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爸妈喜欢当着我的面做 双性受爽到不停的喷水BL

杨曹氏一脸的笑容:“我这不是担心千歌那孩子嘛,你说你们家,你是个男人,婶子吧,身体也不怎么好,所以我想着过来帮帮忙。”

“说起来,千歌醒了没有啊?”

一看到杨曹氏的时候,沐爹爹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打出去的,谁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要脸,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也厉害。

明明是想要来看看他家千歌死没死,居然说的这么好听,说不定现在就还想要动手呢!要是不明真相的话,说不定真的会被她骗了。

只是想到昨天晚上沐千歌说的应对方法,沐爹爹就还得忍住了,不能让杨家媳妇看出好歹来,只能冲着杨家媳妇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家千歌还没有醒过来呢!烧了一天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烧坏脑子了。”

话里面满满的担心,到是让杨曹氏忽视了这个难看的笑容,只以为是担心沐千歌呢,也就说了几句安慰的话。

“这孩子掉进湖中,都能有人相救,想必是个命大的,不用担心的。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杨曹氏还在心中嘀咕了一声,只可惜你的命不能留着啊,想到这里,杨曹氏继续开口。

“我去房间里面看看千歌吧。”

沐爹爹也没有阻拦杨曹氏,反而是转身带着杨曹氏朝着沐千歌的房间里面去了。房间里面,沐千歌依旧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不一会的时间里面,楚尘御从后山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两只兔子,走了进来没有看到人,才朝着沐千歌的房间里面去了。

一进去就看到了沐爹爹和杨曹氏,楚尘御还不认识杨曹氏,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妇人,沐爹爹这才开口说话。

“阿尘回来了啊,这是你杨大嫂,村长家的媳妇。”

楚尘御可是记得的,村长家的媳妇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杨猛的淫妇啊,瞬间明白这个人是来打探消息的了。

杨曹氏也是好奇的看着沐爹爹:“这就是救了千歌的那个小伙子吧?到是长得挺好看的,说起来还真是巧啊。”

“你可有看到千歌那孩子是怎么掉下去的?”

这话杨猛也问过,楚尘御摇头:“我上山的时候,只看到她浮在水面上了,也不知道在里面泡了多久。”

听到楚尘御什么都没有看到,杨曹氏放心了不少,这么看起来,只要解决沐千歌一个人就好了。

看着两人:“你们有事情都去忙吧,反正我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帮你们照看一下千歌好了。”

这是打着想要和沐千歌独处的机会害沐千歌呢!沐爹爹和楚尘御对此都是清清楚楚的,楚尘御突然就开口了。

“谢谢杨婶子啊,不过不用了,千歌我会好好照顾的,毕竟是我未来的媳妇。”

这句未来的媳妇,可是将杨曹氏吓得不轻,看着沐爹爹:“这,这话是怎么说的啊?什么未来的媳妇啊?”

楚尘御脸上一红,开口解释了起来:“是这样的,我这不是救了千歌嘛,而且沐叔叔看我可怜无处可去。”

“就让我留下来做上门女婿了,以后要娶千歌的,所以我来照顾千歌最为合适了。”

楚尘御说这些其实就是就想要通过杨曹氏的嘴将他留在村子里面的事情给传扬出去!毕竟看起来,他要留下来好久呢!

而且他现在没有身份,留下来做个村民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子,如果找到解决身体隐疾的方法了,到是可以离开了。

杨曹氏瞪大了双眼,看着沐爹爹:“我说沐伯伯,这是真的啊?你们家千歌真的要在家招婿啊?”

沐爹爹点头:“对啊,阿尘挺好的,也愿意留下来,以后照顾我们有什么不好吗?”

杨曹氏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心想着这个要是她不想要弄死沐千歌的话,他们沐家多个上门女婿还真的是好事情。

毕竟沐千歌这种情况,家里这么穷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才,想要嫁出去,确实有些苦难了。

正说话之间,突然床铺上面的沐千歌咳嗽了两声,这下子可是牵动了杨曹氏的心思了。

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沐千歌,就怕从沐千歌的口中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而沐爹爹和楚尘御都是兴奋的不得了。

看着沐千歌:“千歌,你醒了啊?”

