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心情说说 >

如何吃到自己的小鸡够不到怎么办 边啃奶头边躁狠狠躁

那女人如示威般揽着韩岐琛的胳膊,瞄好薛禾的位置,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转身时狠狠的撞了薛禾一下。

薛禾只觉得一股力量猛地撞了过来,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薛禾毫无防备的被撞了一个踉跄,整个人连着向后倒退了几步,直到在楼梯边上一脚踏空,倾了过去。

“啊——”

只听一声惨叫,巨大的失重感袭来,顿时将薛禾吞噬。

薛禾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求救,可浮现在眼前的却是那女人紧紧搂着韩岐琛的臂弯,还有韩岐琛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画面一点点移逝,灯光刺痛她的双眼。

再后来,便是浑身剧烈的疼痛,仿佛恨不得要把自己全身的骨架摔断。

在那一瞬间,薛禾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或许就这样死了也好,就可以结束这一切,结束这永无止境的折磨。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薛禾想起曾经和韩岐琛在一起的画面,一点一滴,都是那么的美好。

可是突然,周遭变得冰冷。

阴暗下韩岐琛走了过来,五官仿佛抹了薄冰,眸子狠戾无情,决绝的面容硬如铁石。他一把狠狠捏着薛禾的脸,强迫她面对自己,咬牙切齿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猛地睁开眼,薛禾从噩梦中挣脱,无助与恐惧紧紧攫住她敏感的神经。

她额旁的虚汗快要浸湿枕头,目光朦胧而又疑惑的望着周围的环境。

白蓝色的搭配,还有一股子消毒酒精的味道,这里应该是医院吧。

薛禾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原来自己还没有死。

环顾四周,韩岐琛果然不在这里,难道自己昏迷了一天一夜对他来说也无动于衷吗?

她缓缓闭上空洞的双眼,只听旁边传来小护士的对话。

“是啊,真的好幸运啊,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都没事,如果换做我的话肯定伤筋动骨一百天了。”

“就是啊,主任都说了,如果摔的位置再偏一点点,孩子就有可能保不住了。”

“这人也是,自己怀孕了还这么不小心,如果流产了,就等着后悔去吧。”

……

孩子?怀孕?

薛禾浑身一怔,根本无法相信刚才的对话,四周安静的只剩下耳际那嗡嗡的不适感。

还挂这点滴的右手缓缓向上,轻轻抚摸这腹部,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

究竟是对是错,自己……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一种复杂的情绪从心头升起,薛禾显然有些心慌神乱,可这种心情还没有保留几秒,她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也许这次住院正是一个可以让自己离开他的机会,这是自己的骨肉,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保住他!

夜已深,市中耸立的国际大厦高层内。

韩岐琛背对这办公室的大门,偌大的落地窗映出他清冷俊容。

一双深邃眼眸不显山不露水,让人猜不出半点心思,望着着漫街的繁华**,更是显得万分孤据,气场强大的难以靠近。

“韩总,刚收到你的短信我就赶来了,连饭都没吃呢。”娇滴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晚出现在别墅的女人毫无分寸的闯进韩岐琛的办公室。

“抱歉韩总,张小姐她非要强行入内,我……”

江助理的话还没说完,便有眼色的看到韩岐琛摆了摆的手。

江助理及时收住话,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关门退出办公室。

“韩总要喝杯红酒吗?”张檬一边举着高脚杯,一边身姿妖娆的走向韩岐琛,手轻轻放在韩岐琛的肩上,有意**,“才一天不见,就这么着急见我啊。”

韩岐琛扭头望向张檬,接过她手中的高脚杯。

不知为何,此刻站在韩岐琛身边,她总感觉四周散着一股股寒意。特别是他刚刚看着自己的时候,那个目光,仿佛恨不得要将自己千刀万剐。

只听“啪”的一声,瓷器碎裂声传来,将办公室内的气氛凝结。

“韩,韩总你……”

韩岐琛缓缓起身,颀长魁梧的身形逼近张檬,黑色身影笼罩在她身上,强烈的压迫感快让她喘不上气来。

“滚出R市。”韩岐琛阴鸷的目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吐字如冰,字字警告,“不然,你知道后果。”

张檬不寒而栗,转身仓皇逃走。

江助理敲门进来,看到地上一片狼藉,担心问道:“韩总,您没事吧。”

“我没事。”韩岐琛随口应道。

只觉手肘和背后传来一阵阵刺痛,他眉头紧锁,伸手揉了揉。

昨晚那惊心的一幕浮现在眼前,让韩岐琛的心不禁揪了起来。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如果不是自己及时挡在她身下承受了一部分伤害的话,估计以那女人的身板还不摔个半死。

自己还没有玩够,她还不可以有个好歹。

跟了韩岐琛七年的江助理猜出他的心思,试探问道:“韩总,需要派人去医院看看吗?”

