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边做饭边被躁bd 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的

“泱泱,当我求求你了,这一次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关系到我接下来能不能转正,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将来啊。”

“你只要陪他睡一晚,只要一晚,我保证不会嫌弃你,我会对你更好的。”

“那你想想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婚房没有,你妈的病还需要那么多钱治疗,你只要答应了他,那么以后我们什么都有了。”

耳边还回荡着男友张子扬那些无耻之极的话,姜未泱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伸手拼命的拽着面前的门把手,只是酒店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锁死了,不管她怎么拉,根本就无法拉开。

酒混杂着体内的药效开始发作,姜未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热的吓人。

张子扬生怕她不肯就范,不仅仅把她灌醉,甚至还在她的酒里加了烈性春药,目的居然就是为了把她送给他的上司,讨好对方,好上位。

姜未泱知道张子扬不可能会给自己机会逃出去,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祈求房间里面的男人大发慈悲。

她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让自己稍微的恢复了一点清明,才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房间里面。

房间窗帘全部都拉了下来,光线昏暗,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姜未泱正想要去开灯,身后的浴室门突然咔嚓一声被人拉开,随后她被拉入了一个浑身滚烫的怀抱之中。

男人呼吸急促,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

姜未泱连开口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在男人的有意撩拨下,体内的药效彻底的爆发出来,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

黑暗中的男人宛如野兽,狂风暴雨一般的占有着她,一直到姜未泱承受不住摧残,直接晕死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窗帘依旧是拉上的,房间里光线昏暗,只能朦胧的看到一些事物,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浑身酸痛的感觉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被张子扬卖了,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睡了。

屈辱和悲愤瞬间涌上心头,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弯下腰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一件件穿上,最后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被背叛的屈辱和愤怒袭上心头,姜未泱从酒店出来,直接打车去了张子扬家。

正好是周末,张子扬休息,姜未泱笃定了他肯定在家,连电话都没打一个,直接杀了过去。

一路上她脑海里面闪过无数的念头。

跟张子扬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真正走到一起是大二那年,两个人一起走过来到现在,也有三年了,原本是决定年底就结婚的,没想到张子扬居然人面兽心,为了可以升职加薪,把她卖了。

一想到这个,姜未泱就觉得自己过去三年真的是瞎了眼,看错了人。

张家的钥匙姜未泱是有的,到了张家门口,她拿出钥匙开了门,只是在进门的那一刻,原本准备好的所有质问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她满目震惊的看着坐在沙发上,拥抱在一起激情拥吻的男女,喉咙仿佛被人用手紧紧地扼住,通体凉透的站在那,死死的看着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

“泱泱……”

张子扬脸上闪过片刻的慌乱,推开怀里的女人,下意识的站起来想要跟姜未泱解释。

结果身边的女人却是一把将他拉了回去,阴阳怪气的看着姜未泱,开口嘲讽道,“姜未泱,反正都让你看到了,我跟子扬也就不隐瞒你了,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你跟他好聚好散吧。”

姜未泱对面前的女人半点都不会陌生,因为他们大学四年,都是一个寝室的。

“好聚好散?秦曼曼,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看着秦曼曼那嚣张的脸,姜未泱一股愤怒突然涌上心头。

“何必纠缠不清呢?难看的还是你自己,子扬的选择你还看不出来吗?他只是利用你而已,现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不甩了你难道还留着你吗?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一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上司看上了你,他也不会一直等到今天才跟你说这件事情。现在我怀孕了,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秦曼曼骄傲的抬了抬下巴,看着姜未泱那震惊失望的样子,觉得心中很爽。

她最看不惯姜未泱那一副自问清高的样子,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凭什么她姜未泱就可以高高在上?

“能够把无耻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秦曼曼,你不觉得自己很贱吗?”姜未泱心脏一阵钝痛,再看张子扬那躲闪的眼神,又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

她只是觉得可笑,那么多年的感情,说散就散了。

如果说昨晚张子扬把她送人这件事情让她愤怒屈辱,那么今天,张子扬无疑是狠狠的在她的脸上又甩了一个巴掌。

”贱?呵呵,姜未泱你难道就不贱了吗?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男欢女爱的事情,讲的是你情我愿,我跟子扬真心相爱,纠缠不清的你才是真的贱。“

“张子扬,昨晚的事情……”姜未泱不想理会秦曼曼,目光急切的看向张子扬,想要听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姜未泱,我不欠你什么了,我跟你在一起那么久了,我确实是真心对你好的,你就当做是回报我这几年对你的好,帮我一次又能够怎么办?我跟曼曼是真心相爱的,你别这样纠缠不清了,你就放过我,成全我们吧。”张子扬躲避着姜未泱的眼神,语气却无半点对姜未泱的愧疚。

姜未泱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无耻的那么理直气壮?

