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么公的又大又深又硬想要

两人朝着客栈里面走了进去了,客栈的小二到是很热情的:“两位客观里面请,你们是要吃饭还是打尖啊?”

沐千歌摇头:“我们不吃饭也不打尖,我们是来卖猎物的,不知道野鸡野兔你们要吗?”

小二一听到这个话,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人:“那你们等一下,我去帮你们问问掌柜的。”

说着小二就去找掌柜的了,掌柜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了,他这里根本不需要野味啊。刚想让小二出去将两人赶走。

却是肩膀上面被人拍了一下:“等一下,掌柜的,这两人的东西就收下吧,这是我们一个村子里面的。”

掌柜的一看到是居然是杨猛,顿时就笑了:“原来是二爷一个村子上面的人啊,既然是这样子的话,那就收了。”

杨猛点头:“是啊,这两人说起来也算是我的晚辈了,就是性子十分的耿直,也不希望有人帮忙。”

“所以掌柜的,还请你让两人在这里吃饭,在休息一下,只是别告诉他们,是我让你这么做的。”

“至于饭钱和住宿的钱,自然是有我来付的。”

说着拿出了一两银子给掌柜,掌柜的明显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也就开心的点头:“好,您放心,我一定办妥。”

小二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的,觉得杨二爷还真的是个好人。而掌柜的收了钱,自然是出去办事情去了。

杨猛看着小二要离开,却是一把拉着小二:“小二哥,你等一下,我这里有包药,麻烦你等下冲茶给我那两个后辈喝。”

小二一脸的不解:“这是什么药啊?你想干什么啊?”

杨猛笑了:“小二哥你误会了,你不知道我那两个后辈,很是辛苦,我只是想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罢了。”

“这个就是普通的迷药,就是为了让她们两人好好休息罢了。这也是我对两位后辈的一点心意。”

说着还拿出了一两银子给了小二:“小二哥啊,这银子是感谢你的。”

小二听到只是迷药,又不会要人命,而且杨猛常年住在这里,也没有见过他做什么恶事,到是有着一股子善名。

毕竟大家都说杨二爷是个好人啊,所以小二很是直接的相信了杨猛的话,接过银子和迷药:“二爷你放心,我一定能做好的。”

杨猛点头:“我就在房间里面等着了,到时候你来通知我就好了,我带他们去休息。”

小二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就看到外面掌柜的已经在和沐千歌两人说价格了:“这个野鸡和兔子吧,还是可以的。”

“这样吧,兔子二十文一只,野鸡的话,十八文,这里两只野鸡,两只野兔,一共七十六文,没错吧。”

沐千歌点头:“是的,掌柜的算术很好啊,没错的。”

掌柜的点头:“那就跟我来吧,我给你们拿银子。看你们身上穿的这么破,也就是家中没什么钱的。”

“大老远赶过来,应该是还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吧。说起来,我们这个客栈一把是不收野味的,还是你们运气好。”

“我有个贵客正好想要吃野味了,你们就送来了,看在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的份上,请你们一人吃碗面。”

说着掌柜的叫了小二:“小二,过来,带他们去房间做好,给他们一人一碗面吧。”

小二在前面带路,将沐千歌和楚尘御带进了房间:“你们的运气真好,不过也是我们家掌柜大方。”

“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们叫面。”

沐千歌和楚尘御对视一眼,还没有开口,就看到小二已经端着一壶水进来了:“你们先喝点水吧,面条很快就上来了。”

将水放下之后,小二又出去了。沐千歌和楚尘御走了一上午了,还没有喝过一口水,看到眼前的茶水,还真的是很口渴了。

正准备喝的时候,面条来了:“两位,你们的面条。”

放下面条之后,小二没有出去,而是站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吃,吃完就赶紧走吧。”

沐千歌和楚尘御很是无语,这还没吃呢!就开始赶人了,不过也是哈,人家还要做生意的,也就加快速度吃面了。

话说回来,这个客栈的厨师,手艺还真的是可以的,面条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小二看着两个人吃的着急。

也就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水,沐千歌对着小二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端着水就直接喝掉了。

楚尘御也是一样的,喝了水之后,又继续吃面,只是没有多大一会,沐千歌和楚尘御两人就相继倒在了桌子上面。

小二看到这个情况,很快就将杨猛给叫来了。杨猛看着小二:“还要劳烦小二哥了,帮我把这个小哥背到我订好的房间里面。”

