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把跳D放在里面跑步不能掉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一个三流模特演员出身,最上不得台面的戏子是她生母,说出去她都嫌丢人,又能给她什么?

“妍书,你也要照顾照顾你妹妹,要是有门当户对的,记得多留意一下。”李玉珠叮嘱道。

“哎呀,知道了。”真是两个拖油瓶!

云妍书不耐烦地应着,转身下楼了。

“妍书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前几天在M国参加国际调香师的比赛拿了小组第一!新闻都登出来了,真是了不起!”

“国际调香师大赛一年一届,非常严苛,坐镇的评委也都是业内顶级的专家,妍书小小年纪已经入围,这搞不好能拿个冠军回来!”

“啧,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我看妍书就是下一个调香圣手!”

云妍书闻言淡淡一笑,默认的态度:“阿姨您过奖了。”

云显宗也觉得脸上有光,他拿出一家之主的姿态,不失威严地微笑道:“这次调香大赛,妍书的确取得了一点成绩,不过她年纪小,日后路还长着呢。今天妍书也二十岁了,我打算把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和仙蒂凡香水公司交给她打理,还需要各位长辈们多多照拂了。”

这就相当于宣布了云妍书继承人的身份了!

“哎,云兄谦虚了。妍书哪里轮得到我们照拂。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要多多仰仗她呢!”

云妍书微微抬起天鹅颈,看似谦逊的神情里透出几分傲然。

此时,人群里却突然传出一个记者犀利的声音。

“云总,听说云家还有个女儿,叫云清,她才是姜如心的亲生女儿!请问这是真的吗?”

这个劲爆的问题一抛出来,瞬间引起议论纷纷。

对于云妍书的身世,云家一直态度暧昧,难不成,她根本就不是姜如心的女儿?

云显宗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该死的,这是哪来的蠢货记者,怎么会知道云清那个小贱人!

“当然不是!”李玉珠赶紧上前大声否认,她做出一脸悲痛的样子,摸了摸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今天是妍书二十岁生日,是大喜的日子。希望大家不要再揭我身为一个母亲的伤疤,清儿她已经不在了……”

为了云妍书的前途,她只能受点委屈,把那个又聋又哑的残废暂时认作自己的女儿。

提问的记者皱起眉:“你的意思是,云清是你的女儿,而且已经死了?”

“是的!”李玉珠索性承认。

反正那小贱人嫁给御景园的病痨鬼,迟早也会被折磨死!

此时,整个宴会厅的灯光突然毫无预兆地暗了下来。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骤然打开。

紧接着四面悬壁音响里传出一道分外隆重的声音。

“云家大小姐云清到!”

什么?!

李玉珠震惊地抬头朝门口看去,满屋子宾客也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瘦削单薄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看清人脸,李玉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来的就是云清那个小贱人!

只见她穿着一条老旧土气的裙子,面色蜡黄,头发枯燥,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看上去可怜极了。

两天前她出嫁的时候,分明不是这副模样!

酒店总经理王生在此时匆匆走了进来,冲李玉珠露出讨好的笑容。

“云太太,按照您的吩咐,大小姐我给您请过来了!”

她的吩咐?!

这怎么可能!

李玉珠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此时周围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着她。

记者们又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机会,争先恐后地挤上去提问。

“云太,你刚才不是说你女儿云清已经死了吗?”

“云总,有传言说你故意抛弃女儿,是不是真的?”

“云总,请你正面回应一下!”

刚刚还让云显宗暗自得意的那一圈不请自来的媒体记者,现在都变成了监视他一举一动的监控器!

云显宗碍于形象面子,哪怕再不待见云清,也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

“清儿她天生聋哑,身体不好, 在老家休养……”他生硬地解释着,扭头盯着李玉珠,脸上在笑,眼里却分明有怒气,“夫人,你还真是给我准备了一份好大的‘惊喜’啊!”

李玉珠都听出了云显宗语气里咬牙切齿的意味,可她哪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反驳,她现在是有口难辩,简直冤枉死了!

云清刚刚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足够她将云家人那些不要脸的言论听得一清二楚。

——霸占了姜家的财产不说,现在连她的身份,他们都想占!

哪儿那么容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云清身上,没人注意到,一侧偏门,有个黑衣墨发的男人缓步走了进来。

霍景深站在最不起眼却能环顾全场的角落里,深眸微眯,目光锁住那个看上去“灰头土脸营养不良”的小女人,饶有兴味地挑了挑唇……

“清儿姐姐,你身体没事了吗?太好了!”云妍书捂着嘴惊呼着,眼含热泪地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云清,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反正这小贱人又聋又哑也作不了妖,只要把今天的记者们糊弄过去,她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云清也很配合,她要的就是一个和云妍书同框的画面,否则她精心化的妆不就浪费了。

果然,周围宾客的眼神都变了。

“都是云家的女儿,云妍书被养得矜贵细皮嫩肉的,那个云清面黄肌瘦,看着真可怜。”

“云妍书过个生日,搞这么大排场。穿的还是十几万高定,你们看云清穿的什么呀?抹布吗?”

“我看云清才是姜如心的亲生女儿吧?不然李玉珠怎么舍得自己的女儿在外面受苦?”

