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邪欲医院(双性产乳生子调教) 老阿姨bilibili视频

秦南音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面她还很小,跟随母亲秦希茶到处游历,母亲是战地记者,随时冲锋在最前线,她能见到母亲的次数也很少,可每次见到,不管条件多艰苦,她都不觉得,只要跟母亲在一起,她都是最幸福的。

有一次母亲在战争后的废墟里面给她拍了一张照片,那个时候她跟母亲都被炸弹弹起的灰尘弄的全身灰扑扑的,而她太小,压根不知道战争的残酷,竟然站在废墟里面笑容灿烂。

母亲还跟她来了一张合影,她窝在母亲的怀里面,被提多开心了。

原本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会这样在母亲的怀抱里幸福地过一辈子,可是那却是最后的幸福时光。

后来,母亲将秦侗带回家,她的世界再也没有彩色。

“嗯。”

秦南音迷蒙中伸手推了推,好痒,摸过去,毛茸茸的。

“嗬!”

睁开眼睛,一片漆黑,一连串的吻落在自己的脸上,裹挟着青草薄荷的香味,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你醒了?”

还没等秦南音反应过来,封谕薄唇封住她的,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也不知道什么时间,等到一切结束,云收雨齊的时候,秦南音往窗户那边看,怕是太阳起来老高了吧,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光刺眼的很,还有灰尘飘在那条光柱上。

封谕捞起自己往浴室走,秦南音只得赶紧缠住封谕的脖子,整个人迷迷瞪瞪的。

不得不说封谕真的体贴,完全符合好男人好老公的标准,人品好不说,事后也没有拍拍袖子睡自己的,每次都把她收拾的很干净,搂着她一起睡。

这么好的男人,可惜呵,不爱她,也是,再完美的男人也有不完美的地方,这个大概就是封谕唯一的缺点,也是,最致命的,最伤人的。

接下来封谕还带秦南音去看了几次乔镜执的心理诊所,确定秦南音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安心怀孕后,封谕脸色才没臭的太明显。

而且,为了安抚秦南音,封谕专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秦南音购物。

“不要,不去,我有衣服。”

秦南音想都没想就拒绝,虽然微信跟某宝都有两笔封谕转来的大额花销,但是她还是觉得已经拿了一个亿,再用封谕的钱不太好。

封谕挑眉,虽然秦南音的拒绝在情理之中,他也不想强求,举手弹指,邵魏兰被押着过来,把准备离开去上班的秦南音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神操作?”

这词好新鲜,封谕第一次听到,秦家以前怎么也算名门,秦南音怎么行事如此跳脱?

徐话立马替封谕回答:“少奶奶,这是boss说给你的交代。”

交代?交什么代?只要不让她看到邵魏兰就算谢天谢地了哈。

“赶紧,跟我们少奶奶道歉,否则……”徐话推了邵魏兰一把,邵魏兰穿着高跟鞋被推的踉跄了一下,脚往一边崴,顺势倒地,膝盖磨破了皮,邵魏兰哇哇鬼叫:

“我的膝盖破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

徐话看了眼封谕,封谕矮身下来,抓住邵魏兰的衣领丢到秦南音跟前:

“道歉。”

邵魏兰哭得稀里哗啦,就是不肯道歉:“小舅,你也太狠了,你好歹是我舅舅,是我家主事爷爷的亲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封谕最不喜欢别人说他是邵向辛的亲儿子,当即拉下脸来:“要么道歉,要么从此以后在富贵圈消失,选吧。”

在富贵圈消失,这比杀了她还难受,已经享受到众心捧月的感觉,再想戒掉哪里那么容易?

邵魏兰这几天正感冒呢,可心野的很,化了美美的妆穿金戴银的准备出去姐妹淘,竟然又被绑来这里,还要给秦南音这个臭女人道歉。

越想火气越大,邵魏兰见说不动封谕,朝秦南音飞扑过来:“秦南音,你这个贱女人,都是因为你,你怎么不去死?”

秦南音飞起一脚,将扑过来的邵魏兰踢翻在地,不悦道:“哪里来的疯狗,到处乱咬人?打针没有?难道这点针钱都没有吗?不然我给你吧……”

说着翻出钱包,掏出一张纸币丢给邵魏兰,甜蜜一笑,

“治好了疯病再出来好吗?”