说着自己也不客气的将沐千歌给扛了起来,然后朝着准备好的房间去了。将两人都搬到准备好的房间之后。

小二将楚尘御放在床上,杨猛也将沐千歌放下了,看着小二:“你现在可以走了。”

小二也没有怀疑其他的,转身就离开了。杨猛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人,嘴角哼了一声:“沐千歌啊,别怪我绝情了。”

“要怪的话,只怪你自己眼睛不好,偏偏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啊。”

说着将窗户打开了,这个房间是杨猛特意定的,后面是后街,几乎没有人来的地方。而杨猛一打开窗户,就看到了两个人等在这里了。

“你们等一下。”

说着将床上还昏迷着的沐千歌给抱了出来,交给两人:“套上麻袋抗走吧。记住把她卖的远远的,最好是进楼子里。”

“还是那种进去了之后,就出不来的楼子,知道了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点头:“知道了。”

这两人可都是那种为了钱不要命的人贩子,而沐千歌这种十几岁的大姑娘是最值钱的,突然就多出来一个大姑娘,两人当然开心了。

将沐千歌装在麻袋里面,扛着沐千歌便是离开了。而杨猛看着沐千歌被人带走了,这才满意的点头。

“沐千歌啊,你以后再也威胁不了我了。”

杨猛说着得意的一笑,转身去看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子,眯了眯眼睛:“至于你的话,你别说,看到你,我还真的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啊。”

“留着你也没有用,一起卖掉啊。”

原本的话,杨猛是觉得沐家沐千歌被卖了之后,留下病恹恹的两口子挺可怜的。所以打算把楚尘御留给他们,照顾两人的。

只是现在他脑海里面突然想到这个主意之后,哪里还会去管沐家两口子的死活啊。直接将楚尘御从床上拖了起来。

扔到了窗户外面,然后自己大摇大摆的从客栈的正门出去,再去后面将还躺在地上的楚尘御扛了起来。

早知道刚才就让两人一起搬走了,省的自己还要动手,怪只怪自己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那么好的主意呢!

将人丢上马车,然后拉倒了一个小院子里面,小院子处的地方还挺偏僻的。杨猛走上前去敲门。

“人在不在啊?我是杨猛。”

里面的人听到杨猛的名字,到是把门打开了,一个后尖嘴腮的小个子男人,冲着杨猛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二爷,你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杨猛嗯了一声点头:“我马车里面有个男子,去扛下来,记住一起卖掉,卖掉越远的地方为好。”

“卖不出去的话,就直接打断了双腿,丢在路边吧,反正也是个乞丐,做回老本行,也不算对不起他。”

男子立马招手,出来两个汉子,直接掀开车帘,将里面的楚尘御给扛了下来。其实楚尘御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就醒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环境,不知道沐千歌在哪里的时候,还有些着急的,结果就听到了杨猛的话。

说的是一起卖掉,也就是说,沐千歌肯定在这些人的手中了,他就暂时假装配合一下了。

被抬下来之后,丢在地上,摔了一下,楚尘御忍不住在心中骂娘,这些人,给他等着,居然敢摔他。

杨猛看着被摔下来的楚尘御:“把他绑起来吧,不管怎么说,也是个男子,免得出意外。”

将楚尘御丢下来之后,杨猛就驾着马车朝着沐杨村去了。

而楚尘御则是很快就感觉到了,被人用绳子绑起来了,悄悄的将眼睛眯开了一条缝,看着外面的情况。

就感觉到了自己又被人抬了起来,然后扔进了一个房间里面。咚的一声,楚尘御听着这个声音,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像被摔的散架了一样。

这是被摔的第三次了,得了,看到沐千歌的时候,一定要和沐千歌说说,为了她,他可是受了苦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两个汉子扛着一个麻袋走了进来,看都没有看被丢在一旁的楚尘御,而是掀开了麻袋。

麻袋里面正好撞的是沐千歌,沐千歌是被两人抬回来的,自然是没有马车快的。其中一个人便是开口了。

“这小女娃子,看起来不大,居然这么重,累死我了。”

楚尘御偷偷的看了一眼,看到是沐千歌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要找的人,就这么找到了,完全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而沐千歌也被这一摔给摔醒了,只是听到有人说话,没有睁开眼睛罢了,但是眼皮动了动,还是被楚尘御看到了。

便是明白了,沐千歌醒了!

