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全是肉的糙汉文娇兰 公与熄完整版HD高清播放AV网

叮铃铃……”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薛司律的思绪,他瞥了一眼手机来电,眼角跳了跳,抬手按了按眉心,许久才接了电话。

“司律,我跟你爸爸商量过了,给你找了一门婚事……”

电话那头响起了薛母桑梓嫣的声音,清雅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冷淡。

“我的婚事我自己可以做主。”薛司律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你怎么就能自己做主了?你也不想想你现在名声有多差!我跟你说薛司律,这次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奶奶病得很严重,没有多少时间了,你难道希望她走的时候都走的不安宁吗?她最疼你,最放心不下的也是你,你要她死不瞑目吗?”桑梓嫣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直接搬出了薛司律的软肋来。

薛司律眉头皱了皱,想到那从小对自己疼爱有加的老人,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许久才缓声开口,“行了,我知道了。”

“人家是姜家的大小姐,姜家在盛京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了,辱没不了你,你抽个时间去见见人,好好的培养培养感情,早点选个日子把婚事办了,知道了吗?”桑梓嫣见薛司律答应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又不忘叮嘱了一番。

薛司律敷衍的一一应下,才挂断了电话,只是内心却是莫名的烦躁。

“呵呵,姜家。”薛司律目光又落在了那一抹落红上,这个年代找个纯种处女比恐龙还难,不过昨晚那滋味他记得真切,应该是如假包换,也不知道是谁给他安排的。

薛司律脑海里面走了一圈,最近有需要巴结他,并且有可能会给他送女人的,似乎有不少。

不过无所谓,等对方要求他办事的时候,自然就会浮出水面了。

一想到昨晚的那个女人,薛司律顿时觉得内心火热,二十八年来,那是他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一个他碰过以后,没觉得恶心的。

暂时没再去想昨晚的事情,薛司律看了一眼时间,决定先去姜家会一会那位姜家大小姐。

**

姜振涛倒是没有不守承诺,不仅仅将姜未泱要的蓝皮古籍送了过来,还安排了林欣住进了医院,接受各种的检查。

姜未泱在医院陪着林欣,做了一大堆的检查,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检查报告,安安静静的听着医生说着林欣的身体状况,以及手术成功率有多少。

如果不是她医术不精,林欣的病,也不至于拖到这样。

“姜小姐不需要担心,这一次为您母亲主刀的,可是国内鼎鼎有名的国手墨青林,他经手的手术,暂时还没有出现过一个失败的,明天的手术,绝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姜未泱再三的感谢,送走了对方,又坐在了林欣的床头,看着脸色略显蜡黄的林欣。

“妈妈……”

刚想要开口,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号码是个陌生号码,是盛京的号码。

姜未泱盯着号码看了好一会儿,才接了起来。

手机里面顿时传来了姜振涛不容置疑的声音,“现在马上到姜家来一趟,我安排了司机过去接你。”

没多余的解释,完全是命令式的语气,是她那所谓的父亲惯做的事情。

没给姜未泱开口的机会,姜振涛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姜未泱拿着手机,眼神淡漠,久久的没有说话。

“是你爸爸打过来的吗?”林欣语气柔柔弱弱,提起姜振涛的时候,眼底还带着一点希冀的光。

姜未泱知道,哪怕姜振涛这样渣,负了林欣一辈子,但是林欣的心里却始终忘不了他。

她无法理解母亲的多情,所以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

“你爸爸找你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那你快去吧,别跟他起冲突了,他再怎么说都是你父亲。”林欣心疼的看着姜未泱,现在姜未泱答应了要嫁到薛家了,娘家如果不护着她的话,以后她在薛家只怕是举步维艰,所以林欣还是希望姜未泱可以跟姜振涛打好关系的。

“我知道了。”姜未泱不太想说这个话题,对姜振涛,她没有任何感情,如果非得说有的话,那应该只有怨和恨了。

“医院这边有护士,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按这个铃找护士,实在是不行了,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回来,知道吗?”姜未泱看着林欣那柔弱的样子始终不太放心,临走之前又叮嘱了几句。

到医院门口果然看到了姜家的司机,看到姜未泱以后,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姜未泱,那目光分明带着不友善。

