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如何吃到自己的小鸡够不到怎么办 我解开岳内裤50岁

这个话问出了大多数人都想要知道的真相了,好在楚尘御之前和沐千歌早已经对好了词了,也没有隐瞒就开始说了起来了。

“我叫阿尘,是这附近的乞丐,因为太饿了,所以想要上山找点吃的。就看到这姑娘浮在湖中,我就把她捞起来了。”

“捞起来之后,她就一直红着脸,我也不知道她是哪家的,更没钱给她请大夫,就一直用水给她擦脸,想让她醒过来,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醒。”

这话说的是够清楚了,看样子是眼前的小伙子救了沐千歌啊,杨村长很是疑惑:“这沐千歌好好的咋掉水里面去了啊?”

楚尘御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也是在看着这群村民的表现的,倒是没有错过,其中一个男子在看到沐千歌的时候,那眼神之中的惊讶。

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是想到了,眼前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行凶的杨猛了。知道沐千歌没有死,杨猛的双手都握紧了。

那么万无一失的计划,怎么可能沐千歌没有死呢?这么命大的吗?当然杨猛是不知道,真正的沐千歌早就死了。

而穿越过来的沐千歌,可是解绳子的高手,当然不会把自己淹死了。

杨猛听到杨村长的话,想了想才开口:“是不是沐千歌想要去采摘高处的药草之时,无意中摔进了湖里面啊?”

这个理由倒是很充分的,其实杨猛还是担心,沐千歌会不会醒过来,醒过来了之后,会不会说出来他们的事情?

心中有些害怕,还有些心虚,眼神不由自主的朝着沐千歌那边看去了。这个时候,沐爹爹已经站起来了,将沐千歌背在背上。

“今个的事情谢谢大家了,我家千歌现在发高烧,烧了一天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我就先带她回家了。”

杨村长都点头:“行,那就先回去吧,既然人都找到了,那大家都散了吧!”

走过楚尘御的身边,沐爹爹才开口:“ 你先跟我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

楚尘御点头:“好的,大叔。”

就这样一行人朝着山下去了,很快就回到了院子门口,而一路上杨猛都在找机会想要接近楚尘御,看楚尘御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最后发现,楚尘御是真的不认识他,也就是说,楚尘御没有说谎,他没有看到自己把沐千歌丢进湖中。

也就是说,是沐千歌自己浮上来,然后被这个乞丐给救了的,杨猛的心暂时放下了一半了,还有一半是提着的。

就是担心沐千歌醒了之后,说出来他和曹氏的事情,思考这些的时候,杨猛都没有发现,村民都走光了。

只剩下他和杨村长了,还是杨村长叫他:“杨猛,走了回家了,你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杨猛干笑了一声:“我这不是担心沐千歌嘛,你说多好的女孩子啊,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杨村长不疑有他,也就带着杨猛离开了。沐爹爹和木娘子等人都将杨猛的反应看在眼中,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阴霾。

这个杨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房间里面,沐千歌躺在床上,听到了有人进来的脚步声,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只能假装闭着眼睛,只是来人进来之后,却是很安静。

整个房间里面,安静的可以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过了许久之后,沐千歌才听到扑哧一声笑声,楚尘御的声音随之响起:“你到是挺能装啊。”

沐千歌睁开了眼睛,瞪了一眼楚尘御:“是你进来了,刚才干嘛一直不吭声啊,吓死我了!”

楚尘御好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能忍多久,结果发现,你可能能忍很久,所以我就放弃了。”

听到这个话,沐千歌更加的没有好脸色了,冲着外面看了一眼:“他们人都走了?我爹呢?怎么会让你单独进我的房间啊?”

楚尘御挑眉:“不是你说的,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所以你爹自然是很放心我进来了,人都走了。你爹去厨房了,说起来,杨猛走之前,眼神不太好。”

沐千歌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了,眼神不太好啊,也是,一个知道自己丑事的人,有可能还活着,肯定是心里不安的。

就是不知道下一步,这个人会做什么了,她不能一直装晕倒啊,更何况家里的事情还很多呢!现在她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占用了人家的身体,那么她就有义务,让这个家变得更好啊。

娘亲的病,相信有空间的灵泉在的话,治好是绝对不在话下的。这个家,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肯定是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看看她现在十几岁的年纪,身材一点都不好,要不是靠着不要脸抢回来一个男人,怕是嫁不出去的,更别说找美男了。

想到这里,沐千歌叹息一声,却是将楚尘御吓了一跳。他就看着这个女人睁开眼睛,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一会愁眉苦脸的,一会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一会又叹息的,不知道在干嘛。而且这样的情况,怎么看都有些诡异好不好?

