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带着小怪兽上班喷了

电话那边的副官阿南得不到回应,重复道,“三少,姚公主那个小祖宗下了死令,说必须要带你去出席她家族酒店的舞会,若不然以后她天天缠住你。”

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到三少听到这些话的反应有多糟糕,开了句玩笑舒缓下尴尬,“看来这一趟,不去也得去了。”

墨斯擎沉思了片刻,看了林雅杏一眼,临时改变了想法。

“过来接我!”

“我已经在ktv对面的篮球场了,等你。”

林雅杏见墨斯擎挂了电话,不知电话里的人和他说了什么,他的脸色不难看了,甚至是变得有些心情很好的样子。

就在她正好奇,男人靠过来,在她耳边压低声音,“我需要你和我去一个地方!”

林雅杏纠结的看着男人。

从酒店回韩家她就不想和他再有交集,却偏偏适得其反的,接连交集在一起。

这次他帮了她,她不答应他的请求,好像说不过去。

摇摆不定的问了句,“去哪里?”

墨斯擎也没有隐瞒,“一场舞会,我需要一个舞伴。”

唐小梦轻轻推了下林雅杏,“杏儿,这次多得三少,你就去嘛,你不是最喜欢跳舞的吗,就当去观摩学习一下不同的舞蹈。”

林雅杏还是纠结,她不喜欢去高调的场合,而且还是和墨斯擎这样特别身份的人,而她韩少夫人的身份也会招人非议。

这一次墨斯擎这么高调的维护她,怕是要引起八卦了。

“我时间紧迫,只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墨斯擎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自顾喊了几声,“一,二……三!”

说完直接牵起林雅杏的手就走。

林雅杏下意识的要抽回自己的手,可在这个这么多人注视的场合下,不能让他难堪了。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墨家三少,而极少公众知道她就是那个不受宠的韩少夫人。

韩祁帧三天两头带着不同的情人上热搜,但却极少带她这个正牌夫人在公众场合出现过。

甚至这些同学都不知道她嫁给了韩祁帧。

她看着他握住她手的手,他的手心很厚实,有股暖意,被他握住都有种安全感。视线往上,迷惘的看着他的侧脸,有种陷入了梦境梦幻的感觉。

墨斯擎侧眸对上女人的视线,她很懂事,即使还是不愿,却给足了他面子,没有甩开他的手。

他微微扬唇一笑,牵紧女人的手,加快了脚步出去。

唐小梦姨母笑的看着两人对视的背影。

羡慕死了。

多希望老天也赐予她这样唯美浪漫的爱情。

默默跟了上去。

直到人走远,班长才敢牵起林海茵。

她不知道林雅杏和韩祁帧结了婚,好奇又羡慕,细声呢喃,“看样子小杏好像和墨三少关系很不错?”

抱上墨斯擎这棵大树,真的就可以横着走了。

未来的总统夫人,这个位置太有诱惑力了。

“对啊,真的没想到啊,林雅杏平时看着低调文静,没什么存在感的,没想到居然会和墨斯擎这种上将级别的大佬有关系。”

“果然低调才是最高调的炫耀啊!”一个瘦瘦的男同学感叹道。

环视一遍众女同学,打趣道,“你们都仔细想想,以前有没有欺负过林雅杏同学?欺负过的,都要小心了。三少在战场上可是出了名的眦睚必报,对手都被整怕的。在生活上,肯定也是这个作风!”

