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个性签名 >

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了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

“啊!”

林超倒在地上,不停翻滚,拿手不停地撕扯自己的衣服,痛苦的脸都扭曲了。

徐话看也不看,挥手:

“将他送走,给所有人通知,以后上城不要再出现这号人。”

林超被漫天的绝望笼罩,他的根基都在上城,失去了就得从头开始。

很快,林超被带走,徐话也赶紧朝顶楼走去,不知道boss那边怎么样了?

封谕抱着满身酒气睡过去的秦南音下来,与徐话在楼梯口相遇。

“boss,车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秦侗的插曲,体检推迟,可秦南音依旧不得不面对,跟在医生后面一堆检查下来,秦南音有点心不在焉,惦记着未完成的设计稿。

原本以为只是普通体检,为了一个亿,秦南音只得委曲求全地忍受,没想到医生竟然对封谕说:

“封总,封太太没怀孕。”

竟然是孕检。

朝天翻了个白眼,秦南音失笑:“孕检为什么还检查心率?脂肪厚度?而且,还检查血型?”

封谕拿着化验单看的仔细,好整以暇,面容毫无波纹,医生在一旁恭维:

“封太太,封总是担心你,才要求做一个全身检查,封总可是难得的好男人好老公呢。”

是啊,单这么看,的确是个好老公,可哪个丈夫在结婚二周不到的时间就带着自己老婆上医院孕检的?

秦南音捏着手,压着冲动问道:“所以,医生,现在结果如何?”

医生再次拿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向秦南音:“一切正常,封太太安心备孕,一定会孕育一个聪明的宝宝。”

封谕脸上的神情松动不少,将化验单收好,起身准备走。

此时秦南音微信消息到来,秦南音低头划开手机看,是闵昭昭。

“啊!”

手机被拿走,紧跟着封谕牵起秦南音拿手机的那只手,在秦南音看过来时,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

“你老公是我,不是手机。”

噶?

一路被护士姐姐嫉妒的眼神跟随出门,秦南音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坐到车里才明白过来,这个男人刚刚是在医生跟前秀恩爱?

好尴尬!

“封……谕,”秦南音坐直身体,决定跟封谕好好谈谈,“其实你没必要在公众面前特意如此,平常心就好,我能接受。”

封谕头也不抬:“维护妻子,是我的职责所在,不必在意。”

又是这句话。

秦南音紧咬贝齿,张了张嘴,最后挫败低头,伸手,小小声祈求:“可以把手机还给我吗?”

拿回手机,秦南音坐离一点,点开一看,闵昭昭打了几十个电话,还有无数消息,从昨天开始一直没回,大概急死了吧。

也只有这个好友还能让秦南音感觉到安慰了。

“你等我,我马上到。”

消息刚发出去,封谕的座驾戛然而止,秦南音直冲撞到前面座椅靠背上,摸着额头的包起身,秦南音气哭了:

“你做什么?”

封谕没吭声,秦南音自觉下车,身体还没站稳,就被一个人紧紧抱在怀里:

“音音,你没事吗?太好了。”

秦南音回抱闵昭昭,心里很愧疚:“对不起,昭昭,这么久没找你……”

她们是最好的朋友。

“有什么关系?我知道,豪门媳妇不好当,原谅你啦,”闵昭昭非常大度地道,紧跟着朝车里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亮光,“你老公真帅,比照片还帅。”

秦南音勉强笑笑,这才想起来介绍:

“这是我丈夫封谕。”

然后看了眼封谕:“这是我闺蜜闵昭昭。”

封谕冷淡点头算作打招呼,闵昭昭眼底的亮光已经化为平静,点点头:“封总好,我们……”

“上车!”不容置疑的口吻。

秦南音纳闷,上什么车?

上了车秦南音才明白,原来封谕早就看到闵昭昭发来的消息,在这里等候,却没有告诉自己。

难道,封谕是打算请自己的好友吃饭?

