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用胡萝卜弄到高c 别揉我奶头~嗯~啊~视频免费网站

姜未泱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倒霉透顶了。

她抬手捏了捏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无奈的看向了顾商,“不好意思啊顾先生,不过你可能要放我下来了,我先生回来了。”

顾商有些意外的看了姜未泱一眼,又看向了那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走过来的薛司律,颇为无奈的笑了笑以后,才小心翼翼的将姜未泱放了下来。

这画面落在薛司律的眼里,差点没把他给气死。

他就知道姜未泱这个女人水性杨花!就算自己先前误会了她的身份,但是姜家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的!姜未泱跟那姜珍珍一样!

这才多久的时间?姜未泱居然又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了!

亏得他见姜未泱没跟上来,还担心她的伤是不是很严重,专门折返回来找她,结果一回来,就又看到这个女人趴到别的男人的怀里去了!

他脸色阴沉,走过去看了姜未泱一眼,又冷冷的瞪了顾商一眼,一手抓着姜未泱的手臂,拉着她就走。

姜未泱脸色白了几分,被抓住的手恰巧就是受伤的手,薛司律因为愤怒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抓着她的力度还不小,又硬拉着她往前,姜未泱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却咬着牙固执的跟着,硬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一直到走到了电梯门口,电梯门打开,薛司律将她推了进去,松开了她的手,姜未泱才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小幅度的活动了一下手。

疼。

此时的她只剩下唯一的感觉了。

肩膀的位置疼的厉害,导致她此时觉得半边身子都疼。

她站在角落的位置,小口小口的深呼吸着,脸色白的厉害,满头的冷汗,后背的衣服也被冷汗全部浸湿了。

薛司律站在一旁生气,一想到顾商刚刚抱起她的姿势暧昧,两人看起来有说有笑的,说不定早就认识了,甚至关系还很亲密,他越想越觉得生气,却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因为什么在生气。

“姜未泱,既然你答应了嫁给我,那么就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薛太太,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我薛家,如果以后再被我看到你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勾三搭四的话,你会知道后果!”

薛司律冷眼瞥了姜未泱一眼,咬牙切齿的开口威胁。

姜未泱惨白着脸抬头看他,“薛司律,你的眼睛是只会看到你希望看到的东西,而不会去通过别的事情判断事情的真伪了是不是?”

“怎么?难道还是我冤枉你了?”薛司律嘲讽的勾起唇,看着姜未泱,只觉得讽刺的很。

姜未泱闭了眼,不想跟他继续争执那么无聊的话题。

反正说了薛司律也不会信,他们不过是合约的关系,又不是真的夫妻,很多事情没必要解释的太清楚。

姜未泱这个态度彻底的激怒了薛司律,他差点就忍不住跳起来去掐姜未泱的脖子了。

看她一副懒得搭理你的态度,薛司律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心头的怒火勉强的压下。

两人谁也不理谁,电梯一路往下,很快到达了负一层,电梯门打开,薛司律率先走了出去。

姜未泱吸了一口凉气以后,忍着疼,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的走着。

之后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交流,姜未泱坐在后座上,侧头看着窗外,今天天气不太好,阴天,眼看着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身上确实是疼的厉害,湿了身坐在车里,空调一吹,姜未泱只觉得一阵阵的发冷,到薛家的时候,姜未泱整个人意识都已经不太清楚了。

薛司律没理会她,自顾自的下车进门,结果进门半天了,也没见后面有人跟上来。

他气得不行,黑着脸又折了回去,生气的拉开车门,看着坐在里面的姜未泱,冷声的骂道:“怎么?姜小姐那么大排面,还要我亲自请你下车……”

话没说完,就见原本靠在椅背上的姜未泱,身体软软的往他的方向倒。

薛司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扶了一把,扶住了以后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实在是不应该,下意识的松手,但是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姜未泱身体的温度高的吓人。刚打算松开的手又蓦地一紧,将人搂在了怀里。

他脸色一变,伸手去摸姜未泱的额头,才发现这个蠢女人,居然发起了高烧,怪不得一路上都不说话,怪不得半天没见她下车!