姜未泱并不理会对方,拉开车门上了车。

“姜小姐,太太让我来给你传一句话,人贵有自知之明,希望姜小姐可以自重。”司机上车以后,阴阳怪气的对着姜未泱说了一句。

姜未泱面无表情,淡淡的瞥他一眼,“姜家当真是好家教,一个小小的司机,也敢对我这个大小姐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回去以后看到了父亲,我一定会好好的提提他,是时候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下人了。”

司机闻言脸色一阵铁青,恶狠狠的从倒后镜瞪了姜未泱一眼。

不过姜未泱并不理会他,闭目养神,他自讨没趣,只好开车往姜家去。

姜未泱确实是累坏了。

昨晚被折腾了一夜,浑身酸痛的厉害,离开酒店又经历了张子扬和秦曼曼的事情,之后又陪着林欣到医院忙前忙后跑了半天,坐上车没一会儿,她就闭上眼睡着了。

“姜小姐,到了。”到达目的地以后,司机不屑的看着姜未泱,不耐烦的开口催促姜未泱下车。

姜未泱睁开眼,从车窗看了出去。

姜振涛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虽然说起步资金是靠女人拿回来的,但是这些年,靠着自己的努力,也成功的让姜家成为了盛京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之一,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出众。

脑海里面闪过这些信息,姜未泱缓了一口气后,才拉开车门下了车。

这是她那么多年来第二次来姜家,第一次是因为林欣病重,无奈之下她走投无路,求到了姜振涛的面前,结果被他如今的老婆赵娇让人轰了出去。

已经有佣人在门口候着了,一见姜未泱下车,便上前领着她进门。

走到客厅才发现,客厅里面坐着的,除了姜振涛夫妇,还有一个面容冷峻,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男人。

男人五官略显深邃,却又是那种恰到好处的比例,剑眉星目,薄唇微抿,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此时人就那么慵懒矜贵的坐在沙发上,淡漠的抬眸看向自己,那姿态,仿佛是在打量一件商品一般。

姜未泱带了几分好奇的打量了对方几眼,人已经走到了姜振涛的面前了。

“薛少,这就是泱泱,泱泱,过来见过薛少。”赵娇皮笑肉不笑的拉过姜未泱,将人往薛司律那边推了一把。

姜未泱被推的趔趄一下,眉头微微一蹙,算是明白了眼前男人的身份了。

薛司律脸上的嫌恶之色几乎没有任何的掩饰。

姜未泱是从医院匆匆赶来的,甚至连衣服都顾不上换一件,身上穿着的,只是一件很廉价的路边摊,不过她长得漂亮,五官妩媚,一张素净的小脸不施粉黛,却依旧艳丽逼人。

“薛先生好。”姜未泱站定了身子,客气又疏离的打了个招呼。

薛司律这个名字听说过无数次,见面却还是第一次,跟想象中的一般,确实是有些吓人,那样子好像随时都可能会暴起打人。

姜未泱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两步,跟他保持安全距离。

薛司律眼底的冷意更甚,“姜先生姜太太介意给我一点时间跟姜小姐单独相处吗?”

他的清冽好听,不过却透着森然冷意。

姜振涛正觉得压力大的很,听他这样说,赶紧的带着赵娇起身告辞,将空间留给了姜未泱,临走的时候,还狠狠的剜了姜未泱一眼,警告她小心说话。

姜未泱在薛司律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双膝之上。

“多少钱你才愿意主动提出取消婚约?”薛司律身子往后靠了靠,找了个闲适的位置,抬眼看着姜未泱,一副笃定她一定会答应的姿态。

姜家大小姐的名声早就已经烂透了,这样的女人,薛司律不可能会娶回家。

刚刚姜未泱靠近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她脖子上那深深浅浅的吻痕,而且这个时间她从外面回来,傻子都能够看出来她昨晚做过了什么事情。

薛司律毫不掩饰自己对姜未泱的不喜和厌恶。

姜未泱眉头微蹙,语气却是无比的笃定,“我不会取消婚约的。”

薛司律对她的厌恶瞬间到达了顶峰,“呵,看样子,是想要的更多。”