当然,最后秦南音才发现,一切不过是自己再一次的美好想象。

她就奇怪尊谕集团的执行总裁怎么会时间多到请她闺蜜吃饭,原来是带她过来看心理医生,而带上闵昭昭完全不是为了讨好她的闺蜜,而是为了找闵昭昭了解秦南音的过去,好对症下药。

好,好得很!

“乔医生,原来,你还兼职心理医生。”秦南音看着面前笑成一朵桃花的乔镜执,秦南音终于露出自己的小尖牙,挥舞着拳头恶狠狠道。

乔镜执笑的见牙不见眼:“你说错了,心理医生是我的主业,做家庭医生只是我的兼职。”

绝倒!

见秦南音跟乔镜打情骂俏,来往密切,封谕心里有些不愉,而且并不打算憋着:

“乔镜执,身为医生麻烦你以身作则,不要在工作场合跟病人说笑。”

秦南音:“你才是病人。”

乔镜执:“哪里有说笑!”

看到两个人回答的这么配合,封谕锋利黑眸扫过去,乔镜执立马收住狐狸笑,扯扯白大褂一本正经脸:

“好啦,我就说结果了还。”

“乔镜执,你要是再废话,我就让你的诊所只能接待老阿姨怎么样?”

“别,我怕了,我再也不说一句废话了。”乔镜执做一个扯拉链的动作。

封谕满意点头,这边闵昭昭大气不敢出,秦南音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快点说结果。”等了几秒钟,封谕终于爆发。

乔镜执调皮眨眼,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明显。

“解禁!”封谕拿乔镜执一点办法没有。

秦南音看的咂舌,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很好,而且,封谕难得露出这么人性化的一面,竟然还被自己看到,奇迹。

“好啦,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以前某些事导致心理阴影,可以定期到这里来做一些辅导,加快速度好起来,当然,目前来看,也不影响生孩子。”

“OK,那就好,”封谕立马起身,拿后背对乔镜执,“至于来你这里,做梦。”

封谕走了,秦南音只得跟上,闵昭昭被秦南音拉起来也跟着走。

乔镜执在身后追着问:“喂,别走啊,来这么一会儿就走,再喝杯茶啊,陪我多聊一会儿……”

人早就走远。

“切,娶了媳妇忘了兄弟,”乔镜执坐下来看了眼秦南音的心理检查报告,嘴角挂起好看的弧度:

“有意思,这小子。”

……

封谕将秦南音跟闵昭昭送到了望月公馆,这才开车去公司,理由很霸道:

“你在外面我不放心。”

弄得秦南音一点反驳的心思都没了。

“晚饭就在家吃,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说着还不忘叮嘱闵昭昭:“玩的愉快!”

所以,她这是又被糖衣炮弹轰回家了吗?

“哇,音音,你这个便宜老公真的好体贴,你怎么这么好运?”

好运吗?

“对啊,就算是场交易,我也愿意,超级有钱,还体贴,还这么霸道护短,还给你一个亿,天啊,赶紧砸下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老公给我吧。”闵昭昭躺倒在花园草坪被陆婶铺好的野餐布上,看着蓝天白云做起了白日梦。

“呵呵呵,少来,谁不知道,你只追求事业,否则,这么多年,你的追求者可比我多的多。”

是的,秦南音自认为是个美女,但稍显硬气,可闵昭昭生的柔媚可爱,可攻可受,简直投男人所好,从小追求者就不少,可她一心只扑在工作室上,非得干出一番事业不可,当真跟她柔媚的外表非常不附和。

奇怪的是,刚刚封谕看闵昭昭的眼神竟然一点波纹都没有,要不是她跟封谕真切发生过关系,她真的会以为封谕是个和尚,要么是个取向问题,肯定不喜欢女人,要不然多不正常?