薛司律胸口又闷又烦,将人从车里抱了出来,看着那一张泛着不正常潮色的脸,许久,才压下了心头的愤怒,抱着人转身进了大门,同时也对着候在一旁的管家吩咐:“给潘礼臣打电话,让他马上带着东西到薛家来。”

吩咐完了以后他脚步不错,直接就上了二楼。

姜未泱浑身滚烫的厉害,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连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滚烫的。

薛司律那么大的人了,也没照顾过人,此时看着姜未泱,有些手足无措。

姜未泱实在是难受的厉害,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浑身又冷又湿的。

薛司律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才黑着脸,上去动手给她把身上湿透的衣服扒下来。

结果才刚刚解开两颗扣子,姜未泱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眉头一皱,一手就拍了过来,直接将薛司律的手拍开。

薛司律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他好心给这个蠢女人换衣服,结果她还不领情!难道以为自己会对她这种干瘪的洗衣板一样的女人感兴趣吗?

“白痴女人!”骂了一句,薛司律才转身出去,让家里的保姆过来,给姜未泱将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

“先生,太太烧的厉害,是不是要降一下温?”保姆换了衣服,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黑着脸的薛司律。

薛司律哼了一声,打发了保姆出去。

姜未泱此时身上就只穿着一条白色的睡裙,睡姿又不太好,抱着被子,大腿横陈,他黑着脸过去,一把抓着姜未泱的脚,将她脚拉了下来,又过去拉了一下被子,要给姜未泱盖好。

无意间瞥见姜未泱后肩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他下意识的伸手拉了一下睡衣,想要看看仔细。

结果手刚刚碰触到姜未泱,姜未泱一个翻身,将背上的东西压在了身下。

薛司律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清楚,最后只能够作罢,但是隐隐的觉得,那东西的形状有些眼熟,那天晚上闯到自己房间的女人,后背上也有那么个胎记。

难道她就是那天晚上跑到自己房间来的人?

薛司律不死心,伸手抓着姜未泱的手臂,就要强行将人翻过来看她背后的胎记。

结果他才刚刚抓住姜未泱的手臂,姜未泱突然挥舞着拳头,一拳砸在了他的眼眶上……

“你怎么人家了?这眼睛,霸王硬上弓失败挨打了?”

潘礼臣刚刚打算回被窝睡个回笼觉,结果才刚刚脱了衣服电话就过来了,害得他火急火燎的跑到了薛家来,一进门,看到薛司律脸上的那一只熊猫眼,就忍不住的想笑,连困意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认识那么多年,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薛司律吃瘪啊,这个姜未泱还真的是了不起!敢在薛司律的脸上动手还没被打死的,她可是史上独一个了。

薛司律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不耐烦的开口催促:“让你来看病的不是来问话的,赶紧的看看。”

“都跟你说了她长期休息不好,又营养不良,身体不太好了,你就让着人家能怎么样?”潘礼臣吐槽了一句,走到床边,正要伸手解开姜未泱的衣服去检查,薛司律蓦地皱眉,上前一把拽着他的手臂将人给拽了回来,粗鲁的推到一旁去。

“你要干嘛?”

潘礼臣一脸的无语,看着面前神色紧张的好友,摊摊手表示无奈,“大哥,你不是让我给她检查吗?我要听诊啊,难道你觉得我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还可以看一眼就看出她有什么问题来吗?”

“不准脱衣服。”薛司律坚持自己的底线。

潘礼臣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不过看薛司律神色认真,知道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了,干脆放弃,老老实实的拿着听诊器过去,隔着衣服听了半天。

听诊器本来作用就微乎其微,又隔了两层的衣服,潘礼臣什么都没听出来,不过大概的心跳声是可以听到的,心率还算平稳。

他收了听诊器,又在薛司律虎视眈眈的注视下给姜未泱做了检查,最后才皱起了眉头,“没道理啊。”

“怎么?”看潘礼臣那表情,薛司律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

“之前在医院也检查过了,身体是没什么问题的,就是长期营养不良身体虚弱了一点。这也不至于动不动就晕倒啊。你刚刚把人家怎么了?”

