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爱如潮水未删减版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沐千歌眉头都皱了起来了,眼前的两个孩子穿的都不错,而且让沐千歌很是欣赏。虽然年纪小,但是还会保护人,真的很勇敢。

看着这样的孩子去死,沐千歌还真的是做不到的,看着楚尘御:“阿尘,你快把这些人都绑起来。”

“去请个大夫过来看看。我估摸着这孩子怕是真的不行了。”

楚尘御虽然有些不放心沐千歌,不过他可不是这些贼人,快速的在这几个贼人身上点了穴道,然后把四个人都绑起来。

“好了,你把门关好,除了听到我的声音,谁来敲门都别开。我现在去找大夫,顺便报案。”

沐千歌点头:“放心,我会照顾好这些孩子的,你快去吧。”

楚尘御转身就去了,沐千歌看着这些孩子,里面大多数是男娃娃,也有几个女娃娃,看长相都是不错的。

只是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而是走到了那个浑身是鞭伤的小男孩面前:“你现在伤的很重,把你怀中的小弟弟给我吧。”

“不然的话,摔在了地上,很危险。”

沐千歌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温柔,那小男孩看着沐千歌:“你会救他的对不对?”

沐千歌点头:“会,我会救他的,你也不会有事的。”

那小男孩听到沐千歌的话,冲着沐千歌笑了一下:“你真好,谢谢姐姐。”

说着将自己怀中的小娃娃给了沐千歌,随即整个人就晕倒了。沐千歌看着怀中的小娃娃,衣着富贵,也不知道怎么落到了拐子手中。

左右不过是家族恩怨罢了,想到这里,看着年纪这么小的娃就经受这么多事情,前世一辈子没有孩子。

沐千歌对孩子有一份格外的耐心和喜欢,在看着眼前这个小娃娃,猛不丁的一看,长得还有些像她现在的相貌。

心想着,或许这就是缘分呗!那就救一救吧。这么想着,抱着眼前的小娃娃,来到了厨房,院子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啊。

厨房有碗筷,沐千歌找了个干净的碗,从空间里面取出一些灵泉,然后给小娃娃喝了一口。

小娃娃在沐千歌怀中,已经有些醒过来的意识了,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好看的姐姐在给自己喂水。

也就配合的喝了,喝了之后才发现感觉不错。只是他还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就只能双手抓着沐千歌。

显示亲昵了,沐千歌看着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有些好笑,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颊。

“乖啊,现在阿姨要去救刚才保护你的小哥哥,不然那个小哥哥可是有危险的。”

小娃娃听到这个话,有些不解的看着沐千歌,试探性的叫了一声:“阿姨?”

说着还歪着头去看着沐千歌,这语气中的疑惑,到是让沐千歌想起来一件事情,莫不是这个世界的称呼没有阿姨?

仔细一想,七大姑八大姨的,还真是没有叫阿姨的,干笑了两声:“叫我姐姐好不好?”

小娃娃犹豫了一会,才开口:“姑姑。”

叫出来一声姑姑,不由得让沐千歌好笑,不过也觉得姑姑这个称呼蛮好听的,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

摸了摸小娃娃可爱的小脑袋:“好吧,你喜欢叫姑姑就姑姑吧!”

说着将小娃娃给抱了起来,然后端着兑了灵泉的水,来到了刚才的房间里面,给那个身上有鞭伤的小男孩喝了。

小男孩喝了之后到是觉得有些舒服,看着沐千歌道谢:“谢谢你,姐姐。”

沐千歌摇头:“你忍一下,很快大夫就会来的。”

做完了这些事情,沐千歌才有心思看着这些被拐子带过来的小娃娃们,年纪都很小,最大的也就是这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去哪里弄的这么多的小孩子,真是可恶。那些孩子眼神看着沐千歌的样子,眼神都带着惊恐。

沐千歌也知道这些孩子可能是被收拾的不清,有些害怕,也就不在说什么,而是逗弄着怀中的小娃娃。

一边等着楚尘御带着大夫回来。楚尘御是骑着马离开那个小院子的,当然马匹也是小院子里面有的。

骑马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一家药铺的门口,而这家药铺刚好就是刚才沐千歌前来卖药的那一家。

楚尘御下马走了进去:“大夫在不在?赶紧跟我去救命,一个小孩发高烧,一个小孩是鞭伤。”

听到这个话,大夫也顾不得那么多,提着自己的药箱就准备去了。只是潘奕却是觉得不正常,一般的小孩身上哪里来的鞭伤啊。

赶紧开口:“师傅,还是我去吧,我年轻跑得快。”

其实是因为潘奕有功夫在身上,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也能够解决,但是他家师傅就不一样了。

年龄大了,走得慢,还没有功夫,万一有点事情,岂不是很危险?楚尘御看了一眼潘奕:“你的医术?”

