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岳扒开下面让我添

“不,你是剥削劳动人民,榨取剩余价值的现代周扒皮。”

男人勾唇,

“谢谢夸奖,不胜荣幸。”

白峥起身道,

“下个月季川就要回国了,森川的股份,他已经着手撤回大陆,到时候,你们这对好叔侄就能见面了,好好准备一下吧,季川已经不是当年的季川了。”

男人看着白峥离开,轻轻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

“霍遇也不是当年的林遇了。”

话音刚落,手机“叮”的一响,他拿起来一看,脸色就沉了下来。甚至有些咬牙切齿。

“给我查一下,刚刚是谁给在我户头上转了五百万,给你十分钟!”

十分钟后,男人盯着手机面色阴沉。

容家三少容锦,她的青梅竹马,青梅竹马……

“你怎么拿到这份地契的。”

散会后,季泽昊追上沈佳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昨天明明一切都已经顺理成章,偏偏他刚跟沈佳音说了田海湾的事,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环海已经派人签字购买了,他隐隐觉得沈佳音知道整件事,环海昨天刚买了,今天她就拿到了地契,怎么想都觉得蹊跷。

“季总,这个项目既然交给我负责,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现在关心的应该是度假村后期规划,而不是在这一点上揪着不放。”

沈佳音动作顿了一下,表情明显的有些不悦。

季泽昊眉头一拧,沉声道,

“我也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过问这个不算是越俎代庖吧。”

沈佳音皱了皱眉,冷声道,

“那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说完就要快步上了电梯,将季泽昊阻挡在外。

周围公司的同事都好奇的看过来,季泽昊站在原地脸色有些难看。

回到办公室,沈佳音看了一眼桌上的报纸,随手扔到一边,自嘲的想田海湾度假村的广告费给省了,这笔交易果真是只赚不赔。

“笃笃……”

“进来。”

“沈经理,沈总让我给您的。”

李秘书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轻轻将手中的照片放到桌上,不等沈佳音发话,就离开了。

沈佳音看见照片,脸色倏地就冷了,随手拿起来丢到垃圾桶里。

拿着鼠标晃了两下,又心烦的站起身拿着外套出来,经过李秘书的办公室的时候,淡淡道,

“沈总问起来,就说我去见客户了。”

“好的。”

李秘书看着沈佳音离开,紧了紧拳头,半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二小姐,沈经理一个人离开了。”

沈佳音心烦意乱,在宋芷蓉的“循循善诱”下,沈霆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她赶紧结婚,不到十天,送到她办公室的照片已经不下五十个了,还真是煞费苦心。

何尝不想脱离沈家,只是如果这样的后果换来的是沈氏改名换姓,她承担不起,这是她对母亲的承诺,她突然有些想笑,这个时候,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谈心的人,容锦被家里催婚,现在是出不来了,温暖是有家室的人,自然是不能来陪她,一个人,还是一个人。

酒吧里声乐混杂,灯红酒绿照耀着每张纸醉金迷的脸,沈佳音又喝了一杯,冲酒保道,

“再来一杯深水炸弹。”

酒保笑了笑,善意的提醒道,

“美女,你这可是第三杯了,再喝就该醉了。”

沈佳音突然笑了,整张脸上都是风情,嘲讽道,

“醉了才好,醒着才痛苦。”

酒保摇了摇头,正想再说一句,突然有人道,

“这不是佳音吗,怎么一个人在喝酒?”

沈佳音漫不经心的望过去,脑子有些晕乎,没有认出来站在自己面前表情轻佻的男人是谁,索性也不说话。

黄悦兴也不在意,推开身边的女人,伸手支起下巴看着沈佳音饶有兴趣道,

“我请你喝,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酒保认识黄悦兴,也不敢再说话了,调好酒递过去,看着沈佳音的眼神有些可惜。

沈佳音浑然不觉,端起酒杯闷声不响的喝完,脸色也渐渐起了红晕。

黄悦兴眯起眼睛,仅仅是看着她的清冷的表情,自己都能其反应,这个女人还真是要命的勾人!越是想,心里就越痒痒。

喝完这杯酒,沈佳音摇摇晃晃的起身就要离开。

黄悦兴怎么会放跑这么好的机会,立马上前拉住她道,

“佳音。你喝醉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沈佳音皱了皱眉,后劲儿上来,越发的集中不起注意力,但是鼻腔里浓重的古龙水味,让她非常不喜欢,挣扎了一下低声道,