姜家为了抱上薛家这根大腿,也算是付出良多了。

薛司律顿时就失去了继续跟姜未泱说话的兴趣,从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了。

姜未泱心知面前的男人十分的厌恶自己,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一眼,但是她需要靠这婚姻来救林欣,并且保证林欣未来的日子好过,所以必须要把握住。

“我知道薛先生讨厌我,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薛先生,这婚事我没有办法自己做主,也没打算要在嫁给你之前取消婚事,我可以保证结婚以后绝对不去打扰薛先生,并且两年后,无条件的答应离婚,不要你薛家的一分钱,希望薛先生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姜未泱见薛司律要走了,生怕他使什么手段让这婚事不作数,连忙跟着起身。

谁知起身的太急,左脚绊了自己右脚一下,本就因为昨晚被折腾的够狠,双脚走路都虚浮的厉害,这下倒是好了,一起来话才说完,整个人就朝着薛司律扑了过去,直接将起身的男人压回到了沙发上。

姜未泱脸色一变,双手撑着沙发就要起来,却瞥见身下的男人一张脸涨的通红,眼底燃烧着怒火。

姜未泱心里咯噔一下,下一刻就已经被男人粗暴的一把推开,整个人重重的撞上了身后的茶几,后腰一阵剧痛,让她闷哼一声。

“呵呵,光天白日,姜小姐就那么的急不可耐吗?”薛司律太阳穴突突的跳的厉害,看着姜未泱的眼神凌厉无比,那厌恶都几乎要凝成实质了。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而更让薛司律愤怒不已的是,这个该死的女人扑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居然没有一如既往的厌恶。

这样不可控制的情绪让薛司律愤怒不已。

姜未泱揉了揉后腰,默默地站了起来,敛下了眼底的所有情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欲擒故纵?姜小姐这套对别的男人有用,对我,你觉得有用吗?”薛司律冷笑一声,眼底满是不屑和轻蔑。

姜未泱抿唇,没有解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她这副样子让薛司律越发的生气,差点就压不住心头的怒火。

不想再多看这个女人一眼,薛司律起身就往门外走。

姜未泱小步的追着出去,看薛司律拉开停在外面的车门,准备上车离开了,她才上去一把挡住了即将关上的车门,有几分着急的问道,“那婚事还作数吗?薛先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

不能让这婚事被取消,姜振涛那性子,一旦这桩婚事被她破坏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林欣,以林欣那绵软的性子,活不下去的。

姜未泱虽然有时候痛恨母亲的软弱无能,但是却也心疼她,不愿意看到她出任何的意外,毕竟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了。

薛司律眸子定定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看到她素白的小脸上,还带了几分的着急。

而姜未泱今天穿的这一身廉价的衣服,薛司律只当她是故意在自己的面前演戏了。

“既然你那么想嫁,也不怕死,我当然愿意给你这个机会了。上车。”薛司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一句话。

姜未泱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赶紧的钻进了车里。

她没问薛司律要去哪里,直到车子在民政局的门口停了下来,她才微微有些错愕。

“薛先生?”

“怎么?你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吗?后悔了?”薛司律冷哧一声,出声嘲讽。

她是没想到那么快……

“可是我户口簿身份证都没有带……”

“没关系,你父亲会送过来的。”薛司律话毕径自下车,也没管姜未泱,姜未泱连忙跟着下车,追着他进了民政局。

半小时后,姜振涛果然送来了她的身份证和户口簿。

薛司律瞥了一眼,看到姜未泱的户口信息,心里闪过了一抹怪异的疑惑,不过很快又消弭一空。

到拿着那红色的结婚证,姜未泱还一副没回过神来的样子。

到车子再次启动,她才茫然的回神看向了身边的男人,“现在去哪里?”

薛司律故意凑近了她一点,看着那一张吹弹可破,毫无瑕疵的脸,恶劣的勾唇,“去哪儿?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觉得现在应该去哪儿?”

男人靠的太近了,温热的呼吸都扑打在她的脸上,姜未泱有些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去,结果整个人往后倒去,头重重的磕在了车门上。

看她这副样子,薛司律却是心情大好的笑了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让他心情不爽,他也绝对不会让她日子好过!