潘奕还没有开口呢,旁边的大夫已经开口解释了:“我徒儿已经出师了,医术比老夫还高呢!”

楚尘御这才没有言语了,直接带着潘奕就出发了:“你不介意和我共乘一匹马吧?”

潘奕笑了一下:“我有自己的马,你前面带路就行。”

说着潘奕吹了个口哨,一匹黑色的骏马很快就来到了潘奕的面前,两个人骑马朝着沐千歌所在的院子去了。

中间来路过了镇里的镇长门口,楚尘御停顿了一下,下马走了过去:“我要见镇长,我遇到了拐子,拐了不少孩子。”

镇长听到下人来报,赶紧走了出来,最近镇里丢的孩子多,最重要的是,丢了两个非常贵重的孩子。

要是在找不到这两孩子,怕是全镇的人,都没有好日子过了。他还有些烦躁,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就有人来了。

赶紧走了出来,看着楚尘御:“是你发现的拐子的行踪?”

楚尘御看着镇长的年纪挺大了,也就挑眉:“拐子已经被制服了,镇长可带人跟着在下前去抓人。”

“在下带着大夫先过去了,那里有小孩出事了。”

一听到小孩子出事了,镇长大人吓得脸色白了,带上人就跟着去了……

一行人最快到来的就是骑马的楚尘御和潘奕两人了,来到了小院子的门口,楚尘御敲门:“千歌,是我,开门。”

潘奕一听到千歌的名字,直接就愣住了,这是沐千歌吗?

门从里面缓缓的打开,果然站在那里的就是沐千歌,沐千歌也是第一眼就看见了潘奕,有些惊讶的出声。

“潘师兄?”

说着又看着楚尘御:“阿尘,你请的大夫就是潘师兄啊?不过潘师兄的医术是挺好的哈,快进来吧。”

看着两人进来了,后面就没人了,沐千歌不由得好奇:“阿尘,不是让你报官吗?怎么只有潘师兄一个人啊?”

楚尘御看了一眼沐千歌:“你让不让我说话啊?镇长他们在后面呢,不是说那小娃娃快不行了吗?”

“我就带着大夫先过来了,怎么,这大夫你还认识啊?”

说话的时候,沐千歌已经带着两人朝着里面走了进去了。来到了关小孩的那屋,沐千歌就顺手抱起了小娃娃。

“你先给那个小男孩看吧,他是被打的最惨的。还有我抱着的这个小娃娃,有些发烧,你先给他看了,在看这个小娃娃吧。”

潘奕此时也不方便问什么了,而是开始给小男孩把脉,看着小男孩身上的鞭伤,也是有些愤怒。

“把脉情况看起来还好,就是外伤严重,我还给他涂药吧。”

沐千歌哦了一声:“我来给他上药吧,我毕竟是女孩子,下手轻一点,你先给这个小娃娃看一下。”

“刚才他的情况很严重。”

小男孩也是一脸期望的看着潘奕,潘奕只好先给小娃娃把脉,把脉的结果依旧是挺好,心中有些疑惑。

“这小娃娃脉象挺好的啊,你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潘奕现在看着这个小娃娃的脸色什么的都很好的。听到这个话,沐千歌顿时有些心虚:“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楚尘御听到这个哈,眯了眯眼,想到了可能是沐千歌给两人喝了那个对他有用的东西,所以两个孩子情况才会不错。

看了看那个小娃娃:“小娃娃给我抱着,你去给那个小男孩上药吧。潘大夫,来都来了,还麻烦你,看看这些孩子。”

听到这个话,潘奕也觉得来都来了,还是先看孩子要紧,也就点头:“行,那我在给这些孩子把把脉。”

说着转头去看那些孩子:“你们过来排队,我给你们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伤啊?”

其实一看就知道,这些孩子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是有些伤的,有的孩子身上还能看到明显的鞭伤,看样子被打的不清。

潘奕这边开始检查了,楚尘御也伸手要去抱小娃娃了,小娃娃却是死死的拽住了沐千歌的衣服,口中喊着:“姑,姑姑,抱,抱宝宝。”

沐千歌不由得感叹,这小孩子啊,病好了,精神头不错啊,居然拉着她的衣服,拉得这么紧。

不由得好笑:“好了,姑姑抱你啊,乖,可是哥哥受伤了,姑姑给哥哥抹药好不好?”

