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我们换着玩好吗 苏雪把腿抬起来让我进去小说

徐话捏着手机把调查结果看完后,继续汇报:“还有秦侗!”

“呵呵呵,好,好得很,打脸还要看主人,他们都想打我的脸,徐话,你说怎么办?”封谕飞刀一般看向徐话,徐话立马站直,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

“boss,你不是有答案了吗?”

……

邵魏兰心情特别好,一想到秦南音那个贱人被林超那个油腻胖子堵在房间里,折腾的像一块破布,被封谕看到后的样子,想想就觉得很痛快。

哼,封谕想打邵家的脸,抢走邵邢的未婚妻,她就有义务替邵家找回脸面,让封谕后悔,仗着自己是邵家主事爷爷邵向辛流落在外的儿子,就不把邵家人看在眼里,呵呵呵,尊谕总裁又怎么样,邵家也是上城名门,完全可以跟邵家平起平坐,什么时候怕过封氏?

“兰兰,今天心情不错啊!”姐妹一道。

邵魏兰点头,喝一口冰镇柚子茶:“是啊,教训了一下秦南音那个臭娘们,心情当然好。”

姐妹二立马捂嘴做不理解状:“你说秦南音?就那场世纪直播婚礼被封总当场抢走的那位?”

邵魏兰从鼻子里面哼出非常不屑地一声道:“除了她还有谁?”

“啧啧,要说这个女人心还不是一般的强大,攀上邵家继承人邵邢,眼看就要举行婚礼了,竟然立马抽身跟别人走,攀上更高的枝。”姐妹一完全羡慕嫉妒恨。

“呵呵呵,那个贱女人就是个拿身体换钱的渣女,完全不明白我哥到底看上她哪了?”邵魏兰对自己哥哥的审美完全看不上,“要说名门淑女吧轮不上她,要说妖艳爱作吧也跟她不搭边,这么一个鸟人,弄得我哥成天惦记,该不该死?”

“天啊,你哥还没忘掉呢?”姐妹二凑过来,“你说,你那个舅舅,怎么就喜欢二手女人呢?要不然我也去招惹一下试试?”

“你?”邵魏兰看过来,随即撇嘴,“还是算了吧,你何止二手,你自己几手了自己不清楚吗?”

虽说不喜欢封谕,可邵魏兰也不得不承认,封谕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只不过现在被秦南音那个垃圾玷污了,所以,她也是在帮他对不对?

姐妹二碰了壁,对邵魏兰的点评有些不满,但并没有说什么,谁让自己家还要靠着邵家做生意呢,自己不巴结着点怎么行?

“说来说去,还是我们家兰兰有手段,这不轻松几下,就把那个贱女人收拾了。”姐妹二立马拍马屁道。

姐妹一赶紧附和:“就是啊,凭什么她一下子得到两个钻石王老五的抢夺?要我说,就这么教训都是轻的,应该把她扔进去高级场所,最好是找一个低贱不堪的男人才是。”

“咦,这是个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邵魏兰还真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我打个电话给秦侗。”

秦侗是个老狐狸,计划不会有问题的。

手机被抢夺,一个黑影压过来,邵魏兰站起来转身就骂:“谁他么敢抢老娘的手机?活……”

后面的话生生憋回了肚子里,转了几转后化成屁放走了。

“想知道什么?我来告诉你,”封谕捏着手机看一眼,对面已经接通了,威压扫过,不在意邵魏兰惊恐的瞳孔,摁下录音键,封谕拿起电话放在耳边。

“邵魏兰,我告诉你,我可都是按照你说的做的,你可不能反悔,务必让封蝶容说服邵家停止撤回所有投资项目,不然,我就曝光你,鱼死网破。”

“喂,邵魏兰,你怎么不说话?你不会想反悔吧,你就不怕我告诉封谕吗?”

“喂,快点说话,什么时候给我准信,邵家正在撤回投资项目,我很急……”

“喂……你这个臭表子,你给我说话,这都是你出的好主意,邵魏兰,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计这么深,竟然敢耍我,我跟你没完。”

“喂……”

封谕笑了,那边立马噤声:“你是谁?”

邵魏兰想抢夺回电话,被徐话带来的人死死压住,还有姐妹一跟姐妹二,不过她们现在只顾着花痴封谕天神一般的颜。

“秦侗,一个亿都不够你折腾,看来,我是低估你对我妻子的疼爱了呀。”封谕说话毫不留情。

对面立马换了口吻:“封总,你说什么呀,我什么都不知道。”

封谕轻哼一声,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挂了电话将录音发给自己,删除痕迹,将手机递给邵魏兰。

邵魏兰眼底闪过庆幸,怎么说封谕还算手下留情:“舅……”

瞪大双眼,邵魏兰眼看着手机划过所有人呈抛物线掉进泳池,溅起水花:“啪!”

