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妈妈突然要上我该怎么办 亲女禁H啪啪

云清走到电梯口就看见外面竖着‘电梯故障’的牌子,按了电梯键,果然是停运了。

哪有这么巧的事,她刚出来电梯就坏了?

云清挑了挑眉,转身走向消防通道,而手心里,早就不动声色地多出了几枚银针。

果不其然,刚走下两层楼梯,就被云家的一群保镖前后夹击,堵在了转角。

“合同交出来!”为首的保镖恶声恶气。

云清抱紧怀里的合同,看似柔弱害怕地后退了两步。

“正好云太太吩咐,打死都行!动手!!”

为首的保镖已经冲向了云清。

云清手心的银针捏紧,正要反击……

突然,身后一股强大阴寒的气场席卷而来。

不等云清反应,男人修长紧实的手臂自后勾住了她不堪一握的细腰,云清猝不及防跌进一个温柔的怀抱,她下意识地抬头,映入眼帘地却是霍景深棱角分明的冷峻侧脸。

他没看她,干脆利落地一脚将冲上来的黑衣保镖踹飞到墙上。

云清瞬间想起当时被打晕在房门口的那两个保镖……难道,是霍景深帮了她?!

“哪儿来的小白脸!找死!”余下的一干保镖恼怒至极,仗着人多围了上来。

就这几个废物霍景深压根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他掀开西服衣摆,拔出腰后的枪,冷硬黑洞的枪口,直抵在冲在最前面的那名保镖头上。

“饶……饶命……”那名保镖顿时就怂了,都得差点尿裤子。

霍景深薄唇翕动,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滚!”

男人气场强势,带着致命的压迫感,加上手里的枪……就像个活阎王,谁想把小命丢在这儿?

几个保镖被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霍景深虚虚地觑了眼怀里的小女人。

“还没抱够?”

“……”云清立马松开手。

然后,发现自己少了点什么……猛地一抬头,霍景深正拿着她的股份合同在翻。

“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从云家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霍景深嗤笑,鄙视得很直接。

在他眼里别说这点股份,整个云家都不够塞牙的。

但这份合同,对她意义非凡。

云清安静地伸出手,一双清眸直勾勾地望着霍景深,居然透出几分凌厉来。

霍景深觉得有趣。

“小哑巴。”他凑到她眼前,黑曜石般的眸子泛着摄人心魄的幽冷光泽,“你不如好好求我,说不定整个云家我都给你弄过来。”

“……”

这狗男人为什么能这么欠扁?

云清不想理他,正准备把合同抢回来,熟料,霍景深将合同随手一卷,迈开长腿转身就走。

她气得不轻,赶紧追上去。

奈何霍景深个高腿长,大步流星,丝毫没有等她的意思。

云清心一急,就不慎崴了下脚,她咬牙忍痛,扑上去死死地抱住了霍景深的腰。

霍景深没有防备,被身后突来的冲击力撞了个趔趄。

他有些狼狈地站稳,低头看了眼死死环住他腰的那双手,想扯开,没想到这小东西力气大得惊人。

“……”

霍景深舌尖危险地抵过后槽牙,反手将人拎到眼前。

“小哑巴,你想死么?”

云清缩了缩脖子,有点怂。

跟这变态硬碰硬,显然是嫌命长了。

她临时决定改变策略,酝酿好情绪,小嘴一撇,当场红了眼圈……

“敢哭一个试试!”霍景深显然不吃这套,冷眼睨着她,散发出骇人的危险的气息,“上一个在我面前哭的女人,坟头草已经三尺高了。”

“……”

妈的!

云清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她索性直接撩开裙摆,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扭伤的脚踝和半截白皙莹润的小腿。另一只手抓着霍景深的袖口,顺便仰起小脸,眼巴巴地望着他,无辜又可怜。

路过的几个男人目露垂涎地看过来。

霍景深脸黑了黑,一把将她裙子扯下来盖严实。

“我看你真是欠收拾!”

云清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深意,下一秒身体骤然腾空,天旋地转,她已经被霍景深毫不温柔地拦腰抱起,大步走向停在不远处那辆黑色迈巴赫……

然而此时,云娇娇刚从酒店正门出来,就撞见这一幕。

“好啊,云清你敢背着霍家在外面勾搭小白脸!”

云娇娇刻薄尖叫着,气势汹汹地冲上去兴师问罪。

然而等看清那个男人的脸,云娇娇被惊艳得当场呆住,心脏在胸腔里狂跳。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她要得到他!!