小娃娃摇头:“不不不,抱宝宝。”

沐千歌看着那小模样摇着头,好可爱啊,简直是让她整个人的心都要被萌化了。心中的母性被最大化的激发了。

想要逗逗这个孩子:“那哥哥怎么办?哥哥可是为了你受伤了也!”

这个小娃娃3,4岁的样子,正是出于最好玩的年龄,不逗的话,怎么可能?果然沐千歌的话说完。

就看到小娃娃一脸的纠结,又舍不得放开沐千歌的样子,简直是可爱极了。最后还是从沐千歌的身上下来了。

“宝宝抱着姑姑的腿,你给哥哥上药。”

说话的时候,就已经行动了,抱着沐千歌的大腿,沐千歌顿时被这个小家伙给逗笑了。看了一眼楚尘御。

“阿尘,你看小家伙好嫌弃你啊。宁愿抱我的大腿,都不要你抱,哈哈哈。”

说着还笑了两声,冲着小男孩招手:“你过来吧,我给你上药。”

小男孩走了过来:“谢谢姐姐。”

沐千歌拿着潘奕给的药膏,轻轻的给小男孩抹药,还一边和小男孩说话,吸引小男孩的注意。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男孩到是很爽快的回答了:“姐姐,我叫小福。”

沐千歌眨巴了一下:“小福,真好听,你爹娘是想让你一生都带着福气吧。是个好名字。”

小福闻言没有说话,沉默了下来,沐千歌也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给小福上药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却是传来了声音。

镇长带着人跟着楚尘御沿途留下来的信号,到了这个小院子,然后走了进去,就来到了这个屋子里面了。

看着这一屋子的孩子,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下意识的就在这个里面寻找自己要找的两个孩子。

然后一下子就看到了抱着沐千歌大腿的小娃娃,一下子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小少爷,你在啊,真是太好了,阿弥陀佛,你没事啊。”

潘奕听到这个话,却是笑了:“镇长,你就是要找这个孩子吗?”

镇长听到这个话点头,然后朝着宝宝的旁边看了过去,又看了小福,差点激动的热泪盈眶啊:“萧少爷,你也在,菩萨保佑啊。”

小福是认识这个镇长的:“是张伯伯啊,看到你真好,小福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是这个姐姐救了我和宝宝。”

沐千歌听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这个小家伙自称宝宝,感情名字就叫宝宝啊。刚才她还以为是这个小家伙很可爱呢!所以这样子自称的。

嘴角抽搐了一下,搞不懂这些富贵人家的人,居然真的就叫人家宝宝了,这到底是受宠还是不受宠啊。

镇长这个时候,赶紧看着身边的长随:“你快去通知萧家和沐家,说宝宝和小福都找到了。”

长随飞快的转身去了。而镇长这才看着楚尘御:“这位小兄弟,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楚尘御看了一眼镇长,又看了一眼沐千歌,这才开口了:“其实吧,这都是巧合!”

听到巧合两个字,到是让镇长愣了一下:“巧合是什么意思啊?”

楚尘御笑了:“镇长你看,这里的都是孩子,而我和千歌只是被人算计了,顺带要带出镇子去卖到的。”

“只是在下在外当乞丐走南闯北的也练就了一点拳脚功夫,所以才能够控制这些人,自救罢了。”

镇长啊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子啊,我还以为是你们无意中发现了被拐的孩子们呢!原来你们也差点被拐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潘奕这个时候也已经检查完了所有的孩子,让镇长带来的人继续给这些有伤的孩子上药,然后自己来到了沐千歌的面前。

“千歌,我给所有人都把脉了,给你也检查一下吧。”

显然潘奕也是听到了楚尘御的话,明白了怎么回事,沐千歌也没有拒绝,让潘奕把脉,潘奕皱眉。

“身体里面还有迷药,是中了迷药吗?”

沐千歌点头:“是啊。对了,潘师兄,还没有和你介绍一下,这是 我的未婚夫阿尘。阿尘,这是潘师兄。”

“说起来,我今天卖药出来,就带着阿尘去了云来客栈卖野味。那云来客栈的掌柜的挺好的,野味给了钱。”

“还要请我们吃面呢!结果谁知道,吃着吃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就说嘛,天上哪有掉馅饼的。”

“原来是想要害我们啊。”

说着沐千歌还一脸气愤的哼了一声,显然是对云来客栈很是愤怒,那镇长听到云来客栈的时候,愣了一下。

抱着沐千歌大腿的宝宝动了两下,引起了沐千歌的注意,将宝宝抱在怀中:“宝宝怎么了?”

