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语文课代表哭着说不能再深了 农村乱肉130全集短篇

女人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看着周围嘲弄的笑声,咬了咬牙,一把推开这个小男孩,怒道,

“你给我闪开!”

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哪里经得起成年人这种力道,男孩儿猛地朝后退了几步,眼看就要砸上身后的玻璃茶几,沈佳音突然挡在他身后,拉住了他,男孩就撞在了她腿上。

沈佳音面色从容的弯下腰,她并不习惯跟小孩子相处,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声道,

“没事吧。”

小男孩儿双眼放光,拉着她的手,红着脸道,

“美女,你有没有男朋友?”

沈佳音……

周围似乎有人认出了沈佳音,小声的议论起来,大抵都是在议论她退婚,被妹妹抢走男人的事,沈佳音眸光未变,站起身,看着刚刚推人的女人,清冷道,

“这位小姐,二十一岁已经是成年人了,且不说法律上,如果我刚刚不拦着,你现在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单从道德上,你也不该对一个孩子动手,你说他没教养,他句句都是爸爸说,你有教养,难道你父母没告诉你要尊老爱幼吗?”

全云城都知道沈佳音是出了名的刀子嘴,刀子心,整天跟沈氏一帮高层的老油条周、旋,早已练就了一番刀枪不入的本领,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别人,谁敢动她?

那女人被她说得浑身颤抖,擦着厚粉的脸更是白得跟纸一样,禁不起这样的羞辱,她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咬着牙尖声道,

“你说我,你又好到哪里去,还不是跟这些人一样,想在这里勾上一个男人,你有道德!你有廉耻心!你一个被抛弃的破鞋站在这里搔首弄姿,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沈佳音的脸色当场就沉了下来,只是她还没有开口,肩膀上突然多了一道力量,接着,她听见身边的小孩儿,小声道,

“爸爸。”

她没来得及转身,就听见一道男人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沉声道,

“保全呢,这位小姐好像走错了地方,请她出去。”

女人脸色一变,看着沈佳音身边身材高大,气场极强的男人,本能的后退一步,却又觉得这样显得太过懦弱,扯着嗓子道,

“你凭什么!”

男人哼笑了一声,脸色极冷,

“凭我是这场宴会的主办方,凭你辱骂我的儿子!”

全场哗然,这个男人原来是林家人,难怪说话毫无顾忌,沈佳音心里微微一动,林家人,那他一定认识霍遇,她嘴角微勾,这真是无巧不成书。

女人身子一瘫,再也说不出话来,很快被进来的保安带了出去,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肩膀上力道一松,接着,她听见男人低声道,

“过来。”

小男孩儿恋恋不舍松开沈佳音的手,走到男人身边,低声道,

“爸爸,你怎么才来。”

男人伸手点点他的脑袋,

“我一会儿不在,你就给我惹事!”

男孩儿吐了吐舌头,又跑过来,拉着沈佳音的手,弯起漂亮的双眼,扬起红扑扑的小脸道,

“美女姐姐,做我女朋友吧,我是第一次表白,你给点面子,别拒绝我。”

男人……

沈佳音……

“臭小子,”

男人一只手将他提了起来,

“毛都没长齐,就学着泡妞了!”

男人粗鲁的话,让沈佳音有些脸颊发烫,她保持着惯有的冷静,转过身,组织了一下语言,微微低下头,道,

“多谢林先生解围。”

男孩儿拉了拉男人的胳膊,小声道,

“爸爸,你别为难我喜欢的女人。”

男人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威胁的瞪了他一眼,

“再说话,扣你一个月零花钱!”

男孩儿沮丧的撇撇嘴,哀怨的看着他。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在他身前低着头的女人,褐色的眼瞳闪烁着神秘的光芒,眼神顺着她尖细的下巴落到她白皙的脖颈,再往下,看见她胸前隆起的优美弧度,眼神微微暗了暗,半响,才收回眼神,淡淡道,

“是你先帮了我儿子。”

沈佳音弯了弯唇角,

“他很可爱。”

男孩儿立刻露出一口白牙,对她的夸赞感到很高兴,却碍于男人的威胁不敢说话。

“他跟可爱永远不沾边。”

男人的语气突然冰冷起来,沈佳音刚抬起头,男人已经抱着小男孩儿离开了。

她一愣,总觉得男人刚才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是在生气,她有些不解,上前追上他,沉静道,

“林先生,有件事我想请您帮帮忙。”