沐千歌看着说话的沐爹爹眨巴了一下眼睛,仿佛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很久,房间里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等着沐千歌的回答。

结果等了半天,才看到沐千歌脸色有些痛苦,随即一脸茫然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三人:“你们是谁?”

这话一出口,房间里面的三人表情各一,楚尘御是在诧异,沐千歌这个演技,还真不是一半的真啊。

而沐爹爹则是一脸的难过,看着沐千歌:“千歌,我是你爹啊,你到底咋了?”

杨曹氏睁着眼睛,脸色有些不敢置信,还隐藏着一丝狂喜,要是沐千歌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岂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也是热切的关注着沐千歌的,沐千歌眨巴了一下眼睛:“你说我叫千歌,你是我爹?”

“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我是谁?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沐爹爹眉头也皱了起来:“孩子不急,不要着急啊,你记得就算了,没事啊,爹在呢!”

“可能是你发烧太久了,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别怕啊,有爹在呢!”

沐千歌的神色还是一片的茫然,沐爹爹却是转头看着杨曹氏:“杨家媳妇啊,你看我家千歌也醒了。”

“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你能帮忙的了,先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

杨曹氏也明白了,这是不想让她继续待着了,也就点头:“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事的话,来叫我帮忙啊。”

杨曹氏离开了沐家之后,就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也没有回家,就朝着杨猛家中去了,一脸兴奋的敲门。

“猛哥,你在家吗?”

杨猛赶紧打开门:“你怎么大白天就过来了,要是被人看见怎么办?”

杨猛一边说着话,一边讲杨曹氏领进了门,看着杨曹氏这么开心,忍不住皱眉问出了口:“那个沐千歌死了?”

他想不到,除了这个好消息之外,还能有什么好事能够让杨曹氏这么开心了。

杨曹氏听到这个话,却是摇头:“没有,她没死,不过也和这样子差不多了。那沐千歌烧坏了脑子。”

“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什么都忘记了,肯定也忘记了我们的事情了。这样子,我们以后也安心了。”

杨猛听到这个话,直接皱起了眉头:“你确定沐千歌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假的?她当时什么反应啊?”

“可是有看见你?”

杨曹氏的脸色也是一遍,随即开始仔细回忆了一下:“没有,她根本没有注意我,甚至都没有看到我,只是在知道自己想不起来的时候,有些难过。”

“我觉得她一个孩子,应该没有这种心机吧。你是不是想多了?她不记得了,不是挺好的,这样子我们也不用害人性命啊。”

要知道她们的事情被沐千歌偷看到了之后,下决心要杀害沐千歌的时候,杨曹氏还是犹豫了一下的。

毕竟沐千歌那是一条人命啊,最后还是被杨猛给说动了。杨猛听到杨曹氏的话,却是皱眉:“不,不行。”

“你想啊,要是沐千歌有一天想起来了怎么办?我们可是要杀她啊,她肯定不会帮我们保密的。”

“所以沐千歌必须得死,不过现在沐千歌失去了记忆,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情,可以更容易的下手了。”

杨曹氏有些不忍心,可是为了还是被杨猛给说动了,两人继续商量着,怎么弄死沐千歌了。

此时的沐千歌还一无所知,而是在盯着楚尘御发呆,楚尘御回头看了一眼沐千歌,随即眉毛上挑了一下。

“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沐千歌笑了起来:“看你好看啊!怎么,不给看啊?只可惜,你坐不了主,你是我的,我想看就看。”

这么嚣张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啊!不由得摇头:“行,那你看吧,反正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翻了个白眼,想着接下来的几天,都要被困在屋子里面休息,就十分的难过,她想要上山啊。

沐爹爹此时已经做好了午饭了,声音也从外面传了进来:“千歌,阿尘,来吃午饭了。”

沐千歌和楚尘御都走了出去,准备吃午饭,只是看到桌子上面,就是一些很稀的粥,还有一些红薯。

两人顿时都没有了食欲了,沐爹爹到是端着一碗稀饭走了进去,那是给沐娘子,也就是沐千歌的娘送去的。

看着桌子上面的午饭,沐千歌再一次的对这个家的贫穷有了更多的认知,看着楚尘御:“阿尘,你有银子吗?”

