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被黑人猛男高潮10次 晚上在女生身上玩滑滑梯跷跷板

沈佳音抿着唇,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捏在一起,她第一次,对眼前这个刚满二十岁,却处处耍心眼儿的女人产生了厌恶和痛恨,在她一个人舔伤口的时候,非要撕开她的伤疤,让她看清楚自己曾经是有多失败!

“音音。”

身后有人温柔的唤了一声,沈佳音有些恍惚,这一声好像六年前的那个人,她微微转身,就看见刚刚的男人,气宇轩昂的朝她走来,近了,微笑着握住她的手,低声道,

“久等了。”

那一秒,沈佳音突然很想落泪,她微微垂了垂眸子,掩饰住情绪,轻声道。

“没有。”

沈佳雪脸色微变,继而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这位先生认识我姐姐吗,姐,怎么也不跟我们介绍一下。”

沈佳音淡漠的看着的做作的脸,淡淡道,

“林家二少。”

沈佳雪的脸色猛地一变,不着痕迹的低着头,躲开男人的视线,小声道,

“姐,你,你们慢慢聊,我跟泽昊还有事。”

季泽昊微微皱了下眉,跟着沈佳雪离开了,他的脸很沉,沈佳雪看得心惊,生怕沈佳音将她拒绝林家这件事捅出来,她有些害怕轻轻拉了一下季泽昊,低声道,

“泽昊,姐姐不会跟他说什么吧。”

季泽昊收回眼神,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庞,沉声道,

“伯父明明什么都没说,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沈佳雪动作一僵,握紧拳头,双眼就红了起来,

“什么意思?一个瘾君子,一个色-鬼,这就是我的好姐姐曾经介绍给我的朋友,我为什么不能以牙还牙,还是说你在心疼她?”

季泽昊皱了下眉,半响叹了口气道,

“胡说什么,跟我们没关系了,以后别去招惹她,你不是她的对手。”

沈佳雪趴在他的胸口,眼神阴沉的吓人,沈佳音的东西,她都会抢过来,季泽昊是, 沈家继承人也是。

“你在生气,是在意他吗?”

男人握着他的腰,微微垂眸,看着她的光洁的额头,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沈佳音微微讶异,随后淡淡笑了笑,道,

“不值得。”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抿唇没有再说话。

“对了,林先生,刚刚麻烦你的事,已经解决了。”

言下之意,刚刚的承诺,不作数了。

闻言,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沈佳音还想说什么,电-话突然响了,她说了声抱歉,转身接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就沈着脸回来了,男人依旧站在原地,动作优雅的摇晃着酒杯,整个人漫不经心,却让人忽视不得。

沈佳音脚步微顿,然后伸手拿过男人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接着凑过去,低声在他耳边道,

“林先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男人唇角一勾,顺手将她拉到怀里,声音低迷道,

“合作愉快。”

周围有人拿手机偷-拍,沈佳音略微有些不自在,微微抬了一下头,眼神就扫到不远处的两个身影,韩诺,他身边的女人,不是温暖。

男人发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问道,

“怎么了?”

沈佳音摇摇头,道,

“不好意思林先生,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家,我们约定的事……”

“明天早上,我会派人去跟你谈。”

男人微笑着抚掉她脸上的发丝,低声道,

“不过,音音,我得送你回去。”

不是问句,而是要求,沈佳音有些莞尔,这个男人是不是太霸道了点。

车子里静悄悄的,有些尴尬,沈佳音不是善于缓和气氛的人,也不会主动说话,男人接着后视镜悄悄的观察着她,沈佳音是一个很复杂的综合体,她性格清冷,但是偏偏长了一双魅惑人心的凤眼,本该是祸国殃民的容貌,却多了几分怆然,他在想,如果这张脸上挂着笑,该是怎么一种风情。

男人突然想到两个月前那一晚,她在他身下生涩,妩媚的一面,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到现在都没有认出他,这让他感觉无比的憋屈跟沮丧,这可真应了那句话,说了矫情,不说憋屈,妈的!老子尽心尽力伺候了一整晚,结果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哪儿能这么容易就算了!

他突然想到一个荤段子:

一晚,两个人去开、房,风*流一*夜,彼此都舒畅的不行。

过了一周,两个人又厮混到床上,结果女人看着男人那活儿,尖叫道,

“我们是不是认识,我见过你这根!”