她一时没控制住心头的愤怒和痛苦,快步的上前,一把拽住了秦曼曼的头发,啪啪就是两巴掌过去。

“啊!姜未泱你这个泼妇!你要做什么?”秦曼曼尖锐的惨叫,“张子扬你还不赶紧的给我把她弄开!”

张子扬也是被姜未泱这个样子吓到了,到秦曼曼叫出声来,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步,一把将姜未泱拽开,推倒在地。

“够了姜未泱,你这样像个泼妇似得,只会让我更厌恶你!你滚吧!我们之间完了!“

姜未泱后脑勺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柜子上,一阵钝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姜未泱!我们好聚好散吧!是,我是跟曼曼在一起了,是对不起你,但是你呢?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连碰都不让我碰!我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我也会有正常的需要!我们之所以会闹成这样,你有很大的责任,请你现在马上从我家里出去!”张子扬看着脸色发白跌坐在地上的姜未泱,愤怒的对着她吼。

姜未泱慢了一拍的回过神来,扯了扯嘴角,笑得难看,心脏尖锐的疼着。

她原本以为张子扬是不一样的。

只是现实狠狠的给了她一个巴掌。

扶着柜子缓缓地站了起来,最后看了张子扬一样,姜未泱将身上他家的钥匙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身上,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

她确实是曾经爱过这个男人,但是连续经历了被当商品拿去交易,以及出轨这样的事情以后,姜未泱哪怕再爱,也不会丢下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只是心真的好疼,疼的让她几乎无法呼吸了。

姜未泱从张家的小区出来以后,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了力气。

看着马路上来往不息的车流,她甚至有过一瞬轻生的念头,不过想到了还在家中病重的母亲,她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口袋里面的手机再一次的震动起来,姜未泱拿出手机,才发现母亲林欣在这期间居然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才接了电话。

“妈。”声音一出口,沙哑的就不成样子了。

林欣温柔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泱泱是在忙吗?”

“不忙。”姜未泱不想被林欣听出自己的声音不对劲,回答的十分简洁。

林欣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什么,许久才听到她微弱的声音响起,“泱泱现在可以回家一趟吗?”

姜未泱心里有些疑惑,总觉得林欣说话吞吞吐吐的,似乎是有什么想说不能说的话。

正疑惑着,就听到那头一道不耐烦的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赶紧的让她回家,你在这里啰啰嗦嗦半天到底要做什么?”

“泱泱……”林欣带了些恐惧的声音再次的响起。

姜未泱的脸色倏地一变,匆忙的回了一句我马上回来,挥手拦了路上的出租车,直奔家中去了。

姜未泱心里着急,生怕家里的那个男人会欺负了林欣,路上不时的拿起手机看时间。

到家以后毫无意外的在家里的客厅看到了那不可一世的男人,带着蔑视众生的高高在上,而林欣站在一旁,低垂着头,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的样子,看得姜未泱有些生气。

“你来我家里做什么?”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血缘上的父亲,姜振涛。

二十年前,姜振涛为了攀高枝,抛弃糟糠之妻,同时被抛弃的,还有刚刚出生的姜未泱,后来他为了不被如今的妻子发现当初做下的肮脏事情,甚至还对林欣痛下杀手。

姜未泱上前挡在了林欣的面前,生怕她再次被姜振涛伤害。

“哼!贱种就是贱种,一点规矩都没有!这些年,你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姜振涛愤怒的打量着姜未泱。

姜未泱生的很美,五官美艳得极具侵略性,那一双眼睛仿佛天生就会勾引人,哪怕此时穿着的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却依旧掩盖不了那一身的气质。