“你怎么了?可是在担心那个叫杨猛的不怀好意?再次对你不利?其实我可以保护你的。”

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沐千歌,楚尘御这个话,就直接说出口了,反正他不会让沐千歌这个女人出事的,毕竟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沐千歌突然听到楚尘御的话,还有些感动,看吧,她这个人就是运气好啊,随便捡到一个美男子,就对她掏心掏肺的好。

这妥妥的小说女主的待遇啊!真是听得人心里透爽啊,眯起眼睛冲着楚尘御笑了一下:“那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你靠过来一点,我给你说说我的打算。”

楚尘御闻言,眉毛挑了挑,先是移动了身体,靠近了一点。就看到沐千歌还是不满:“你在靠近点啊。”

无奈之下,楚尘御的身体在向前挪动了一点点,沐千歌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在靠近一点,这么隐秘的事情,让别人听去了怎么办?”

楚尘御眉头皱了一下,怎么觉得这个沐千歌就是想要靠他近一点啊?不过用的理由还真的是,让人毫无反驳的余地啊。

只能再度靠近一点沐千歌了,两个人现在的距离可以说是很近了,可是沐千歌还是不满足,一把将楚尘御拉到面前。

差点因为距离太近差点亲上,这意外来的措不及防,让楚尘御直接红了脸颊,而这一抹红色,让沐千歌瞪大了眼睛。

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你这么害羞啊!”

本来还有一点的暧昧氛围,在这个笑声之中,荡然无存!而沐千歌笑的差不多了,才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顿时悔不当初。

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好好的可以占便宜的机会啊,就被自己这么笑没了。看着楚尘御一脸懊恼的看着自己。

沐千歌立马送上了一个赔礼的笑容:“那个,这是意外,我是真的要和你说事情来着,反正也没人,就这样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千歌的双眼都一直盯着楚尘御的脸,一脸的后悔之色,让楚尘御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

他完全弄不明白,这个沐千歌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刚才是想要占便宜吧?只是靠近他一点,这算是哪门子的便宜啊?

“好了,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杨猛啊?”

说道杨猛,沐千歌也认真了,这个人要是不除的话,估计她在这里活下去的资本都没有了,更别说带着沐家人过什么好日子了。

咳咳了两声:“你刚才说要保护我是认真的吧?你从那么高的山崖掉下来,也应该不是失足吧,所以你有功夫的对吧?”

楚尘御没有否认,而是挑眉:“所以你是让我去杀了杨猛吗?我到是可以做到。”

沐千歌赶紧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直接杀了他,也太便宜他了,在所里,他死了,那个淫妇不就逍遥法外了吗?”

“对于想要害死我的人,不管男女都不能手软啊,我要报仇,要让他们身败名裂塞。所以这件事,我们还得坐以待毙。”

楚尘御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所以你跟我说了这么老半天,你想到的办法就是坐以待毙?你干脆等死好了。”

沐千歌听到这话,给气的哼哼了两声:“你就巴不得我去死,然后你就好恢复自由之身了对不对?”

“你想得美,我告诉你,我就算是为了你,都会好好活着的,嘿嘿,压你一辈子!”

沐爹爹刚刚从外面走进来,就听到了自家女儿毫无廉耻的那句亚你一辈子,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

看着沐千歌:“千歌啊,都是爹的错啊,爹这些年,为了你娘亲的事情,忽略了你,你可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说这种话啊?”

说着竟是要哭的样子,让沐千歌和楚尘御都是一脸的无奈,沐千歌咳咳了两声:“爹,你咋了?”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这个样子,更是难受了:“你放心,千歌,这次的事情过去了,爹一定多注意你,给你买本女戒!”

女戒?沐千歌顿时瞪大了眼睛,实在是想不通,她爹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的,看了一眼她爹:“爹,为什么我要看女戒啊?”

沐爹爹看着沐千歌还一副朦胧无知的样子,心中也是叹气,但是现在还是不说这个的时候,摆手:“这个事情,不着急。”

“现在着急的事情,怎么样对付杨猛他们,你可是有了什么想法没有啊?”

沐爹爹只是个一个普通的村民啊,现在遇到这种害人性命的事情,特别是被害人还是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彻底的慌了。

其实刚刚的时候,沐千歌还在想,要不自己一直装昏迷不醒吧,这样的话,那两人肯定还会会动手的。

只是在家里面的话,难免会连累到自己的父母,所以想了想,还是决定用下一套方案了,眨巴了一下眼睛。

“爹,你别担心,我已经想好对策了,阿尘说他会保护我的。所以我明天就会醒过来,只是脑子烧糊涂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只能这样暂时来保命了,等到杨猛他们确认我是真的失忆了,应该不会在对我出手的吧。”

当然这只是安慰沐爹爹的话了,只要沐千歌不死,杨猛就绝对不会安心的,毕竟失忆了,并不代表永远想不起来,所以还是以绝后患的好。

沐爹爹听到这个话,到是真的安心了一些:“那好吧,就这样吧。到是阿尘啊,你以后就在我们家住下来吧。”

“反正我家没有儿子,你以后就当是我的儿子吧,至于我家千歌的话,虽然有些顽皮,但是人还是很好的。”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忍不住哈哈笑了一下,果然她是她爹的女儿啊,刚才还想着买女戒教训她呢!