想到这里,他突然笑出声来,沈佳音听见他低沉的笑声,微微侧过头,疑惑的看着他,男人有些心虚的咳了一声,道,

“云城这些年发展挺快的。”

沈佳音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微微眯起美眸,

“听你的话,似乎离开很久了一样。”

“唔,是离开了一段时间。”

沈佳音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

“是因为婚姻出了问题了,才回来的?”

“婚姻?”

男人的声音微微上挑,三秒钟之后,才道,

“嗯,也……有一部分原因。”

沈佳音还想说什么,手机突然震了一下,她一看是韩诺,脸色就微微沉了沉。

男人观察着他的脸色,道,

“不方便吗,要不我先停一下车。”

“不用。”

沈佳音说着就按了接听。

“喂。”

“沈佳音,今天晚上的事,请你别告诉暖暖。”

沈佳音冷笑,

“你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温暖?”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个女孩儿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孙市长的侄女,前段时间刚回国,这次是碰巧遇见了,她的身份,我拒绝不了,我怕暖暖多想,就没说。”

“韩诺,今天的事,我不会跟温暖说,我也不想看见你们闹出事,但是你也最好记得今天的话。”

“谢谢。”

沈佳音没心情听他说这些,淡淡道,

“韩诺,你跟温暖结婚三年,你父母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心寒,你是她丈夫,要做到你的桥梁作用,这样温暖也不会那么难做。”

“不会了,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调养身体,等有了孩子,我爸妈就会对她好的。”

沈佳音冷笑一声,直接掐断了电-话。

她把头扭向车外,爱情真是这世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再深的感情的也会随着柴米油盐一点点磨光。

她不知道的另一边,男人深深地看着背影,眼中暗光闪耀,深沉迷人

车子经过T大的时候,男人突然踩了刹车,沈佳音睁开眼,等看清外面的景色,眼神深了深,疑惑的看向男人。

他拿过外套,从里面抽出一个皮夹,淡淡道,

“等我一下,买盒烟。”

沈佳音点点头,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她以为他这种身份的人不会在这种地方买烟,事实上,他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忌讳,奇怪的男人。

T大。

沈佳音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建筑,心微微刺痛了一下。

十分钟后,男人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杯奶茶,随手将皮夹扔到后这座上,然后将奶茶塞进她手里,淡淡道,

“买烟送的,我不喝这玩意。”

车厢里一下子充满了淡淡的烟草味,沈佳音愣愣的摸着手中的温热的奶茶,半响才低声道,

“谢谢。”

男人勾了下唇角,踩了油门。

沈佳音捧着杯子,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沿,眼睛不经意间,看见上面一行小字:

香芋奶茶大杯价钱8元。

沈佳音垂了垂眸子,就像没有看见一样,微微启唇,含住了吸管,眼中却不知不觉的带上了笑意,她突然觉得,这个认识仅有一晚上的男人很有趣。

半个小时后,就到了沈家别墅,车子在门口停下,沈佳音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回头道,

“谢谢,我到了。”

男人没说话,下车开了车门,从后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沈佳音,语气淡然道,

“这么晚,我就不进去了,送给伯父伯母的礼物。”

沈佳音愣了一下,男人一松手,她下意识的接住,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是直觉应该价值不菲,只是配合演一场戏,不至于吧。

男人不等她反应,就要上车,沈佳音赶忙追过去,刚叫了一声“林先生”,鞋子一拐,眼看着往前倒去,男人刚巧回身,沈佳音就这么直直的扑进他的怀里,柔软的唇吻上了他的下巴,男人眼神微微一变,突然柔和起来。

沈佳音感觉到唇上粗糙的触感,脸“腾”地一下热了起来,推开他故作镇定的咳了一声。

男人意味深长的伸手摸了摸下巴,低声道,

“kiss-goodbye?”

“林先生,我……”

“下次可以往上一点。”

男人没等她说完,就又说了一句,然后开门上车,对她做了个手势,掉头离开。

沈佳音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双唇,刚转身,就看见门口站着的一家三口,不,现在是一家四口了。

“姐姐,你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沈佳雪尖锐的声音刺入耳膜,沈佳音皱了皱眉,冷冷道,

“事实就是你们看到的样子,要我解释什么?”

“我看到的就是你们在接吻!”

沈佳雪脸色难看,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沈佳音冷笑一声,

“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我?”

“你是不是把我的事都告诉他了,你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幸福!”

沈佳雪声音有些尖锐,沈佳音却冷笑出声,

“你的光荣事迹,还用我跟他说吗?”