‘小白脸’……这是在称呼霍景深么?

云清抬眼去看霍景深的反应,男人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但她却明显感觉到周遭的气压低了下来。

云娇娇丝毫没有半点危险意识,还叉着腰冷嘲热讽道:“帅哥,你这么帅,要吃软饭也找个好点的饭碗!你抱着的这个女人不仅又聋又哑,而且还是个结了婚的二手货!”

霍景深眸色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是么?那你又是什么货色?”

这话听着有点刺耳,但这么一个大帅哥肯搭理自己,声音又那么好听,云娇娇还是不免心生窃喜。

她抬起下巴,得意又骄傲地道:“云氏集团你知道吧?我就是云家的小女儿!”

“云氏集团?”霍景深唇角笑意森冷,“我记住了。”

留下这句,他迈开长腿掠过云娇娇,抱着云清坐上车,车子扬长而去。

云娇娇有点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他记住她了,难道他打算甩了云清,接受自己吗?

云娇娇兴奋不已,回过神来,又想到另一件事。

她得抓住云清出轨的证据,交给霍家,那样这个小贱人就死定了!那帅哥就她的了!

眼见那个帅哥已经抱着云清上了车扬长而去,云娇娇赶紧坐上车,想追上去。

然而,车还没发动,一辆黑色轿车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直直地朝着她撞了过来。

“啊!!”云娇娇被吓得抱头尖叫。

‘砰——’地一声巨响,她的车前盖直接被撞翻,冒起了烟……

霍景深从后视镜里目睹了全程,耳朵里的蓝牙耳机内传出一道毕恭毕敬的声音。

“四爷,还需要进一步吗?”

“这种蠢货,不用浪费时间。”

副驾驶座上的云清讳莫如深地看了霍景深一眼。

云娇娇自然是咎由自取,可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与此同时,楼上宴会厅内。

“让人跑了?!”李玉珠看着面前一排灰溜溜的保镖,差点没气晕过去,“没用的废物!我白花这么多钱养你们!七八个大男人,连个哑巴都对付不了!””

“夫人,是有个拿枪的男人突然杀出来救了她……”保镖也是一肚子委屈。

李玉珠自然是不信,“胡说八道,那个小哑巴身边怎么会有男人?!”

“妈,是真的!”云娇娇捂着红肿的头走了进来,咬牙切齿地道,“那个小贱人在外面养了男人!我刚刚亲眼看见的!她被一个大帅哥抱上了车,就是她在外面包养的小白脸!我本来想去追的,但是不知道被哪儿冒出来的车给撞了!”

今天真是倒霉死了!

都怪云清那个扫把星,一碰到她就没好事!

云娇娇心里窝火,她把拍到的照片拿给李玉珠和云妍书看。

虽然只拍到了男人修长挺拔的背影,但他怀里的云清倒是被拍到了侧脸。

而且还拍到了他们坐的那辆车的车牌。

云妍书一眼便认出了那个车牌,“这是霍家的车!”

对于北城那几家顶级豪门,她早就做足了功课。

李玉珠心里的阴霾瞬间一扫而空,她得意冷笑道:“那个小贱人居然敢用霍家的钱,在外面包养小白脸!霍家老四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太太!”经理王生拿着个礼盒快步走进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先挨了李玉珠一巴掌。

王生都被打懵了。

“太太……”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来得正好!你敢勾结那个小哑巴冤枉我!”李玉珠怒目圆瞪,恨不得撕烂他,“我什么时候让你邀请那个小贱人过来了?!”

王经理那个冤枉啊。

“是您给我发的邮件啊!”他说着取出手机,把邮件调出来自证清白。

李玉珠自然是不信,接过来一看却傻了眼。

邮件还真是从她邮箱里发出去的,而且上面的内容就是叮嘱王生,今日一定要隆重介绍云清出场……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发这种邮件?!”李玉珠难以置信,脸都白了,“哪有这么邪门的事?难不成是碰鬼了!”

云妍书若有所思地皱紧眉,有几分憋火。

当然不是碰鬼了,而是他们都低估了云清那个小贱人……今天生日宴上的一切,说不定是她早就安排好的!

她细细复盘整场生日宴,猛然醒悟,自从云清出现以后,她们一直都在被她牵着鼻子走!

哪怕从头到尾,她只站在那儿什么都不干!

云妍书眼底划过一丝犹疑,那个小贱人,难道是在装聋扮哑不成?

太太,小姐。这是……这是云清让我转达的生日礼物。”王经理把手里的礼盒递过去。

李玉珠看都懒得看:“扔掉!什么晦气东西!”

