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男男攻用肠道震动串珠PLAY 狂C亲女的文H

“哪个报社报道的?”

韩峰战战兢兢,小心的回答,“是果栏娱乐周报的,报道的记者叫陈茜茜,是潘先生的女朋友。”

“呵呵。”薛司律气得笑了起来,“陈茜茜?潘礼臣女朋友?告诉潘礼臣,他这个女朋友该分手了!如果不分手的话,迟早害得他家破人亡!”

韩峰不敢回答,觉得今天薛司律的脾气大概是有生之年最差的了。

他好像一个行走的火药桶,分分钟都会炸掉。

“马上去安排,把这个新闻给我压下去,如果我再看到这个新闻的话,你也不用留在公司了。”

薛司律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心情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一想到姜未泱以及她对自己那态度,薛司律就觉得心中烦躁不已。

他何时试过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偏偏这个该死的女人,每次出现,总让他情绪失控。

“是,薛总,我马上去安排。”韩峰也知道情况不对,薛司律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他老老实实的答应了一声。

“滚出去!通知公司的高层,十分钟后开会!”

**

姜未泱第二天起来已经是十点半了,她睡得不错,如果不是肚子饿的话,她估计还不会醒。

起来没看到薛司律,也没太在意。薛司律这种大忙人,他不在才是正常的。

目光在房间里面打量了一番,房间的装修很简洁,黑白两色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少了几分的人情味,倒是跟薛司律这个人十分的般配。屋子里面没多余的摆设,干净整洁,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是好闻。

以后她就要在这个地方,跟薛司律一起生活了。想到这一点,姜未泱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正想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姜未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才见是闺蜜裴朵打过来的。

“靠!姜未泱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死到哪里去了?这几天怎么也不来上班?我跟你说,部长都要炸毛了,你现在赶紧的过来啊!”

裴朵的大嗓门在电话里面传了过来,震得姜未泱的耳膜都疼。

她将手机拿开了一点,等裴朵喊完了,才耐着性子问道:“部长找我吗?”

“废话,不找你难道找我吗?你业务能力出了名的好的,今天会所里面来了几个很难搞的客人,谁都搞不定,部长找你也找不到,差点没把我皮都给拆了,我求求你了大小姐,你赶紧的过来帮忙解决一下问题好不好?”裴朵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话说了一半,又态度极好的求起了姜未泱来。

姜未泱知道裴朵身边估计是有人,大概率就是那位部长了。

她看了看时间,才十一点,这个时间到会所,而且还可以让部长都觉得头疼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姜未泱匆忙的答应了一声,回去换了一身衣服,就匆匆的出门了。

皇极娱乐会所是盛京数一数二的高级会所,来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想要进皇极,哪怕只是当个服务员,最低都要求本科学历,而且五官必须要标志,身材要好,所以皇极的服务员,可以说是业内颜值最高的。

当初林欣的病情来的汹涌,家里的钱都被花在了各种的检查费以及治疗费用上面,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林欣从开始的慢性肾炎,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恶化到了尿毒症,之后就是每周两次的透析,以及一次又一次的配型了。

姜未泱当时还在上大学,走投无路之下在闺蜜裴朵的介绍下,进了皇极。

姜未泱匆忙的打车到了皇极门口,下了车才进门,就被早就等在门口的裴朵拽住了。

姜未泱手一疼,伸手拍开了裴朵的手,才压着声音说道:“我手脱臼了,还没好,别乱动。到底怎么回事?来了什么客人让部长都那么头疼?”

“我怎么知道,我都没机会上去好不好。听说连经理都被骂出来了,部长头都愁秃了。”裴朵担忧的看了一眼姜未泱的手臂,有些后悔打电话叫她回来了。

解释了几句以后,她又满脸愁容的看着姜未泱,“你手受伤了怎么也不在电话里面跟我说一声啊?你要早说了,我就跟部长说你受伤了不来了,你这样去了,万一那个客人故意刁难你,你怎么办?”

“没事,我先上去看看吧。”姜未泱摇摇头,让裴朵带着自己先去更衣室换了一身衣服,随后才去了八楼的VIP包厢。

八楼一层都是VIP,在盛京没有点身份背景,根本就上不来。

来到包厢门口,姜未泱深吸了一口气,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进去的瞬间,原本还喧闹的包厢瞬间的安静下来。

姜未泱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太好的感觉,等她抬头,看清楚面前的男人以后,她突然就明白自己那不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那个坐在正中央,脸色阴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杀意的男人,可不就是她的新婚丈夫薛司律吗?