楚尘御摇头,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放银子在身上的觉悟,所以平时身上根本没有银子,就被人打落下悬崖了。

要不是意外/遇到沐千歌,怕是自己的小命已经没有了,哪里还有银子啊。不过说起来,他到是可以打猎的。

想了想:“要不我上山去打猎,改善一下生活?你现在身体虚弱,怕是光喝粥也是不行的。”

沐爹爹这个时候走了出来,看着桌子上面的东西没有动,不由得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怎么不吃啊?”

沐千歌干笑了一声:“我在等爹你呢!快坐吧,我们一起吃。”

沐爹爹闻言笑了:“我就不用了,我在厨房吃好了,你们吃吧。”

沐千歌眉头皱了起来,突然想起来,是原主以前的记忆。没有阿尘的时候。沐爹爹总是会把饭菜都搬到沐娘子的床边。

一家人围在一起用膳,沐爹爹从来没有在厨房用过。沐千歌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着厨房走去了。

沐爹爹愣了一下,才开口叫住沐千歌:“千歌,你干什么去啊?”

沐千歌已经走到了厨房里面,果然看到了灶头上面就一碗白色的米汤,沐千歌看了一眼沐爹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端着那碗米汤:“爹,去桌子上我们一起吃吧,我吃这碗就行了。我一天都没有怎么动,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就咕咕叫了一声,只是沐千歌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端着那碗米汤走了进去,仿佛刚才被肚子叫打脸的不是自己一样。

楚尘御亲眼看到这一幕,到是觉得有些奇怪了,当然她奇怪的是沐千歌这个人!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的动作,也是叹息一声:“那碗给爹吧,爹吃,你这不是生病才好嘛,要吃好一点,吃饱。”

沐千歌看着沐爹爹:“爹,你知道的,我那是装病,好了,我吃了午饭去山上一趟,早点吃的回来。”

听到这个话,沐爹爹立马就要反对:“不行,你现在不能上山。”

沐千歌皱眉:“爹,阿尘会陪着我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出事的。再说了,那山上我很熟悉的。”

“你不让我上山,我们一家吃什么?再说了,阿尘也有手有脚的,我们去山上,肯定能找到好吃的。”

楚尘御这个时候也表态了:“是啊,沐叔叔,你相信我吧,我会照顾好千歌的。我很厉害的,我平时就会打猎呢!”

想到阿尘就是因为上山打猎才救了自己的女儿,这一点沐爹爹到是没有怀疑,也就点头:“那你们千万要小心点啊。”

沐千歌点头:“我知道的爹,我等下去看看娘亲,就和阿尘上山。”

沐爹爹点头,看着沐千歌快速的将那碗米汤喝了,就转身去找沐娘子了,不由得开口:“红薯你吃一个啊。”

沐千歌笑了一下:“我吃好了,爹,你吃吧。”

说着转身去了沐娘子的房间里面,原主的记忆里面,沐娘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反正常年卧床不起。

沐爹爹因为要照顾沐娘子,在加上身体和腿脚都不是很好,所以都是原身上山采药,靠着那点微薄的收入养活着一家人。

刚走进去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味……

沐娘子看着沐千歌进来了,沐娘子慈爱的看着沐千歌,她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是卧床不起的,只是偶尔会出去。

至于昨天起来,也是因为沐千歌太晚了没有回来,所以才强撑着身体起来的,今天就又躺回床上了。

“是千歌啊,你好点了吗?身上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沐千歌这才有心事看着眼前的女人什么样子,或许是因为常年病痛的原因,沐娘子很瘦,可以说是骨瘦如柴了。

而且眼窝深陷,一看就不是很好的样子,但是却是不丑的,反倒是有种病美人的感觉,难怪让沐爹爹这么疼爱了。

“娘,我没有生病,你是知道的,我就是来看看你,别担心我。”

沐娘子点头:“好,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不担心。”

说着还咳嗽了两声,而沐千歌赶紧伸手去扶住了沐娘子的身子,下意识的将手放在沐娘子的手腕上面。

然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一下,眼前的女子,哪里是生病了,明明是中了毒药啊,在慢慢的等死啊。

而且从脉象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沐娘子虽然不是清白之身,但是根本没有生育过孩子啊!