“放手。”

黄悦兴勾唇一笑,眼中邪念顿生,打横抱起她,低声道,

“乖,我送你回去。”

沈佳音昏昏沉沉的被带上车,她能感觉到自己现在不安全,但是酒劲儿上头,她提不起力气挣脱,黄悦兴当然恨不得在车上就办了她,但是沈家也不是好惹的,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让沈佳音毫无反抗机会的躺在他的身下。

华兴酒店。

“小五,贝贝今晚就在您你儿吧,我今晚上不回去了,嗯,好,跟老爷子说一声,嗯,挂了。”

男人挂了电-话走到2304门口,刚取出门卡,就被人叫住。

“先生,请问刚刚是您要的东西吗?”

男人转身一看竟然是一身情趣内-衣,他皱了皱眉,道,

“不是。”

那人说了声抱歉,敲开了隔壁的门。

男人推开门,刚要进去,就听到旁边有人抱怨道,

“怎么这么久才来!”

那人连声说着抱歉,男人本来是无心听,刚要进去,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女人的轻呼,

“水——”

黄悦兴赶紧将小费塞过去,叫了声“宝贝”就关上了门。

男人皱了皱眉,心里隐隐有种不安,他推开门将外套扔到沙发上,解开领带依然没有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他拿起手机拨了沈佳音的号码,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接着就关机了,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厚。

沉寂了几分钟,他按捺不住,起身出去了。

这边,黄悦兴安装好摄像头后,看着床上脸色酡红的女人,再也忍耐不住,刚要脱掉衣服,门铃就被按响了,他皱眉低骂一声,关上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你是谁?”

一开门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来打扰自己好事,黄悦兴脸色就沉了下来。

男人扫了一眼门口的那双女式鞋,抬眼看着他,淡淡道,

“我卫生间的热水没了,客服说阀门在你这边,麻烦让我开一下。”

“我女朋友在里面睡觉呢,开什么开,你不会换间房?”

黄悦兴沈着脸就要关门,男人上前一步推开他,眯着眼睛道,

“懒得换!”

说着就直奔卧室。

黄悦兴心里一惊,一把揪住他,尖声道,

“你他妈是不是想看老子女人,信不信我揍你!”

男人眼神一沉,一脚踹在了他的腰窝上,在部队上带过几年,最清楚打哪里让人疼,趁着黄悦兴跟狗一样嚎叫的时候,一脚踹开了卧室的门,等看清里面的人,男人整个人像豹子一样愤怒起来。

黄悦兴还没站稳,迎面就是一拳,口中立刻充满了血腥味,男人拳脚利索,他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根本没有反击的力气,没一会儿整张脸就成了猪头,满脸的血迹,看着非常渗人,卧室传来的声音拉回了他的一丝理智,他深吸一口气,吐出一个字,

“滚!”

黄悦兴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

房间里安静下来,男人拿起桌上的杯子,想了想,又扔掉,转身进了卧室。

床上的女人已经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解开了大半儿,整个人像一条蛇一样轻轻扭动着,男人看着床头上的杯子,跟旁边散落的药粒脸色无比的难看,他弯腰想将人抱起来,却不想沈佳音的力气出奇的大,猛地将他拉下来,抬头就吻上了他的唇。

男人身躯一震,那一晚蚀骨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仅仅是这么简单的碰触,竟然让他涌起了占有的渴望,该死的,该死的!

他猛地翻身将她按住,哑声道,

“沈佳音,看清楚,你在做什么!”

沈佳音睁开水雾弥漫的双眼,舔了一下嘴唇,又抬头去吻他。

男人扭头躲开,扣住她的下巴道,

“我是谁?”

沈佳音有些难受的扭着身子,似有若无的碰触着男人的身体,低声轻吟道,

“抱我。”

想到八年前,男人突然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眉心,低声道,

“音音,告诉我,我是谁?”

沈佳音看着他的双眸,似乎是被蛊惑了,半响,轻声喃喃道,

“季川……”

男人眸色一沉,低头咬住了她的唇,墙角盆景上的摄像头,轻轻闪动了一下,谁都没有看见……

第二天,沈佳音昏昏沉沉的醒来,太阳穴一阵刺痛,醉宿的感觉真不好,她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手指突然碰触到一具温热的身体,她心里一惊,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放大的睡颜,让她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十分钟后,男人脸上顶着五个手指印,一脸阴沉的从卫生间出来,沈佳音抱歉的看着他,低声道,

“林先生,昨晚的事,谢谢你。”

男人冷冷地勾唇,

“你的感激方式还真是另类!”