薛司律冷眼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人,唇角噙着一抹刻薄的笑容。

姜未泱身上此时穿着的是皇极会所里面的制服,黑色的包臀裙,白色的窄腰衬衣,领口开的很低,隐隐的可以看到一片白腻,这一身的制服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异常的火爆性感,莫名的有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坐在薛司律隔壁的潘礼臣也是一愣,随后目光古怪的看向了薛司律。

包厢里面除了薛司律还有其他人,潘礼臣左右都坐着一个包厢的公主,在角落的地方还坐着个人,不过对方一直都沉默,没什么存在感。

判断好了眼前的情况以后,姜未泱大概清楚,那个很难搞的客人,大概率就是薛司律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薛司律,姜未泱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在薛司律的身边坐下。

薛司律冷眼看她,语气说不出的讽刺,“怎么?是薛太太的身份满足不了你,还是你真的有那么需要钱,当了薛太太还要跑出来卖?”

姜未泱被他一句话刺得心口闷闷的疼,看男人满眼都是嘲讽和不屑,她也来了脾气,挑眉看向薛司律,轻佻的回答:“怎么?我可以为了钱嫁给你,难道就不能为了钱出来卖吗?薛先生在答应跟我结婚之前,应该就已经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吧?现在才知道后悔,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再说了,逢场作戏的事情,薛先生能来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上班?”

“姜未泱!”薛司律被姜未泱成功的挑起了怒火,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

潘礼臣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赶紧的拉着包厢里面的其他人跑路了,将空间留给了姜未泱和薛司律。

那坐在角落的男人,离开之前,还深深地看了姜未泱一眼。

“为了钱出来卖?好!好的很!那你告诉我,给多少钱你愿意卖?一万?五万?十万够不够?”薛司律气得太阳穴突突的跳,伸手将姜未泱按住固定在沙发上,见她瞬间白了脸色,眼神越发的吓人。

手上的伤都还没好,这个女人就迫不及待的赶着出来卖了吗?她就那么喜欢钱?

“薛司律,你别发疯,放开我……”

“怎么?别的男人可以,我就不可以?姜未泱,我告诉你,今天我就真的非要试试看,多少钱可以让你心甘情愿的卖了自己!”薛司律咬牙切齿的打断了姜未泱的话,将姜未泱压在了身下,同时伸手用力的一撕,只听到撕拉一声,姜未泱身上的白衬衣就被撕成了碎片。

被撕裂的衣服下面,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奇怪的伤痕,无比的熟悉。让薛司律整个人愣在原地。

姜未泱只觉得身上蓦地一凉,察觉到了薛司律的目光,她拉过衣服将身体挡住,手臂的伤本就没好,此时疼的她冷汗直流,连说话的声音都因为疼痛变了调。

“薛先生好歹也是盛京的名流,总不至于要以势欺人,强迫于我吧?”

她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抬头看向薛司律,一张清丽绝艳的脸上,此时苍白一片,但是眼神却是带着傲气和不屈。

薛司律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低着头,死死的看着姜未泱肩头上的伤口。

“薛先生?”姜未泱见薛司律没有反应,忍不住的又喊了一声。

薛司律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真的是被姜未泱刺激到失态了,才从姜未泱的身上下来。

姜未泱衣服已经被扯烂了,此时只能够一手护着胸口,警惕的看着薛司律,以防万一这个男人再次暴起要对自己下手。

“你肩膀上……”

薛司律定定地看着姜未泱许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语气带着一丝的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会是她呢?

姜未泱一愣,下意识的往肩膀上摸了一下,左肩上面的并不是胎记,而是当初为了林欣的病去姜家求姜振涛帮忙的时候,被姜珍珍推倒被树枝捅伤留下的伤疤,好些年了,姜未泱也没太在意。

想到刚才薛司律就是看到自己肩膀上面的伤痕,所以才突然停下手来,姜未泱心里忍不住的纳闷,难道他认识的什么人跟自己一样,肩膀上面有个伤疤?

“以前不小心被树枝戳伤留下的伤疤,薛先生对这伤疤很感兴趣?”姜未泱轻描淡写的回答,不过看薛司律的眼神依旧带着警惕。

薛司律皱眉,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又快速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是她。

他想起来了,当时他摸到的是右肩不是左肩,而且还是在背上的,不是在肩膀上的。位置不对,形状倒是有点像,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一时激动,误以为面前的女人就是那个晚上的女人。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薛司律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有那么一丝的失落。

他脸色再次的恢复了之前的冷然,看着姜未泱,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薛太太对自己未免太自信了,我怎么可能会对你感兴趣?”

