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 父母乱入

姜未泱到家的时候,才知道薛司律已经安排人将她的手机送回来了。

她也没有在意,对于这个性格阴晴不定的男人,她没有打算要去讨好,横竖结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林欣。

洗了个热水澡以后,姜未泱就早早的睡下了。

“姜未泱!你到底做了什么把薛大少给得罪了?”

第二天一大早,姜未泱人还没有清醒过来,就接到了姜振涛的电话,电话中的男人愤怒咆哮,声音穿透手机,震得她耳膜都生生的疼。

姜未泱将手机拿远了一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昨天跟薛司律相处的点滴,确认自己没做过任何惹怒对方的事情,倒是对方太没风度,居然把自己丢在荒郊野外。

“我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说,姜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姜未泱语气淡漠的回了一句,随后起身,这两天实在是累的很,到现在身体还没有缓过来。

“你马上到医院来!姜未泱我跟你说,你要是不给我爸薛大少给哄好了,我现在就让医院断了你妈的药,我可以跟你保证,整个盛京,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敢收你妈!你要是不信的话,就给我走着瞧吧!”

姜振涛显然暴怒异常,吼完了以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姜未泱有些厌弃的皱起了眉头,姜振涛实在是让人生理性厌恶,除了拿林欣的性命威胁,就没有别的手段了吗?

不过偏偏,姜未泱就真的吃他这一套。

叹了一口气,姜未泱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服,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了医院。

医院里,林欣一脸委曲求全的看着姜振涛,小声的在跟他说着什么,姜振涛满脸的厌恶和不耐烦,显然是不想听林欣啰嗦。

姜未泱看着林欣那样子,也是一阵的疲惫,在门口捏了捏眉心,才推开门进去,脸色不算太好,冷冷的看着姜振涛:“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马上去给薛少道歉!除非他肯原谅你,否则,今天我就让医院把你妈赶出去!”姜振涛半点没有理会在一旁拼命给姜未泱说好话的林欣,冷言冷语的对着姜未泱说道。

姜未泱看了林欣一眼,林欣只是满脸无奈的对着她摇了摇头。

姜未泱心里闪过一阵的厌倦,才不耐烦的回答:“就算是你把她赶出去,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我没得罪薛司律,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姜先生是不是可以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没有得罪他?昨天你跟他离开后不久,薛少就直接叫停了跟姜氏集团的合作项目!如果不是你得罪了他,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叫停项目?不管你到底有没有得罪他,你都必须要给我去道歉!把项目给我拿回来!”

姜振涛气得差点就要扬手给姜未泱一巴掌。

不过想到姜未泱一会儿还要去见薛司律,如果打伤了脸,看到了不太好看,于是他强行的忍了下来,只是看姜未泱却是十分的不满。

他不敢跟姜未泱发火,却将怨气都发泄在了林欣的身上:“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姜家迟早要被她害死!”

“够了姜振涛!姜家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初你也只是让我嫁给薛司律,现在我听你的话,拿我自己一辈子都婚姻来作为交换,嫁给了一个我根本就不爱的男人,你还不满意,还想要我怎么样?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就把我妈赶出去!我就不相信了,现在凭着我薛家少奶奶的身份,我还找不到一家医院愿意接收我妈?”

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何况姜未泱从来就不是好说话的,尤其是在对着姜振涛的时候。

姜振涛被她一番话气得不轻,伸手指着她,骂人的话却是因为愤怒而断断续续的:“你,你,你真的以为你嫁给了薛司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姜未泱,你始终都是我的女儿!我想要你死,就可以轻松的让你去死!”

“那你就试试看好了!妈,这家医院我们不住了,现在就出院回家去!”

姜未泱冷着脸,骂了一句,过去拉着林欣就要去收拾东西办理出院离开。

姜振涛冷笑着看着姜未泱:“你觉得她会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姜振涛话音才落下,姜未泱就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姜振涛问林欣:“欣欣,你告诉她,你是跟她离开医院,还是跟我回姜家。”

“你,你要带我回姜家?”

林欣这辈子做梦都想要进姜家,成为名正言顺的姜太太,让姜未泱的身份也可以名正言顺。

明明她才是姜振涛的原配,结果如今却是被骂成了小三,连带着姜未泱都跟着她吃苦。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颜面,却不能不管自己的女儿。

姜振涛的话,让她眼底燃起了希望。

却不知道她这样的表现,落在了姜未泱的眼里,有多心寒。

姜未泱闭了闭眼,突然觉得十分的无力。

哪怕她拼命挣扎又能够如何?每次她觉得自己可以从泥沼里面挣扎出来的时候,她这个母亲总是会温柔的笑着,亲手再将她推向万丈深渊。

“妈……”姜未泱疲惫的开口,看着林欣,满眼都是失望和疲惫。

林欣却没有理会她,有些迫不及待的继续问姜振涛:“你是真的打算给我名分?让我当姜太太?”

