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老扒翁熄系列40 激情偷乱人伦小说视频在线

“邵邢,邵邢……”

“小声点,不然被南音发现了,我们以后还怎么见面?”

“看,看见就看见……看见了,我就正好趁机嫁给你……反正今天也是婚礼嘛……”

站在婚房门口,秦南音手扶在门把上,听着里面两个人的污言秽语,搭在肩头上的雪白头纱一点点地颤抖。

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是新郎邵邢却和她的闺蜜曹晾滚在了一起……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深吸了一口气,秦南音把门推开,走进去,感觉双眼被刺了一下。

她进去,两个人也没有察觉,秦南音别过头,深吸了一口气,喊:“邵邢。”

邵邢立刻爬了起来。看到她,他立马解释:“这是有原因的……”

她不想听他废话,沉着眼,她双手握着裙角,说:“你把衣服穿好,出来跟大家解释吧,我们不结婚了。”

邵邢愣了一下,秦南音转身出门,刚到走廊上,她就被邵邢大力扯过。

邵邢脸色阴郁地问:“什么意思,不结婚?”

秦南音被他扯得生疼,把手挣开,她撇过头:“你跟曹晾都那样了,我们还能结婚吗?你喜欢曹晾,那就和曹晾结,我也不想要一个会出轨自己闺蜜的丈夫。”

“不想要?”邵邢冷笑了一声,“老子花了多少钱在你身上,你自己不清楚么秦南音?还好意思说我出轨?你自己也不想想,老子追了你多久和你订婚多久,你让老子碰过一下吗!”

秦南音不可置信:“我已经说过我需要点时间……”

“你需要时间,那我就需要曹晾!”邵邢逼过去,“别一副都是你的错的样子,你要是早让我碰,我也不至于跟曹晾有那一出!今天的婚礼是封家头等大事,你要是敢搞事,就仔细你家那破公司!老老实实当好老子给你的小夫人,你这张脸老子看得喜欢,老子就还愿意往秦氏再扔几个钱!”

“你是把错推到了我身上?”秦南音无法理喻,“错的明明……”

“是你!”邵邢指着她,“如果不是为了邵氏的钱,你会跟我相亲?既然为了钱,就老老实实地闭嘴!明白了吗?”

秦南音咬唇。

邵邢是她大学同学,喜欢过她,但是她一直没有接受。如果不是她需要钱,接受了她爸爸秦侗的安排去和他相亲,她是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在她眼里,邵邢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一天一个小女人,绝不是什么良配。

可是,在一起之后,她就发现他收敛了,眼里好像就只有她。就连今天婚礼上的玫瑰,也选的是花语“钟情一人”的香槟玫瑰。

如果不是他突然不见了,她也不会想到要去找他,更不会撞破这一切。

她完全都不知道,他明面上对她好,实际上已经和曹晾……

再听他和曹晾说的,他们这段关系恐怕早就开始了。

她没办法接受。

邵邢甩下她光明正大回了婚房,里面的嬉笑声再次响起,她站在门口,只觉得冷到了脚底心。

满脑子满脑子,都是没法接受。

闭了闭眼,她转身朝楼梯走,忽然黑影笼罩,烟草气卷着冷香钻进鼻子,她一抬头,就撞上了人。

男人一身银灰色的西装,钻石袖扣和订制手表在灯光底下透露着金钱的味道,再往上,是修长的手指,正夹着烟,碰在薄唇边上。

她跟那手的主人对视了一下,愣了愣,勉强扬了扬唇,叫了声:“封总。”

男人是邵邢的小舅封谕,秦南音就算只见过他两次,再见到他,也能立刻认出来。

满世界出名的一张脸,尊谕财团的主人,不认识的,怕不是哪个大山里的初生牛犊。

封谕啜了口烟,听到她喊,瞥眼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淡淡道:“秦南音?”

她微愣:“您认得我?”

封谕似笑非笑地挑了挑唇:“用一桩婚姻把濒死的秦氏救回来。你很出名。”

秦氏犯了事,才有了她去相亲,最后跟邵邢订婚这回事。

这事瞒不住,但她也没想到,连封谕都知道。

讽刺地笑了笑,她说:“一个婚姻三千万的注资,其实很值,是不是?”

顿了顿,她补了一句:“在邵家和封总看来,为了这钱,我都应该当好邵邢的妻子吧?”

“如果只是遇上丈夫出轨这种事,”封谕微笑,“邵家的三千万就是让你忍气吞声。”

只是出轨……

秦南音抓紧了婚纱。

她刚才看见他出现在这里,就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听到了她和邵邢的争执。结果,真是如此。

她看他宛如绅士,还以为男人并不是一个样子,原来天下乌鸦还是一般黑!