潘礼臣还是忍不住的八卦,看薛司律眼睛上面的伤,九成就是想要霸王硬上弓人家了。只是潘礼臣跟薛司律认识了二十多年,太了解薛司律的为人了,他身边那么多年连个异性都没有,厌女症已经严重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了,不可能会对姜未泱有什么不贵企图。

“我如果知道原因,还要你干什么?”薛司律没好气的瞪了潘礼臣一眼,如果不是他还有点用处,都想要把人赶出去了。

潘礼臣收了东西,皱眉沉吟了片刻,想来想去,只能够将原因归咎在姜未泱的身体过分虚弱上了。

这个女人估计过去都没有好好的爱惜过自己的身体,操劳过度,留下了一大堆的麻烦。

白天做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过按照目前出来的几个体检结果,这个女人作息不正常,三餐不定时,不仅仅血糖低,贫血严重,而且还有很严重的胃病。

“我这样看也看不出来,先让她好好休息吧,我先抽个血,带回去化验一下再看看。她这个身体是真的差,再不好好调理的话,以后可是很麻烦的。”看薛司律要炸毛了,潘礼臣不敢废话,赶紧的拿出各种的工具来,给姜未泱抽血。

“姜家还真的是好样的。”堂堂姜家大小姐,居然身体折腾成这样,薛司律只想要冷笑。

看着姜未泱那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薛司律只觉得心头莫名的烦躁,没去看潘礼臣折腾,转身走出了房间。

夜里起了风,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风夹杂着雨丝,吹在脸上,凉凉的。

早就习惯了薛司律的性子,潘礼臣也没多想,不过对这个姜未泱,倒是多了几分的好奇,能够让薛司律情绪失控的女人,可是不多,姜未泱算是独一份的。

抽好了血以后,跟薛司律打了好照顾,潘礼臣就直接离开薛家回医院了。

刚到医院,潘礼臣女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女人半夜醒了发现床上人去床空,语气还带着不满,“潘礼臣,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的话,我们就分手!”

“阿律老婆发高烧昏迷了,刚刚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给她看看,我这不是刚看完吗?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别生气,别生气啊。”潘礼臣连忙道歉赔不是。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声音有些尖,“你刚刚说谁?阿律?我男神?他老婆?他结婚了?”

潘礼臣的女友陈茜茜是娱乐周报的记者,而且还是个死颜控,当初跟着潘礼臣见过薛司律一次以后就惊为天人,最近报社刚好打算做个薛司律的专访,陈茜茜还愁着没素材呢,突然就听到了那么个劲爆的消息。

潘礼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薛司律对姜未泱的态度不明,到现在也没有公开婚讯的事情,估计是不想外人知道的。

“没有,你听错了,是别的朋友,那个,喂喂喂,我这边信号突然不好,挂了挂了……”

说完潘礼臣火速的挂断了电话,还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陈茜茜拧眉看着手机,想了想,打开定位看了一眼潘礼臣的位置,发现他居然在自己的私家医院里面,顿时勾唇一笑,换了衣服拿了车钥匙,直接杀去了医院。

潘礼臣挂断了电话以后还觉得有些不安,不过想到薛司律估计还等着自己的结果,也没耽误太长的时间,赶紧的动手开始化验。

化验个血花不了多少的时间,他也没假手他人,亲自动手,半小时后,看着手里的报告单,潘礼臣有些兴奋的拍了个照片,发给了薛司律:【照片】恭喜啊阿律,你要当爸爸了。

薛家,从潘礼臣离开以后,薛司律就一直站在阳台看着远处的黑暗,手机在口袋里面震动了几下,他过了很久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潘礼臣发过来的消息。

目光被那验血报告里面的结果吸引住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片刻后,他突然将手机狠狠的砸向了黑暗里。

“姜未泱!”

薛司律一瞬间只觉得愤怒直冲头顶,对姜未泱的印象,越发的糟糕了。

他黑着脸,去了隔壁房间,姜未泱还在睡,脸色依旧苍白,哪怕是在睡梦中,也依旧紧蹙着眉头,似乎是在经历什么痛苦的事情。

薛司律心头刚刚生出的一丝心疼,因为潘礼臣带来的坏消息早就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此时看着姜未泱这张脸,他只觉得无端的愤怒。

“呵呵,怪不得一定要嫁到薛家来,原来是把我当傻子了,想要薛家帮你白养孩子是吗?姜未泱,我倒是小瞧了你了!”看着姜未泱那一张干净漂亮的脸,薛司律有一种被羞辱的错觉。

这个女人还在自己的面前装的那么的清高,实际上她跟姜珍珍那种水性杨花私生活混乱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同?

姜未泱被薛司律吵醒,茫然的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愤怒无比的男人,不明白他又哪根筋不对。

“薛司律,你……”

“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恩?”薛司律伸手,扼住了姜未泱的下巴,那力度大的几乎要捏碎她的下巴。

姜未泱吃痛,脸色越发的苍白,看着薛司律,忍不住的骂道:“你又发什么神经?我们只是契约婚姻,我没必要什么事情都跟你解释!”

