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的视频

“现在看了。”

封谕似乎没有什么态度,秦南音低垂下眼眸,轻声应答了一下。

气氛突然变得寂静起来,封谕听着那头秦南音轻柔的呼吸声,随即开口,“秦南音,你在哪?”

这么认真的叫着她的名字,秦南音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机械的喃喃回答着,“没出去过,待在别墅里。”

“等我。”

只留下这么一句话,秦南音的电话就被挂掉。

她收起手机,轻叹了一口气,取下左手上的戒指,盯着这款“永结同心”的设计,微微有些失神,或许她这个封太太,真的做不了多久,但封谕答应过要帮秦家。

秦南音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不明白他的用意。

而另一边,整个封氏的高层都被封谕撂在了会议室里,只留下徐话一个人哭丧着个脸,恭敬的一个个的弯着腰解释。

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这可是年度最重要的会议啊!

说走就走了。

等封谕回到别墅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抱着布丁躺在草坪上的秦南音,看着她赤脚的模样,封谕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转身在玄关处拿了一双拖鞋。

秦南音正闭目养神,身子沐浴在太阳里,突然就没了暖意。

她睁开眼睛,看见高高在上的封谕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秦南音猛然坐起身来,布丁跑得没影。

“怎么不穿鞋子?”

封谕弯下腰,抓住她乱动的脚踝,温柔的帮她穿上。

秦南音愣愣的有些缓不过劲来,封谕就抱着她回到了大厅的沙发上,她想起封谕说的那句“等我”,原来是要回来找她的意思,秦南音看不透眼前的男人。

封谕看着又在发呆的女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在掌心里,还不等开口,就感受到她左手上空荡荡的触觉,封谕拧紧了眉头。

秦南音抬眸看着他不悦的神色,赶忙找了个理由开口,“刚刚要抱布丁,我怕伤到它,所以就取下来了。”

男人的眼神愈加的深沉,秦南音心虚的闪躲着。

封谕只是拿着戒指再次帮她戴上,并且沉着声音开口,很是郑重其事的神色,“以后不准取下来。”

“好。”

秦南音连忙点头,秦家还得靠眼前这个男人,她不敢惹火他。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秦南音有些疑惑的看着封谕,轻声开口,低垂着眼眸,很是温顺的模样,封谕只一眼就看出她眼底的悸动,只是不愿拆穿。

“封太太没有自觉,只能回来了。”

封谕说得意味深长,秦南音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眼睁睁的看着他拉着自己出门,又坐到车上,秦南音莫名有些心慌,抿着嘴角轻声问道,“这是去哪?”

“陪我出去一趟。”

秦南音侧目就看见专心开车的封谕,硬朗的轮廓格外的分明,额前的碎发随意的耷拉在一旁,简直就是妖孽,秦南音匆匆的挪开视线,愈加觉得喘不过气来。

封谕却抿着唇笑起来,“想看就正大光明的看,你可是封太太。”

秦南音呼吸一紧,脑海里又浮现出早上的新闻,沉默不语。

她没有想到的是封谕竟然带着她去了素有“空中阁楼”名声的夜华最顶层,这个夜华是封谕一手创办的,独独这最顶层不外借,全部都是玻璃做成的。

秦南音跟在封谕的后面,暗自心惊,她不明白眼前的男人到底要干什么……

直到站上了玻璃,她才知道什么叫奢华,一眼看过去,所有的夜景都一览无余,有这种能力的只有封谕能做到。

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因为她看见了不远处的灯光闪烁,那分明是摄像头的闪光灯!

秦南音刚想提醒封谕,却被他拦住腰身带到最当中的位置。

这足足有一个篮球场大的玻璃建筑,中心摆着一桌的蜡烛和红酒,配着这满城的璀璨灯光还有巴赫的钢琴曲,秦南音还没喝酒,就有几分醉意。

封谕俯下脑袋在秦南音的耳边轻喃,“你说这里叫什么比较好?”

秦南音顿了顿身子,还不等她说话,就听见封谕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如就叫南音阁吧。”

南音阁,她的名字!

这下,秦南音瞬间明白过来,封谕今天晚上的举动就是在宣告着她的地位,这是回应那些流言蜚语的最好方式。

可是,这斥资建造的玻璃桥叫她的名字?

