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好爽~好大~不要拔出来了 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

原来他说的睡觉……真的就只是单纯的睡觉。

云清一动不敢动,怕吵醒他,只能维持着被他搂在怀里的生疏姿势。一开始,她还有些不习惯,慢慢地,眼皮开始打架,也睡了过去……

再睁眼,已经是翌日清晨。

身旁的霍景深早已不知去向。

但云氏集团的股份合同原件却放在了床头。

倒算那个变态讲信用。

云清洗漱完,有佣人送来早餐,刚吃到一半,管家福伯就匆匆赶来。

“太太,云家的人来了!”

福伯对云清的身世自然早有所耳闻,他可怜太太,自然就瞧不上云家那些人,压根不肯承认他们是太太的娘家人。

云清用手语问来了几个。

“一家四口,都来了。”

呵,一家四口倒是整整齐齐。

看来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是让他们都急了。

云清微微一笑,也不着急,让福伯安排他们去前厅等着。

福伯问道:“太太,云家来访,需要通知一下老夫人吗?”

通知自然是要的,但不是现在。

云清写了张字条交给福伯,便慢悠悠地继续吃着早餐。

前厅内。

云显宗干等着了半个小时,脸上浮现出不耐烦的恼意,手里的茶杯都快捏碎了。

李玉珠留意着云显宗的脸色,在旁煽风点火地抱怨道:“这云清也真是的,要是单我上门来了,她迟迟不见就算了。还敢把自己亲爹都晾着……这也太没大没小了!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

“就是!”云娇娇撇着嘴道,“拿了我们云家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还是爸爸给的礼物,她扭头就不认人了!”

云妍书倒是安静喝茶,没有说话。

这母女俩一唱一和地火上浇油,让云显宗对云清愈发厌恶恼恨。

要是她还没出嫁,他一定要打断她一条腿不可!

他不放心地看向李玉珠:“你说有办法让云清把合同还回来,可是真的?”

因为李玉珠把云清请到生日宴上的事,云显宗已经对她相当恼火了。

现在无疑是她补救的最后机会!

“那是自然,老公你且放心,这个小贱人不仅会乖乖把合同还回来,日后,我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李玉珠对此胸有成竹。

她手上可是拿捏着那个贱人的把柄!

“最好如此!”云显宗面色沉沉,警告李玉珠,“你可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

云娇娇喝了两杯茶,有点憋不住了。

“妈,我想上厕所。”

“自己出去找个佣人问问洗手间哪儿!”

李玉珠对这个女儿也是嫌弃又无奈。

云娇娇刚走没一会儿,云清的身影,就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

她今天没有刻意扮丑,随意施了淡妆,已经美得令人挪不开眼

云妍书眼底掠过一丝妒意,看来他们都低估这个小哑巴了。

“好啊,你这个小贱人在生日宴上就是故意打扮成那样,装可怜想让别人同情你是不是?!”李玉珠气得一张脸都成了猪肝色,指着云清破口大骂,“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心机叵测的贱人!”

云清始终面色淡淡,只有在听到自己母亲的时候,眼底才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她又聋又哑,你跟她废什么话!”云显宗的心思都在股份上,不耐烦地道,“赶紧拿合同回家,看见这残废就晦气!”

李玉珠取出写满条件的字条,正打算给云清看看,一直安静喝茶的云妍书却在此时开口了。

“妈,有话直接说吧。”她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云清,“我这个‘好姐姐’,读得懂唇语。”

倒是还有个没那么蠢的。

云清迎上云妍书的视线,那双淡然出尘的清眸眼底仿佛冻着寒冰……云妍书握着茶杯的手不自觉抖了抖,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有些懊恼,自己刚刚居然被这个小哑巴的气势压住了!

“既然你听得懂,我就不用浪费时间了!”李玉珠将带来的那条水胆玛瑙手串拿了出来,斜眼睨着云清,洋洋得

云清故作讶异害怕地捂住嘴,旋即又神色怀疑地盯着李玉珠。

她也好奇,李玉珠能这么嚣张的上门找茬,到底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见她一副不信的样子,李玉珠挑着细长的眉毛,掏出手机,把云娇娇拍到的照片怼到云清眼前。“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跟小白脸搂搂抱抱!你还要不要脸了?!”她掐着又尖又细的嗓子,一脸鄙弃刻薄地骂着。

云清定睛细看照片,差点没笑出声。

虽然只拍到了男人的背影,但那黑衣墨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惹我者死”气场的男人,除了霍景深还能有谁?

