看着那玻璃杯子砸在地上,破碎得四分五裂,薛司律觉得自从认识了姜未泱以后,自己的脾气都大了狠多。

姜未泱走出了办公室,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又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请求薛司律办那么小的事情他都生气成这个样子,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他,不知道会不会撕碎了自己。

林欣如今安危不定,要是她因为肚子里面这个孩子害得薛司律发火对付姜家,林欣就死定了。

恍惚着从薛氏集团离开,姜未泱也没考虑清楚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姜未泱离开以后,薛司律一个电话打给了韩峰。

一进薛司律的办公室,没等韩峰关好门,就听到男人冷冷的没有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恢复跟姜家的合作。”

韩峰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才刚刚宣布了终止跟姜家的一切合作吗?

他瞪圆了眼,看着薛司律。

“怎么?还不赶紧去做?做事越来越不积极了,你这样迟早要失业的。”薛司律恶狠狠的瞪了韩峰一眼,没好气的骂道。

韩峰满脸的无辜,将文件放下给薛司律以后,赶紧的去安排了。

韩峰的动作很迅速,薛司律的话才下来,他就已经安排妥当了,跟姜氏集团的合作恢复,原本在进展的项目也继续进行,姜振涛接到消息以后,笑得合不拢嘴,突然觉得这个林欣也不是一无是处,好歹生了个好女儿,姜未泱给姜家带来的利益,未来可期。

他心情不错,又马上接到了薛家那边管家的电话,通知他带上夫人一起去薛家那边吃个饭,顺便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婚事,而薛家管家还特意的吩咐了,要带他们家少奶奶的生母。

“带林欣过去?薛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是那贱丫头的意思?薛家看来,很重视这个死丫头啊。”姜振涛挂断了电话以后若有所思,想到林欣那个女人就觉得心里厌烦的很。

“阿娇,晚上跟薛家的家宴,你就不要过去了,免得薛家那边有什么意见,到时候不跟我们合作的话,我们损失会很大的。”姜振涛衡量利弊,心里马上就有了决定。

如果薛家真的那么重视姜未泱的话,那么姜未泱的身世就会变得很重要。她必须要是姜家的大小姐,而林欣,也必须要是姜家的当家主母。

至于赵娇,姜振涛相信,只要好好的跟她说清楚,她会答应自己的要求的。

“你说什么?这可是两家长辈见面的日子,你不带我去,要带谁去?带林欣那个贱人吗?”赵娇一听姜振涛的话顿时就怒了,尖声的大叫了起来。

赵家家境不错,当初姜振涛也是靠着抱上了赵娇这条大腿,靠着赵家给的资金,才有了今日的地位,在家里,一向都是赵娇说一不二的。

看赵娇发火了,姜振涛赶紧的安抚,同时也给她解释眼前的局势:“姜氏集团最近几年的情况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我努力了很久才终于抱上了薛家这条大腿,只要借着薛家的势,我们迟早会成为盛京顶流的家族,到时候,你在贵妇圈子里面也有面子,现在这个时候是关键的时候,我们不要意气用事好不好?就算我带着林欣去参加跟薛家的家宴,也不代表着她就是姜家的太太了,你难道还不信我吗?”

姜振涛嘴巴能说会道,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骗了赵娇和林欣两个人了。

听他这样说,赵娇心里还是不情愿,不过最后为了姜家,还是点了点头,但是也提出了一个要求:“我可以不去,但是珍珍说什么也是姜家的大小姐,她必须要去!”

“珍珍……”姜振涛有些迟疑。

姜珍珍的名声早就已经烂透了,薛家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外界根本就不知道他姜振涛有两个女儿,嫁了个大小姐过去薛家,如今又突然冒出来个女儿的话,万一薛家的人认真计较起来,可是麻烦不小。

看他不情愿,赵娇顿时就怒了,指着姜振涛的鼻子就骂:“怎么?你现在是有了姜未泱那野种就不要珍珍了是吗?你不要忘记,珍珍才是你的亲生女儿!那个姜未泱只是个野种而已!你最好考虑清楚了,现在姜未泱嫁入了豪门,以后会是薛家的主母,她跟你一向都不是一条心的,以后薛家真的让她做主的话,她还能给你好果子吃?说不定薛家跟姜家的合作就断了!还有,我跟你说,这个林欣你一定要哄好了,让她死心塌地的留在姜家,不然的话,只要她一走,我保证姜未泱就会掉过头来对付我们!”

不得不承认,赵娇确实是很聪明,事情也都看的通透。

她看出了姜振涛心里的想法,却努力的想要给自己的女儿谋取一点好处。

姜振涛思来想去,也觉得赵娇说得有道理。

薛家只有薛司律一个儿子,但是薛立人可还有兄弟姐妹,他们的孩子也都十分优秀,要是珍珍能够入了薛立人他们的眼,说不定还可以嫁给薛家的其他人。

“好吧,我会带上珍珍一起去的。你放心好了。”

看姜振涛答应下来,赵娇才满意的笑了笑,不过心里却是恨毒了姜未泱和林欣。

不过她不着急,这母女两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尤其是林欣,只能够被她牵着鼻子走!