秦南音没有出声,封谕决定的事,她不会再过问。

整整一天,沉浸在那新闻里的担心都化为灰烬,秦南音看着对面的男人,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莫名的有了几分安全感。

她知道明天的头条会是这份“大礼”。

“谢谢你。”

秦南音轻声开口,不管是协议结婚也好,还是出于别的原因,封谕这番的举动让她以后也好过些。

封谕宠溺的看着秦南音,笑出声来,“你是我的女人,这些都是应该的。”

秦南音点了点头,她没有看到封谕眼底闪过的一丝隐晦,今晚的夜色有些迷人,她贪杯多喝了几口,只看见封谕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她喃喃的开口。

“封谕,干杯!”

秦南音慵懒的靠在座椅上,封谕眼神微微闪烁,逆着光走过去,温柔的抱了抱怀里的女人,轻柔的开口,“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

她喃喃的还想抢过酒杯,却被封谕一把攥住手腕,禁锢在怀里。

封谕弯腰直接抱起小女人,看着不远处的闪光灯,他暗了暗眸子,不动声色的带着秦南音回了酒店的房间。

翌日,秦南音腰酸背痛的从床榻上挣扎着起身,抬眼就看见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封谕,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标准的倒三角身材惹得她红了耳根。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发生了什么秦南音都不记得,但脑袋开始炸裂的疼痛起来,秦南音皱了皱眉头。

封谕单手拿着毛巾擦着额前的碎发,看着床榻上满脸通红的小女人,他挑了挑眉头,低沉的声音开口,“你放心,我对喝醉的女人没有兴趣。”

秦南音抿了抿嘴角,一时说不出话来。

“等会儿你自己回别墅,明天晚上外公要见你。”

封谕顿了顿身子,想起刚刚封常打过来的电话,直接要他把秦南音带回去。

秦南音点了点头,掌心里攥紧了床上的被子,神色有些不自然。

她老实的待在被窝里,缩成一团,半响没有传来动静,秦南音抬眸就看见封谕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正在抬手整理领带,她的眼神看过去刚好落入封谕地视线里。

“那你慢慢走。”

一说完,秦南音就暗暗咋舌,她这一紧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封谕只是勾了勾唇角,似乎想到什么一样,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来,转过身来眼神定定的盯着秦南音,缓缓的开口,“封太太,回家等我。”

直到封谕走出了房间,秦南音还没回过神来。

要她回去等他?

脑海里想起刚刚封谕意味深长的眼神,秦南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不会又是回去做那档子事吧?

她显然还没有适应,但协议上明确的写着三个月之内必须怀孕,秦南音坐起身来,摇晃了一下脑袋,叹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起码封谕比起之前的那些暴发户帅气多金,还会顾及她的感受,虽然偶尔有些霸道……

等到秦南音从酒店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她只觉得肚子有些饿,就想着找一家餐厅先填饱肚子,这边离她以前总爱去的一家饭馆很近,秦南音直接打车过去。

却不想在那里遇见了曹晾。

秦南音冷了冷眼眸,曾经她最好的闺蜜,后来不仅招惹了她的未婚夫,还把那件事情告诉了别人,她们之间的信任早已经磨损得所剩无几。

她当做没看见一样径直走进去。

曹晾也看到了秦南音,她暗了暗眸色,走了过来,“音音,没想到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学生时期,她们总是会一起来这家饭店,那时候关系密切有说有笑,现在到底物是人非了。

秦南音没有搭理她,曹晾有些尴尬,她犹豫了一会儿径直在秦南音对面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曹小姐,这不是你的位置。”秦南音淡淡的开口,抬起头来,眼神不动声色的看着曹晾,带着几分隐晦的神色,疏离而又冷漠的提醒着。

曹晾有些尴尬,她想伸出手握住秦南音的手臂,却被秦南音避开,她喃喃的开口,“音音,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说出来的。”

她抿了抿嘴角,眼神有些闪躲。

“但我是真的爱邵邢,才会一时糊涂。”曹晾说着声音里带了几分的哭意,紧接着开口,“而且你看,你现在也成为了封太太……”

“曹晾,你想说什么?”