手机躺在天蓝色的游泳池底,全场安静。

“封……”邵魏兰挣脱束缚,冲过来张牙舞爪,可碰到封谕的眼神,立马所有的勇气化作水汽湮灭,“小舅,那是限量版手机。”

“滚!”阻止邵魏兰的靠近,封谕看了眼徐话,徐话立马领会,吩咐人再次绑住邵魏兰,拖到了车子里。

“啊,小舅,你,你要干什么?”邵魏兰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主事不会放过你的。”

据她所知,封谕比较忌惮邵向辛,何况还有血缘关系在。

封谕摆摆手,徐话带着人走了。

剩下两个姐妹瑟瑟发抖,封谕看也不看一眼,抬脚就走。

他的人,一向只能由他决定命运,也只能由他欺负,别人欺负,呵呵呵,对不起了。

封谕转身就去了邵家,坐在那里也不说话,端起咖啡喝一口,呼,还没有秦南音泡的好喝。

“你到底想干什么?”邵向辛烦躁地走来走去,不耐烦地开口,封谕来了有些时间了,让他召集邵立东跟封蝶容,还有邵邢等邵家长老,可就是不说什么事,害得所有人都在这里等,时间一长,邵向辛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这不胡闹么。

封谕将咖啡杯往外一推,对邵向辛丝毫没有恭敬的意思:“邵主事什么时候这么没耐心了?”

邵向辛被这句称呼噎的说不出话来:“臭小子,你当大家都很闲吗?陪着你一下午,你也不说什么事,就这么干耗着吗?”

封谕拿起手机看一眼,笑了一下,被邵向辛看到,一种被藐视地感觉油然而生,面前的上好的紫砂壶被扫在地上,茶水混着茶叶四溅:

“混账,对着你的父亲,说的都是什么话?”

邵向辛在同族里辈分大年纪小,是以封谕跟着在邵家辈分也大,可再大也没有跟邵向辛同辈的那些长老们大,邵向辛这么做无非想竖立一些威信,年纪轻轻就主事邵家,要不是手段狠厉无耻不要脸,邵向辛怎么可能坐得稳这个位置,其他人虎视眈眈他岂能不知。

“呵呵呵,我的父亲?”封谕起身走过来,周围的人被震慑得都倒退了好几步,“我好像姓封,邵主事莫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

邵这个字就让他恶心,还想让他姓邵,不可能。

“不管你姓什么,你都是我儿子,你今天把我们召集过来不明不白的,到底什么意思?说不出理由,我明天就去找封常要个交代。”

邵向辛直接将封常抬出来压人。

邵邢眼里都是幸灾乐祸,可又不好说出来,巴不得封谕能吃瘪,看封谕的眼神就好比自己的夺妻仇人,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早就上去开打了。

“boss,人到了。”随着徐话一声令下,一个黑色物体从天而降,“嘭”掉落在会议厅地上,光听声音就可以想象到底有多疼。

“好啦,交代来了。”封谕冷峻眉峰挑起,冷笑看了一圈邵家人,主要在邵立东跟封蝶容身上转悠一圈,最后落在邵向辛身上。

地上黑色不明物体不停拱动,最后爬起来朝封蝶容那边滚去,声音沙哑尖利:

“妈,妈,救我救我……”

封蝶容本能起身往后跌走躲避,妆容花掉:“你……谁啊……离我远一点。”

邵立东倒是护妻,起身喊人:“来人啊,都死了吗?赶紧进来一个喘气的,把这个人给我赶走。”

那个人所到之处,地上都是沾着黑泥的脚印,那个人从头到脚都是黑泥裹身,除了眼白,啥都看不清。

只见她一次次扑向封蝶容跟邵立东,口里呜呜说着什么,大家也听不清,只如瘟神一般躲避不及。

封谕双手插在口袋好整以暇,邵向辛脸皮都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了:“封谕,你胡闹,这可是邵家主事大厅,你就找个泥人还闹场,胡闹,简直胡闹。”

封谕转动无名指的钻戒,那是秦南音亲手设计,也是秦南音亲手挑选。

“爸,妈,她好像是,魏兰。”邵邢率先发现不对劲,一边躲避满地泥泞,一边推测。

终于有人认出她来,邵魏兰眼泪水哗啦啦往下流,在漆黑的脸上冲刷下两条杠来:“爸……妈……”

“你,你是魏兰?”邵立东差点没被邵魏兰的样子气的背过去。

封蝶容也没好过到哪里去,指着邵魏兰颤着声音道:“你真的是魏兰?”