沐千歌刚醒就听到有人说自己重,顿时想要骂娘,妈个鸡的,她都这么骨瘦如柴了,哪里重了?

明明是这两人是个弱鸡,居然还说她重!不过眼下是个什么情况?她居然被人暗算了,一想到这里,顿时火冒三丈。

好啊,那么大的一家的客栈,居然做这种勾当,简直是忍不可忍啊!等着,找到机会,她一定回去拆了那个客栈!

“你别说这姑娘长得把,还挺俊的,摸两把不知道感觉如何?”

沐千歌的思绪瞬间被这句话给拉回来了,这两个弱鸡,还想要占她的便宜?简直就是找死啊!

她的身体可是在空间里面锻炼了半个月的,虽然没有长身体,但是力量还是不错的。教训两个弱鸡肯定是够了。

这么想着,沐千歌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只要两人敢动手的话,她绝对会剁了两人的爪子的。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等着离开了这个地方,想怎么样还不是随你?反正都是卖到那种地方的。”

“只要不真正的破了她的身子,摸还是干什么的,还不是随便你。这个时候,就别闹了,忍一忍。”

听到这个话,沐千歌差点忍不住,就要暴起准备收拾两人了,却是听到一阵哭声传来:“哇……”

紧接着就是一个小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人啊,这个孩子发烧了,要死了。”

一阵吵闹的声音,好多孩子的声音,还有哭声。沐千歌立马明白了,这些人的目标根本不是他们两个啊。

说不得他们两个只是顺带的,这些人居然是人贩子!该死的,沐千歌又差点忍不住的暴走了。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人贩子了,特别是在她前世的时候,末世里面新生命的诞生本来就少。

一个孩子代表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和全部啊。可是就是有些该死的人贩子,专门拐卖别人家的孩子,简直就该被五马分尸。

特别是她见多了,那些为了找自己家孩子努力了一辈子却没有找到的人,有的人遗憾而亡,有的人永远在找孩子的路上。

甚至有的家庭因为失去了孩子而支离破碎的不少。一旁的楚尘御就能感受到,一阵阵的杀气从沐千歌的身上传来。

怕是气死了,却还在装晕,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他也只好跟着装晕,等着这两人出去了在商量一下了。

而这两人不负他的希望,听到小孩子哭声的时候,就转身出去了:“这些个小东西,还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啊。”

“走去教训一顿,正好手痒。”

就在两人出去之后,沐千歌才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一旁睁着眼睛看着她的楚尘御。

不由得懵了一下:“楚尘御,你也在啊,正好,我害怕我刚才想要做的是没有把握呢!”

楚尘御一脸好奇的看着沐千歌:“你想要干什么?”

沐千歌翻了个白眼:“我还能想要干什么?当然是想要掀了这个该死的地方啊,救出那些可怜的孩子啊。”

“楚尘御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是拐子啊?”

怎么可能不知道啊?楚尘御当然知道了,看着沐千歌:“你觉得光靠我们两个人可以吗?那么多孩子,我还要保护你。”

“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比你先来这里,还是杨猛亲自架着马车把我送过来的。”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那个杨猛这么大胆啊?也是啊,都敢杀人了,拐卖算什么啊,当然敢了。”

楚尘御看着沐千歌:“所以现在,杨猛又有一个把柄落在我们手上了,现在你的选择是什么?”

“让杨猛身败名裂,被官府抓起来。还是想办法拆穿他和杨曹氏的奸情?错过了这次机会,怕是不好找机会了啊。”

沐千歌听着这些话,也开始考虑了起来,随即觉得不对劲啊,她被带偏了,一下子看着楚尘御。

“我怎么觉得你说这些话,好像是当些拐子都被你抓住了一样?你有把握抓住这里的拐子啊?”