试问哪个男人看到闵昭昭不明显惊艳一下的。

“说真的,你跟邵邢订婚时,我就很担心,你们明码标价的婚姻,只怕对你不利,尤其是,曹琼一直虎视眈眈在旁,如今看到你现在老公,我总算没有那么担心了。”

“所以,你还是担心对不对?”秦南音苦涩笑笑,闵昭昭没有立刻回答,秦南音代替她回答,“左右逃不过交易的婚姻,有什么利不利,各取所需,然后转身离开就好,至于真爱,这辈子我都不敢想。”

她早就做好打算了,等这次交易完成,她跟封谕离婚,她就再也不结婚了,安心把工作室搞好,如果,封谕宽容一点,可以让自己偶尔看看孩子,那,就别无所求了。

“音音,你何苦……”闵昭昭搂着秦南音,全世界只有她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心里有多苦,为了秦氏,为了这份恩情,亲情,付出了多少牺牲。

秦南音窝在闵昭昭怀里,两个人安静的呆在一起。

没过多久,陆婶过来,将一盘切好的水果摆在白底碎花的野餐布上,慈爱地看一眼秦南音跟闵昭昭,不忘记嘱咐:“少奶奶,闵小姐,这些都是最新鲜时令的水果,赶紧吃。”

“谢谢陆婶,陆婶,你也来吧!”秦南音热情招呼陆婶一起。

陆婶摆摆手:“少爷吩咐我为二位准备丰盛的晚餐,我得提早准备。”

秦南音立马坐起来:“需要我们帮忙吗?”

摆摆手,陆婶体贴道:“有你严叔帮我就够了,你们慢慢聊,”说着就要走,“记得吃水果哦!”

望着陆婶走远,秦南音的情绪也好多了,摸了把眼泪,这才惊觉刚刚自己的失态都被陆婶看到了:“昭昭,我们吃水果。”

定睛一看,闵昭昭早就自己动手开吃了,哪还等自己说。

“好吃,好吃,不错,虽然品种基本都吃过,可这些看着就不一样,看着就上档次,会不会是天山雪水灌溉而成的?”

秦南音差点没吃噎着:“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本秦南音也不知道,无意中陆婶说了一回,说封谕为了保证生出小孩的质量,所以备孕期间吃的喝的用的都要最好,这些水果是封氏自家产业园种出来的,还真就在天山脚下的大农场里面。

闵昭昭瞪着提子发呆:“是我的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吗?”

“噗,”秦南音递给闵昭昭水果,不在意地道,“其实天山水灌溉也还好吧,天山附近的庄稼不都是天山雪水灌溉出来的吗?人家封氏的农场就在天山脚下,不用天山的雪水用什么?”

想想也是,闵昭昭点头,心里稍微地好受一点,可吃起来依旧一小口一小口,生怕浪费了。

闵昭昭陪伴了秦南音一下午,吃完水果去游泳,游泳完去做SAP,然后去私人电影院看电影,最后吃晚餐。

闵昭昭感慨,这哪里是私人住宅,明明就是个悠闲娱乐中心,可惜是私人专用。

“秦南音,老娘决定了,跟你学,不以卖身为目的的结婚,坚决不要。”

闵昭昭享受完,抚摸着封谕送秦南音的笔记本电脑红了眼。

秦南音不以为意:“噗,那你嫁啊,我等你的好消息。”

闵昭昭如泄了气的皮球,直接倒地不起:“秦南音你这个坏人。”明知道她只会说不会做。

“啊!”闵昭昭突然坐起来,一脸惶恐退到秦南音身后,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语。

秦南音拍拍闵昭昭的脑袋,瞪一眼封谕,不满道:

“你怎么进来没敲门?”

封谕冷厉的双眸眨巴了几下,忽然邪气地笑了:“这是我的房间。”

秦南音脸色变了变,没吭声,起身跟闵昭昭准备出去,有封谕在,愉快轻松的聊天氛围早就没有了。

封谕将烟灰色西装外套脱下,也没理会出门的两位,兀自进去浴室。

闵昭昭砸吧舌头,悄声道:“我以后再也不敢进你房间了,天啊,你都不知道,我刚发现他时那眼神,差点没把我吃了。”

想想封谕那警告意味十足的第一眼,闵昭昭小心脏就“啪啪”的火花四溅。

秦南音仔细回忆一下:“你多心啦,他一向如此,眼神冷的跟冰块一般,你都不知道,我也不敢多看他。”