秦南音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断然没有想到曹晾竟然还有脸提起这件事情,而且还说得那么的坦然自若,如果不是遇到了封谕,那么现在流落街头的人就会是她。

“麻烦你让开,别打扰我吃饭的心情。”

秦南音挪开视线,不想在继续谈下去,心底存着些许的悲凉。

曹晾动了动嘴皮子,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她站起身来往回走去,眼底多了几分的不甘心,凭什么每次秦南音都能轻而易举的拿到最好的,曹晾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菜肴端上来,秦南音才发现她已经没了胃口,索性靠在座椅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有不少青少年路过,这让她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曾经的她。

等她回到别墅的时候,在院子里看见一个五十岁的男人,看样子正在除杂草,刚回头就看见了秦南音,他走上前来。

“太太,你好。”

严叔恭敬的出声,一边走在前面,一边轻声开口,“少爷已经交代过了,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就好。”

秦南音点了点头,礼貌的答道,“好的,谢谢。”

在厨房里听到动静也跟着走出来的陆婶,看着秦南音走进大厅,身后跟着严叔,她微微抿着嘴角温和的笑起来,“太太,熬的骨头汤马上就好。”

秦南音微微有些诧异,她没有说要喝汤啊?

陆婶似乎看出来她的疑惑,轻声解释道,“刚刚少爷特地打电话过来吩咐的,说以后每天都要熬一份。”

布丁从角落里跑过来,围着秦南音转圈。

秦南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有些疲惫,径直上楼回了房间休息,一觉睡醒过来,已经接近黄昏,她闭着眼睛待在昏暗的房间里,门外传来陆婶的声音,“太太,少爷打电话说今晚不回来吃饭。”

“好,我马上下来。”

秦南音也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都没有力气。

她随意的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有十来个电话,全部都是秦侗打过来的,秦南音皱了皱眉头,她当然知道秦侗这么急着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

不过就是因为邵家在这件事上丢了面子,把所有的投资都撤了回去,她有些头疼,简单收拾了一下给秦侗发了一个信息,约他在秦氏楼下咖啡店见面。

咖啡厅内,秦侗正焦急的等待着,看见秦南音一进来,赶忙迎了上去,急促的开口,“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秦南音抿了抿嘴角,攥紧了手里的包包,在一旁坐下,淡淡的开口,“路上堵车给耽搁了时间。”

她心底大约猜到秦侗这么急着找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里是三千万,你先拿着。”秦南音从包里拿出封谕给的支票,放在桌上推到秦侗的面前,紧接着开口,“剩下的我会想办法。”

秦侗当即不乐意起来,他原本以为秦南音甩了邵邢,攀上封谕这个大人物,好歹也可以分得封家合作的一点凤毛麟角,却不想只是一张支票。

他还是拿起来放在手心里,弹了弹纸张。

“秦氏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合同都被邵家给抢去了,你赶紧跟封少说一下,不然秦家就真的完了。”秦侗看着秦南音眼底划过的隐晦,皱了眉头。

那个男人不是她能左右的。

相处这么些天,秦南音多多少少对封谕也有所了解,但却仍旧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就算在人前封谕给了她无限的体面和风光,说到底他们之间也只是协议。

秦南音清冷着声音开口,“你给我点时间。”

如果不是秦氏是母亲的心血,她根本不会去管。

秦侗顿时激动的站起身来,指着秦南音的鼻子开口,“不就是让你牵个线说句话嘛,有这么难么?”

“我看你就是想存心弄垮秦家,不让我好过!”

他气愤的开口,紧紧的盯着秦南音的眼睛不挪开视线,秦南音皱紧了眉头,冷冷的开口,“我把秦家弄垮,有什么好处?”

“我已经为公司做的够多了,当初嫁给邵邢也是为了保住秦家。”秦南音顿了顿身子,缓缓的开口,“我不会再多做一些什么,还有一笔钱过段时间再给你。”

秦南音说的是那个协议的尾款,但必须要在三个月内怀上孩子才能拿到,她皱了皱眉头,神情有些不自然。

秦侗看着秦南音就要站起身离开,他赶忙拦住,换了一副嘴脸,“南音啊,我知道你不会放任着秦家不管的,这可是你妈一辈子的心血啊。”

他就是笃定了秦南音的软肋,才会拿捏得这么准确。

秦南音暗了暗眸子,转过身来,“你只需要管好秦家,其他的以后再说。”

秦侗愣在原地,看着秦南音远走的身影,啐了一口水,她不肯帮忙拉线,那他就只能自己去找封谕了!

