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粗长挺进新婚人妻小怡

身上这个男人,跟她刚认识不过十几分钟,话也没几句,她很确定自己不爱他,但此刻在他身下,她整个人就像是燃烧起来一样,原来,她骨子里也潜藏着疯狂的因子。

“嗯——”

唇上一痛,她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男人眯着眸子阴鸷的看着她,“你在走神?”

沈佳音轻轻眨了下眼睛,抬眼就看见男人带着怒气的眸子,他在生气吗,生气什么?

“你在想别的男人吗?在我床上想别的男人?”

沈佳音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没有。”

男人不相信,狠狠地在她肩上咬了一口,

“如果让我知道你把我当做别的男人,我会一口一口咬死你!”

沈佳音被咬得疼了,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抬起头主动去吻了吻他的唇,似乎是在安抚他的情绪。

女人身体轻轻一颤,发出一生痛苦的轻吟,男人的动作才又温柔起来,“记住我要你这一刻。”

之后,又是新一轮的沉沦。

男人有些沉迷她的身体,像一头发情的豹子一样,不知疲倦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明知道她初次承欢,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女人已经昏睡过去,房间里一股情潮过后的味道,暧昧的气息在流转。

餍足的男人躺在床上,怀里还躺着被他狠狠疼爱过的女人,他动作不轻,女人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青青紫紫的,让他有些懊恼,除了因为自己动作粗鲁之外,还因为这个女人让他不可自控的程度。

他对情欲一向克制,以前那么多长得比她漂亮,前来投怀送抱的女人,他看都不屑于看一眼,偏偏怎么就在这儿翻了车?

男人偏头看向怀里的女人,使坏在她脸上掐了一下,幽幽道,“沈佳音是吧,我记住你了。”

他洗了澡,依旧穿着昨天那套衣服,他下了楼,酒店经理早已经在外面等候了,见他出来,满脸堆笑,上前谄媚道,“霍总,昨晚休息的还好吗?”

男人淡漠的应了一声,扭头道,“送一套女式衣服去我房间,看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经理赶忙应了一声,拿过一个崭新的手机递给男人,“霍总,这是您要的手机,号码已经存进去了。”

男人接过来,拨了一个号码,拖着手机朝外走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声,“霍总,你这一晚上去哪儿了,电话也打不通。”

“车子抛锚了,又下大雨,找了家酒店过了一晚,你过来接我,一会儿去趟工地。”

他说着,又顿了一下,“昨天沈家跟季家的婚礼是不是取消了?”

助理有点意外,“您才刚回国,怎么就关心起这事儿来了。”

男人不想多说,皱眉道,“我问你是不是取消了?”

助理摸了摸鼻子,道,“是取消了,我也是大早上刚看见的新闻,网络上传得血雨腥风的,说什么姐妹俩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姐姐横刀夺爱,抢了妹妹的爱人,婚礼上大闹了了一场,沈家颜面无光,就暂时取消了婚礼。”

“姐姐横刀夺爱?”

男人挑起眉,她那样子,要是能横刀夺爱,会蠢到跟一个陌生人一夜 情?

这种屁话,鬼都不会相信,“帮我准备一份投标书,我打算去竞标田海湾那块儿地。”

那边人一愣,“霍总,田海湾可是沈家今年的头号项目,他们话都放出来,要做省内最大的度假村,而且那块地对我们来说好像也没什么用,这样做,有点得罪人吧?”

男人眯起眸子,“你这么懂,不如你来当老板?”

那人噤声,“我这就去准备。”

男人这才挂了电话,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酒店,轻哼一声,“谁说我是为了项目。”

沈佳音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有点混沌,身体清晰的感觉,提醒着她最晚到底有多疯狂,她昨晚本来就没醉,所以做了什么,记得一清二楚,凌乱的床上,还残留着昨晚疯狂的印记,空气似乎还残留着那个男人的味道,但是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有些失落,而后却又自嘲的摇头,沈佳音啊沈佳音,不过是一 夜情缘,你还指望对方对你嘘寒问暖不成,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这会儿又矫情什么。

她收拾好脸上的表情,静静地坐起身,这才发现床头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上面有一张纸条,留了一串电话号码。

这是打算日后继续联系吗?