男人脚步一顿,猛地转过身,沈佳音下意识的刹住脚步,男人却又往前一步,将她逼退到楼梯的栏杆上,强大的气场,让沈佳音下意识的抬起头,抬眼就看见了他光洁的下巴,往上是淡色的菱唇,形状好看极了,高挺的鼻梁骨,有些不像亚洲人,还有浅褐色微眯的双眸,她的心被轻轻一撞,这双眼睛,让她有些恍惚,有些熟悉……

“看来这位小姐今天这忙帮的动机不纯啊。”

“动机不纯”四个字咬得格外重,这种带着嘲讽的暗示,让沈佳音回过神,脸色微微沉了沉,抬眼直视着男人褐色的双眸,声音低沉却有力道,

“林先生,你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我的人格,我起先并不知道这位小朋友是林家的孩子,请您帮忙也实属巧合,如果因此让您误会我,就当我没有开过口。”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胳膊却被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拉住,

“美女姐姐,我爸爸就是爱戳人心窝子,你别生气。”

何止是戳人心窝子!沈佳音垂了垂眸子,微笑着拍了拍他的手,低声道,

“谢谢你,不过我还有事,真的要走了。”

男人看着她平静无波的眸子,眼神变得幽深起来,在她又一次要转身之前,沉声道,

“你要帮什么忙?”

沈佳音一愣,显然没想到男人会开口,他这算是道歉吗,没等她看清男人的表情,他就抱着孩子转过身,低沉的嗓音缓缓飘来,

“跟过来。”

沈佳音转过头见容锦已经不在了,犹豫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男孩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靠在男人肩膀上,撇着小嘴儿道,

“爸爸,这是我七岁以来,你第一次抱我。”

“所以呢?”

小男孩儿歪着脖子想了想,

“我看见了太爷爷。”

说完又像大人一样叹息一声,

“爸爸,伪君子说的就是你吧,太爷爷不在的时候,你从来不抱我。”

男人眯了眯眸子,在他白嫩的小脸上掐了一把,阴沉的笑着说,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丢下去?”

小男人身子一抖,立刻抱紧了他的脖子。

沈佳音跟在后面听着这俩父子的互动,嘴角忍不住向上弯了弯。

男人眼角一撇,就看见了她来不及收回的笑,沈佳音像是做坏事被逮住的小孩儿,惭愧的地下了头。

她看不见的角度,男人的唇角微微上扬。

“你要我帮你什么?”

沈佳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她,她立刻回道,

“我听说林家跟霍遇先生有些交情,我想让林先生帮忙引见一下。”

小男孩儿一听“霍遇”三个字,立刻瞪圆了眼睛,小脸红扑扑的兴奋着,似乎想要说什么。

男人的眯着眸子,冷冰冰的扫了他一眼,小家伙立马伸手捂住了嘴巴,小模样别提多无辜了,他挑了挑眉,这才漫不经心问道,

“你找霍遇什么事?”

沈佳音想了下,这也不是不能说的事,就坦言道,

“我想跟霍先生谈谈有关田海湾的事。”

说着男人已经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轻车熟路的走进去,开了灯,将男孩儿放到床上,低声道,

“好好睡觉,一会儿要是被人发现你喝了酒,我可帮不了你。”

男孩儿抓起被子,乖乖给自己盖上,低声道,

“爸爸,你已经出卖过我三次了,我还能再相信你吗?”

男人挑眉,

“你有别的选择吗?”

男孩儿哀怨的瞪了他一眼,抓起被子,蒙住头,转过身,发表着他的抗议。

男人揉了揉他的头发,起身从房间出来。

沈佳音就站在门口,见他出来后,继续道,

“林先生,这个忙可以吗?”

男人高大的身躯在她身上遮起一片阴影,沈佳音本能的往后退了一小步,男人的声音沉沉的在耳边响起,

“你很怕我?”

沈佳音的呼吸微微一滞,平缓的声音淡淡道,

“没有,我只是不习惯跟人靠的这么近。”

男人看着她卷曲的睫毛在眼睛下投下的一片阴影,心中刮起了滔天-怒意,她的表情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她是真的没有认出他,该死的!他的拳头瞬间握紧,猛地撤离她身边,沉闷的嗓音,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

“他今天没来。”

沈佳音一愣,快步跟了上去。

“那您能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吗,私人的。”

“我跟他没那么熟。”

男人的语气有些不耐烦,沈佳音动作微微一顿,她看出来了男人并不是真心想引见她,那么这样让她上来是戏弄吗,她有些生气,停下脚步低声道,

“很抱歉,打扰了。”

说完就要转身,腰上突然多出一股力道,将她往后拉扯,她脚步不稳的往后跌去,很自然的撞到了男人怀里,男人顺势环住她的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飘入鼻间,她微微回过神,皱着眉,就要去推。

男人纹丝不动,环着她的腰,淡淡道,

“要想我帮你,你是不是先得帮我一个忙?”