“如果一定要我忍,那不如换个人。”

把头纱扯下来扔进封谕手里,秦南音从高跟鞋上下来,看着他:“麻烦封总替我跟邵总说,婚礼取消了,谢谢。”

说完,她把婚纱拉链从腰间一拉,就把整件婚纱卸了下来,随后是耳环,项链。

一件件扔到地上,最后,她就只剩了一件最里的白吊带裙。

裙子是真丝的,但还是很薄,封谕从上看下去,隐隐有点若隐若现。

秦南音没理会,当着他的面把邵家给的所有值钱东西摘下来,她赤着脚下楼,只是脚伸出去,就被封谕拉住了。

“一个亿。”

秦南音脸上还带着点薄怒,听到这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口吻里有些不耐烦:“什么?”

封谕重新端量了她一眼,“上次在邵家,偷听我和封蝶容说话的是你吧?”

回想起,她张了张口,想说明自己不是偷听,只是正好碰见,就被封谕断了话。

“我需要一个孩子,而你很适合。”封谕的目光重新回到她的脸上,“给你一个亿,嫁给我,生一个孩子。”

封谕的话是她从来都没想过的。

闻言,她惊愕了好半天,才从他一双审视的眼里找回了神:“什么?”

封谕没说话,她隔着渐渐消散的烟雾看着他,舔了舔干涸的唇,问:“为什么是我?”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她是很想破口大骂的。

她需要钱,可并不会因为谁出价高就嫁谁——但她也知道,她也不是以前那个秦南音了。

现在的境地,钱,比她本身更重要。

封谕听到这个问题,扫了她一眼,把烟掐灭。

“我看脸,你正好有。”他说,“这个理由,够了吗?”

秦南音默不作声。

她不是美而不自知的人,在大众眼光看来,她确实有一张母亲给予的好脸蛋。

但,她不觉得封谕是为了一张脸就会去娶谁的人。

她并不是倾国倾城,比她好看的世界上大有人在。他身家如此,若是只看脸,她排着队都轮不上她做封家夫人。

得不到答案,秦南音也就只能暗自揣摩。

站在冰凉的楼梯上过了好一会儿,她低声:“我才决定不嫁给邵邢,转头就成了他舅妈……这不好吧?邵家二夫人不是你堂姐吗……”

而且,邵家现主事人,还是他父亲……

秦南音忧心忡忡,一个亿和封谕在眼前,她自然愿意嫁。但她就怕这事真发生了,一下惹怒两家人,那么秦家夹在中间,肯定是最讨不了好的。

她小脸压得低低地,双睫弯弯地向上,黑珍珠似地瞳仁时不时看他一眼,垂在脸颊边地头发丝都挂着担心。

这副模样倒跟平时那个只会公式微笑的秦南音差了一截,封谕睨了睨她,笑了:“这不好么?”

“让邵家的继承人喊自己曾经未婚妻叫舅妈。”封谕双指扫掉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袖口上的烟灰,冷笑了一声,“有意思。”

封邵两家的污糟她不知道,但封谕的反应,却让她明白了他娶自己是为了什么。

不是因为看脸,是因为,她是邵邢的未婚妻。

他想打邵家的脸。

这么一明白,秦南音就更沉默了。

这时候封谕的声音又重新落了下来:“考虑好了么?不嫁我,以秦侗的个性,也只会让你嫁别人吧?或者,就是来邵家赔罪,嫁给邵邢。”

以她父亲的选择,肯定是摁着她来给邵邢道歉。如果她不嫁邵邢,就是嫁某个一身肥肉的暴发户。

想起当时相亲时碰到自己腿的那只猪手,秦南音一阵恶心。

“如果,”她吞咽了两下,抬头,“如果邵氏要动秦氏,你要护着秦氏。”

封谕眼神暗了暗:“你在跟我谈条件?”