沈佳音看了一眼纸条,将它揉碎丢到垃圾桶,然后拿起衣服换上,离开了酒店,去公司的路上,还不忘去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干嚼着咽下。

不过是一夜风流,她可不希望留下什么祸端,这样也挺好,各取所需,各不相欠。

没到公司,在路上已经在车里,将今日的新闻给听了。

沈霆所谓的处理方法,就是隐晦莫名,媒体那种捕风捉影的报道,他们根本就不回去澄清,而这个世界,往往是人云亦云,三人成虎,所以她明明是昨天退婚事件里的受害者,今天去变成了横刀夺爱的第三者,真是讽刺。

所以,当她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各种视线便纷至沓来,探究,嘲讽,或者惋惜,沈佳音视而不见,平静的上楼,去了办公室。

刚进去一会儿,手机就响了,她原本紧绷的面容,在看见这通来电的时候,微微松动了一些,而后摁了接听。

“佳音,我的天,可算打通了。”对面温暖,语气惊叹,“你个没良心的,发生这么大的事,竟然也不跟我联系,季泽昊那个混蛋,这种事儿,亏他干得出,可把我恶心坏了……”

沈佳音知道好友替自己打抱不平,但是这会儿,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不是跟韩诺去度假了,怎么样,洱海的风景不错吧?”

“还行吧,也就那样,唉,你干嘛转移话题,”温暖这回聪明了,哼了一声道,“我早看姓季的不顺眼了,这次可算是装不下去了,你说你条件这么好,找什么样的不行,偏找这么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儿,你妹妹她什么尿性你不知道?她就是你喜欢什么,她就喜欢什么,偏要跟你一争高下,我早说季泽昊靠不住,这人太优柔寡断,你偏不听,现在受伤了吧?”

沈佳音没反驳,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温暖,我跟你不一样,我的人生,从来都是别无选择。”

如果可以选择,她一点不想生在沈家,如果可以选择,她也想轰轰烈烈爱一场,可是她不行,她不能够,她担负的责任太重,背负得恨意又深,从来都是身不由己。

温暖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才轻声道,“佳音,如果能够选择,还是要嫁给爱情。”

温暖还想说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沈佳音低声道,“我这边有点事,等你回来,我们见面再聊。”

“好,你忙吧,再见。”

挂了电话,沈佳音又恢复成原本冷淡的表情,淡淡道,“进来。”

李秘书应声推门进来,递给沈佳音一张请柬,低声道,“沈经理,沈总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沈佳音动作顿了一下抬起眼帘,“我知道了。”

“笃笃 ”

“进。”

沈霆低沉的嗓音,隔着门缝传来,沈佳音轻轻推开门,迈步走进去,看着坐在座上的中年男人,淡淡道,

“您找我?”

沈霆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道,

“坐吧。”

沈佳音垂下眸子,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亭亭玉立,清冷高贵。

沈霆想起昨天的事,叹了口气道,

“佳音,你昨天说的话,确实有些难听,你宋阿姨昨晚哭了一晚上。”

沈佳音勾了勾唇角,

“父亲,您想说什么?”

沈霆看着她的嘲讽的眸子,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上,半响,才道,

“雪儿也是我女儿,她是你妹妹。”

“所以,您想说 沈家不是我一个人的,她应该也有继承权,我应该大度的跟她和平共处,打理好沈氏是吗?”

看着沈霆难看的脸色,她讽刺的笑道,

“这永远都不可能,父亲, 沈氏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母亲也有份儿,我想她不会愿意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产业,被入侵者拿走,当然,你可给他们母女股份,不过我要提醒您,一旦你手中的股份低于百分之三十,董事会就会重新洗牌,您可要想清楚。”

“你是在威胁我?”

“谈不上威胁。”

沈佳音迎视着他,霍眸迸射出犀利的光,

“我只是想提醒某些人,不要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沈霆沉默了一下,揉了揉眉心道,

“雪儿毕业了,我只是想让她来这里实习一下,都不行吗,我这个总裁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有,您当然有,她悔婚得罪季家,夺了我的未婚夫,你都可以不计较,更何况是个小小的实习呢?”

沈佳音站起身,冰冷道,

“不过您也别忘了,您之所以能座上董事长的位置,是因为我手中有我母亲的的股份,父亲,我不想我们之间闹得那么僵,如果您执意要让沈佳雪进沈氏,抛售沈氏股份这件事,我能做得出来,我既然保不住沈氏,也不介意毁了它!”