因为怕被人听见,沐千歌说话的时候,就朝着楚尘御的方向越靠越近,两个人都快挤到一堆了。

楚尘御眉头挑了挑:“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不足为虑,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

沐千歌笑了:“当然是让杨猛身败名裂啊!杨曹氏不可怕,可怕的杨猛这个男人,你这么说,我到是想起来一件事情。”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杨曹氏根本不用我来对付了,所以我们先对付杨猛吧。”

说着沐千歌已经熟练的解开了自己背后的绳子,解放了双手,而隔壁传来的孩子哭声更大了。

“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别打了,再打下去他会死的。”

“呜哇……呜哇……”

各种喊声哭声交叠在一起,简直是魔音入耳,紧接着居然是挥动鞭子的声音:“啪……你们都给老子闭嘴。”

“谁在出声,一鞭子抽死他,信不信?”

这鞭子的威力还是很大的,那些孩子都被眼前的鞭子给吓到了,只敢无声的流泪,却是不敢哭出来了。

终于安静了,那个人还是很满意的:“这才乖嘛,你们这些小东西。听话才不会挨打。那个要死了的孩子呢?”

说着就来到了那个发热的孩子面前,那孩子看起来,两三岁左右,身上穿的竟然是极品丝绸,孩子长得白白嫩嫩的。

这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啊,他们之前可是从来不找富贵人家的孩子下手的,这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这里,那人吓了一跳:“赶紧的把这个孩子丢出去,死到别的地方去。”

只要这孩子不管是在哪里死了,都和这些人没有关系的。想到这里,必须快点的把这个孩子丢出去。

另一人听到这个话,就准备上去抱那个小孩,却是被另外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子退开了。

原来那个发烧的小孩,一直是被这个七八岁的孩子抱在怀中的,看着两人:“你们不救他,他会死的。”

他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这两人不是要救这个孩子,而是要把他抱出去扔掉,死到别的地方去。

他才不会把小弟弟交给他们呢!抱着小弟弟直接后退了几步:“你们不肯救他,我也不会把小弟弟给你的。”

拐子听到这个话,哼了一声:“看样子,还是鞭子打的不够啊。”

说着就是一鞭子朝着那小男孩身上打去,小男孩看着这样的情况,直接把小娃娃抱在了怀中,后背上面被打了一鞭子。

小男孩也是个倔强的,就算是这样被打了,也没有求饶,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隔壁的沐千歌听到这边的鞭子声音,也是愤怒的不行:“我们先去看看外面有几个人,先解决了外面的人。”

“速度要快,然后在去隔壁的房间,救那些小孩子。”

楚尘御点头:“行吧,你先解开我的绳子,虽然我能挣开这些绳子,但是动静比较大。”

沐千歌听到这话,有些无奈,也就走到楚尘御的身边,直接将楚尘御的绳子解开,两人就朝着门口去了。

也是这些人,不知道是粗心大意,还是自信心爆棚,绑着两人就不会跑掉了,居然连门都不关。

在门口看了一会,这里一共也就四个人,外面看守院子的两个,隔壁的两个,人还是太少了啊。

也是哈,这些人一般都是拐小孩子的,四个大人对付小孩子足够了,终于她和楚尘御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意外。

楚尘御一看到是两个人,笑了笑:“两个人的话,我来解决好了。”

说着沐千歌就看到楚尘御从地上捡了两颗石子,分别丢向了守院子的两个人,两个人被石子打中,直接倒在了地上。

事情就这么简单搞定了,沐千歌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快速的来到了隔壁的房间,一脚将还在挥鞭子的人踢飞了。

那人被踢飞之后,一下子爬起来:“哪个不要命的敢踢劳资?”

而楚尘御看着沐千歌动手之后,也是很干脆的,直接将另一个人打晕了,站在沐千歌的身边。

拿鞭子的男人一看到身边的同伙晕倒了,在看着沐千歌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恐慌:“你们怎么会解开了绳子?”

沐千歌听到这个话,看了一眼楚尘御:“阿尘,夺过他的鞭子,让他也尝尝鞭子的味道。”

楚尘御对这个说法很是满意,也就点头,一把将那男子手中的鞭子夺了过来,在一鞭子挥到了那男子的身上。

那男子尖叫一声,开始求饶:“啊,好痛,好汉饶命啊!好汉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

只可惜楚尘御可不是这样两三下就愿意饶命的人,一直打着那人很快那人就浑身是伤了。沐千歌皱眉。

“好了,别打了,这么多孩子看见了也不好。”

沐千歌说完,楚尘御就停了下来,而这边,沐千歌朝着那个挨打的孩子走了过去,那孩子身上的鞭伤也十分的多。

眼看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十分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