“姑姑,云来客栈是我们家的。不,不会害人的。”

沐千歌到是惊讶了一下,莫不是错过了什么玩意?楚尘御这个时候也咳咳了两声:“可能云来客栈也是无辜的吧。”

“毕竟我是男人,身强力壮,在中了迷药没多久,就醒了。然后看见了一个人,就是我们村上的大善人,杨猛。”

“是他亲自架着马车来这个地方的,而且还嘱咐人,打断我的双腿,把我丢到远一点的地方,永远不让回沐杨村。”

镇长一听到这些,简直是气死了,一个杨猛罢了,他一镇之长,当然是不会忌讳的。看着楚尘御。

“那个杨猛的大善人名头,本镇长也是听说过的,为什么要害你和这位姑娘呢?”

沐千歌这个时候咳咳了两声:“可能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吧。实不相瞒,还请镇长为小女子做主。”

看着镇长的语气,肯定是不会忌惮杨猛的,既然这样,说不定可以将杨猛连根拔除。再说了,就算是看在她救了两个孩子的份上。

两个孩子看起来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虽然说,这样对两个孩子有利用之嫌。但是她想要活命啊,实属无奈。

以后有机会,在多补偿这两个孩子一下好了。这么想着,沐千歌才决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镇长也是很疑惑的,也就看着沐千歌:“你有什么冤情,你就说出来,本镇长一定给你做主。”

沐千歌这才全盘说了出来:“是杨猛与他的堂嫂有奸情,在山上苟合!被小女子上山采药给遇见了。”

“两人就在前几天,合谋把小女子打晕了,然后丢入了大青山的青湖之中。好在丢下去的时候,被阿尘看见了。”

“在两人离开之后,阿尘才下水将小女子给救了起来,不然的话,小女子早已经尸沉湖底了。”

潘奕在一旁听着,沐千歌居然有这样的遭遇,简直要气死了,这对狗男女!难怪啊,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什么未婚夫。

看着楚尘御的神色,就很是不好了,莫不是这家伙用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来逼迫千歌嫁给他。

也是一个乞丐,不管怎么说,都是想要一个家的,再加上千歌长得这么好看,挟恩求报,简直是无耻。

而镇长也是快要被气死了,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无耻之人,而且还顶着一个大善人的名头。

只是也不能光听眼前这个小姑娘的一面之词:“沐姑娘,你可有其他的证人?不然的话,很难办啊。”

楚尘御听到这个话:“镇长,这件事情,杨猛可是个拐子,而且应该还是个拐子的头子,我看这些小喽啰和他说话的时候,很是尊敬。”

镇长听到这里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就抓杨猛了?那那个淫妇?”

冲着淫妇两个字,众人都明白了,镇长已经相信了沐千歌的话了。楚尘御咳咳了两声:“千歌没事。”

“这件事就当过去了吧,遇到别人苟合终究不是好听的名声。”

镇长一想也是,也就点头:“行吧,先把这些孩子带着,去我府上在说。”

一行人打算带着拐子和坏人离开,结果刚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两辆马车来了,直接停在了一行人面前。

前面一辆马车上面,直接跳下来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少年,快步冲到了沐千歌的身边,就将宝宝给夺了过去。

然后将宝宝的全身上下给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外伤,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一把将宝宝抱在怀中。

“你这个小调皮,吓死小叔了。”

沐千歌在看着这个紫衣男子下来的时候,就愣了三秒钟,果然古代风水好啊,又是一个美少男啊。

只是她的阿尘是真正的美男,公子世无双的那种。而潘奕则是有些高冷的,只是眼前的紫衣男子,就有些跳脱了。

样貌的话,也是各有千秋,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她的阿尘最美了。在心中暗暗的计较了一番,然后结果就是,更喜欢她的阿尘了。

楚尘御在沐千歌将眼睛看向紫衣男子的时候,眼睛就微不可见的眯了一下,沐千歌的臭毛病又犯了。

现在他的真容病露出来,她就去看别的男人,不由得一步踏上去,直接挡住了沐千歌的视线。

沐千歌还愣了一下:“阿尘,你干嘛?”

挡住沐千歌视线的时候,也将沐千歌整个人都挡住了。宝宝看不到沐千歌瞬间就哭了起来:“姑姑,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