想着又什么都是好的了,楚尘御也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点头:“沐叔叔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千歌的。”

沐爹爹这才满意的点头:“那行吧,时间也不早了,我房间给你准备好了,带你去休息。千歌也该休息了,我们别打扰她了。”

楚尘御就这样被沐叔叔给带了出来,送到了属于楚尘御的房间。沐家的房子,其实挺破旧了,连被子都是被人用过的。

应该是洗过的,上面还有阳光的味道,楚尘御也不是那等有洁癖的人,不要求什么东西都是新的,只要干净就好。

更何况这个屋里面的东西虽然不是新的,但是总给人一种很温暖温馨的感觉,让楚尘御感觉暖暖的,这是以前从来没有有过的事情。

躺在床上,就准备休息了。而沐千歌这边,看着两人走了之后,这才站起来,走到门口去看了一下,确定两人是真的离开了。

这才转身去了空间里面,空间里面现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除了灵泉在不停的冒着泉水之外,寂静的很。

沐千歌突然有些寂寞,要是扣扣还在就好了,至少进了空间里面有人和自己说话,也有人帮自己打理空间。

遇到难题的时候,还有扣扣帮自己处理,说起来,扣扣是空间的精灵,空间都跟着她过来了,扣扣肯定也在的。

至少现在还是初始空间,所以扣扣肯定是没有觉醒的,不行,必须赶快处理了那个劳什子杨猛,然后让空间升级。

背靠大青山,山上的物种很多,让空间升级的话,比前世应该要简单的太多了。在空间里面待了一会之后,沐千歌出来了。

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毕竟明天开始,杨猛等人肯定回来查探的,所以现在要养足精神,以方便明天对付贱人!

天快亮的时候,杨猛的窗户就被人敲响了,杨猛瞬间睁开了眼睛,走过去打开窗户,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杨曹氏站在窗户外边。

飞快的打开门,把人迎了进来:“现在天都还没有亮,你怎么出门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多危险啊。”

看着杨猛这么担心自己的样子,杨曹氏心中还是甜甜的,看着杨猛:“我这不是担心吗?那个沐千歌还真是一个命大的。”

“猛哥,你说她要是醒了,记得是我们两个害的她,我们两人可是怎么办啊?”

以前只是背着丈夫偷人,可是杨曹氏并不后悔,也不内疚,因为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的丈夫杨大力。

想当初的时候,杨曹氏和杨猛就是两情相悦的,偏偏杨曹氏家中,哥哥赌钱欠了债,杨大力仗着自己爹是村长。

居然拿钱将她买回家做了杨大力的妻子,明明有银子的,明明可以成全自己和杨猛的,可是偏偏因为杨大力看中她。

就强娶了她,也活该被戴绿帽子了,杨猛也因为这件事情恨上了自己的堂哥和大伯,心安理得和杨曹氏偷/情。

只是现在已经不是偷/情的事情了,而是害了一条人命啊,偏偏是还没有害死,现在人家活了,就轮到两人担心了。

杨猛看着杨曹氏的样子,显然是被吓得不清,那样子可是让杨猛心疼坏了:“别怕,一切有我呢!”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尽快处理这件事情的,这样,等着天亮之后,你再去看看沐千歌醒了没有,去关心一下。”

“毕竟你和她都是女人,你去看她也不显得突兀!”

杨曹氏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我等下先去打探一下情况,我们在计划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好了。”

“反正沐千歌是绝对不能活着的,她活着的话,我们两个就不能活着。”

一想到这件事情,要是闹开了的话,她的儿女这一辈子全完了。所以不管是为了什么,沐千歌必须死。

和杨猛说了些话,在做了点事情,天色就已经亮了,杨曹氏快速的从杨猛家中离开,看了看天色,也没有去别的地方。

而是带着从杨猛那里拿的一些东西,朝着沐家去了。杨曹氏到达沐家的时候,沐千歌早上的时候还没有清醒。

沐爹爹和楚尘御到是起床了,而且楚尘御已经进山去锻炼去了。沐爹爹看着来的杨曹氏脸色变了一下。

很快就恢复了:“杨家媳妇,你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