“你去叫珍珍回来吧,我去跟林欣聊聊天。”赵娇想到林欣那包子的性格,唇角勾起,起身上了二楼。

姜振涛看着她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才给姜珍珍去了电话,让她赶紧的回家来,准备晚上去薛家吃饭的事情。

姜珍珍一听说要去薛家,而且可以跟薛司律见面,顿时高兴的不行,表示马上就会回来。

想到薛司律,姜珍珍就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冲动。

尤其是她手里可还掌握着关于薛司律和姜未泱的秘密,只要她守住这个秘密,好好利用的话,薛司律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家宴安排在了薛家老宅,薛司律显然还在跟姜未泱置气,只安排了管家给她准备好了衣服,让她自己去老宅。

姜未泱也不跟薛司律计较,想着马上就要见到林欣了,心里正高兴。

薛司律准备的衣服是一条米色的长裙,腰身收紧,很突出身材,领口是深V领,端的是性感妖艳。

她换上以后眉头就皱起来了。

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姜未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二次发育的迹象,衣服穿着上身紧得厉害,勒得她很不舒服。

只是她本来就没几身合适的衣服,总不能穿着太寒碜去薛家,最后只能够忍着不舒服穿着这一身出门了。

本以为薛司律不会出现了,没想到上车的时候发现薛司律居然就坐在车里,冷着脸看着手里的文件,似乎是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存在一般。

姜未泱坐了进去,怕打扰了薛司律,还刻意的跟他保持了距离。

薛司律察觉到了姜未泱的动作,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抬眼看了过去。

女人化了个妆,不浓不淡,却将她的五官勾勒的越发的深邃动人,身上的衣服很合适,不过看着上身隐隐的有些紧,让薛司律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你穿这样是打算去勾引谁?”目光落在姜未泱胸口那一抹白腻上,薛司律出口的话就有几分刻薄。

姜未泱微微一怔,回过神来以后忍不住狠狠的瞪了薛司律一眼:“怎么?薛先生专门吩咐管家给我准备这一身衣服,就是为了好看我穿上了来羞辱我是吗?”

薛司律倒是没想到,他并不知道这是管家给姜未泱的衣服,他只吩咐了管家给姜未泱准备衣服……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车子缓缓地启动,薛司律抿着唇,道歉的话始终说不出口,干脆也不说话了,一直到抵达了薛家老宅,两人都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两人到的时候,姜振涛一家已经到了,林欣盛装打扮,唯唯诺诺的坐在沙发上,也没人注意她。

姜珍珍坐在一旁,穿着白色长裙,一头长发已经染回了黑色,柔顺的披散在肩头,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漂亮,此时腼腆的带着笑意,看着乖巧的不行,哪里有半点外界传言的那么不堪?

姜振涛跟薛立人说着最近国际的经济形势,其他人也插不上话,桑梓嫣跟林欣说话,林欣满脸的紧张局促,话都说的不利索,最后还是姜珍珍主动的过去陪着桑梓嫣说话,才避免了尴尬。

不过这一下就凸显出高下来了,林欣确实是上不得台面,桑梓嫣和薛立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有些不痛快的。

要不是因为薛司律之前有那么不好的传言,薛家老太太又病重着急着要看孙子结婚,他们也不会饥不择食的选择了姜家,现在想要后悔,似乎也来不及了,两人的婚事闹的沸沸扬扬,现在满世界都知道了。

薛司律和姜未泱一前一后进门,两人看着关系很一般的样子。

姜未泱看着这一家人表演,心里不由得冷笑。

而薛司律已经带着她走过去打招呼了。

“爸妈。”

薛立人听到声音,抬眼看了一眼,目光在姜未泱的身上顿了顿,点了点头算是答应过了。

姜未泱站在一旁没动静,薛司律皱眉,手肘轻轻地撞了她一下。

姜未泱回过神来,巧笑嫣然的打招呼:“爸,妈。”

“诶。”

桑梓嫣和薛立人都没有回应,倒是姜振涛,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看着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不过眼神却是看着薛司律的。

姜未泱看到他的表情只觉得膈应的很,胃里又一阵的翻涌,干呕了一下。

桑梓嫣见状跟薛立人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一抹的喜色。

她好歹生下了薛司律,多少能够看出一点症状来,姜未泱这个样子,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想到这里,原本对姜未泱还不是太过满意的桑梓嫣,看姜未泱就觉得顺眼多了。

“泱泱是吧?别站在那了,快过来这边坐,让妈好好看看你。”桑梓嫣的态度热络,姜未泱迟疑了一下,薛司律推了她一下示意她过去,她才走了过去,在桑梓嫣的身边坐下,不过眼神却是落在了林欣的身上。

林欣看着脸色不是太好,还有点蜡黄,此时坐在姜振涛的身边,脸上挂着僵硬又尴尬的笑容,从姜未泱出现开始,她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姜未泱的身上,没移开过。

此时见姜未泱看她,林欣对着她笑了笑,很快又错开了目光。

“怎么那么瘦?是不是没好好吃饭?”桑梓嫣抓着姜未泱的手,看着她瘦得都有些脱相了,忍不住皱眉念了一句。

“她随她妈,身材都偏瘦,偏瘦。”姜振涛尴尬了一下,连忙开口解释。

桑梓嫣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姜家的情况她大概了解过一些,知道姜未泱是姜振涛的私生女,虽然有些恼怒姜家拿个私生女来忽悠自己,但是看薛司律似乎也挺喜欢的份上,她也就不计较了。

“嫁到了薛家以后,就是我们薛家的人了,以后让家里的保姆多做些补身子的给你吃,这样以后才好生个大胖小子。”桑梓嫣笑着拍了拍姜未泱的手背。

姜未泱心里咯噔一下,心跳有些快,莫名的慌乱起来,她差点就要怀疑桑梓嫣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了。

下意识的,姜未泱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薛司律,却见薛司律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姜未泱觉得那眼神充满了讽刺,心里忍不住有些疑惑。

总觉得薛司律对自己的态度怪怪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别紧张,以后多回来家里陪陪我,还有,有时间了,就去看看阿律的奶奶,她可是一直都念叨着呢。”桑梓嫣感觉到姜未泱身体僵硬,以为她只是紧张,于是语气越发的柔和,安抚了几句。

“好。”姜未泱随意的回了一句,感觉到薛司律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带着讽刺嘲弄,让她心中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