男人的声线里压着冷气,秦南音咬住唇,闭着眼点了点头。

下一秒,她就感觉脸侧一凉。

愕然睁眼,封谕已经从靠着的栏杆上站起来,手正停在她的脸边。

“胆够肥。能跟我谈条件的只有我妻子。你要是不嫁,就没这个资格,秦氏,死路一条。”

邵氏的手段,秦南音今日悔婚,来日就有邵氏撤资,弄跨秦氏。

秦南音唇畔紧了紧,吸了口气,她后退一步和封谕拉开距离,“我去换件衣服。”

“不用了,现在走。”

秦南音没反应过来,一件西装就从她头上罩了下来,她捧住,封谕就把刚刚脱掉的婚鞋拿到了她面前。

“封家不缺这点钱,你穿着,之后我十倍给邵氏。”

说完,不待她说些什么,封谕就拿着手机给谁发了一条信息,向她伸出了手。

秦南音刚刚披好西装,眼见封谕那只指骨分明的手向她伸来,她愣了愣,却见那男人什么表情都没有,正跟谁在吩咐什么开道。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想到刚刚被邵邢拉过,悄悄在衬裙里擦了擦,才伸手去牵住封谕。

封谕的手很大,人也高,她走在他身边,显得尤为娇小。她跟着他,只在打量这个“新丈夫”,完全没注意到,他走的是正门。

等她跟门口邵邢的妹妹邵魏兰错肩而过,看到邵魏兰那张布满错愕的脸,她才反应了过来。

正门围着一堆媒体等着拍婚礼,眼见新娘这么跟着将来小舅手牵手直出大门,他们吓了一跳,立刻就蹦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碰到秦南音的头发丝,一群黑衣保镖就冲上了阶梯,把媒体分开。让秦南音和封谕上了车。

婚礼是直播,这么一下,立刻满世界炸了锅。

首先就是邵魏兰。

让人把直播关掉,邵魏兰踩着高跟鞋就立刻往回冲,找到在里面说话的封蝶容,她忙道:“妈,小舅把秦南音带走了!”

封蝶容本来还恼邵魏兰打断自己和闺蜜炫耀婚礼花费,这么一听,立刻就坐了起来,惊道:“你哥呢!”

等人找到他们的时候,秦南音已经穿上了特助送来的合身白裙,怔愣着和封谕拍完了结婚照。

一路上封谕的手机一直震个不停,屏幕上一直是“封蝶容”。

封谕没接,就这么晾着。直到名字改成“邵向辛”。

邵家现主事人,据说是封谕的生身父亲。

邵向辛打来,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接起来,就问:“有事?”

不知道那边问了什么,他回了一句:“我和她领证了。”

“胡闹!”

邵向辛的声音冲破了扬声器,愤怒让坐在封谕身边的秦南音感受得清清楚楚,搭在扶手上的手指不禁就瑟缩了一下。

邵家这位主事人,平时一副威严的样子,每每她碰上,都有点不敢和他对视。

“你和外公那边都让我生一个孩子带回去,那我总得先结个婚。”

封谕眼皮都没抬,平板放在腿面上,手指滑动界面,神情专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总之这么一句冷淡的话落下去,那边的邵向辛就没了话。

过了一会儿,那边才说了句:“你总得回来跟蝶容交代一下。”

封谕没答腔,挂了电话,他转头看向她:“要回一趟骊花山庄。”

司机熟练地打方向盘,车转了向,秦南音坐在座椅里,点了点头,“我都听你的。”

她其实很忐忑,她被封谕带走,外面肯定闹翻了天,秦氏肯定也是。一想到住在家里的那对母子,秦南音右手按着左手指腹,小声道:“封总……你说会给秦氏一亿,算话吗?”

封谕划平板的手顿了下,靠向椅背,扭头看着她,“叫我什么?”

秦南音小心:“封总。”

封谕挑了挑眉,“换一个。”

秦南音想了想,刚刚在民征局给她送衣服的裘特助对他的称呼是……

“BOSS。”

叫出口,封谕的唇就抿了抿。秦南音感受到他的不满意,琢磨了一下:“封……”

“封谕?”

她第一次这么喊他的名字,其实有点惶恐。毕竟这位现在,可是她的救命稻草。

封谕转开了眼,“就这么叫吧。”

“那那一亿?”

对上封谕看过来的视线,秦南音侧过身,双手搭在他座位的扶手上,“秦氏真的需要这笔钱……如果秦氏完了,我……”

“会给你,但我们之间还需要立一个契约。”封谕低头看向页面,“我会以你的名字开一个账户,当你签了契约,四千万资金会转入秦氏。等你怀孕,剩下钱的一半就能使用,生下来后,钱会全部属于你。”

嫁给封谕,其实就是变相保住了秦氏。这样的约定方法,倒也是周全了她的担心。

只是……总是有点伤心的。

一场没有爱情只为钱的婚姻。

秦南音叹了口气,车已经到了山庄。

宾客已经散了,还有很多媒体挤在门口。封谕和邵家的人护着他们进了山庄,邵邢就在门口等着了。

他一身剪裁精细的白色新郎礼服,身边站着曹晾。封谕半搂着她入门,邵邢就往前走了一步。

封谕附耳过来:“在这儿等我。十分钟。”

她点了点头,看着封谕进了门。

封谕一走,邵邢就大步冲了上来。

“你真的跟封谕结婚了?”