说完头也不回,踏着高跟鞋决然离开,嘴角勾出一丝嘲讽的笑,昨晚她一整晚没有回来,作为父亲,不问她去哪儿了,不问她难不难受,而是责备她说话伤人,真是讽刺!不是已经习惯了吗,为什么心口还是这么压抑。

沈霆看着她的背影,恍惚中似乎看见了她的母亲,那么像,连脾气都一模一样

两个月后。

“沈经理,田海湾那一块地没有谈下来。”

李秘书将文件放在办工作上,低声道,

“有人比我们出价高。”

沈佳音眉头一皱,抬头道,

“怎么回事,不是要签合约了吗?”

“您还记得两三个月前突然打入云城市场的环海集团吗?”

沈佳音拧着眉,

“你是说那个开发环保产品的公司?”

“对,没错,他们的总裁叫霍遇,七年前在美国发迹,做的就是环保的专利产品,因着这些年的行事,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环保,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环海的发展,短短五年时间,从资产扩展到上千亿,连续三年被美国XX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五十人,去年直接打进了福布斯富豪榜前一百,这个人,很有实力,大约三个月前,他回国了,第一站是在云城,他买这块儿地,是建造他的工厂,政府当然大力支持,一定程度上,能带动许多行业的发展,所以,我们恐怕没有多少胜算。”

沈佳音脸色有些不大好看,沈氏跟季氏共同投资一个大型度假村,就在田海湾,度假村自然会带动周边经济,但是那一片,有些偏僻,所以他们打算建造自己的商业街,跟度假村一体化,获得更高的利润,但是现在看来,有点困难。

她沉默了一下,道,

“卖主那边说不通吗?”

李秘书摇摇头,

“卖主说环海那边说了,不管我们出多少,他都比我们多百分之十。”

沈佳音脸色微微沉了沉,合上文件站起身,

“帮我约环海总裁,我要跟他见一面。”

李秘书一脸为难,

“沈经理,环海的人早就知道我们会这么做,他们……他们拒绝谈判。”

沈佳音沉默了一下,眼神清冷的看向桌上的请帖,半响,才道,

“你先下去吧,我想想。”

“是。”

李秘书走了之后,沈佳音又呆了很久,才起身离开。

刚出门就看见季泽昊从电梯出来,往她这边走来,身旁跟着沈佳雪,她眯了眯眸子,脚步不停的走过去。

“佳音。”

季泽昊开口叫道,沈佳音脚步一顿,淡淡道,

“季总以后还是叫我沈经理,人多嘴乱,我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骚乱。”

季泽昊眼神变了变,低声道,

“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田海湾的事。”

沈佳音淡淡的看了他手里牵着的沈佳雪,缓缓道,

“我给你三分钟送她走。”

沈佳雪脸色一变,紧紧地拉着季泽昊道,

“泽昊。”

季泽昊沉默了一下,轻声道,

“雪儿,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

沈佳雪的眼圈立刻就红了,咬着唇一把推开他,又愤怒,又畏惧的看了沈佳音一眼,哭着跑了出去。

季泽昊追了两步,转头对沈佳音道,

“你等我一会儿。”

沈佳音看着他离开,眼神都没有变,直接开了电梯下去了。

从沈氏出来,沈佳音就开着车去了一家名叫“夜色”的酒吧。

天还没有黑,酒吧里并没有多少人,她一身职业装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不远处吧台前一个穿着骚包的男人正在更两个年轻的女孩儿调、情,她走过去,揽住那个男人微笑着对那两个女孩儿道,

“不好意思,他是我的。”

两个女孩儿立刻拿着杯子,讪讪的离开,男人坏笑着,挑唇道,

“沈大小姐,婚没结成,要不要庆祝一下单身快乐,今晚包我的场?”

容锦,容家三公子,放荡不羁,跟沈佳音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只可惜俩人二十多年擦不出一点火花,不然也轮不到季泽昊。

沈佳音收敛起笑容,拿过他的杯子喝了一口酒,沉声道,

“容锦,我需要你帮我。”

男人收起笑容,皱眉道,

“怎么了?”

“帮我见霍遇一面,我要跟他谈谈的关于田海湾的事。”

容锦支起下巴,想了想道,

“你收到明晚林家的邀请函没?”

沈佳音点头。

“我听说霍遇跟林家有些渊源,你去碰碰运气,或者找林家人帮忙。”

沈佳音沉默了一下,

“你忘了,沈佳雪这点事,林家会轻易帮忙吗?”