沈佳音皱眉,

“你要做什么?”

男人看向不远处的人群,薄唇微启,缓缓道,

“配合我就行了。”

沈佳音刚要张口,身后就有人来打招呼。

“二哥,你怎么在这里,爷爷跟大伯都在找你呢。”

沈佳音微微侧身,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站着一个英俊的男孩儿,她似乎是见过,应该是林家的人,林家一系,子孙众多,军政商均有涉足,她知道的,也就商场上那么一两个,大多数,都是连面都没见过,所以不认识,也并不奇怪,但是这人叫男人“二哥”, 沈家给沈佳雪安排的相亲,可不就是林家老二吗,难道真的是他?不过他有孩子这件事,沈家好像并不知情。

“小五,你跟爷爷说一声,就说我现在正在陪身边这位女士,晚会儿再过去。”

被唤作小五的男孩儿,这才将目光转到沈佳音身上,沈佳音微微朝他点了点头,男孩儿眼中露出一抹了然,笑道,

“二哥,我估计,爷爷要是知道,恨不得你今晚也别回来。”

男人挑了挑唇扫了一眼沈佳音,唇角挂上一丝愉悦的笑意,咳了一声道,

“多事!”

男孩儿嘿嘿笑了笑,冲着沈佳音眨了眨眼,转身哼着歌离开了。

沈佳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抬眼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低声道,

“你让我帮你……挡相亲?”

她不是很确定,因为跟沈佳雪一样成为待选人的女人不少,她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已经有合适的对象。

男人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神色淡淡的看着他,浅褐色的眸子闪烁着深邃莫名的意味,他缓缓开口,

“你不愿意?”

沈佳音皱着眉,没说话,看来应该是猜对了,本心来讲,她并不喜欢搀和这件事,一是最近关于她两个月前退婚的新闻刚刚销匿,她不想再成为娱乐报纸的头条,二是她觉得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很不舒服,让她觉得有些危险,但是田海湾的事,她又找不到别的方法,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你不是跟霍遇先生不是不熟吗?”

男人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秒,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不过他自然不会显露出来,淡淡的瞥了一眼沈佳音,眯着眸子道,

“我是跟他不熟,但是林家老三跟土地局的人熟。”

一句话,道出了利害关系,她找霍遇的确没有找土地局的人快,只要她这边下拿下地契,也就没霍遇什么事了,她权衡了一下,点头道,

“好,我希望林先生能在三天之内帮我搞定这件事。”

“可以,”

男人垂眸,一边整理袖扣,一边道,

“跳舞,会吗?”

沈佳音跟不上他的转移话题的节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男人唇角一勾,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牵起她的手,优雅的舞步就迈了起来,沈佳音只能跟着跳,男人的舞姿很标准,一米八五走上的身高站得笔直,眼神倨傲,有些像欧洲中世纪的贵族,不,他本身也是贵族,沈佳音从小接受各种培养,舞步自然不在话下,两个人在偌大的舞池里旁若无人的跳舞,俊男美女,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现场这么多双眼睛,不出今天晚上, 沈家大小姐情陷林家二少的新闻就会见报,也许只是他的障眼法,但对沈佳音来说,又何尝不是一场商业炒作,起码对他们即将上市的公司,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是——

沈佳音看着男人的下巴,低声道,

“林先生,你刚回国,可能不清楚我的事。”

男人低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

沈佳音决定还是说清楚,她现在无牵无挂,孑然一身,帮男人演一出戏,也没什么损失,但是男人就不一样了。

“两个月前,我退了婚,我未婚夫现在跟我妹妹在一起,而我妹妹沈佳雪,如无意外,应该是你的相亲对象,也可以说结婚候选人。”

她言简意赅,很是诚实,男人听完,脸上也没有别的表情,只是问道,

“你难过吗?”