这理由,闵昭昭信服。

两个人去餐厅后也没等多久,封谕就洗好换了一身休闲服下来了,好的身材穿什么都抢夺不了他的光芒,封谕就是,休闲衣服衬托冷艳气质,秦南音不争气地听到了自己吞口水的声音。

眼前一花,修长双腿拉开秦南音身旁的一张椅子坐进去,清新沐浴露的味道袭来,秦南音呼吸一滞,脱口而出:“对面有空位置。”

封谕挑起眼皮看过去,端正坐好,状似随意道:

“那是客人坐的位置,我,自然跟我的妻子坐在一起,你说呢?”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闵昭昭自觉起身,去对面坐好,朝秦南音做一个吐舌头的动作。

秦南音悲哀地明白,她只是一个交易品,交易品在这个家是没有话语权的。

抱歉笑笑,秦南音正襟危坐,再也不敢跟闵昭昭随意闲聊。

气氛,很安静。

这大概是闵昭昭二十多年人生以来吃的最安静的一顿饭,全程几乎零交流,倒是封谕难得享受这份尴尬的安静,还心情特好地给秦南音夹了好几筷子菜,弄得秦南音战战兢兢,不敢拒绝,不敢反抗,乖乖吃掉。

最后这顿饭是以秦南音响亮的饱嗝结束,随后封谕脸上露出满意的迷之笑容,结束用餐。

“封谕……”秦南音左右手指互搓,咬着贝齿扭自己睡衣角。

“嗯?”封谕拿着平板在看新闻,每天必备功课。

“我可不可以今晚跟闵昭昭睡?”封谕立即从平板里抬头,锋利看向秦南音,秦南音立马举手保证,“我保证,我绝对不在这里跟闵昭昭睡,我跟闵昭昭睡客房,您,您单独享用整个房间,是不是很划算?”

封谕捏秦南音滑腻的小脸:“你觉得,你够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如泄了气的皮球,秦南音耸拉脑袋:“我知道了。”

说着走到一边拿起画笔画画,心不在焉。

画笔被拿,秦南音错愕抬头,随即被封谕抱起来压倒。

一夜旖旎。

第二天闵昭昭走人,告诉秦南音工作室有事要处理,让秦南音安心画设计稿。

秦南音哪里呆得住,两个人联合起来,偷偷跑了。

看着撒欢上车走掉的闵昭昭跟秦南音,徐特助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看了眼自家平静无波的大老板,这个总裁夫人怪特别的,如果换了别人,比如说宓幸妃恨不能感恩戴德,时刻不离自己老板,要他说,总裁夫人应该抓紧时间牢牢抓住总裁老板的心,争取永远正室,在他看来,老板人挺好的,该找个好媳妇好好过日子。

可惜这个总裁夫人,比老板还更加公事公办,似乎真的只把这场婚姻当一场交易,唉,只希望,老板别动心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封谕嘴角微微弯起,这个女人真的以为自己能够躲得过他的掌控吗?只不过这几天心情好,加上他也在她身边布置好了暗卫保镖,所以才这么放心大胆地随便她们成功“逃脱”。

想来,这场交易很划算,毕竟,秦南音比自己想象中好很多,目前来看,还算安分。

“那个林超怎么说?”

封谕指尖划过栏杆,凝望着远方。

徐话挺直脊背,犹豫了几秒钟,还是硬着头皮答话:

“是……邵魏兰……”

邵向辛是封谕的亲生父亲,邵魏兰是封谕的外甥女,千丝万缕的关系,大概秦南音是跟封谕关系最远的那一个。

“呵呵呵,”这声音倒像是从地狱十八层发出来的,来自魔鬼撒旦的声音,封谕敲击二楼栏杆,发出“哐”的清脆声音,声音更是冷的如覆上一层冰霜,“连我的人都敢动,邵家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真当我顾得上那层血缘关系,不敢动他们吗?”