“贱种?呵呵,那贱种的父亲又算什么?畜生还是禽兽?哦,对了,贱种的父亲估计连畜生都不如!”姜未泱语气尖锐的勾了勾唇角,看着姜振涛的眼神,丝毫没有掩饰她的恨意。

“你说什么?”姜振涛果然被激怒,倏地站了起来,扬手就要去打姜未泱。

林欣连忙将姜未泱往自己的身后拉,同时也卑微的开口求饶,“涛哥,你别跟泱泱计较,她平时很乖的,今天可能是受了些刺激,你不要生气。”

说完了又转身对姜未泱开口,“泱泱,快跟你爸爸道歉。”

“我没有爸爸,我也不会道歉。”姜未泱脖子一梗,态度坚定。

林欣满脸的为难,不过还是固执的挡在姜未泱的面前,生怕姜振涛真的动手打了她。

姜振涛冷冷的盯着姜未泱,许久才冷哼一声,“我不跟你们说废话,浪费我的宝贵时间,没有意义,我来是要带泱泱回姜家的。”

“做梦!”林欣还没有反应过来,姜未泱就先一步的骂道。

“泱泱,你不要这样跟你爸爸说话。”姜未泱刚刚说完,软弱的林欣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衣服,小声的开口。

姜未泱红着眼回头看她,“妈,你还要懦弱到什么地步?他当年做了什么事情你难道都忘记了吗?他是怎么对待我们母女的,你都忘记了?我不会跟他回去的!让他滚!”

说完姜未泱转身就要回去房间。

“你母亲的尿毒症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做手术换肾的话,她活不过半年的时间,你不在乎自己,难道也不在乎她了吗?”

姜振涛眼底燃烧着怒火,不过却是按捺着性子,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来。

姜未泱的身体猛地一僵,垂落在身侧的拳头,缓缓地握紧。

林欣是姜振涛的发妻,结果这个男人当年为了攀高枝,抛妻弃女,丢弃他们母女不顾,不仅如此,还为了不被人发现姜未泱的存在,狠心的痛下杀手。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林欣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操劳过度,换上了尿毒症?

“你能治好我母亲的病?”姜未泱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转身看向身后的姜振涛。

姜振涛唇角勾起,笑得很冷,“我可以联系国内最好的专家给她做手术,而且还可以保证给她安排上合适的肾源,术后的养护需要的费用,我也可以给你……”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不等姜振涛把话说完,姜未泱就冷冷的打断了他。

姜未泱对姜振涛太过了解了,这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不可能无缘无故那么好心来帮他们母女的。

“爽快,我就喜欢跟你这种明白人说话。”姜振涛对姜未泱倒是十分欣赏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姜未泱很显然就是个识时务的人。

“我需要你跟我回姜家,以姜家大小姐的身份,嫁给薛家的大少爷薛司律。”

“薛家?”姜未泱微微一愣,很快就想起来了。

薛家大少爷,传闻暴戾成性,且有某些变态的嗜好,他已经娶了九个老婆,结果九个女人结婚第二天全部都死了,无一例外,因此盛京盛传,薛家大少爷克妻,娶一个死一个,所以哪怕薛家财大势大,薛司律更是帅得天绝人寰,却没有一家愿意把女儿嫁过去。

姜振涛居然是打了薛家的主意。

“泱泱,妈妈没事的,你不要答应他。”林欣虽然不知道薛家大少爷是谁,不过姜振涛舍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过去,反而来找姜未泱,傻子也看得出来有问题了。

她虽然软弱,但是也是极其护着自己的女儿的,哪怕她的命不要了,也舍不得看姜未泱受了欺负。

“闭嘴,哪里有你说话的份?林欣,你不要误了你女儿的终生大事!”没想到林欣这个时候居然跟自己对着干,姜振涛愤怒的吼了一声。

林欣顿时缩了缩脖子,唯唯诺诺的看着他,没敢再开口说话。

姜未泱已经快速的在心里分析过了嫁给薛司律的利与弊了。

薛家作为盛京第一大家族,权势无双,如果她真的嫁过去了,哪怕姜振涛真的想要对付她,也要掂量掂量她背后的薛家,到时候她就有能力保护林欣了。

“可以,但是我还有两个条件。”姜未泱稍作斟酌,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

林欣怕她真的会答应姜振涛的要求,有些着急,上前去拉她的手。

姜未泱却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背,“妈,你放心,能够嫁到薛家,当薛家少奶奶,再差又能够差到哪里去?总比现在好,不是吗?”