沈佳雪脸色发白,接着轻轻抽泣起来,

“姐,整个沈家都是你的了,我只想跟泽昊在一起这都不行吗?”

宋芷蓉脸色难看,一边哄着沈佳雪,一边责怪又可怜的看着沈霆。

沈佳音面色不改,越过他们就要进去,沈霆突然道,

“佳音,你真的跟他说了?”

“没有,”

沈佳音握着拳头,心渐渐泛冷,她讽刺的看着沈霆道,

“当年,你也是这么怀疑她的吗?”

沈霆虎口一震,脸色有些发白,轻声道,

“佳音……”

“别叫我!”

沈佳音眼眶有些湿热,表情却生冷的吓人,冷冷扫过他们一家三口,一字一顿道,

“我称之为父亲的人,别让我耗干对你最后一点亲情,当年我母亲不会做,我同样也不会做,不管你信不信。”

说着将手里的礼盒塞进沈霆手中,转身决然离开。

沈霆看着她的背影,握着礼盒的手指微微轻颤,眼神复杂中带着愧疚与屈辱,晦暗莫名,旁边的宋芷蓉表情有意思僵硬,随即又像平常一样,温柔道,

“老沈,佳音大概还是介意雪儿跟泽昊的事,我们该给她介绍一些朋友,等她投入到下一段感情的时候,就会渐渐忘了这些伤心事。”

沈霆抿了抿唇,半响,叹了口气道,

“哪有那么容易。”

宋芷蓉嗔怪道,

“女人再强也需要男人帮衬着,就是你这么多年的纵容,才养成她这样的性格。”

沈霆沉默了一下,道,

“我再看看吧。”

车子离开 沈家别墅,男人的唇角就无奈的勾了起来,想到刚刚跟沈佳音那个吻,心情就无法抑制的愉悦起来,他无奈的瞥了一眼下 身,“好兄弟”已经没有节操的站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体内躁动的情绪,这时候手机就响了起来。

“二哥,在哪儿呢,赶紧回来,老爷子满世界找你呢,贝贝喝酒你也不管,小家伙跑老爷子那屋撒尿,被逮个正着,那臭小子竟然尿到老爷子最爱的汉白玉瓶里,老爷子差点没气昏过去。”

男人想着家里的情景,不觉勾起唇角。

“我在路上,一会儿回去教训他。”

小五唏嘘一声,道,

“得,您还是管好您自个儿吧,贝贝那个小叛徒,一口咬定是你教的,老爷子气得说,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二哥,你小时候真干过这事儿?”

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只有老三曾经拿小时候他在老太太送给老爷子的保温壶里撒尿这件事损过他,臭小子当时也在,妈的,好的不学,这事儿倒是记得清,他眯着眼睛冷笑一声,道,

“怎么,你也想学?”

小五被噎了一下,讪笑道,

“不敢不敢。”

“行了,挂了,十分钟后就到。”

男人说完就掐断了电-话,突然想到沈佳音说那臭小子可爱,这小子要称得上可爱,那他小时候脑门上绝对写着三个字——乖宝宝。

十分钟后,林家。

跟沈家别墅极强的现代风格不同,林家别墅的建造非常古朴,有点七八十年代的味道,却不显陈旧,林家几代人都是军人出身,这样的朴素的风格,也不觉得意外。

男人一进屋,迎面就是一只军大靴,他瞳孔一缩,迅速的闪开身子,“扑腾”一声,靴子砸在他身后的墙上,掉了下来。

男人捡起靴子,啧了一声,道,

“老爷子威力不减当年啊,不过这靴子是不是该换了,都磨掉皮了。”

沙发上正襟危坐的老人怒目而视,一只脚穿着靴子,另一只脚,呃,光着,看着好不滑稽。

男人这话一说,客厅里另几个人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老爷子面子一囧,低喝道,

“小五!把靴子捡过来!”

“是!”

小五惯性的站着军姿出列,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后,懊恼的挠了挠头,走过去从男人手里接过了靴子,弯腰放到老爷子脚边。

“阿遇,你刚刚去哪儿了?竟然把贝贝一个人放在楼上,要不是小五说,我们都不知道。”

坐在老爷子旁边面容和蔼的老太太皱了皱眉,有些责备的先开了口。

男人勾了勾唇角,看向小五,缓缓道,

“你没跟爷爷奶奶说吗?”