姜未泱闻言嘴角抽了抽,实在是对薛司律有些无语。

“那薛先生还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呵呵,我只是觉得好奇,薛太太还真的对这份工作那么热爱?都结婚了还忍不住要出来抛头露面出卖身体?是我薛家养不起你吗?”

男人明明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眼神也冷然平淡,但是姜未泱还是从他的语气里面读出了一丝愤怒和鄙视。

他在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下贱。

“我凭本事努力赚钱,有什么不可以?”姜未泱不服气的回了一句。

“你的本事就是作践自己,就是做那么下贱的事情?”薛司律刻薄的讽刺。

“薛先生,如果我跟你一样,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想要什么有什么的话,我也不需要做这些,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痛苦,凭什么对我的事情诸多指责?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吗?你体会过我的绝望吗?你站在这里说话不腰疼,你根本就不可能明白,为了那一万几千的医药费,我低下头来求别人的时候那样子有多难看。我靠着自己的双手赚钱,不偷不抢,我错了什么?凭什么要被你这样指着鼻子骂?”

姜未泱倏地站了起来,胸口憋着一股气,脸色也不太好。

薛司律与她对视着,两人谁也不肯相让,最后还是薛司律失笑出声,看着姜未泱,“是啊,我为什么会对你有那样的要求,你本来就是一个为了钱可以卖掉自己的女人。”

说完不再去看姜未泱一眼,转身走向门口,到门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冷冷的丢出一句:“不过希望你记住自己现在的身份,你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随便出来卖的姜家大小姐了,你现在是薛家的少奶奶。”

薛司律前脚才走,裴朵后脚就进了包厢,看姜未泱脸色发白,坐在那一言不发,她有些担忧的上前,在姜未泱的身边坐下,“你没事吧?刚刚那几个客人很生气的走了,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姜未泱轻轻地摇了摇头,因为裴朵的关心,让她感觉到了一点的温暖。

“我没事,不过这份工作,我估计是做不长了。”

薛太太这个身份,有好处自然也会带来一些坏处,起码她不能继续留在皇极抛头露面了,现在她的身份还没公开倒是无所谓,但是一旦她是薛太太的身份曝光出来,那么狗仔队肯定会死咬着这一点不放,她虽然对薛司律没有感情,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生活影响了薛家的生意。

“可是伯母的病……”裴朵是知道姜未泱家里的情况的,家里有个每天都要烧钱的病人,姜未泱的日子过得实在是艰难,不然的话,以她名牌大学毕业生的身份,何至于要在皇极这种地方陪着笑脸做人。

“我爸来了,她跟着回去了。”姜未泱有些无力的说完,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裴朵张了张嘴,很多疑惑,但是看姜未泱那疲惫不堪的样子,只剩下心疼。

“宝贝,会有人发现你的好,并且珍惜你的。”裴朵伸手抱了抱姜未泱。

姜未泱从包厢出来以后就去找部长辞职,部长看着她欲言又止,不过最终没说什么,还多给了三个月的工资。

从皇极出来的时候天下起了雨,姜未泱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以及对前路的一丝茫然。

不过很多事情是不会给她时间慢慢的去整理的,因为她还没来得及去理清楚此时自己的情绪,姜振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姜未泱现在看到他的电话就觉得厌恶和恶心,不过想到林欣还在他的手上,只能够冷着脸接了电话,语气却是不太好:“你又找我干嘛?”

“姜未泱!你这个贱人!我跟你说,你害得姜家这样,我不会放过你,还有你那个下贱的妈的!明天上午之前,如果薛家那边还不恢复跟姜家的合作!你就等着给你妈收尸吧!”

姜振涛没给姜未泱太多反应的时间,暴跳如雷的吼完了一番话,就挂断了电话。

姜未泱的脸色白了白,连忙拿着手机给林欣打电话。

只是林欣的手机关机了。

她心里着急,知道姜振涛那个男人心狠手辣,他真的会说到做到,伤害林欣了。

哪怕林欣很多时候做的事情让姜未泱无法理解,但是那到底是她的母亲,相依为命多年,一直以来对她极好的母亲,她断不可能放任她出事而不管。

哪怕当初林欣被诊断出了尿毒症,姜未泱都没有现在这样害怕和不安过。

“去医院,对!马上去医院!”

姜未泱顾不上其他,刚刚走出去两步,一阵晕眩袭来,她身子晃了晃,险些没站稳跌倒。

不过现在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林欣很可能出事了,她必须要马上去医院。

跑到路边,她伸手拦了车,同时也继续给林欣打电话。

林欣的电话关机,根本就联系不上,她想了想,又给姜振涛拨了过去。

姜振涛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了,似乎是早就料到姜未泱会来电一般。

“你把我妈怎么了?她人在哪里?”