那原身是谁?沐千歌压根没有想到,她只是突然手痒给沐娘子把脉,居然得到这么大的一个消息。

而且看样子,整个沐家,到处都是秘密啊,她的身世,沐爹爹不知道知不知道啊?算了,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

再说了,她又不是原因,对于血缘她也不强求的,更何况,看的出来,沐爹爹和沐娘子都很爱她的。

所以她不会让沐娘子在受到这样的折磨了,只是手上想要药材,没有药材,想要银子,没有银子。

所以现在沐千歌觉得自己第一件事情,还是要先想想,该怎么弄到银子啊,不然的话,什么都是白搭。

不行,现在就要上山,早点去,早点带东西去卖钱。她需要银子啊,从沐娘子的房间里面出来。

就看到楚尘御已经在一旁等着她了,朝着楚尘御走了过去,还不忘记对沐爹爹喊着:“爹,我上山去了啊。”

这是沐千歌每天上山的时候,都会对沐爹爹喊的话。沐爹爹点头:“好,早点回来。”

这就算是父女两人的道别了,沐千歌背着背篓,看着楚尘御:“走吧,上山。”

两人就这么朝着山上去了,楚尘御看着沐千歌:“你累不累啊?累的话,我可以带你上山啊。”

带她上山?沐千歌顿时就来了好奇心了,看着楚尘御,歪了歪脑袋:“你打算怎么带我上山啊?”

楚尘御的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下,然后一手搂着沐千歌的腰肢,提气,运起轻功,朝着山上去了。

离地的一瞬间,沐千歌吓得叫了起来:“啊……楚尘御,你想要杀死我还是吓死我啊?快放我下去,老娘恐高啊……”

楚尘御听到这句老娘恐高,突然觉得有些耳熟,好像他被摔下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沐千歌自称老娘,还是喊着谁偷袭老娘的。

所以这个丫头一生气就自称老娘?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这个自称还挺有趣的,只是我不希望在听到第二次了。”

不自觉的平时说话的语气就被楚尘御给带了出来了,母亲个却是翻了个白眼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好像说的你说了我就要听一样,想的到是美呢!”

话音说完之后,沐千歌就感觉到了自己停下来了,然后低头一看,居然是停在一颗树上,将沐千歌给吓了一跳。

赶紧转身抱着树干:“楚尘御,你什么意思啊?你把我放树上干什么?”

楚尘御将沐千歌丢在树上之后,就自己飞到了另一颗树上,看着沐千歌:“改不改?”

得,这下子不用楚尘御解释了,沐千歌已经明白了,她这是被威胁了!还真是气死她了,这个人真是……

沐千歌心想着,要不是看在他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一定要将他五马分尸,在五马分尸,一直五马分尸,直到分不出来五块为止。

楚尘御压根不知道此时沐千歌的想法,不然的话,说不定会直接抓过沐千歌打她屁屁的。然而现在是不知道,所以只是在另外一颗树上,看着沐千歌。

“你到底改不改?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不愿意改的话……”

说到这里,楚尘御停顿了一下,沐千歌以为楚尘御要说什么,看着楚尘御,结果就听到楚尘御开口了。

“要是不改的话,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这句话到是让沐千歌得意了一把,脸色都出现了骄傲的神色,结果就听到了楚尘御继续说着。

“最多也就是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了,我自己去打猎,然后等我打好了猎物,再回来把你提回家!”

沐千歌脸上那得意的表情,瞬间就龟裂了,不管了,管他长得好不好看,先弄死了在说!

不行,长得这么好看,弄死了,谁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到这么好看的人了……

两种声音,一直在沐千歌的脑子里面打转,最后沐千歌却是叹息一声,看着楚尘御:“行吧,你说了算,谁让你长得好看呢!”

“我以后绝对不在你面前自称老娘了行不行啊?我刚才就是被你突然的行为给惊吓了,情不自禁喊得。”

“不是我的本意啊,我是想要做你的娘子的,可不是做你的老娘的,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啊!”

说完之后,沐千歌又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好像有些怂啊,不过随即又安慰自己,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怂点无所谓的。

谁让她男人长得好看呢!一看到好看的,她就心软,下意识的犯怂。

而楚尘御原本只是想要沐千歌不在喊老娘了,结果却是听到沐千歌对自己表白,不由得耳朵都红了。

看着眼前的沐千歌,一下子跃到沐千歌所在的那根树干上面,结果谁知道那根树干很细,根本容不下两个人的重量。

所以在楚尘御一落下的瞬间,树干断了,两个人就这么掉了下去,还伴随着沐千歌的尖叫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