这区区三千万根本补不上任何的空缺,但只要抱紧了封谕的这颗大树,还愁秦家会倒闭?

秦侗勾起唇角笑起来,脸上的肉都挤到一块,让人看起来极其不舒服,他把支票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拿出电话给助理打过去,“备礼,我要去封氏。”

秦南音刚从咖啡厅走出来,她抬手遮掩了一下刺眼的太阳,突然感觉到有些疲惫。

回到别墅,陆婶赶忙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包和衣服,挂在一边,轻声开口,“太太,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秦南音没有胃口,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还以为是昨天晚上的酒没有散尽,摆了摆手,“陆婶,我上去休息,午饭不用叫我。”

没承想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傍晚。

而另一边,被秦南音拒绝之后的秦侗拿着礼物,来到了封氏大楼。

他刚一走进去,看着精致的大理石和大厅的吊灯,满眼泛着光亮,却被前台的招待给拦了下来,“先生,请问你来找谁?”

秦侗嘿嘿的笑起来,双手都提着礼品,看起来十分的怪异,紧接着开口,“我是你们封总的岳父,麻烦你通报一下,就说我来这里看看他。”

前台小妹将信将疑的看了秦侗一眼,轻声开口,“请问你有预约么?”

“预约,什么预约?”

秦侗愣在原地,有些缓不过劲来,“我不是说了,我是你们封太太的父亲,你直接告诉封少,他就会知道的。”

“抱歉,没有提前预约的话,恐怕今天你是见不到了。”

前台小妹冷静的说道,只剩下秦侗一个人在那里纠结,“你一个小小的招待,哪来那么多事?”

秦侗一向在公司蛮横惯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待遇,把礼品放在一边,径直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前台小妹赶紧跟过去,“先生,你不能坐这里。”

“我就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封总,我就走。”

前台小妹扫了一眼他的打扮,耐心的解释着,“这里只能坐有预约的客人你要等的话麻烦去外面。”

秦侗瞪了她一眼,索性坐在沙发上丝毫不动弹,还挑衅的开口,“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样?”

他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直到他看到刚刚走开的那个小妹带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进来,指着他开口,还带着几分的礼貌,“请这位先生出去。”

保安当即抓起秦侗的衣服,就要把他往门外拖去,秦侗挣扎着高喊出声,“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我可告诉你,我是封总的岳父,你们竟然敢这么对我!”

话未落音,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这是怎么了?”

前台小妹走上前去,站在徐话的面前,压低声音开口,“徐秘书,这个人声称自己是封总的岳父,但却没有预约,还非要赖在这里,所以这才……”

徐话点了点头,走过去让保安先放开秦侗。

“你先在这里等会儿,我去告诉封总。”

秦侗一看到有希望,赶忙点头答应下来,还不忘得意的瞪了一眼刚刚的前台小妹,整理着衣服。

徐话走到一边,给封谕打去了电话。

那头的男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只是淡漠的开口,“说。”

“楼下有一个人说是太太的父亲,要见您。”

半响没有声音,徐话还以为电话已经挂掉的时候,封谕带着几分低沉的嗓音开口,“你看着办。”

这意思就是不见,徐话摸不透封谕的心底的想法,只好收起电话走到秦侗的面前,还没等他开口,秦侗已经拿上了礼品,“走吧,往哪里上去?”

“抱歉,我们封总正忙着没空。”

秦侗脸色顿时不好看,着急的开口,“你有没有跟封总说,我是他太太的父亲?”

徐话抿了抿嘴角,淡淡的开口,“封总正在开会,您还是带着礼物回去吧。”

说着,徐话就要转身离开。

秦侗却赶忙抓住徐话的手臂,拦了下来,语气有些急促,“我有些要跟封总说,既然他在忙,我现在跟你说,你到时候再帮我转达一下就好。”

他总不能白来一趟。

徐话顿了顿身子,只能陪着秦侗坐下来,眼神看着秦侗拿着的礼品,皱了皱眉头,他这是把这里当做什么了?

“我今天来主要是把这些东西带给封总,都是上好的补品。”秦侗想着既然不能见到封谕,那不如直接收买他身边的人,能帮秦家说上一两句话也是好的。

“既然封总忙,那我就把这些都送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