姜未泱心头的怒火疯狂的燃烧,几乎将她的理智都尽数烧毁。

姜振涛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你也不用白费功夫去找你妈了,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只有我知道,如果你做不到我说的,那么明天下午,你看到的就会是她的尸体。”姜振涛森冷的声音不带多余的感情,对于他而言,姜未泱也好,林欣也罢,都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姜振涛!你混蛋!”

姜未泱一度失控,忍不住的骂了出来。

“姜未泱,你敢让我公司面临危机,我就能够让你去死,我辛苦了那么多年努力得来的东西,没人能毁了它!记住我说过的话!”

姜振涛咬牙切齿的丢出一句话,挂断了电话。

姜未泱气得砸了手机。

前面的司机偷偷的看了一眼她,觉得这个乘客好像有点危险。

姜未泱却懒得理会她,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姜未泱给了钱,将手机捡了回来,匆匆的下车去了林欣住的病房。

病房早就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仿佛没人住过。

姜未泱随手拉了个路过的护士,询问她情况:“这个病房的病人呢?”

“哦,出院走了,她老公来接的吧,她当时看着还很幸福的,她老公对她可真好,说是我们医院的护理不够好,给她换个更好的医院……”

护士看了里面一眼,回忆了一下,还一脸的羡慕。

姜未泱心里冷笑,姜振涛对林欣好?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也只有林欣到现在还没看清楚那个男人的真面目,轻易的被他几句甜言蜜语欺骗。

林欣果然是被姜振涛带走了,所以她现在必须要努力的取悦薛司律,让他不记恨姜家,继续跟姜家保持合作。

只是,怎么可能呢?

想到刚才薛司律离开的时候那眼神和语气,姜未泱顿时觉得头大。

这种情况下,薛司律不报复她对付姜家,让姜家加速破产,就已经算是对她的厚爱了。

折腾了一天,姜未泱只觉得一阵的虚弱感传来,身体贴着墙,缓缓地滑了下去。

她只觉得胸口又闷又难受的,呼吸困难,浑身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周围的一切都在高速的旋转,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你没事吧?小姐,小姐……”

姜未泱晕过去之前,面前是那小护士一脸担忧关切的眼神。

再醒来人已经躺在医院里面了,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她胃里又涌起一阵反胃恶心的感觉。

她干呕了几下,因为实在是没进食,根本就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身子晃了晃,姜未泱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人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一个护士在旁边捣鼓着药水,见她醒了,对着她笑得客气,同时也语重心长的劝说道:“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怎么怀孕了也不知道多照顾自己一点?”

“你说什么?”姜未泱恍惚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有些着急的伸手抓住了一旁护士的手臂,力度大的让对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看她那么激动,以为她是初为人母兴奋的,护士也没生气,只是柔声的解释:“恭喜你,你怀孕了,不过现在胎儿还很小,而且你的身体太差了,胎儿也不稳,你要好好的养胎了……”

后面护士还说了什么,姜未泱一句都没听进去。

她满脑子都被这个消息充满了。

她怀孕了?

她怎么可能会怀孕呢?

那天之后发生了太多事情,她原本应该去买个事后紧急避孕的药吃的,结果一来二去的根本就没想起来这回事。

突然得知这个消息,姜未泱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薛司律知道!

还有,这个孩子不能留下!

“可以帮我叫一下医生吗?拜托你。”姜未泱心里很快就有了决定,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想到这里居然有一个小生命,她觉得老天爷真的是会跟她开玩笑。

护士转身出去,不一会儿进来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医生,翻看了一下姜未泱的病历,才看向她,语气不算太好的询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姜未泱脱口而出。

医生闻言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语气严肃的询问:“你确定?考虑清楚了吗?你的身体状况很差,如果这个孩子打掉的话,以后可能再也无法怀孕了,如果你决定了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安排手术。”

以后再也不能怀孕了?

姜未泱觉得坏消息真的是一个接着一个,她还没消化完自己怀孕的消息,又被另外一个噩耗给袭击了。

她沉默,大脑乱糟糟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如何是好。

医生看她这个样子,淡淡的说道:“你再好好想考虑清楚吧,如果真的决定了要打掉了,再来医院这边预约时间做手术。”

说完医生出去了,护士给她挂好了点滴,也离开了,病房里面一下子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姜未泱脑子混乱,头痛欲裂,胃里又开始翻涌着想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