“又聋又哑,还爹不疼娘不爱的,真是惨。云家的人也太偏心了 ……”

云妍书狠狠掐紧掌心,她本来想在媒体镜头面前展现一下自己善良,没想到效果适得其反。

她注意到云显宗铁青的脸色,正怒瞪着李玉珠恨不得掐死她。

今天要是不摆平云清,不止李玉珠,自己恐怕也要在云显宗那里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宠爱。

云妍书随即心生一计,她凑到云显宗耳边低语了几句。

云显宗皱紧的眉头渐渐舒展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

云妍书旋即笑盈盈地拉着云清的手一块走上台。

“各位。”她环顾了台下一圈记者和宾客,柔柔出声道,“爸爸一向疼爱我们三姐妹,他特意准备了三分礼物:集团的股份合同、香水公司,和三间金铺。公平起见,我们待会抓阄,请大家见证。为了保证公平,抓阄的事就交给酒店去准备了。”

这一举动明显拉了不少好感。

“看来云总对那个云清倒是真不错。”

“这些年把她放在外面也是为了养病吧……哪个做父母的不疼自己孩子呢。”

三样礼物中最便宜的都是三间金铺!

李玉珠心疼得直滴血,趁着在准备抓阄,将云妍书拉到一旁。

“妍书,你怎么能让那个小贱人白白捡便宜呢?”

云妍书微微一笑,眼里蕴藏着讥讽:“妈你急什么?做做戏而已,我有办法让那个小贱人抽到金铺,待会我们转手就把铺子卖了,她一分钱都别想捞到!”

李玉珠大喜,旋即又有些狐疑:“可怎么能让那个小贱人抽到金铺?”

“那个又聋又哑的废物懂什么?我让她抽什么,她自然会乖乖听话!”云妍书漫不经心地用指尖捋过鬓边的一卷长发,瞥了眼站在角落里呆得跟木头似的云清,目露鄙夷地冷哼道,“等应付完那些记者,我们想怎么收拾她都行!”

说完,云妍书迈步走到云清面前,那张漂亮温柔的脸上,笑容那样纯洁,让人发酥发软。

“姐姐。”她递给云清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一行字,问她想抽到什么?

云清在本子上直白简单地写了四个字:最值钱的。

云妍书嘴角抽了抽。

这个土包子,倒是蠢得直爽。

云妍书又在本子上写下:【姐姐要是信我,待会就抽1号,里面就是最值钱的!】

云清抬头欣喜无比地看着她。

果然是好哄的蠢东西。

云妍书心底冷笑,接着在本子上写道:【这么多年,是云家亏待了姐姐,给你最好的,也是应该的。】

她愧疚拉着云清的手,一脸情真意切,好像心疼她心疼得都要哭出来了。

没想到云清直接三秒红了眼眶,泪水说来就来。

云妍书都愣了一下,见周围记者们争先恐后地拍照,她赶紧狠掐自己,也憋出了两滴眼泪。

等记者们拍完照,云妍书就亲自将云清拉上了台,云娇娇一脸嫌弃地跟了上去。

很快,三个密封的盒子被搬上了台。

盒子上面标着序号1-3,对应三份不同的礼物。

云妍书看了眼角落里的王经理,两人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一切尽在掌握。

“就让姐姐先选吧。”云妍书大方得体地冲云清做了个请的姿势。

云清冲她感激一笑,提着裙摆径直走向1号盒。

云妍书看着云清的背影心里好不得意,微微扬起下巴,高傲得像只开屏的孔雀。

她就知道像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残废,稍微对她示好一下,自然就能将她牵着鼻子走!

台下,霍景深眸光冷眯,将云妍书的成竹在胸尽收眼底,不知为什么,他隐隐觉得那小家伙并不是受人摆布的人。

她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霍景深神色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停在1号箱子前的云清,却将手伸向了3号!

台上,云妍书已是脸色骤变,那里面装的可是集团的股份,而且云显宗已经签过字了!

不!!!

阻止的尖叫就在嘴边,被云妍书死死掐住掌心咽了回去!

云清已经将箱子里的合同取出来公开示众了。

“是云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站在前面的一圈宾客看得清清楚楚,大声说道。

这无疑是三份礼物里最值钱的了!

也是云妍书最想要的!

眼看云清取出了藏在袖子里的笔,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要签字。

云妍书目眦尽裂,怒气直冲脑顶,她失控地冲了上去,一把攥住云清拿笔的手。

台下瞬间安静了,四面八方无数双眼睛和摄像机都盯着她。

而云清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不知所措地望着云妍书,外人眼里简直是单纯的小白兔。

只有云妍书,看见了她眼底不易察觉的讥讽嘲弄。

云妍书何时被人这么戏耍过,她胸口憋着恶气,恨不得当场撕碎了云清那张装模作样的脸!

“恭喜你啊……”众目睽睽之下,云妍书只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挤出一丝咬牙切齿的笑容,“姐姐!”

云清微微一笑,利落地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低头的瞬间,她敏锐地感觉到台下人群里,藏着一道犀利透彻的目光正盯着她,那眼神让她头皮发麻。

但等云清抬头寻找,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顿饭云家人注定是吃不下了,中途云显宗更是黑着脸扔下筷子借口有公事要处理,提前走了。

云清丝毫不受影响。

他们越是吃不下,她胃口就越好,满桌山珍海味,她每道都细细品尝一下。

全然无视了对面云家母女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的眼神。

云清本想趁着人多的时候走,却被云妍书缠住了。

等人都走光了,云妍书才放她走。

云妍书盯着云清的背影,冷声吩咐保镖:“在她走出酒店之前,把合同抢回来!”

李玉珠在旁咬牙切齿地补充道:“你们不要手软,打死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