邵邢一身令人恶心的气息,合着曹晾身上浓重的香水气,冲得她一晕。

他领带没系好,露出来的脖子上斑斑点点的紫红色,与身畔曹晾锁骨上的点点交错映在一起,把她从“跟封谕结婚”这个冲击,拉回了她刚刚被未婚夫劈腿的这个事实里。

她后退一步,把手腕从邵邢手里抽回来,看着他,说:“大家都已经知道的事实,还问什么?”

“你真的嫁给他了!”邵邢面目狰狞,一脚踢在楼梯上,他回头,“跟他离婚,马上!”

秦南音不说话,看着他。

秦南音这样,他心里就跟往仙人掌边上放了一百个气球一样,啪啪啪地就爆炸了。

“秦南音!”

邵邢怒吼,“你是我的未婚妻,怎么能嫁给封谕!”

邵邢一脸怒火,气极之后,他的五官都随着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秦南音看着这张脸,揉了揉耳朵。

“现在想起我是你的未婚妻,是不是有些太晚了。”她抬眼,“既然一开始你就没有尊重过我,现在又何必在这里说胡话?”

“我说什么了!”邵邢高声问,“我不过是跟她睡了几次,可嫁进邵家的不还是你!当了邵家少夫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锦衣玉食,高定钻戒,不是都是你的!你还说我不尊重你,我不尊重你,这么久了你不让我碰你,我不还是碰都不碰!”

可是她想要的就不是这些!

想到自己曾为这样的人动过心,她就一阵讽刺。

“我跟你说不到一块。事情已经这样了,以后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秦南音转身,想换个位置,离邵邢远点。

“你以为封谕真的会比我对你更好?”

才动,背后邵邢就喊了一声。

秦南音顿了顿,邵邢看见她停住,冷哼了一声,“封谕娶你,绝不是喜欢你。他就是想要个孩子,等孩子生下来,你就什么都不是!你要是做梦会得到他喜欢,现在清醒,还来得及!”

邵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就嫁给了封谕,只凭往日对封谕的印象,揣测了一下。

封谕需要孩子,也许秦南音是因为他和曹晾的事,伤心,才投入了封谕的怀抱。

甚至有可能,是封谕早就跟她有了一腿。

这么一想,秦南音不让他碰,就说得通了。

邵邢越想越气,又加了一句:“封谕对利益和感情分得很清楚,女人对他就是一块能用多久用多久的破布!就算是成了老婆,也一样!”

他半点知错的意思都没有,秦南音闭了闭眼,冷声:“那跟你也没关系。”

回身,她微微一笑,“封谕怎么样,我都乐意。”

邵邢脸色一僵:“你什么意思?”

秦南音从小手包里取出结婚证,在他面前晃了晃,“我跟封谕已经结婚了。成为了夫妻,他对我好一天,我就认一天。哪怕他有一天会为了孩子抛弃我,那我也没有怨言。但,只要我一日是封太太,他一日没说要和我离婚,我就永远都是封太太,都是——”

她唇一挑,看着邵邢,一字一字:“你的舅妈。”

“所以,”把崭新的结婚证放回去,秦南音望向邵邢青灰色的脸,笑了笑,“请你对我客气一点。我刚跟你小舅结婚,你就让我和你小舅离婚?侄儿,你总叫未婚妻包容你,反过来,不至于一点同样的风度都没有吧?”

邵邢脸色犹如吃了一顿苍蝇大餐。

半天,他冷冷问:“你真的不离?就一定要这么打我的脸?”

邵氏婚礼直播,婚礼开始的前半个小时,却实况转播封谕带走了新娘的画面,现在网络上已经议论纷纷,有人还拍到了两人领证。

被别的男人捷足,这个男人还是他的小舅封谕!

议论还像巴掌一样一条条抽在他脸上,他隔着手机屏幕,都感觉自己的脸肿得老高!

秦南音握住拳,轻笑着吐出五个字:“那是我丈夫。”

邵邢一脚把摆在边上的花篮踹倒。

香槟玫瑰砸在地上,枝叶飞出来,洒了一地花瓣,金粉写着的“贺秦南音邵邢新婚”的绸缎落在地面上,被邵邢踩了两脚,显得有点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