“不必了。”韩岐琛猛然回神,松开摸这手肘的手,声音不夹杂一丝温度:“这是她自找的。”

“是。”江助理点头,默默退开。

……

正当仲夏的夜晚依旧很热。

薛禾好不容易才逃过那群小护士的眼睛跑出医院,站在街道旁等着闺蜜。

她情不自禁的裹紧了针织小衫,双臂护在肚子处。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真实,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吗?

“禾禾!”马路对面一个女生用力挥了挥手,她急忙穿过人行横道,跑到薛禾身边,仔细上下打量,“怎么样?你怎么会在医院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没有受伤吧?”

看着舒丹薛禾无奈的笑了笑,“你一连串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你哪一个啊?”

“先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事!”舒丹一脸焦急。

“放心吧,没事。”

“呼,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打来电话告诉我在医院的时候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呢!”

薛禾一时语塞,怀着孕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好像确实是不小的意外吧。只是看着舒丹这幅紧张的样子,还是大事化小为好,“没有,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罢了。”

“那就好,走,好不容易见一面,我请你吃大餐!”

“嗯!”

和舒丹在一起的时候是薛禾最放松开心的时候,两人一起长大又是邻居,自然而然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只是嫁给韩岐琛之后,薛禾就很少出门,也很少见她这个好闺蜜了。

“禾禾,你怎么了?”舒丹盯着薛禾,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看你脸色这么不好?”

“哦?没有,”薛禾回神。

“是不是那姓韩那小子又欺负你了!”舒丹气愤的摔了筷子。

只是听到韩这个字,都会勾起薛禾心中所有悲怆。明明眼神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可她还是

逞强的摇了摇头,顿了顿,又点了点头。

沉思了半天,薛禾才慎重开口,“舒丹,我跟韩岐琛提离婚了。”

“如果这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的话,那我支持你!”舒丹伸手握住薛禾有些冰凉的手,就算不经常见面,她还是知道一些薛禾的处境的。

“还有,我怀孕了。”

“什么?”

“他恨我,恨不得把我折磨死,我们的孩子,他也肯定不会留下的。”薛禾心中凄凉,轻声嗫嚅,情绪有些激动的紧紧反握住舒丹的手,几乎恳求道:“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保住孩子。舒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帮帮我。”

看着薛禾一副无助的模样,舒丹也立刻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严肃的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就先住我家。”

“只是……以韩岐琛在R城的势力,我真的怕他很快就找到我。”

舒丹转了转狡黠的眸子,机智开口,“我知道了!在他找到你之前,一纸离婚诉讼送到他办公桌上,先下手为强。你放心,我们律师事务所有很多这方面的才人,保赢!到时候啊,你就安心养胎吧~”

“嗯!”薛禾用力点了点头。

本打算去舒丹家住,可为了以防万一,薛禾还是决定住在附近的一个小型民宿里。

简单洗漱过后,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一下了。本以为自己会摔的很惨,可没想到却意外的很轻,除了身上有一些轻微的青紫外,几乎没有什么大伤。

怎么会这样呢?……

想着,薛禾不禁疑惑蹙眉,可却怎么也想不通。也许就像那护士说的,这肚中的孩子是天生命好吧。

心神俱疲了一天,薛禾躺在床上,早早便睡着了。

就在薛禾熟睡后,手机传来“吱吱吱”的来信声,手机屏幕亮起:薛禾,我回国了。晚上可以见一面吗?

本以为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可次日大早便传来敲门声。

以为是房东,薛禾没有多想,便惺忪睡眼起身下地开门。

“谁啊。”薛禾揉了揉眼,朦胧之中只觉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

“夫人,打扰您休息了。”江助理礼貌开口,他是韩岐琛贴身助理,也认得薛禾。

江助理的声音薛禾还是熟悉的,揉眼的动作猛地定格住,难以置信的抬头望去。

这么可能?才短短一个晚上,韩岐琛怎么就会找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