容锦嘲笑道,

“她只是候选人,林家老二看不看得上她还是一回事儿呢,要不你爹能这么淡定?”

沈佳音勾了勾唇角,难怪。

“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吗?”

容锦摇了摇杯子,挑眉道,

“不知道,他从来不在媒体前曝光,不过据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沈佳音垂了垂眸子,有魅力的男人,除了六年前在她心里留下痕迹的男人,还有谁能让她觉得有魅力呢,突然,她脑海中闪过一双带着情、欲的褐色眼眸,她的心猛地一跳,垂下眼帘遮掩住情绪。

容锦漫不经心道,

“我听说霍遇那个人软硬不吃,你就算见到他,也未必谈得成,不过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试试。”

“什么?”

容锦坏坏一笑,道,

“把他哄上-床,男人在床上最好说话……嗷!”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佳音面无表情将一杯带着冰的红茶,浇到了头上。

第二天早上,沈佳音说要参加林家的宴会时,沈霆有些惊讶,林家这场宴会会有很多青年才俊参加,他本意也是想让沈佳音所接触一些优秀的男人,但是最近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僵,他不知道怎么开口,沈佳音的主动,让他很意外,也欣然同意。

“泽昊和雪儿也要去,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们 ”

话没说完,就看见沈佳音冰冷的面容,听见她一字一顿道,

“父亲,您不会以为我还可以跟他们和平相处吧?”

沈霆张了张嘴,躲开她的目光,低声道,

“你们毕竟是亲人。”

沈佳音站起身,冷冷道,

“父亲,我能维持现在的状况,是因为您是我父亲。”

言下之意,如果你再逼我,我们连父女都做不成,她笃定了沈霆不敢,是啊,他怎么敢,没了她沈佳音,沈氏恐怕要变天了,沈霆就是再疼她们母女,也不会放弃沈氏,呵!伟大的爱情!

沈霆神色紧绷起来,半响,才低声道,

“那我先让司机送你。”

“不用了,”

沈佳音淡淡道,

“我跟容锦一起去。”

沈霆点点头,

“也好,有容锦在,我就放心了。”

富丽堂皇的豪庭大堂上空,飘荡着熙熙攘攘的谈笑声,大厅内来来回回走动着的男男女女,个个光鲜亮丽,衣着体面,林家,云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军政商哪一个敢不买他的账,座无虚席也是意料之中,更何况,今天说是宴会,但是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一样,林家有两个未成家的子孙,和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到了适婚年龄,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全都盯着林家这块儿肥肉,与其说宴会,不如说变相相亲。

沈佳音坐在角落里,摇晃着酒杯,低声对身边的男人道,

“看到了吗?”

容锦拧着眉摇头,他今天也换上了一身西装,看上去比往常正经了不少,但一身与生俱来风流倜傥的味道,即使穿着严肃,也依然阻挡不住周围女人频频热切的目光。

“没有,以我阅人无数的经验,他应该不在。”

沈佳音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阅人无数……

“阿姨,你的奶奶要露出来了。”

突然,一个稚嫩的童音传入耳孔,他们顺着声音望去,刚刚在偷看容锦的一个女人,穿着抹胸紧身礼服,胸口雪白的两团有种要涨破的冲动,她身前站着一个穿着小西装的七八岁男孩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心”的提醒。

容锦一个没忍住,喷了出来,

“哈哈。”

沈佳音虽然没像他这样失态,嘴角也微微上翘起来。

那女人一阵羞窘,恼怒道,

“这是谁家的小孩儿,这么没有教养!”

男孩儿很无辜,“阿姨,爸爸说女人的奶奶,跟男人的J-J一样,不能随便给人看的,你这样,不好哦。”

沈佳音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这种教育……额,一定程度上说,很成功。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女人脸色涨得通红,又羞又怒,厉声道,

“你这个没有教养的死小孩,胡说什么,我才二十一,不是阿姨!”

小孩儿皱了皱眉,想了想,道,

“原来是姐姐啊。”

女人眉头舒展了一下,下一秒,就听见男孩儿自言自语道,

“爸爸说只有对自己容貌不自信的老女人才会画这么浓的妆,他说错了吗?”

沈佳音笑了,这孩子,诚实的可爱。

她看了看时间,决定去周围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