这群蠢货居然真把霍景深当成了她包养的小白脸……

云清抿紧唇忍笑的模样,落在李玉珠他们眼里就是做贼心虚了。

“现在知道怕了吧!”李玉珠愈发嚣张猖狂,趾高气昂地道。“霍家的人要是知道你不止偷东西,还敢在外面偷男人,肯定会弄死你!想让我们替你保守秘密,就把这份合同签了!”

云清拿起李玉珠扔过来的合同翻了翻。

上面不仅写着她愿意将云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还回,而且她还自愿放弃云家的所有财产,但日后她在霍家若有所得,都归云家所有。

云清心底禁不住冷笑。

真不愧是一群吸血鬼……

李玉珠连笔都准备好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签字!”

“妈,就这么干脆的让她签字,岂不是便宜了她?”

云妍书可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云清,这个该死的贱人敢让她在生日宴上丢脸,今天她就要加倍讨回来!

“其实我倒是没什么关系,只是姐姐她害得爸爸在这里干等了这么久,我看呐……”她眼波流转蔑了云清一眼,走到云显宗身边,体贴地道,“姐姐应该给爸爸跪下磕头认错!”

云显宗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上居然流露出一丝赞许:“还是妍书懂事,知道孝顺二字怎么写!”

看这意思,是真想让她跪下磕头了?

脸是真大。

云清眼底泛起嘲弄。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背脊单薄却挺直,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傲张扬,跟她母亲姜如心简直如出一辙!

云显宗脸色陡然阴沉,他最厌恶的,就是姜如心那副样子——好像无论处境多么落魄低贱,她血液里的冷傲矜贵都不会被冲淡……

“孽障,你那是什么表情!”云显宗就像被踩到了痛脚,面容涨红狰狞起来,“我生你养你,让你跪都跪不得了?!我要你现在就给我跪下!”

说着,他抄起手边的茶杯朝着云清狠狠砸了过去。

云清正要躲开,眼角余光却看见老太太正被人扶着往这边走来。

她唇角微翘,头微微一偏,让杯子擦着头发飞了出去,再顺势捂住额头,一副被砸得不轻的样子。

‘啪——’杯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云显宗还不解气:“给我跪下,你这个孽障!”

“这是在干什么?!”一道愤怒苍老的声音赫然响起。

老太太刚进门就看见这一幕,又气愤又心疼,手里的拐杖重重杵地!

“云总好大的气派,到我御景园来撒野了!”

“老太太!”云显宗赶忙迎上去,换上一副谄媚讨好的嘴脸,“老太太您别动怒。是云某我教女无方,让云清这个孽障惹出了一些事端,今天我是特地上门来教导她的!打扰了老太太清净,请您老消消气,我现在就把这孽障带回去管教!”

在云显宗说话的时候,云妍书已经不动声色地将那条水胆玛瑙手钏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听着云显宗一口一个孽障骂着她的乖孙媳,老太太原本薄怒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突然,她目光一顿,看见了那条水胆玛瑙手钏,迈步走了过去。

云妍书立即上前想去搀扶,一脸乖巧温柔:“奶奶,我扶您。”

“谁是你奶奶?”老太太却是目光如炬,冷冷甩开她的手,半点面子都不留,“我听闻云总的二位高堂都健在,怎么,你年纪轻轻的就老年痴呆了不成?碰见个白头发的,就要认作奶奶?”

云妍书被怼得面子上挂不住,狠狠掐紧了掌心,还想开口找补。

“老太太,我……”

老太太压根懒得理她,朝一旁的云清伸出手。

“清儿,还不快过来扶着奶奶!”

云清忍不住在心里给老太太这波操作鼓掌,立即配合地上前挽住了老太太的胳膊。

云妍书脸都绿了。

眼见老太太已经拿起了那串水胆玛瑙手钏,她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精光,“老太太,这条手串您认识吧?”