邵魏兰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将纸币撕的粉碎,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秦南音,你以为你攀上我小舅就没事了吗?就高枕无忧了吗?我小舅也不过是玩玩你罢了,他压根就不喜欢女人,不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一个绯闻,哈哈哈,亏你以为自己聪明,你也不过就是我小舅的生育工具罢了。”

秦南音心弦颤动,没错,她就是封谕拿钱买回来的生育工具,可也轮不到邵魏兰来说。

“邵魏兰,我的妻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置缘了?看来上次给的教训不够,还需要多来几次啊。”

邵魏兰立马缩在角落,上次的教训记忆深刻,只怕一辈子都忘不掉,在淤泥深厚的泥潭里面挣扎,脚就像踩在棉花上无力又绝望,那次之后她才明白,能够脚踏在实地上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也因此,她恨封谕,更恨秦南音,封谕她没办法,可秦南音,她此生跟她的梁子是结定了。

被封谕寒若冰霜的眸子笼罩,邵魏兰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对不起。”

“声音太小了,听不见。”秦南音故意道,既然封谕希望她来搅乱邵家,那她不配合怎么行?原本她跟邵家早就不对付了,多一次不多。

“你,”邵魏兰差点再次露出自己锋利的爪子,可她不算笨,知道此时形势对她不利,提高音量,“对不起。”

秦南音点头,捡起地上的高跟鞋看了眼,普拉达限定版:“好鞋,可惜,邵小姐受伤了,穿高跟鞋不好走路,这样吧,我帮你一把。”

说着蹲下来拿起尖尖的鞋跟往水泥台上敲打,邵魏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脸色变的苍白,尖叫出声:“不要,不……”

这双鞋全球只有一双,她好不容易买到的。

“嗯?”秦南音抬头,没忽略封谕看好戏的神情,拿起另一只鞋,“你是说,不要只敲一只?那行,两只都敲了才对称嘛。”

随着另一只鞋跟被敲掉,邵魏兰彻底瘫坐在地,失魂落魄起来。

拿着敲掉鞋跟的高跟鞋,秦南音表示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完美,贵的鞋就是不一样,敲掉鞋跟看着也像艺术品,你说是不是,邵小姐?”

封谕不解:“你喜欢贵的鞋?我叫人给你订做。”

秦南音尴尬笑笑:“哪个女的不喜欢贵的鞋?”

“那,”封谕拿起外套,“现在就去买。”

“别,”秦南音头疼,“我做设计,平时也不出去应酬,还是平底鞋舒服。”

邵魏兰双眼通红,被刺激地狂叫:“你们,你们太过分了,羞辱我,还在跟前秀恩爱,小舅,她是个嫌贫爱富的主,你不知道吗?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为了这样的女人,一次次羞辱我?”

秦南音一个巴掌过去,毫不留情道:“难道不是你先找人设计我在先吗?”

欺负过她的人,可别指望她同情当圣母。

封谕也懒得继续这场闹剧,挥挥手:“扔出去。”

几个人架起邵魏兰,秦南音将高跟鞋捡起来,连带掉落的鞋跟一起塞进去邵魏兰的坤包里,笑眯眯道:“回去找人修修,兴许还能恢复原貌,祝你好运。”

“你,你,你,”一连好几个你,邵魏兰朱唇青紫,气的说不出话来,“你这个疯子”

被扔在望月公馆大门外,邵魏兰看着巍峨的建筑,眼底是数不尽的恨意:“我不会放过你的,秦南音。”

臭女人,等到你被封谕抛弃,有你好受的,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死不如生。

邵魏兰拿出手机打一个电话出去,挪到一边等待车子经过,一想到坤包里装着那双最新买的普拉达的高跟鞋,心就想被人拿一把铁耙子进去不停地搅,搅碎了咳血。

望月公馆内,秦南音拍拍手,歪头冲阳光下的封谕邀功:“怎么样?我表现还不错吧。”

封谕点头:“还不错,”

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领带没打。”

秦南音点头,将领带从房间拿过来正要帮封谕打,眼角看到徐话,徐话冲她微微点头,依旧纹丝不动。

好吧,想看就看吧。

秦南音领带打的并不好看,打好了拆掉,拆掉了继续打,就这么几个来回,折腾的她浑身都冒汗。

手被握住,一股电流穿过,惊的秦南音差点缩回手。

封谕捏着秦南音的手,一笔一划教秦南音打领带,完了低声交代:“记住了吗?”

点头,秦南音乖巧应下:“嗯,记住了。”

“堂堂的音城设计师不会打领带,说出去丢不丢人?”封谕讥讽的话盘旋在秦南音头顶。

秦南音立马反驳:“我又没怎么谈过恋爱,你指望我给秦侗打领带呢?”