沈佳音脸色涨红,半响才道,

“抱歉。”

“一会儿跟我去趟医院。”

“啊?”

男人皱眉,

“昨晚你被下的药还不知道是什么成分,检查一下。”

沈佳音心里一沉,半响说不出话来。

检查结果让沈佳音松了口气,只是助兴的药,并没有什么致幻剂,她感到羞辱的同时,又有些赧然,昨天晚上自己那个样子,竟然都被眼前的男人看见了,他的君子作为让她心中多了一丝好感,认真道,

“林先生,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我们是朋友吧?”

男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说老子可不想做你的朋友,老子要做你男人!嘴上却一派正人君子的作风,勾唇道,

“举手之劳。”

沈佳音看着他的笑容,不知怎的,竟觉得有些熟悉。

沈家。

沈佳音回到家,意外的看见季泽昊跟沈佳雪坐在客厅,两个人嬉闹成一团,听见声音看见她,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松开手,神色都有些不自然,沈佳音淡漠的看了他们一眼,脱掉外套,换上拖鞋,就准备上楼,恰巧这时候沈霆从书房出来,看见沈佳音皱眉道,

“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沈佳音眼眸深了深,淡淡道,

“见客户。”

沈霆有些动怒,碍于季泽昊在场没有发作,沉声道,

“雪儿跟泽昊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这个月十八号。”

沈佳音抬眼看着沈霆,后者却错开她的眼神,低声道,

“佳音,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给你安排的那些人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世上不是只有一个季泽昊,爸爸不会让你比雪儿差。”

沈佳音险些冷笑出声,她捏紧拳头,面无表情的上了楼。

季泽昊皱了皱眉,沈佳雪一边翻看婚纱,一边道,

“也就是姐姐,要是我夜不归宿,爸非得打断我的腿!”

季泽昊垂了垂眸子,第一次有些怀疑沈佳雪所谓的不公平到底是对谁的不公平。

“泽昊,这一套怎么样,穿上一定好美。”

季泽昊回过神,淡笑道,

“你喜欢就好。”

沈佳雪笑着看着她,眼睛清纯的让人怜惜。

他心里突然柔软起来。

田海湾的项目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因着报纸上对沈佳音这个“林家儿媳”的名头越炒越热,田海湾的关注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沈氏的股票也升值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峰,沈佳音并不解释,沈霆也乐见其成,只是有人按耐不住了。

林家。

“小五,你过来看看,这上面是不是老二那个小混蛋?”

老爷子带着一副老花镜,皱着眉瞅着报纸上打kiss的男女,有点不敢置信。

因为男人的刻意放纵,有些媒体已经开始大胆的发挥这件事,老爷子平时并不看这些娱乐性的报纸,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发现。

小五早就知道这事儿,见怪不怪道,

“可不就是二哥吗,这边上是二嫂,漂亮吧,据说可是我们云城名媛里面的翘楚。”

老爷子又仔细看了看,眼中带上了些欢喜,绷着脸道,

“我还以为这臭小子说去J市看场地是蒙我的,看来是真的。”

“他公司都搬回这里了,人能跑到哪儿去,爷爷,这事儿,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观个屁!”

老爷子瞪他一眼,

“再观就是别人的老婆了。”

说着拿起电-话就拨号给了霍遇。

“森川企业能这么快撤回国,唐家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这次的分公司是以唐家二小姐的名义注册的。”

文耀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霍遇的脸色,见他没多大表情后,又道,

“对了,这个是沈家的喜帖,今天早上刚送来了的。”

男人动作一顿,接过来看了一眼,半响才道,

“下午的会议推到明天早上,取消十八号的一切安排。”

文耀扶了扶眼镜,道,

“老板要跟沈小姐一起去?”

男人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

“难道要跟你一起?”

文耀打了个寒颤,赶紧离开。

男人松了松领带,拿过手机,拨了沈佳音的号码。

“喂,你好。”

沈佳音一边看文件,一边接电-话,男人在这边听着语气,就能想到她的样子,嘴角不觉弯了起来。

没有人回答,沈佳音皱了下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试探道,

“林先生?”

男人不太满意这个疏离的称呼,淡淡道,

“是我。”

沈佳音放下手头上的工作,道,

“有事吗?”

男人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半响才道,

“下班后,我来接你。”

“啊?”