小五耸耸肩,

“我说了,不过你案底儿太多,大家都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男人叹了口气,看着老爷子道,

“您老不是一直想让我给贝贝找个后妈吗,我这身体力行了,您还不乐意了,这是要闹哪般啊。”

老爷子横了他一眼,皱眉道,

“真的?”

我以我的性别起誓,二哥今晚真的是跟女人约会去了!

男人微微一笑,道,

“当然,什么时候带她来见您。”

老爷子还是不太相信,这时,一个旁边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女孩子,哦,不,应该说是女汉子大声道,

“爷爷,我帮你检验一下。”

说着就跑到男人身前,跟个小狗一样,左嗅嗅右闻闻,男人大方的站着,任她“检查”。

没几秒,女孩儿眼睛一亮,朝着男人眨眨眼道,

“Shalimar?二哥,二嫂品味不错嘛。”

男人哼笑,

“我眼光会差吗?”

女孩儿吐了吐舌头,转身对老爷子道,

“爷爷,我以我的性别起誓,二哥今晚真的是跟女人约会去了,他不是说要带人回来吗,到时候,只要我那么轻轻一闻,就知道二哥是不是撒谎了。”

老爷子哼了一声,瞪她一眼,

“你个小妮子也没个正性。”

小丫头耸耸肩,朝着男人挤眉弄眼的笑。

男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半响低声道,

“奶奶,我爸呢?”

老太太眼神一变,叹了口气,半响才道,

“他先回去了,等你带那孩子过来,我打电-话问问你爸 ”

“问什么问,儿子找对象,他当爹的敢不过来,这事儿都过了多少年了,他是不是非得让阿遇一辈子不回来!出息!”

客厅里一下子寂静下来,就连刚刚两个活宝,也安静下来了,老太太看了一眼男人,眼中有心疼,有无奈,过了一会儿,才道,

“你爸他会想明白的。”

男人沉默了好一阵,才笑了一下,道,

“我明白,没关系。”

老爷子皱着眉,不喜欢这种气氛,突然想起什么道,

“对了,让你捎的那副瓷器呢?”

“您不说我都给忘了,”

男人面色不变道,

“昨天张司令家孙子不是满月吗,您让我代您去看,文耀那小子犯浑,把东西礼给拿错了,我今天早上才知道,”

说着看了一眼老爷子抽搐的表情,问道,

“不然我明天再拿礼给换回来?”

老爷子脸色铁青,要回来?他这张老脸还要不要,这小混蛋就是给他添堵的!

“算了!”

老爷子粗声粗气道,

“明儿记得把姑娘领回家,不然给我滚回你的鸟不拉屎的地方打光棍去!”

“诶!”

男人应了一声,眼中尽是笑意。

……

“转让书?”

沈佳音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所谓男人的助理文耀。

“是这样的,最近赶上换届,林先生不方便动用关系,就在昨晚,跟环海总裁商谈过后,将这块儿地购买了下来,连夜办好了各种手续,今早,我才能如约跟您见面,林先生的意思是将这块儿土地转让在您的名下,只要您签个字就行了。”

沈佳音一听,反而放下笔,道,

“转让,恐怕不合适吧,大家都是生意人,你开个价,我直接买。”

文耀有些抱歉道,

“沈小姐,我只是个助理,做不了这个主。”

沈佳音沉默了一会儿,那笔利索的签了字,然后道,

“我能问一下,林先生是做什么的吗?”

文耀抚了抚眼镜,笑道,

“我们老板在国外做了点小生意,到了年纪,家里催着成家,这两年就准备回国发展了。”

对方含糊其辞,沈佳音也没必要再刨根问底,协议一式两份收好之后,才道,

“替我谢谢林先生。”

“这种事,还是沈小姐当面说比较好,”

文耀四两拨千金,看了一眼时间道,

“抱歉,我还有会,要先走一步了。”

沈佳音点点头,目送着文耀离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淡淡道,

“容锦,帮我打五百万到林家二少的户头,我知道,你能办得到。”

环海集团,总裁办公室。

“霍遇,丢下整个研发部的人滚回国,就是为了这个?”

一份报纸砸过来,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伸手接住,瞥了一眼,半响才道,

“妈的,哪家报社,把老子拍得这么老,也不ps一下。”

丢报纸的男人阴沉的看他一眼,周身的气息更冷冽。

男人摊摊手道,

“立完业,就该成家了,白大少,你自己是独身主义,不能不让我找媳妇儿吧?”

白峥瞥了他一眼,坐下来,才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让季川抢走这单生意?”

男人失笑,

“我像是慈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