姜振涛实在是太厌恶林欣这副样子,不过姜未泱现在嫁给了薛司律,身份今非昔比,薛家那边最在乎的就是名声,如果让他们知道姜未泱名不正言不顺的,不是正牌的姜家大小姐的话,说不定要找他算账,所以,林欣必须要回姜家,而姜未泱,也必须要是姜家大小姐的身份。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姜振涛忍下了恶心,伸手扶着林欣的肩膀,一脸情深的回答。

林欣顿时万般欢欣,同时也扭头去看姜未泱,“泱泱你听到了吗?你爸爸承认我们了?他,要要接我们回姜家了,呜呜……”

姜未泱看着林欣那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的话卡在喉咙,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了。

她原本可以将这一场仗打的很漂亮,但是林欣却亲手的毁掉了她建立起来的优势。

林欣一旦回到了姜家,那就会成为姜振涛拿来威胁她的把柄,她以后处处行动都会受到姜振涛的限制,甚至很可能会为了林欣,被逼着答应姜振涛的一些条件,作出违心的事情。

偏偏林欣还沾沾自喜,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到底有什么不对。

她就真的有那么爱那个男人吗?

爱到愿意把自己和女儿的自尊,都狠狠的丢在地上,肆意的任由别人来践踏。

姜振涛得意的勾唇,随后看向了姜未泱,语重心长的开口说道:“泱泱啊,爸爸过去确实是对不起你,但是一家人,哪里会有隔夜仇的?你得罪了薛大少,对我们都没有好处,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乖乖地去认个错,好不好?”

那话明明是在商量,但是语气却是命令的语气,姜振涛还故意当着姜未泱的面,手掌摩挲着林欣的肩膀,那意思太过明显了。

他就是要拿林欣来威胁她!

偏偏她明明知道,却无能为力!

“请问有预约吗?”

薛氏集团,前台大厅,姜未泱只穿着一条纯白色的中袖连衣裙,一头长发随意的绑了个马尾,整个人看起来青春靓丽,只是那眉眼之间带着的妩媚,却让她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的女人。

尤其是眼角的一点红色泪痣,莫名的妖冶。

前台冷眼打量着她,见又是要来找薛司律的,便将她跟以往的那些想要勾引薛司律的不要脸的狐狸精划分为一类了。

“没有预约,麻烦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薛太太想要见他。”姜未泱面无表情,丝毫不在乎前台小姐眼底的揶揄和不屑。

听到她说薛太太的时候,前台小姐眼里的不屑几乎要凝成实质了。

她撇撇嘴,只想要看着姜未泱一会儿被拆穿以后的尴尬。

什么人都敢来冒充薛太太,薛太太是那么好冒充的吗?

她拨打了总裁助理办公室的电话,冷眼打量着姜未泱,一边跟韩峰说着情况:“韩助理,是这样的,楼下有一个女人想要见薛总,她说自己是薛太太。”

“薛太太?”韩峰眉头一拧,想到了昨天半路被丢下的女人,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她有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前台小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问对方的名字,于是态度不好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姜未泱。”

“她说她叫姜未泱。”

韩峰沉默了,许久以后,才语气淡漠的开口:“让她上来吧。”

“我就说是假的吧,她还……”前台一脸的骄傲,正想着马上就要打姜未泱的脸了,结果韩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尴尬的很。

“韩,韩助理,你,你确定要让她上,上去?”前台小姐都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怎么?你还想要教我做事吗?”韩峰有些不快的反问。

前台不敢废话,赶紧的挂断了电话,再看姜未泱的眼神,已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眼前这个狐媚子,居然还真的有可能是他们的老板娘……

她刚刚得罪了老板娘……

想想她就觉得自己的前途渺茫。

不过姜未泱很明显没打算跟个小人物计较,很快的进了电梯,上了顶楼。

前台小妹将人送上去以后,见韩峰出来了,还忍不住八卦了一下:“韩助理,这位真的是总裁夫人?”