女同学互看两眼,都有些心虚。

“走,出去看看。”瘦瘦男同学好奇心爆棚,说着就追了出去。

其他同学也跟着出去。

林海茵狠狠的眯起眼睛握紧拳头。

一用力,全身都痛了起来。

特别是耳朵和屁股。

愤恨的跺脚,“墨斯擎,你够狠。”

随后勾起了阴险的笑容。

这个仇,必须得报。

不管林雅杏和墨斯擎是什么关系,她都会让他们身败名裂。

她倒要看看墨斯擎要带林雅杏去哪里。

忍着痛小跑出去。

被对面的景象惊呆了!

ktv的对面是一个很大的篮球场。

篮球场上停着一架直升机。

直升机机身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墨字,标示着属于墨氏集团制造。

追出去的同学在林雅杏和墨斯擎身后停下,看向对面也纷纷被那磅礴的架势惊呆住。

直升机里的阿南拉开机门,看到那么多人跟着出来,直愣愣的看向他这边,有些不明所以的皱了下眉头。

职业的习惯使然,从直升机阶梯下去时,敏锐的目光扫过四周,检查有没有存在安全隐患。

墨斯擎作风低调,出行没有带保镖的习惯,而这次退役出来更危险,他就怕对手会搞偷袭那种卑鄙的报复方式。

作为墨斯擎的副官,他必须百分百保护他的安全。

检查过后确定没有问题,过去迎接墨斯擎。

墨斯擎举了下手,示意阿南不用过来。

他牵着林雅杏过去。

林雅杏还在看着那架直升机,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直升机。

和航班飞机完全不同,外观设计得很特别,看着都觉得霸气。

就如墨斯擎自身的气场一样。

目光又不禁转到墨斯擎的侧脸上。

过马路的时候,他松开了牵着她手的手,落在她的背上,自然而然的一种保护姿态,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他身上那股军人气,带着保护平民的责任感,让人敬畏。

她想起热搜上官媒放出他的那张军装照,心底油然而生几分对军人的崇拜。

此时天色已黑,路灯微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那张冷酷霸气的脸多了几分柔和。

霸道又温柔。

他给人的感觉,总是这样矛盾而特别的。

阿南见墨斯擎走近,习惯性的举手对他敬了个军礼,喊道,“三少。”

敬完之后又觉得这样有些过于官方了,憨厚的笑了笑,摸摸脑袋,“我都忘了,我们现在都退役了。”

墨斯擎扯了扯嘴角也笑了笑。

一时间,他也难以调整回来。

习惯了在部队循规蹈矩严谨的生活方式,很难放松。

“阿南,我副官!”他为林雅杏介绍。

林雅杏满怀敬畏的对阿南真诚的微笑。

每一个保家卫国的人,她都心怀敬畏。

墨斯擎霸气,跟在他身边的人都是霸气的。

但这个副官留着平头,刚才摸脑袋的动作,霸气中又有些憨憨的,可爱极了。

阿南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以微笑。

在部队里一直和男人打交道,极少有机会面对女人,所以不太习惯。

打量着林雅杏,见她眉善慈目的,笑容温婉又友好,第一印象很不错。

他自然知道林雅杏的身份,更知道自家老大对林雅杏是什么心思,只是现在才算正式见面。

视线转到墨斯擎脸上,说明了下,“当时打电话给你,你赶来这里时,我刚挂了你的电话,姚公主就打电话给我,我看时间有些赶,就开了直升机来接你了。”

总统千金姚安琪性格有些娇蛮,但并不是惹人厌的那种娇蛮,只是喜欢缠着他家老大,天真浪漫,活泼娇俏,他习惯喊她姚公主。

在墨斯擎赶来这里的途中,阿南打了个电话给他,所以知道他在这里直接来接人了。

墨斯擎听到姚公主三个字就烦躁。

阿南见他这个反应,好笑道,“出发吧,若是姚公主迟迟没看到你,又不知要闹哪一出了。”

察觉到林雅杏好奇的目光,顾忌的收口了。

上机前,林雅杏还是退缩了。

她始终不想去。

这个姚公主一定不简单,而且从阿南的语气中能感觉到,对方很喜欢墨斯擎。

她看向对面的同学们。

个个都羡慕妒忌恨的看着她。

特别是那些女同学。

不得不说,这样的画面,莫名的解气。

她的内心也生出了几分小小的虚荣感。

她在这个时候退缩,就是让她们看笑话了。

她若是跟着墨斯擎上去,以后的同学聚会没人敢再小看她,而是巴结她。

去还是不去。

她一时不知怎么选择。

对面的唐小梦不断对着她挥手,催促她快点上去。

她为难的垂下眼眸。

自己就是这样犹豫的一个人。

小心翼翼的看着墨斯擎问道,“你没有别的舞伴吗?”