邵魏兰点点头,站在那里跟被糊了泥的兵马俑一般,脸上两条白皙的杠,还有黑白分明的眼睛不时地眨巴,别提多滑稽了。

“呜呜,我的乖女儿,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封蝶容“哇”的一声哭出来,想上前抱邵魏兰,可实在下不去手,只能对着她垂泪,“到底谁把你变成这个模样的?”

邵魏兰扭头看封谕,张了张嘴,嘴巴瞬间被泥水倒灌进去,咳嗽不止,说不出话来。

“还用问吗?小舅将我们吊在这里这么半天,肯定是小……”邵邢闪着仇恨的光,瞪着封谕捏拳,说出自己的推测。

“什么?”邵立东跳起来,为自己的女儿鸣不平,“魏兰跟你无冤无仇,何况按辈分,她还是你外甥女,你怎么能对着一个单纯无辜的小姑娘下这种狠手呢?”

“单纯,无辜,小姑娘,”封谕双手背在身后,发丝散下来几缕搭在前额,“你说的好像一条都不符合。”

“我不跟你废话,”邵立东转头找邵向辛,“主事,封谕也太胡闹了,而且完全没把邵家放在眼里,我家魏兰受这么大奇耻大辱,主事今天务必给我一个公道。”

就算邵立东不算正支的那一脉,可在邵氏也算能干,邵向辛膝下缺乏得力的子女,有些地方还得仰仗邵立东。

“小舅,”邵魏兰接过封蝶容递过来的帕子摸了一把脸,期期艾艾控诉,“我跟姐妹们正喝下午茶呢,小舅带着人直接过来,二话不说,先是将我的手机丢进了游泳池,接着带着我上车,我以为是送我回家呢,谁知道他们把车开到了乡下,找了个泥潭就把我放进去了,还不让我上来,我一个娇弱的女子,在泥潭里面打滚,还喝了好几口泥水,呜呜呜,主事爷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小舅,小舅太欺负人了。”

包括邵向辛在内,所有邵家人都露出惹火的表情,恨不能眼里的火能烧死眼前的封谕。

可封谕一点没受影响,似笑非笑看着邵向辛。

“主事爷爷,我看小舅就是目中无人,没多久前当着所有摄像头的面抢走我的未婚妻,已经够给我们邵家脸上抹黑了,如今更是不管不顾,欺负小辈,邵家的脸面还剩多少?咱们邵家就真的怕了封家不成?”

他恨不能将这团火点起来,将封谕,乃至封家烧死,烧灭了,这样他就解气了。

“烂泥扶不上墙!”

“你说什么?”邵邢上前理论。

“够了,都给我停止。”邵向辛一拍惊堂木,下面都安静了,封谕好笑看着那张案桌,主事的架子倒是摆的挺足的,可不知道为了爬到那个位置,做下多少恶心腌臜的事情,这样得来的位置,送给他多不要。

看了眼狼狈不堪的主事厅,邵向辛头疼看向眼前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封谕,声音疲惫:“你还有什么话说?”

邵向辛被这句称呼噎的说不出话来:“臭小子,你当大家都很闲吗?陪着你一下午,你也不说什么事,就这么干耗着吗?”

封谕拿起手机看一眼,笑了一下,被邵向辛看到,一种被藐视地感觉油然而生,面前的上好的紫砂壶被扫在地上,茶水混着茶叶四溅:

“混账,对着你的父亲,说的都是什么话?”

邵向辛在同族里辈分大年纪小,是以封谕跟着在邵家辈分也大,可再大也没有跟邵向辛同辈的那些长老们大,邵向辛这么做无非想竖立一些威信,年纪轻轻就主事邵家,要不是手段狠厉无耻不要脸,邵向辛怎么可能坐得稳这个位置,其他人虎视眈眈他岂能不知。

“呵呵呵,我的父亲?”封谕起身走过来,周围的人被震慑得都倒退了好几步,“我好像姓封,邵主事莫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

邵这个字就让他恶心,还想让他姓邵,不可能。

“不管你姓什么,你都是我儿子,你今天把我们召集过来不明不白的,到底什么意思?说不出理由,我明天就去找封常要个交代。”

邵向辛直接将封常抬出来压人。

邵邢眼里都是幸灾乐祸,可又不好说出来,巴不得封谕能吃瘪,看封谕的眼神就好比自己的夺妻仇人,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早就上去开打了。