男人不给解释,就挂了电-话。

沈佳音琢磨了一圈,也没理解他的用意,却担心着跟他相见,自前几天那件事之后,他们一直没联系,沈佳音其实是挺尴尬的,她并不太想跟他见面,只是男人的口气似乎不容拒绝。

这边男人刚挂了电-话,老子紧追不舍的就拨了过来。

“你跟人姑娘到哪一步了?”

老爷子上来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男人愣了一愣,半天才回过味来,轻轻笑了一下,道,

“您想让我们到哪一步?”

说完不给老爷子反应就挂了电-话。

模棱两可的答案,却让老爷子绷不住了,真没一点关系,老二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能让这些记者乱写,还有刚刚这回答,怎么听都觉得带了点猫腻。

小五看着老爷子黝黑的老脸上阴测测的笑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将企划案再次审核无误后,沈佳音才松了口气,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想到中午要赴约,她就一阵头大,想着,她就不经意的拉起窗帘往外看去,刚到下班时间,外面的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可是奇怪的是,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让出一条路,频频回头看着什么,沈佳音皱了皱眉,好奇心驱使下低头望了一眼,接着脸色就变了。

公司门口,一亮雪白的玛莎拉蒂跑车,抢眼的停在路边,车门敞开着,一个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斜靠在车门上吸着烟,整个人的气质浑然天成,就连弹烟灰的动作,都透着些性感,沈佳音却没有心情欣赏这些,如果她现在下去,是不是坐实了报纸上的传闻,这是男人要的结果吗?

想着,手机就响了起来,楼下男人仰着头,看着她的窗口,沈佳音只觉得无所遁形,手指不受控制的按了接听,接着慵懒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下班了吗?”

沈佳音紧抿着嘴唇,半响才轻轻嗯了一声,男人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道,

“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沈佳音心里一惊,道,

“不用,你等我一下。”

沈佳音连忙抓起外套,随便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出去了。

男人一边吸烟,一边看着公司门口,对人来人往投射过来的目光,像是没看见一样,等他看见门口穿着白衬衣,黑色职业装的女人出现的时候,才扔掉烟头,勾起了唇角。

“不用这么急,我可以慢慢等你。”

等沈佳音走近了,男人才看着她有些泛红的脸颊,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沈佳音垂了垂眸子,抬眼看着他道,

“林先生,如果传闻继续下去,对您寻找另一半很不利。”

“如果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呢?”

男人说着就开门道,

“上车吧。”

沈佳音还在发愣,男人已经牵起了她的手,周围那么多目光,沈佳音退无可退,只好上了车。

不远处的路口,季泽昊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手指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它抓碎

“林先生,我们来商场做什么?”

沈佳音跟在男人身后,有些疑惑。

男人放缓步子,跟她齐肩。

“吃饭,自然也要分场合穿衣,”

说着拨弄了一下沈佳音的衣领,淡淡道,

“你这身,不合适。”

沈佳音看着自己一身黑色职业装,也觉得有些不和场合。

男人目光随意的看着周围的衣服,随意道,

“你妹妹要结婚了。”

不是疑问,是肯定。

沈佳音愣了一下,半响才道,

“我父亲给你送的喜帖?”

“为什么不认为是你妹妹?”

听到他这么问,沈佳音反而松了口气,如果真的是沈霆,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果是沈佳雪的话,沈佳音嘲弄的笑了笑,大约是近段时间的报纸惹的祸,她是要试探真假吗?

“觉得委屈,为什么不反击,沉默永远都是别人伤害你的理由。”

男人停住步子,缓缓道,

“告诉所有人,没有季家那场联姻,你活得更好,你失去的尊严跟骄傲,自己亲手夺回来!”

沈佳音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男人眼神很平静,道,

“我会出席,作为你的男友,但是仗打得漂不漂亮,就要看你自己了。”

沈佳音一愣,快步追上去,

“林先生,为什么要帮我?”

男人转身看着她,很深沉的目光,沈佳音看着他漂亮的眼眸,突然有些心跳加速。

“大约,是因为心动吧。”

男人像是自言自语,说完就进了另一家店。

沈佳音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摸着胸口,也许是她想多了吧,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

“这件衣服怎么样?”

沈佳音闻言,冲着他指得衣服看去,白色的长裙,很简约的款式,却很素雅,沈佳音的长相是属于很妖娆的那种,让人觉得并不适合这种素雅,但是男人却觉得她很适合。

“拿件试试。”

沈佳音刚要说话,就听见这边的有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