“不该你问的,别多问,还不下去干活?”韩峰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将人打发了离开。

等人走了,他才微笑着走向了姜未泱,态度礼貌却透着疏离,甚至还有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厌恶:“姜小姐,薛总他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见,所以人现在暂时没空见你,你如果有急事要找他的话,可以先去那边会客室先等一下,等他忙完了,自然会来见你。”

姜未泱抿唇看着韩峰片刻,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跟着韩峰去了会客室。

有人拿了一壶白开水过来,连茶都没一杯招待,可见她这个薛太太在这里实在是不招人待见。

韩峰将人送去了会客室以后,就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薛司律此时正眯着眼坐在老板椅上,办公室里面并没有其他人在,可见韩峰刚才的说辞,只是应付姜未泱的罢了。

“薛总,人已经在会客室了。”韩峰不知道薛司律想要做什么,恭恭敬敬的回了一句,就站在了一旁没说话。

薛司律也不开口,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猜测着姜未泱来找自己的目的。

昨晚他才刚刚让人停了跟姜氏集团的合作,今天姜未泱就找来了,她的目的,太明显了。

这个水性杨花又势力的女人,他倒是想要好好的看看,她还能够有多少的把戏。

姜未泱最近几天实在是太累了,坐在会客室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人来,她困的不行,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觉去了。

反正薛司律有心想要为难她,她却不想太过为难自己。

没休息好,连谈判都没底气。

薛司律还在办公室等着姜未泱来闹,结果一等又等,两个小时过去了,那女人跟死了似得,半点音讯都没有。

他有些怀疑的看向了韩峰,“你确定人还在会客室里面?”

“这个,应该,在吧?”韩峰真的不太确定。

这都两个小时了,他站都站的腿软了,姜未泱那么沉得住气?

“要不我去看看?”见薛司律是真的动了怒气,韩峰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还不快去?”薛司律一瞪眼,韩峰赶紧的小跑着出去。

他觉得自从跟姜未泱结婚以后,老板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果然婚姻就是个坟墓啊。

韩峰一边想着,一边走向了会客室,等打开门,看到那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的女人的时候,他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这个女人,要不是太能装了,要么就是太能忍了。

韩峰回到薛司律办公室的时候,看着薛司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气得薛司律抓着手边的镇纸就朝着他砸了过去:“说话!”

“那个,姜小姐她在会客室睡着了。”

薛司律:“……”

薛司律在会客室看到姜未泱的时候,她睡得正香,甚至还流了口水。

男人站在一旁,低头盯着女人看了十几秒以后,气得黑着脸转身离开了。

韩峰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薛司律进了电梯,想到姜未泱那睡得香甜的样子,还气得磨牙:“你说这个女人到底来找我干什么的?”

“不是为了姜家项目的事情?”韩峰不确定的开口。

“呵呵,那姜家死定了,项目给我无限期延迟!什么时候姜未泱能够低头好好的给我道歉,我再把项目给姜家!”薛司律气得俊脸都有些扭曲。

韩峰错愕的看着薛司律,觉得老板这情绪来的,有点古怪,该不会是老板看上了人家姜小姐,而姜小姐没看上他,所以恼羞成怒了吧?

“是。”韩峰小心翼翼的答应着,也将自己的小心思藏的好好的,生怕被薛司律发现。

电梯一路往下,很快抵达了负一层,薛司律出去的时候,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骂了韩峰一句:“你跟着我做什么?回去让那个蠢女人给我滚出公司去!她还想要在我公司睡到什么时候?当这里是免费旅馆吗?”

夫人。”

韩峰去而复返,看着睡得正沉的女人,都有些佩服她。

姜未泱睡了一觉,不过趴在桌子上睡得确实是不太好,醒来以后浑身越发的酸痛难受了。

这几天都没好好的睡个觉,现在姜未泱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用力的捏了一下太阳穴,她才看向了面前的韩峰。

“你们薛总忙完了?愿意见我了吗?”

因为是趴在桌上睡,姜未泱的脸上被压出来一个红色的印子,头发也有些凌乱,此时声音带着刚刚睡醒的沙哑,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韩峰看着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对不起夫人,薛总已经下班离开了,他请你也离开公司。”

“恩?”姜未泱反应有些迟钝,头实在是疼的厉害。

她有个休息不好就偏头痛的毛病,这些年因为操心林欣的病情,似乎越发的严重了。

最近几天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搞得她心力交瘁,此时偏头痛发作,脸色煞白煞白的,嘴唇的血色都彻底的消失了,看着整个人憔悴不堪。

看着韩峰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薛司律,她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好像是真的跟她生气了,而且还没打算原谅她。

“他在跟我生气?因为什么?”姜未泱不想这样莫名其妙的受了这个委屈,她自问自己没有做过什么惹怒薛司律的事情,偏偏如今却被记恨上了。

韩峰迟疑了一下,才斟酌着回答:“昨天夫人是怎么回家的?”