“boss,人到了。”随着徐话一声令下,一个黑色物体从天而降,“嘭”掉落在会议厅地上,光听声音就可以想象到底有多疼。

“好啦,交代来了。”封谕冷峻眉峰挑起,冷笑看了一圈邵家人,主要在邵立东跟封蝶容身上转悠一圈,最后落在邵向辛身上。

地上黑色不明物体不停拱动,最后爬起来朝封蝶容那边滚去,声音沙哑尖利:

“妈,妈,救我救我……”

封蝶容本能起身往后跌走躲避,妆容花掉:“你……谁啊……离我远一点。”

邵立东倒是护妻,起身喊人:“来人啊,都死了吗?赶紧进来一个喘气的,把这个人给我赶走。”

那个人所到之处,地上都是沾着黑泥的脚印,那个人从头到脚都是黑泥裹身,除了眼白,啥都看不清。

只见她一次次扑向封蝶容跟邵立东,口里呜呜说着什么,大家也听不清,只如瘟神一般躲避不及。

封谕双手插在口袋好整以暇,邵向辛脸皮都无法用形容词来形容了:“封谕,你胡闹,这可是邵家主事大厅,你就找个泥人还闹场,胡闹,简直胡闹。”

封谕转动无名指的钻戒,那是秦南音亲手设计,也是秦南音亲手挑选。

“爸,妈,她好像是,魏兰。”邵邢率先发现不对劲,一边躲避满地泥泞,一边推测。

终于有人认出她来,邵魏兰眼泪水哗啦啦往下流,在漆黑的脸上冲刷下两条杠来:“爸……妈……”

“你,你是魏兰?”邵立东差点没被邵魏兰的样子气的背过去。

封蝶容也没好过到哪里去,指着邵魏兰颤着声音道:“你真的是魏兰?”

邵魏兰点点头,站在那里跟被糊了泥的兵马俑一般,脸上两条白皙的杠,还有黑白分明的眼睛不时地眨巴,别提多滑稽了。

“呜呜,我的乖女儿,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封蝶容“哇”的一声哭出来,想上前抱邵魏兰,可实在下不去手,只能对着她垂泪,“到底谁把你变成这个模样的?”

邵魏兰扭头看封谕,张了张嘴,嘴巴瞬间被泥水倒灌进去,咳嗽不止,说不出话来。

“还用问吗?小舅将我们吊在这里这么半天,肯定是小……”邵邢闪着仇恨的光,瞪着封谕捏拳,说出自己的推测。

“什么?”邵立东跳起来,为自己的女儿鸣不平,“魏兰跟你无冤无仇,何况按辈分,她还是你外甥女,你怎么能对着一个单纯无辜的小姑娘下这种狠手呢?”

“单纯,无辜,小姑娘,”封谕双手背在身后,发丝散下来几缕搭在前额,“你说的好像一条都不符合。”

“我不跟你废话,”邵立东转头找邵向辛,“主事,封谕也太胡闹了,而且完全没把邵家放在眼里,我家魏兰受这么大奇耻大辱,主事今天务必给我一个公道。”

就算邵立东不算正支的那一脉,可在邵氏也算能干,邵向辛膝下缺乏得力的子女,有些地方还得仰仗邵立东。

“小舅,”邵魏兰接过封蝶容递过来的帕子摸了一把脸,期期艾艾控诉,“我跟姐妹们正喝下午茶呢,小舅带着人直接过来,二话不说,先是将我的手机丢进了游泳池,接着带着我上车,我以为是送我回家呢,谁知道他们把车开到了乡下,找了个泥潭就把我放进去了,还不让我上来,我一个娇弱的女子,在泥潭里面打滚,还喝了好几口泥水,呜呜呜,主事爷爷,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小舅,小舅太欺负人了。”

包括邵向辛在内,所有邵家人都露出惹火的表情,恨不能眼里的火能烧死眼前的封谕。

可封谕一点没受影响,似笑非笑看着邵向辛。

“主事爷爷,我看小舅就是目中无人,没多久前当着所有摄像头的面抢走我的未婚妻,已经够给我们邵家脸上抹黑了,如今更是不管不顾,欺负小辈,邵家的脸面还剩多少?咱们邵家就真的怕了封家不成?”

他恨不能将这团火点起来,将封谕,乃至封家烧死,烧灭了,这样他就解气了。

“烂泥扶不上墙!”

“你说什么?”邵邢上前理论。

“够了,都给我停止。”邵向辛一拍惊堂木,下面都安静了,封谕好笑看着那张案桌,主事的架子倒是摆的挺足的,可不知道为了爬到那个位置,做下多少恶心腌臜的事情,这样得来的位置,送给他多不要。

看了眼狼狈不堪的主事厅,邵向辛头疼看向眼前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封谕,声音疲惫:“你还有什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