“等一下。”云妍书却拦住了,“我倒要看看那个贱人会送什么东西!”

拆开盖子,云妍书大吃了一惊!

李玉珠走上前一看,也惊讶极了,“这是……水胆玛瑙做的手串?!”

李玉珠别的不行,但对珠宝首饰这方面,却了解得很多。

水胆玛瑙可是玛瑙里的极品,这一串看纯净度和光泽感,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少说也要几百万,而且市面上很难买到!

“那个贱人怎么可能送得出这么贵的礼物!”李玉珠讶异不已,但转念她就想明白了,无比笃定地道,“肯定是她从霍家偷的!想跟我们显摆!”

果然是个乡巴佬,为了一时虚荣,居然敢在霍家偷东西!

李玉珠露出阴毒冷笑,“偷了霍家的东西,还用霍家的钱包养小白脸……这次,我看那个小贱人怎么死!”

黑色迈巴赫在路上疾驰。

云清坐在副驾驶上,全部的心思都在被霍景深随手丢在车后座的合同上。

在霍景深眼里别说那点股份,可能整个云氏集团都不值一提。

但这笔股份,对云清而言,却是她夺回云家的开始,也是换取她母亲下落的筹码……

她瞥了眼正在开车的霍景深,见他专心开车,似乎没注意自己,便悄悄地伸长胳膊想去取后座的合同,眼看就要拿到手的时候……霍景深幽幽挑唇,猛踩了一脚刹车。

云清猝不及防被安全带硬勒回了椅子上,到手的合同就这么飞了。

她恼火地瞪向霍景深。

他肯定是故意的!

“在心里骂我?”霍景深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转头看向她,看似散漫轻佻的眼神却仿佛能将她从里都外都看穿。

云清忍气吞声,挤出个无辜的笑容,摇头否认。

这笑得都咬牙切齿了,还跟他装呢。

霍景深也不戳穿,长臂一伸,将云清望眼欲穿的合同拿了过来。

“我说过给你了吗?”他目光越过云清,望向路边的御坊斋糕点店,微抬了抬下巴,“奶奶最喜欢那家店的桂花酥,下车去买。”

合同在他手上,云清别无选择,只能乖乖推门下车去买糕点。

腿上的扭伤算不上多严重,可到底伤到了,走路的时候还是会疼。

云清站在太阳底下,擦了擦汗,好在队伍不长,很快就轮到她了。

车内,霍景深眸光幽邃探究地盯着女人纤细的背影,他单手扶着蓝牙耳麦,薄唇吐字吩咐电话那头的心腹手下:“韩默,撞过去。”

“……是。”对霍景深的命令,他只会服从。

云清已经提着糕点转身回来了。

她伤了腿,走得慢。

没走几步,云清背脊骤然一僵,她听见了汽车引擎呼啸的声音,从右侧的人行通道目标明确地冲向她……

而她面前,几米之外,霍景深已经放下了车窗,那张冷峻邪肆的面孔带着淡淡笑意,正气定神闲地看着她,仿佛在等着看一出好戏。

她是聋的,自然不可能听见到变道冲来的跑车声,也就不会躲开……

可她要是不躲,对方不停车,她就会被撞死当场……

躲,还是不躲?

周围路人已经尖叫四起,云清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捏紧了手里的糕点盒,继续若无其事地走向霍景深,甚至仰起脸冲他讨好地笑了一下。

当真……听不见么?

霍景深眸色微凝,他扶住蓝牙耳机,低声命令道:“够了,停车!”

‘吱——’

刺耳的一声急刹,来势汹劲的黑色轿车就停在云清脚边,生死不过几厘米!

云清仓皇地扭过头,流露出恰到好处的惊恐。

黑色轿车一个利落的漂移,逆道疾驰,很快消失无踪。

云清悬到嗓子眼的心脏险险落地。

她抿紧唇,拉开车门坐上车,很想把手里的糕点盒照着霍景深劈头盖脸砸了过去,但到底还是忍住了。

一路上,云清都抱着糕点盒盯着窗外。

霍景深偶尔侧目瞥她一眼。

小东西连后脑勺都散发着怨气。

她会读唇,他刚刚戴着耳机吩咐韩默的话,她自然能看见。

倒是沉得住气。

车开到了御景园。

云清想推门下车,结果发现门被锁住了。

她回头,霍景深正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一个上午刷掉我九百万……”他单手支着额,淡淡问道,“买的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