姜未泱沉默了半晌,才想起来,昨天她被薛司律丢在半路,是个好心路过的人把她顺带捎到了市区,之后她才自己乘坐地铁回的家。

“所以,你们薛总是在吃醋?因为我昨天被他丢下以后没有留在原地等着他,而是上了别的男人的车,让人送我回去了?”

姜未泱整理了一下思绪,得出了一个有些荒诞的结论。

韩峰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位总裁夫人还真的敢想。

薛司律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吃醋?

不过他又不知道要怎么去反驳和回答姜未泱,只好抿唇不语。

“不管他因为什么生气,我到底怎么样才可以见到他?”姜未泱不想纠结这些问题。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

林欣如今还在姜振涛的控制之中,她不能丢下她不管,哪怕很多时候都对这个母亲十分的失望。

韩峰笑了笑,回答的也很含蓄:“夫人,你跟总裁之间的事情,我是真的不太适合说什么,至于要怎么和好,这个看夫人的,薛总让我转达的话,只是让你离开公司。”

“我知道了。”姜未泱没挪身体,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那。

韩峰疑惑的看着她。

没想到姜未泱干脆的趴在了桌上,神色淡淡的开口:“我就在这里等,他什么时候愿意见我了,我什么时候再走好了。”

韩峰:“……”

劝了几次,确定姜未泱真的不会离开以后,韩峰才出了会客室,给薛司律打电话。

薛司律听了韩峰的话以后,不怒反笑,“她既然愿意等,那就让她在公司等。通知公司的物业,晚上把总闸关了!”

韩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刚才姜未泱说的话,于是小心翼翼的问薛司律:“薛总,你为什么跟夫人生气?不会真的是因为吃醋吧?”

他话才刚刚说完,薛司律就挂断了电话,一张脸阴郁的吓人。

他想着韩峰那一句话,被气笑了,“我?吃醋?开什么玩笑,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吃醋?”

笑过了以后表情又冷了下来,心里莫名的烦躁。

司机开着车出了薛氏集团,这个时候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很多,回去薛家庄园的路很拥堵。

韩峰按照薛司律的吩咐,给物业去了电话,之后又看了一眼还在会客室里面趴着的姜未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夫人,公司这边马上就都下班了,下班以后,这栋楼的总闸会被关上……”

“知道了,你走吧。记得告诉薛总,就说我在这里等他。”姜未泱摆摆手,打发韩峰离开。

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韩峰只好关好门离开。

六点一到,大楼里面的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物业确认无人以后,去关掉了公司的大闸。

整个世界一下子就黑暗了下来,只有走廊上的应急灯还散发着光芒。

姜未泱睡得不太舒服,起身走出了会客室。

安静的空间,昏暗的环境,长且黑的走廊,总是让人容易产生不太好的联想。

姜未泱自问自己的胆子不小,此时看着还是有点害怕。

她皱了皱眉头,左右看了看,判断出了薛司律的办公室,然后走了过去。

薛司律的办公室里面有一套不错的真皮沙发,适合睡觉,而且总裁办公室,一般都会有安排休息间。

既然是要留在这里睡了,那么自然要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个好觉。

姜未泱心安理得的厉害,直接推开了薛司律的办公室门,进去。

落地玻璃窗外的灯光洒落进来,办公室显得并不是那么的黑暗。

姜未泱打了个哈欠,过去沙发躺下,因为关了电源,没有冷气,所以有点热,不过姜未泱早就习惯了恶劣的环境了,所以对她影响不算太大。

薛司律从公司回去,按照往常一样吃过了晚饭,之后回到书房开了个视频会议,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晚上九点了。

想到姜未泱可能还在公司里面,他突然有些心神不宁。

公司这个时间肯定已经关了总闸了,整栋大楼漆黑一片,那个白痴女人下午就到公司了,一直到现在,估计饭也没吃上……

脑海里面乱七八糟的闪过这些念头,薛司律反应过来的时候,忍不住的骂了自己一句:“薛司律,你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做什么?她怎么样都是自己活该!”

说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准备洗澡。

只是脑海里面来来回回都是姜未泱一个人在漆黑的办公楼里面,求助无门的样子,顿时烦躁的脸澡都洗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