姜未泱还是不适应跟男人太过靠近,感受到薛司律的故意戏谑,她显得有些窘迫,双手下意识的在他的胸口处推了一下,维持着两人尴尬的距离,“薛先生,请你给我一点时间。”

“哦?你想要多少时间?给你时间干什么?”薛司律饶有趣味的看着她,这个女人似乎跟外界传言的不一样,此时他倒是被勾起了一丝的兴趣。

然而这一点点的兴趣,在落在姜未泱脖子上的吻痕上时,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直起了身体,也失去了继续逗弄她的心思。

心里莫名的有些烦闷,薛司律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会努力适应当薛太太的。”姜未泱抿了抿唇,既然选择了,她不会后悔,在跟薛司律维持表面婚姻的期间,她也愿意努力的配合男方做一些事情。

“呵呵。”薛司律冷笑一声,突然对着司机开口,“停车!”

司机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停下车来。

薛司律指了指外面,面色不改,冷冷的对着姜未泱道:“下车。”

姜未泱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薛司律又指了指外面,“我让你下车你没听到吗?现在,马上,下车!”

姜未泱觉得这个男人未免太过情绪化,她没多说什么,拉开车门,下了车,下一刻薛司律就将车门关上,随后车子扬长而去。

姜未泱张了张嘴,差点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看着那一辆车渐渐地消失在视线范围,再看一眼周围陌生的环境,她好看的眉头不由得蹙起。

这个地方一看就是荒郊野外,打车都不好打车,下意识的伸手往口袋里面一摸,姜未泱的脸色又是一变。

她手机丢了,或许是刚刚丢在了薛司律的车里。

此时,薛司律坐在车里,心情颇为不错,司机小心翼翼的从倒后镜看了他一眼,提醒了一句,“少爷,这个地方很难打车的。”

“怎么?你心疼了?”薛司律脸色一沉,语气有些森然,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司机顿时不敢再说什么。

薛司律沉着脸,却无意中瞥见了掉落在座椅缝隙之中的一支手机,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这个蠢女人,故意把手机落在自己的车上,难道还想自己会回头去接她?

薛司律觉得姜未泱未免想得太过美好,他干脆闭目养神,不再去想这个让他生理心理都感觉到不适的女人。

姜未泱叹了一口气,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只能够认命的往回走。

来的时候她没有注意看路,回去的时候只能够慢慢的沿着大路走。

这个位置十分偏僻,她没来过,一时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属于盛京的哪个区域。

不过薛家她是听说过的,薛家位于盛京的西南方向,有一座很大的庄园,薛司律既然是要带她回家,那么这里,估计就是前往薛家庄园的路上了。

希望路上可以遇到个好心的司机,顺路带她一程,送她回去市区。

下午三四点的盛京,气温还是很高的,姜未泱一夜没有休息好,第二天又接连的被折腾,此时可以说是身心疲惫,走了一会儿,就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她捂着胸口,站在路边休息,一辆跑车以极快的速度从她的面前开了过去,带起的风刮得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姜未泱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休息了一会儿才又继续往前。

来往的车还是有的,不过没遇到她想象中的好心人。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姜未泱只觉得眼前的太阳温度越来越高,她的脚越来越沉,甚至前面的路,都在太阳的蒸腾下,变得虚幻起来。

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被摇了下来,露出一张儒雅温和的脸,看她脸色发白,嘴唇干裂,男人眉头微微跳了跳,才温声的开口询问,“需要帮忙吗?”

姜未泱仿佛遇溺的人抓住了浮木一般,有些许的激动,“麻烦你,能不能送我回去市中心?”

男人沉默了半晌,才回了她:“好。”

姜未泱拉开车门上了车,车子掉头,朝市中心开去。

而不远处,一辆停在路边的车里,薛司律眼神阴沉的看着那离开的车,胸口仿佛是有一把火在燃烧。

好一个姜家大小姐!才刚刚结婚,居然就知道勾引男人了!外界传言果然不假!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刚才也不过是故作姿态撩拨自己罢了!

他刚才真的是猪油蒙了心,才会担心她一个人不能活着回去,还让司机掉头过来想要接她!

“开车!回家!”薛司律阴沉着脸,连带着车里的温度,都低了好几度。

司机战战兢兢的开车,又听到薛司律打电话给他的助理韩峰,“跟姜家的项目合作先压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