想想那个画面就恶寒,至于邵邢,她跟他牵牵手就已经是极限,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到底不可能。

这个答案,封谕还算满意,作为尊谕的老板娘,洁身自好,没有多余恋爱史是好事。

“对了,你准备拿秦侗怎么办?”封谕将手腕递给秦南音,秦南音乖觉戴腕表,一边思索:

“既然秦侗不怕跟我翻脸,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如果不是为了秦氏,她会容忍秦侗吗?

“只是,秦氏被秦侗那边的亲友渗透完了,想要拿回来不容易,否则我也不会单独出来做音城,如今只希望秦氏能够维持得下去就好。”

封谕蹙眉,他有些搞不懂这个女人的心思:“就这么认命吗?”

“不然呢?”秦南音耸肩,表情无奈,“我要是有那个能力,还用跟你签协议吗?至少目前为止,我没有那个能力。”

既然签了协议拿了钱,封谕也不想多管。

“不过,秦家有母亲生前最爱,也是最割舍不下的珠宝品牌——听音,既然如此,我看我也有必要拿回来。”

“需要捎带你一程吗?”

秦南音哭笑不得,仔细一想,秦氏的确跟封谕无关,他无需多管也是正常:“谢谢!”

将秦南音放在秦家门口,封谕带着徐话绝尘而去,一句嘱咐都没有。

“呵呵呵,当真是无情呢。”秦南音苦笑,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人家有情?明明是自己答应卖身换钱的。

秦家大门紧闭,看着这栋从小就住在里面的房子,秦南音压住翻涌的记忆,朝大门口走去。

车里,封谕吩咐徐话:“叫他们打起精神,一旦出现不对劲,立即进去将人带走,不点失误都不能有。”

徐话点头,看了眼后视镜:“是,boss。”

可惜的是,秦侗竟然不在家,只有那个第三者还有第三者女儿在家,接收一顿冷嘲热讽,秦南音鸟都没鸟她们,直接转身走人。

“识相的就给我安分一点,后进门的就懂点先来后到的规矩,要知道,我能拿给秦氏一个亿,我也能拿回去。”

一顿说教成功让那对母女闭嘴,原来爱钱啊,还以为对秦侗是真爱呢。

这么一想,秦南音更加想快点扳倒秦侗,看看失去一切的秦侗,这对母女还跟不跟?

呵呵呵,原来,这个游戏这么好玩,以前怎么不觉得?

看来,自己越来越向封谕靠拢了,真是近墨者赤近朱者黑。

话说秦侗去找邵魏兰啦,上次那个事情稍微一打听就知道结果,失败了后秦侗每天都提心吊胆,尤其邵魏兰也不联系自己,去望月公馆偷偷看,秦南音还活的好好地,貌似封谕也挺疼爱的。

秦侗内心是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不该算计秦南音给自己惹麻烦,也许好好哄哄用处更大。

女人嘛,不都靠哄吗?

可是,那个邵魏兰把自己抛下就不管了,这不急死人吗?说好的让邵氏停止撤停项目呢?

感觉自己这么大年纪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算计,秦侗老脸都挂不住,非得找到邵魏兰问清楚不可。

开车在街上闲晃荡,还真给秦侗找到了,下车冲到那个人跟前,秦侗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到邵魏兰穿着一双掉了跟的高跟鞋,一歪一扭地走路在,神态很狼狈。

邵魏兰也是真没想到,邵家那些人这么怕封谕,自从上次封谕大闹邵家主事厅后,大家都能躲就躲,邵魏兰想叫司机来接,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过来,望月公馆周围也打不到车,无奈她只能从坤包里掏出那双掉了跟的普拉达天价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往市区里面赶,这会儿正准备拦车呢,被秦侗拦住,邵魏兰气不打一处来:

“做什么?想非礼啊?也不看看你是谁?也不看看我是谁?老牛还想吃嫩草,你也太……秦总?”

秦侗哪管邵魏兰对自己的讥讽,直接切入正题:“那件事你办的怎么样了?我可都按照你说的做的,你……”

“什么怎么样?”邵魏兰眼神闪躲,找理由推脱,“你,你的事不也没办成吗?对,”像是找到理由一般,邵魏兰再次抬眸,“就是这样,你都没办成事,还想找我要封赏,可笑吧。”

“什么?”秦侗摇晃邵魏兰的肩膀,“我把封谕都得罪了,更把秦南音得罪的死死的,你竟然说不帮忙,你搞错没?”