“没有人比你更适合!”

一句话,又让她震惊住了。

他对她说的话,总让她感觉到话里有话。

还是说,他说话就是这个方式?

失神间,男人已经牵着她上了直升机。

阿南不敢再耽搁下去,迅速回到了飞行位置。

扭头看座位上已经坐好的两人,确定没有问题,对墨斯擎打了个ok的手势,启动飞行。

直升机缓缓起飞。

林雅杏坐在靠窗的位置,透过玻璃窗看下去,唐小梦还在对着自己挥手。

她那个激动的样子,好像巴不得她跟着墨斯擎再也不要回来。

察觉到站在唐小梦身后的林海茵眯着眼狠狠的看着自己,隔着一段距离,都能看到她眼神里的愤怒和不甘。

也难免这么气急败坏,一向嚣张高傲惯了。

冷冷一笑,转回了目光。

看向对面的墨斯擎,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修长的双腿微微叠塔在一起,文件搁在膝盖处,他低着头看得很认真。

坐姿霸气又优雅,有股都市的精英感。

过马路护着她的时候,有军人范儿,而现在拿着文件看,又有商业精英范儿。

他的魅力不止一面。

看着他,脑海里就会回放起在ktv里,他刮了林海茵一大嘴巴子解气的画面。

很想问他为什么要帮她惩罚林海茵,张了张嘴,却怎么都问不出。

最后放弃了。

不再看他,侧眸看向窗户外。

墨斯擎抬眸看女人一眼,嘴角微微扬起,溢出一分愉悦的笑意。

直升机越飞越高,直至看不到,同学们才舍得收回目光。

一个个,眼神还是很羡慕。

“这不是电影里才有的片段么?林雅杏同学够可以的。”瘦瘦男同学再次打趣一句。

“小梦,小杏是怎么和墨三少认识的啊?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情呀?”班长八卦十足的问道。

“是啊是啊,知情的话就给我们说说嘛!”

“刚才你说是你叫墨三少来的,你怎么会有墨三少的联系方式?你和墨三少也有交情吗?”

几个女同学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想知道啊!”唐小梦潋滟的扫视几个女同学,越是想知道,越说不说,吊足她们的胃口。

这些人上学时,可没少刻薄的对她和林雅杏,虽然没有林海茵那么可恶过分,但当初都向着林海茵那边孤立小杏。

个个都是势利眼,风吹向哪一边就跟向哪一边。

“我偏不说!你们慢慢猜吧!”心情好的吹了记口哨,留下话就走了。

走了两步,又扭头看还在看着天空的林海茵,“对了,林海茵,作为一名护士,我温馨提示你一下,最好去看看耳朵,小心耳鸣了!”

林海茵本就气得要死,被唐小梦这样冷嘲热讽,气得一下就面容扭曲了,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唐小梦,你是不是找死?”

唐小梦无赖般的耸了耸肩,直接无视她,留给她一个开心离去的背影。

林海茵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举起死死握紧的拳头。

她一定要告诉韩祁帧,林雅杏和墨斯擎有奸情,让韩祁帧惩罚她。

这口气才能消。

但唐小梦说得也对,她现在得去医院看耳朵。

捂住还在嗡嗡作疼的耳朵,气急败坏的上了车离开。

唐小梦看着林海茵远去的车子,不屑的冷笑一声。

肯定又去找韩祁帧告状了。

韩祁帧根本不是三少的对手。

她对男神很有信心,放心的开着自己的车也离开了。

同学们回去里面,现场恢复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