“我的东西,我怎么会不认得?”

果然是云清那个小贱人偷的!

李玉珠当即义愤填膺地指着云清破口大骂:“没良心的东西!能嫁到霍家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连老太太的东西都敢偷!等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等回到云家,想怎么折磨这个小贱人,逼她签字,还不全凭他们的意!

云显宗则是一脸沉痛:“对不起老夫人,是云某教女无方!才让这个孽障在霍家偷东西惹事,我现在把她带回去,严加管教!”

说着,他就要上手去拽云清。

老太太一把将云清拉到了身旁护着,用看智障般的眼神嫌弃地扫了他们一家三口一眼。

“谁说这条手钏是我孙媳偷的?”

云妍书脸上的笑意一僵:“老太太,这手钏不是您的吗?”

“这条手钏是我的,但我送给了我孙媳!”老太太颇为傲娇地开口道,“我的乖孙媳告诉我,她家里妹妹过生日,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我自然不能让我的孙媳丢脸!”

这么贵重的礼物……居然,居然是老太太送给云清的?!

云清气定神闲地端起旁边的茶水抿了一口,欣赏着云家人脸上异彩纷呈的表情。

“云总连事情都没调查清楚,就带着一家人,到我御景园来闹!”老太太冷声讽刺道,“你们云家的家教,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老太太这都是误会,误会。”云显宗被嘲讽得颜面无存,唯唯诺诺地赔罪,一扭头瞪向李玉珠,眼里几乎喷出火来,恨不得活刮了她。

李玉珠被云显宗凶狠的神色吓得六神无主,腿都是软的。

“老公……”

怎么可能呢?

霍家老太太可是出了名的不好亲近,怎么会这么疼爱云清这个又聋又哑的贱人?!

李玉珠想破头都想不明白,可事实却摆在眼前……

一侧角落的镂空雕花的木窗外。

霍景深修长清冷的身影,静默伫立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将厅内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黑眸深处积蓄着骇人的危险旋涡。

他缓缓开口:“看来云家这些年,是过得太顺利了些……”

所以才会闲的,上门找死。

身旁的陆修秒懂:“知道了四哥,我这就去给他们制造点困难。”

霍景深不置可否,转身走了。

这态度显然是默认。

陆修望着自家四哥清冷矜贵的背影,挠了挠后脑勺。

前两天还说着要杀了人家取香,今天就开始护短了……四哥的心,也是海底针呐。

另一边,云娇娇在御景园里找了半天,才碰到一个佣人问清洗手间的位置,等她上完厕所出来,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只能自己找路回去。

这偌大的御景园又像个迷宫一样,云娇娇很快就走迷路了,给姐姐妈妈打电话都没人接。

云娇娇烦躁地踹了一脚旁边的石墩,不经意抬头,倏地愣住了。

只见前方倾城的日色下,有个男人正迈着长腿走来,他一袭量体裁衣的深色休闲装,简直是画报上走出来的人物,气质冷淡又矜贵。

最绝的是那张脸,轮廓完美,英俊得恍若天神……

云娇娇立马认出来,他就是昨天把云清抱上车的那个小白脸!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云清那个贱人还算有点脑子和胆量,敢把男人藏到霍家!

不过她何德何能,能包到这等绝色!

云娇娇快嫉妒死了。

但旋即,她就反应过来,一个小白脸而已,云清能出的起价,她云娇娇难道出不起吗?

想到这里,云娇娇两眼发光,仰起自认为无比美貌动人的笑容,朝着男人快步走了过去。

“帅哥,又见面了!你记得我吧?”

霍景深看着直奔自己而来的女人,眼底浮现一抹冷淡的厌恶。

“嗷呜——”

云娇娇信心满满地正打算自我介绍,却突然听见了一声骇人的虎啸。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通体雪白,体型硕大的白虎猛地从旁边的树林里窜了出来。充斥着暴戾兽性的眼睛死死盯着云娇娇,露出森森獠牙,无比骇人。

“啊!!”云娇娇哪近距离见过这种凶兽,当场腿一软瘫倒在地,被吓得半死。“快滚开,你这个畜生……别,别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