沈佳音一愣,她是想跟他说,她新闻缠身,只怕到时候帮他不行,还会让他自己也惹上一身骚,却没想到,他会问她难不难过,她曾经极度希望从亲人口中听到的话,却来自一个陌生的男人,人生就是这么可笑。

她躲开男人的眼神,低下头,平静道,

“我不难过,只是觉得没面子。”

男人却顿住舞步,搭在她肩上的手突然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那双狭长的凤眸很漂亮,也很淡然,但是他却看到了一丝脆弱,不难过会在那晚随随便便跟一个陌生男人上、床?他很想这么质问她,但是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淡淡道,

“你不诚实。”

沈佳音怔了怔,扭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过了一会儿,又道,

“林先生,我是跟你说清利害关系,毕竟,我觉得你找别的女人,可能效果会更好,而且,如果中途出了不能控制的意外,我也可以不用担负任何责任,毕竟这一切是你的选择。”

沈佳音说的有些不近人情,男人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不深不浅道,

“我一直相信自己的选择。”

这句话似乎多了些别的意味,沈佳音皱了皱眉,是自己想多了吧。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季泽昊尽收眼底,他握着手中的杯子,眼底看不清是什么情绪,仰头一口饮尽杯子里的红酒后,才缓缓踱步过去。

“原来你在这里。”

听见声音,沈佳音凝眉,转身就看见穿着白色西服的季泽昊,他一手插在口袋,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神色有些莫名,看着男人搭在沈佳音腰间的手,微微皱起了眉头。

沈佳音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季泽昊的眼神由深了几分,瞥了一眼男人,转而对沈佳音道,

“有件事没来得及通知你,田海湾的事,我父亲已经跟环海那边的人沟通好了,明天就可以签字,不用太担心。”

沈佳音一愣,下意识的想去看身边的男人,却不想男人在她没有开口之前,突然拿出手机微笑道,

“抱歉,我上去接个电-话。”

沈佳音点了点头,目送男人离开。

季泽昊盯着男人的背影,半响出声道,

“林家人?佳音,你想做什么?”

沈佳音回过神,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季泽昊脸色一沉,突然拉住她的胳膊,

“这是你的报复吗?”

沈佳音笑了一声,拨开他的手,嘲弄的看着他,

“报复什么?你的背叛吗?”

沈佳音伸手戳着他的胸口一字一顿,带着冷意笑道,

“季泽昊,别太看得起自己,也别看不起别人!说这句话之前,问问你自己配吗?”

楼上。

“谁说田海湾那块地不要了!”

男人阴沉着脸色对着电、话咬牙。

“老板,这不是您今天早上说的吗?”

“我说什么了!”

男人瞪着眼。

那边人小声道,

“您不是说这块儿破地,鸟都不拉屎,狗尾巴草都出不来,能做什么……”

男人嘴角抽了抽,咳了一声,沉声道,

“那我说不要了吗?”

“……没。”

“那就要回来!”

“……可是,那块儿地确实不好,我们买来做什么啊?”

“让我儿子玩不行吗?”

“……行……”

那边人哭丧着脸,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可知道,自家老板是个多么一毛不拔的男人,买一块儿地回来玩,鬼才信。

挂了电、话,男人一脸神清气爽,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拿着古龙水在身上喷了喷,这才点点头,满意的下了楼。

“沈佳音…… ”

季泽昊脸色阴沉,刚要说话,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娇俏的声音。

“泽昊,你怎么跑这里了,害我找不着。”

沈佳雪穿着粉色小洋装,扎着高高的马尾,齐刘海下的双眼,看着水汪汪的,惹人怜爱,她小跑着过来,利索的挽住季泽昊的胳膊,然后好像才发现沈佳音一样,脸上露出一丝畏惧,小声道,

“姐,你也在啊。”

沈佳音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她好像没有恐吓它的好妹妹吧,这表情,真是……

她转身拿起一杯酒,就要离开,沈佳雪突然提高声音道,

“姐,爸爸跟我和泽昊说,黄董和秦董家的两位公子都会来,让我们帮你引见一下,试着处处,我刚刚见他们就在那边,你也去看看吧,不然,我们跟爸不好交代。”

沈佳音动作一顿,转身眼睛里迸射出一股子犀利,沈佳雪幸灾乐祸的表情,一下子被吓得消失了,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小声又急切道,

她眼神恳切,但是沈佳音还是看出了一丝幸灾乐祸,黄家的儿子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光娱乐圈跟他闹绯闻的女星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秦家的那位,据说是个瘾君子,她父亲会给她介绍这样的人,除非他想让沈家败光。

沈佳雪在她犀利的眼神下,微微后退一步,抿着唇,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小声道,

“姐,我跟泽昊年的婚事应该就这个月了,我们都希望你也能快些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要像六年前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