薛司律胸口剧烈的起伏,被姜未泱一句话气得不轻。

因为是契约婚姻,所以连怀孕的事情都要隐瞒自己!是将自己当傻子了?

冷冷的将手抽了回来,没再去看姜未泱一眼,薛司律转身离开了房间,出了门口就给助理韩峰去了电话。

大半夜的韩峰被电话吵醒,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就听到薛司律那冷冽吓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今天开始,全面停止跟姜氏集团的合作。”

韩峰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薛司律已经挂断了电话。

**

Dr.PAN私家医院,潘礼臣把验孕结果发给了薛司律以后,将实验室收拾妥当,准备离开。

刚转身,就看到外面的门被打开,灯光大亮,他微微一愣,以为是有其他人回来了,于是走过去查看情况,结果开门就看到陈茜茜一脸得意的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大门口的钥匙。

“潘礼臣,我跟你说,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的话,我跟你没完!你居然敢对我有秘密!”

陈茜茜哼了一声,伸手推开了潘礼臣就往里面闯。

潘礼臣大惊失色的追了上去,拉着这位小祖宗,“祖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要隐瞒你的,你男神结婚的事情要是能够公开的话,我早就告诉你了,你觉得我会隐瞒你吗?这不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吗?你相信我,能公开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你,别闹了好不好?”

陈茜茜一把推开他,“我不听,最近我为了他的新闻稿头发都掉了多少了?你这边有第一手的猛料居然都不告诉我,说,他什么时候结婚的,对象是谁?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

潘礼臣一脸的为难,看陈茜茜已经在翻看桌上的一些检查报告了,赶紧的过去制止,“病人的隐私是受到保护的,你别翻了。”

“怎么?我现在看看你这些东西都不可以了是吗?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我的?大晚上的跑到实验室来,做什么的?”

陈茜茜第六感很强,她觉得潘礼臣肯定有事情隐瞒,而这件事情,说不定关系到自己未来升职加薪。

这几年仗着跟潘礼臣的关系,她报道了不少关于薛司律的第一手资料,甚至如今外界传言说薛司律克妻,克死了九个老婆的事情,其实也是她给捅出去的。

薛司律看在潘礼臣的面子上,一直没找她麻烦,她有恃无恐,觉得没什么事情是她不能报出去的,反正出事了有潘礼臣在后面帮忙顶着。

潘礼臣一阵的无力,甚至有些厌烦。

跟陈茜茜一起七年了,两人算是青梅竹马了,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后来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大学那会儿陈茜茜主动追求潘礼臣,潘礼臣也不讨厌她,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在一起时间长了,潘礼臣也是个念旧的人,对陈茜茜不是没有感情玩玩而已,而是真的奔着结婚去的,对她的很多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一次,是真的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看陈茜茜还在那翻看病人的检查报告,而且一边看还一边嘴碎的评价,潘礼臣上前一步,一把将人拽了过来,眼神失去了往日的温柔,语气也森冷的很,“陈茜茜我告诉你,我让你知道的事情,你才可以知道,我允许你报道的,你才可以报道,我喜欢你,所以对你的很多行为都可以容忍,但是没有人会为你的行为买单一辈子,请你适可而止吧!”

陈茜茜愣了一下,看着潘礼臣很久,突然红了眼,“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不爱我了?你今天出来跟我说是去看男神的老婆是假的对吧?你是去见你外面的女人?她是谁?她是不是怀孕了?”

潘礼臣只觉得头痛欲裂,不过她不继续纠缠薛司律和姜未泱的事情,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

将陈茜茜硬拉着出去,他一边敷衍着回答,“是,你说的都对,我在外面有人了,陈茜茜你想要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明天就可以去报到,盛京医科圣手潘礼臣禽兽不如,始乱终弃,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这些,麻烦你,离开这里。”

说完他顺手把陈茜茜手里的钥匙也拿走了。

陈茜茜一下子就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死心的追着潘礼臣出去,“潘礼臣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潘礼臣!潘礼臣!”

陈茜茜没追上潘礼臣,潘礼臣已经上车离开了,对于她的呼喊视若无睹。

陈茜茜气得砸了手里的手机,等着那离开的车,愤怒不已。

“你不给我报,我偏要报!薛司律隐婚这个消息绝对是个重磅消息!”陈茜茜心一横,豁出去了。

第二天,标题为【震惊,盛京首富薛司律隐婚!】的新闻火爆了整个盛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