邵魏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嫌恶地一把挥开秦侗:“我又没逼迫你这样做,你是自愿的,你有什么资格跑来我这里说三道四的?要怪只怪你自己能力不行,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不仅没把秦南音怎么样,还害得我糟了好大的罪,我不找你算账就不错了,你还要求我兑现之前的承诺,开什么玩笑?”

秦侗扯过邵魏兰往自己车里带,他准备带着邵魏兰去邵家说理去。

邵魏兰察觉到秦侗的想法,拼命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我告诉你,就算去邵家也没用,封谕早就去邵家警告过了,没有人会帮你。”

“什么?”

秦侗丢下邵魏兰的手,失魂落魄站在那里,喃喃自语:“这就……完了吗?”

秦氏怎么办?光靠那一个亿怎么行?

邵魏兰趁秦侗不注意,立即脱下高跟鞋放在手里往前跑,直到彻底摆脱秦侗才缓口气歇下来:“呵呵呵,就这么个草包,秦氏迟早完蛋,秦南音,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想到这里,邵魏兰心情好了不少,打车回去邵家。

秦侗回去秦氏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一口气喝下三四杯水才缓过劲来,坐在沙发椅里面埋头思索对策,接下来要怎么办?这么多年,他处心积虑谋划才得到秦氏,就连最开始跟秦希茶的相遇都是他精心安排的,为了秦氏,他贡献了青春,贡献了一生,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照顾不到,他牺牲了这么多,秦氏就是他的一切。

不行,不能失去秦氏,绝对不能。

他还有一个亿,不算输对不对?

何况,秦南音一样不敢失去秦氏,依旧有把柄在他手里……

“想什么呢?我的好继父。”

秦南音没想到,真的在秦氏逮到了秦侗,作为秦氏董事长不在公司好好工作,却整天不见人影,秦南音重新评估自己为了这一个亿投的值不值。

“南音,你,你怎么来了?”

秦南音“哒哒”走进来,俯身看秦侗,眼底精光暴现:“把听音交给我。”

“啪!”桌子被拍的啪啪响,“不可能,听音是秦氏的产业。”

“听音是母亲的最爱,交给你,不嫌脏吗?”秦南音身体后仰,远离秦侗,一脸嫌恶。

“什么?秦南音,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给你的爸爸说话?”秦侗本就心情糟糕,此时看到秦南音活蹦乱跳来要秦氏产业,岂能不跳起来。

秦南音是顾忌秦氏,可并不顾忌秦侗:“好笑,你想当我爸爸,我的爸爸会找人欺负我?你怎么不让家里那个去啊?”

“你倒是嘴皮子越来越厉害,”秦侗跑过去关上门,回身上下打量秦南音,“没想到,秦南音,你还有两把刷子,竟然被你躲过去了,没错,就是我找的人,都是你的错,是你不愿意帮我。”

“我给你一个亿,还不够帮吗?”秦南音眼睛涩涩的,“我把自己都卖了,秦总,我也就值那么多,再多也没有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帮你?”

“既然封谕能给你一个亿,就能给秦氏投资项目,这不过就是你一晚上枕边风的事,趁现在你受宠,你不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美貌,还等到什么时候?”秦侗一点也没反省,还把罪过都推到了秦南音的身上。

真是没救了。

只恨自己没能力现在把秦氏拿回来。

“你以为封谕是傻子吗?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秦南音暗想,这个秦侗是想把自己所有价值利用完毕为自己获利吗?

秦侗踮起肚子反驳:“封谕自然不傻,可他既然能把你从邵家婚礼上当场带走,自然不会不管你,”说着脸上堆起笑脸,凑过来道,“南音,你就帮帮爸……”看到秦南音愤恨的眼神,秦侗自动息音,变脸很快,

“秦南音,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邵家怎么会把合作项目都撤回?说来说去都是你自己惹的事,是你给秦氏带来的危机,你自己不解决问题,谁解决?”

说着缓和语气,笑意浮起,

“你好歹是尊谕的少奶奶,封谕唯一承认的妻子,你就去跟封谕说一声,这就好比封谕洗完手洒洒水,给我们秦氏沾到一点就好啦。”

秦南音真的越来越没有耐心来看秦侗表演:“你找人害我,还有脸跑来要求我做这做那,秦侗,你的智商都拿来耍心机害人了吧?我倒是能奉劝你一句,你如果愿意把你的心思花在振兴秦氏上,何愁秦氏不兴旺?”

秦侗想反驳,秦南音一口气说完:“你嫌一个亿少?我看你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贪得无厌,别家公司想要一点投资都千难万难,这一个亿投进来没有任何要求,你还想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