林欣闻言张了张嘴,最后苦涩的一笑,没有再说话。

姜未泱素来有自己的主见,她既然决定了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姜振涛已经十分的不耐烦了,见姜未泱还想要提条件,有些不满,“你还想要什么?”

“第一,把当年我妈从外公那里拿给你的那一本蓝色封面的书还给我,还有,马上给我妈安排换肾手术。你要是答应,我就嫁。不答应,谁爱嫁谁嫁去。”姜未泱态度坚决,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姜振涛琢磨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样的要求到底有什么目的,薛家那边逼的紧,当时他喝多了,薛家开出来的条件,又让他根本就无法拒绝,等醒来以后,才想起来,姜珍珍可是跟京城韩家那位少爷有关系的。

最后还是赵娇提醒了他,他还有一个女儿。

只要姜未泱答应,不管她的条件多无礼,他都一定接受。

“可以。”

“还有,先给我妈安排手术。”姜未泱又趁机增加条件。

这个姜振涛倒是没有推诿,反正迟早也是要安排的,他当着姜未泱的面打了个电话,之后亲自送了林欣和姜未泱去了医院。

有姜振涛提前安排,医院方面十分的尽心,有专门的人带着林欣去做各项的检查,这些年姜未泱努力赚钱,一直都给了林欣最好的治疗和照顾,她的身体状况其实还算不错,能够承受得起换肾的风险。

“你实在是不应该这样草率的答应他,这薛家如果是好的话,他早就让姜珍珍嫁过去了,又怎么会轮得到你?妈妈一把年纪了,多活一天少活一天的也没关系,你……”林欣坐在病房的床上,看着姜未泱,满脸的愁容。

“妈,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等着手术,横竖不过是嫁人,嫁给谁不是嫁?”

张子扬她当初那么喜欢他,最后还不是一样背叛了她?甚至还这样对她。

所以嫁给谁不是嫁?起码嫁给了薛司律,生活还有个保障,薛家总不至于亏待了她这个薛家少奶奶。而且,这些年为了给林欣治病,她所有的时间都拿来了打工,不仅仅学业没修完,连外公教下来的医术也没时间好好的去钻研。

要是嫁给了薛司律,林欣的病不会再是她的负担,她就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了。

姜未泱如今对感情彻底的失望了,对婚姻,自然也不会抱着任何的期望。

“那你那个男朋友……”林欣感觉到今天的姜未泱整个人都不太对劲,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话才出口,就见姜未泱的脸色都变了,她顿时闭嘴,没有再提。

“我们分手了。”姜未泱沉默了很久,才闷声的回了一句。

林欣没再多问为什么,只是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姜未泱的手背,算是安抚了。

“妈,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姜未泱低声的说着,眼眶逐渐泛红。

**

帝皇豪庭酒店,V1808房间内,气氛压抑的让人呼吸困难,端坐在床头的男人,冷凝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恐怖的暴戾之气。

“人还没找到?恩?”男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床单,发出一声沉闷的笃笃笃的声音,让房间里面的几个人冷汗直流。

“监控查看过了,对方走的时候,挡住了脸,所以,所以看不清楚……”

“废物!帝皇豪庭的总经理给我撤了!继续给我查,掘地三尺,也必须要给我把昨天晚上的女人找出来!”

男人额角青筋暴现,一把抓过了床上的枕头,朝着面前的人狠狠的砸了过去。

“是,是大少爷,我们,我们马上就去查……”

几个人屁滚尿流的从房间里面跑了出去,却是暗自庆幸,看样子大少爷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否则的话,等待他们的就不是一个枕头,而是砖头了。

薛司律脸色阴沉,目光落在了床单上那一抹刺目的鲜红上,忍不住狠狠的骂了一句,“该死的!”

他居然被一个女人吃完了以后拍拍屁股丢下了,要是找到了那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一定扒了她的皮!

这个世界上敢给他下药还把人送到他床上来的,可没几个,他就不信了,他会查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昨晚那个女人,那种燥热的感觉又上来了,薛司律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不然的话,那么多年对女人毫无感觉的他,怎么会对一个睡了一次的女人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